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20章水獭

第120章水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趁着周末想了一下,我现自己又陷入到了自己的陷阱中去了……2o时候回归娱乐了,拾回节操不仅是要字数够,更重要的是要把情节回到有趣的地方上来。明天开始,强行跳到龙门飞甲上去。政治可以写,但是应该是在确保了娱乐这两个字的篇幅之后……甚至写它也应该是要围绕着娱乐来写。以上。

    希望自己醒悟的不要太晚。

    当然了,也希望大家理解我的难处……我是个博士生,在打开文档前真的连思考剧情的时间都没有,更何况小说写到现在三百多万字,码字的历程已经很像是于长跑的后半段了,那就是喘气都很困难……哪里有时间去反省自己的节奏呢?

    ——————我是悔悟的分割线——————

    韩国目前有四大综编频道,而所谓综编频道则是指不通过无线电视而采用有线电视、卫星电视或宽带电视等方式进行全国播放的电视频道类型。目前这四家虽然都还没有正式开播,但在一个多月前却都已经开始进入试运作了,想来离正式的投入播放也没多长时间了。

    至于……这批电视台成立的契机嘛,说起来还跟o8年的牛肉危机有关系,那件事情对韩国的影响实在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在媒体这方面。

    但是……闲话少说,让我们回到正题上,综编频道的成立虽然是冲着全方位打破三大电视台垄断的目的来的,可真要核查资格放牌照的时候那也是万分苛刻的,所以这四家新成立的电视台背后都有正规的大型报社作为后盾。

    其中,jtbc后面是中央日报;朝鲜tv背后是朝鲜日报;nete1a背后是东亚日报……以上三家正好是所谓三大报。那么还有一个mbn电视台,它其实是一个纯粹的经济电视台,背后则是韩国经济报,没错,就是那个跟金钟铭很熟的报纸,而且这家电视台也有他的一腿。

    不过话说回来,金钟铭肯定不会把罗英石塞到mbn去的,因为这些综编频道除了一个jtbc外都只是以新闻播报为主,专业性都很强,甚至朝鲜tv播放了一个多月以来由于只会重复报纸上的新闻还被人嘲笑为朝鲜日报复读机。那么对于这三家电视台而言虽然说综艺未必完全是死路,但也恐怕没有什么展前景,而罗英石也肯定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根本没考虑这三家电视台,而是直接问金钟铭是不是jtbnetbsp;  那么jtbc又特殊在哪里呢?

    很简单,jtbc并不只是中央日报的附属电视台,实际上早在1967年的时候,韩国的皿煮派就开始尝试电视这种新兴的宣传手段了,而且他们成功的以jtbc的身份运行了13年,直到198o年被全斗焕这个军阀头子给直接一根手指粗暴的按灭了。

    所以,这一次jtbc重新取得牌照更像是复活,而非是其他三家那样创立。

    而且,jtbc由于有着韩国皿煮派的全力支持,几乎是获取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的补充,不仅投资冠绝其他三家,很多政治倾向明显的电视台工作人员也都纷纷来到了这家电视台。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孙石熙了,这位在韩国新闻界有着刘在石之于综艺界地位的大佬直接从mbc离职转而接受了jtbc的新闻部部长的职务,而且还带着几乎是半个mbc新闻部的工作人员!

    而这一点,也被人认为是皿煮派对朴女士掌握mbc最高委员会的一种聪明的回应,避实就虚,既保护住了自己宝贵的舆论人才,还能转移战场再战五百年……

    总之废话少说,目前看来真正有资格打破三大电视台垄断地位的有线电视台,还真的只有时隔这个时隔三十年重新复活的jtbnetbsp;  只是,这家电视台几乎可以被看做是皿煮派的喉舌,它天然的具有强烈政治色彩,mbc的人跳到这里正常,可是kbs的跳过来就会被人看成二五仔了!金钟铭又怎么会把罗英石送到这里呢?而且就算是他要送,jtbc看到是金钟铭送的又会收吗?

    对于这家电视台而言,金钟铭的想法很简单,纯粹的商业合作没有问题,再多的话那就等朴大妈上台以后再说了。

    那么……如此一想的话,去掉了jtbc,金钟铭又声称是一家有线娱乐电视台,这样的话答案立即就呼之欲出了。

    确实存在着这么符合条件一家奇葩的有线电视台,那就是一开始就取得牌照,但是后来又主动放弃,准备一心一意做娱乐的tvn电视台。

    李在贤这个人很有意思,想当初他费劲千辛万苦争取到了一张宝贵的综编电视台牌照,然后大张旗鼓的拉人入伙组建新电视台,但是……突然间这厮又主动放弃了?!

    为什么?这一点恐怕cj内部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呃,但是话说回来,对于这个问题金钟铭反倒是可以大胆猜测一下的,在他看来问题的奥秘应该就在于朝鲜日报下属的朝鲜tv。要知道,李在贤这个人做为一个隐太子的儿子,那他悖离常规的行事作风始终是要在那个三星帝国中找答案的。

    先无论如何,当新牌照放开以后,三星都是有资格拿走一块的!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朝鲜tv就是这么来的。而可以想象的是,三星的财力人力,那么无论cj拉上谁都是没法对抗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把这张注定要输的牌永远扔进牌堆里呢?李在贤扔了,李健熙就不好再以大欺小了吧?那他也只好扔了。

    毕竟牌桌上可不止是他们叔侄两人,李在贤的几个姑姑都健在,而且天然的偏向弱者。更何况,就在半年前,李在贤的堂弟,李在镕的堂兄,也就是李家老二家的那个儿子李在灿选择自杀身亡,这位之前公认的韩国最帅财阀二代选择从公寓楼顶直接跳了下去,然后摔得死死的。

    话说,很早之前,这个三星嫡脉就因为金融危机陷入到了困境中,到最后在困境中无力挣扎的他竟然展到避世幽居的那种地步。当警察现尸体后进入他的公寓搜查时,现房子里面凌乱不堪,各种减肥、抗抑郁药物撒的到处都是,而直到记者闻讯赶来后邻居才知道那个胖的不成样子的颓废大叔竟然是十年前报纸上英气逼人的韩国顶级财阀公子……可就是这位三星帝国标准的亲王,在他从2ooo年破产开始到2o1o年跳楼自杀这段时间,遭遇了近十年的痛苦,却都没有得到过来自于自己伯父和叔叔两个家族一丁点的援助,甚至恐怕还遭到了不少恶意的东西……所以说毫无意问,哪怕是普通市民都看的很清楚,这个大活人就是被这个家族内斗给硬生生的逼死的!

    所以说,现实的情节永远比小说更奇葩!

    而事情出来以后,广受批判正是站在最前面的李健熙家族。甚至那个将死者身份公之于众的警方人士估计就是这个目的!

    而在这么一种情况下,金钟铭可以大胆推测。李在贤应该是用放弃执照的手法逼着受到舆论围攻的李健熙放弃了朝鲜tv,这也难怪一直到现在这家电视台都没有任何招兵买马的信息传出来。

    当然了,在这件事情上被李在贤耍的可不止一个人,tvn之前各种招兵买马,融资合作的,多少人被他绑上了船,金钟铭甚至拿出钱来求一个综艺分部都困难重重,可现在这厮突然间不干新闻了?一下子就少了一大块东西好不好?而且你要明白,新闻对于商人而言是武器啊!它的价值本来就不能用简单的经济利益衡量的。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不影响金钟铭,甚至还对金钟铭的综艺蓝图构想有着莫大的好处和推动力,因为这么一来的话,原本就分到了综艺这块盘子的金钟铭反而在tvn里面话语权更大了!

    “说了半天……你到底准备让罗pd去tvn干个什么职位呢?”清原郡大清湖畔的堤岸上,一个抱着怀戴着帽子肥壮男人忍不住笑着开口了。“能让他当个一级次长之类的吗?”

    “私营电视台没有这种行政级别的东西。”坐在前面握着鱼竿的金钟铭从容答道。“我连4级垫底pd待遇都不会给他!”

    “原来只是说空话啊?”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嘲讽道。“那工资应该会很高吧?”

    “工资的事情我也不掺和。”金钟铭继续神色自若的答道。

    “那有没有……”另外一个面色显得有些呆滞的男人似乎是准备要跟上。

    “好了!”罗英石没好气的把钓竿插到椅子上,然后无奈的打断了这些人的调侃。“钟铭许诺我tvn综艺局局长的位置,这个比什么都强。”

    “这倒也是。”刚才面色呆滞话说了一半的人赫然是殷志源,只见这位初丁难得感慨的点了点头。“自己做主比什么都强。而且你走了的话对我也好,我也可以趁着正式改版把两天一夜给放下了,现在这个节目对我而言已经是个负担了。”

    罗英石闻言收起了笑容:“这是我失察了,确实应该提早放手的。”

    “可罗pd你走的话,两天一夜里那些一直跟着你的人也会走吗?”一开始说话的肥壮男人突然拿掉了帽子,然后露出了一张全韩国都认识的胖脸……没错,这此人正是消失在公众视野中近一年的昔日国民mnetbsp;  “我昨天挨个打电话问过了。”罗英石从包里取出了保温杯拧开喝了口热水。“他们都愿意跟我走,vj、作家、策划、助理pd、灯光、道具……甚至,李明翰pd……”

    “什么玩意?”一直闷不吭声坐在汽车后备箱上的李秀根终于也忍不住了。“李明翰pd……也要去tvn?”

    “不开玩笑?”尖嘴猴腮的mc梦也跟着再问了一遍。

    “啊……”金钟铭平静的应了一声。“确实是个意外之喜。”

    这下子,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其实,也由不得他们是这个反应,在韩国,pd就像是包工头,一个节目组的所有人跟着pd走都是正常的,更何况是罗英石这种级别的大pd?

    但是李明翰却不一样,因为年纪比罗英石还要大一些的李明翰pd是两天一夜一开始的总pd!换句话说,当罗英石当年进入节目组晋升为正式4级pd的时候,这位就已经是3级pd了。而且
无敌修真系统txt下载
后来看着罗英石越干越好,这位前辈竟然还主动把节目的控制权全权交给了这个同乡后辈,然后自己则甘心情愿的帮着打下手直到淡化了出去。实际上,上一次罗英石的破格提拔也是靠他的一力举荐。某种意义上而言,年纪不大的李明翰pd应该算是罗英石在kbs里的恩主加兄长。

    而按照职场上的潜规则,如果要跳槽的话,也应该是李明翰pd带上罗英石,可如今,情况竟然反了过来。

    “那钟铭你是怎么给李明翰pd做安排的?”良久,姜虎东才皱着眉头问道。“到了tvn,总不能让李明翰pd给罗pd打下手吧?”

    “当然不会!”金钟铭连连摇头。“我昨天连夜跟李在贤打了电话,他听说李明翰pd

    要来也很高兴,于是决定请他出任类似于本部长或者制作总监之类的位置……你们也知道,tvn要等到年中才能整编完毕重新上线,很多职务也不一定跟电视台的名称一样……但是大概就是那个意思了。”

    “这样也好。”李秀根苦笑着摇摇头。“都走吧……在tvn闯出一份名堂,等过两年我的专属合同到期,说不定还要接着找你们混饭吃呢!”

    “别打岔。”mc梦回头呵斥了小跟班一句。

    “是啊,别打岔。”姜虎东朝着眼前的大清湖左右瞭望了一下,然后重新戴上了帽子。“今天除了在欧洲旅行的金c,咱们算是人齐了,钟铭你找我们过来总不可能只是说这些在电话里就能说清楚的事情吧?大年初二跑到大清湖钓鱼?钓到了吗?”

    金钟铭哑然失笑,就连殷志源和mc梦也都齐刷刷笑了出来。

    姜虎东猛然反应了过来:“是了,按照钟铭你的脾气肯定是有事要说的,但是按照罗pd的脾气这还真可能只是为了说下跳槽的事情就把我们全都给叫了过来……一群熟悉的老朋友去旅行……多符合我们罗pd的审美观?看来我真是闲的时间太长了……以前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罗英石恍然失色,既不搭话也不开口,竟然就愣在了当场。

    不过,大家也都没在意,毕竟都是一起爬冰窝雪过的人,看一眼就知道这位敬业的pd是又想到了什么新创意,不用管它就行。

    “那什么,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你们俩有没有想过复出的事情?”从罗pd身上收回目光后,金钟铭果然还是趁机问出了这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这下子,湖畔这个角落里立即安静了下来,只有阳光照在湖面上,些许残存的浮冰因为融化出的丝丝断裂声。

    “我不行!”mc梦突然开口了,语气显得很坚决。“不是不想,而是不行!虽然法院判我无罪,但是网络上依旧把我当成罪犯,公司也试探过很多节目和音乐行单位……他们都说再等等……”

    “那就再等等吧!”金钟铭叹了口气,然后轻描淡写的继续问了下去。“那虎东哥你呢?这么长时间不说话……你是不想还是不行?”

    “我是暂时不想。”姜虎东伸出手来在阳光下搓了一下。“这一年吧,我在晋州老家过得……过得很奇妙。”

    金钟铭回头看向了对方,似乎是在等在对方的下文。

    “刚开始两个月确实是很严肃的在反省。”姜虎东也没有在这些人面前遮遮掩掩的意思。“之前那些年,行事作风确实很霸道,这些我无话可说,所以确实是在认真的反省和思考……但是,随后的这些时间里我就开始怀念摄影机了……”

    殷初丁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得明白,我这个只会摔跤的中年胖子是在电视机上找到的人生意义。”姜虎东严肃的跟殷志源解释道。

    “我们明白,明白的。”殷志源敷衍着答道。“你赶紧说下去吧!”

    “所以很快就变的越来越想回到尔,回到电视台,然后哪怕只是随便一个小节目给我一个当辅助mc的机会我也一定乐意!”姜虎东竖起一根手指认真的讲道。“不过另一方面,在跟家里人一起住着的这一年里,有些东西虽然不是很耐烦,但真到了想要咬着牙离开的时候,却现那些东西实在是很难让人挣脱出来……”

    金钟铭挑了一下眉毛,不过没说话。

    “说一个理由就好,你们估计就会明白了。”姜虎东感慨的继续说道。“我儿子时厚今年刚3岁,在他明年进入正式幼儿园之前我是很难下定决心离开现在生活的。”

    “原来如此。”金钟铭信服的点点头。“这个理由无可辩驳。”

    众人也都纷纷点头

    “说起这个话题。”殷志源突然转向了金钟铭。“钟铭你什么时候复出?我感觉好久没在电视台见到你了……今天见到你竟然有一种跟见到虎东哥、梦他们一样的感觉。”

    金钟铭顿时就像旁边的罗pd一样愣在了当场。

    “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看到对方这副样子,殷初丁有些不太自信的回头看向了李秀根。“还是说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

    “我也是一样的感受。”李秀根连连点头。“感觉钟铭离我们是越来越远了……不过,跟他们俩不同,钟铭应该不需要回来了吧?他现在的精力应该是放在更高的层次上……”

    “我……其实最近一直在拍电影……”金钟铭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解释着什么。

    “别开玩笑了。”殷初丁近乎鄙视的答道。“你这电影才拍了一个月,之前小半年也没见到你上过什么像样的电视节目吧?而且大叔出来以后也没什么像样的作品……”

    金钟铭倒抽了一口冷气。

    “猴子还有秀根你们看看这两个人。”姜虎东指着神游天外的罗英石还有一脸茫然的金钟铭点评道。“一个是人生的方向太坚定,五年休一次假竟然还能呆去想工作上的事情;一个是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干了什么?”

    “我……没有迷失。”金钟铭回过神来肯定的答道。“只不过你们也知道,去年上半年被人拱着透漏出了个人的一些信息,不得已就跟一些不想打交道的人打起了交道……然后被那些人逼着掺和到了一些事情当中……”

    “我知道……我姑姑嘛。”殷初丁随意的点点头。“但是钟铭,我想提醒下你……或许是我太敏感了,又或许真的是我的家庭让我有一个然的角度可以观察你……我总觉得你自己似乎有些乐在其中的感觉……以你的年龄,难道不应该只是取得自保的位置以后回过头来继续你的演艺事业吗?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

    金钟铭欲言又止,但突然间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淌出了一身冷汗,把初珑给自己挑的衬衣都浸透了。

    “怎么了?”姜虎东注意到了金钟铭的异样,立即就不再调笑了。

    “没什么。”金钟铭呼出了一口热气,白色的水蒸气在他面前立即飘散开来。“初丁的话让我有些警醒……现在回想起来,好像……”

    “不要跟我们说。”殷志源站起身来伸手晃了晃罗英石卡在座椅上的鱼竿,但是鱼线紧绷着,竟然根本摇晃不动。“我现在每天在家里都要被老婆和父母唠叨着,他们恨不得我明天就扔掉所有的节目去站到我姑姑身后当个助理,然后步入政坛……你知道吗?我现在宁愿每晚上呆在游戏室里也不愿意跟自己老婆同房……这鱼钩勾到什么?……帮帮忙!”

    金钟铭略带深意的看了殷初丁一眼,然后放下自己的鱼竿站起身帮着对方试图把鱼线给扯上来……但是,就当两人压着无辜的罗英石把鱼线扯上来的那一刻,却又吓得双双松开了手,就连神游天外的罗英石也是吓得往后压翻了椅子。

    “那是什么玩意?老鼠吗?!”李秀根目瞪口呆。“怎么血淋淋的?”

    “有这么大的老鼠吗?”mc梦气急败坏的反问道。

    “我说你们这群尔人真丢脸。”姜虎东是唯一一个保持镇定的人。“还有罗pd,他们几个认不出来,你一个人清州人难道认不出来那是什么?”

    “怎么可能?”回过神来的罗英石pd神色自若的扶起了椅子。“我是在想一个综艺的策划,然后看到被吃了一半的鱼血淋淋的给惊到了而已……你们也别慌,那是一个水獭,那血是鱼的……我的鱼钩钓到了一只鱼,结果又被它从下面给咬住了,你们一拉它就咬掉一半走了……大清湖是总统度假地,环境一直保护的很好……”

    “我一直以为水獭是一种很可爱的动物……”金钟铭有些后怕的从还有些积雪的石堤上爬了起来。“真是刷新三观了。”

    “我也是。”mc梦茫然的答道。“我印象中的水獭一直都是那个纪录片里努力筑坝的样子,是勤奋、聪明、可爱的代表……哪像刚才,简直就是一个犯下谋杀罪的大老鼠……太恶心了!”

    “我也在动物园里给水獭喂过鱼……”殷初丁也勉力爬了起来。“但刚才实在是太吓人了,以后见了水獭一定躲得远远的。”

    “什么动物都有自己完整的生命历程,可绝大多数行为都只是为了生存而已。”重新坐上折叠椅的罗pd倒是颇有哲理的解释了起来。“但人类却总是按照自己的审美观来给他们做分类……就好像刚才的情形,虽然很血腥,但其实也不过是人家水獭正常的捕食活动罢了,而且从道德层面上来讲……咱们钓鱼其实才是破坏他们家园的一种更恶劣的行径。”

    “有道理。”金钟铭看着在阳光下游走的水獭连连点头。“有道理,无论什么情况下,人类都不应该太自以为是的……”

    足足隔了一分多钟,那只一身水渍的水獭在众人的目光中上了岸,然后就在众人距离不远处的石头堤岸上仰头晒起了太阳,而且它还拟人化的从自己的左肢皮囊空间里掏出了一块鹅卵石,并旁若无人的开始玩起了抛球游戏!

    说实话,这副样子简直萌死人不赔钱,要是有女孩子在附近肯定暖的心都化了。

    “有道理!”看着这幅场景,金钟铭突然又重复了一遍之前自己说的那句话。

    生活就是生活,事业就是事业,没人可以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