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5白雪飘

第115白雪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有时候吧,真心觉得自己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金钟铭!”那边三个女孩一走开,尹市长就毫不客气的拉下了脸。“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无凭无据的你就想污蔑我一个大韩民国广域市市长是纵火犯?!”

    “啊!”金钟铭恍然大悟。“确实如此,无凭无据的我确实不该乱说。那……兴许尹市长你只是一个纯粹的好人,过来救我的命却不图报答,而放火的是……是金熙中主教?”

    四处打量了一圈后,金钟铭突然拽住了刚刚坐下去的光州总教区助理主教金熙中。

    金熙中直接打了个哆嗦,然后赶紧在胸口画起了十字架:“我是侍奉主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罪孽深重的事情?”

    金钟铭连连摇头:“那可不一定,想当初隔壁的金校长,就是那个灵光会的金长老,他也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号称要侍奉主的,可那是衣冠禽兽啊,他干的事可比放火恶心多了。所以说,您一个主教过来放火也不是不可想象的,说不定您也是个衣冠禽兽呢……对不对?”

    金熙中为之一滞,他倒是很想说,老子o7年才从尔被调过来,之前教会中的那些丑事你该去找那边的崔昌武……但是这种话怎么他又怎么可能说出口?

    “而且这么一想的话……”金钟铭继续若有所思的拽着对方的胳膊推测了下去。“金主教你还是有动机的!你看啊,贵教这几天很多信众天天跑到我们剧组门口唱歌抗议,说是我们的电影影响了主的形象……你不会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然后因此对我怀恨在心吧?”

    “怎么可能?”金熙中都要哭了,作为一个助理主教,将来的总教区主教,他走哪儿不是被人捧着,又何曾遇到这样的流氓作风?而且更重要的是看这架势对方似乎还真要跑出去跟媒体诬陷自己,这万一要扯不清的话那自己之前四年的辛苦岂不是要泡汤?“真不是我干的!”

    “什么不是你干的?”金钟铭紧追不舍。“是这场火不是你干的,还是之前鼓动信众过来找我的茬不是你干的?”

    “都不是我干的!”金熙中欲哭无泪,这厮为什么就钉死自己了?“我才来光州四年,怎么可能鼓动起信众?又怎么可能做下放火烧学校这种事情?这可是天主教慈善学校!”

    “原来如此。”金钟铭信服的点点头。“理由很充分……跟尹市长的理由一样充分。,那什么更正一下啊,烧得不只是学校,实际上学校后面的操场根本就没烧到……反倒是我的片场被彻底烧光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金熙中主教连连点头。

    “那就好。”金钟铭立即放下了对方的胳膊,转而来到了崔昌武主教的面前。

    “崔主教?”金钟铭俯下身子大声的问道。“您老人家耳朵还灵便吗?听得到的话……麻烦告诉我一下,刚才金熙中主教说他没那个威信鼓动教众,可您老人家在光州呆了半辈子,大概是有这个威信的吧?是不是?”

    房内众人目瞪口呆,这厮怎么敢?之前吓唬金熙中倒也罢了,毕竟那只是个助理主教,是个备胎!但人家崔昌武这可是韩国仅有的三个总教区主教,且不谈他本人的威望和年纪,光是这个职务也能让他老人家在教宗老人家跟前挂着号的!

    不过,人家老神父倒是很配合,老爷子抬起头和蔼的笑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不是我。金先生……找错人了。”

    “原来如此。”金钟铭再度恍然大悟。“主教这个职务在身就是好啊,一句话就可以撇的干干净净,你看那位挂着两朵花的警察先生治安监,一般为副厅长或者署长听了以后想都没想就连连点头,那您说我要是当了您这个主教岂不是可以兼职杀人放火?反正没人敢管?”

    “金钟铭你够了!”尹壮贤直接拍了桌子。“想说什么就说,去骚扰人家崔主教干吗?”

    “不可以骚扰吗?”金钟铭嗤笑一声,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且不谈多少经济损失了,我本人差一点都被烧死在那边……凭什么不可以骚扰?市长和主教就不会杀人放火吗?!我觉得那个金长老的例子难道是假的吗?!谁敢说是假的,现在就站起来!”

    指挥部里安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见,准确的说,是安静到金钟铭呼一口气都能听得见,因为其他人都不敢喘气。

    “就因为那么一个垃圾……你们这些市长、厅长、副厅长、署长、主教、长老、执事就对我们一个拍电影的剧组百般阻挠!你们说自己是好人,那就把那个垃圾干的事情和你们千方百计维护他的行径摆在一起,让全国人一起来猜一猜你们是不是好人,也让全国人一起替我分析一下你们这群好人为什么要这么维护这么一个垃圾……大家说好不好?”

    “怎么没人说话?我就不懂了……你们这么聪明的人不知道把自己和一个垃圾绑在一起是在自寻死路吗?”

    “你们不是害怕曝光,害怕被人戳开这件事情吗?现在有一个比拍电影还要惊悚的方式就在眼前,一个小时以后什么三大报五大网站的一个都不会少……他们会把你们的底裤都挖出来给全国人民看的!”

    “行了!”尹壮贤终于阴沉着脸开口了。“你狠,我们栽,就是这么简单,现在把你的条件提出来……”

    金钟铭没理他。

    “哦!”尹壮贤反应了过来。“那什么……金钟铭先生受到了这样的损失,假如说就是我尹壮贤放的火,那可不可以私了呢?行了吧?没录音笔的!”

    “当然可以。”金钟铭咧嘴笑了。“我这人向来讲究与人为善,得饶人处且饶人……”

    很多人立即松了一口气。

    “先是物质损失……这点没得谈。”说着,金钟铭拉开了西卡的挎包,然后摸出了那本厚厚的清单。“全烧光了……虽然我可以找相熟的电影公司,比如cj和shobox啊临时借设备,但是,烧了多少就得给我按市价赔多少……这是清单,一式多份,除了我随身带着的这个总清单以外,还有各个分类的清单分别在已经放假回家的剧组各个分组长手里,你们可以两相对照一下……”

    “到底需要多少钱?”有人问话的同时本能的瞥了眼灵光会的李长老,毫无疑问,羊毛出在羊身上,财务上的事情必须要财大气粗的教会负责。

    “具体不知道……但所有设备的市价你们都可以在网上查到,自己拿计算器算算就行了。”金钟铭毫不在意的应道。“不过不用担心,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数字,也就是两百亿韩元不到的样子,还不如我今年捐给尔大的那栋楼值钱……”

    “两百亿?!”李长老直接喊出了声,其余所有人也都面有愠色。

    “这是最基本的一条。”金钟铭拿起清单在报告台上拍了几下。“这个都谈不来的话,还有什么可说的?”

    “金钟铭先生……”李长老有些近乎悲愤的应道。“对于您来说两百亿韩元可能只是一年之内捐出去的钱,可对于我们来讲,两百亿几乎是全部身家……”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放火?”金钟铭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没人放火!”尹壮贤没好气的插嘴道。

    “哦!”金钟铭抬了一下眉毛。“那换个说法,李长德,两百亿都没有,谁给你的胆子找我的茬?”

    李长德顿时蔫了下去。

    “无论如何……两百亿还是太多了。”尹壮贤看了一眼耷拉着眼皮的崔昌武主教,也出言相劝了起来,他心里非常清楚,数字到了这个级别,只可能是教会出,而且还必须要拿教产,而这样的话,崔昌武主教的态度才是关键。

    “既然尹市长开口了。”金钟铭冷哼了一声。“减一亿!”

    这下子,尹壮贤也被憋了回去。

    “能不能容我们商量一下?”一名五十来岁的男性突然开口道。

    “这位是谁?”金钟铭看着尹壮贤朝那人努了下嘴。

    “光州教育大学的王副校长。”尹壮贤无力的解释道。“十年前的光州教育厅厅长。”

    “好大的官。”金钟铭点了点头。“那就看在这位前厅长的面子上给诸位五分钟……我出去到门口蹲着,保证随叫随到。”

    言罢,金钟铭真的背着手出去了,连自己妹妹的私人挎包都没拿。

    “大家都说说吧!”尹壮贤如此讲道,但眼睛却死死盯住了宛如睡着了的崔主教。

    “诸位。”金熙中看了一眼旁边的主教,也终于恢复了往日淡定的形象。“灵光会这一次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为了主的荣耀,有些责任我们也愿意负担起来,一百亿……”

    “不可能!”尹壮贤不客气的答道。“要么你就不出,然后大家一起难看,要么你们教会负责所有的财务!咱们别说这些废话,也别以为大家是傻子,韩国的高利贷公司三成是曹溪宗的,三成是你们的,拔一根毛的事,还在这里跟我们玩什么花样?”

    金熙中苦笑了一声:“尹市长……这是要走账的!财务是要公开的!教产又不是我们教区随意挪用的……而且我说的一百亿还是指灵光会掏出来一半,我们主教区再掏出来一半……这已经是极限了……”

    “一边一百亿不就得了?”尹壮贤丝毫没有放过对方的意思。“说到底,这件事情还是要算在死掉的那位金长老身上,他是你们教会的人,而且这次正好也是你们先挑起事端的!你们必须要负责!”

    “尹市长。”李长德突然也开口了。“其实,金钟铭并没有什么关键性的东西在手,他所依仗的无外乎是自己有钱,所以就烧了自己那么多东西陪葬,好引导舆论。而这其中……恕我直言,我们教会这边固然有推脱不开的责任,但是,今天韩秘书恰到好处的出现也是他手上一个重要砝码吧?说到底,这只是个生意……谁抽的钱谁就要负责把账抹平……韩秘书……”

    李长德越说越慢,因为尹壮贤的脸色随着他的话已经越来越黑了。

    “李长德。”尹壮贤阴冷的质问道。“你害怕金钟铭,害怕教会,就不怕我?”

    李长老登时就闭口不言了。

    “要不就撕破脸吧!”警察厅的那位副厅长倒是一了百了的感觉。“无论怎么算我们大部分政府职能部门还算是师出有名的,难道之前教众过来示威我们派人巡逻还有错了?教育厅的同事要求他保证影片不越线还出错了?放火的确是个天大的帽子……但是大家一起扛,未必抗不下!反正他除了个韩秘书其余的也只是无凭无据的……”

    “你是不是还想说让我现在就把呈辉给开了,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尹壮贤立即又把炮火对准了这个副厅长。“我告诉你,姓柳的,我想废了你文在寅也拦不住!”

    副厅长嘿嘿一笑,不过也没敢再多说话。

    “市长……何必呢?”警察厅的人停了下来,那边福利厅的人又开口了。“我们又不是不知道韩秘书的委屈,这样吧,你今天开了他,过完年,咱们找机会让他去全罗南道选个道议员如何?大家一起出力,让他闭着眼睛选上去……”

    “你想死吗?”尹壮贤气得脸都青了,因为福利厅的厅长是他自己的人!“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市长,我这也是为了您好!”对方丝毫不惧,反而侃侃而谈。“大家愿意以您为,看中就是您能带领大家一起进步对不对?要是您本人被牵累了,那我们自然义不容辞,甚至愿意为您挡枪……可既然如此的话,现在韩秘书不该为了您和所有的诸位出来承担责任吗?又不是要他的命……”

    “你们想多了……”就在此时,一直没说话的韩秘书忽然而然的开口了,不过语气非常平静。“今天谁都跑不掉……你们真的以为金钟铭只有这点准备?”

    “韩秘书这是什么意思?”刚才那位警察厅柳副厅长语带嘲讽的问道。“是我们想多了还是你想多了,今天要不是因为你什么神经跑过来,我们何至于这么被动?”

    “你也知道我是神经才跑过来的?”韩秘书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鬼才……”这位柳副厅长突然卡在了那里,他不是傻瓜,傻瓜当不上副厅长。实际上对方这么一说他立即就反应了过来,韩秘书不可能是真的为了救金钟铭一命过来找对方的,换句话说他的到来对于金钟铭而言应该只是个意外,可既然如此的话,那原本金钟铭的牵制自己这些人的后手在哪儿?他傻了吗,什么都不准备就直接放火?韩秘书今天要不来他难道还能临时把清单改成二十亿?这么厚的清单,一条条一件件,根本就是早准备好的!甚至这位副厅长都不用去看,火场里但凡有幸存的箱子那也肯定能跟这个清单对的上号!

    这下子,所有的聪明人都有些慌了,就连崔主教也微微睁开了眼睛。

    “让金钟铭进来!”尹壮贤咽了一口口水,他现在顾不得生气了,只是隐约觉得事情要大条。“让他露底!”

    “外面下雪了!”金钟铭一进来就煞有介事的指着外面介绍道。“我觉得这是有冤情!光州人权理事会的那些朋友们已经来了,他们也觉得这里面有冤情,所以很愤怒……不过我已经把他们劝下去了,但是过一会剧组的成员们再聚过来以后我估计就控制不住场面了,到时候再加上尔的媒体,化学反应应该会很有意思……”

    “撂底吧!”尹壮贤无力的摆了下手。

    “撂什么底?”金钟铭顾左右而失笑。

    “不要做什么掩饰了。”尹市长点了点周围的人。“能聚在这里的其实都是当事人,我直说吧……如果你没有什么新东西的话……我会立即开除韩秘书,然后我们所有人一起咬着牙硬顶下去,两百亿实在是太过分了。”

    金钟铭看了一眼还是乌七八黑的韩秘书,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说话!”尹壮贤不耐烦了。

    “其实吧!”金钟铭回过神来笑道。“我也不瞒你们,也没什么……一根录音笔而已。”

    “别说你是刚才录的。”福利厅厅长黑着脸道。“你要是那么干,以后黑的白的恐怕都混不下去……坏了规矩可不好!当然了,你这个年纪的人喜欢叫它游戏规则……”

    “我当然没那么1o……”金钟铭撇了撇嘴。“我说的是前几天晚上的事情……光州华美达广场东面,某个名为米索利的高级会所的二层,最西面的大包间里……诸位想起来没有?”

    除了崔主教、尹市长还有韩秘书外,几乎所有人都惊恐的抬起了头。

    “我记得是李长老请的客……在座的诸位除了崔主教以外,基本上都在吧?”金钟铭四处打量了一下。“要不诸位说几句话,我看看能不能听音识人?”

    有内鬼!这是所有人心里的念头。

    “其中……柳副厅长似乎有些放浪形骸了,尹市长一走就在那里拍着胸脯说自己跟文顾问当年在釜山是何等的交情,根本不需要看尹市长的脸色……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无弹窗
过分了啊,文顾问这种洁身自好的人怎么可能跟你这种口口声声要让别人好看的垃圾有交情呢?”

    尹壮贤回头看了一眼这位柳副厅长,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快意。

    而这位警察厅副厅长听到这话后虽然哆嗦了一下嘴唇,但却半个音节都没敢出来,因为他知道金钟铭的这话并非无的放矢,以文在寅的那种脾气,真要是听到了那些话的录音,估计先要把自己整个半死,然后再说别的事情。

    “还有李长老。”金钟铭继续回忆道。“你也蛮过分的,之前在我面前老实的跟哈巴狗一样,怎么转身就上蹿下跳的?”

    李长德低头不语。

    “不过最让我感到不理解的是那两位。”金钟铭皱了皱眉头。“安校长……咱们之间有冲突?”

    “他们让我去……我不敢不去!”一进来就痛哭流涕,然后又隐身不见的安民进校长现在两个腿都在打颤。

    “还有金熙中主教……”金钟铭根本没在安民进身上浪费时间,而是看向了金熙中。“我上来怀疑你放火可不是白扯的……就你那天晚上对我展示出的义愤填膺,别说放火烧片场和学校了,把我绑在十字架上做烧烤也是有可能的吧?”

    “别说了!”看着金熙中当缩头乌龟,尹壮贤终究展示了自己作为市长的担当。“谁自己说的话谁还能不清楚吗?告诉我们你所有的条件……然后我们再仔细的谈一谈。”

    三分钟后……场面再次陷入到了尴尬中。

    “这不可能!”尹壮贤头疼欲裂。“配合你拍电影倒也罢了,最后那个条件已经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不不不不!”金钟铭连连摇头。“我这是算好了的,咱们量力而为就可以了……”

    “怎么可能算是量力而为?”尹壮贤愤怒的拍着桌子质问道。“且不谈国会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我本人的影响力也只能局限于光州好不好?在党内我也就算是根葱罢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金钟铭指了指身后挂着棉布帘子的出口处。“秋美爱女士不就正在那边的咖啡厅里坐着吗?应该是在等着金武星委员过来吧?这事让他们俩办就行!”

    “秋美爱女士95年就离开光州司法系统了!”尹壮贤一身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件事情跟她没关系!”

    “我觉得有关系。”金钟铭摊摊手。“她95年就是光州司法系统的一把手了,但是当时性侵事件就已经出现了。更何况,整个光州的司法系统一直到现在都听她的好不好?不然上次你们聚会为什么偏偏一个检察官都没有去?还有今天她又为什么会过来?莫非要视察火灾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吗?秋美爱此时担任过会环境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她脱不了干系的!”

    “就算是她……”尹壮贤有些崩溃了。

    “还有金武星委员嘛。”金钟铭继续施压道。“放心去做,您老人家在这边怎么说也是一棵级大葱,对不对?更何况,金武星委员终究不是朴女士,而秋美爱女士也终究不是文顾问对不对?”

    尹壮贤咬咬牙没说话,周围人也默认不语,金钟铭最后一个条件他们根本插不了嘴,场面也随之再度尴尬了起来。

    “那先谈别的。”金钟铭回头看向了教会这边的人。“两百亿,看在尹市长面子上减去一个亿,一百九十九亿韩元,一个子不能少……如何?”

    “教会愿意出一百亿。”金熙中主教面色苍白的答道。

    “灵光会是不会出另外一百亿的!”李长德却给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那些都是教众捐出来的钱……我不能这么无端的挥霍!而且……”说到这里,李长德咬了咬牙,再不复以往那种慈眉善目的形象。“这把火指不定就是金钟铭先生你放的,然后反倒一耙诬赖我们!如果媒体要追查,我也只是为了主的荣光,我问心无愧!些许污名,我愿意为了主承担!”

    所有人都像是见了鬼一样看向了李长德,这tm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必呢?”金钟铭扶着桌子瞅向了别处,他甚至都懒得看对方一眼。

    话音未落,突情况又出现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突然站了起来,赫然是灵光会两位执事中的张执事,只见这位仪表非凡,一看就让人觉得值得信任的执事直接伸手指向了自家长老的鼻子:

    “我要举报,李长老根本就是为了一己私利才把这件事情给搅浑的!他才是万恶之源!”

    “胡说什么?”李长老赶紧站起来抓住了对方指向自己的手指。“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主的荣光!”

    “别胡扯了,好几年了,你自己的生意亏空,就拿咱们灵光会的会产资金填窟窿!现在金钟铭先生要拍电影,之前崔主教就找你谈过话,建议在电影出来前就放弃掉咱们灵光会经营的那十几所慈善学校,借以保全名声。可你呢?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转身就找了金主教,撺掇着他不要放弃那些收入!不过你这样做根本不是为了教会,而是因为如果丢掉了这笔按月获得的收入,咱们灵光会的资金链就会出问题,你的生意也要跟着垮掉!所以你才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搞这些事情!而现在你坚持不愿意掏钱,其实也只是怕这一百亿拿出来以后你自家的生意先崩溃掉!”

    金钟铭面色如常的看着头顶的白炽灯,连头都没回,而尹壮贤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李长德和义愤填膺的张执事以后又看了眼金钟铭,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灵光会内讧,金钟铭瞅准时机把这个张执事拉了过来……估计之前的聚会录音就是这厮搞出来的!

    不过……好肥的胆!

    两位灵光会上层的闹剧在继续,而且几句话以后就越吵越难堪,到最后已经到了相互人身攻讦的程度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张执事突然咬了咬牙。“今天这火指不定还真是你放的呢!”

    此言一出,就连忍耐了近一个小时的崔主教也面色严肃的盯住了吵架的两人,不过很显然,他的严肃应该是对乱说话的张执事多一些。

    就像尹壮贤上来吓唬金钟铭时的那句话一样,饭可以乱吃,话是可以乱说的吗?

    “我有证据!”张执事语不惊人死不休。“今天早上,他说要去找金熙中主教做告解,但实际上他却开车直接往这里来了!”

    “哎呀呀!”金钟铭终于配合了半句。“想不到真凶在这儿,之前还真冤枉了尹市长!”

    “金熙中主教!”尹壮贤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的喝向了对方。“今天李长老找你做告解了吗?”

    “没……没有。”金熙中在众人逼视的目光在头皮麻的说了实话。“我是到这里才见到的李长老。”

    众人一片哗然,就连崔昌武主教也开始若有所思了起来。

    “我是没做告解!”李长老浑身冰冷。“也确实是往这边来了……”

    “你来这里干吗?”尹壮贤冷冷的问道。

    “我来的目的跟韩秘书一样,是怕金钟铭先生真生气闹得大家脸上难堪,所以想来找他谈谈的……不过我有证人的,我真没放火!”李长老急切的想先把放火的嫌疑给扔掉。

    “证人是谁?”尹壮贤继续追问道。

    “王执事啊!”李长老说出这句话后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他转身抓住了大腹便便的王执事的外套。“我们俩一起来的!王执事开的车,但是就在两三百米外的一个路口的时候,王执事突然接了个电话,我们就停下来了……然后就看到这边冒烟了……王……你?”

    大腹便便的王执事突然冷冷的打掉了李长老抓着自己衣服那只手:“你说谎!”

    “真精彩!”金钟铭仰天长叹!“天可怜见,我还真是被尹市长和韩秘书救了一命!”

    “我有话说,我不能让这家伙害死所有人!”王执事一脸严肃的挺着肚子站在那里,时不时的还有力的挥舞一下手臂,说实话,这幅很可笑的样子却没有让任何一个人露出笑意,相反,所有人都黑了脸!

    此刻屋子里的少数聪明人怎么可能还不明白?金钟铭这厮的内应不是一个,是两个!正所谓当初周公瑾火烧赤壁,那送诈降书的阚泽和献连环计庞统怎么可能是不一个阵营的?!好嘛,一个顺顺利利的拿到了剧本,另一个上蹿下跳的把大家用铁锁锁在了一起,最后一把火把大家一起做了羊肉串!

    倒是李长德这个蠢货!自以为是,破绽百出,现在害死了所有人!

    “来到路口之前的叙述都是真的!”王执事还在那里言之凿凿的解释着。“但是我停下来接电话以后,李长老突然说是远远的好像看到了金先生和谁一起出校门了,所以等不及就下车追了过去,我让他先去,然后打完电话再去追他……但是才过了三分钟不到,那边就看到学校里冒白烟了……然后他又跑回来告诉我说是没追到,让我开车送他回去,可是车子开了不到一分钟后视镜里的白烟就变成了黑烟,我就不敢开了……”

    “原来是临时起意的冲动犯罪!”金钟铭转身拍了下巴掌,算是下了结论。“这么说还是怪韩秘书了……要不是韩秘书把我请出去,说不定他就不会放火了。”

    “我真没有……王执事在说谎……”李长老的语气颤抖而模糊。

    “闭嘴!”尹壮贤轻声呵斥道。“一个个的都不要表演了!”

    指挥所里立即变得安静了起来,大家或是糊里糊涂,或是心惊胆战,不过,崔主教和尹市长这两位主心骨还都是清醒的。

    “崔主教……你也别装睡了。”尹壮贤轻声朝崔昌武主教说道。“现在你们总教区最大的教会组织长老被两位执事指认挪用公款,还疑似纵火,这个丑闻在我看来是值两百亿的!所以哪怕是灵光会已经掏不出钱来了,你们总教区也要尽到责任!”

    “没有问题。”崔昌武主教低头捏住了自己的十字架。“灵光会李长老辞职……张执事接任长老,还有王执事……也请辞职吧,当然了,你应该也不在乎了。至于那两百亿就由总教区以捐款的名义拿出来……所谓钱财身外之物嘛,贪欲过盛,迟早要迷失本心的。”

    最后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李长老听得还是说给金钟铭听的,又或者是说给所有人听的,当然了,还有可能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钱的问题不是问题了。”尹壮贤摇了摇头,然后又看向了金钟铭。“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情,我现在就去找秋美爱女士……要是金武星委员真来了的话,那我一定尽力而为!”

    “金武星委员一定会来的!”金钟铭咧嘴笑道。“而只要您尽力而为了,那事情一定办得到!”

    “至于其他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条件,我现在就可以替身后这群不成器的下属一概担下来……如何?”尹壮贤继续讨论了下去。

    “这就好,这就好!”金钟铭连连点头,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我就说为什么下雪,原来不是有冤情,而是在说今晚之后,天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既然如此,这事情到此为止!我现在就可以去约束那些人权理事会的人。”

    “那就拜托了。”尹壮贤平静的点点头。“至于起火的原因嘛……嗯,就是学校电路老化……是安校长贪污了政府拨款……如何?”

    “一切听您的。”金钟铭收起清单塞入西卡的挎包里,然后转身离开。

    安民进校长茫然若失,他其实很想说句话,很想问问为什么要自己背锅?但是,看完周围一圈的人之后他却立即明白了过来,这里自己最小,他不背锅谁背?一念至此,想到自己的财源无缘无故就少了一大块,安校长突然以头抢地,痛哭流涕!

    这次……是真哭!

    “做好报告,统一口径。”尹市长理都没理地上哭着的那个人。“各安其职,处理好善后,几位教授先送两位主教回去,顺便完善一下捐款的流程……我去找秋女士……”

    “我也去。”刚擦干净脸的韩秘书也站了起来。

    “好!”尹市长心里微微一动。

    随后,这对老搭档一前一后面色如常走出了板材房。

    厚重棉布做成的门帘外,果然如同金钟铭之前说的那样……雪花漫天飞舞,之前刚来时还黑漆漆的火灾现场,竟然真的就有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趋势了!

    “这样也好。”稍微走出了几十米,韩秘书突然驻足在了一片空地上。“把什么都遮掩干净了……壮贤哥,你估计很难想象上午我在大火面前是个什么感受……”

    “辛苦呈辉你了。”尹壮贤头都没敢回。

    “你……还不死心?竟然又找到了秋女士?”韩秘书突兀的问道。

    “男人嘛,无论什么时候出现野心都是理所当然的。”尹壮贤停下了脚步。

    “我想明天就给你递辞职。”韩秘书突兀的说道。

    “原来如此。”

    “你不惊讶吗?”韩秘书不解的问道。

    “你说要跟我出来的时候我大概就想到了,那时候挺惊讶的……但是没表现出来,现在已经不惊讶了。”尹市长终究还是回过头来直面了自己的头号智囊。“有什么想法没?”

    “四月份是国会选举。”韩秘书抿着嘴唇应道。“还来得及。我想去釜山,以独立身份选举国会议员。”

    “党内我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釜山那边我也有些关系……不过你应该都知道……还有……”

    “你不想问问为什么吗?”

    “唯独这个问题……不用问。”尹市长盯着远处火灾现场还活动着的身影,竟然有些伤感。“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一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突然有了野心,不都是正常的吗?更何况刚才在指挥部里,那些混蛋,包括我在内,应该都给了你不少刺激吧?”

    “更大的刺激来自于那场火!”韩秘书也有些伤感。“对我而言不可逆转的东西,只是一些大人物的游戏……太无力了!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男人的野心才是根本的原因,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触点罢了。”

    “不说这些了。”尹市长摇了摇头。“以你的聪明才智和对官场的熟稔还有我的帮助,去哪里都应该没大问题,但是……独立选举的话,你还差一样东西。”

    “钱嘛!”韩秘书转过身来看向了远处正在跟一群人说着什么的一个人。“金钟铭今天早上告诉过我,他说我是个不错的人……而他也应该正需要属于自己的政治支持力量,我去找他……应该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天作之合!”尹市长连连点头。“以我的政治经验来看,你们俩会是好搭档的……就像二十年前你跟我一起踏入政坛时那样。”

    “去见秋女士吧!”韩秘书率先迈开了脚步。“明天之前我还是你的秘书……”

    是夜,大雪纷飞……天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