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1章熏风起

第111章熏风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1:周六了,今天会努力多更换昨天空位的债。

    ps2:下章熔炉做了结。

    一月三十日,这是个周日,就在这天下午,那段最艰难的男老师浴室中侵犯小男孩的戏份终于在全剧组的煎熬中给拍完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随之松了一口气。

    毕竟嘛,随着这场戏的结束,那些令人作呕却又无奈的剧情终于算是彻底做出了一个了结。不过,更重要的一点是,今天已经是农历庚寅年的腊月二十七了!没错,过年也就是眨眼间的事了……所以,金钟铭理所当然的履行了前天晚上的承诺,他很直接给全剧组的人都放了假,让大家提前回去,安心过年!

    千般心思万般事物是没错啊,可是对于一个东方人而言,这是终究是要过年了啊?放高利贷的在年假期间可都不带追债的,那剧组的事情再忧心其实也都是可以暂时放下的。更何况,今天作为年前最后一次正常上工,午饭后提前下来的例行白包里装的钱可足足是平日里的五倍……仔细想想,这简直就是带薪休假了,于是大家的心情难得彻底放松了下来。

    就这样,心态不错的剧组终于再次出现了只有刚集结那几天才有的情形,忙碌而又欢愉。大家一边说笑着,一边将拍摄器材、电影道具全都归门别类的收好,有还要用的,那就存在摄影棚离或者学校的房间里,有的估计是用不着了,那就干脆装车拉回尔。而器材归纳完了以后呢,还要再重新加固一遍摄影棚,因为天气预报说过年期间很可能会下雪,这些临时性建筑真要是被雪压塌了那就搞笑了。

    而这些天一直坚持过来唱诗的灵光会的信徒看到这幅情形后也没有多话,反而是过来祝福了片场的人新年阖家安康后就转身散去了……而这又反过来让片场的众人心情更加愉悦了起来。

    不过,这时候金钟铭虽然也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但他的笑意中却有一丝让人感到古怪的感觉。

    “初珑……你怎么会过来?”金钟铭有些诧异的朝自己的女友挑了挑眉毛。

    “想你了啊……”初珑稍微歪着脑袋答道。“所以跟着保安公司的车队过来了。”

    金钟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似乎是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但是当着这么多吃瓜群众的面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勉强笑道:“行吧,来了就来了,不过今天可有的忙,我得核对清单,你……去帮着几位女性前辈收拾一下东西吧!”

    初珑不以为意,稍微嘟了下嘴就跑开了,这倒让金钟铭无可奈何了起来,有些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真的没法说。不过,就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今天确实很忙,已经用了一个月的常驻片场要放假,保安公司的人要入驻执勤,这么多人,这么多设备,这么多行礼和车辆……于是乎,金钟铭马上就放下这些古怪的心思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只见他带着黑框眼镜,抱着一份几乎有三指厚的设备清单,或者清点,或是帮着搬运,很快就累得满头大汗起来。

    而就在这时,允儿和西卡又来了。不过这时候片场的忙碌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根本就没人理会她们。当然了,手持清单的金钟铭此刻是整个学校空地上最显眼的一位,没人理会这俩人也很快就找到了他。

    “这箱是悬臂式摄影机的折叠支架,标记为z杠237,记得整件设备不要分开了,都存在一个摄影棚里!那个……毛毛?”金钟铭也抬眼看到了那俩人。“还有……允儿是吧?既然来了就随便转转吧,我正忙着呢!”

    不过,也就是这一句话而已,说完了以后金钟铭也没做多余的事情,甚至都没和西卡再打声招呼,而是继续认真的安排和查验着这些让人头疼的设备:“记住了……摄影设备都要集中堆放,然后让张恩赫代表那里也独立设置一个清单,等过完年再启封的时候要两相对照……”

    西卡和允儿对视了一眼,却又无可奈何,本来俩人没打电话过来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类似于新年惊喜的意思,但是谁成想一来就遇到这种事情?当然了,话说回来,这么多女前辈都在忙碌着,两人甭管是多么不情愿,也不得不按下多余的心思去帮着几位女性前辈搬起了东西。

    然后……西卡一眼就看到了初珑!不过,她的表情却在一瞬间变得古怪了起来,因为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她一时间却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欧尼?”初珑也看到了西卡和允儿,而且语气中明显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西卡定定的站在那里,然后突然笑着点了点头:“初珑……你来的时候是自己偷偷过来的吧,没跟伍德打声招呼?”

    “嗯。”初珑点了点头。

    “那就干活吧。”不过,西卡听完这个答案后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而笑了笑,就继续忙碌了起来。

    就这样,三人辛辛苦苦的帮着剧组的几位女性工作人员搬起了东西,不过好在女孩子终究是要受到优待的,在最忙碌的那一波男女老少齐上阵以后,很快就有年轻体壮的男性过来把活接走了,而三人也得以趁机捉住了不知道之前在哪里跟三个熊孩子玩捉迷藏的贝克,然后在教学楼前的某个花坛的水泥台子上好好的休息了一下。

    不过,刚一坐下,贝克就摇着尾巴想要挣脱允儿手里的狗链,而看到那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保姆车驶入学校大门并从里面跳出来一个兴奋的大额头小姑娘的时候,初珑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倒是西卡,这位脸上的笑意却非常明显和古怪。

    不过,种种的情况对于聪明的允儿而言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那份解读:

    “初珑是来找金钟铭过二人世界的,但是被自己两个人的到来以及刚刚下车的二毛给无意间破坏了!西卡欧尼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她不需要像自己这样藏在心里,所以直接笑了出来。至于二毛……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熊孩子根本不用搬东西了!”

    虽然就像允儿说的那样,二毛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最繁重的体力劳动已经结束了,可即便如此,作为片场灵魂的金钟铭却不可能这么简单的结束工作。事实上,等他把手里这几乎可以称之为一本书的清单给点验完毕后,时间也已经来到了下午五点。

    “你们几个都不该来的!”累得满头大汗的金钟铭直接把外套一脱,然后就挤到了krysta1和贝克中间的位置上,好在这个花坛水泥台子够长的。“剧组正要放年假……下午拍完戏大家就在整理东西,来了有什么用?”

    “我只想着跟oppa一个惊喜。”初珑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意思,事到如今她也没法说什么了。

    “我们是没办法的事情。”允儿也有些无奈的开口了。“最近我们也确实很忙,好不容易今天有时间,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我是奉命而来的。”krysta1理直气壮的抱着贝克的狗头答道。“李秀满老师专门放了我今天下午还有明天一天的假……让我赶紧过来给伍德你送个口信。”

    “那就没辙了。”金钟铭缓过了一口气,然后撩了一下湿漉漉的头。

    “别这样。”西卡隔着krysta1伸手拽了一下对方。“这么冷的天,还刮着风,你这一身汗躺在这里就不怕感冒?”

    “没事的。”金钟铭嗤笑了一声。“你拿掉手套感受一下这里的风就明白了。”

    懒到连脱手套都觉的麻烦的西卡当然没有这么干,但是实践的krysta1却拿掉手套试探了一下。

    “哦!”krysta1两个眼睛都猛的一亮。“这里是热风……为什么啊?”

    “因为整个学校的所有楼房,从教室到宿舍,从礼堂到办公区,暖气都实在是太旺了,基本上每天早上片场的人起来以后都要先喝水,不然嘴唇就会干裂。所以,一般像今天这样有些风的时候我们就把所有的门都打开,这样就能在学校里面的开阔区形成一个独立的热岛……”

    “还真是……长见识了。”西卡也试探性的拿掉了手套。“这里竟然没有用空调……还真是少见。”

    “装什么呀?”金钟铭失笑道。“你刚出道的时候不也是在这种没有空调只有集暖的待机室里呆着的吗?这才几年啊,成了大前辈就忘了这种热浪了?”

    “说的也是。”西卡难得没顶嘴。“辛苦了。”

    就这样,五人并排坐在花坛的水泥台子上又随意的说了几句闲话,而金钟铭也终于像模像样的问到了来意:

    “说吧,二毛讲讲李秀满的口信是什么玩意。而至于你们三个……我就当你们是来探班的好了。”

    “我本来就是过来探班的。”西卡的回答简明扼要。“不过允儿之前说了好多遍是来道歉的……”

    允儿也有些尴尬的点了下头。

    “一个个说……”金钟铭摆了下手,示意krysta1先开口。“李秀满让你传什么话?这么神神秘秘的?”

    “不是很神秘的事情。”krysta1摇摇头。“李秀满老师后天晚上要在青瓦台接受总统的授勋……他似乎是怕你不愿意过去,就让我过来一趟,说是能表达他的诚意。”

    “可以!”金钟铭很随意的点了点头。“之前倒也罢了,现在剧组都要放年假了,我……后天晚上努力赶过去就是了,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花了多少钱才买到这个勋章的,我怎么记得他下半年买这玩意的时候只是让文化部来授勋……”

    “该我了。”听到对方语气开始变得散漫起来,允儿也察觉到了对方的那种不以为意,于是趁这个机会开口了。“那天没有理解清楚oppa你的意思……还爆了粗口,确实很抱歉。”

    “行吧。”金钟铭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允儿,然后坐起身随手拽住了摇着尾巴想要走掉的贝克。“感谢我们的水晶小公主过来送信,也感谢我们的小笼包小姐和冰公主小姐过来探班,同时,我也愿意接受林允儿小姐为自己爆粗口而进行的道歉……行了吧?”

    “其实……也行了。”西卡有些悻悻的答道。“本来以为你在这里会过得很苦……谁成想精神状态竟然不错。”

    “那就好。”金钟铭没有理会西卡的废话,而是话锋一转,开始直接撵人了。“不过你们也看到了,这里刚刚放了年假,大家都是要走的,只有十来个保安公司的人会在过年期间留在这里做看守工作。而且……马上车队就要回尔,你们要是完事了的话那也赶紧回去吧,跟着一起也安全些。”

    “也行!”西卡随意的应了一口。

    krysta1也无所谓的点了下头。

    不过,初珑在稍微点了下头以后,本来关注
天下剑宗txt下载
角度就更专一点的她突然反应了过来:“oppa这意思……怎么感觉是说你并不准备跟我们一起走?”

    西卡等人闻言也探寻式的扭头看向了金钟铭。

    “没错。”从krysta1怀里抢过贝克狗头的金钟铭立即换了一副无奈的口吻。“其实电影在光州拍摄的很艰难,遇到了很多麻烦事情……尤其是政治上的压力,所以我要在过年的时候四处打点一下,然后才能回去。当然了,要是忙不完的话也有可能跟之前说的一样,过年都不回去。”

    “又是政治吗?”允儿的语调有些低沉,甚至接近于喃喃自语的地步。

    “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吗?”金钟铭轻轻的瞥了对方一眼。

    “没什么。”允儿有些压抑的答道。“只是之前李秀满老师找我谈话跟我解释这部电影的时候,感觉心思上受到了一点冲击,本来就有找你问问的意思,现在又听到水晶说到老师被总统授勋的事情,冲击感就更强了。”

    “什么冲击?具体说来听听。”金钟铭有些不以为意的往后靠在了初珑的后背上,然后还伸出一只脚压住了无辜的贝克,因为体型渐大的缘故这些天贝克已经逐渐恢复了他的前辈们当垫脚板的这个功能。

    “其实也没什么。”允儿低头解释道。“只是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奋斗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算是个人物了,但是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感觉头顶上有一层看不见的薄膜遮盖着……政治这个词语的高度我是不是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而且我是不是应该一辈子都不应该去碰他。”

    金钟铭嘴角稍微弯出了一个弧度,但并未开口。

    “然后就是oppa你和李秀满老师了,可能是我这些年蹿的也比较快的缘故,其实我一度觉得我和你们这样的娱乐圈大人物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差距,最起码差距并没有大到质变的地步。可这一次……”

    “你想多了。”金钟铭突然面色如常的开口了。“这个问题上,允儿你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允儿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金钟铭,似乎是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实际上,她的这次道歉本身就是存着这种目的,长久以来,从小到大,对方始终扮演着那个愿意一次次过来给自己做心理辅导的哥哥式的人物。

    这一次,当然也应该不会例外。不然,以她的缜密程度,肯定不会当着虽然称得上熟人但其实却相交不深的初珑的面谈论这个话题的。

    “所谓的政治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金钟铭整个下午都在展示一种刻意的不以为意的形象,但是这一次他是自内心的不以为意。“什么是政治?立场问题而已;什么叫政治斗争?党同伐异而已。这种东西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玩意,小学里竞选一个班长;网络聊天室里抢一个权限位置;未出道组合里争一个门面;公司里两个部门经理抢点经费;然后再到行业代表被推举这去竞选一个市议员……这些事情,本质是其实都是一回事,人多东西少,只要有人为了利益分配而选择用某种方式参与竞争,那就都叫政治斗争。甚至再极端一点,人从出生以后要是有姐妹兄弟的话,那抢一个奶嘴也是政治斗争,甭管你是挥拳揍的你妹妹不敢动,还是故意在妈妈面前哭出声,这些和今天的总统大选有什么区别?”

    允儿有些恍惚,很显然金钟铭的话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感。而西卡和krysta1的眼神则有些飘忽,估计是挥拳揍妹妹这个说法和故意在妈妈面前哭出声这种事情让她们俩有些心虚。至于初珑,金钟铭背对着她,自然看不到什么表情,不过考虑到对方并未停止帮自己整理渐渐变干的头,她应该对这个不关注。

    “当然了。”金钟铭侃侃而谈,一副谈性甚佳的样子。“这是把政治往小了说的。这玩意其实同样可以往大了说,那句名言怎么说来着……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什么意思?很简单,这就是说战争其实就是对人类而言最大规模也是最极端的党同伐异表现形式而已……”

    “这话我就不懂了……”允儿有些心慌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金钟铭突然把脚从贝克身上抽了回来,然后用这只脚跺了跺地面。“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层次分明,最起码是没有你所想象的那种薄膜存在的。其实,只要你站直了身子再去看一些问题,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可视的,因为最起码在韩国这破地方,是没有绝对强权存在的,什么政党、什么总统统统没你想象的那么严肃。我和李秀满现在掺和这种事情又怎么样?实话跟你说,这就跟当年你们小时候我去掺和s.m公司里练习生打架的破事是一样一样的。”

    允儿还是有些懵的样子,这让金钟铭有些不耐烦了,他再度跺了跺脚,然后有些烦躁的继续开口道:

    “就拿这件事情来说吧,我当初之所以把你赶出去,说到底也不过还是在根本上觉得你能力不够罢了……真要你来演,那又如何呢?”

    “可是……李秀满老师……”允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秀满也真要是让你来演又如何呢?”金钟铭冷静的继续问道。

    “总是有些不同的吧?”允儿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

    “当然有不同。”金钟铭无所谓的答道。“不过这里面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学成本问题罢了,我让你来演会牺牲电影的质量,所以对我而言,选刘仁娜的成本比选你的成本要低,于是我选刘仁娜。李秀满让你来演,他会损失自己花巨资建立的保护壳,所以而对李秀满而言,让你来拍比不让你来拍成本更高,于是他要专门吓唬你一次。”

    “可是……这个成本高低的判定是由谁来控制的呢?”允儿敏锐的想到了一个问题。“是设置条件的人还是这些破解条件的人呢?”

    “真聪明!”金钟铭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就是事情的真正关键了。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境遇,同样的难题,有的人就可以去做一些事情,有的人却不愿意做一些事情,这倒不是说谁对谁错,但是……对于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出题人而言,他所得到的答复里面其实永远有一个完全不受控制的变量……那就是答题人的人心,而人心是怎么样的,另一个人心是永远无法猜度的!有可能会一切顺利,最后按照自己的推断水到渠成,但也有可能是万般不顺,落得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地步!”

    “所以。”金钟铭突然不笑了。“这件事情……允儿你太小看自己了,也太高看别人了。其实呢,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毫无反抗之力,也没有绝对的操纵生死大权,只有因为懦弱、谨慎、保守而选择的屈从,以及因为贪婪、傲慢、自大导致的欺压,而在这两者的相互叠加下,经常会让人产生一种强弱分明、上下有序的感觉……不过,凡事皆有度,一旦这里面出现违背人心的东西,改变了人心里对于事物取舍的标准,那么有些事情就要逆转了……”

    “什么意思?”允儿又开始晕了。“前面说的好好的……这个逆转又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金钟铭突然意兴阑珊的靠着初珑的肩膀仰起了脑袋。“最后一句话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例然后偶感而罢了,你可以当做我的一句废话……但是,正所谓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允儿同样抬头看了看,但是她确实是真不懂了,虽然对方的话一开始她原本以为是懂了的。

    “回去吧!”金钟铭看着远处渐渐西沉的太阳,然后指了指已经开始集合的车队。“跟上车队,让人顺路帮你们开车,也可以让你们的经纪人也可以省省力气,毕竟三个小时的车程,连续的来回可够辛苦的。”

    “也好。”允儿有些疑惑又有些混乱的站了起来。“那我们就……”

    “允儿回去吧……”西卡突然声道。“我留下过一夜。”

    “哎!”金钟铭的反应有些无语。“这是何必呢?这里条件那么差,就这暖气,真要是吹一夜保管吹得你这位冰公主皮肤裂开……而且晚上只有保安公司的人会过来执勤的,加上我全都是大老爷们,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多不方便?”

    “呆一晚上又要不了你的命!”西卡的话里有些声色俱厉的味道,不过,马上她就把语调放缓了不少。“况且……二毛和初珑也可以留下来的,我们三个在一起住到那边女生宿舍里,哪里会碍着你们的事情?”

    金钟铭愣愣的看了西卡一眼,他知道,应该是自己情绪略显兴奋让这丫头看出了点什么,不过,如果是这三个人的话,那也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金钟铭站起身来,然后走到一旁的一个摄影棚里,再出来时手上就多出了那份厚厚的物资清单。

    “你们三个的话……只准看不准说。”言罢,金钟铭随手把清单扔在了西卡身上,再然后……就直接走了。

    “那我先走了。”允儿有些懵的站了起来。“欧尼你们……”

    “我过一晚上。”西卡扭头温和的跟允儿说明道。“允儿你先回去吧……有些话不懂不要紧,过了年长大了就该懂了。”

    “那欧尼我先走了。”允儿站起身看着学校门口附近一家排好队的车辆,确实觉得自己应该趁机离开,西卡三人有理由留在这里过夜,自己却是真没法子多呆了。“水晶和初珑也是。”

    “嗯。”

    “允儿欧尼再见。”

    “前辈再见。”

    一刻钟后,西卡有些头疼的合上了清单,然后随即就不耐的扔给了krysta1,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认真的看一本书,但这本书竟然是一本物资清单。

    “伍德说只能看不能说的意思……是让我们看这个吗?”krysta1接过清单后也很快就翻了几页,她毕竟在数理方面比自己姐姐要强很多,但也马上就跟着有些眼晕了,于是又赶紧递给了初珑。“我看不出来什么啊”

    “我也看不出来。”初珑毕竟是做过秘书的,对于这个东西她就看的更快一些更利索一些更深入一些,但是很显然她也没有什么现。“不过……我才知道,拍一部电影竟然要这么多贵重的器材,片场搭建也需要那么物资,还有演员的道具服装也都好多……怪不得电影公司入门那么高……”

    ps:之前在群里说,小说刚写的时候是有心无力,现在却是有力无心……一开始有时间有激情有情怀,想写的好一些却无可奈何,现在无论如何最起码错字是少些了,但却根本没时间了,情怀和激情也被日复一日的生活给消磨干净了……连着两天,晚上连续打瞌睡,六点睡到八点,睁开眼睛码几个字然后两次都是在十点钟又睡着了,再起来就是凌晨了。不过,好在周六来了,我会尽量多一更把节操拉回来,大家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