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8章胡了!(7k再度挽救节操)

第118章胡了!(7k再度挽救节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诸位,这个月前四天22k算是按约定把节操捞回来了吧?

    顺便,今天把作家客户端设置了消息显示,结果一天八百多个提示……推荐票、月票、打赏……一个个的让我无地自如!谢谢大家的理解,周末我再努力一把!

    —————————我是惭愧的分割线—————————

    大年三十,上午,清原郡乡下某个僻静村庄的外围,一辆常见的半新不旧现代车停在了雪后的田野空地上,很久都没有移动。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钟铭才从车内走了下来,并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oppa……你是什么时候有的烟瘾?”初珑一边整理着头一边也从车内走了下来。

    “其实也不是烟瘾。”金钟铭立即把烟按灭在了脚下的雪堆上。“只是之前一段时间在光州确实过得比较艰难,经常需要给剧组里面那些老烟枪围在一起商量事情……那时候受他们的影响,不自觉的就有了拿根烟在手的习惯。”

    “那……剧组的事情现在应该不会再有麻烦了吧?”看着金钟铭听话的按灭了烟,初珑也就不再纠缠这个事情,不过对方的话又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前天的事情,面上也露出了一丝忧虑。

    “不会了。”金钟铭回身揽住了女孩的腰,然后抱着对方一起倚在了车子上。“他们已经服软了。不过最重要的是……既然已经起了一次火,那么就没有理由再起一次火,胜负已定,他们也是要讲规矩的。”

    “是吗?”初珑稍微想了一下。“那……以后呢,是不是要在其他的事情上再难为oppa你?”

    “或许吧。”金钟铭也不想让对方白白为自己担心,便差不多的多说了几句。“不过我也有后手……更何况,等电影出来以后我有信心把这件事情做个了断。”

    “那就好。”初珑放松了下来,然后一边应着一边偎着对方的身子打了个哈欠。

    “大白天的……怎么就困了。”金钟铭有些哭笑不得。“刚才不是还挺精神的?”

    “不是。”初珑随意的把脑袋埋到了对方的胸口处。“外面这么冷,人身上又暖和的话,那就很容易软,让人打不起精神……”

    “既然如此,我们再进车里好好提提神如何?”金钟铭笑眯眯的侧过头问道,与此同时他的手也立即跟着不老实了。

    正如某位对恩地情有独钟的门房唐大爷所言,年轻男女之间谈及爱情,更多的日常行为都是以的为推动力的,这是年龄和生理共同作用的结果,是天性。而等到你结了婚,那时候才有的是无穷无尽的麻烦让你真正的体验什么叫做相敬如宾。

    “算了吧!”初珑稍微嘟起了嘴。“咱们耽搁太长时间了,这都快中午了……无论如何也要在午饭前赶到我家吧?”

    “说的也是。”金钟铭抬头看了下日头,现时间紧迫后也不再废话,而是赶紧拉开车门把对方往里推。“没注意时间……赶紧吧!总不能让伯父伯父等着我们,那成什么样子?”

    就这样,初珑顺从的被金钟铭塞进了车内,然后现代车再次启动,在雪地上轻轻打了滑,就立即向着初珑家的方向驶了过去。

    没错,今年的大年三十,金钟铭准备去拜访初珑的父母。

    其实,金钟铭这次选择来正式拜访初珑的家庭并不是兴致到了随便过来的,而是有着无奈苦衷的。

    原因嘛,其实说来也简单,那就是初珑终于要出道了。过完这个年,她们这组人就会签合同,然后就会开始录制出道实录,甚至连组合名字崔振浩都有了方案,那就是——网络征名,让粉丝自己来起!

    而如果看这个趋势的话,等过完年金钟铭把光州、中国这圈戏拍完再回来的时候,初珑恐怕就已经是个公众人物了。到时候,金钟铭再想像现在这样轻车简从,直接开车到初珑家中……就显得不大现实了。而且,初珑那边估计也要忙的不行,新组合出道总是要一万个辛苦的。

    所以这么一合计的话,今天趁着过年去一趟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oppa!”既然出道在即,初珑的心思挂在这件事情上面也显得理所当然。“虽然我也很想出道,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崔代表的步伐显得太过于着急了。”

    “啊。”开着车的金钟铭随意的应了半声。“或许吧,不过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只是感觉而已。”初珑晒微想了一下后答道。“我……崔代表这人本来就有些性格暴躁,跟我们还有其他的员工前辈们经常脾气甩脸色,但是……最近几天我感觉他明显脾气的次数更多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脾气?”金钟铭微微皱起了眉头。“会打人吗?我听narsha姐姐说过一些他的旧事……”

    “这倒是没见过。”初珑摇了摇头。“应该是孩子们太小,而其他工作的前辈们年纪有比较大,所以他……没人可打。”

    “这么一说的话。”金钟铭似笑非笑道。“你岂不是正合适?”

    初珑无语至极。

    “好了,不开玩笑。”金钟铭咧开嘴笑道。“其实……也不能说你这个感觉有错误。但是呢,说他着急也未必……应该只是被压制的太久了,所以等你们真的要出道了老崔就显得有些失态了而已。”

    “被……压制?”初珑微微愣了一下,但由于跟着金钟铭,对公司内部事务有些了解的她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其实想想也是,公司组建了这么长时间了,从崔振浩的角度而言,且不谈业务关系有区分的金钟铭如何如何,光是洪胜成那边一直以来给他带来的压力就应该有些让他受不了了。

    想当初,公司初建的时候,崔振浩为什么要坚持独占一个独立运行的子公司?还不是心高气傲的准备要走自己独立制作的路线?可是呢,走这条路先是要耐得住寂寞的,因为你一方面需要长时间享受着总公司各方面的资源支持,另一方面却无法给公司带来任何盈利……这样的话公司内部会如何看你?开会的时候你有没有言权?甚至说句不团结的话,在如今日显庞大的cube公司内部,acube的员工恐怕都有些抬不起头的感觉吧?

    这种情况下,崔振浩怎么可能不上火?

    而相比之下,洪胜成这个被戏称为捡破烂的家伙,左捡一个淘汰品,又捡一个落选者,七凑八拼的搞出来了beast和4minute这两个组合不说,到最后他甚至整队的接手了kara,破烂王之名引得业内人士纷纷侧目……但是,所以说但是!如今beast、4minute、kara这三个组合又如何呢?你甭管有没有登顶之类的废话,可健康展和盈利他们是做得到的吧?韩流代表性组合是称得上的吧?你崔振浩的acube是被洪胜成帮着养起来的没错吧?

    这种强烈对比下,再加上之前公司改组后洪胜成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稳固和凸显出来的地位,以及众多新子公司的出现,种种压力之下,哪怕只是为了不在公司内,崔振浩也不得不出手了。说一千道一万,你最起码不能靠着总公司输血来养着了,

    所以,且不谈这种心思在崔振浩的日常行为中起到了多大作用,但是它肯定是存在。那么初珑作为跟崔振浩直接联络的队长,再加上她自身那种细致入微的性格,感觉到这些不易察觉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就这样,两人说着闲话,不一会功夫车子就从镇外来到了镇内。不过,看着熟悉的镇子的轮廓就出现在眼前,初珑反倒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金钟铭一下子就看到了身边女孩抓紧拳头的古怪样子。

    “有些紧张。”初珑毫不犹豫的开口答道。

    “这倒是怪了……我跟你家里人不算陌生吧?”金钟铭显得有些无语。“而且跟你爸爸还算是熟悉。还是说……女孩子对于这种程序上的事情感觉到特别敏感?”

    “或许吧。”初珑有些忐忑的答道。“oppa想过没有,今天这次拜访大概是往后几年我唯一可以仰仗的东西了……”

    “要不我们现在掉头,直接去那边清原市里注册结婚好了?”金钟铭笑着打趣道,同时轻轻放慢了车。“政府机构明天才是正式年假。”

    “oppa……”初珑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出了一声娇嗔。

    “其实……程序上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可仰仗或者不可仰仗的?”金钟铭突然认真了起来。“感情这种东西真正可以依靠的还是我们自己。只要能做到相互包容和理解,并对对方报以信任……那有些东西注定是坚不可破的。”

    初珑把脑袋斜靠在座位上,微微转了下眼珠,不过却并没有开口。

    “到底想什么呢?”金钟铭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孩,同时再次放慢了车。

    大年三十,韩国也有属于自己特色的春运,只不过这个国家太小,所以那种盛景最多持续一个上午而已,然后下午下班后应该还会有一波,不过仅此而已。而此时已经临近中午,由于午饭时间已到,小镇内唯一一条街道上就出现了一种特殊情形,那就是所有的店门紧闭,道路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不过街道却变成了临时的停车场,很多挂着尔或者清州本地牌照的各式车辆沿着街道两旁依次排开,使得原本就不宽敞的道路变得愈加狭窄起来。金钟铭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所以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车也几乎被压低到了极致。

    “没想什么……或者说想到了不知道该不该说。”初珑看着对方小心开车的样子再次转动了一下眼珠。

    “话都到这份上了……”金钟铭恍然失笑。

    “我是想说……oppa你这是经验之谈吗?”初珑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或许吧。”金钟铭倒也没有避开这个话题。“你这阵子见过恩静吗?我是说我们从中国回来以后……”

    初珑摇了摇头:“没有那个机会……她的那个组合天天都很忙的样子,而我又没出道。”

    “也是。”金钟铭点点头。“不过我见过,在英雄豪杰里面。之前……想过很多遍再见了该怎么说之类之类的镜头,但是……真的见面了,点点头笑一笑也就过去了。所以说有些事情没什么可避讳的,也没必要把它当做负担。你问
漫步世界的旅人sodu
我是不是经验之谈……当然是了。还记得大半年前我的谨慎吗?人嘛,所谓成熟就是过段时间可以跳出之前所处的圈子,换个角度再回头看看过往……”

    初珑点了点头。

    “其实,过完年你马上也要出道了……见到她的时候……要有个好心态。”

    “oppa想多了。”初珑连连晃了晃脑袋,但是马上她又笑出了声。

    “又怎么了?”金钟铭有些无语。

    “oppa你看。”初珑满含笑意的答道。“一开始是我紧张你安慰我,然后变成我担心你,现在你又反过来担心我……再这么下去咱们俩就没完了!”

    “也是,想的太多未必是好事。”金钟铭失笑着摇摇头,然后突然间提高了车,车子很敏捷的就从满是车辆的街道中突围出来,丝毫没有刚才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

    初珑看到这幅情形,忍不住又笑了出来,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刚才放慢车是装的,是为了有时间让自己放松下来。

    “不要笑!”金钟铭瞥了一眼对方,同时熟练的把车子给甩到了道馆门口的一个不大的空地上——这应该是初珑家人专门给自己留下来的。“你也该找时间弄本驾照了,毛毛那么笨的人都能轻松拿驾照,二毛偷偷开车也不止一次了,哪像你,这个年龄的人对汽车竟然一窍不通……”

    大概是来到家门口有些兴奋的缘故,面对金钟铭的说教初珑竟然吐了下舌头,然后拎起手边的几袋东西就推开了车门。金钟铭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赶紧跟着下了车。两人急匆匆的从后备箱里把昨天下午仓促买的礼物给取了出来,大包小包的,得亏初珑也是个女汉子,抗包也不虚……所以他们俩可以一下子就把所有大包小包的东西都给带上。

    “还记得这里吗?”顶开虚掩的大门,走过正意堂的牌匾时,金钟铭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放下包指向了门旁的墙头。“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时候,当时正好有个小胖妞端着饭盒坐在墙头上……”

    “oppa!”羞愤交加的初珑难得大声喊了出来。“大过年的说那些干什么?”

    “你们也知道过年了?”话音未落,解围的就来了,这边刚有点动静,一身家居服装的朴馆长就出现在了庭院内。“我知道路上堵,可是别人从尔过来只要两个小时,来的早点甚至只要一个小时,你们俩早上七点就跟我打电话,为什么现在才到?”

    “阿爸!”初珑忍不住跺了跺脚。“都来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是这样的伯父。”金钟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举了举手里的大包小包。“昨天才从光州回来,晚上又去青瓦台参加了一个授勋仪式,今天早上来之前才反应过来竟然忘了买礼物,所以,我们刚出就停下来去买东西了……”

    “是这样的吗?”朴馆长脸色缓和了不少。

    “是!”初珑一口咬定。

    “难为你们了。”朴馆长语气变得更加和蔼了。“钟铭不好出面,买东西估计只能初珑一个人去……确实很麻烦……不说了,赶紧吃饭吧,菜已经热过一次了。”

    金钟铭和初珑对视了一眼,赶紧都不再废话,而是低头往道馆后面走去。朴馆长插着袖子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先是回身将道馆大门从里面封了上去,然后才亦步亦趋的往家里走了过去。

    午饭很丰盛,甚至可以说丰盛的过了头,看的出,初珑的妈妈用了很多的心思。而更看出来的是,初珑妈妈对待自己的态度比之她的丈夫要好很多,或许丈母娘看女婿的角度跟岳父看女婿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实际上,一顿饭下来,初珑的妈妈都在不停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展示善意。

    而吃完午饭以后,当然不可能说让女婿直接回去,而单纯的看电视也是很尴尬的,于是乎,由于家中难得出现了四个成年人,一种名为麻将的餐后娱乐活动就很自然的出现在了桌子上。

    但是……刚一圈下来以后,金钟铭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跟丈母娘打麻将?!你是胡呢还是不胡呢?你要是全程都输那也太假了吧?可你要是适当赢一些的话又该赢多少?三七分还是四六分?而且麻将这玩意的输赢多少是能控制的住吗?甚至就算是下定决心要适当赢一把,那你又该赢谁的?赢丈母娘是个大麻烦,可是你当着她的面赢她闺女是不是也是个大麻烦?赢她丈夫同样是不是个大麻烦?

    于是乎,金钟铭这麻将打的真是殚精竭虑,说比算计光州那群土豹子要辛苦都不是假话!

    而且,光是打麻将本身到也罢了,关键是什么,关键是丈母娘的问题自从麻将架上桌以后就没断过!

    刚开始的问题还好一些,比如说初珑要出道签约的话……那崔振浩这人怎么样啊?

    你们公司的人有多少知道你们两个事情的?

    刘在石经常在你们公司里面出现吗?

    初珑管的住那群比她小不少的妹妹吗?

    前几天片场起火的事情有多大损失?

    这些问题……金钟铭不说早有准备吧,但最起码应付起来还都算是轻轻松松。但是,慢慢的,丈母娘的问题就开始变得尖锐了起来,或者说朝着对金钟铭而言有些失控的方向滑过去了!

    “钟铭啊。”该丈母娘打牌了,她却拿着一张牌在那里犹豫了起来。“说实话,对将来有没有一些计划啊?我的意思是说,虽然艺人结婚都比较晚,但是从结婚到要孩子这些事情有没有提前思考过啊?如果要孩子的话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一连串的问题让正思考这眼前牌局的金钟铭有些懵,他求助式的看向了初珑,却现这丫头抱着自己的小妹妹世熙早早就假装自己与世界隔绝了,好像她现在除了喂自己妹妹零食外就是随手扔一张牌的人生意义了。

    至于朴馆长?说实话,一看对方沉默不语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被老婆警告过了……这时候还能指望他?

    于是乎,金钟铭心里立即明白了过来,现在不是含糊的时候!于是他暂时放弃掉眼前的牌局,开始认真应付起丈母娘的问题来。而转了一下脑筋后,还好,只能说还好,因为这样大的人生大问题自己还是有过认真思考的,再加上家里那两位长辈平日里也不知道问过多少遍了……于是,金钟铭立即对着丈母娘认真的申明了一遍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一点上伯母可以完全放心。”金钟铭信心十足的答道。“我绝不会让演艺事业影响到自己私人生活的,所以……三十周岁前务必结婚,结婚后也要尽快要孩子,至于孩子本身嘛,说实话,这个没必要多想……要看上帝旨意的……三条!”

    这个经过稍许思考后回答起来显得很坚决利索的答案让朴妈妈很满意,不过话说回来,当妈妈的对自己女儿的关心并不可能在这样的问题之后就停下来的。

    于是……丈母娘接着又问了:“那……你们将来结婚的话准备住在什么地方?你看啊,你也是个公认的有钱人,还是双重国籍,以后结了婚是要住在韩国还是美国啊?韩国的话是去济州岛呢还是留在尔啊?美国的话是洛杉矶还是什么别的地方?

    这下子,金钟铭彻底放弃之前对于牌局的思考了!他恍恍惚惚的硬着头皮告诉丈母娘,说自己其实更想留在尔经营公司,并且还想继续一定的演员事业……呃,这倒也没什么,丈母娘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指评,不过接下来对方就彻底威了,数个敏感的问题被连续抛出,搞得金钟铭狼狈不堪。

    但是,等听到丈母娘最新的一个问题后,金钟铭还是现自己太幼稚了一些。

    “想来你的公司应该会上市吧?那上市的话应该会签订专业的婚前协议的吧?可那样的话,你准备怎么在协议中怎么安排初珑呢?”这几个问题丈母娘问得合情合理,而且直指自己女儿的核心利益,实在是让人无法回避。“而且据我所知,当然初珑也跟我说过,郑家的两个丫头是你从小带大的,既然如此的话将来公司真正上市的时候你也一定会有所安排的……这样的话,加上初珑,你都想过怎么安排吗?”

    金钟铭这下子彻底蒙圈了,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一系列问题!

    当然了,以前想肯定是想过的,但是一来这个问题太敏感,二来……说实话,对方问得太突然,搞得自己着实有些猝不及防。

    看着自己这位依旧在整理手里麻将牌的丈母娘,金钟铭心里其实很清楚,初珑的这位厨艺精湛的母亲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家庭主妇,虽然现在她是,但是年轻时的这位可是跟着梁正模学过音乐的,那年头学专业音乐的人会简单?而按照初珑父亲朴馆长的自述,他老人家年轻时也是放浪过得,那么放浪的朴馆长当初娶到又是怎么一位人物?甚至初珑也曾经对说过,她希望在在她自己最好的年华里到舞台上去绽放一下光彩,但是也并不反对到了一定时间去当一个家庭主妇……这种价值观又是从哪来的?

    那么,几相一对照的话,金钟铭几乎可以想象初珑的母亲大概是个怎么样的人。最起码,这应该是个很有见识的人,跟得上潮流,并不古板,同时却又一心为自己女儿考虑的人。但是很显然,这种并不古板的性格和有见识的水准再加上一个母亲的敏感,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

    “我……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最起码我现在没有一个可以郑重表达出来的方案。”思索再三,金钟铭也不准备糊弄对方。

    “是吗?”朴妈妈轻轻抬眼看了一下金钟铭。“其实……也可以理解的,怎么可能事事都有所准备?真要是那样反倒说明你在糊弄我。也好,反正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可以思考这些问题,关键是要相互信任,懂得细水长流。”

    “您说的是。”

    “其实……今天倒是我显得太过于急切了。”初珑妈妈再度将目光从眼前的麻将上转移了开来,这一次她先是看了一眼低着头不说话的女儿,然后才又看向了金钟铭。“别在意……咱们不聊这些了。”

    对方……竟然就这么放过了自己?金钟铭立即觉得浑身上下少了两百斤的负重!

    “是!”甭管怎样,先点头为上。

    “嗯。”朴妈妈满意的点点头。“五万!”

    “胡了!”金钟铭浑身轻松的摊开了自己的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