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38章三堂会审(中)

第138章三堂会审(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国会里的工作餐乏味到了极点,但能混进这里的人还没哪个会蛋疼到要在韩国最职业的一帮政客和最高档次的一帮媒体面前展示自己是如何脱离群众的。恰恰相反,强如崔泰源和李在贤都吃的挺嗨,甚至李在贤还趁机向朝鲜日报的文化版主编推销起了自家的面包片……呃,这里的面包片就是cj供应的,但是为毛要给朝鲜日报推荐,这就有点让人疑惑了。

    而相比较于李在贤,饭厅另一头的崔泰源就显得气度很从容了,虽然他一直没搞懂金钟铭为什么邀请他过来,但这不耽误他顺便加深一下和几位相熟议员的交情,此刻他一直在跟几位熟人谈笑风生,说的话题也都是休闲娱乐之类的东西。

    不过,隔着一个桌子的秋美爱女士却抢了她的不少风头,因为这位卢武铉的前心腹幕僚把今天为止的真正主角宋康昊给强行拉了过来,很多人都正在围着大饼叔夸个不停。而大饼叔却也是一如既往的低调到极点,半句话都不多说,只是被动的应和着。

    嘛,这些人都工作餐时间中的焦点,而另一个桌子上,另一个不容置疑的焦点文在寅顾问也在认真的说着什么,周围一大帮人则围着他倾听和附和。

    “咱们平心而论,电影拍得不错。”文在寅又一次拿起眼镜擦了起来。“康昊这次确实辛苦了。我是真没想到啊,艺术的感染力竟然这么强大……呃,被我们的贞德秋美爱外号拉走就算了,有机会要好好感谢一下康昊。”

    “确实!”

    “没错!”

    “演的入木三分,剧情也张弛有力!”

    “看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一位年轻点的胖子议员更是泪眼婆娑,把西服肚子上的那片都给打湿了。“前年卢总统去世,我誓要践行他的理念,再不落泪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部电影给打破了誓言……真的让诸位前辈笑话了。”

    “常议员是性情中人,大家感同身受嘛!”

    “大家都是如此啊!”

    “咳!”文顾问轻咳了一声,打断了胖子的风头。“那个……我现在无官一身轻,来这里也是康昊送了请柬的缘故,所以冒昧的问大家一句,这么出色的电影,再加上卢前总统在天之灵在看着我们,诸位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有的!”回答最快的恰好还是刚才哭的眼泪婆娑的那位胖子。“我们釜山这边的几位议员商量了一下,有必要让釜林事件做个了结,所以我们准备联名提出一个法案,要求重审这个案件,死者要恢复名誉,尚在狱中蒙冤的几位也要尽快放出来……当然,这件事情还需要文顾问您来联系一下党内其他同僚,我们才敢正式提出来……最好要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在下周的国会议程上通过。”

    文在寅这次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这位老先生此时此刻身上什么官方职务都没有,连党内职务也还是挂着那个所谓的顾问头衔……呃,非要认真点说的话,他其实还是那个梁山养鸡二场的场长!

    可甭管怎么样,或坐或立于他周围的这些实权人物却没一个敢不听他话的。所以说,有时候权力这玩意真的很有意思。

    “还有那个……金钟铭是不是?”文大爷又继续说了下去。“不管怎么样,这部电影是他公司出的,想来他作为老板也承受了不少压力,所以,如果跟那边闹崩了的话,我们就应该适当的表达一下善意……”

    众人又是连连点头。

    “他人呢?”有人当即扫视了饭厅一圈,却一无所获。“不会现在就被朴女士拽过去训斥了吧?”

    “有可能!”

    “那女人的狠劲……”

    “想当初……”

    “好了。”文在寅无奈的制止了这场无谓的声讨。“朴女士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她那话怎么说来着?要走得快就一个人走,要想走得远就大家一起走,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就算是再小心眼,也会耐住性子的。更何况,选战已经事实上开始了,她是坚决不会在这个时候把一个身边的人推到对面的。但是……年轻人嘛,未必就有这个耐心和忍力了,你们可以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去和这位崭露头角的小金先生接触一下。”

    众人赶紧颔附和。

    嘛,怎么说呢?这群人想多了,朴女士确实是想把金钟铭叫过来稍微提点两句的,因为她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几句话就气血上头的人,敲打两下也没什么。可是,她遇到问题和很多人一样,那就是找不到金钟铭的所在!

    “没在放映厅。”

    “几个角落我也找了,同样没看到。”

    “我怕他第一次来想看热闹,连主议事堂都去找了。”

    “走廊、楼道都没有。”

    “电话还是关机。”

    哪里都有阶级,几名年轻点的议员此刻已经沦为了跑腿的工具。

    “算了吧!”金武星神色自若收起了眼前的餐盘。“马上电影就要开始了,也来不及了。”

    “也好。”朴女士终于也放弃了。“看电影,说再多话也比不上他在电影上多用点心,他什么心思咱们看完电影就知道了。”

    就这样,下午一点,热热闹闹的工作午餐终于结束了,议员们、媒体们、名流们整理好心情,重新踏入了大放映厅。经过上午那部电影的洗礼,很多人已经没有一开始时的那种敷衍了,这群全韩国最虚伪最没有感情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艺术的力量确实可以对他们造成直观的影响。

    然而,迈入放映厅以后有些有心人却惊讶的现,三部电影的幕后老板,马上要播放的熔炉这部电影的男主角金钟铭,却依旧没有出现。甚至,一直到放映厅内黑暗了下来,他的座位始终是空着的。

    那……他去哪儿了?

    议事堂最底层的咖啡厅里,这里是国会对外开放的区域,很多来参观的人都会选择来这里喝一杯咖啡,遇到人多的时候有些议员们还会过来作秀。当然了,今天可不是开放日,所以倒也是个安静的好去处,而那群习惯性往上看的人也没想到往楼下的公共区域跑一趟。

    没错,此刻的咖啡厅某个角落的桌子上,一男一女正在随意的闲聊着什么,男的正
大罗金仙在人间sodu
是金钟铭,女的则是刘仁娜。

    看来,非只是男主角没去看电影,不受人关注的女主角竟然也没有去看自己的电影。

    “你真的不去看一下自己的电影?”金钟铭有些无所谓的询问道。“只是剪辑出来以后你看了一遍吧?”

    “不去!”向来以柔弱形象对外的刘仁娜这次非常直接的答道。“一遍就够了。”

    “何必呢?”金钟铭戏谑的笑道。“仁娜姐,暂且抛开电影的问题,那上面可是半个韩国的贵人啊,机会难得……”

    “那钟铭你为什么不去呢?”两个月的同吃同住是拉近关系的最好方式,刘仁娜这时候再跟金钟铭说话明显就随意了不少。

    “我嘛……”金钟铭稍微想了一下,然后不禁摇了摇头。“有两个原因。”

    “说来听听。”

    “一个大概跟你一样,不想受罪,咱们的电影看一次就够了。”金钟铭干笑着摇摇头。“有些东西看多了会疯的,更何况我还参与了剪辑……”

    “说到这个问题,咱们电影的票房能有多少?”刘仁娜忍不住插了句嘴。“就那种让人受不了的剧情,基本上不会有那种所谓的看三遍的影迷吧?”

    “三遍?你想太多了。”金钟铭嗤笑道。“咱们两个主演都不想看第二遍,凭什么让别人看第二遍?”

    “那就不说这个话题了。”刘仁娜也失笑了。“你继续,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第二个原因说起来还蛮让人自豪的。”金钟铭微微收起表情似笑非笑道。“那就是我们的电影情节平淡,毫无波澜,和上午的辩护人相比实在是差了几分……”

    “我不懂了。”原本双手交叉撑在桌子上的刘仁娜摊了下双手,以表示自己的茫然。

    “没什么不懂得。”金钟铭神色自若的答道。“我说的是事实,我们这部电影说到底,无外乎就是揭露了一个真实的案件,是纯粹的揭盖子而已。不要说辩护人的那种煽情,就连接下来安圣基老师的断箭其实在庭审场景上也显得极为雄辩和昂扬,而这些东西我们的电影其实都没有。”

    “那我们有什么呢?”

    “有真实。”金钟铭从容答道。“我们可以确保所有的细节上都有真实的倒影存在,而一部电影哪怕没有任何出彩的设定、婉转的情节,可它只要真实,那就已经天然的拥有最强烈的感染力了,也自然可以直指人心。”

    “怪不得你会为此自豪。”刘仁娜笑着点点头。“不过还是有个问题。”

    “说。”

    “真实可以直指人心,那这个被触动了内心的受众范畴有多大?”

    “这个问题问的好。”金钟铭稍微顿了一下才开口应道。“毕竟……如果有一个经历了类似事件折磨的人给我们的电影直接打不及格的五分,我也能接受,因为真实对他而言毫无意义,而抛开真实,这个电影也只是平铺直叙而已,称不上佳作。可如果是一个生活在阳光底下的人,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那他也是不敢不打八十分的,这是因为电影是目前最直观的艺术表达形式。有些现实中生的事情,听起来读起来其实也就那个样子,远远没有你看一眼某个眼神,听到某一丝哭声而引的触动大。所以,就像你问的那样,问题关键就在于被真实所触动的受众范畴到底有多大,因为这个受众范畴可以直接决定电影的最终票房、口碑、社会影响力……可……”

    金钟铭说的很啰嗦,绕了半天还没回答问题,但是刘仁娜却并没有任何催促的意思,只是静静等着对方的结论。可是,偏偏对面的这个男人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声。

    阳光逐渐西斜,咖啡厅里的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开口。俄而,一阵清风从窗户口吹了进来,搅得挂在那里的风铃叮当作响,这时候,金钟铭才如梦方醒的回过了神来。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其实又一文不值。”金钟铭盯着刘仁娜更改了自己的说法。“其实没必要问电影的受众范畴到底会有多大,又会有多人被这份真实所震撼,我们真正应该问得是……我们这些拍电影的人希望它能感染多少人?又或者说,我们希望那些人被它触动?”

    刘仁娜张了下嘴,却没有出任何声音,因为金钟铭的这个问题让她在这一瞬间本能的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但她自己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而这种感觉就如同胸口堵着某样东西一样,于是,她迫切的想从对方的嘴里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说起来有些可笑。”金钟铭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其实我刚才想了一下,无论如何,只要头顶上这群掌权的人被我们的电影震撼就已经足够了,因为只有他们可以动用手里的权力给那些孩子一个公道!而这……真的就足够了,因为这才是我们唯一的目的。”

    刘仁娜微微颔,对方的回答她完全赞同。记录现实也好,引起反思也罢,电影人的职业道德也好,其实回到事情的最根源上,无外乎是想要给那些孩子们一个光明正大的交代,这是这部电影的基础,也是这部电影的全部。

    而就在此时,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又从桌子对面传了过来,让沉浸在某种自我满足中的刘仁娜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所以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老子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这些垃圾?”

    金钟铭在失神状态下喃喃自语的时间,具体而言是下午一点半,而这个时候熔炉这部电影才播放了半个小时而已,可隔着一层天花板,黑漆漆的大放映厅里却已经安静的如同坟墓一般了。

    说到底,这些终日尔虞我诈的政客和豪商们,平日里不仅总会忽略掉艺术直指人心时的感染力,也同样总会无视掉真实触动灵魂时的那种震撼!

    所以,他们一败涂地。

    ps1: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ps2:感谢原种叔送来的tara新专……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播放……苦逼根本没有播放设备。

    ps3:昨晚隔壁邻居那场戏搞得我太伤了……两三点才勉强睡着……今天一回来先睡到七点多才开始码字的……索性全勤勉强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