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2章阳光有风险,灿烂需谨慎

第092章阳光有风险,灿烂需谨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今年24岁,初珑今年2o岁,两人早就不是青春期的熊孩子了,那怕是初珑,有些东西其实也是不需要教的。不过那只是想当然罢了,有些事情第一次真正操作起来的时候,总是有着让人手忙脚乱的各种意外情况不停的出现。

    但是还好,这种时刻的男女之间是可以不顾一切的,所以,甭管过程多么艰辛,两人最终还是成功来到了最后一步。

    此时此刻,阳光斜斜的洒在身下女孩漂亮的上,浮在上面的摇曳树影却让金钟铭有种恍惚的感觉。这是因为无论对谁来说,赤心面对一个女孩,已经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如果还要赤身同时面对她的,那就更困难了。

    初珑的肤色其实不算是特别白的那种,多年以来坚持不懈的锻炼让她的身体呈现出了一种健康的颜色,是属于那种气血充足,白里透红的感觉。而且配合上她此时不胖不瘦的状态使得女孩的体型显得极度匀称,皮肤的弹性更是让面前的男人有些爱不释手。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当金钟铭从对方下腹一路抚摸上来以后,他的动作慢慢的变得轻柔了很多,然后就只剩下一只手在对方锁骨和后颈附近小心的撩动着。

    “怎么了?”初珑意外的没有害羞,当身体的接触来到这份上以后其实已经没有害羞的必要了,她只是对对方突然的缓和感到不解罢了。要知道,刚才脱衣服的时候,两个人的动作一个比一个激烈,就好像打架一样。

    “我在思考一件事情。”金钟铭有点不合时宜的笑道。

    “是吗?”初珑也有点出戏的感觉。

    “但是……现在已经想好了。”说着话,金钟铭突然俯身下来,攻破了对方最后一丝阻碍。“这时候要是再停下来,我就不是男人了。”

    初珑在那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她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在这种时候还要想问题了——金钟铭没带蓝精灵!

    一丝胆怯伴随着疼痛让初珑有了一丝清明,但是很快下腹的冲动掩盖了一切,面前的人配合着头顶的阳光,还有竹海中波动的风,这些东西混在在一切,让她好像听到了一曲让人沉迷的音乐一般。这音乐激烈而又纯净,于是乎,很快初珑就忘记了一切,然后沉浸在这动人的旋律中去了……

    阳光如雨,竹林似海,风声如浪,人心似潮,还有……美人如玉。这时候,沉浸在里面的何止是初珑呢?两个年轻人早已经不顾一切了。

    金钟铭之前在竹林中躺下,其实是想让时间走慢一点,但是事实告诉他,这次的时间走的有点太急了,等他再度仰头躺在竹海中枯黄的枝叶上时,手腕上初珑送给他的手表明确的告诉他,他觉得短暂且意犹未尽的时间其实是很长很长,只是沉浸在这音乐中的两人在一次次的演奏中忘记了一切罢了。

    “oppa。”顾不上整理一下身体和衣物,恢复了清明的初珑就依偎了过了,而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大胆和主动。“问你件事情……”

    “怀孕了,我们就结婚。”金钟铭的回答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让恩地那群人再等两年出道!”

    初珑仰头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是点了点头,其实是在对方胸膛上蹭了一下,经历了这么一个中午,两人真真正正的来到了最亲昵的关系。

    但是,这个中午带来的后遗症绝不仅仅如此,实际上,刚才的承诺只是对其中最严重的一个后果做的预案罢了。除此之外,他们有着太多要解决的事情,比如说……

    “oppa,我背上感觉有点痒,还有点刺痛,像是扎了刺一样……左胳膊下面也是。”

    “我也是。”金钟铭无奈的答道。“刚落下来的毛竹竹叶背后是有刺的……我们刚才在地上打得滚太多了……”

    “那怎么办?”

    “只能回去洗澡时再说了,现在处理不掉的……”

    再比如说……

    “我腰带去哪儿了?”

    “好像在筐子里。”

    “筐子去哪儿了?”

    “好像被我蹬下去了,不知道滚到那边去了。”

    “找找吧。”金钟铭一边无力的拽着裤子一边往附近地势较缓的地方找了起来。“腰带找不到是个问题,但是筐子找不到也是个问题。”

    还比如说……

    “头还是很乱,但是里面的竹叶碎片也差不多了。”

    “嗯。”

    “我们赶紧回去洗个澡吧?”

    “嗯。”

    “怎么了?”

    “站不起来。”初珑有点羞涩的答道。“还是有点疼。”

    “你拎着筐子和竹笋。”金钟铭愣了一下,然后带着某种生动的表情站了起来。“我背你。”

    不过,这么多后遗症和麻烦只能反衬出农家乐的老板娘是个聪明人加好人,这是金钟铭当天下午得出的一个结论。

    话说,当金钟铭背着初珑走回家庭旅馆时,这位大妈正在院子里削笋,她当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两人而已,什么话都没说。

    但是很快,大妈就抱着一包用市塑料袋包着的东西慢悠悠的敲开了金钟铭的房门。

    “这个抹在被毛竹刺扎到的地方。”大妈先是拿起了一瓶什么药膏。“如果只是叶子后面的绒毛是没大事的,抹完之后忍着就行,但是如果还疼得的话,那就得用这个了。”说着,大妈拿出了一个针线盒。“必须要把刺给挑出来,不然你们就等着受罪吧!”

    金钟铭连连点头,心中感激万分。

    “这是一个木梳子吗,其实俺们这地方叫篦子。”大妈继续慢慢悠悠的介绍道。“市里那种塑料梳子太松了,不如篦子齿密,洗澡给时候让你的外国女朋友好好用这个梳一下头,不然头里面的枯枝碎屑这些东西根本弄不干净。”

    “您真是万家生佛。”金钟铭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还有这个。”大妈继续在包里翻腾了一下,然后取出了两盒让金钟铭无言以对的东西。“认得吗?”

    “只认得一个。”金钟铭指着一盒蓝精灵尴尬万分的答道。

    “不要害臊嘛。”大妈毫不在意的笑道。“这有什么害臊的?年轻人火气大嘛,但是得注意安全。”

    “是!”金钟铭不得不承认这是至理名言。

    “记住就好。”大妈拨愣了一下那包蓝精灵,然后把另一个小药盒取了出来。“至于这个玩意……你们自己看着用不用,琉婷……其实多说一句,这东西偶尔用一次没啥坏处,但是坚决不能常用,那对女孩子身体不好。”

    “您真是……感激万分。”金钟铭都说不出话来了。

    “不用感激。”大妈把手里的这包东西一起递了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全文阅读
过来。“感激个啥?开旅馆时间长了,对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解的也多,你们根本就是管不住自己,所以这东西都常备着呢。话说回来,我又不是不收钱,到时候算在房钱里……那个啥,热水我给开了,赶紧洗澡吧!”

    金钟铭无言以对,但还是对这位老板娘佩服的不得了,人家把什么问题都给想到了,这真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于是乎,一个多小时后,在房间中帮着初珑挑出背上最后一根竹刺以后,金钟铭突然现,好像事情的善后已经被这位神级大妈给完全解决了。

    而且,套上衣服后的初珑似乎也是这么想的:“oppa!”

    “嗯。”金钟铭在对方套上外套前轻轻拂过了对方的肩膀,那个纹身上竟然还有着自己的牙印……回头想想,当时实在是太疯狂了。

    “吃完药之后是不是就不用担心了?”初珑的目光有些奇怪。

    “98的概率没事。”金钟铭笑着解释道。“但其实……没必要吃的。真要是万一出了岔子,我们反倒什么都不用多想了。”

    “总是有些胆怯的。”初珑有些似是而非的答道。“而且我也不想这么早就给你当家庭主妇……”

    “我知道,你说过的。”金钟铭抱起了对方然后闻了闻,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处在这种情形中时,那怕是沐浴露的味道都很好闻。“你从小就喜欢唱歌,可是性格却很害羞……这些话你跟我说过很多遍,所以我不会拦着你的,安安心心的该如何就如何吧!”

    “确实蛮安心的。”初珑松了一口气。“这样其实也好,该怎么走就怎么走,最关键的是,真有一天累了走不动了,oppa你还能伸手接住我……”

    “这是我的义务。”金钟铭毫不迟疑的答道。

    “不过,我们现在要等在这里吗,还是回尔?”

    “等在这里吧。”金钟铭突然轻笑了起来。“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再多呆一会吧。而且,就算是为了报答老板娘的恩义,咱们也应当多住几天……省的浪费。”

    初珑愣了一下,然后把目光停留在了那两盒老板娘送来的蓝精灵上,薄草莓味,1o乘以2,就是2o……

    呃……总之,就是这样,有些食髓知味的两人顺势接着住了下来,当然,他们是为了报答老板娘的赠药之恩,跟别的没关系。在这些天里,搬到一个房间里的二人生活的极为惬意,白天吃,晚上睡,时不时的还要去挖竹笋……不到三五日,初珑竟然觉得自己又胖了不少。

    而就在这几天里,在远离安吉的各个地方也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先,让子弹飞开始了公映,这部站着赚钱的电影给整个中国电影市场注入了一剂兴奋剂,没错,是兴奋剂而不是延命针,因为中国电影市场本来就在强势复苏中。铺天盖地,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这部电影的影子,网络上网络下所有人都在谈论它,日票房三千万到也罢了,但是全民解密的事情估计让姜文自己都想不到。他在采访中干脆的告诉记者,他就是盖了一个黄鹤楼,谁成想民间自有高手,非得写出来一堆故人西辞黄鹤楼来……

    但是,这件事情给陷在温柔乡里的金钟铭只带来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他意识到自己手上很快就要多了一大笔现金……

    其次,韩国影坛那边也开始炸开了锅,无他,韩国电影联合总会会长突然被爆出截留公款,说是这厮大钟奖典礼能省就省,然后把省下的钱塞入了自己的腰包,而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会长郑进周率先难说要调查这件事情……然后人郑仁烨当了这么多年的总会会长自然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他也立即反击说是经费本来就包含着总会会费在内的,而郑进周如此疯狂不是为了别的,正是想在自己退休后接手总会,但却被他严正的拒绝了,对方是在泄私愤!

    换句话说,韩国影坛混的最开的两个姓郑的已经正式开撕了……

    而这件事虽然看起来很无稽,但却牵扯到韩国影坛的方方面面,各种人物突然间密集的打电话给躲在安吉竹海边上的金钟铭,让他回去参战……

    金钟铭本来想再晾晾那边的,顺便多在温柔乡里呆一会,但是躲了两天后,留在尔的安圣基却率先被这两拨人彻底给搞烦了!他直接打电话给自己的学生,然后告诉金钟铭甭管海有什么想法,都得赶紧回尔把事情搞利索!

    总之,不许耽误他安圣基拍电影!也不许耽误你金钟铭拍电影!

    这下子,金钟铭终于拖不下去了,不过好在那1o乘2也用光了,和初珑商量了一下后,他们决定启程回尔。毕竟嘛,温柔乡虽好,风月无边,但是有些东西终究还是要去面对的。甚至可以说,人活着,有些东西注定的躲不开的。所以,哪怕是两人再舍不得,也终究选择离开了难以忘怀的安吉。

    正所谓,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田园将芜胡不归,是时候回尔了。

    然而,世事如流水,人生似浮云,由于有着一位神级大妈在安吉这里帮着两人处理了各种善后,金钟铭和初珑总是觉得做了就做了,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但实际上,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产生的后遗症根本不是这位大妈能凭着她的经验就给彻底解决的,有些麻烦和有些人还是需要他们自己面对的。

    12月中旬某日,金钟铭和初珑一起下了飞机。其实,初珑本来是想和金钟铭分开走的……省的遇到麻烦。但是金钟铭坚持一起回去,光明正大就行,甚至他还有放任绯闻的意思,这样方便以后的处理。

    初珑对此当然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

    不过,事实证明,麻烦永远不是按照你的想法来的,由于两人来的很隐秘,机场没有任何专门等候的媒体。偶尔也有几个民众猛然反应过来了,哦,刚刚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好像是金钟铭,可一转眼人就没了,预料中的麻烦一次都没出现。

    但是!所以说但是!当金钟铭和初珑坐上来接自己的车子,然后带着买给恩地那些人的小礼物来到她们的寝室时,一个让初珑愣在当场,同时让金钟铭四肢有些哆嗦的人却出现了。

    “那个……教……伯父!”金钟铭有些口齿不清的跟面前的瘦高男人鞠了一躬,手里的东西干脆的被他扔到了地上。

    “改口改的挺快的。”初珑的父亲,那位曾经教导过金钟铭合气道的清原郡合气道馆长伸手拉过了自己的闺女。“我记得前几天初珑跟恩地说是今天回来,看来是恩地跟我都没记错。那什么?”

    “哎?”

    “你说……我是不是也要改口了,金钟铭先生?”

    金钟铭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愣了足足五秒钟后,他嘴里最后却只蹦出来了一个字:“是!”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