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0章站着赚钱的电影

第090章站着赚钱的电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让子弹飞的映庆典格外热闹,正如在韩国,金钟铭的电影总会像是电影节开幕一样,姜文、葛优、周润这三位的电影在中国自然也是如此!

    不要说在京的各位电影演员导演了,金钟铭甚至看到很多歌坛大腕和著名相声小品类的演艺人员,除此之外,他还第一次见到了大哥龙和杨受成。实际上,金钟铭就是和这两位还有韩三爷一起短暂的在台上露面的,这是因为除了来为儿子捧场的大哥龙以外,其余三个人都是标准的出品人或者制片人……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金钟铭并没有看到博纳的那些人。要知道,他的钱可是透过博纳走过来的,所以说眼前这部让子弹飞无论从哪边算那也是博纳影业的小半个出品作品,但实际上不要说于胖子跟徐克了,甚至就连和金钟铭一样昨晚上才飞回到京城的韩三爷似乎都有些各种敷衍的感觉,这种感觉别人知不知道不清楚,但是当时在那台上就站在他身边的金钟铭那是从毛孔里都能感觉到那种寒气……

    总的来说,当初的中影的三个代表性人物真的是越走越远了。

    嘛,这种事情其实无所谓了,尤其是在眼前这个情形下更是如此,反正现场热闹的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各路影视歌星轮番上台,说学逗唱样样不缺,台下的观众和媒体也都能适时的捧哏笑场,就连一众真正的大腕也配合至极的在台下摆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英皇预留了足额的宣传费用,逼得姜文跑到自己哪里找钱,现在所有人都在享受着这么一大笔宣传费用和电影的衍生价值,这种情况下又有谁会在意台上的这点细节呢?

    不过,就在这种热闹非凡的状态下,稍微亮相了一下之后金钟铭就坐到了台下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然后有些恹恹的眯起了眼睛。说实话,原本他是想过来刷点脸的,但是昨天回京城时遇到的那个剧本让他突然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感觉,心情一下子低落了起来。再加上既然跟于胖子穿一条裤子了,还接了明年博纳贺岁档主打电影的男主角,姜文这边虽然说不上要刻意疏远,但也没必要着力奉承了。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电影也开始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白马红旗金顶,火锅红酒民谣,师爷夫人县长……所谓吃着火锅唱着歌,上来就是让人欲罢不能的。

    但是……金钟铭已经对这个场景审美疲劳了,这部电影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现在闭上眼睛都能在脑子里放出来,于是他就真的闭上眼睛了……呃,然后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钟铭是被一股烟味给呛醒的,是姜文,但是身边也只有姜文了,实际上偌大的礼堂里除了还在拆卸之前设施的工人外就只剩他俩了。

    “几点了?”金钟铭摸索了一下身上试图去找手机,但是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手上还有手表呢。“十一点半……电影完了?”

    “十点半就结束了。”姜文沙哑着嗓子瞥了过来。“看你睡得特别舒坦,没敢叫醒你。”

    “诸位呢?”金钟铭还是有些迷糊的感觉。“就是典礼前说要请我吃饭的那几位?”

    “被我撵走了。”姜文又点了根烟。

    “哦。”金钟铭还是有点困倦。

    姜文终于忍不下去了:“我说,你不能这样吧?”

    “饿了就吃,累了就睡,我为什么不能这样?”金钟铭的回答终于带了点生气。

    姜文为之语塞。

    “既然人都散了,那我……就回酒店了。”金钟铭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请你吃饭。”姜文狠狠的捏灭了烟。

    金钟铭回头看了对方一眼,表情有点奇怪。

    “什么意思?”姜文反瞪回来。“这都不给面子?”

    “没什么。”金钟铭摇摇头。“听说你这人对投资人的态度向来很差,怎么到我这儿态度一直很好?”

    “你不能这样说吧?”姜文站起身来答道。“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我对投资人态度差那是因为他们瞎掺和,影响我拍电影,像你这样光给钱不惹事的投资人我干吗要给你甩脸色?”

    金钟铭为之默然。

    就这样,两人走出早已经空空荡荡的奥体中心,七拐八抹的来到了安慧桥附近,然后随意的钻进了一家通宵营业的兰州拉面馆。

    大半夜的也实在没什么东西,大盘鸡都花了二十分钟才端出来,但是羊杂汤不错,天那么冷,金钟铭就坐在那边喝汤,一点点喝,喝的认真极了。

    “我说……你不能这样吧?”姜文又开始抽烟了。

    金钟铭放下勺子,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对方:“我……”

    “我知道!”姜文点了点头。“累了就睡,饿了就吃,你吃东西没问题……你吃!”

    “不是。”金钟铭摇摇头。“那句你不能这样吧是你口头禅吗?怎么翻来覆去就这一句?”

    “是我口头禅。”姜文点了点头。

    “那之前两次接触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之前的你不值得我展示真正的态度。”姜文认真的答道。

    金钟铭想了一下,然后低头接着喝汤。

    “你不能这样吧?”姜文有些无语了。“这时候你不该接着问为什么现在就值得了?”

    “这需要问吗?”一碗汤下肚,金钟铭终于感觉到全身上下都舒坦了不少。“不就是现有人对着自己得意之作竟然睡了一整场,觉得心里不爽吗?”

    “你是故意的?”姜文想了一下。“故意用这种方式找我说话?”

    “你想多了。”金钟铭失笑道。“确实是睡着了……”

    “那你tm得告诉我这部电影哪地方让你昏昏欲睡了?!”姜文终于彻底忍不住了。“别告诉我你汉语不好看不懂!”

    “那段……站着把钱挣了的对话。”金钟铭平静的解释道。“看到那儿突然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想得太多,脑子太乱,就迷瞪了起来。”

    “原来如此。”姜文突然冷静了下来,正如他刚才突然爆一样。“到你这个年纪,再加上你的成就,开始思考这个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是我过激了……给你赔不是!”

    “这倒是难得……”

    “我说了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只是懒得跟人讲道理,我懂。”金钟铭弹了一下汤碗。

    “随便吧。”姜文也无所谓了。“其实……我听人讲过你在北影的演讲,在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见识已经足够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太年轻了,见的事情一多就容易动摇……”

    金钟铭不置可否。

    “回正题上。”姜文对金钟铭的态度明显不以为意。“我知道你是被我站着赚钱的帅气给惊到了,所以对自己的道路产生了动摇,但是我劝你不要学我……因为你学不来!没人学得来!”

    “姜导你太狂了。”金钟铭一点面子都不留。“我见过很多比你更硬气更有坚持的人!”

    “但是他们没我有才气!”姜文一敲桌子,依旧是那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而和我一样有才气的人没我硬气!就算是有那么两个既有才气又有硬气的人,却没我这个际遇和条件!”

    “什么际遇和条件?”金钟铭冷冷的问道。“被人禁了5年?从37岁到42岁,一个导演最辉煌的时候却不能拍电影?”

    “没错!说对了!”姜文朗声应
重生之校园修仙sodu
道,然后四处打量了一下。“清真面馆不好喝酒,叫两碗面汤来,我今天……用你们韩国的说法,就是要摆一摆前辈的谱!”

    面汤端了上来,姜文没有喝,而是开始他的自说自话:“所有人都觉的我狂,我喜欢惹事,但实际上没人愿意惹事。一开始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就是93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当时资金断了,剧组内部又生争端,我同学嫌自己受了委屈,几口子一起来找我让我赔罪,说实话,那几个同学要是走了,剧组就撑不下去了,于是我那时候是拿出来身上仅剩的钱请他们吃龙虾,完了还按照他们的要求把另外那个人给撵走了。那时候,我不也是跪着赚钱吗?你穷的时候,跪着赚钱不丢人,因为没钱就要饿死。”

    “然后……是鬼子来了。”说到这里,就算是姜文心思豁达也忍不住顿了一下。“五年内不准当导演……关于这件事我是不后悔的,但也是完全服从的。我们刚才说际遇,什么叫际遇,这就叫际遇……没那五年我是没资格站着赚钱的。但是那种际遇……又有谁愿意碰到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金钟铭有些不耐烦了,他现在没心思和对方侃大山。

    “我的价值观是分裂的。”姜文低头啜了口面汤。“我幼年动荡的生活和经历,让我的价值观既左且右,所以偏右的文艺界和偏左的普通老百姓都认我。并且因为这个,我这人一方面对体制极度的不配合和不耐烦,一方面却又愿意认打认罚。与此同时,我既能以精英身份混迹于上层,又在心底极度认可底层百姓的道德观念……这些东西你是学不来的,因为他是我姜文一个人的!我能站着赚钱那是我的造化,你真的学不来!”

    “我没说要学你……”

    “那就对了!”姜文打断了金钟铭的反驳。“异国他乡的,多次遭遇也算是缘分,我就告诉你一句话吧。”

    “洗耳恭听!”

    “那些跟电影无关的人,总是忽视艺术直指人心的力量。”姜文认真的用他那沙哑的嗓音说道。“我们这些人,站着赚钱也好,跪着赚钱也好,甚至是蹲着赚钱也罢,支撑着我们的都是艺术本身!其他人不懂,所以他们才会惊叹站着的人,鄙视跪着的人,然后无视蹲着的人!可是,我们自己不能不懂!你懂吗?”

    “多谢!”金钟铭站起身来应道。

    “我要是你。”姜文看了眼准备离去的这个年轻人。“数年内就不要再当导演,因为这对你这个年纪而言实在是太难了。安安心心的当几年演员,然后突然有一天你就会现,自己道路其实就在眼前!”

    金钟铭挑了挑眉毛:“前辈你还真是好为人师。”

    “不用谢。”对方如此应道,还是显得猖狂之极。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话?”金钟铭失笑道。“我都没问你。真的是看在缘分的面子上吗?”

    “小金啊!”姜文突然叹了口气。“你年轻的过分了,而我却有些老了……仅此而已。”

    金钟铭点点头,转身就走。

    深夜交通顺畅,半个多小时后金钟铭就回到了东三环的酒店里,仰头躺在床上,他却是心头泛起了千念百绪。自己这趟来中国本来是想利利索索的办点事,然后带着初珑开开心心的让心休息一下。但是,人心难测,自己的心思更加难测,那边的人和事还没放下,这边的人和事又重新泛起,还没给初珑一个彻底的交代,自己却又陷入到了自己的电影道路中去了。

    说到底,自己还是不能做到心境圆满,或许真的要像姜文说的那样,自己年轻的过了分。或许真的应该暂时缓一缓,先当一个纯粹的演员,演别人的戏,然后等到时机成熟了再重新开始构造自己的电影。

    感慨完毕,闭上眼睛,金钟铭一时间心乱如麻。

    “oppa……你在吗?怎么没开灯,是睡了吗?”

    随着门被打开,初珑的声音顺势响了起来,她有自己的门卡,这时候出现不足为奇。

    “在。”金钟铭勉力笑道。“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开灯,怎么了,大半夜的找我是要准备献身吗?”

    初珑打开灯,然后面色绯红的避开了这个话题:“是正事,一件事情,一个东西。”

    “哦?”金钟铭翻身坐了起来。“什么?”

    “是博纳那边的陈社长通知我的,那个邓勇星导演已经来过了,两百万也批下去了。”初珑边说边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一沓东西。“然后他还让我转交给你这个……好像是武侠漫画之类的东西。”

    金钟铭一言不的接过了初珑递过来的这沓手稿,翻开一看他就明白了,都说徐克导演是漫画家水准高于导演水准,但是现在看到这些连龙套表情都清晰分明的分镜稿依然吓死个人。

    难怪初珑会当做是正式的漫画。

    而翻开来看了几页后,金钟铭就被这部漫画给彻底吸引住了,他瞥了眼初珑,现对方并未在意,就干脆的坐在床头认真的看起了这部漫画。除此之外,徐克导演随手写在分镜稿旁边的话也都让人受益匪浅,什么3d电影需要镜头平行还是要有角度的……这些东西都让他大开眼界。

    但是,突然间,金钟铭在某张图上面现了一句潦草的铅笔笔迹,和其他的专业解释不同,这句话更像是徐克工作之余的随手而为:

    千言万语,中国电影总是有希望的。

    金钟铭合上装订起来的分镜稿,闭着眼睛仰头再度躺在了床上。

    昨天那个台海出身沪上谋生,然后跪着赚钱的邓勇星;今天这个大陆土生土长,然后站着赚钱的姜文;还有这个手稿的主人——出生在越南、成长在香江,然后来到京城蹲着赚钱的徐克。

    此时此刻,这三个人的形象,像是走马灯一样在金钟铭的脑子里转了起来,最后又变成了徐克的这句话——千言万语,中国电影总是有希望的。

    再往后,金钟铭的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些别的似乎不太应景的人物:得罪了李明博,然后咬着牙不拍电影的崔岷植;不愿意做出解释,却又甘心冒着被朴大妈打击报复风险来拍电影的宋康昊;被自己逼到绝境,深更半夜的跑到自己家里,希望能够用股权和低头来了结私怨,然后继续留在韩国拍电影的李秉宪;还有那个看完自己在大叔中的表现,固执的要跟自己学生打擂台的安圣基……

    这些人,这些事情,茫茫然中似乎又变成了今天晚上姜文的那句话——那些跟电影无关的人,总是忽视艺术直指人心的力量!

    一念至此,金钟铭忽然坐了起来,然后目光炯炯的看向了坐在床边盯着自己的初珑。

    “怎、怎么了oppa?”初珑有些不知所措。

    “没什么。”金钟铭伸手把对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就是想抱抱你!”

    “oppa……?”

    “田园将芜胡不归?”金钟铭念了一句对方听不懂的话,然后又说了一句让小姑娘听懂了的话。“我想回去了。”

    “然后呢?”

    “然后,公司的那些人让他们明天就走。”金钟铭附到对方耳边说道。“而我们要晚两天再回去,因为我要先带你去中国南方的一个地方,就我们两个人!”

    “那……南方哪里呢?”

    “不知道……随便,我只是要找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金钟铭捧着对方的脸答道。“我有点等不及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