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4章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上)

第094章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12月2o日的下午,韩国尔秋雨如注,忠武路的某个咖啡厅里,有几个衣冠整洁的人正在喝咖啡。

    话说,这群人可不简单,几乎每一个都称得上是忠武路的大人物,属于那种真正能够撼动韩国影坛的人。别的不说,服务员一眼看过去就把李秉宪给认出来了。但是,即便以李秉宪的地位却也只能坐在这张大圆桌的外围,而且对上其他所有人都有点赔笑的意思……不过,仔细打量起来的话,服务员们也很快释然了,因为她们马上就认出来那个稳稳当当坐在最中间位置的大背头男人是谁了——大导演李沧东。以这位的资历、身份、年龄,在韩国能够让他不坐到主位上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沧东也好,李秉宪也罢,还有那些剩余的中年人和老头子们,渐渐的都有些焦急和烦躁的感觉了。

    “怎么还不来?”韩国电影编剧协会会长崔希奎第一个按捺不住了。

    “不会是又想晾我们吧?”回应崔希奎的是韩载翼,这是韩国电影技术团队协会的会长。“之前就是这样,大钟奖晚宴上不是说回去考虑马上给我们答复吗?话是说的好好的,结果没两天他人就跑了,还一跑就将近两个月……搞得我们现在这么被动!”

    “哎,钟铭当初那么一走还是可以理解的。”旁边的搭话的是李在斌,他是代表韩国电影制作人协会来的。“最起码他躲开了青龙奖的举动还是显得很大度的,不然郑在泳那边就尴尬了,实际上青龙奖组委会都在感激他。更何况,人家在中国也是在正经的做生意嘛,博纳的换股典礼不用说了,让子弹飞这部破纪录的影片也有人家的份……”

    “李理事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崔希奎已经有些愤愤然了。“我们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放弃青龙奖我们当然可以接受,要做生意我们也认了。可是青龙奖是在11月底,12月6号那个什么让子弹飞也已经举办了映典礼,再往后这大半个月他人在哪儿?难道不是在刻意的躲着我们吗?我们这些人左等不到右等不来,打电话还拒接,最后实在是没辙了才提前动的,不然能让郑仁烨蹦跶到现在?!”

    李在斌立即仰头看天花板去了,老子是来打酱油的,鬼才接这话呢!

    “说到底。”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会长郑进周终于开口了。“还是我们实力不足,九大协会一起力,却还让郑仁烨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撑到现在……”

    “什么九大协会啊?”韩载翼冷笑一声。“说是九大协会倒他郑仁烨,其实只有导演协会领着我们编剧协会和技术协会在帮你忙……其余的人都在等真正的人物话呢!”

    说话间,韩载翼毫不避讳的看向了李秉宪,但新任的韩国演员协会会长李大影帝却颇有唾面自干的觉悟,只见他干笑了一声,然后逸逸然的端起了咖啡,顺便还把头扭向了窗外……反正,我是不接这茬。

    “咳,其实安圣基前辈不愿意插手这件事情是可以理解的。”郑进周看着油盐不进的李秉宪也是头疼,他当然知道李秉宪是秉承谁的旨意在这半个月里出工不出力。话说,韩国电影各大协会要联手搞倒韩国电影总会会长郑仁烨,演员们却隔岸观火,这简直就是笑话!实际上,正是九大协会态度不一才给了郑仁烨反击的信心,才让那个老头子反过来把他郑进周咬的死死的。

    “是啊。”听到韩进周把话圆到了安圣基身上,崔希奎也赶紧出来打圆场。“安圣基前辈正在筹备一部电影,咱们没必要打扰……”

    “好了!”一直面无表情的坐在上位置的李沧东这时候突然开口了。“都别说这些废话了。钟铭不是个不讲究的人,既然他答应了来见我们那就不会不来的。估计是刚才那阵急雨打断了他的行程,也不要打电话催,再等等就是了。再说了,之前大半个月的现实已经明白的告诉了我们,要把郑仁烨撵下去还是需要人家出力的,既然要仰仗人家,又何必在背后说人闲话呢?”

    李沧东o3年的时候就干过文化部长,o6年的时候获过法国骑士勋章,如今诗又在国际上大杀特杀,再加上这位其实是被林权泽钦点的导演协会接班人……所以,积威之下,甭管是谁,听到他开口后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就连李秉宪都不往窗外看了。

    就这样,眼看着墙上的时钟慢悠悠的走着,距离金钟铭和自己约好的时间也就是下午三点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分钟,而李沧东的心思也开始千回百转起来。

    想当初,自己作为一个毫无执政经验的菜鸟被文化界推举为文化部部长。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信心满满,准备在文化界的支持下做点事情。但是,一来自己确实毫无执政经验,二来官方当时这么做只是为了拉拢韩国文化界,根本没有真正使用自己的意思,大小事务都被几个次官副部长给揽的干干净净……到最后,竟然只干了16个月就灰溜溜的下台了。

    但是,这16个月的韩国顶级官场历练不是白来的,虽然没有拓展视野,可从那以后,李沧东就现,自己对人心的观摩以及看事情的角度确实多了一层感悟。有些背后的东西,在之前自己当作家当导演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去想的。而现在呢,那些东西就好像是明明白白贴在人身上似的,自己一眼就可以看得通透。

    就拿眼前的这幅情形来说好了。郑进周似乎是想给自己换届选举后留条后路,于是看上了总会会长的职务,然后他就利用职务之便从电影振兴委员会里掏出公款来,以利益收买九大协会。

    而那个郑仁烨呢?之前也确实有些过于贪婪了,再加上那家伙干的时间太长,慢慢的成了气候,还真把九大协会当属下了,更可怕的是这厮到了快退休的年纪竟然还恋栈不去。这种情况下,韩国电影人普遍性的厌恶他,倒郑仁烨的大环境实际上已经形成了。所以,面前这两位会长和自己身后导演协会的人才会站定立场,甚至埋怨金钟铭不讲大局。

    但是,抛开导演协会中那群穷哈哈的独立电影导演和艺术电影导演们给自己施加的压力,李沧东却也不禁思考起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已经成气候的金钟铭到底对这次的二郑之争作何观感?

    才二十多岁的他真的讨厌那个六十多岁的郑仁烨多于五十岁的郑进周吗?年龄,是个推测人心的好东西。

    正在沉思之间,咖啡厅入口处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李沧东睁眼看去,果然是金钟铭来了,不过,对方的模样似乎有些凄惨……

    “别动!”金钟铭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贝克的脑门上。“我让你别动,人家是来帮你擦干净的,你却甩人家一身水!”

    长着猴脸的贝克嗷呜一声,然后略显委屈的往后退了半步,淋了一身雨的它实在是忍不住抖身子……这是天性,那谁都说了,天性不可夺!

    但是,面对着主人的淫威,贝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交出了自己的天性,然后蹲下去任由那个服务员过来帮它擦掉身上的水。

    “辛苦诸位了!”金钟铭笑着跟那几个主动上来帮忙的服务员致谢。“它还在换毛,就让它在门口蹲着好了,要是有事情叫我,我来处理……呃,顺便再帮我来杯加奶的热拿铁。”

    言罢,金钟铭放下了光荣的铲屎袋,然后拎着一只湿漉漉的篮球走到了那个唯一做了人的大桌前。

    “诸位前辈,抱歉抱歉。”金钟铭把篮球随手丢到了桌子下面。“来晚了,失礼了,诸位前辈海涵。”

    说着,这厮还拧巴了一下自己那刚脱下来的运动外套的帽子,只见哗啦啦的雨水就挤了出来……

    这下子,再有气的人也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钟铭你这之前是遛狗呢还是打篮球呢?”回头看看这边一群人的西装革履,李沧东也觉得画风有点不对,但却偏偏说不出话来,人家二十来岁,遛狗咋地?打篮球咋地?还不是你们这群人个个没出息,这把年纪才混到这份上?

    “这次真的对不住诸位。”金钟铭逸逸然的坐了下来。“贝克正在换毛,天天需要往外跑,正好西卡带了它这么长时间心里烦的不得了,所以我一回来就把这活交给了我。今天中午呢是这样的,看看时间觉得还早,我就约了几个邻居小去往十里那边的篮球场打篮球,而且当时还想着顺路嘛,打到两点半就顺便把狗牵过来,也算是遛狗了。没成想……”

    接着金钟铭并没有说下去,而是抬头看向了窗外的雨线。

    “可以理解。”之前一直愤愤然的韩载翼这时候很是感慨的点了点头。“中午的时候天虽然阴沉沉的,但是下雨的迹象却一点都没有……淋成这样还要你走过来,确实辛苦了!”

    “是啊。”李秉宪也活跃了起来。“刚才那阵雨确实太急了,没人会因为这个怪你的。”

    “你这么三番五次的道歉倒显得我们太无礼了。”刚才一直愁眉苦脸的郑进
无尽超维入侵sodu
周这下子也笑眯眯了起来。

    而李在斌、崔希奎等人更是纷纷点头附和。

    “其实更难得的是钟铭没有叫出租车,而是坚持淋着雨走了过来。”李沧东打量了一下门口蹲着的那只大白狗,然后也开了口。“虽然说尔出租允许载宠物,但是狗正在换毛,真要是坐车来那车子就很难清理了。而这种不为人知的选择,纯粹就是靠个人的修养了!”

    众人为之一怔,但仔细想想确实如此。下着雨,天色那么暗,金钟铭又带着兜帽,然后牵着狗拎着篮球,真要是一言不的上了出租车过来那也就来了,估计谁也不知道。但是他偏偏就能一个人牵着狗顶着这么大的雨走过来……这种类似于暗室中的决断确实能反映出一个人的真正水准。

    而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李沧东的这句随口的称赞,桌子上的这些大人却都有些心思微妙了起来,看向金钟铭的目光也更加慎重。

    “哈!”看了桌子上的人一圈,金钟铭轻笑了一声。“一点小事而已,谈不上什么修养,李导演谬赞了,诸位不嫌弃我来晚已经感恩戴德了……这样吧,下着雨,咱们有事说事?”

    桌面上更加安静了,李沧东笑而不语,韩载翼、崔希奎根本就开始装死,他们也不是傻子,虽然说干掉郑仁烨对他们而言是正经事情,但是郑进周人在这里,无论如何也不用他们开口。当着郑进周的面是一回事,当着意图不明的金钟铭的面自然又是另外一回事。

    至于李在斌和李秉宪,这俩人干脆的看向了郑进周,似乎是要用目光催促他。

    “是这样的钟铭。”郑进周看了看金钟铭,他也知道自己躲不过去这一遭,但索性有着倒郑仁烨的大环境在,再加上有那位朴女士给自己撑腰,趁这个时间逼一逼对方也好。“关于上次大钟奖晚宴上说的事情……你说你要考虑一下,但是之后出了一系列的状况,一直没收到你的回复,而我们这边实在是等不得,九大协会就先开始了……那现在你的意思是?”

    “既然诸位都已经开始了……”金钟铭接过了服务员送上来的热咖啡,有些冻的受不了的他先忍不住呷了一口。“那又何必再问我呢?各大协会不是统一意见了吗?”

    李在斌闻言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制作人协会里的那群生意人其实对这件事情完全无所谓,导演协会得罪不起大家自然要站出来表个态。但另一方面,金钟铭态度暧昧却也让大家才只出声不出力,因为所有人也都不希望因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而得罪了金钟铭这个生意伙伴。

    “现在的问题是……”李沧东突然开口了,他对这件事情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导演协会的立场在这里,他早就回家看雨呆去了。“导演协会也好,电影振兴委员会也好,还有各大协会的诸位,大家都力有未逮。而郑仁烨也明明是已经要退休的年纪了,却非得恋栈不去,搞得大家最后撕破了脸……既然如此,钟铭你又回来了,我们就希望你能担负起演员协会和制作人协会内部的责任……”

    李沧东的突然表态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说到底,这次二郑之争中什么编辑协会什么技术团队协会都是打酱油的,真正力量强大的无外乎就是郑进周本人和导演协会。尤其是导演协会,且不说导演是一个电影的总负责人,所有的电影人天然的要屈从于他们,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到处都是像李沧东、林权泽这样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大佬,他们开口单个人都能引起波澜,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叠加状态呢?

    “啊……”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李导演和导演协会的意思我确切的收到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金钟铭长久以来的暧昧态度固然是个牵制,又何尝不是个负担呢?说到底,郑仁烨确实是挡了绝大多数人的路,只是没有更好的替代者和牵头者才让他活跃到现在的,现在郑进周愿意出头,还愿意给各大协会实际利益上的让步,其实是真的符合大家心意的。

    甚至坐在这里的李在斌,哪怕他没有任何想法,但也是愿意为了给大多人卖好而展示态度和力量的。

    从这个道理来说,金钟铭回归主流似乎早是就注定了的事情,也由不得郑进周敢拉着这些人逼这次宫。

    “说句实话。”金钟铭四处打量了一下,也明白了所有人的想法。“这件事从一开始我心里就清楚……郑仁烨有些过分了,他走对谁都好……是大势所趋。”

    大家彻底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之所以长久以来不愿意表态其实是有些私心的。”金钟铭突然话锋一转,然后还伸手拍了拍郑进周的肩膀。“说实话,我这几年在圈子里爬的很快,大多数时候都是受各位同仁的帮助,因此呢,对一些事情总是感觉很敏感……大家说,老郑他一个人又干振兴委员会的事情,又要干总会的事情,权力是不是太大了点?到时候头顶有个这样的强势人物,总是让人感觉不爽的,对不对?年轻人性子野,一点点私心……让大家见笑了。”

    “这个倒也不能说不是个问题。”李秉宪扶着下巴附和道。“真要是郑会长到时候一手抓着振兴委员会的官方权力,一手抓着总会的组织权力……有些事情就说不好了。当然了……我这么说不上信不过郑会长,而是当演员的性格都比较自由自在,见到这样的事情总是心里犯嘀咕……”

    “秉宪和钟铭都想多了。”崔希奎却在旁边轻笑道。“总会会长确实向来是无任期限制的,但是振兴委员会的会长却是认命的,等到12年就要选举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到时候老郑刚抓起总会的权力那边就要放手……有些事情看起来很理所当然,实际上却非如此!”

    “是啊。”韩载翼也跟着笑了。“从这方面考虑,这几年郑会长一直跟大家合作的很好……他12年退下去,留在总会这边挥余热也是大家乐于见到的……”

    “是吗?”金钟铭看着眼神恍惚却一言不的郑进周,竟然点了点头。“那或许是我多想了……但是……”

    “但是什么?”李在斌算是察觉到了一点味道,只是还没想通而已。

    “但是……我还是想听一听李沧东导演的意见。”金钟铭看向了李沧东。“我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更加尊重诸位导演的决定……如果导演协会决心已定的话,我愿意为了诸位导演改变自己的心意。”

    这是明白的讨要导演协会的人情了,更是要导演协会为这次行动对所有人韩国电影人背书。

    李沧东犹豫了片刻,一瞬间他觉得金钟铭有些过分,但是一丝疑惑也在他心头环绕,那就是他真的不懂金钟铭为什么要这么顾忌郑进周……但是,都无所谓了,回到自己身上,无论如何,倒郑仁烨的事情已经不能停下了,否则导演协会就会成为一个笑话。而且,拍摄独立电影的那些年轻导演们恨不能从墙缝里找到任何一韩元,就算是郑进周有野心,那在他给出的拨款面前,自己这些导演协会的大佬们其实也骑虎难下了!

    “钟铭!”李沧东严肃的坐直了身子。“这件事情导演协会的成员们已经仔细研究过了,郑仁烨必须要走,郑进周会长是个不错的总会人选。”

    “那就好。”金钟铭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同意导演协会的意见,但我会支持导演协会的决定。”

    话说到这份上,事情已经是真的定了下来,这下子,所有人也真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了了一桩心事!”韩载翼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既然如此……希望钟铭你能尽快帮帮忙,郑仁烨那老家伙太恶劣了!”

    “韩会长说的是。”金钟铭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会尽快的。”

    “那就好。”李沧东拍了拍手。“咱们就散了吧!”

    众人群起响应,干坐了一个下午,确实该散了。

    “稍待片刻。”金钟铭岿然不动。

    “钟铭还有什么事情吗?”郑进周心里一突,几乎是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

    “我的意思是,既然大家要我尽快表态,我又躲了大家那么长时间,那择日不如撞日好了。”金钟铭歪着脑袋看向了站起来的郑进周。“我已经把郑仁烨会长约了过来,时间定在下午4点,我今天就让他滚蛋!如何?这样,老郑你明天就可以当双份会长了!”

    大多数人脑子就好像进了浆糊一样,一时间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李沧东却心思百转,在一瞬间想通了一切——金钟铭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他早有后手,今天的事情还没完!

    数十分钟后,郑仁烨如期而至,而一进来他就被眼前这个阵势给吓到了,但是更让他感到惊愕的是金钟铭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郑会长,组织上已经研究决定了,请你辞去韩国电影人总会会长的职务,安心回家抱孩子去吧!你……要不要念两句诗,表达一下此刻的心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