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36章大新闻!

第136章大新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还以为你累了半年回来以后状态会很差呢?”安圣基抬起头笑眯眯的看向了自己的得意弟子。“怎么……反而感觉你小子有些容光焕啊?”

    “谁知道呢?”坐在桌子对面的金钟铭低头干笑道。“或许我这个人天生精力无限……”

    “别胡扯了!”安圣基差点被逗笑了。“我老早就察觉到了,你其实也就是靠着自己年轻在这里浪,实际上身体根本不怎么样,动不动就生病,感冒、烧、胃酸……那些难道都是装的?”

    金钟铭立即不说话了。

    “不过也不是没见过你这个样子的。”安圣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毕竟嘛,大半年的封闭时间,生了什么外人永远不知道,既然有人可以颓废那你自然也可以振奋。”

    金钟铭继续笑了一下,不过还是没说话。

    “就好像那群导演,为什么一到电影宣传期出现在媒体上以后,个个就跟疯子似的不可理喻?”安圣基话匣子已经打开了,看的出来他此刻的情绪有点奇怪。“还不是因为一部戏从开始到上映差不多要大半年时间,他们整天不是在片场焦头烂额就是在剪辑室内烂额焦头,长时间不与外界接触自然就会显得格格不入一些。但是不要紧,回来社会中以后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这倒也是。”金钟铭拿手指蹭了蹭下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过,长时间不露面也不全是坏处……”

    “比如呢?”

    “比如……外人看不透你。”金钟铭一边说一边瞥向了窗外,五月的上午阳光总是如此闪耀,映衬在玻璃上更是如此。“长时间不与外界接触,外面的人就都看不透你,然后就会对你保持谨慎和畏惧……昨天真是感受良多。”

    “正常。”安圣基点了下头。“我也听说了,昨天你一回来从机场到电视台都有点出风头的感觉,明明去年这个时候还每周前往电视台参加综艺呢,那时候也没见他们这么小心翼翼的……离得远了,有些东西就会凭空生出来了。”

    “不说这个了。”金钟铭摇摇头,似乎没有对自己挑起的话题没有兴趣了。“老师前天打电话催我回来是怎么回事,是等不及了吗?”

    “不怕你笑话。”安圣基苦笑了一下。“我倒不是等不及了,而是有点担心咱们的电影按照原计划上映是不是有点太早了……直说吧,我是被吓到了。”

    “sunny?”金钟铭轻声问道。

    “没错。”

    金钟铭斜靠在座椅上,微微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意外的感觉。实际上,他对自己这个老师还是蛮了解的,这位韩国国民影帝,如今的韩国影坛第一实权人物,万事都好,要本事有本事,要威望有威望,要人脉又人脉,现在还有了自己襄助的钱……照理说,他应该是大杀四方的那种感觉。可实际上,安圣基每次事到临头的时候总是会本能的陷入犹豫,缺乏临门一脚的那点气势。而对于这一点,不要说最近的那次制定专属合同范本的事件了,甚至回溯到当初电影人守卫电影配额制度那件事情里,金钟铭都能清楚的察觉到对方的这个性格。

    嗯,也只能说是性格,谈不上是缺点……毕竟这是现代社会,又不是你死我活的乱世,凡事谨慎一点未必是什么坏事。可是话说回来,金钟铭作为一个年轻人,总是受不了这种方式的,于是每一次他都会主动推着自己的老师,逼迫对方做出决定!

    “我承认那是一部好电影。”顿了一下,金钟铭开始准备说服自己的老师了。“票房、口碑都注定是现象级的,但是……我却不觉得它会影响到我们。”

    “你就这么有信心?”

    “不是信心……而是要理清思路。”金钟铭坦然答道。“如果一部电影要影响另外一部电影,无外乎是从两点出,。一个是直接的,是从票房和口碑上形成挤压;另一个则是在电影的社会影响力上形成冲突……”

    “有道理,而且我也大概明白一点你想说的话。”安圣基拿食指点了点桌子。“你是想说题材和观众类型对吧?”

    “没错。”金钟铭点点头。“别的先不讲,票房和口碑会不会形成冲途还是要看电影受众和题材的。如果真要是像去年大叔上映的那个时候,连续不断全都是犯罪片,还都是男性当红演员主演,那肯定会形成强烈的对比效应,相互之间的影响也会显得很剧烈,所以好的愈好,坏的愈坏。”说到这里,金钟铭稍微顿了一下。“其实我得承认,去年大叔之所以会被碰到天,很大程度上被衬出来的……”

    安圣基挑了下眉毛。

    “但是这一次就不同了。”金钟铭继续认真的劝道。“这一次的sunny,说到底也只是一部以女性视角为主的电影,主打的也是七八十代女性的青春回忆,昨天我去电影院看的时候,大半个放映厅里都是哭哭笑笑的中年妇女。而我们的电影呢?全都是在探讨社会性问题,受众全都是有政治诉求的成年男性。所以,两部电影的票房和口碑根本不会生冲突……”

    “也是啊。”安圣基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可是……社会影响力呢?你也说了,这可是一部女性视角的现象级电影,女权这个话题永远是社会的热点。”

    “我承认。”金钟铭连连点头。“就像老师你说的那样,这部电影引的社会讨论和艺术讨论才刚刚开始……”

    “那……”

    “可是老师,你想过没有,我们电影要讨论的内涵就很低档吗?”金钟铭忍不住笑道。“您的断箭,难道不是要控诉整个韩国的司法系统吗?”

    “不要混淆概念。”安圣基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担心的是sunny引的讨论会盖过我们的电影,而不是在担心自己的电影会毫无反响……”

    “sunny的大结局老师怎么看?”金钟铭转过了脑袋,问了一个很奇怪也很出戏的问题。“我是说,最后所有人的困难全都因为大姐留下的钱得到了解决……你对这个结果怎么看?”

    “你昨天接受电影周刊采访时是怎么说的?”安圣基把问题抛了回来。

    “我当然说这是一个败笔……多么美好的东西,最后怎么能用世俗的东西来解决一切呢?”

    “实际上呢?”安圣基不动声色的问道。

    “实际上……我是在故意的唱高调,毕竟我是公众人物,唱高调是本能也是需求。不过,我本人对电影的这个结局设定深以为然。”金钟铭毫不犹豫的答道。“因为这就是现实的残酷……钱可以解决太多问题,女主人公们的悲剧是梦想被拉进了现实,想要摆脱也只能从现实的角度获得救赎……如果没有大姐夏春花留下来的钱,她们的过去再美好,那……该受气还是要受气,该受苦还是要受苦。”

    “你到底想说什么?”安圣基咂摸出了一点味道。

    “我想说……在韩国,女权的口号喊的再高,有了像sunny这样出众的作品,甚至将来还很有可能会出现女总统、女党……看起来很了不起。可实际上,调门唱的再高,声音喊的再大,韩国的绝大多数女性依然还只是以男性附属品的身份在这个社会上存活着!”说着,金钟铭摊了下手。“这就是韩国这个国家可悲的地方。不过暂停对女性的同情,回到咱们自己的话题上来,女性们对女权进行讨论当然可以成为韩国社会一时的焦点,但那样的前提是没有男性在广泛讨论属于他们的问题……真要是有了,女人们最终恐怕还是默默的咽下自己想说的话,然后一言不的转身去给高谈阔论的男人们准备咖啡。”

    言罢,金钟铭也没有逼迫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等着对方给出反应。

    而安圣基也随即沉默了起来,良久才抬起了头:“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是说她们的机会这么稀少,我们难道不应该更加主动的避让一下吗,也算是给举步维艰的韩国女性们多留一点空间?哪怕是口头上的空间?”

    金钟铭张了张嘴,一瞬间,一些略显复杂的情绪就涌了上来。说实话,面对自己老师的这种……这种胸襟也好,气度也好,他其实是有些自惭形秽的,觉得自己太小人了。甚至,他一度都要被对方给说服了,然后准备张口答应。

    不过,金钟铭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事物背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了,马上整个韩国社会都要把注意力集中到一些事情上来,而这些事情全都是以整个韩国社会为舞台的真正大事件,远远出了电影的范畴。这种情况下,自己和老师的电影也只能选择顺势而为,又谈何给别的电影留点空间呢?

    “怎么了?”安圣基追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老师……”金钟铭略显艰难的答道。“有些东西不是咱们能逆转的,就是从这个月开始,我估计是23号,你看着
嫡福最新章节
吧,马上就要朝野震动,天翻地覆了!”

    安圣基微微一怔,但随即反应了过来:“开始了吗?”

    “没错。”金钟铭点了点头。“所以说,有我们没我们,sunny都注定只有大半个月的风光了!”

    “那就算了吧。”安圣基也叹了口气。“咱们也顺势而为吧!”

    金钟铭等的就是这句话。

    但是……五月份随后的日子里却并没有金钟铭描述的那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实际上,整个五月份的前几天堪称阳光明媚风平浪静,半个韩国的人都只是在称赞着sunny而已。毕竟,这部电影的艺术性和票房表现以及观众的口碑都达到了一个顶峰,以韩国人的尿性要是不吹那就奇了怪了。

    不过,到了五月四日这个周三,随着电影周刊刊登出了金钟铭的长篇影评后,韩国舆论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兴奋,因为金钟铭对电影结局的指责是一水称颂之语中的逆势而为。

    果然,紧跟着sunny的导演姜炯哲就立马跳了出来。不过,这个o8年才以非常主播出道的导演倒没有大肆反驳或者气势汹汹的样子,相反,他是摆出了一副陈恳解释的态度,为什么要那么设定,为什么要会那么选择……呃,说的很诚恳,而且他还在采访结尾透漏了这么一件事情,自己之所以顶着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关于电影脏话的批评在四月份强行把sunny上映,其实是因为他和制片方cj影业听说金钟铭和安圣基分别主演的两部电影将会在月底上映……sunny这边其实是怕撞车!

    于是乐子就大了!

    其实吧,姜炯哲这话要看怎么理解,说他态度极好,是在努力示好cube那边的两位当然可以。但是……非要说他是仗着自己电影成绩好、口碑好在这里装大葱也能说的通。

    不过不管怎么样了,话既然出口了,接下来决定怎么解读的肯定不是姜炯哲这个业内公认年龄只比金钟铭大一点的年轻导演本人了,而是欣喜若狂的媒体们!

    姜炯哲嘲讽金钟铭和安圣基未上映新电影,金钟铭看不起姜炯哲新电影被吹捧,nety毫无信心被打脸……而且还有人进一步深入分析,金钟铭为什么看不起姜炯哲?肯定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那些年才是青春片的先河,姜炯哲这是拾人牙慧!接下来nety这么火,月底金钟铭和安圣基新片上映你该怎么排片,是先考虑院线的经济利益呢,还是先考虑cj和cube整体合作大局?还记得金钟铭一回尔在机场就曾抱怨过自己跟cj的合作是不公正的吗?

    反正这种讨论又不是在人身攻击,当事人都不好说什么。不过话说回来,相比较于cj和姜炯哲先后出来对媒体适当的回应了一下,表达了对一些报道的不满,金钟铭却根本就没有对此事再做任何多余的反应。

    实际上,整个五月上旬,金钟铭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次数……呃,就一次屈,那就是他担当了一次apinknes的主持。除此之外,金钟铭真的是一次面也没露过,于是,很多媒体都造谣说他受到了sunny的压力,在对自己的电影进行紧张的重新剪辑。而5月1o号这天中午,cube官网布了安圣基新电影断箭以及金钟铭新电影熔炉将会在月底择期举行映礼的消息,似乎暗暗符合了这种说法。

    不过,就在媒体们接着sunny的东风想着怎么不得罪人又能搞出关注度的时候,随着五月中旬的到来,一些五花八门的新闻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有些不自然的的抢了sunny的风头。

    先是一年一度的韩流梦想演唱会,这个无论如何都要分走一点视线的。

    然后,就在演唱会的第二天,记者第二次在机场拍到了金钟铭,他是开车拉着行李来机场给西卡和krysta1送行的,仅此而已。后两者这是要和s.m公司的大部分艺人一起以s.m-ton的名义前往国外进行一次大范围的巡回演出。这次演出是如此郑重和急切,以至于fx明明有可能再收获一两个一位,也主动放弃了打歌行程。

    到了5月17日,韩国尔大学历史学院公示了今年的硕士答辩名单和日期安排,金钟铭赫然在列。说真的,这一下子就把之前种种金钟铭看不惯sunny的传闻给消除了大半,很多网友都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人家不是耍大牌不理会你,而是真的有要紧事。

    5月18日,就在网友们继续讨论学历问题时,另外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突然在尔市内讨论了开来,这个问题的影响是如此之大,是如此的关乎众人的切身利益,以至于很多家庭妇女甚至都为此放弃了和闺蜜一起前往电影院的机会。

    原来,就在这天下午,尔市政府公示了关于调整尔中小学校免费午餐的行政命令。要知道,原本无论是否是家庭困难的中小学生,在学校内都会享受到市政府提供的免费午餐,而现在为了削减福利开支,尔市市长吴世勋不得已提出了一项改革,也就是除了已经认定的困难家庭外,普通家庭的孩子不再享受到免费午餐的供应。

    这个问题对于家庭妇女们而言可谓是格外的严肃,也就由不得她们把注意力从sunny和女权那里转回到自家孩子们一日三餐的问题上了。

    于是乎,大讨论轰轰烈烈的拉开,学术界、舆论界、政客、各种奇葩的委员会、公民组织全都卷了进来。而由于尔市政府多次试图通过这项新规定都被尔市议会给撵了回来,万般无奈之下,5月22日,吴世勋当众宣布,由于此事僵持不下,且关乎全尔人民的切身利益,将于下月就此事进行公投,暑假后将采用公投结果决定的方案。

    这下子,这场惊起千层浪的破事才消停了下来。而就在媒体们准备一分为二,严肃版块去关注明天卢武铉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娱乐版块的赶紧回来接着吹已经上了5oo万观影人次的sunny的时候,一个更大的新闻却令人猝不及防的爆了出来!

    23日傍晚,结束了卢武铉在釜山这个他起家城市的悼念活动后,从全国汇集而来的皿煮派所属各个国会议员、党内大佬、前青瓦台卢武铉政府所属旧同僚、各市道皿煮派领袖,甚至政治立场稳定的社会名流,竟然都没有离去。而是即可从釜山出,齐刷刷的来到了庆山南道所属,实际上距离釜山很近的梁山山脚下的一个养鸡场你没看错里,然后力邀在这里养了好几年鸡的前青瓦台秘书室室长、现任皿煮统合党顾问文在寅出山参选2o12!

    文在寅当然力辞不就了!他可是铁了心的要当隐士的,不信你看看养鸡场到处活蹦乱跳的鸡!

    可是,再怎么没有权力,道德高尚的文顾问也架不住半个韩国的大佬在养鸡场里踩着鸡屎玩三顾茅庐啊?眼看着这群人在鸡屎上面哭诉,什么文兄不出,奈大韩皿国苍生何了?什么卢前总统不以你卑鄙,猥自枉屈,拖你于后事,你怎么能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甚至到了最后,连文在寅的妻子也质问起了自己的丈夫,问他记不记得在卢前总统的灵前站立时的悲愤?

    反正自己看到你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你会成为下一任韩国总统!这是文夫人的原话。

    总之,文顾问在自己老妻的力劝之下,又加之想起了老友卢武铉的遗容,再看看满养鸡场的亲密战友,他终于决定要担负起自己至交好友的政治遗愿了!

    于是,这位全韩国公认的卢武铉的继承人当场立誓,一定要打破少数特权阶级对韩国的操控!

    这下子,养鸡场里皆大欢喜,青瓦台和汝矣岛的大国家党总部里心惊肉跳,全韩国则目瞪口呆!

    等到了24日,cube在官网又布了一个小通告,新人导演杨宇熙编导、宋康昊主演、cube制作的电影辩护人已经制作完成,将会择期上映。

    不过,除了极少数专门关心这些消息的人以外,全韩国都在盯着文在寅老先生呢,消息布了也就布了,更何况还只是择期上映?

    可就在5月27日,仅仅是消息布的三天后,跟cube关系良好的韩国财经报突然爆了大料——cube的三部新电影将会同时举行映礼,而映礼的举行地点将会是史无前例的汝矣岛韩国国会议事堂!

    第二天,三大报史无前例的同时验证了这个消息。

    “这小王八蛋,总想搞个大新闻!”李秀满喘着粗气把报纸摔在了办公桌上。“文顾问、吴市长还有sunny一起都压不住他!”

    “幸亏把所有艺人都送出去了。”旁边的金英敏摸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应道。“赶紧禁言令!事情搞清楚之前,从今天开始所有人不许公开表任何娱乐本身以外的消息……尤其是西卡和krysta1……暂时……尽量不让她们回来!”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