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3章大火烧

第113章大火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回到五分钟前,也就是金钟铭一行人和韩秘书刚刚离开学校五分钟以后的时间,五个人一条狗很自然的来到了附件一家很普通的社区咖啡厅里。

    “还未请教这位小姐姓名……有些眼生啊。”刚一落座,韩秘书就理所当然的客套了起来。

    “朴初珑……我女友。”金钟铭的回答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今年就出道,还请韩秘书到时候多多照顾。”

    “原来如此。”韩秘书稍微一怔,然后立即仔细的打量起了这个面色稍红的女孩,似乎是准备记下来这幅面孔。“有机会一定会尽力而为的。怪不得刚才一路上我就觉得两位很亲近的样子……不过,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女粉丝都要伤心欲绝了。”

    “那倒未必。”金钟铭端起咖啡吹了口气。“我是个演员又不是个ido1,平日里极少经营粉丝这种东西。况且……我也不在乎。”

    “也是。”韩秘书点了下头,但马上就没了下文。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不过,作为口口声声说要尽地主之谊的邀请者,他却也不能不说下去。

    “那什么……这是贝克吧?”韩秘书四下打量了一下,决定绕几句废话再提正事。“知名度真高……据说因为两代贝克的缘故,如今韩国的大白熊犬饲养数量都在上升,我们光州也不例外。”

    “不管怎么样。”看着店主家的两个孩子小心翼翼却又满带希冀的去摸贝克身上的毛,金钟铭也不由的叹了口气。“这座城市对我家的狗还算是很友好的。”

    韩秘书苦笑了一声:“金钟铭先生这话未免也太尖酸了些。”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金钟铭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虽然一夜未睡,但咖啡却给他一种寡淡无味的感觉。“我们剧组之前这十来天遭遇了什么,别说你和你的尹市长对此毫不知情。”

    “确实……”韩秘书严肃了起来。“但是就如同我说的那样,尹市长并未有参与进来的事实与意图,那些人其实是自己串联起来的,你像警察厅,你那个剧本中的警察很容易被人找到原型的,实际上当初负责当初那个案件的警察如今已经高升到尔了,他知道了……”

    “你是在为他开脱吗?”金钟铭反问道。

    “并没有这个意思。”韩秘书叹了口气。“只是在为我自己和尹市长做开脱罢了,我们跟这些事情毫无关系。”

    “没有意义。”金钟铭微微皱起了眉头。

    “什么意思?”韩秘书有些不解了。

    “尹市长是市长。”金钟铭瞥了一眼眼前的儒雅男性。“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这些人共有的上司,就算只是保持暧昧态度,那所有的账也都要拿出来一份算到他身上的……至于他万一吃了亏又该找谁算账的事情,你作为他的席幕僚应该找他本人去说明,没有必要跟我讲。”

    韩秘书面色如常,心里却突的跳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实际上,他今天之所以过来就是想到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如果金钟铭真的要下定决心找回场子的话,恐怕连目标都找不到,因为那些乱成一团麻的人物、社团根本自己都不知道谁是头,这样的话,揪住最大的人物狠狠的咬回来才是正理。

    而这种情况下,尹壮贤和灵光会一高一低,一后一前,都是最好的目标……

    “其实……事情的性质真的没有金钟铭先生您想象的那么恶劣。”想了一下,韩秘书决定换个角度再劝劝对方。“一整座城市,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件十年前的事情而对一群毫不相关的人敌视?”

    “是啊。”金钟铭点点头,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所以只有半座城市在敌视我们而已。”

    韩秘书:“……”

    “不对吗?”金钟铭盯着对方的眼睛开始反问了。“据我所知,只有半个城市在这十年里伤害过那些孩子而已,剩下的半座城市还是保持着同情态度的,所以,如今敌视我们这些过来揭盖子人的也只有半座城市罢了!”

    “这是什么逻辑?”韩秘书一瞬间被金钟铭撩的出了火气。

    “憎恨自己所伤害过的人,这是人的本性。”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答道。

    “这话可笑到了极点。”韩秘书有些气急败坏的感觉了。“根本毫无逻辑可言。”

    “这话是古罗马政治家说的。”金钟铭争锋相对道。“他用这话在元老院中去煽动三次布匿战争的开打,然后还成功了!”

    韩秘书为之哑然。

    “不要跟一个历史系的学生讨论逻辑。”金钟铭继续嗤笑道。“历史永远比小说精彩,总有一些大人物会跳出来向你证明一些荒诞且不合逻辑的……真理。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一点都没恨你们这些人,因为我早有预料,只不过有些人的底线比我想象的要低得多罢了。然后,这让我动了火气!”

    “金钟铭先生。”韩秘书深呼吸了一口气。“请原谅我刚才的失态,我今天过来肯定不是来找您吵架的……”

    “这点我信。”金钟铭干脆的点点头。“你过来找我应该只是想放低姿态说和一下,但是你这个人的一切都扎根在光州,所以听到我张嘴闭嘴把整座城市放到道德的低位时,自然会有些火气,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韩秘书想过没有?抛开当初案子刚出来时的那些事情,后来这些年,有多少光州的商政名流就是因为地域问题给扯进来的?半座城市都敌视我们,难道他们都是坏蛋吗?不要说半座城市,就是半个社区里,甚至一个地下社团里你随机抽出一半的人出来都肯定有没干过坏事的……说到底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金钟铭先生……你终于承认是立场问题了!”韩秘书立即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您何必要为姓朴的那位女士这么辛苦呢?火中取粟这个词语讲的就是现在的您!”

    “火中取粟吗?”金钟铭若有所思的放下了咖啡杯,但马上就摇了摇头。“我刚才的意思其实只是说你们这些人是因为立场站到了我的对面而已,却没说我是因为立场问题来趟这趟浑水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为了做人的底线!”

    韩秘书咧嘴笑了一下,他还是不大相信:“这年头没有这么高尚的人!最起码据我的了解,金钟铭先生你不是!”

    “我也没说自己有多么高尚。”金钟铭扭头看向了透明玻璃墙外,有几个结队出行的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正在对着这里拍照,应该是路过这里的时候现了自己或者西卡。“说实话,韩秘书,你是个不错的人,但是在电影上映前咱们什么话没必要说了……因为在真正见识到某些力量之前,你不可能懂我意思的……”

    “……”

    韩秘书张了张嘴,然后又合上了,他本来想质问对方一句,何必一意孤行呢?自己这次终究是带来诚意的,他甚至已经想好了,愿意立即代替尹壮贤做决定,帮金钟铭把政府里出头的那些人全都给收拢一下,让他们不再出来捣乱。然后再把灵光会的人抛出来,让金钟铭出气!

    但是……对方竟然就这么突然丧失了跟自己说话的兴趣,就好像是半年前自己到对方家里去劝说时表现的一样!

    甚至,当时自己问出来的就是何必一意孤行这句话,这么一想的话,看来事情真的跟当时一样,已经毫无转圜的机会了。

    而且,这才不到十几分钟而已,比上次的时间还要短。

    “那我就告辞了……”韩秘书想了一下后毫不拖泥带水的站起来伸出了一只手。

    “哎!”盯着窗外什么地方出神的金钟铭也回过头来握住了对方的手。“辛苦韩秘书你又白跑一趟……替我问候一下尹市长,我这人还是很喜欢交朋友的,这部电影上映以后咱们有机会再聊!”

    “祝您的电影大卖”一直到了这个地步,韩秘书都展现出了很好的教养,金钟铭说他是个不错的人绝非虚言,数次接触,立场不同,对方都能在既放低姿态又保持立场,而且还知进退。

    这种人,在韩国这个什么毛病都有的社会里着实少见。

    “承您吉言。”金钟铭也保持了克制。

    “三位小姐……也祝你们新年快乐。”韩秘书转身前甚至没忘了向三个一直低头不言的女孩致意。

    而金钟铭也立即坐回到了原地,然后手捧着咖啡杯,一动不动的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住了对方。

    眼看着韩秘书推回椅子,夹起公文包,又走到门口,拿起外套,然后又推开玻璃门来到门外,并本能的四处打量了一下,再本能的迈出了几步,再然后……他忽然就抬起头愣神的看向了远方,表情也在一瞬间变得略显呆滞和惊恐了起来——这个表情几乎跟那几个拿着手机往远处拍着什么的中学生是一模一样的。

    韩秘书就保持着这样诡异的姿态足足数秒钟不止,然后他有些茫然又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向了金钟铭,似乎是想问一些什么,又似乎是想说一些什么。

    但是,隔着一个玻璃墙,金钟铭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只是低头盯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杯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秘书只觉得自己脑袋嗡嗡作响,一时间根本无法思考是
快穿:攻略黑化男主帖吧
怎么回事,他很想大声对着金钟铭喊一声什么,但却不知道能喊什么,最后只好面色呆滞的把头转了回去,并重新打量起了远处的那股并不算很浓烈的黑色烟柱,似乎是想理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突然间,这位刚才还温文尔雅的市长秘书竟然毫不犹豫的扔下自己的公文包,然后撒开腿就跑了出去!金钟铭扭头瞥了对方一眼,但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招呼老板又点了一杯咖啡,就继续呆坐在了这里。

    从学校来到咖啡厅大概花了五分钟,但是当一个成年人尽全力的跑过这段路程的时候大概只需要不到两分钟。

    学校大门敞开着,黑烟只是来自于教学楼前一处放置着建筑板材和破旧桌椅所构成的杂物堆,火势也并没有到令人绝望的那种地步,最起码在心慌意乱的韩秘书看来还不至于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因为这只是黑烟显得很有气势,明火不过是水桶粗细罢了。于是他赶紧快步走上前去,还是顺势脱掉外套,似乎是想尝试着扑灭一下。可是……刚往前走了几步,那种迎面而来的炽烈温度就让这位先生清醒了过来!

    自己有些书生意气了,水火无情,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来不及了!

    天干物燥,还有一丝熏风,但更重要的是,那怕是韩秘书也清楚,此刻,整个学校里都堆满了各种易燃易爆的拍摄器材和道具,而且还全部都是用制式木箱给堆砌起来的。

    韩秘书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漠然的看着几位匆匆跑过来的安保人员模样的人拧开水龙头准备救火,但是这边刚一出水,那头他就亲眼的看到了一个火舌头直接舔到了附近的一堆有着各种编号的木箱上面……

    再然后,正所谓一不可收拾,刚刚肉眼看起来还觉得可以控制的火情彻底失控了,大火和浓烟吞噬着一切,而哪些箱子堆成的火炬中时不时的甚至还能传出清晰的爆炸声……

    不一会功夫,原本应该是最安全的教学楼前的空地上已经彻底烧成了一片,并形成了一个巨型的火炬。

    几名安保人员这时候理所当然的放弃了那些可笑的水龙头,并拖着呆的韩秘书退到了校门外。

    火焰炽烈,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都让人难以忍受,被拖出校门外的韩秘书这时候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但是远处终于传来的那个三长一短的消防警笛声还是让他本能的产生了一丝希冀和奢望。而且,消防车到来以后处理的非常出色,在一名看起来就很有经验的队长的指挥下,最先赶到的两辆消防车的水龙头很明智的交叉射向了最中间的还未点燃的主教学楼前方位置,目标很明确,就是要隔绝这栋学校中最主要的建筑,只要没烧到主教学楼,一切的一切都将保留余地。

    但是……这场火蛇与水龙的对抗在持续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就以水龙的失败告终了。交叉水龙形成的水幕很强力,但大火并没有选择从正面突破,而是悄无声息的在浓烟的掩护下侵入了附近的一栋三层附属建筑,然后又从那栋建筑处烧到了主楼的侧面。就这样,大火聪明且成功的完成了一次偷袭行动,从侧翼直接冲进了高达七层的主教学楼内!

    带队队长继续徒劳的要求队员把水龙头对准主楼,但与此同时,他却亲自带领着绝大多数人员用第二批赶到的机械去挖掘学校周围的隔离带了,这……才是此时最明智的方案。

    时间来到上午九点多一些,消防队员甚至已经不再把水龙用到主楼上去了,而是开始浇灌和泼湿学校周围的院墙边缘地带,而得益于学校特有的独立式环境和各种强力的机械设备,隔离带也已经挖开了足足十几米的宽度,还被浇满了一层水,并且还在一圈圈的扩展着。而这时候,隔离带中,火势也终于把整个学校拢入了自己的怀抱中,几乎每一栋建筑都变成了一个红色的烈焰地狱。

    周围的民众这时候也开始聚拢起来,这倒不是他们不敢来看热闹,而是因为这火烧的太快,很多人听到警笛声时才注意到这边的火势,而赶过来之后却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韩秘书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学校门口,他的市长秘书身份让他有资格呆在隔离线以内!当然了,这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

    不过,即便如此韩秘书也会时不时的忍不住抬起头来,然后顶着那种炙烤的感觉看向前面的火海。尤其是正中间的那栋主教学大楼,现在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一样吸引着他。对他而言,那栋楼上面的黑烟像是怪物的本体,肆意变化却又生生不息,那种直冲云霄的气势让人肝胆俱裂;而大楼下面红通通的窗户和门框却又像是怪物的眼睛和利齿一样,肆意翻转,明暗不定,让人心生惧意;除此之外,火场中依旧时不时传来的炸裂声也像是怪物的喉咙里出的怪异吼叫一般,让人心惊肉跳;不过,最可怕的依旧是这个温度,明明隔着那么远,这种温度却依旧像是怪物的威压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大火烧得很旺,也烧得很快,温度和氧气在这种火灾中自然是不缺的,但是现代建筑中的易燃物却是有限的,烧完了,明火自然就转移了,这个就是所谓的过火!而很显然,这栋由现代建筑承建的工程并不是什么豆腐渣工程,一遍火烧过就很自然的转移了。再往后,随着光州市区的消防主力部队的集中,耗尽了附近所有管道的十几条水龙一起威,也终于将所有的黑烟和明火给压了下去。

    从开始燃烧到现在,大火其实只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但是韩秘书却觉得自己像是过了半辈子一样漫长。而当消防员拖着水龙、背着消防器材进入学校内部开始来回巡视以求扑灭暗火时,他也终于跟着松了一口气。

    于是,韩秘书开始扶着路边一棵跟自己一样可怜巴巴的断树试图站起来。话说,这颗种在绿化带里的小树先是被火焰的温度烤干了叶子,然后又被推土机给拦腰铲断,最后又被水龙给撒了无数遍的水,现在又被韩秘书一个大活人给撑着……最后,它实在是撑不住了,嘎嘣一声,就再次断裂开来。

    韩秘书也随之再度跌倒。

    不过,这一次韩秘书放弃了站立,他只是伸手抹了一把脸,然后就开始靠着断树开始喘气。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的这张称得上白净的脸庞,在之前满天飞舞的灰色飞屑作用下已经满是灰色的干枯斑点了,而持续性的炽烈温度也让他的汗水一出来就蒸的干干净净,但是得益于树苗上的水珠,他这么一抹,自己的脸马上就成了浓烈的黑色油彩风景画。

    当然了,以他现在的心情,哪怕是知道了,估计也不会想太多。

    歇了一会,又挪动了几步,韩秘书终于走出了泥泞的绿化带,然后一屁股瘫倒在了马路牙子上。不过,马上有人好心的把他给拉了起来,让他坐稳,而且还贴心的递上了一瓶冰镇的拿铁咖啡。

    韩秘书来不及道谢就直接拧开了盖子,然后毫无形象的灌了下去,一气灌完以后他终于觉的自己好像活了过来,然后,作为尹壮贤最敬业最出色的幕僚,他立即就开始闭着眼睛去想如何善后这件事情了。

    金钟铭实在是太狠了,自己已经做出了最大限度的预估,但结果还是出了自己的想象。这一把火到底烧了多少东西尚且不知,但是这栋学校整个就烧没了好不好?对于光州市政府而言,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而且,这么大的事情,又在年关,光州本地媒体到也罢了,估计很快就会有大量的全国性媒体围拢过来,这样的话,之前那群混蛋做出的事情在什么三大报五大网站之类的强力媒体的围观下估计要漏的干干净净。

    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向金钟铭做出必要的妥协是必须的,但是另一方面这么大的损失难道要政府平白无故的担上?

    但不担上又怎么办呢?难道向金钟铭要钱?他会给吗?这里面他的损失似乎也不少,会不会一开始就存着比着烧钱的心思在这里报复光州的官场?

    要不揭露他?直接说他纵火,把他送上法庭?且不谈对方会不会留下可能的证据,就算是有,把这么一个狠人送上被告席难道会这么简单吗?对方有一万种法子让自己缓刑好不好?

    而且更重要的是,今天他放了一次火,那明天他就敢放第二次!不是自己胆小,是真的被这个疯子给吓到了!

    一念至此,再想到刚才那一个小时的煎熬,韩秘书不由的悲从心来,竟然当场就为难的哭了出来。

    但就在此时,一个算得上是比较熟悉的声音却在韩秘书耳旁响了起来……不过,语调怎么听怎么让人心里寒。

    “韩秘书……你们也太狠了吧?这是要警告我呢还是要杀人灭口呢?想来应该只是警告吧,不然你也不会在火烧起来之前那几分钟专门把我叫出去喝咖啡……你说……我是不是该跪下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之前一个多小时一直在熔炉中被炙烤着的韩秘书此刻如坠冰窟。他到此时这才明白过来,这个小王八蛋竟然还没完?!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九点半码完的……睡觉……6k,加上凌晨的4k,勉强算是还了那天的账吧……今天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肯定有,但是务必别等……跪拜诸位了,感谢大家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对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