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5章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下)

第095章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郑仁烨如遭雷击。

    要知道,一个人最失态的时候莫过于从天堂掉到地狱的那一刻,而昨天晚上郑仁烨接到金钟铭的电话约他来这里谈一谈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事情的转机到了,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正式的跟郑进周掰掰腕子了。毕竟,安圣基之前展示的不耐烦态度和金钟铭的暧昧躲闪他也是看在眼里的,有这份助力在未必不能把郑进周咬下去……

    可没成想,今天一来就面对着这么一个阵容,这么一个场景,和这么一句话。

    说实话,郑仁烨也不傻子,就这么一瞬间他就对自己的前景没了指望……可是话说回来,名、利、权这三个字谁又能逃的过去呢?谁又能心甘情愿的撒手呢?真要是有半分看的开,当初他就应该在一个月前趁着大钟奖落幕的机会直接宣布退休,就是放不下那些东西这才一把年纪的赤膊上阵狠咬郑进周的。

    恍惚间,郑仁烨呆立当场却一言不,场面上似乎尴尬了起来。

    但是,始作俑者金钟铭却没有解释和催促的,而是自顾自的回头喝起了咖啡,这个鬼天气,有杯热咖啡在手,简直是享受。

    其余人见状更是没法开口,要知道,他们可是跟郑仁烨对骂了半个月的,所以现在也都只好各自低头喝咖啡,就好像没有对方这个人似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佩服一下郑仁烨这个老头子的脸皮了,即便是在这种环境下,他竟然都能撑住了劲,然后还勉强坐到了圆桌上点了杯咖啡。

    “这个……组织是指谁?”郑仁烨咬着牙质问道。“韩国电影人总会是独立的法人机构,除了召集所有九大协会的常务委员召开全体大会,否则是没有谁有权力罢免我的!”

    “那就开吧!”韩载翼冷冷的答复道。“不过,跟现在还可以全身而退不同,到时候有些人就会身败名裂了!”

    “郑会长。”崔希奎也有点不耐烦了。“你觉得就算是开会你就有一线生机了?那样只会让你多丢一次脸罢了!你没看到这次连演员协会和制作人协会都已经协调好立场了吗?”

    郑仁烨根本不理会这两个人,只是冷笑而已,他的目光始终在李沧东和金钟铭身上打转,除了正面交锋的郑进周,也就是这俩人是真正的oss。

    “老郑,些许身外之物,何必呢?”金钟铭放下咖啡后慢悠悠的开口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话明明是说给郑仁烨听得,那边郑进周倒是先打了个哆嗦。

    “我……”郑仁烨话说了一半却又咽了回去,看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平。

    “其实我知道前辈你是怎么想的。”金钟铭略显感慨的放下了手里的纸制咖啡杯。“辛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来到今天这个位置,凭什么别人一句话我就要让位子?”

    郑仁烨一声不吭。

    “同时,我也猜的到前辈的这种不服气的底牌在哪里。”金钟铭继续一脸平静的说道。“不就是韩国的各种协会乱成一锅粥,总会跟9大协会的关系根本理不清吗?甚至普通民众一看名字还以为其他9大协会是总会的分会呢……其实呢?这个总会不就是当初九个协会推举出来专门处理大钟奖的一个临时组织吗?只不过呢,这么长时间了,它有了自己的财务权利,有了自己的办事机构,有了自己的组织架构,还因为这些东西有了自己利益团体……”

    “我可没……”郑仁烨似乎要辩白什么。

    “我没说前辈贪污。”金钟铭轻声的制止了对方。“实际上,这一次所谓拨款截留问题我倒是反过来很理解总会的诸位,哪有既想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道理?只不过呢,人家这边的郑会长手里握着政府的所有正式拨款,他的钱比你多的多!”

    “所以我才会不服气!”郑仁烨的语气算是缓和多了。

    “不服气可以理解。”金钟铭点了点头,顺便斜眼一瞅压住了想要插话的韩载翼。“但是……你却没有资格反抗。”

    郑仁烨冷哼一声,似乎还是不服气。

    “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金钟铭继续循循善诱扮演着政委的角色。“你的底牌在哪里?你不就是觉得,一方面总会的人因为利益诉求会会团结一致的支持你;而另一方面,由于九大协会乱成一团,甚至所谓的九大协会的常委委员会议,自从当初光头运动以后也已经十几年没开了,连谁又资格出席都闹不清。这样的话,你自然可以不怕什么这个会那个控诉的,只要趁机把水搅浑,然后再拖下去。这个时间不需要太长,因为等一过年,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开向这边这位郑会长申请明年的大钟奖举办权……到时候,这边这位同样身处风口浪尖的郑会长无论是批还是不批,甚至仅仅是犹豫,事情都会被彻底闹大闹臭,说不定你还能趁机挟持着明年的大钟奖摆出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势,到时候很多爱惜羽毛的人自然要束手了……是这意思吧?”

    桌面上的所有人都面色不善了起来,确实如金钟铭所言,真要是让这厮拖到过完年,只他敢要明着继续申请下一次大钟奖典礼举办权,哪怕事情最后解决了,那所有掺和进来的人也要被这件事情搞臭,且不说几十年大钟奖的名声要废,说不定还要一起丢脸丢到国外去……

    其实,当初大家选在大钟奖一结束就力,就是怕这厮拉着大钟奖玩投鼠忌器的把戏,但是却没想到,只要对方狠下心来,想拿大钟奖要挟众人,不管是举行在即还是申请举行,其实都是一回事!

    从方面来看,这厮确实是典型的光脚不怕穿鞋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是又如何?!”郑仁烨被说穿了心思反而硬下了心肠,反正他本来就是准备玩撒泼让这些人投鼠忌器的。

    “你还真敢……”

    “闭嘴!”

    “安静点!”

    韩载翼的的怒气被金钟铭和李沧东一起按了下去。

    “我既然答应了导演协会要尽快表态,就请韩会长安心听我说完!”金钟铭冷冷的盯着对方提醒道。

    “让钟铭说!”李沧东也摆了一下手。“我们听着就行!”

    韩载翼浑身凉,却又不知所措。

    “郑会长。”金钟铭点了点桌子。“诸位前辈着急了,咱们干脆点,这就直接说透吧!”

    “请讲。”郑仁烨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咱们刚才说了。”金钟铭看着对方问询道。“所谓总会当初是九大协会为了方便大钟奖举行而建立的临时机构……为什么当初这个协会说建就建?为什么现在你又能靠着这个协会硬抗九大协会?”

    “很简单。”郑仁烨毫不示弱的迎着金钟铭的目光答道。“金代表,你还年轻恐怕不懂得这里面的道道,我来告诉你,说到底,几十年前的九大协会是真正有执行力的,而现在不过是一团散沙!”

    “原来如此。”金钟铭点点头。“那请郑会长接着给我科普一下,这个执行力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郑仁烨为之语塞。

    “我来告诉你吧。”金钟铭抽了抽鼻子。“权力来自于人!”

    “哪些人?”郑仁烨心里微微一虚,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有些慌张了。

    “导演!”金钟铭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向了对面的李沧东,李沧东则微微为之一怔。

    “演员!”接着,随着金钟铭的手指移动,众人又看向了微微笑着的李秉宪。

    “编剧!”这次手指自然而然的指向了崔希奎。

    “技术人员!”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在了韩载翼身上。

    “行制作企业!”李在斌也干笑了一声。

    “还有政府官方监管人员。”郑进周面无表情。

    “郑仁烨会长,我刚才说组织,什么叫组织?这就叫组织。这桌子上的人虽然很少,但却代表了韩国电影界绝大部分的组成者,而那些普通的电影人赋予了他们某种权力,让他们可以在这个小桌子上决定韩国电影界的一切!那怕是有手眼通天的人物想要插手韩国电影,那也必须要透过这些人才能在这个桌子上声!否则,他就违背了游戏规则,违背了游戏规则就要被踢出去!而我……”说着,金钟铭指向了自己。“我之所以能对你这么说教,不是我人生经验什么的胜过你,而是我现在在代表组织对你谈话!刚才我没大没小喝止了韩会长,也不是我个人在喝止他,而是他没懂此刻的我是在替谁说话!你刚才一进门还没等我开口就愣住了,为什么?因为你心里是懂得我们这个阵容的含义的,只是你存着万一的侥幸,觉得我们这些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手里的权力……对不对?你以为送钱给李明博的那个贪得无厌的哥哥就有用了吗?我明白的告诉你,他连手都插不进来!”

    郑仁烨面色苍白,却依旧一言不,而郑进周竟然也是类似的表情。

    话说,此刻,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

    “郑仁烨会长!”沉默了一会后,李沧东也终于开口了。“算了吧,你躲不掉的!真要是不行的话,我们7个人现在就可以在这个桌子上,挨个的给你那个总会的执委们打电话,我倒想看看,任何一个想继续在电影圈子生存的人,有谁会选择站在你那边?”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郑仁烨,等他答复。而良久,这个执掌了韩国电影人总会十几年,在另一个没有金钟铭的时空里一直熬到了2o16年还不退休,甚至在跟九大协会彻底闹掰后还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继续单独举办大钟奖典礼的韩国电影强人,却在面前寥寥七个人的目光下,选择了低头。

    权力来自于人,而很不巧的是,这个时空里有这么一个人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不能退休了,还要担一身污名!”郑仁烨看向了桌子上的众人。

    “郑进周会长泼的脏水。”金钟铭还是用手捂着鼻子,然后冷淡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另一边的郑进周。“那就请那位郑会长为这位郑会长擦干净!”

    “理所当然。”郑进周微笑着应道,虽然得尝所愿,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我会为郑仁烨会长处理好尾的,甚至总会那边的诸位也会酌情安排的,请郑……请诸位放心。”

    “那我就告辞了,郑会长那边一做出行动我就会公开宣布退休。”郑仁烨起身告辞,不再恋栈。

    话说,这位来的时候兴致勃勃,走的时候却意兴寥落。而转眼间,之前半个月间还跟半个韩国影坛对撕却不落下风的一个强人,竟然在七个坐着喝咖啡的人面前选择投降,也着实让这些人心思微妙了起来,因为,他们自己就是这七个人之一。

    果然,郑仁烨走了五六分钟,桌面上的人却没有一个动身说要告辞的。呵呵……见识到了权力的滋味,没人愿意撒手。

    “服务员!”金钟铭捂着鼻子招手道。“再来一杯咖啡,跟刚才一样就好……顺便给我来点纸巾……”

    “怎么了这是?”李沧东微微抬头问道。

    “应该是被淋感冒了。”金钟铭捂着鼻子答道。“不过应该没大事。”

    “那就好。”

    “那个……”韩载翼突然插话了。“这么好的机会,难得大家聚在一起……诸位看看,咱们是不是再多讨论一些事情?”

    “这么一说的话……”李在斌一边轻笑着一边吞吞吐吐了起来。“感觉咱们这个会议不太正式啊……还累得钟铭刚才跟郑仁烨会长解释了那么一大通……”

    “确实。”崔希奎也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终于展示出了韩国电影名编剧的派头。“刚才郑仁烨会长虽然说的话很伤人心,但是关于九大协会乱成一团的说法却是真真切切的……是时候规范一下了。”

    “那个……仿照大国家党这些正式的党派组建一个非常态对策委员会如何?”李在斌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意见,也不知道之前怎么不说出来。“各大协会各出一个人,就像现在这样组成一个很小的圆桌会议,下次遇到这种非常规问题直接代表所有韩国电影人做出统一决定,然后所有成员协会必须无条件服从……实际上现在想想,之前o6年的反配额限制运动,如果不是安圣基前辈当机立断立即从国外回来,韩国电影人很可能就丧失组织性了……”

    “好主意!”金钟铭端着咖啡连连点头。“制作人协会就让李在斌理事来出任这个委员吧!”

    “那多不好意思……”

    “李在斌理事就不要推辞了……那是不是可以把这件事情给定下来了?”韩载翼有些迫不及待,不过其他人并未有鄙视他的意思,技术团队的成员向来被人忽视,能光明正大的站到台前的机会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但是这样的话……”李秉宪却突然提出了反对意见。“我虽然是演员协会的会长却才疏学浅、德行不彰……而且演员们诉求不一……只有一个代表演员的名额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是不是要讨论一下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问题?”

    “是啊!”韩载翼脑子一转就想扇自己一巴掌,真要是九大协会各出一个人,金钟铭和安圣基这对师生怎么办?

    “钟铭你怎么看?”瞅了眼窗外那个打伞离去的背影,有些感慨的李沧东回过头来问道。“有腹案吗?有的话说出来大家听听。”

    “是这样的。”金钟铭当仁不让的开口了。“先总会就不要再出名额了,在我看来9个人的名额正合适,也可以将争端限制在圆桌上。”

    “没错。”其他五个人纷纷点头,郑进周张嘴却又把话咽了进去。

    “然后为了尊重女性,女性电影人协会必须要有一个名额。”

    “理所当然。”这个当然没人反对,而且十有这个名额也会公平的由编剧、导演、演员、技术团队中产生。

    “至于独立电影协会也应当有个名额。”

    李沧东沉吟了片刻,然后认真的点了下头,独立电影大多数时候其实就是导演自己一手搞出来的,这么做其实是把这个名额让给了导演。

    不过,身为电影振兴委员会会长的韩进周却心里又一次咯噔了一下,别人一时间想不到他却一清二楚,韩国政府扶持艺术电影、独立电影的那笔最大拨款作为当初反配额运动的胜利成果,可是一直攥在安圣基手上的!金钟铭现在还动辄去离这家咖啡厅不远的振兴委员会总部签字画押呢!所以,这个名额就算是必然出自导演,但这个导演也必然不会给金钟铭师生惹麻烦。所以说,这个名额其实应该是导演协会和金钟铭师生对半分的!

    “然后就是我们的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事情了……”金钟铭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说实话,这个委员会所谋求的不仅仅是演员们的福利,还是所有韩国艺人的福利……加入这里有些不伦不类。不过……”

    “不过?”李沧东也认真了起来。

    “由于韩国电影的组织架构问题,韩国的演员工会其实一直是有名无实的……当着大家的面我也不说虚的……我的意思是,我们互助委员会的影响在那里,谁也不能忽视,不如借壳上市!两会合一!”

    “可以接受!”李沧东想了一下后,还是点了点头。“演员工会其实本来就是九大协会之一,但是也正如你说的那样,基本上已经死了……就这么办!”

    李在斌似乎是有想法,却想了一
王者荣耀附身系统小说5200
下后却也只好点了点头。话说,演员工会怎么死的?还不是被他们这群人投资人玩死的?现在借壳上市,指不定哪天金钟铭就要把这把坑坑洼洼的破刀磨亮上油,然后一刀砍在谁脑袋上呢!

    但是……对上自己这个资本家,其余的人态度却都一致,况且金钟铭师生势大难制本来就是现实……不是想想就能躲掉的。

    “那么……导演协会、振兴委员会、演员协会、制作人协会、演员工会、独立电影协会、编剧协会、女性电影人协会……还有我们技术团队协会……事情就齐乎了!”韩载翼兴奋的总结道。“至于那些杂七杂八的协会,说实话,根本就没有代表性……该除名除名,该吸纳吸纳……”

    “而且有些东西名不正则言不顺。”李秉宪虽然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名额是谁给的,但是能有一个名义上的言权也是很不错的,所以他也兴奋了起来。“我的意思是,制作人协会也可以趁机改下名,直接改成电影行制作企业联合会好了……这才名副其实嘛,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说话算话的组织!”

    “有道理。”李在斌笑着应道,他已经有些当仁不让的感觉了,有实权和没实权的区别可大多了,现在他的心态跟刚来时看热闹的想法已经千差万别了,不然也就不会担心那个演员工会被金钟铭收走的事情了。

    “这么一想的话……还真是一桩盛事啊!”看到所有人都喜笑颜开的样子,郑进周实在是不得不强颜欢笑……

    实际上,这位的心已经在滴血了,金钟铭借刀杀人不见血,分分钟就把自己刚刚拿到手还没捂热的电影人总会的权力给分走了!到头来,自己其实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落了个大钟奖的筹备权力。你说,到时候真要是朴女士下令让他堵一堵金钟铭,自己拿什么跟对方硬抗?!拿脑袋吗?自己也剃光头吓唬人?

    可是……正如金钟铭讲的那样,权力来自于人。当导演们、演员们、编剧们、技术团队们……哦,还有投资商,当这些人意识到可以把人的力量集中到一起使用时,权力的组织架构就已经牢不可破了,而且确实可以在韩国影坛做到一言而兴,一言而废!

    自己作为官方代表,难道要刻意营造官方和电影人的对立情绪?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捏着鼻子先占个位子了!

    “那个……几点了?”金钟铭抽着鼻子朝周围人问道,虽然这厮手腕上就戴着一个手表呢。

    “才4点42!”李秉宪看了眼自己的手腕。

    “那就好!”金钟铭点了点头。“还来得及。”

    “你约了人?”韩载翼竟然有些不舍得散会的感觉。

    “是……我约了人。”金钟铭点点头。“一个约到了5点,一个约到了5点半。”

    “那赶紧去吧。”李沧东笑着点了下头。“带上你的狗和篮球,你那只狗蹲门口看雨线感觉都要看傻了……”

    “那就让它接着看……”金钟铭瞥了一眼还算老实的贝克,然后再度捂住了鼻子。“我跟那两位说好了,就在这里见面。”

    几乎所有人眼皮一起跳一下,然后又一起想到了对方刚才4点钟约得那个郑仁烨,这个年轻人哪来的这副全盘掌握的手腕和心思?

    “约得谁,方便我们认识吗?”郑进周放下之前的各种心思,勉力应付了起来。

    “这件事啊……正好!”金钟铭叹了口气。“正好可以跟代表了全韩国电影人力量的诸位商量一下……”

    “果然!”不知道有几个人心里开始紧张了。“这厮果然是一环扣一环,今天下午没完了!”

    “是这样的。”金钟铭慢悠悠的说道。“我约了金东浩前辈。”

    在场的一些人开始眩晕了,而一直显得稳如泰山的李沧东也瞪大了眼睛。

    金东浩,又经常被翻译为金东虎。

    这位今年已经74岁,老态毕露的老爷子依旧经常在新闻上冒头,不是给谁颁奖就是出席什么典礼,甚至金钟铭的某个大赏还是最佳导演什么的好像就是被他颁出来的……总之,他是韩国影坛中活跃度极高的一位大人物!

    但实际上,这位韩国影坛脱不开的大人物却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电影人出身,恰恰相反,他是以文化部次官副部长的身份离职后主动参与韩国影坛事物的这么一个人!换句话说,他是官方坐探,而且是明着的那种!但显得比较强悍的一点是,那边无论是总统换届选举还是党派轮换上台,官方都没动他,为什么?因为这位这个坐探干的实在是太好了……

    至于为什么这位能够在韩国影坛明着施展影响力却无人可制?很简单,除了官方的协作外他有一个天大的底牌在手——想当初,就是他当为文化部次官的时候一手开创了韩国釜山电影节!

    而一个如此成功的电影节,给他带来了足够的声誉、名望、利益牵连……换句话说,投鼠忌器这个词汇放在郑仁烨身上确实蛮合适,但是放在在金东浩这个被韩国电影人又爱又恨的人身上那才叫一个贴切!

    想当初,作为文化部次官的这位带着几部影片和畏畏缩缩的韩国电影人去欧洲电影节上参展,回来后人家在釜山海滩上画了一个圈,说我们也要搞一个最好的电影节!然后人家就搞成了!釜山电影节一直到现在足足15年了,一直是所有韩国人的骄傲……顺便说一句,金东浩老爷子干了足足15年的釜山电影节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嗯……这又是怎么当得呢?很简单,釜山电影节执委会有个两个规定,一个是委员长只能由执委选举,另一个规定则是执委们由委员长提名,然后政府批准……

    怎么样?有木有想到传说中的第二十二条军规?这种情况下金东浩几乎是用一个釜山电影节把韩国电影人的尊严给搅的七零八落!

    呃,莫非你以为釜山电影节之父这个称呼是在忽悠人?

    但是……所以说但是!李沧东这时候呼吸变粗可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导演对韩国官方人员的天然厌恶,更重要的是,想当初李大导演兴致勃勃当上了文化和旅游部部长之后,就是被这位老爷子联手自己在文化部的老部下们给架空的……想当初,所谓的李金之争可比如今的这次二郑之争闹得大多了!

    他们之间那叫国仇家恨!

    “钟铭……你约金委员长来有什么事?”郑进周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沧东一眼,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朝金钟铭问道。

    “是这样的。”金钟铭低头拉紧了运动衫的拉链,话说他现自己感冒的症状有点加剧了。“金东浩老爷子74岁了,中国唐代大诗人杜甫的那句诗说的好啊,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诸位,这把年纪了,咱们忍心看他老人家还在为釜山电影节的事情操劳吗?!”

    “说的好!”李沧东一拍桌子,把所有人下了一大跳,这位大导演大作家终于没有高人风范了,甚至就算是他心里对金钟铭的那点小心思已经看得透透的,那此刻也无所谓了。

    “钟铭……你是想劝金委员长……退休?”李在斌目瞪口呆。

    “是啊!”金钟铭摊摊手。“不行吗?”

    “这个……我们还是要尊重一下金老先生的个人意愿吧?”郑进周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晕,今天且不提什么电影人总会的权力丢了的破事了,毕竟那是朴女士的任务,可这要是先任由釜山电影节当着自己的面从官方手里被这群人抢走,哪怕是一心捞钱的李明博恐怕都要先站起来找他算账!

    “李老爷子的个人意愿固然要尊重,但是我们也是为了他好!”金钟铭言之凿凿。“更重要的是,李老爷子向来尊重组织上的决定,如果我们先在组织内研究好了,那他一定会对我们的决定甘之如饴的!”

    满嘴胡话!郑进周恨不能撕了金钟铭的嘴!但是回头一瞅,那边李沧东已然两眼光,崔希奎和韩载翼也是跃跃欲试,甚至就连李在斌也若有所思,李秉宪……李秉宪就算了!

    总之,这副架势真的是要趁机把金东浩给踹下去的意思啊?

    “那个……我有话说。”略作思考后,郑进周立即决定动手阻止这个势头。

    “郑会长请讲。”李沧东拿出了自己当初当文化部部长的架势,不过那双眼睛里的绿光却让对方头皮麻。

    “那个……”郑进周咬咬牙。“恕在下直言,我们这些人确实可以代表韩国电影人做出一个统一的决定。但是,釜山电影节并不仅仅是跟电影相关的一件事情……它牵扯到旅游业和官方的文化推介……因此,釜山市政府和长久以来赞助着釜山电影节的各大企业,还有当地的文化观光企业的态度,咱们都不得不加以考虑……所以说,金东浩老先生虽然向来尊重组织的决定,但是咱们几个人在这件事情上实在是代表不了组织啊”

    李在斌点了点头,韩载翼和崔希奎也有些犹豫。

    总之,难得郑进周有急智,竟然能这么快点出了这件事情的要害所在。

    “钟铭怎么说?”李沧东冷冷的看了郑进周一眼,然后转向了始作俑者金钟铭。

    “我的意思很简单。”金钟铭再度捂住了鼻子。“郑进周会长的说法很正确,釜山电影节牵扯甚广……单凭我们这几个人确实没资格当这个庞然大物的组织!”

    郑进周心里已经哇凉哇凉的了,因为听着金钟铭的语气他都能猜到下面的转折。

    “但是……不要紧。”金钟铭抽着鼻子艰难的转折道。“诸位不要忘了我在釜山本地也是小有存在感的……我这次来其实已经得到了釜山本地的商会以及那几家著名的赞助企业的谅解……他们也认为金老爷子年纪太大了……可以休息了!”

    “这就没问题了!”李在斌一拍桌子。“釜山本地商会点头了,基本上釜山市政府议会也就算是默认了,釜山地方议会默认了,市政府也就不好开口了……”

    众人纷纷点头,官商勾结这种破事就数他们李家干的最顺溜,李在斌这个专家都这么说了,那就是真没问题了。

    “钟铭的那个网店生意做的不错!”李沧东挥着手指言之凿凿。“如果加上几个大的赞助企业还有釜山市本地各位贤达的态度,那我们就可以代表组织找金东浩次官谈话了!待会我来谈……”

    众人兴致昂扬,唯独郑进周面色恍惚,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金钟铭不仅是个演员,人家还是国内掰着手指头数得着的富豪,是有钱淫……在韩国,有钱淫的事情你不懂就不要掺和,指不定这个什么釜山商会的事情,就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在跟韩进会长赵亮镐说着这次选举到底要给朴女士交多少钱的时候顺手提了一句就过了。甚至,金钟铭说不定都没提,但是他现在打个电话再说,自己又能如何呢?

    “那谁来接任呢?”

    恍惚中,郑进周被这句话激的打了个寒颤,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是啊,按照规定,釜山电影节的委员长需要从内部的委员中选举产生,而委员却需要委员长提名,我们是不是问一下金老先生心目中的人选?”

    “这件事我跟安圣基老师谈过了。”金钟铭的话让郑进周再度无言以对。“先老师自己作为执委是不准备参与进来的……但是我们一致认为,现在的副委员长中,李庸观教授最为合适……我五点半约得就是这位了……”

    再也没人说话了!

    李庸观,韩国中央大学电影学教授,中央大学艺术大学院院长,国际青少年电影节组织委员长,中国中央戏剧学院客座教授,釜山电影节执委会副委员长……呃,总之,这位在韩国是学界跟电影交汇点上的最高峰,他个人想上位的话没人拦得住。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一段跟眼前李沧东大导演有点拐着弯的秘辛。

    话说,当初李沧东只是个著名作家,从未想过当导演,但是某一日,一位叫朴光洙的前辈作家和导演带他入了行,从此之后一不可收拾……当然,这个就不多说了。而这位朴光洙导演呢,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是釜山本地的文化界老大!想当初,金东浩创办了釜山电影节后,正是这位朴光洙导演仗着自己地头蛇的身份和金东浩来了一段龙争虎斗,虽然和自己的好友李沧东一样是个完败的下场……但是架不住人家是釜山本地人啊,于是他就一直当着釜山电影节的执委会副委员长,然后和金东浩老爷子相爱相杀了十几年,中间几度被撵出去,几度又杀回来,o2年那次他回来以后私下里直接跟电影圈的朋友说自己这次准备熬死金东浩……呃,但是没成想人家金东浩74了还活蹦乱跳的,那位更年轻的竟然先在肝脏的问题上撑不住了,看来酒精问题果然是韩国人的死穴……

    但是,朴光洙副委员长觉得自己熬不下去的时候,直接推选了自己一位滴酒不沾的不至交来接任他的职务,估计是希望这位肝脏好好的至交能替自己熬死金东浩。然后,朴光洙导演就回家养病去了。

    没错,大家估计已经明白了,这个不喝酒的至交就是这位韩国学界中电影学科的一把手李庸观教授!

    换句话说,李庸观不仅自己很强大,釜山本地人还都是挺他的,釜山电影节内部也是挺他的!实际上这时候再想想金钟铭一回到韩国就立马说服了釜山本地商会……李庸观这个人选也是一个巨大助力好不好?

    当然,面前的李沧东更是绝了最后一丝对金钟铭个人心思的猜度和警惕,哪怕是这么干有些按照这小子的指示行为的感觉,但是,为了报朴光洙导演的知遇之恩,这个李庸观也必须要力挺!什么导演协会什么演员协会的话语权,什么釜山电影节的好处落谁手里,统统放那儿再说!

    先干金东浩,再挺李庸观!

    就这样,十来分钟后,精神矍铄的金东浩老先生按时出现在了这家咖啡厅的门口,看的出来,老先生行为敏捷身体健康记忆力群……因为,当这位来到门口的时候竟然认出了被雨水打得身上毛都乱成一团的贝克,还低头跟这只耷拉着脑袋的大白狗打了声招呼……

    不过,当金东浩老先生进入咖啡厅,然后看到眼前这幅阵容的时候,他还是跟之前的郑仁烨一样,彻底懵在了那里。但是,让他跟郑仁烨产生一样反应的遭遇还在后面!

    “咳!”面对着前文化部次官金东浩先生,前文化部部长李沧东导演干咳了一声,然后慢腾腾的站了起来。“那个……金次官,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请你辞去釜山电影节执委会委员长的职务,安心回家抱孙子去吧!你……要不要念两句诗,表达一下此刻的心迹?”

    ps1:这几章里出现的那些,看了就觉得眼睛疼得各种协会名字,全tm是真的。

    ps2:几个韩国影坛大人物的那两段往事恩怨也是真的。

    ps3:1o年后半年韩国影坛受到选举前的政治波及是真事,金东浩被安圣基联手李庸观撵了下去也是真事,只不过那是之前釜山电影节上的事情,主角不是去安吉陪初珑了嘛,所以拖到现在再讲。而郑仁烨开始过多截留公款引起九大协会集体不满也正是从1o年这一年开始的。实际上,1o年这一年的大钟奖典礼确实格外寒酸。

    ps4:最后,不要觉得这群搞艺术搞电影搞文学的人背地里撕的跟疯狗一样显得掉价,这本来就是牵扯到政治的文人们的撕法,明面上那叫一个亲热如兄弟,背后捅刀子捅的……查资料时看到金东浩退休时安圣基热情洋溢的演讲照片……简直了……估计是自内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