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2章白烟飘

第112章白烟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这章写的很不稳定,本来想到了一个更好的设定,是准备整章删掉换个角度重写的,但是怕让大家失望,犹豫了一下还是出来了……

    然后,晚上还有一章……是作为昨天的承诺的。不过,还是那句话,不要等,等的我有压力。

    ———————我是七窍生烟的分割线—————————

    2o11年一月份最后一天的清早,光州,冬日的阳光刚刚出现,向来喜欢赖床的西卡和krysta1这姐妹两竟然就起床了。

    “我……早知道昨天就回去了。”套着红色连帽衫的西卡一出来就毫无形象的蹲在了女生宿舍门口的花坛边上,略显沙哑的语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

    “我也是。”krysta1同样刚一出宿舍楼就跟着自家姐姐蹲了下去,而且声音同样显得疲惫不堪。“热的睡不着,可偏偏又困得受不了……我嘴唇都裂开了。”

    “搞得好像只有你一个人这样似的。”西卡最终还是扶着花坛站了起来。“没什么变化啊……”

    “什么没什么变化?”krysta1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西卡低头瞥了一眼穿着一身褐色套头衫的自己妹妹。“只是……初珑呢,她比咱们先起来吧?”

    “欧尼,我在这里呢。”从不远处的摄影棚中走过来的初珑声音中同样透着一丝沙哑,看来宿舍内干热的空气谁也没躲掉,不过,拎着两杯饮料的她精神状态倒是蛮不错的,看样子起床确实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喝点东西吧,你们应该渴的不行了。”

    “谢谢初珑欧尼。”krysta1迫不及待的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饮料。

    “劳烦初珑你用心了。”西卡注意到对方给自己的是一瓶红茶饮料,而给二毛的赫然是一瓶芒果饮料。

    “不是我准备的。”初珑拢了一下头,然后也有些困倦的坐到了一边的花坛台子上。“是oppa很早就预备下的,我刚才过去的时候就摆在了那里。”

    “哦。”西卡灌了一气红茶后总算是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于是语气也加快了不少。“那么说初珑你见到伍德了?你是什么起来的?伍德他又什么时候起来的?”

    “我其实刚起来不到半个小时。”听到这个问题后初珑微微皱起了眉头。“热的实在是不行了就爬起来了,当时天就已经很亮了。至于oppa什么时候起来的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那边的摄影棚里对着朝霞呆,看样子应该……应该是很早就起床了。”

    “是吗?”西卡的眉毛不由自主的变成了倒八字。

    “是。”初珑肯定的答道。“这样的住宿条件,刚起床的样子跟起床一段时间以后的样子根本不是一回事,我看到oppa的时候他面色很清爽,虽然眼睛里满是血丝,但是精神头意外的很足,他跟我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闲话……都是关于朝霞是多么漂亮的……”

    “哦!”西卡的眉毛更加往两边压下去了。“那他现在人呢?”

    “就在那边。”初珑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临时板材搭建的屋子。“在和张承文代表那些人说事呢。”

    “那……”西卡似乎是想再问些什么。

    “欧尼。”就在这时,krysta1却突然插嘴了。“你们昨天夜里有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外面车来车往的,搞的我好长时间没睡着……”

    “确实听到一些车辆的声音。”初珑很自然的点点头。“不过这应该没什么吧,很可能是新来的器材或者建筑材料,装卸起来会有些响动……不过这么一说的话,oppa是一夜没睡?”

    西卡看了一眼被杂物给堆积起来的教学楼前的空地,然后也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吧!”

    “也不能这么说。”就在此时,金钟铭突然从远处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已经快不是猴子脸的贝克。“昨天还是睡了一段时间的,只是两点多钟的时候车子过来装卸了一些东西,然后就起来了而已……怎么样,都很困吗?”

    “伍德!”krysta1灌了半瓶饮料也算是缓过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懒散的蹲在那里。“不只是困的事情,这暖气差点没把我们热死!”

    “可是二毛,之前剧组的诸位前辈,甚至包括那三个孩子都是这么熬过来的,你们也是自己非要留下来的。”金钟铭不以为意的边走边答道,当他走到krysta1身边时还低头伸出双手拽了一下这丫头褐色套头衫帽子上的两个熊耳朵,你还别说,就她这么萎缩成一团挤在花坛角落里的形象,还真像是一只刚睡醒的小熊。“所以就不要再抱怨了!”

    对于自己哥哥一大清早的说教,krysta1的回应很简单,她回过头来,用右手手指巴住眼皮,然后同时吐了下舌头……呃,很标准的鬼脸。

    “赶紧站起来!”金钟铭被对方的鬼脸给逗笑了,轻轻一掌就拍到了对方的后脑勺上。“回去洗把脸收拾利索点,然后出来吃早饭,不然你又会犯困的。”

    西卡歪着头看着这俩人这么随意的闹了一番,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吧……昨天她在看到初珑的身影后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当然了,这个不对劲的并不是指初珑,实际上昨天初珑见到自己和允儿以后的反应应该是非常正常的,就是要有那么一丝不自然才对嘛,因为毕竟对方是花了很多心思过来找伍德过二人世界的,而自己和允儿的到来无疑会打扰到他们。

    可是,这样两相一比较的话,伍德一开始看到自己和允儿以后的反应倒是显得极度不正常了,因为他的表现淡然到了极点。

    然而更古怪的还在后面,当允儿向他求教时,他所说的那些话虽然没有问题,但是语气中对对方的催促感却是很明显的,很显然他希望允儿赶紧离开。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最后那段话,虽然看起来确实还像是对允儿的开导,但实际上更像是在对他自己做某些开导和心理暗示。

    于是乎,西卡几乎是认定了对方昨天晚上要做些什么,抱着一丝好奇,一丝担心,外加一丝无聊的态度,她这才选择留下来看看。

    但是……什么都没生!除了变得干燥的嘴唇和皮肤还有充满了血丝两只眼睛外,真的什么都没生!

    想到这里,洗漱完毕又走出来吃早餐的西卡就有些意兴阑珊了,难道自己想错了,白白在这里受了一夜罪?但是之前伍德告诉自己只准看不许说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只是指那份清单……好吧,那玩意
尸碎诸天全文阅读
确实很重要。

    “毛毛……昨天给你那个清单呢?”可能是真的心意相同,这边西卡还在想着清单的事情,那边金钟铭就问到了。

    “在床上的包里。”西卡赶紧放下粥碗答道。

    “那是很重要的东西。”金钟铭面色平静的解释道。“务必要小心,给你你就要随身带着。”

    “哦!”西卡立即点了下头。“我吃完饭就去拎包。”

    “好。”金钟铭立即就不再言语了。

    初珑和krysta1对视了一眼,也都不再说话,而是不约而同的加快了吃饭的度,很快,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员从远处早餐店里开车买回来的简单早餐就被几人吃了个干净,而西卡也转身拎出了自己的挎包。

    不过,吃完早餐以后金钟铭既没有说要送三人离开,也没有说自己要干什么,竟然只是带着三人外加贝克来到了教学楼前面的中轴线上,并随手从旁边的杂物堆里拎出了一把椅子,然后就盯着眼前的主教学楼起了呆。西卡三人不明所以,但是昨天毕竟说好了只准看不准说的,于是她们三人也都暂且按住了心头的疑问,各自找了把椅子跟着金钟铭枯坐在了这里。

    而就这么过了一会后,三人终于注意到了一点不寻常的情形——接二连三的,开始有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员开着货车从自己身边驶了出去,然后却没有一个返回的。

    而很快的,大概只到了上午八点左右的时候,西卡等人在心里算了一下,原来,眼前偌大的片场中竟然只剩下了寥寥几个安保人员。然而,便是这几个人,由于校园内的临时建筑繁多、物资堆积如山的缘故,也基本上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

    一时间,昨天还人声鼎沸的片场竟然显得空寂了起来。这种情况下,除了感觉不到气氛依旧在晒太阳的贝克外,其余三个女孩都觉的有些压抑了。

    “伍德。”终于,年纪最小krysta1最先沉不住气了。“我们……到底是要干吗?你昨天不是说要去找光州的那些人打点一下吗?怎么一动不动的在这里晒太阳啊?”

    “没什么。”金钟铭盯着头顶的蓝天继续一动不动的答道。“我只是临时改了主意,准备让他们来找我罢了。”

    三人,更加不明所以了。

    “其实……”金钟铭稍微叹了口气,然后终于回过了头。“我是不大赞成你们几个留下来的,虽然事情理论上没多大风险,但我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没有经验。所以如果可以的话,现在我还能派个人开车送你们回尔……你们走不走?”

    西卡立即站了起来。

    话说,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她还一度以为自己昨天想多了,但是现在看来不是想多了,只是估计错了时间而已,对方想要做一些事情的时间不是昨天晚上,应该是马上到来的上午或者中午。不过,事到临头了西卡才现,好奇心什么的根本不能给胆小的自己增添什么勇气,她如今已经被眼前片场的气氛给搞得心里毛了。

    那不如回去算了!

    “伍德,我……”西卡调整了一下心情,准备带着其余两个人一起离开。

    “稍等一下。”金钟铭突然看到了张承文从校门口的方向一路小跑着过来了,于是赶紧打断了这边的对话。“怎么了,承文?”

    “有人来了。”张承文瞥了一眼三个女孩,然后用一种略显古怪的语气描述道。“对方自称是光州市市长尹壮贤的常务秘书,问我你在不在,说是要拜会一下你。对方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告诉他……你在。”

    “你的答复是对的!”金钟铭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带他出去到那边居民区的咖啡厅里坐着,这里交给你了。”

    “好!”张承文言简意赅。

    “你们跟我走。”金钟铭扭头对三个女孩吩咐道。“二毛和初珑牵着贝克,毛毛带着清单,都跟紧我……记住了,无论生什么事情都尽量不要说多余的话。”

    “哦!”

    “无论是什么事情,万全准备都躲不过临门一脚。”金钟铭摇了摇头,说了两句古怪的话。“注意隔离……”

    张承文再度点了下头。

    随即,金钟铭就带着三个女孩和一条狗走出了这所学校。而在校门口处的不远处,一身正装还拎着公文包的韩秘书则略显诧异的看向了从敞开的校门中走出的这一行人。

    “怎么了,韩秘书找我有什么事吗?”金钟铭微微笑着迎了上去。“看这幅公事公办的装扮,不会是想告诉我市政府也现我们剧组有哪个问题需要整改吧?”

    “怎么会呢?”韩秘书失笑着摇了摇头。“那些人自作主张而已,跟尹市长毫无关碍。实际上……怎么说我和金钟铭先生也算是半个旧识,可你来光州拍电影以后我一直都没机会尽地主之谊,正好今天上班的路上听说你们片场已经放假了,所以就直接请了假,然后转过车头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请您喝一杯,没成想……来的真巧,不止您在,两位郑小姐也在。”

    “你来的确实很巧。”金钟铭咧嘴笑道。“明天晚上s.m公司的李秀满总监要接受总统的授勋,krysta1和西卡都是过来来找我回尔的,所以你要是晚来半天时间估计就看不到我了。”

    “原来如此。”

    “而且,你要是早来了其实也不行。”金钟铭继续笑道。“现在我们剧组几乎跟半个光州都在对立,要是当着剧组成员的面我可不敢去跟你喝一杯……那样的话说不定会被自己剧组的成员给唾弃的……也就是现在,整个片场只有寥寥几个安保留下来看管器材而已。”

    “这个……金钟铭先生还是对我们尹市长有误解啊!”韩秘书低头尴尬的笑了一下。“我们尹市长绝对没有半分为难剧组的意思,实际上这次市政府内的各个厅室都是单独行事,跟我们尹市长真的毫无关碍!”

    “喝一杯就免了。”金钟铭收起笑容看了看天。“传出去会很难跟同仇敌忾的剧组同僚们交代的。但是,韩秘书既然来了我也不能赶人,这样吧,天气这么干燥,一起去那边的社区里喝杯咖啡吧!三个小姑娘在这里过了一夜,嘴唇都干了……”

    “也好!”韩秘书点头应许道。“现在也确实不适合正式的宴请,有机会尹市长一定会……”

    “带路!”金钟铭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一只手放在背后,另一只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韩秘书转身离开了片场。

    而大约十分钟后,学校内的某处杂物堆里,突然冒出了一丝白烟,这在这个哈气成云的冬日里其实很不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