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05章千头万绪

第105章千头万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以呢?”大中午的,西卡竟然还在僵卧孤村不自哀,芙蓉榻上倾容颜呢。“你什么意思?”

    “欧尼,我的意思是说……要不要给他道个歉?”允儿小心翼翼的俯身问道。

    “那多没面子?”西卡不满的翻过了身。“从来都是他跟我道歉,可没有我跟他道歉的时候!”

    sunny:“……”

    “不是让欧尼你去道歉……是我去道歉。”允儿有些无力的解释道。“怎么说那天晚上你去堵门都是因为我吧?”

    “那随你便吧。”西卡打了个哈欠。“想去就去,没必要跟我说啊?”

    允儿点点头,然后捧着手机去阳台上了,看样子是想先打个电话。

    不过,就在这时,西卡好像突然才反应过来似的,很突兀的就从沙上翻身坐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sunny不满的呵斥道。“一惊一乍的!”

    “不是……”西卡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好像我确实应该给人家道个歉。”

    “刚才不还一副女王范吗?”sunny觉得眼前这位队友的脑子已经因为总是躺着而坏掉了。

    “我觉得她是脑子坏掉了。”和sunny只敢在心里想着不同,孝渊是张口就来。

    “你们不懂!”西卡一脸鄙视,同时在手机上点掉了网页,然后直接按了某个人的号码。

    sunny看了眼阳台上正在等着电话接通的允儿,又看了看正在同样等着接通电话的西卡,说实话,她是真不懂了。

    但是……甭管她懂不懂了,那边允儿明显还没接通呢,这边后打电话的西卡竟然很快就愉悦的接通了电话:

    “优博噻优,初珑啊,我是你西卡欧尼。”

    sunny有些疑惑的盯住了眼前的西卡。

    “上次的事情有些抱歉……我不该没轻没重直接踹门的……我知道你没生气,但是如果事情的起因只是个误会的话还是要道声歉的……嗯,那好,就这样。”

    sunny低头想了一下,然后突然间一脸惶恐的看向了西卡。

    不过,当西卡不屑的瞥了一眼sunny后,事情就没有了下文。

    “欧尼。”允儿这时候也从阳台上走回来了。“为什么没人接电话?”

    “应该正忙着吧?”西卡不以为意的应道。“他整个人都搬去光州的片场里住去了,连贝克都跟他去了,所以这时候指不定正在拍戏呢,没时间理你也有可能。”

    “光州吗?”允儿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手机。“他还真是说干就干。”

    “准备小半年了。”西卡摇了摇头。“怎么又变成说干就干了?”

    “不管怎么样,最近找时间去当面道声谢吧。”允儿如此答道。“不过……得等年末这档子事忙完再说。”

    “随便。”西卡的回答依旧显得有些无所谓。

    而就在同一时刻,大概直线距离只隔了一两千米的地方,cube公司的食堂里,初珑也在跟恩地等人说着什么。

    “怎么了这是?”恩地一边嚼着鸡翅膀一边询问道。“电话谁打的?”

    “不是电话的事情。”初珑百无聊赖的拿筷子捣了捣自己眼前的午餐。“电话是电话,现在想的事情是现在想的事情。”

    “那你现在想什么呢?”普美探头问了一句。

    “我在想……”初珑欲言又止。

    “她在想汉子。”恩地啪的一声把鸡骨头吐在了自己的托盘上。

    初珑:“……”

    普美:“……”

    娜恩:“……”

    南珠:“夏荣帮我把牛奶递一下。”

    夏荣看了眼五个姐姐,然后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坛子香蕉牛奶递给了南珠。

    “我……这周末是不行了,太忙了,但是年前一定准备去光州去看下他。”初珑想了下,然后毫不避讳扬起脑袋的对恩地等人说道。“我想他了。”

    “……不是我说你。”恩地摆出了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之前夜不归宿倒也罢了,我们还可以勉强相信你是和krysta1睡在一起,现在竟然要追到片场去……女孩子的矜持呢?”

    对此,初珑用一种让恩地有些受伤的目光轻轻瞥了她一眼,然后才斯条慢理的说道:“恩地……对于你的想法我还是理解的,我曾经也是个小孩子,我知道小孩子对大人的世界总是充满着好奇和臆测……所以,你放心,晚上回宿舍我不会揍你的。”

    “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怜悯的表情看我?”恩地愣了半响才给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又不是没人要的女孩!”

    “随便吧,反正我年前一定要过去一趟。”初珑说话间已经下定了决心。

    但是……此时此刻的金钟铭并不知道有人要来给自己道歉,也不知道自己女朋友要来探望自己。他还是那个被人好心当成驴肝肺然后还爆了粗口的家伙;也还是那个半夜被人堵了门的倒霉蛋;更还是那个被一些不知轻重的女演员连个电话都不打就放弃了女主角位置的可怜电影制作人。

    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因为,随着电影的开拍,金钟铭在片场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麻烦!

    说到这里,总是要多问一句的,那就是诸位以为,拍摄一部电影,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这个答案其实是五花八门的。

    先,上来第一条,对于绝大部分电影而言应该是投资受到了限制,而这个问题在韩国是尤其突出!金钟铭之前在北影对着那些学生说,韩国的龙套演员和片场的技术人员连个人身意外保险都没有……那是标准的大实话!而且他的第一部电影我爱你,不就是有样学样,用香江那种每天每人一个小红包的小手段轻易的就吊住了片场的人心吗?

    不是片场的那些人天生小家子气,而是整个行业就是那么衰!

    但是……熔炉这部电影注定没有钱这个问题的,这倒不是说金钟铭多么善心,然后片场待遇韩国第一,毕竟他也是个想赚钱的资本家嘛,甚至可以说如果有一天他这么干了肯定是别有所图。

    不过,说到底,这部电影都只是一个纯粹的都市故事片,没有大场面,没有特效,甚至唯一一个大牌演员还是不需要花片酬的……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让片场因为钱的事情而闹心呢?

    然后呢?第二多的问题在哪里?那大概就是演员或者导演不给力了,这种情况也实在是太常见了。

    不过,一般而言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因为很少有电影都开机了再去换主演或者导演的,甚至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导演和主演才是电影真正的组织人……呃,而且话说回来,这部熔炉确实也没有这样的事情生,实际上仅仅是在拍摄前几天,金钟铭就完全认可了黄东赫,因为对方的确拿出了之前自己期
万鬼万仙全文阅读
待的那个东西,也就是让镜头保持极度的克制和冷静!

    非但如此,黄东赫选中的几个小演员也都非常有灵气,他选来的几位配角更是清一色的老戏骨,基本上都能做到拿捏到位,各具色彩。

    而且,在一个冬天,以一个封闭式的学校为拍摄基地的片场,再加上金钟铭本人在这里有着无上的权威,大家相处起来基本上也很和谐……

    可是……如果这么算的话,投资到位、导演合格、演员出彩、设施完备、技术人员经验丰富、剧本和原著更是没得说……那么哪来的问题呢?

    实际情况是……真正的问题永远五花八门,让人意想不到。

    比如今天这场戏之后,金钟铭就被导演黄东赫给直接拉走了,然后还一直拉到了充当片场的学校围墙的墙跟那里。

    “钟铭,再这么下去恐怕不行……”黄东赫一开口就让金钟铭心里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这次连金智英老前辈都有些异样了。”

    “不开玩笑?”原本有些烦躁和胆怯并存的金钟铭忽的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开玩笑。”黄东赫严肃的答道。“虽然金智英前辈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但是你要考虑到她本身的情况……”

    “金智英前辈又是什么情况?”金钟铭一脸茫然,他是真不知道!

    话说,在金钟铭看来,金智英这位电影中扮演自己母亲或者是岳母的老戏骨,性格豁达,做人爽快,在片场应该是公认的居委会婆婆式的人物,谁出问题都不应该是她出问题。

    “金智英前辈一辈子未婚。”黄东赫低声解释道。“没什么情殇之类的,就是她老人家本身就是战后韩国第一批女性独立代表人物……”

    金钟铭恍然大悟。

    “这其实也是她老人家接这部戏接的那么痛快的缘故。”黄东赫继续解释道。

    “我理解。”金钟铭点点头。“她应该有些妇女儿童人权组织的背景。”

    “没错。”黄东赫也干脆的承认了。“但是现在问题在于……咱们在这里说一下吧,一辈子未婚的女性在韩国实在是个另类,老人家有些异于常人的心态其实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

    “所以,她现在看到这种戏份,然后有些受不了,再然后心理上产生了一些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金钟铭跟着对方的意思继续说了出来。“这是第几个了?”

    “光是这种让我感觉看完一场戏就失态的演员就已经不下五个了。”黄东赫想了一下,然后从兜里掏出了烟。“这还只是演员,还只是流于表面的人,但片场这么多人,真正因为咱们电影的情节而产生心理问题的人绝对不止这些……更何况,真正更裸的镜头拍摄时眼前绝度只有技术人员而不是演员,只是技术人员的想法我们根本没法,也没时间和精力去了解。”

    金钟铭为之默然。

    实际上,两人所说的这个问题对于电影拍摄现场而言绝对是一个新问题,而且估摸着这辈子遇到的电影中也就这部熔炉才会出现这种问题,那就是……由于拍摄的太过于真实,很多人看到那些虐待、性侵的镜头后都不自觉的在心理上产生了反常的反应。

    最要命的三个孩子,也就是金贤秀、郑仁絮、白承焕三个小演员,他们反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三个熊孩子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闹闹,甚至还要苦着脸在自己父母的监督下在闲暇中写寒假作业……说实话,这可能是因为全片场一开始就防着呢,三个小演员受到了完全足够的呵护。

    可谁成想,千防万防,大人们竟然是先受不了的!

    先是几位扮演学校校长、老师的演员。前两天有一场很简单的戏,那位喜欢男孩子的老师要在办公室里狠狠的殴打一顿那个受害者男孩,但是,扮演老师的演员在打到一半时竟然打不下去了,理由是虽然明知道白承焕身上的伤是化妆化出来的,但是他仍然有些下不去手……这孩子早上还帮自己端早餐呢!

    这种情况你能说什么?只能所有人尴尬的一笑,然后重新来。

    然后,现在竟然展到了连金智英这种老戏骨也有心理波动的情况了。

    甚至,虽然黄东赫自己没说,但是作为导演,他现在竟然把事情如此急迫的推给自己,而且现在说完话以后,连他拿着烟的那只手都在抖的,这其实明显暗示了他也有问题。

    因为就像黄东赫刚才自己说的那样,真正残忍的镜头并不是前两天在办公室里殴打小男孩的镜头,也不是今天在宿舍里把小女孩的脑袋按进水里的镜头,那种更直接更恶心的镜头是都是在浴室或者密闭空间里拍摄的,周围的人少之又少,甚至有可能只剩黄东赫和演员自己。

    这么一说的话,黄东赫有些受不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把事情推给金钟铭更是人之常情。

    可是……话说回来,对于金钟铭而言,自己又能受得了吗?这才短短几天,他其实也已经现了自己情绪上的问题。

    先,金钟铭是个有着正常三观的年轻人,虽然之前亲自写了剧本,但是面对着文字的感觉永远不及面对着画面的感觉来的那么富有冲击力。甚至再降一层,有些恶心的事情写出来容易,因为那是沉默的,但是如果让你读出来再听一遍,很多人就已经难以接受了。

    而金钟铭此刻就面对着这种情况,一想到那些描述性侵犯场景的台词是自己写出来的他就有些反胃,但是偏偏还要咬着牙硬撑着。

    其次,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本身就非常挣扎和无力,而随着拍摄的进行,有些入戏的他再应对起这种情绪时是有着额外的触动和为难的。

    但是……如果他不承担起这些事情的话,又有谁来承担呢?

    “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金钟铭一个头两个大,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应承下了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那就好。”黄东赫好像卸下了什么负担一样,手里的烟没点有插了回去。“那就好……我去忙了。”

    然而,黄东赫是走了,那边刘仁娜又眼圈红红外加小心翼翼往这边来了。

    金钟铭叹了口气,不知道从身上什么地方摸出来了一包烟,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支。

    事到如今,他大概的明白了一点,这部电影最大的问题不是什么政治立场问题,而是拍摄本身……但是,话说回来,如果能把电影顺利的拍出来,那本身就已经是个了不起的胜利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没断更……昨天老爸生日,我看他西安生日宴会的直播看到晚上九点半,然后才开始码字,但是一打开文档现自己不知道该写啥了……想了一天终于有了些思路,这章先补昨天的,然后今天的依旧会很晚,不要等。顺便,章节断的有些问题……应该连在一起更好,但是很显然……先来一章让大家安心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