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27章崩坏(7.5k)

第127章崩坏(7.5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自从风里刀这个角色开始进入拍摄阶段以后,龙门飞甲剧组的气氛就彻底不正常了,甚至可以说,整个龙门客栈都已经朝着崩坏的方向展了!

    而始作俑者,自然是几乎整天都不会把那身秀才装戏服脱下来的金钟铭了。实际上这些天里,大概从每天早上六点剧组集合以后,一直到晚上散场,龙门客栈这个地方就会成为他的大舞台!

    而大舞台这个词汇之所以没有加上一个个人的定语,那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被他带进沟里来了。从演员到场工,从武术指导到技术人员,甚至从编剧到美工……整个剧组都有沦陷的趋势。事情展到后来,金钟铭甚至拉起了一位摄影师专门拍摄剧组的日常,颇有些韩国那边女团出道实录的感觉。而在摄影机前,不要说大部分演员和场工会变得随和,就算是脾气最暴躁的技术人员在开会时也都不会拍桌子了,甚至有一次徐克在前面开会时,后面有两个技术人员还被这位摄影师抓拍到在玩猫递爪……跟两个小学生似的。

    呃,你要知道,之前剧组的气氛是很严肃的,技术人员看到徐克就吓得不敢说话;演员们个个面带寒霜,性格活泼如范晓萱也因为要演一个水一样的女子整体愁眉苦脸;甚至就连场工上下层之间下个命令也基本靠吼……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简直难以想象。

    不过,已经开始恢复抽雪茄的徐克倒是对此倒是很看得开,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本来大家绷的很紧并不是因为个个都是坏脾气的人,而是拍摄不顺利,而现在剧组进展良好,只是缺个改善气氛契机罢了。这种情况下,突然杀出来一个上下都能扯得上话,又过于热情幽默,而且还天然犯贱的风里刀……剧组难免有些溃不成军的感觉。

    “我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手功夫?”外面客栈大堂里哄笑声四起,二导演张之亮摇着头走了进了一间临时充当会议室的客房,然后又随手关上了门。

    “外面又怎么了?”编剧何冀平笑着问道。

    “盛鉴的脚不是被桌子腿划开了吗?”张之亮拉开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刚才看已经包扎完了,一问……竟然是小金动手给他包扎的。”

    “这又是什么说法?”只是想到金钟铭而已,奚仲文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不是给那位孩子刚出生的蒙古族演员去买礼物了吗?”

    “刚回来。”张之亮失笑答道。“已经领着一群演员把礼物给人送过去了,结果回头就现盛鉴一个人坐在板凳上,然后小金说电影中所有的女演员他都要倾尽全力……而盛鉴的脚不就是被桂纶镁给误伤的吗?所以他不能置之不理……”

    “蛮有道理的。”何冀平这个编剧自然有自己的一份解读。“布噜嘟这个角色本来就是风里刀的……”

    “重点不在这里。”张之亮无奈的摆摆手。“重点在于盛鉴深受感动的由着小金包扎完了以后才现,自己的脚竟然变成了一只带有两个耳朵的木乃伊兔子,还被画上了鼻子跟眼睛,现在正被全剧组的人围观呢……”

    “……”

    “……”

    “你说……我刚见到小金人的时候,感觉挺稳重的啊?”奚仲文是真有些不解了。“就算是在刻意的照着角色来放肆一些,也不至于疯到这份上吧?”

    众人纷纷点头。

    “我倒是觉得可以理解。”说话的是李连杰。“你们见到他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影帝和老板,但是我当年第一见到他的时候真的感觉就是一个年轻毛孩子……所以,考虑问题的时候千万不要忽略了他的年龄。”

    “也是。”这下子所有人又都连连点头了,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之前剧组里显得最幼稚和怕生的其实是李宇春,可实际上金钟铭比李宇春还要小几岁呢。

    “好了,不要管他们了。”徐克拍了拍手。“演员们都很年轻,而且相处愉快一些对拍戏是有好处的,更重要的是……李宇春还是缺乏拍摄经验,这部电影的笑点全在风里刀身上,所以由着他来吧!咱们现在接着开咱们的会……马上最终的大决战场面就要来了,可还是那两个死结……吹风机和马匹骆驼……有人有好想法吗?”

    “老爷,马匹和骆驼还是很聪明的,每匹马的性格我们这些马夫都有底,所以……如果您能让我去趟北面不远的内蒙,我保证,十天以后我会带着足够的温顺马匹赶回来!”马匹组的组长立即开了一个好头。

    “那就好!”徐克拍板定了下来。“事不宜迟,你带上人,还有财务组的两个会计,现在就可以走,务必不要耽误拍摄!”

    马匹组的组长倒也痛快,二话不说就起身离开了。

    “那么……吹风机。”徐克继续了会议。

    但……会议室里立即安静了下来。

    “大鹏。”看到没人说话,徐克直接点名了。“你是器械组的组长,吹风机的问题你来说!”

    “老爷。”器械组组长韩大鹏一脸为难。“我们真的尽力了……”

    “这不是尽力不尽力的问题。”徐克点了点桌子。“你自己说,咱们往后的戏哪一场不需要风沙效果?风沙效果能不能离开吹风机?而且更重要的而是,之前是你们在一直抱怨,说吹风机风力不足,要大的,数量也不够,要更多的……可现在人家于总直接从京城拉了一卡车过来,型号都有八种,而这种情况下,每次实验都达不到要求……你自己说,我不找你找谁?”

    “老爷,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韩大鹏赶紧摇摇头。“不过我觉得您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吹风机吹不出来好效果那确实怪我们,可是现在的问题不在这里……”

    “那在哪里?”徐克锁着眉头喝问道。

    “老爷你看,吹风机一开始设计的时候都是用来吹风的,而不是吹沙子的。所以只要一开机,沙子满天飞,很容易就飞到动机里,让它卡住,而且风越大这种情况越容易出现。于是现在的问题是……你要的场面越大,那它的不稳定性就越大,因为没人可以控制住哪一粒沙子让它不钻进动机里!”

    随着器械组组长专业而权威的解释,所有人都严肃了起来。

    “照这么说,这就是一个悖论了。”李连杰也听懂了问题所在。“需要的场面越大,就需要越多的吹风机,可越多的吹风机一起吹风反而更容易出问题,使得大场面的风场就越难以稳定……”

    “就是这样。”

    “那……”张之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沙子进了动机,吹风机就坏掉了?好像没看到有多少报废的吧?”

    “那倒不至于,只是沙子而已,晚上我们器械组就会立即拆开清理一遍,然后基本上只要重新上油就可以再用下去……”

    “如果这样得话……那大鹏,可不可以同时预备着很多备用的吹风机?”徐克试探性的问道。“这边出了问题那边立即换过来,然后赶紧清理坏掉的,随时再换过去……”

    “理论上可行!”韩大鹏想了一下后缓缓的点了下头。“但是这个换的过程……小号的吹风机很方便,可是大型吹风机都是有固定位置的,拆下去再安上来,换的稍微慢了一些,风场效果就消失了……”

    众人再度无言以对。

    “我倒是有个主意。”说话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金钟铭已经抱着怀坐到了会议室靠门口的位置。“就怕……会让器械组的诸位很辛苦。”

    “说来听听。”徐克点了一下对方。

    “我们不怕辛苦。”韩大鹏也如此答道,不过,他的眼神里却有些怀疑的感觉。

    “大鹏哥你这是什么眼神,怎么说我也是从十来岁就开始在片场混了,这些东西的经验还是有的,不至于这么看我吧?”金钟铭有些无奈。

    “不是他信不过你。”李连杰晒笑道。“是你这些天表现的太贱了……本来信得过你的人现在也信不过了。”

    金钟铭无言以对。

    “说来听听。”徐克倒是一门心思都在电影上面。

    “其实未必要把大型吹风机固定住。”金钟铭这些天里难得严肃一会。“但又不能不固定住……”

    已经有人忍不住笑了,韩大鹏也开始捂脸了。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可以把大型吹风机固定在可以随时机动的东西上!”金钟铭不紧不慢的继续讲道。

    很多人眼前立即为之一亮,确实如此啊,如果把吹风机固定在车子上,一出问题就立即开车把坏掉的换下来……那问题不就解决了?

    但是,韩大鹏这个专家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意见:

    “不能用车辆,沙漠里车辆保持启动状态本身会产生剧烈的振动,对风场产生不确定影响,而不保持启动状态的话,沙漠里车辆的移动其实也不方便。”

    所有人随即又失望了下来。

    “我没说用车。”金钟铭摇摇头。“我的意思是用人,用人背着吹风机……”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徐克第一个反应过来,然后看向了韩大鹏。

    沉默了许久,韩大鹏才目光复杂的盯着金钟铭开了口:“小金你真毒!”

    金钟铭撇撇嘴,没说话。

    不管怎么样了,会议要解决的两个问题似乎都找到了可行的路径,众人立即放松了起来,只有韩大鹏一脸神伤的出去实验大活人背大风扇了。

    “咳!”看着韩大鹏和一众高层三三两两的走出去了,金钟铭突然抱着怀干咳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刚刚惬意的点上一支雪茄的徐克警惕的收回了打火机徐克在片场向来用打火机点雪茄,而非火柴,会议室里剩下的几位也都条件反射般的看向了这两人。

    “是这样的老爷。”金钟铭拉着凳子往前挪了一下。“昨天……我在你这里看到了一张您老画的一幅q版的讯姐,很萌,很可爱。我跟她说了,她很有兴趣,不过她也知道那是给奚老师当服装设计参考的,恐怕不能拿走。但是……你看我不是很绅士吗?就自告奋勇过来替她讨要一张专门的q版画像……”

    “哦!”徐克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这个简单,等我抽完这两口就给你画,就在我的练习本上呢,我还可以签上名……”

    “我就知道老爷您文成武德,泽被千秋。”金钟铭还是那副抱着怀缩着脑袋的猥琐风里刀的形象。“这种小事对您而言简直手到擒来,所以我来之前就向讯姐保证了,肯定能给她拿回去……”

    “那是。”徐克满意的点点头。

    “但是……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个人有了其余人没有会很难过的,再加上我这个人比较绅士,就自作主张,替您答应了其余十七位主要演员……向他们保证带着他们的q版画像回去……您看,是不是也可以顺便签上名?就省得他们一个个专门过来要了。”

    “咳!咳咳……咳!”

    “老爷保重身体。”奚仲文收起自己的那一摞设计服装用的q版画像,直接转身离开了。

    金钟铭又一次撇了撇嘴,没说话。

    徐老爷这十七张q版画像果然个个
警婲槑最新章节
萌萌哒,意境传神,清新可爱,不愧是公认导演界第一画手!

    就是十七张的工作量有些大,原本想趁着外面布景的时候抽支雪茄过过瘾呢,最后只抽了三口就自己拿雪茄剪子给剪灭了。

    不过,金钟铭倒也不是在唬他,等这厮拿着一摞画跑出去以后果然整间客栈里都欢呼雀跃,所有人都在研究和称赞老爷的出色画技。

    然后,等徐老爷再度点燃雪茄之后,金钟铭竟然又笼着袖子踱步进来了。

    “你还想干什么?”徐克此时已经警惕到了极点。

    “下午那场戏,要跟你老爷你说一下。”金钟铭坐到了徐克的身边。

    “哦!”徐克反应了过来。“抽巴掌的那场戏……怎么,有想法?”

    “有。”金钟铭坦然答道。“我觉得可以设计一下,让我的更有戏。”

    “小金啊。”徐克无言以对。“你的戏已经很足了……一部电影就那么长,你再有戏,别人就没戏了。”

    正在跟元彪一起研究兵器图样的李连杰也忍不住咧嘴笑了。

    “那就删掉李连杰大哥那些不出彩的戏份好了。”金钟铭回头看了李连杰一眼。“我人生中第一次了解抢戏的真谛就是他和刘德华大哥一起教的……算他的报应!”

    “咱们出去说。”李连杰无语的摇了下头,拽着元彪一起出去了,再待下去他怕自己自己会受不了对方的犯贱。

    “说说想法吧。”眼看着李连杰出去了,徐克也摆出了一副谈事情的架势。“李老板都同意了,那只要确实不赖,我也不会拦着的。”

    “是这样的。”金钟铭也开始认真的谈事情了。“风里刀,也就是胡中玉这个人的性格摆在那里,那他应该是什么样的反应呢?先,他是个很绅士的人,对女性很尊重,甚至到不存戒心的程度……所以那怕是之前已经被李宇春抽了一巴掌,那后来面对着桂纶镁的那巴掌他也不应该能躲过去的……”

    “换句话说,你是要她们两个人抽到你的时候一定都是第一个巴掌就一击必中,而且还要干脆利索?”徐克品味出了一点味道。“但是这样的话……你哪是更有戏啊,这不是减戏了吗?”

    “并非如此。”金钟铭摇摇头。“风里刀这个人承担着整部电影唯一的喜剧任务,所以应该让他和李宇春扮演的顾少棠在打完巴掌之后多来一些互动。”

    “有道理。”徐克略作思考后同意了这个设定。“那么具体怎么来呢?”

    “很简单,风里刀是很敏捷和狡猾的,他可以因为信任顾少棠挨第一个巴掌,但是之后就可以出手阻拦了。”

    “可即便是出手阻拦也应该仅限于最基础和限度最低的遮挡……”徐克进一步补充了起来。“因为风里刀是不舍得对顾少棠真正出手的,顾少棠虽然跟他平淡如水,却是真正的浓情厚意。”

    “没错……而这种最低限度的遮挡本身就会在动作上形成肢体上的搞笑。”

    “那好……我找人设计一下动作,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有一样。”金钟铭想了一下后郑重其事的提出了一个要求。“老爷你应该严肃告诉她们两个……一定要真打,因为她们都没有打人的经验,不真打的话反而会很让我受罪。”

    “无妨,我会通知到位的。”徐克肯定了金钟铭的最后一个提议。

    就这样,三言两语,两人就把下午这场戏变得丰富和复杂了起来。

    而仅仅是两个小时后,全剧组的人就目睹了这场持续了足足三个小时的刺激大戏。

    “宇春啊,你不要纠结于反手抽还是正手抽,总之要利索、痛快,要转身忽的一下一巴掌抽过去,明白了吗?”

    “明白了!”李宇春肯定的点点头。

    “那好。”徐克点了下头,同时朝场记示了下意。

    场记会意的拿起了剧目板:“是,徐导……各就各位,地洞戏,9e场,第五次,anetbsp;  …………

    “你听我说小金,文戏我可以让你,因为你有资格自己浪,但是动作戏你就是一个雏……你知道什么叫雏吗?雏者,菜鸟也!让你挡,只是让你在近距离护住自己的脸,没让你整个身子后挪的……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啊,那就再来一遍,场记……”

    场记麻木的拎起了剧目板:“是,张导……各就各位,地洞戏,9e场,第十一次,anetbsp;  …………

    “阿镁,你得明白,此时此刻的你,也就是布噜嘟,是和顾少棠站在同一立场的,看到凌雁秋的事情以后,你们此刻是没有任何间隙的,你们两个女人是同一阵营的。所以,不要在打人之前还要看一眼顾少棠,顾少棠打的再激烈,那对你而言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只要冷冷的看着前方,然后该你打的时候,动作不大不小,干脆利索的一巴掌扇过来就行了!ok?”

    桂纶镁是个有良心的,她点头前竟然还关心的看了眼金钟铭,不过,金钟铭已经丧失了做出反应的能力。

    “各就各位。”场记有气无力的举起了剧目板。“9e场,第十、十五次,开始!”

    …………

    “老柴你不要笑场……你可是演过四十年戏的人……”

    场记:“9e场,第十七次,继续拍。”

    …………

    “刚才很好吧?怎么还要重拍?”金钟铭大呼小叫。

    “刚才烟火师放烟放多了,镜头没拍清楚……”

    金钟铭:“……”

    场记:“第十九次,开始。”

    …………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注意。”奚仲文突然走上前来。“小金,你看,单纯的让顾少棠扇巴掌是不是很单调,如果你在愤愤不平的说到两人分手以后,那是不是可以让宇春作一个抬肘的动作,就像这样,然后你再……对不起,我没看见……哈哈……”

    总控室里的徐克、周讯、李连杰等人也都仰头哈哈大笑。原来,他们正前方的屏幕里,金钟铭一手捂着胸口,那是被奚仲文抬肘捣中的位置,另一手则疾风暴雨一般锤在了奚仲文的后背上。

    得亏现在虽然是三月份,可地理偏北,所以这位美术指导还穿着棉袄,竟然还可以一边挨打一边笑。

    “以为我不懂吗?”金钟铭放下奚仲文以后直接一脸委屈的对着摄像头吼了起来,他知道摄像头背后是总控室内的一众人等。“什么老戏骨突然笑场了,什么烟火师烟放浓了,什么美术指导想到了动作上的新创意,不就是这大半个月我把你们挠的受不了了,然后你们终于开始报复了……”

    “瞎说什么呢?”徐克的声音直接透过喇叭传了过来。“这场戏很难!真的很难!你敢说宇春和小镁是在故意装作不行吗?你上午不是也说了,她们都没打人的经验……接着来!”

    金钟铭:“……”

    场记:“第二十一次,开始!”

    …………

    “停!”挨了李宇春又一巴掌后,金钟铭直接喊了停。

    “怎么了?”徐克赶紧从总控室里跑了出来。“小金你不要有情绪啊,大家真不是存心要整你……”

    “我知道。”金钟铭摆了下手。“我没情绪……地洞里寒气比较重,我脸有点麻,做不出来表情……给我几分钟……”

    徐克无言以对,桂纶镁和李宇春也都尴尬不已。

    “两位……姐姐不要在意。”金钟铭一边拿双手捂住脸颊,一边还要安慰两个女演员。“不真打的话真的会更麻烦……这应该算是我的报应……你们不要放心上。”

    桂纶镁和李宇春对视一眼,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她们又不是蠢货,知道这时候反而更加需要真的努力扇下去……才有可能让这场戏过掉。

    …………

    两分钟后,场记再度举起了:“第二十二次,开始吧?”

    几位演员做好姿态看向前方的摄像机。

    按照剧情设定,那里应该是躺着的凌雁秋周讯饰和抱着他的赵怀安李连杰饰。凌雁秋江湖流浪数年,经历了千辛万苦,只为得见赵怀安一名,而此时故地重游,又负了重伤,却也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赵怀安。

    顾少棠李宇春饰侧身长立,胸口明显有些喘气不匀的样子:“天下的男人,都这么自私……”

    靠贩卖江湖消息为生的大盗风里刀金钟铭饰也抱着怀,一脸感伤的看着前面,看的出来,向来尊重女性的他应该也是被凌雁秋感动了。

    而就在此时,话音刚落,顾少棠突然回身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自己青梅竹马的前男友风里刀身上。

    身后客栈内的几位盗贼立即把注意力从凌雁秋、赵怀安身上收回,转而放在了这对男女之上,就连布噜嘟也转回身看向了风里刀,只是面色如常,似乎浑不在意自己的心上人被他的前女友给当面扇耳光。

    风里刀目瞪口呆,一手侧手虚抚着自己的脸,一手忍不住捅了一下顾少棠:“他自私关我什么事……”

    “你再说?!”顾少棠竟然作势还要反抽回来。

    风里刀赶紧伸手护住脸,看到对方放下手来才松了一口气:“分手时我们不是约法三章吗?只谈生意,不谈感情……你干吗反悔啊?”

    话说到这里,心里不忿的他再度伸手捅了一下对方。

    顾少棠被说到痛处,这次直接架起了肘奚仲文这个美术指导的动作建议真的被徐克采纳了,吓得风里刀赶紧再度护住了脸。

    顾少棠慢慢的放下了手,被打出火来的风里刀气呼呼的瞪着对方也慢慢的放下了阻拦的架势,然后转回身来,但就在他的目光路过现在的正在追自己的布噜嘟身上时,猝不及防的又一幕出现了,一直面无表情盯着眼前男人的布噜嘟狠狠的一巴掌抽到了风里刀的另一边脸上。

    “先记个账,看你还敢吃多少,我再跟你算。”布噜嘟架起胳膊若无其事的往后面走开了。

    就在此时,金钟铭突然作了个之前没有安排的动作,他伸手捂住了自己嘴,然后才闷闷嘟嘟的说起了台词:“记账,怎么记啊?”

    没人理他。

    而五秒钟后,宛如天籁的声音突然从头上打开的喇叭里传了出来:“漂亮!过了啊!不过这个捂嘴的动作小金你是怎么想起来的?而且从这边看怎么觉得你被扇的时候眼角还飞出了眼泪?效果很赞啊!”

    已经蹲在地上还捂着嘴的金钟铭痛彻心扉,他其实很想站起来对着徐克吼出来,那不是演技,那是桂纶镁刚才那巴掌抽的太狠了,眼泪是被直接抽出来的,捂嘴是为了防止鼻子太酸眼泪迸出来!

    而桂纶镁察觉到了什么,她回身蹲下来拨开了金钟铭的的手掌,随后,鼻子酸胀不已的金钟铭彻底控制不住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出来了……不一会,整个戏服就湿了一大片。

    可怜啊!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