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7章恋爱及郑雨盛与猫及香山红叶之关系

第087章恋爱及郑雨盛与猫及香山红叶之关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初珑眼睁睁的看着金钟铭把两个蓝精灵装进了兜里,然后又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到了垃圾桶里。说实话,一瞬间小姑娘就有点慌乱了。

    不过,金钟铭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实际上他早感觉到了,那就是来到京城以后,自己的热烈和进展的迅让对方在惊喜之余还有些措手不及。当然,对自己而言也是如此。说白了,两人虽然感情厚度上已经足够了,但还是缺乏在某个方面的共同经历和循循渐进……那么既然如此,那蓝精灵暂且装着就是了,先要做的还是要带着她谈一次真正的恋爱,不然呢?就算是金钟铭本人有些蠢蠢欲动,不谈就做那也太……急切了点。

    于是乎,从这天下午开始金钟铭带着初珑就像是出来旅行的普通情侣一样在京城里开始一段真正的表白之旅。

    看电影,买礼物,喝咖啡,逛公园,这些名词在金钟铭的脑海中瞬间就冒了出来。

    先是电影,当天下午参观完时光广场然后离开北邮后,金钟铭就直接带着初珑来到了电影院前。而站在电影院前想了半天后,他才决定带初珑去看剑雨。毫无疑问,选择这部电影不仅是因为它是目前最火热的一部,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叫郑雨盛。

    没错,就是那个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里的韩国影星郑雨盛,和别人不同,他早在o6年的时候就凭借着雏菊来中国闯荡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现中国这边的片酬也好氛围也好都比韩国那边强的多,所以合作的越来越频繁,基本上知名度什么的也打开了。

    不过说实话,单就剑雨这部电影而言郑雨盛表现的有些差强人意,虽然是商业片,但是很明显他的力度不够……不过,最起码这位应该是京城影院里初珑唯一认识的一个电影主角了,不看这个看什么?

    于是乎,两人那坐在电影院后排,然后一边看一边金钟铭还在给初珑翻译着……可翻译翻译着,这位大导演兼大影帝的职业病就犯了,他开始说人家郑雨盛哪里哪里不好,哪里哪里不搭,哪里哪里明显是汉语水平不到位导致配音失控……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虽然初珑不生气,可所谓看电影的效果就有些让人无奈了。不过,时间还早,循循渐进嘛。

    其次就是喝咖啡?喝咖啡是第二天的事情了。这天在酒店里吃过早饭,大上午的,金钟铭就带着初珑去了北锣鼓巷的猫小院咖啡厅。

    没错,就是那种满屋子全都是猫大爷的那种。

    嘛,金钟铭虽然因为那只煤炭的缘故一直对猫咪无感,可话说回来,养着煤炭的初珑对这些玩意还是很有感觉的,尤其是这里的猫基本上干干净净老老实实的,被人抱被人摸都没有任何抵抗的,很招女孩子喜欢。所以,这家店是金钟铭在昨天下午失败的电影之旅后于网络上捣鼓了半天才为初珑精心找到的。

    而从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

    比如说现在,初珑怀里抱着一只小花猫还不算,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柜台。刚开始金钟铭还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但是后来随着点单服务员的走开他才有些无语的现,原来柜台上蹲着一只胖到可笑,还偏偏摆出一副生无可恋模样的猫叔。而这位生无可恋的猫叔呢,也正在直勾勾的盯着柜台后的一位正在洗咖啡杯的服务员呆……

    金钟铭一阵无语,他很难理解这种东西,猫看人洗碗,然后顾客又看着洗碗的猫,再然后这家店就能凭这个赚钱?!但是这种无稽的地方偏偏还是自己带着自己女友来的!

    西餐和咖啡上来了,仔细尝尝,味道都还不错,尤其是这里的提拉米苏确实很有感觉……但是,初珑竟然还在盯着那只胖到可笑的猫叔一动不动。

    这下子,金钟铭是真有点吃醋了:“初珑啊……”

    “嗯?”初珑这才会过神来,这是进店之后第一次正眼看金钟铭。

    “虽然很残忍,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金钟铭一边切着水果披萨一边咬着牙解释道。“这里的猫其实都很可怜。”

    “不至于吧?”初珑四处打量了一下。“应该不至于被虐待,这里的猫怎么说都有人给它们洗澡、喂食、检查身体,还有这么多人陪它们玩……”

    “我要说的就是后者。”金钟铭大言不惭道。“你看看这里的猫,个个无精打采逆来顺受的,其实说白了,这里的猫都是靠出卖色相为生的,已经懂得怎么讨客人开心了。”

    初珑一脸古怪的看向了金钟铭。

    “我说的不对吗?”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反问道。

    “oppa吃醋了吗?”初珑实在是忍不住笑了。“oppa干吗要吃几只猫的醋?”

    金钟铭呼了一口气,然后努力摆出了一副和善的笑脸:“其实吧……初珑你要理解,都说吃醋不好,但实际上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说没资格吃醋的。最起码……我还是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以让我吃醋,对不对?那怕是吃醋也要讲究名分的。”

    初珑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突然间有点羞涩,如果连这种话都不算告白的话,那什么样的话是告白呢?女人吃醋可能是性格,但是男人吃醋只能说明他真的用心了,而自己孜孜以求的,难道不就是这个吗?

    心里如此想着,合气道的底子加上坚持不断的锻炼,初珑手上不由的有些力道失控了,而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她怀里的那只小猫被她捏的一声哀嚎,然后自己主动飞了出去。

    这个突事件不仅打断了两人的含情脉脉,也干脆的引起了咖啡厅内的一阵骚动,初珑又尴尬又无奈,偏偏她的汉语也只能是说几句诸如你好、谢谢之类的,想解释都没门。

    不得已之下,金钟铭赶紧站了起来,义正言辞的跟服务员声明了一下。原来,是那只猫很没有职业道德的把自己的尾巴放在椅子腿旁边,结果害的自己的女友想给它喂食的时候挤到了它,挤到了就挤到了,明明是咎由自取,但它竟然还很不懂事的叫了一声,搞得跟受刑一样……

    服务员当然没话说了,这家店里猫尾巴引的事故已经不算是事故了,以前还有客人专门带着熊孩子上门抓猫尾巴……况且,这么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对那只猫做了什么坏事的样子。

    但是……交涉完毕,看着微微嘟着嘴显着有点失望的初珑,金钟铭又不忍心了。无奈之下,他四处打量了一圈,决定再抱一只猫过去给自己女朋友出气……然后他就看到了在柜台上的那只猫叔,这位猫大爷已经不再盯着女服务员刷盘子了,而是在柜台上研究自己的两只前爪。

    说实话,这么胖的话,无论初珑怎么捏都应该没问题了吧?

    一念至此,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就往那只看起来像是胖到动都动不了的肥猫走了过去。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只看起来毫无行动力的肥猫扭头看到他后却直接一个纵身,先是从柜台跳到了地上,又从地上窜到了窗台上。然后就在窗台上,这位猫叔还对金钟铭很恶劣的扭了扭屁股,扭完之后这才翻身窜到了院子里的树上,优哉游哉的晒屁股去了。

    金钟铭尴尬的对初珑笑了一下,然后又把目标订在了角落里一只狸花猫,这只猫从他们一进门的时候就在睡觉了,现在还在打呼噜,这个总不会跑了吧?

    ……但是,还没等金钟铭走过去,这种睡着了的猫竟然突兀的睁开眼睛,然后一溜烟的沿着墙角溜进了后厨!

    当着初珑和服务员的面,金钟铭大为尴尬!而服务员们也有点不好意思,大上午的就这么几个客人
青诡纪事笔趣阁
,这么多猫竟然都不能拎一只回去,这猫咖啡厅是怎么开的?于是,几个服务员相互打了个眼色……其中一个很随意的找了一下,很快就从柜台下面又抱出来一只波斯猫,然后来想递给金钟铭。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群接惯了客的猫见了他个个像是见了仇人一样,这只波斯猫也不例外,它就在服务员的手上一个扭腰,然后就挣脱出去,顺便逃的远远的!

    金钟铭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悻悻然的回到了座位上。

    “算了吧,oppa。”初珑不想因为几只猫惹的金钟铭又不开心了。“回去宿舍里还有煤炭呢!虽然……恩地和普美经常霸占着它……”

    “这个跟煤炭无关。”金钟铭一边拿叉子插着面前的披萨一边愤愤的答道。“这是职业道德问题!这群猫就是靠出卖色相生活的,我们消费了……它们就应该逆来顺受……真是一群毫无职业道德的婊砸猫……”

    但是,就在这句用韩语说出来的泄之语话音未落之时,金钟铭一个激灵就定在了那里,然后半句废话都不敢多说了。因为,就在两人桌子一侧,也就是一个玻璃墙之隔的院子里,有一只不知道是猎豹还是猫的半人多高的生物正在用看猎物的眼光审视着他……总之,盯得他脊背凉。

    “服、服务员!”和初珑一脸兴奋的跟这只猫隔墙对视不同,金钟铭喊救兵的时候都带打颤的。“这、这只猫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个?”

    服务员看到金钟铭这么跟猫不投缘估计心里想笑,但是怎么说呢?服务员毕竟是高等生命,是人,比这群猫有职业道德多了!于是,她很快就给介绍了起来。

    原来,这只长得像猎豹多余猫的家伙还真是只猫,而且还是这家店里的镇店之猫!它的学名叫做薮猫,原种是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的,平时生活习性啊什么的也很像猎豹,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种猫虽然平时只吃老鼠、蚂蚱之类的,但是饿极了它会跟猎豹一样抓羚羊吃……

    话说到这里,金钟铭已经不是脊背凉的地步了,实际上一边听着介绍一边他后背上的冷汗就真的出来了……你怎么不直接说它就是猎豹呢?还抓羚羊?更可怕的是服务员介绍的时候,墙外面的那只薮猫竟然对着自己舔爪子……不就是说你们是猫吗?又没像对付煤炭那样阉了你?!难道煤炭的怨念能隔着黄海跟渤海直接传达到这边的喵星人组织群体里?

    越想越心慌,越想越心凉,尤其是这么一个玩意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盯着自己……金钟铭实在是坐不下去了!于是,他也不顾初珑还在兴致勃勃的对那只猎豹拍照,竟然直接慌慌张张拽着对方起身结了账,然后逃一般的离开了这家猫咪咖啡馆,而且誓绝对不会再来!

    “oppa,我们接着去哪儿?”一路逃出胡洞口,初珑竟然还有一丝恋恋不舍。“刚才那只猫好帅气!”

    “那叫杀气!”金钟铭没好气的答道。“猫之咖啡馆也失败了,那咱们就去香山!我带你陶冶下情操,顺便去去杀气。”

    呃……十一月来京城,如果不去香山那岂不是白来了?

    实际上,下午的香山之行总算没出岔子,而且初珑和金钟铭这两人真的是心情舒畅,什么猫啊狗啊郑雨盛啊之类的全都给忘了。

    十五块钱一张票,俩人三十,然后漫山的红叶随你看!

    而此时此刻,正是香山红叶秋意最浓的时候,漫山遍野全都是红叶,在阳光的投射下红的让人心醉!而风一起,几乎是落英缤纷……所谓霜叶红于二月花绝非虚言。

    说实话,自幼在韩国那一亩三分地上长大的初珑,什么时候见过这个?韩国那破地方一个两亩大的石头山都能算是著名景点……而在爬上了半山亭后的两人面前,一百二十顷地,七种红叶木,而其中光是黄栌树就有近十万株!如此盛景出现在眼前,谁又能不心驰神摇呢?

    “香山……好香啊!”扶着路边的栏杆,全身上下全是白衣的初珑对着面前的红叶树抽了抽自己的小鼻子,青丝白衣红叶蓝天,煞是好看。

    “要么是树木的清香,要么是你的错觉。”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夹克衫的金钟铭轻笑着在旁边解释道。“香山的香可不是这个意思。”

    “但还是很香。”初珑有些坚持己见的意思,她伸手接住了被风卷起来的一片落叶,然后像个小狗一样又往树叶上闻了闻,闻了几下后还微微举了起来。“不信oppa你也闻闻?”

    金钟铭从善如流,他扶住对方肩膀,似乎是要从后门凑过去闻下这个树叶,但是鼻子伸过去后却贴在了对方后颈上,然后还稍微闻了一下:

    “你说的对,确实很香!”

    “oppa……这里人好多的。”初珑真的是面红耳赤了,面色变得和树叶一样红不说,连攥住那片树叶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其实,这几天两人的进展很快,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金钟铭的这次袭击有些让她措手不及。

    “没人听得懂我们俩说什么。”金钟铭从身后抱着对方的腰说道。“也就是在这边,我们还能这样。回到韩国后,且不说你就要准备出道了,就算是有空闲我们也不敢在阳光下和美景前这么做……对不对?”

    初珑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不过你说的也对。”金钟铭又有些自嘲和丧气的看了眼周围。“正值红叶旺季,那怕是不在假期里,这人也太多了,指不定还有韩国游客呢!”

    “所以oppa没有带我去爬长城和看故宫吗?”初珑似乎是明白了一点什么。

    “是啊,那边已经不仅是人多的问题了,遇到韩国游客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金钟铭有些无可奈何。“所以,只能带你来这些地方玩一玩、看一看……真的没有尽到一个男友的义务。”

    “我其实已经很满意了。”初珑感觉对方把下巴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就扭过头把脸贴了过去。“这么多年的练习生生活,再加上看着oppa你还有二毛她们……其实我对当艺人的事情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过……”

    “不过?”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而且很希望能这么一直下去。”初珑如此说着,然后大着胆子转过脸来往对方嘴边轻轻的啄了一下,随即两人几乎是面贴着面的站着。“oppa,这次来京城,虽然早有预料,但我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感觉这些东西甚至有些虚幻……而且……你还抛下那么多事情和公司里的前辈们……”

    “我知道。”金钟铭打断了对方。“但是初珑……这些是你应得的,也是我应得的,两个人的事情不该如此计较,感情就应该是相互亏欠。所以……这种话就等我们离开中国以后再说吧,这时候……尽量享受就可以了!”

    初珑看着眼前的男人,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不再多言,就是这么静静的相拥在一起,然后握着红叶,闻着香风,看着红树,听着这百顷树海的波涛声……不由自主的人就跟着醉了。

    ps1:这章题目参考鲁迅先生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ps2:食言了,以经欠了1o更!我勒个去!这节操还能拾起来吗?甭管如何,先磕头道歉。

    ps3:垃圾工科狗真不知道如何如何写秀恩爱虐狗情节!我没偷懒,昨天坐到凌晨四点多一个字没码出来!今天下午一点就坐在电脑前,然后像挤牙膏一样一直挤到现在!

    ps4:不要这么着急想蓝精灵,该来的总会来的!还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