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8章礼物

第088章礼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实话,京城这地方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要是只看著名景点的话,那个什么京城一日游的倒也贴切。所谓四种路线嘛,长城、奥运、古都、文化。而粗略算来无外乎、八达岭、故宫、十三陵、颐和园、天坛、王府井、鸟巢、水立方……

    但是,这些地方金钟铭和初珑统统没敢去,因为人太多了,遇到韩国游客根本就不是什么概率问题,到时候真正要讨论的是遇到了多少,然后又被人拿手机拍了多少张照片。至于化妆去?又玩的不爽快……

    那他们去玩什么呢?很简单,京城这地方怎么说都是世界级的大都市,元明清以来的正统帝都,被上面说到的那些大景点盖着的东西太多了!从什刹海到钟楼,从平谷到陶然亭,甚至西土城路中间的元大都城墙遗址他们都没放过!而这种知名却又被时间仓促的外地游客所忽略的地方,其实在京城多的数都数不完……

    于是乎,即便是只去这些地方,即便是每次去都故意卡在不上不下的时间去,两人这些天也依然算是玩嗨了。他们白天玩到晚上,从周一玩到周日,又从周日玩到周一……玩的乐不思韩!

    但是,这一天,金钟铭终于停住了自己秋游的脚步,因为有正事找到他了,或者说是之前安排的事情有了结果——一到北京不久,就被他派到上海的张承文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位客人。

    “这次要谈的事情比较复杂和棘手。”酒店房间里的玄关处,金钟铭停下脚步微笑着跟身跟初珑轻声解释了一下。“所以不知道会拖多久,指不定半夜才回来,你要是想玩的话可以自己随便出去逛逛……总之,别憋在酒店里闷着。”

    “放心吧。”半个月的形影不离让初珑跟金钟铭相处起来随意了很多。“不用管我了,你安心去谈事情吧。”

    说着,她还嘟嘴亲了下对方的下巴。

    “那就好。”金钟铭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专门推开了门。

    说实话,半个月的放纵让金钟铭有种难以进入状态的感觉,明明是在搞阴谋诡计,但是推开门见到被自己请过来的陈永雄的时候,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好了。

    但是,人陈永雄从香江混到京城,从寰亚混到亚视又混到博纳,那可是步步高升,他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几乎是一瞬间这位人精就反应了过来,甚至还有心思调笑:“怎么,金总这是温柔乡里呆的时间太长,一时间站不起来了?”

    金钟铭尴尬万分,却又不得不认真的回应道:“待会还要拜托陈总了。”

    “两边都算是自家人,搭个桥而已。”陈永雄倒是心思透亮。“更何况我们香江人多是生意人,金总财力过人,这件事情我看十有能成的。”

    “承你吉言。”金钟铭收敛心神,微微朝对方笑了一下,算是恢复了之前那个虚伪的生意人身份。

    “万事好说。”陈永雄看了看金钟铭,又看了看房门内正用温柔似水般眼神盯着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女孩,明面上点了点头,算是给这个女孩打了声招呼,但心里也默默的点了一下头,这是为门前的年轻人能这么快能定下心来而感到认可。

    谈这么阴私的事情,说好听点叫市场交易明码出价,说难听点叫挖人墙角绝人生路!不收回心来可是容易被人宰一刀的!

    金钟铭和陈永雄一起出去找张承文陪着的那位客人了,而初珑则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话说,本来初珑以为自己是可以安安静静的宅在房间里的,玩玩游戏,给家人打个电话,或者看看漫画,以往她有闲工夫的时候也是如此。但是这一次她明显失算了,因为甭管是怎么想,她都没能找到平时的那种感觉,实际上现在的她现自己做什么都不专心,做什么都能想到那个人身上去……是因为恋爱中的女人过于敏感所以想的多吗?是因为有了恋人就变的牵挂无常吗?

    这种感觉,就好像无时无刻都该为对方做点什么似的,否则就是在浪费人生!

    初珑不是恋爱专家,她不懂得这是什么缘故,所以她开始用自己的脑袋去想,想来想去,她还真的似乎找到了答案。原来,这是自己是暗恋了对方太长时间的缘故。

    要知道,暗恋跟恋爱是不同的,因为暗恋时自己是要懂得回避的,所以那怕是有心,也无法放开了却为对方做一些事情。而恰恰因为如此,所以现在一旦恋爱后自己总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去表达一些什么,去铭刻一些什么……可到底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又用什么材料来铭刻呢?这么美好的半个月,说不定很快……甚至马上就要结束了吧?

    从上午想到了中午,从中午想到了下午,初珑没有去吃午饭,甚至根本就没有出房门,不是她想不出,而是想法太多太杂,一时间竟然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但是,时间来到下午两点钟得时候,初珑突然抱着肩膀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就是这个抱肩的动作让她注意到了什么,然后她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的右臂外侧上——那是小时候打疫苗时留下的一点点小疤痕。

    其实,初珑曾经当面听过崔振浩代表和功夫熊猫讨论过这个疤痕,因为牵扯到疫苗,谁也不敢冒险除掉,但是如果出道后穿漏肩服装的话又会引起媒体和歌迷的无关讨论……最后,是公司的形象设计师提出了一个很好却又简单无比的方案,那就是贴上一个创可贴或者胶带。这样的话,既能在歌迷面前遮住疤痕,又没做掩饰,而且女孩子裸肩贴创可贴的话或许还有还意外的附和她合气道少女的形象!

    而既然如此的话……初珑的心理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个符合恋爱中女性变态而又白痴那种心理的想法。

    下午三点,金钟铭跟寰亚的这位名为陈志光的执行董事聊的已然入巷。

    诚如寰亚的前电影行销部部长陈永雄所言,香江的生意人们还真是……呃,见利忘义!没错,他们比日本人好对付多了,更何况这边的引荐人还是陈永雄,是属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那种知根知底的家伙……所以,双方的讨论已经开始扔开上午和中午饭局中那些乱七八糟的试探和虚伪的推脱,然后逐渐进入到了实质阶段。

    而与此同时的酒店内,下定决心的初珑则敲开了一个同事的房门。

    说起来,自从换股的大事谈成以后,刘清玄就带着一众财务人员飞回了尔。但是,之前大张旗鼓过来的随行人员中剩下的人却都留了下来,主要是以翻译和安保人员为主……可说句不好听的,金钟铭和初珑这半个月天天外出,天天很晚才回来,而这群安保跟翻译连自家老总的影子都见不着,也不知道要保护谁或者给谁做翻译,难道天天在酒店里兼职?不是没有人问过金钟铭或者打电话问尔那边的顶头上司张敏雅,但是得到的回应都很一致,那就是安心等着就好……那也只能等着就好了。

    于是乎,抱着反正带薪度假的心思,这群人也就在京城这边安心住下了,有翻译有安保,金钟铭跟初珑在玩,他们也玩的不亦乐乎。可是,今天却很例外,因为金钟铭没出去玩,而是留下来去谈了正事,可偏偏又没让他们参与……那他们也就只好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里数脚趾头玩了。

    而这时候,一位曾留学过北师的高材生女翻译正在自己房间里无聊的数脚趾头呢……呃,直到门铃咋响。

    “朴初珑小姐!”这位女翻译笑得眼睛都花了,谁都知道自家老板金钟铭是个在男女之事上谨慎小心到极点的人,结果呢?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他却对这个朴初珑亲昵到毫无避讳之意,这都半个月了,出出入入卿卿我我的……呃,换句话说,这位马上要出道,据说很早之前就跟自家老总认识的小练习生指不定就是以后自己的老板娘!

    “崔姐姐。”初珑先是微笑着行了一礼,起身后却咬了咬牙。“我有件事情想请姐姐帮下忙……”

    “尽管说!”崔翻译眼皮都不带眨的,估计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我想……出去一趟。”初珑有些忐忑的答道。“还要找一家比较特殊的店……可是我的汉语只能勉强说一点口头上的常用语……”

    “等我五分钟!”刚才还在抠脚的崔翻译毫不犹豫的答道。“我换好衣服咱们一起出去!”

    时间来到下午五点,一整天的交谈和勾心斗角已经让金钟铭有些乏乏的感觉了,不过,事情总算是有了结果。

    “那么,事情就按照咱们今天说的定下来吧。”眯了半天眼睛的陈永雄也终于
玄女祭最新章节
睁开了眼睛。“志光你也别装那副样子了,咱们认识这么久我早看出来你已经动心了,再斤斤计较小心人家金总不想谈了!”

    明显比陈永雄要小上两三岁的陈志光干笑了一声:“既然永雄哥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多扯了,金总,咱们就按你说的来,等第一笔生意到手且做成了以后我自然会立即停了那边的生意!”

    “不用什么保证吗?”金钟铭抬了下眉毛。“我可以真金白银。”

    “永雄哥做中人,金总又是这么年轻有为,还要什么保证?”陈志光失笑道。“之前百般说法,不过是求个好价钱罢了,又不是信不过你金总。”

    “永雄哥的为人大家自然都信得过。”金钟铭打了个哈欠。“可我不知道年轻有为还能当真金白银使,不是越年轻越不稳当吗?”

    “话虽如此。”陈志光轻笑着摇了摇头。“过了一定限度就要反过来看了,能在金总这年纪来到这份上的人,要么本来就是根基深厚到深不可测的,要么就是大毅力加大运气,前者我不怕你反悔,后者我太怕……所以,口头约定就行。”

    金钟铭为之失笑:“这说法倒是新鲜。”

    “其实不新鲜。”陈永雄跟着摇了摇头。“金总你是不知道啊,我和志光年轻时一方面固然是香江娱乐圈的黄金时代,但另一方面也正是香江治安转好,然后各色枭雄狗熊龙蛇起6的时候,听得见的都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说,比起财的本事我们两个姓陈的恐怕拍马也比不过金总你,可是说起这些看人气运的水准,那就是我们这些老油子的看家本事了。既然生意谈成了,我这个中人说句闲话,志光其实来的时候就已经实际上答应金总你了,或者说,金总你既然开口了,志光其实没法子拒绝你的!”

    “这话怎么说?”金钟铭再度失笑道。

    “你想想啊,且不谈你年纪多大,就说对方年纪多大了?”陈永雄的话让金钟铭为之一愣。“跟我差不多大吧?这个年纪,就算是水准高,手段了得,那还能有几年活蹦乱跳的日子?你比方我,我就准备过个五六年立即滚蛋,然后在香江京城这两个地方养老到死,还要让一群念着我手里遗产的龟孙子们把我伺候的舒舒坦坦的!”

    “是啊。”旁边的陈志光也跟着笑了。“永雄哥到也罢了,咱们今天说的那位也好,我这个满头皱纹加白头的人也好,其实三五年估计就都要精神不济了,五七年估计就思维跟不上了,想当年香江娱乐圈多少豪杰……谁又逃得过时间这个东西?倒是金总你……太过于小心了。”

    “难怪永雄哥换了三次东家却一直能步步高升。”金钟铭耸耸肩,不置可否。“而陈志光董事又能滴水不漏!”

    “问句不该问的话……”陈志光突然抬头认真的看了下金钟铭。“一件小事,纯属好奇,金总不想说就算了。”

    “请讲。”

    “我……既然负责韩国那边的事物,对于金总还有那些个人物的关系还是很清楚的,别的到也罢了,可是唯独是今天说的这位和金先生你的关系倒让我看不透。照理说,其实应该有点有些像是当初邹文怀先生和六叔的关系……可实际上,韩国电影界和歌谣界差距极大,以您在电影届的威势和个人的财力,何必一定要对这位斤斤计较呢?还专门亲自过来谈这些事情?”

    “心存敬意罢了。”金钟铭摇了摇头,然后低头摆弄了一下西装。“听说年底政府要给他授勋,所以就亲自过来拔了他的一只爪子当礼物,聊表敬意……咱们,吃饭去?”

    “真是个好礼物啊!”陈志光干笑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不再提此事。“话说最近一直在沪上晃悠,难得来京城一趟,中午吃的喝的都不够尽兴……永雄哥你接着做东?”

    “理所当然!”陈永雄也笑着站了起来。

    自此之后,金钟铭和二陈等人都没再提这件事情,但是当晚,金钟铭却是带着三分醉意回到了酒店,然后他看到了等在自己房间里的初珑。

    “在等我?”金钟铭的三分醉意恰到好处,神智尚在,脚步也稳,但是语调却已经有些轻佻了。

    初珑点了点头:“有件礼物要向oppa你展示。”

    “今天去逛街了?”金钟铭看着穿着连衣裙却披着一件外套的初珑有所明悟。

    “嗯。”初珑的语调有些刻意压制的平静,她甚至还走过来帮金钟铭接过了外套。

    金钟铭沉沉的跌坐在了床沿上,然后突然拉住了对方的手:“礼物呢?”

    初珑突然有些慌乱,她本能的拉了一下外套。

    金钟铭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拽下了对方的外套,还翻了下口袋,当然了,必然是一无所获:

    “外套里有什么?除了你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嘛。”

    初珑有些心跳过度,一方面她的礼物已经出现了,生怕下一秒对方就会看到,但是另一方面她隐约感觉到了对方的调笑和……暗示!

    “我……”初珑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对方却突然拉着她的胳膊让自己跌坐到了他的腿上,男性的气息身边温热的体温让她完全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这些天,两人耳鬓厮磨飞进展,不能说没有更亲昵的接触,甚至该摸得都摸了,该碰的也都碰了,但是双方当时都很清楚,那也只能是摸,是亲……不然呢,总不能在香山的半山亭上或者西土城遗址下面就直接叩关吧?

    可是这次……初珑心里非常清楚,双方是没有阻碍的!甚至蓝精灵都能在金钟铭房间里找到,那两个他肯定没扔!

    所以,初珑是真慌了,真的不知所措了。

    金钟铭闻了闻初珑的后颈:“好香。”

    “谢谢……”鬼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初珑心里完全对自己无语。

    “但是……可惜了。”金钟铭突然眼神迷醉的答道。“我身上却是一股酒气。”

    “所、所以呢?”初珑真的不明所以。

    “那两只蓝精灵我随身带着呢。”金钟铭把脸埋到了对方的右肩膀上。“我可是贼心不死。但是……你跟我……如果可以的话,最起码要精神清明,你情我愿……对不对?”

    初珑不知所措,她甚至说不清是不是有点轻松还是有点失望。

    “但是你放心。”金钟铭扶在对方耳垂边接着说道。“离开中国前,我一定吃了你!干干净净,你情我愿,最好阳光灿烂!”

    初珑被最好一个词语又搞晕了。

    “不过……咱们回到你的礼物上。”金钟铭抚摸着对方的右肩膀处有些心疼的问道。“说实话,纹身的时候不疼吗?”

    “疼!”本来准备好了很多说辞,甚至还演练了很多次的初珑一张口就是一个让她自己都无语的字眼。

    “以后不许糟践自己的身体。”金钟铭斜眼盯着对方肩膀上的纹身,那是铭刻在疤痕上面的一个汉字铭,是铭记的铭,也是自己名字的铭。“好吗?”

    初珑本来在想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现了自己的礼物,但是对方的反应却让她措手不及,既羞愧又感激还有些伤心的状态下,回答也变的额外简单:

    “嗯!”

    “你的这个表现很傻!”金钟铭把脸贴了过去。“还让我有些生气,但是……我却依然愿意接受这份礼物,因为我懂你,我知道恋爱中的人都如你我一样,既变态还疯狂,还总喜欢犯傻!”

    “谢谢。”初珑今天晚上真的是惜字如金。

    “下次我会让我们俩在心里彻底铭记这次旅行的。”金钟铭认真的听着对方手臂中血管的跳动声,因为他知道这跳动声来自于心底。“下次要跟这次一样乖……好吗?”

    “好。”初珑的回答细如蚊喃。

    “回去休息吧!”金钟铭笑着松开了手。“明天我们要去上海……然后还要立即再回来,再然后……我就带你去找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

    “好!”初珑的回答还是细如蚊喃。

    ps:我勒个去个,心魔啊!不过是请了一次假,竟然就现了人的那种惰性!我今天一天都在想,要不要删了qq就此太监了……多放松啊!但是奶爸竟然在下午的时候跟我私聊说这本书的前几章哪里哪里有错字,原来他在重头看……羞愧无言啊!于是我又哆嗦着重新打开了ps!

    话说,欠了12更了吧?假使这章5.8k的算周三的,那就是14更!惰性啊!人心啊!阳光灿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