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3章承诺

第093章承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夕阳西下,金钟铭正在陪着朴馆长走在尔市间的小道上。

    “景色不错啊。”朴馆长难得露出了一副比较生动一点的表情,合气道讲究天人合一以柔克刚,说到底还是日本人根据东方儒道哲学提出来的那些,所以多年的训练让他对外向来都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

    “是。”金钟铭看着被夕阳照射成金色的路面,有些机械的答道。

    “那边那栋大楼就是你们公司的?听说还是你的私产?”朴馆长指向了不远处那栋最显眼的建筑,从初珑宿舍附近的角度来看它的确是很显眼。

    “是。”金钟铭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仍然只是一个字。

    两人又走了几步,一直来到了公司的旧楼根下,朴馆长停在了那里,然后再度开口了:“我从父亲手里接任馆长后就很少来尔了,但是……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清潭洞和蚕室的分界线吧?”

    “是!”

    “你们公司的两栋楼都在清潭洞范围内?”

    “是!”

    “这边的楼里是安保公司?我记得报纸上说过。”

    “是!”

    朴馆长咧嘴笑了:“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是,难道你还怕我不成?我这个人修行合气道,向来讲究相与为善,点到为止。”

    金钟铭苦涩的笑了一声,能不怕吗?换谁在这种状态下见岳父不是胆战心惊的?更何况你老人家还战斗力惊人……不过最重要的是你现在语气哪里像是相与为善的意思?

    “我……”金钟铭想了一下,决定还是说开了好,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伯父您今天是什么时候来的?”

    “早上五点钟。”

    “这么早?”

    “必须如此啊。”朴馆长面无表情的答道。“女大不中留,好好的说没就没,要是不来早点守着的话那怎么能看到活人?”

    金钟铭干笑了一声。

    “不开玩笑了。”朴馆长再度轻笑了出来。“前天从恩地那里只是知道你们今天要来,具体什么时间我也不知道,想打电话问初珑吧又怕她跟我说假话,就只好一大早来她们宿舍这里守着了。”

    “其实没必要这样。”金钟铭只觉得笼罩在对方目光下的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坦,尤其是对方态度突然随和了不少以后。“您说一声,就算初珑一开始有些调皮,那最后我们还是会主动去见您的。”

    “调皮?”朴馆长再度笑出了声。

    “是!”金钟铭硬着头皮答道。

    “钟铭啊。”朴馆长戏谑的看了对方一眼。“我女儿91年的,今年2o岁,刚成年,没错吧?”

    “是。”金钟铭觉得自己要流汗了。

    “你说……我这个刚成年的闺女来尔做练习生,然后突然间一声不响的消失了……还消失了一个多月……更重要的是我等她走了二十多天才知道她当了谁的秘书,而且还跟着对方一起去双人旅行……你管这个叫调皮?”

    金钟铭:“……”

    “你说,这种情况下我五点钟过来候着……过分吗?”

    “一点都不过分!”金钟铭只能这么说,不过,他也不准备受这份罪了,说开了就是。“那个,伯父,其实我知道自己这次犯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错误。”

    “哦?”朴馆长还是用那种略带戏谑的目光看着对方。“什么错误?”

    “真要说出来吗?”金钟铭无语至极。

    “说吧。”朴馆长微微笑着盯住了对方。

    正值下班时间,清潭洞变得分外热闹起来,金钟铭甚至在不远处看到了几个自己公司员工往这边走了过来。

    “要不……我们回去再说?”金钟铭突然又丧失了勇气,他指了指身后初珑宿舍的方向。

    “何必呢?”朴馆长漠然的摇了摇头。“就在这儿说好了,有些事情没必要当着初珑的面讲。”

    深呼了一口气,金钟铭知道今天这事比较难了了,但是搞定对方某种意义上而言是自己的义务,既然躲不掉的话,不如开诚布公了:“伯父,我知道这事做得比较让人难以接受,当初你把才高中毕业的初珑交给我,是要我帮她做练习生然后出道,但是一转眼我却把她……”

    “把她怎么了?”朴馆长的语气有点不对劲,有些过于克制了。

    “如你所见,伯父。”金钟铭站直了身子,然后扶了下一直戴很稳当的在眼镜。“我们在一起了!她和我,相互接受了对方。”

    朴馆长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然后呢?”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您和伯母而言可能有些冲击性……”

    “不是可能!”朴馆长更正了对方的话。“是确实,我们俩这半个月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

    “可以理解。”金钟铭有些干涩的笑道。“换了我也会觉得自己的亲闺女是被人拐骗了……”

    “钟铭。”背手站在那里的朴馆长表情严肃了起来。“我们也是熟人了,有些东西确实开诚布公更好一些……你以为我在意的是女儿突然恋爱了吗?你根本就没有现问题的真正所在。”

    “我……其实早察觉到了。”等了一小会,金钟铭才有些艰难的应道。

    “哦?”

    “只是不想提这个话题而已。”金钟铭继续说道。“我知道您真正担心的什么,但是关于这一点,我觉得单单靠嘴上的说法恐怕没什么意义。”

    “然后呢?”朴馆长挑了一下自己的眉毛。

    “然后……我是希望用时间来证明自己诚意。”金钟铭说完这句话后明显松了一口气。

    朴馆长稍微想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应对方这个态度,他只是继续背着手,然后沿着大楼后面的巷道踱步走了下去,金钟铭也立即跟上。

    就这样,两人一句话不说,只是一前一后,慢慢的沿着蚕室这边复杂的巷道走着,到最后,他们竟然穿过了蚕室来到了汉江边上的汉南路上。秋冬交接,夕阳格外的短,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彻底消失,而身后的这片韩国最精华地段也已经变得五光十色起来。

    穿过了汉南路,两人来到了汉江边上的堤岸上。吹着
重生之2006吧
已经有些凛冽意味的江风,他们终于停下了脚步。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这片地方对自己而言太过于熟悉了,金钟铭突然安心了起来。

    但是,朴馆长在江堤上站了一会后却给出了一个让他有些失望的答复:

    “说实话,我还是信不过你。”

    “可以理解。”金钟铭还是那句话,但是语气却变得很是坚定和从容。“伯父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总是要以自己女儿为先做考虑的。”

    “钟铭啊。”朴馆长扶着混凝土的江堤坐了下来。“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坦诚的说,如果你还是当初那个小有成绩的艺人,我说不定会乐见其成。但是如今,你的事业进展的太快了!”

    金钟铭点点头,他一开始就从对方的话里察觉到了对方如此态度的真正缘由,初珑这位社会经验丰富的父亲担心自己女儿以后能不能修成正果。

    “我不是个没见识的人。”朴馆长回头看了看华灯初上的尔江南区。“年轻的时候闯荡过釜山,也混迹过尔,孩子出生后才正式接手了道馆。虽然很小,但是在当地也算是一份产业,我个人也算是地方上的所谓贤达……但就是因为如此,我很清楚像你这样的人物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生活……”

    “先。”站在一旁的金钟铭终于忍耐不住打断了对方。“伯父不要把我当成那些人。其次,这种事情还是要看人心的……就好像跟你所熟知的那几个所谓人物,在私人生活上不也是良莠不齐吗?有坏的自然就有好的,有糜烂的自然就有干净的。人这种生物,之所以被称之为万物灵长,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独立意识且会为之努力。”

    朴馆长摇了摇头:“人到了你这层面上哪里会有干净的?我认识的那些地方上的中层人物个个就糜烂的不得了,至于大人物……你应该跟他们有接触,你说说,说出来一个我们都认识的,看看有哪个是干净的?”

    金钟铭脑子飞快的运转起来,李在贤、李在镕、李健熙、金武星、郑梦准……这些大人物飞的在他脑海中转悠了起来,但是……他突然现,正如对方所言,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其实个个在男女之事上有些让人作呕……而且好像李健熙这把年纪的行径从道德上讲起来反而是最高尚的一个了。

    其实,有些东西是到了金钟铭这个层面上才知道的事情,他不说,初珑父亲未必知道。但是金钟铭并不屑于这么做……于是,想了足足三四分钟后,他才是试探性的给出了两个名字:

    “崔泰源、李海珍?”

    “崔泰源的事情我知道。”朴馆长点了点头。“李海珍呢?”

    “李海珍和崔泰源的行径类似。”金钟铭稍微解释了一下。“算是有个真爱……”

    “原来如此。”朴馆长再度点了下头。“可是钟铭你想过没有,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是你真心喜欢初珑,不也只能学着那两个人把她养在外面?李海珍我不清楚,就像是崔泰源,他再喜欢那个女人,居家过日子一般,甚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她公开。但是,他敢离婚,然后再光明正大的跟那个女人结婚吗?”

    金钟铭欲言又止。

    “或许他想离。”朴馆长继续用那种让人有些烦躁的冷静语气说着自己的看法。“想跟那个女人真正在一起。但是他周围的人,从整个sk上下再到全斗焕那边的人,甚至他的亲信、朋友,对他忠心耿耿的亲信和真心为他着想的朋友,这些人都不会让他离婚的,否则sk就完了!”

    “那不是我!”金钟铭有些烦躁了。“我会展示自己的坚持的!”

    “我相信你这是真话。”朴馆长轻笑了一声。“是真的不能再真的心意,因为我跟你之间不是陌生人,我知道现在你是个好孩子。但是,那只是现在,而后来的事情不是个人有意志就能做出决断的……真到了你要结婚的时候,你身边的人都会阻拦你和一个高中毕业的小ido1结成法律婚姻的。”

    “然后呢?”金钟铭有些生气了。“然后他们能做什么?我会让这些人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吗?”

    “这个道理是说不通的。”朴馆长摇了摇头。“我们俩的年纪差了近一倍,你的想法和我的经验是对立的……说不通的。”

    “那为什么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证明呢?”

    “因为那是我亲女儿。”朴馆长的回答很是有力。“你见过谁愿意用自己的亲女儿来实验一个年轻人的人性呢?”

    金钟铭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而笑过之后他又略显严肃的看向了对方:“但是……伯父,你想过没有,我和初珑也不会轻易的拿我们之间感情来为一个中年人的经验买单!”

    朴馆长怔在了那里,因为他现自己从语言逻辑上已经无言以对了。更重要的是,他现自己面对着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其实也无计可施,不仅仅是由于对方的财富和社会地位,更是由于对方一直对自己保持着的尊重,实际上,今天所有这一切的讨论和争执就是建立在对方对自己的尊重之上的,而这种尊重又恰恰来自于对方对自己女儿的珍惜。

    这是一个死结,换句话说,那怕自己在不看好这份感情的将来,但如果他们此刻是真心的话,那自己依旧无可奈何。

    这是规则,否则就没有那么多让人叹息的事情了。

    “记住你的话!”朴馆长……或者说初珑的父亲认真看着金钟铭,然后认真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不仅会记住自己的话。”金钟铭坦然答道。“也会记住您今天说的话!”

    “那就好。”朴馆长沉默了许久才抬头看了看天色。“初珑该等急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随即原路返回。

    一起吃过晚饭后天色已经很晚了,由于女生宿舍很不方便,于是当天晚上,初珑的父亲和初珑一起住进了金钟铭家中的客房里。然后第二天一早,他就在初珑和金钟铭目送中驱车离开了,全程他都没有向一直缠着自己女儿透露任何一句昨天傍晚他跟金钟铭讨论的那个话题,而金钟铭更是对此守口如瓶。

    男人之间的承诺,没必要向一个双方都共同爱惜到极点的人提及,时间会印证一切的。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