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29章回归(上)

第129章回归(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四月底的白洋淀没有荷花也没有游客,只有一艘老早就预备好的木制大船浮在水面上,按照约定,拍摄完毕以后这艘船将会赠送给景区,对应的,景区自然也会倾尽全力协助拍摄。

    而就是在这艘马上就要不再属于剧组的大船上,金钟铭吊着威亚完成了自己从影十几年以来最帅的一个动作——他扮演的雨化田自桅杆顶端手持三子剑呼啸而下,宛如流星射月,直取甲板上的刺客赵怀安!

    正所谓一气呵成,剑落如星,这个动作做完之后,金钟铭自认为比之前大觉寺内回身轻蔑一笑,还有决战中脸部被划开以后的怒极反笑那两场戏还要出彩!

    毕竟,这个动作几乎算是他整部戏最有武侠既视感的一次拍摄了。

    “很好。”先鼓掌的竟然是李连杰。“很有范!很有我当年的气势!”

    金钟铭嗤笑一声,都懒得搭理他,而船上的场工、群演也都没人在意这边的情形,只是各自说说笑笑的开始坐下来休息而已,所有人都在等着徐克在船舱内的最终审判。

    没办法,就如同已经离开剧组的张之亮想象的那样,剧组一离开天漠以后,整个精神气就泄了下来,再也回不到那种背着吹风机拍摄的狠劲中去了。不过,这边的戏份确实也没多少,再加上金钟铭、李连杰还有樊少皇无论如何敬业程度还是有的,该吊威亚吊威亚,该洗脚洗脚……说真的,大档头给雨化田洗脚那场戏是金钟铭从影以来最崩溃的一场戏了,人家樊少皇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趴在那儿给自己洗脚,而且徐老怪还要求两人含情脉脉……总之,金钟铭差不多ng了三十几遍才捏着鼻子过了,且不提这都差点破了他的ng记录,就连那双脚都快被樊少皇给捏肿了。

    不过,也只是如此了。

    “这场戏要是过了我就得去江浙那边跑一趟了,然后还要去趟美国。”看着周围漂亮的芦苇荡李连杰也不由的叹了口气。“等你跟着剧组去颐和园拍完那两场戏之后,估计就见不到我了,我也没时间回京城,这次……这次你来中国本来该我尽下地主之谊的。”

    “不要紧。”金钟铭无所谓的摇摇头。“对我而言美国、中国以后都是少不了要跑的,有的是机会。”

    “也是。”李连杰感慨的点点头。“你现在生意做得也很大……跟华哥联系过吗?很难想象,我在香江混了半辈子,竟然在投名状之后才跟他称得上朋友……”

    就这样,两个一身戏服坐在甲板上的人一直随口闲聊着,可聊着聊着却突然觉得没意思了起来。说到底,两人在生意上再怎么有共通之处,此刻却也都是以一个演员的身份飘在白洋淀中……电影才是两人唯一应该探讨的东西。

    “也算是结束了。”李连杰最终先忍不住了。“说句实话,你对这部电影到底怎么看?”

    “有烂尾之嫌。”金钟铭摇摇头。“这话我当着老爷的面也敢说出来,只是……一来商业上绝对有保证,再多说什么显得无力;二来,于我个人而言这部戏已经表现的很出彩了,再说显得不知好歹;三来……正如那天晚上老爷说的那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种条件下,他已经尽力了,甭管怎么样,最起码他还给中国内地电影留下了一个这么出色的3d特效团队……说实话,比陈可辛导演强!”

    “陈可辛导演的武侠听说不错。”李连杰也只能如此回应了。

    “不错什么?”茫茫十万亩水淀之上,一艘孤船,两人并肩而坐,金钟铭倒是什么话都敢讲。“那部电影也是剧情烂尾!而且还没3d技术!看着吧,今年华语电影里面,龙门飞甲能不能当魁不好说,但是肯定没武侠的事!”

    “你看了?”李连杰略微震惊的问道。“我只是听说那是今年戛纳的唯一一个华语独苗而已……还没来得及看。”

    “奉俊昊导演是今年戛纳的什么什么主席,他跟我说的。”金钟铭瞥了一眼李连杰,随口应付了一句,却并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了。

    其实,经历了十月围城找自己坑投资的事情,金钟铭对陈可辛已经没什么情分可言了,而这次可能是因为原本就带着偏见的缘故,他对陈可辛带着武侠这部电影进入戛纳的事情反而有一点说不出的厌恶感来。

    为什么,很简单,今年是2o11年,武侠这部电影制作于2o1o年年末,是以中国南方的腾冲为主基地拍摄的……可是抛开什么腾冲的美景,金城武的入戏过深,甄子丹的无知,汤唯的妩媚动人,剧情的烂尾……等等等等吧,总之,这部电影的主要内涵其实就是在批判东方的罪与罚观念,隐隐中有一种为免除死刑这个大话题张目的感觉。

  
重生之帝国大亨sodu
这个话题太大,不好说谁对谁错,但回到2o1o年电影制作前的那段时间,中国内地接连出现了我爸是某刚和激情八刀这两个刑法大事件,引得公知们纷纷大肆讨论西方司法体系宽恕概念是多么的先进。而随着现在药某被审判一直到最高法核定死刑这个过程的持续,这种大讨论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种情况下,武侠作为华语电影的独苗入围戛纳,里面有多少洋大人欣赏的成分在里面,那就不好说了!

    甚至还有小道消息说,去戛纳报道的媒体纷纷提前收到了通知,咱们老板都开口了,死刑就是邪恶的,所以不许说这部电影的坏话!至于老板们为啥觉得死刑是邪恶的……呃,那是因为有钱人都觉的死刑是邪恶的,老子贵命一条,搞死了一条贱命怎么就要偿命呢?

    这个简直太邪恶了!

    所以,回到电影这个议题上,相比较于陈可辛,金钟铭始终更加尊重徐克,人家电影不能加私货就不加,反过来扭头搞技术革新更显得无可厚非……不过,话说回来,这种破事还是不要继续深入讨论了,李连杰这厮如今信教信的也不知道屁股在哪边,甚至就连自己如今也是个可恶的资本家,屁股在哪边有时候自己也搞不明白,所以话止于此好了。

    当然了,徐克也不会让这边的等待显得过于漫长的,作为一名导演,最基本的技能就是在已有镜头中找到自己的剪辑目标。所以,那怕是船上的工作条件有点不对劲,徐克终究还是保持了极高的判断水准,并布了这场戏成功通过的通知。

    而这句话也意味着剧组的规模将会再次大幅度缩减——实际上他们只剩下颐和园的两幕戏了,而金钟铭将会在那里再度跟桂纶镁汇合,进行这两场戏的拍摄。

    不过正所谓好事多磨,最后这两场大家抱着旅游度假心思来拍的戏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结束的……呃,这倒也不是说拍戏本身很难,而是说这里是京城……不是天漠和白洋淀了。所以,当徐克、金钟铭、桂纶镁,还有相当于过来客串的张馨予一起出现在颐和园的时候,巨量的媒体蜂拥而至!

    对于徐克,京城的各大报纸、网站不停的拿去年的姜文和今年的陈可辛一起来烦他,问他有木有信心在票房上越让子弹飞啊?又有木有信心在奖项上越武侠啊?总之,搞得徐克老爷烦不胜烦,最后直接对媒体下达了关于姜文、陈可辛的封口令。

    而对于金钟铭而言,媒体就更不客气了,因为他想下封口令也没人理他这个韩国棒子。于是乎,就这么两场戏,围观的一众京城媒体愣是炮制出来一大堆匪夷所思却又骇人听闻的报道。

    举例而言吧,有金钟铭和张馨予龙床上演绎香艳大戏,有金钟铭、桂纶镁、李宇春情陷三角恋,还有金钟铭联手桂纶镁谋杀张馨予,甚至还有一家网站的标题是金钟铭张馨予情陷不伦恋……

    坦诚的说,这些都是有一定根据的,就只是标题惊悚了一些。但也看的出来,这年头中国媒体虽然还没浪到后来那种闭上眼睛说话的地步,可在标题党这条路上却已经基本上是有去无回了。

    当然了,京城这里索然让人不胜其扰,但索性金钟铭也不需要再忍了。四月的最后一天,在参与完京城一众熟人为他准备的践行宴以后,他正式告别了京城,告别了徐克,也告别了整个剧组。然后直接带着他那两个被洪胜成支援过来助理,乘坐上了某个从都国际机场出前往尔金浦机场的航班。

    总之,颇有些一了百了的感觉。

    ps:先一章3k过渡章节……12点之前,逼迫自己挽回全勤节操,不要担心更新量,我夜里应该还有一章,但是应该会是凌晨,大家不要等……

    顺便说个笑话,我今天从学校回来以后开始码字,然后……没错,如你们所想的那样趴在电脑前睡着了,然后还做了噩梦……呃,梦到自己高中时代写作文,老师要求八百字,我不屑一顾,我可是每天一个晚上就能写好几千的男人!然后随随便便写了,在规定时间前十分钟交上去,老师看完就怒了。

    他说:“第一,我不要议论文!我要叙事文,有剧情的那种!议论文都是在水字数!”

    我当时心里就嘀咕,自己这老师怎么跟我的书友似的?可我只擅长议论文怎么办?!

    “第二,每行必须只能十五字,你这一行三十个字,格式也不对!”

    我就问他:“可是时间不够了怎么办?就十分钟……来不及了。?”

    老师立即回答:“那就没全勤了!”

    最后那句话是开玩笑,实际上梦里老师说的是要见家长……然后我就吓醒了,并赶紧把这章过渡章节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