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9章跪着赚钱的电影

第089章跪着赚钱的电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九月初,金钟铭启程去了沪上,在上影寰亚这个电影合资企业中盘桓了半日,签了一个合作项目,然后立即就又赶回了京城。

    说到底,甭管是广府的票房向来是各大城市之,还是说沪上的金融业务更加达,但是中国电影的根本始终在京城。

    呃,那么一看的话,金钟铭去沪上跟上影寰亚再去搞合作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意思了。其实,他去这边真的不是搞什么电影合作,毕竟贪多嚼不烂,摊子铺太大没意义。其实吧,他来这边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趁机吃掉s.m公司在中国的主要商业通道。

    话说,s.m公司也好,jyp、yg这些其他的歌谣公司也好,向来很难在中国市场立足。不是他们不想,而是实在是力有未逮,这一点,看看他们不停招收的华裔练习生就知道了。所以说在1o年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一方面谁都明白中国市场的体量和展前途,但是另一方面韩国的娱乐经纪公司却总是在实际运作中处处碰壁……呃,这个东西可以专门写一篇论文,里面的情况复杂到当事人都说不清楚。

    但是……没必要,只说两条就行了。一个是目前中国市场还没达到五六年后的那种地步,韩式的运作盈利方式在中国根本行不通;另外一个就很好理解了,那就是韩国人根本不懂中国这边的游戏规则,尤其是各种各样的企业、机构后面都有官方背景,如果你没有那种体制内的深度合作伙伴,那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可是,此时此刻,碍于两国的外交大环境,如果你没有眼光、魄力和实力的话,又偏偏是不敢搞这种合作的!当然了,肯定是有人有这种能力和水准的,你看人什么cj、好丽友之类的在中国都快扎下根了,但是就搞韩流的那群歌谣经纪公司而言,目前还真没人乱动弹。

    于是乎,面对着偌大的中国内地市场,韩流ido1们能做的实在是有限,不要说跟隔壁日本那种直接出道的地步相比了,甚至连东南亚那种深度都达不到,也就只能是通过开个演唱会之类的圈下钱罢了。不过,即便如此,在没有韩国政府官方背书的情况下,强如s.m公司想要在内地伸开手脚租个体育场之类的那也是无能为力,他们的虚弱和不受待见在之前数年的尝试中几乎是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那怎么办呢?只好请人搭桥了……没错,实际上s.m公司这个唯一还在中国保持存在感的韩国歌谣公司目前只能通过两个途径来展现商业价值,一个是官方牵头的东西,那个就不用考虑了,至于另一个,自然就是屁股在香江而身体在大陆的寰亚了。

    而金钟铭这次来沪上就是干了这么一件很阴损的事情——和日本之行一样,他顺手又把人家s.m公司跟寰亚的联系给切断了。

    这里顺便说一句闲话,香江人做生意很现实,跟日本的那次大费周章不同,这次几乎是跟对方一谈就妥,先是让张承文走陈永雄的路子去试探了一下,然后那位寰亚在沪上的负责人陈志光董事就来京城跟金钟铭见了面,大家谈谈别的生意,比较一下收益,这为全权负责s.m公司那边生意的执行董事就直接点了头。

    再往后,就是金钟铭去沪上直接签了一些合作上的合约,事情就算是谈成了。

    “金总放心吧。”还是那个陈志光董事,不过此刻这位面色潮红满身喜气,看来刚才的合同让他很满意。“孰轻孰重大家看的很清楚,跟金总您的生意相比那边实在是不值一提……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们会等到下次他们家族巡演前再抽梯子的,肯定会让你满意……”

    “陈董事办事我还是放心的。”金钟铭自然也是笑吟吟的,这就是香江生意人的作风,毫不避讳自己趋利的本性,就是谁钱多跟谁走。

    “我们林总很欣赏您。”陈志光继续客气道。“托我代为致意,希望您有时间务必去香江看看,他一定会扫榻相迎的……”

    “铭记在心。”

    客套完毕,金钟铭抽身就走,丝毫没有留念的意思,他这次跟寰亚来这么一出纯粹是为了砍李秀满的爪子,想要分享日后盛大的中国内地韩流市场还是要走内地的套路,寰亚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

    所以,还是要回京城。

    实际上,此刻的京城,中国影坛的大腕们因为一件事情已经开始纷纷扰扰了起来,很多人车马奔劳,从香江、广府、沪上……甚至是国外飞回到了京城,只是为了参加一场电影的映庆典。无他,姜文、周润、葛优,这三位一起合作的电影让子弹飞马上将于6日在京城奥体中心举行映庆典,没人愿意错过这么一场盛会,京城在中国电影的心脏地位彰显无遗。

    而金钟铭作为让子弹飞的主要投资人之一,去那里刷脸天经地义。

    不过,刚一上飞机,金钟铭就有些昏昏欲睡了,随行的翻译和安保也大多如此,这个实在是……谁也怪不了,主要是太仓促了,今天一大早飞过来,上午又审视合约之类的,现在临到晚上了还要飞回去,再加上飞机内部舒适的温度……

    当然凡事皆有例外,恢复了一身职业装的初珑此刻就完全没有倦意。实际上,她从昨晚上到现在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别说打盹了,把她扔床上都睡不着,这个当然是来源于昨晚上身边这个男人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了……而且话说回来,在飞机上,虽然大家都精神不振,可当着这么多公司前辈的面她也没心思去跟金钟铭做亲昵的动作,更不想打扰身边的这个男人休息。于是乎,这个小姑娘左看看右看看,前瞅瞅后瞅瞅,虽然不能彻底静下心来,却又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

    而这个时候,坐在侧前方的一个络腮胡子、形象很恶劣的胖男人却突然起身跟初珑身边的一位女士换了下座位,然后笑着跟她搭起了讪:

    “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初珑茫然不知所措!

    虽然听不大懂对方的话,可是光看这幅情形初珑也明白对方是在搭讪。于是乎,小姑娘张了张嘴,然后本能的想回身叫醒金钟铭,毕竟这里是中国不是韩国,就懂几句话的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态度,难道还能一脚踢过去?但是,刚一回头她又立即反应了过来,虽然对方长得很恶劣,但这里是飞机上,人家应该说的不是什么失礼的话,甚至从周围其他人坦然自若的表情来看应该还只是正常的搭讪,自己这么冒冒失失的叫醒男友又算是怎么回事?不是反过来激化矛盾吗?

    “窝……汉语……吧是很耗……”初珑勉勉强强的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外国人。”对方
我的极品女神小说5200
明显有些失望。

    而与此同时,坐在初珑边上还一直闭着眼睛的金钟铭却突然噗嗤一笑,然后睁开了眼睛。很显然,他根本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但却一言不,反而任由初珑展示自己那蹩脚的汉语音。

    初珑满脸通红,不用想她也知道身边人是在笑什么,但是此刻却也只能没好气的用手掌推了一下对方的胳膊。

    “这位先生懂汉语?”络腮胡子男也立即从笑声中明白了一点什么。

    “是啊,我汉语比较顺溜一点。”金钟铭笑着攥过了初珑的手并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先生贵姓啊,我注意到您好像从上飞机以后一直在打量我们一行人?”

    “原来您早有察觉……”络腮胡子男打量了一下这两人的形象,又瞥了一眼双方攥在一起的手。“其实是我有些冒昧了,鄙人姓邓,邓勇星……先生从哪边来的?普通话真好,比我的都好……”

    “我从韩国来。”金钟铭言简意赅。“听你的口音似乎是香江或者台海那边的人?”

    “没错,台海人。”对方点了下头,然后低头想了一下。“其实我是看到了先生你上午在上影寰亚那里出现过,然后又觉得你面熟,所以一直想问一下你的来由……没想到是韩国来的……韩国的话……到底是哪位?”

    “邓先生是电影人?”金钟铭若有所思。

    “广告导演罢了。”络腮胡子男虽然如此说道,但语气中却不乏自豪之意。“但是拍过一部正式的电影。”

    “原来如此。”金钟铭点了点头。“怪不得会在上影寰亚那边遇见……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金钟铭,是个演员。”

    邓勇星:“……”

    金钟铭:“……”

    “我……有点尴尬了。”邓勇星有些不安的挠了挠胡子。“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怪不得那么眼熟,之前那些年在就台海引起过轰动,前几天我还看过网上盗版的大叔……你还刚拿了大钟影帝,还跟博纳换了股……”

    “这有什么?”金钟铭有些无所谓的掏出黑框眼镜戴了上去。“倾盖之交,何必在意这些事情?况且我本来就不想让别人认出来的。”

    “原来如此。”

    “邓导有什么想法吗?”金钟铭轻笑道。“我可不觉得你一个导演这么跟我侃就是为了搭讪我秘书。”

    “实不相瞒。”邓勇星突然坐直了身子。“我准备拍一部电影,所以在到处化缘!既然遇到了财神爷,就不能不多说几句了!”

    “化缘还能这么理直气壮?”金钟铭失笑问道。“刚才见我面熟不会就存了化缘的心思吧?”

    “当然。”邓勇星摊摊手。“有何不可吗?正正经经的想拍电影,然后用自己的本事去筹投资,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至于是死缠烂打也好,酒桌上忽悠也罢,现在这样侃大山也好,只要人家愿意投钱,那些都无所谓,在商言商嘛,关键是我不是个骗子,拿到钱我就拍电影,又不是卷走跑了……金先生,这是我名片。”

    金钟铭再度失笑了:“台海那边的广告导演都是像你这种作风吗?”

    “不是。”邓勇星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我是从台海混到沪上的,风格与别人不同。”

    “原来如此。”金钟铭看初珑递过来的这张名片。“邓导,从名片上看你应该是个著名的广告导演吧?在沪上混到这份上的广告导演应该不缺钱吧?”

    “不缺钱。”邓勇星摇摇头。“最起码这部电影对我个人而言还是操持的下的……不过嘛,若果能减轻风险何必要自己把身家搭进去呢?”

    “还真是您的风格……”

    “广告导演都是跪着赚钱的。”邓勇星再度摇了摇头。“我个人早就习惯了。但金先生感觉不适应也是正常的。怎么,现在还有兴趣看看我的剧本吗?就在我包里,我还是想找你化个缘。”

    “反正没事干。”金钟铭想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跟初珑换了下座位来到了邓勇星身边,然后看下这部电影的剧本。

    说实话,他倒不是一见如故之类的,之前的倾盖之交的说法也纯属客套,而看剧本的理由也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反正没事干……甚至这其中还有一丝让初珑躲到自己里边,离这位形象恶劣的络腮胡子大叔远点的那种意思。

    总之,金钟铭是对这位跪着赚钱的导演没有任何感觉的,甚至他都还没把对方当做是个导演。而表面上的这种虚伪的客套跟之前见到徐克后的那种虚伪的客套恰恰相反,后者是刻意压制那种心底尊重的感觉,前者这是纯粹的不想无故得罪人,其实他对这人的轻佻作风是很轻视的。

    而看了一眼剧本名字以后,这种心底的轻视更重了——到阜阳六百里。

    没听过,没看过,没感觉,莫非是讲沪上对安徽人的歧视?除此之外金钟铭很难将身边这位在沪上生活的导演跟这个剧本名字联系到一块。

    然而,从沪上到京城飞行距离一千公里,耗时不过两个小时多一点,临下飞机的时候,金钟铭却已经被这个跪着赚钱的导演给征服了。

    “很多缺点。”金钟铭言之凿凿。“你剧本中的皖北方言差错太多,而且你想让秦海露来演的话我觉得反而有失于艺术性……”

    “可如果不让秦海露来演的话我赚不了钱。”邓勇星言之凿凿。“那样的话还不如回到一开始的想法拍个纪录片……”

    金钟铭:“……”

    “我想赚钱。”邓勇星依旧言之凿凿。“没有明星艺术性虽好,可我不能赔本啊?我求了几十个女明星,只有秦海露愿意接这部戏,她还投了钱,我得伺候好人家!”

    “差多少?”

    “两百万就行了。”

    “软妹币还是美元?”

    “……软妹币……不过你要是给我美元我也接着。”

    “你觉得呢?”金钟铭瞥了对方一眼。

    “那算了。”

    “田园将芜胡不归?”思考了几秒钟后,金钟铭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明天上午邓导来博纳吧,找陈永雄先生,我让他给你两百万。”

    “不用找金总你吗?”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想看到你。”金钟铭的回答言简意赅。“而且,明天我要去参加一个站着赚钱的电影的映庆典……抽不开身。”

    “有钱就行……你是投资人,你说了算。”邓勇星心态依旧好的不得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