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9章是病都会传染(下)

第099章是病都会传染(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餐厅里这么多人,但是恩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人堆里的金钟铭,同样的,金钟铭也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然后回头看到了恩静。

    拉着恩静的小恐龙有点想晕过去的意思,她既不知道孝敏是怎么变成恩静的,也不知道金钟铭是怎么心有灵犀的……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有些出乎她的预料,对视了一下后的两人没有任何尴尬的意思,金钟铭稍微微微一笑,然后招了下手,算是打了招呼,而恩静也是轻轻一笑点了下头,双方都并未多言。

    然后?然后就各忙各的了。

    金钟铭回过头来继续跟尹恩惠等人瞎扯那些什么3d摄影技术之类的废话,而恩静直接钻进了厨房,她的任务很简单,意大利面队需要她帮着拌小菜顺便装盘。

    这活怎么说呢?很简单,跟毛毛大小姐拿着猪排裹蛋液一样简单。可问题在于,即便是再简单的活,你真要是连续干上两个小时那也够呛的……没错,虽然十点钟就已经挂上牌子禁止再排队了,可是光门外遗留的长龙和店内的残留的顾客就又花费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彻底散掉。

    而且在商言商,这么多客人过来可不止是为了花两万韩元吃一顿其实味道只能说中肯的快餐式晚饭,他们是冲着艺人和慈善来的,所以是有着额外的要求的。比如说金钟铭就亲眼看见过隔壁桌上的几个女顾客,人家一行五六人是当初fin.k.1的粉丝,听到消息专门赶过来的,而李真又在里面搅着锅,于是她们就拿出相机请求iu帮着拍一张照片……这时候你拍还是不拍?实际上,这几个粉丝看到李真在厨房里满脸细汗的搅着汤锅的照片后立即心疼的不得了,马上吃完就走了。

    所以说凡事有度,英雄豪杰十几个女艺人外加来帮忙的这些ido1们,再加上两个mc,他们这些人一开始还想着搞笑,但是到了后来基本上是人人汗流浃背,个个腰酸背痛了,包括帝国之子的黄光熙这厮到后来都需要挤出笑脸来了。

    安圣基多有生活经验,十点多一点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眼前的状况,也知道自己继续留下来对于节目而言虽然有益,可对于这些年轻艺人而言就是巨大的负担了。于是乎老帅哥说走就走,毫不犹豫。

    而他这一走,尹恩惠和金秀路也拔身离开。本来嘛,尹恩惠拿了视后之后的这些年就是在有意的回避综艺,金秀路虽然放得开,但是他来到这里只是因为sbs的缘故外加智妍的联系,实际上跟这里的占大多数的ido1们并不大熟悉……于是乎,等到11点多餐厅正式关门,然后节目组开始聚在大厅里数钱的时候,餐厅里没帮着干活却还等着的其他艺人就只剩下金钟铭、郑俊河、李武松卢士燕丈夫这区区三个人了。

    两个点钞机摆在了中间,摄制组的成员们也重新涌入了大厅。但是,金钟铭总觉的场面上的气氛有些凝重的过了头,所有艺人分成两组站在两边,就连帝国之子也因为猪排和意大利面的缘故分裂了。大家隔空对峙,却并未有任何挑衅的言论,所有人都死死的盯住了眼前的验钞机。他们现在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辛苦了一晚上累成这样,到底能值多少钱?

    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种纯粹体力上劳动所换来的东西,要比拍画报唱歌之类的劳动形式更让人印象深刻。

    验钞完毕,猪排队586万压制了意大利面队的571万,欢呼声和叹气声随即同时响起。

    金钟铭和郑俊河对视了一眼,两人齐声鄙视的笑了一下,这钱数绝对有问题,难得两队人累成这样还有心思玩这个。

    “稍等一下!”果然,落后一方的智妍开口制止了面前的大呼小叫。“我刚现第一位顾客给的五十多万块还在我兜里!钟铭oppa给的,一份意大利面53万多韩元!”

    金钟铭愣了一下,他可不想惹火烧身,于是赶紧缩回脑袋准备藏在隔板后面。但说时迟那时快,在猪排队给三百多份猪排裹了蛋液的西卡拎起旁边的一个塑料托盘就冲了过来,然后劈头盖脸的就往金钟铭身上抽了起来,看的旁边的郑俊河目瞪口呆。

    “呀……钟铭可真是大方,一份意大利面给了五十三万!”卢洪哲摇头晃脑火上浇油道。“我记得当时是一下子就把兜里的现金都掏出来了,而跟自己一起来的西卡却因为身上没钱被送进厨房打工换饭钱……我们智妍的女仆装就是有魅力啊!”

    金钟铭无语的躲在隔板间的角落里,头衣服什么的早就被西卡给抽乱了,但是偏偏却不敢动弹,他很清楚的感觉的到,一开始这丫头是脑门上火,然后前两下打下来是演戏,但是后来明显有借机泄情绪的意思。

    所以说,他现在生怕自己一动弹就又惹来一顿劈头盖脸。

    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涌进来的vj们又毫不客气的围了过来,对着他的惨样一顿好拍。

    “许熊涛vj!”金钟铭竟然认得离自己最近的这个sbs电视台的vj。“叫你跟你的同事都离我远点!”

    vj们憋着笑离开了,坐在对面座椅上的西卡却依旧虎视眈眈,似乎一个不顺眼就准备再冲过来,但就在这时,前面的验钞机前又生了逆转。

    “稍等一下。”猪排队的mc李辉才装模做样的在自己围裙里摸索了一圈。“好像我围裙里有东西,不会是哪位大姐看我穿着围裙显得可爱打赏的小费吧?”

    小恐龙看向他的眼睛已经想吃人了。

    “咱们差多少?”李辉才的手根本没掏出来。

    “三十八万!”还带着厨师帽的妮可立即就算了出来。

    “换句话说如果他围裙里的钱少于38张还是咱们赢!”卢洪哲一脸诚恳的向身后一群人打气道。

    “不用数了。”李辉才无奈得摇了摇头。“我围裙里只有9张钱!”

    意大利面队兴奋不已,而猪排队却个个生无可恋的样子。

    “只有9张是不用数了啊!”煮面煮到累瘫的卢士燕也难得兴奋了一下。

    “那怕是以无能的李mc的能力来说也不用数了。”徐仁英刻薄的嘲笑道。

    但是嘲讽的话音还未落,随着李辉才掏出了围裙里的9张钞票,形式竟然又逆转了过来,之前兴奋的意大利面队个个呆若木鸡,而之前垂头丧气的猪排队却又齐声欢呼——无他,李辉才这9张钞票不是想象中的1万韩元面值的钞票,而是新版钞票上限5万韩元面值的大钞!

    负责给猪排队端汤的黄光熙这厮一个跳跃冲到了李辉才面前,然后抢过这9张钞票就在卢洪哲那群人面前嘚瑟:“只有9张怎么办?只有9张怎么办?!”

    对面队伍里的林时完和文俊英瞬间暴怒,帝国之子立即就当着全方位无死角的摄像头面前上演了一副内讧全武行,然后众人拉架的拉架,下黑手的下黑手,鼓掌的鼓掌……

    当然了,事情来到这里该散就散了,闹成一团后的场景是个比较完美的综艺节目结尾。

    但是,节目是完了,有些东西却未必如此,在外面车里和冷冰冰的仓库里冻了一整晚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和艺人的助理们需要在这里顺便吃点东西暖和一下身子;租了人家的餐厅,虽然说是双赢的事情,但是各种设备今晚上也必须要该拆拆该卸卸了;而且,来了这么多艺人捧场,pd和mc们还需要给这些人挨个的打电话表达谢意,不然呢,人家闲的了这么晚这么冷跑过来吃你一份炸猪排?更何况,还有西卡、帝国之子这样不辞辛苦过来帮忙的人,那怕帝国之子是刚出道一年的后辈,该有的意思也是要有的……不过,最重要的是,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累瘫了。

    所以,关掉摄像机后餐厅里反而更加热闹了起来,pd们依旧是各种小会议说不断,然后电话打个不停。女工作人员在做饭,男工作人员们在闲聊,艺人们则大部分都瘫坐在一边准备等着自己的助理和工作人员的散场。

    但是,也有一些心思活跃的人在借机干着自己的事情。

    “没有适合你的角色!”金钟铭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肯定的摇了摇头。“最起码从我的观察来看你这人在摄像机前的表现太跳脱了了,反而没有任何表演力度。而对于绝大多数ido1们而言,表演力度是突破自己ido1桎梏的一个必要条件……所以说,其实那些平时在摄像机前显得内敛的ido1反倒容易成为所谓的演技ido1……”

    没错,黄光熙这人是真正的奇葩,摄像机一关上就跑过来问金钟铭有没有适合他的电影角色……话说,这位刚出道就坦诚自己整了容,然后到哪里都能放得开的人确实有独到之处。甭管是装的还是真的,但是想想当初他去青春不败的那次,竟然就能被来自于各个不同团队的女ido1们集体嫌弃!要知道,那时候他刚出道几个月而已,却能跟这么多前辈混熟,可见他的自来熟有多么恐怖!

    而实际上,金钟铭对于这样的请求其实也觉得无所谓,人家找到机会往上走有什么问题?只不过这家伙确实显得太轻佻了,所以他也确实没想到什么适合对方的角色。

    “还是在电视剧里先熬熬吧。”最后金钟铭下了结论。“那个对力度的要求不高。”

    黄光熙倒也无所谓,他很快就释然的退去了,但当他甫一离开,那边等到心急火燎的刘仁娜立就即起身跑了过来。

    “哎!”刚站起身的西卡看到这幅场景后不由的叹了口气,原本她是准备叫上金钟铭回去的,但是这样子看起来没完了。

    就这样,西卡心烦意燥之下也不大想干等在这里,她开始起身漫无目的的在餐厅里转悠了起来……你还别说,虽然看起来哪哪都是人,但她还是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餐厅后面的包间。

    话说,这么大的餐厅当然有很多包间,但是这种慈善晚餐就算是客人再多也没理由开放包间的。于是乎,有些包间改成了换衣间,有些包间就算是空在那里也没人动。

    西卡随手推开了一扇门,她是准备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到金钟铭谈完事情来找她时再离开。

    但是,这里面竟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毛毛!”对方还是一个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

    “静静!”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到屋里这人后西卡竟然有些欣喜的感觉。“好久不见了。”

    “是啊。”恩静看了看自己还在抖的双手。“上次见面还是上个月在kbs的事情吧?怎么,听人说你这次是被他卖过去当苦力的?”

    “哎。”坐到对方身边后西卡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这时候她才现自己的手竟然也在抖。“我负责给猪排裹蛋液……裹了得有三百多份!”

    “那可真是……怎么就把你给卖了呢?”恩静有些想笑。

    “吵架了。”西卡不以为意的答道。“来的路上吵了一路,估计被智妍抓进餐厅前他就在想法整我了。”

    “哦?”恩静稍微动了一下眉毛。

    “不过不要紧。”西卡略显得意的答道。“刚才在外面,他被我瞅到机会拎起托盘狠狠的揍了一顿,什么气都消了!”

    “是吗?”恩静若有所思。

    “你
都市最强兵痞小说5200
刚才不在外面?”西卡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么长时间了,不会还在躲着他吧?我以为你们早就正常相处了。”

    “不是躲着他。”恩静苦笑道。“我是在躲着智妍,或者说是在躲着智妍见到我和他接触……有时候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放下了,可是身边的人却还总以为你还沉浸在里面,然后无端的给你增加负担。所以,那边一结束智妍就暗示我可以留在这里休息一下,然后等结束后一起走,而我又怕智妍晚上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惹麻烦,所以就干脆留了下来……”

    西卡同情的点了点头。

    “话说,你怎么会来这边?”恩静突然想到了什么。“外面怎么样了?”

    “刘仁娜好像看中了某个电影角色。”西卡稍微解释了一下。“估计要跟伍德说上好长一段时间,我就来找地方休息一下。”

    “大家都累坏了。”恩静信服的点点头。“我其实瘫在这里以后也不想动了,智妍负责端盘子端了一整晚,估计更累……再加上她年级最小,外面不散场她恐怕也不好过来。”

    “是啊!”西卡回想了一下。“我来的时候她就瘫在我身边后的沙上……”

    两人随即沉默了起来,但是仅仅是数秒钟后,这份沉默就被打破了。

    “你们……是因为什么缘故吵架的?”恩静看着面前这个因为一段恋情而和自己变得亲热起来的女孩,用很轻的声音张口询问道。

    同一时刻的包间门外,赫然站着刚刚被提及到的那两个人,金钟铭立在当场,一只手扶着门把手,另一只手则拽着小恐龙的衣领,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斜视对峙着呢!

    实际上,金钟铭当时就注意到了西卡的离开,所以他用了一句元旦上午来试镜打了刘仁娜,然后就直接跟了过来。虽然一开始听到屋里是恩静的声音让他有些愣,但他还是准备推门进去的。不过,当他已经拧动门把手时,随后不知道从哪里跟过来的小恐龙却从后面伸手拽住了他,还让他噤声……大概是听到了包间里的恩静提及到自己无端给她增加负担时感到害臊吧?

    不过,等了一会,听到屋内两人放开话题后,这次就轮到小恐龙想进去了,但是……突然听到了恩静的问题后,金钟铭却也突然伸手拽住了智妍。

    于是乎,门外的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默不作声的堵在了包间门口,然后……顺便偷听屋内的谈话。

    包间内,西卡眼神闪烁的看了对方一眼:“不知道,可能就是纯粹心情不好吧!”

    “是吗?”恩静吹了下自己前额上垂下来的头。“可是我怎么记得他出去一两个月这才刚回来呢?不说什么兄妹情深的鬼话,你也不至于见到他就生气吧?有什么特殊的缘故吗?”

    西卡有些面色不渝了。

    “毛毛你别生气。”恩静注意到了西卡的表情。“我这是昨天听孝敏说了些醉话。”

    “怪不得。”西卡没好气的笑了一下。“我就说静静你这语调怎么这么像李顺圭那个矮子!”

    “听说……回来的时候他跟那个初珑两个人一起回来的?”恩静不以为意的微微笑道。“莫非你是妒……”

    “闭嘴!”西卡突然翻了脸。

    但是……恩静并没有生气:“这又是何必呢?你知道我是在开玩笑的。我也不觉得你会被这件事情给绊住,也不会觉得你是真的因为那个初珑而……生气,你是在生自己的气,是不是?”

    “你不懂!”西卡突然有些懊丧的答道。“我跟你不同,如果你跟伍德再见了面,可以毫无顾忌的聊聊过往,甚至还能大方的开两句玩笑,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摆在大家眼前的,是可以随时随地拿出来翻看的!但是我不同……有些东西我不能说,也不能想,但又偏偏忘不了。我……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嘴笨说不出来,而是这种东西一旦说出来甚至想起来就不是原本的那个了……我……总之我说不出来!”

    话到此处,门外的金钟铭已经能够想象西卡此刻的为难和无奈了。实际上,此刻的他感受着西卡卡在那里的停滞感的时候,却也在心里为她背诵起了一篇著名散文中的段落:

    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

    比如说邮票,有些是用于寄信的,有些仅仅是为了收藏。

    金钟铭此刻已经完全懂得了西卡,他知道了对方的无奈——对方对自己的感情毋庸置疑,而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也没有任何问题,那就就是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的关系,而且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时光后,已经牢不可破了。至于其他的,虽然已经过去了,朦胧了,甚至虚幻了,但却也像个邮票一样一直收藏在了对方的心底。

    而这次她在初珑面前的情绪渗出,其实并不是针对初珑如何,恐怕是看到了自己身边的那份空白终究要被其他人占据后一次对她个人的总检视,然后就现了那份珍藏。而这个珍藏的积存,恐怕是从恩静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只是那个时候她控制的很好而已。

    智妍有些不适,她现自己的脖子因为金钟铭更加用力的手劲给勒到了一些,不过更让她无奈的是她现自己好像是这四个人中唯一一个听不懂西卡前辈话里意思的人,这让她不适之外又有一些茫然。

    “其实你是幸运的。”恩静轻声安慰道。“人总是很难选择是否去做那个被收藏的东西,不被说,也不被想,但却能不被忘。咱们两个人,我是做出了选择的,当时是很痛苦的,而你……最起码不用去做选择,对不对?”

    “还是不一样!”西卡沮丧的摇了摇头。“你可以坦然的说出来,仔细的翻看,我却不能连想都不能想……”

    “所以才会憋屈到脾气吗?”恩静关心的问道。“其实……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不去看看别的珍藏呢?就算是以前的事情千丝万缕,不可能忘掉,也没必要忘掉,但重要的难道不是以后的事情吗?他始终是你的哥哥,这一点谁也拿不走的!”

    “就是因为我知道他是我哥哥,所以才会生气。”西卡的回答有些无理取闹的感觉。“最起码我可以对他生气,那为什么不能脾气?”

    “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恩静有些无奈了。

    “我……”西卡欲言又止,有些东西说出了就好受了很多,她之前只是缺乏一个倾诉者而已。毕竟,那些不能说出的话既不能跟父母讲,也不能跟金钟铭讲,更不能跟krysta1讲,至于sunny等人就更别提了,而恩静恰恰是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但是呢,情绪得到舒缓的她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虽然是唯一一个可以表达这些感觉的人,但对方也是有着自己的无奈的。

    “你就当我犯病了吧!”心思百转之后,西卡往后靠在了座椅上。“就像你说的,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但是你呢,你真放开了吗?如果放开了,怎么还有心思帮我?”

    “我也确实放开了。”恩静肯定的答道。“不过,那个过程很难。”

    “可以想象。”西卡微微眯了下眼睛,她想起了金钟铭那些天近乎麻木的躲在阳台看书的情形。

    “一开始,就是那种像是决堤河水般的思念,不过,慢慢的这种河水就会变成涓涓小溪的然后开始缓缓流淌。实际上不管是四年也好,还是那种委屈、痛苦、纠结和不满,也都会随着时间的疗养变得平复起来。”

    “然后呢?”

    “然后,就算用压抑的手段吧,反正生活还是得要继续,随意得让一切都看起来都平静”说到这里恩静有些感慨。“虽然这种平静一开始是表面上的东西,但是慢慢的,随着每天晚上自己躺床上时的那些思绪、眼泪,有些东西就慢慢的凝结了……到最后,就变成了一种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可以描述可以面对甚至可以调侃的东西了。那是一种遗憾,一种心情,一种想念,一种感觉,微微穿插在时间与距离之中……至于你问我为什么有心思帮你,能有什么?刚才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所以,一个人坐在这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把那个东西拿出来打量了一番……然后你就进来了。”

    西卡无言以对。

    门外一直一动不动的金钟铭突然扭头迎上了智妍的目光,然后他在小恐龙不解的表情中松开了她的衣领,又手把手的把包间门把手放到了对方手里。

    再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智妍茫然的看着对方走开,僵硬的手劲不由的就松弛了下来,然后随着咯嘣一声,手里的门把手就弹开了。

    随即,门内的交谈声戛然而止。

    “西卡欧尼!”回过神后的智妍推开门后露出了脑袋。“你果然在这里……钟铭oppa在到处找你,好像是要你回去!”

    西卡回头和恩静对视了一眼,然后站起了身来。

    与此同时,在狎鸥亭的家中,krysta1已经偎依在初珑怀里睡着了。

    金钟铭一直不大懂这俩人为什么会亲密到这种程度,实际上,他也不理解少女时代中林允儿和忙内的关系,还有金泰妍和帕尼之间的亲密……

    这个,其实不要说金钟铭了,绝大多数男孩子们恐怕都不懂这个东西,女生在十几岁时还不曾遇见爱情的时候,她们对于友情的苛求,其实是非常浓烈的。

    某种意义上而言,她们之间甚至会妒忌,会甜蜜,会吵架,会疏远又会恋恋不舍地再次靠近,简直如同一对恋人……但其实这真不是爱情,只不过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就长这个样子而已。

    闺蜜这个词语的力量,尤其是从少女时期就形成的闺蜜关系,恐怕不是金钟铭所能猜想的。

    所以,当数小时前krysta1小心翼翼的问出那个问题后,初珑就立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毫不犹豫,毫不遮掩:

    “有些生气,但是可以理解,也愿意退让。”

    “为什么?”krysta1万分不解。

    “如果只是情绪的话,没有理由真的生气的。”初珑微微叹了口气。“因为你自己也不是个圣人,也会有自己情绪的。我和西卡姐姐以后一定会长久相处的,今天包容了她的情绪,等她理智的时候说不定会包容我的情绪。”

    “别怪我多嘴,我总是害怕你们两个会打起来……那我和伍德怎么办?”krysta1晃着自己的大脑门应道。

    “不会的。”初珑俯身在对方脑门上吹了一口气。“我和西卡姐姐之间没有真正为敌的理由……”

    “总觉的你们几个今天晚上都很怪异。”krysta1无言以对。“个个说的都很深奥似的……莫非是被伍德的文青病给传染了?”

    “也许吧。”初珑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不管如何,留在这里陪陪我,我要等到你哥哥回来。”

    krysta1点了点头,然后……就睡着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