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6章心定

第086章心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午饭过后,金钟铭和初珑一起走出了这栋某知名大学的科技大厦。

    说是科技大厦,实际上所有在中国学界厮混过的人都一清二楚,那是学校建立的高档酒店,而且一般学生是不准进的,只能是外面来进行学术交流的贵宾才可以进来。同时,如果不是211或者985之类的大学,你都没资格建的!不过嘛,按照金钟铭的记忆,再过几年某位腕子硬的老大上台以后,各大巡视组入驻各大高校,北三环这片的各种科技大厦基本上一抓一个准……呃,不能多想了,多想犯忌讳。

    “怎么了oppa?”初珑看着金钟铭一脸奇怪的表情也跟着有些奇怪。

    “没什么。”金钟铭笑着摇摇头。“想到了一些往事。”

    “其实……”初珑看着慢慢的往前踱步的金钟铭,似乎是有些话想说。“之前就很好奇了,oppa你似乎对这边意外的很熟悉……”

    “嗯!”金钟铭肯定的点点头。“非常熟悉,也很有兴趣。”

    “不过这也没什么。”初珑马上就自我否定了这个话题。“问题的真正关键在于,我能感觉到oppa你对这边某些事情的态度有些过于真挚了……”

    “人对于遥远却又看的很清的事情总是热情满满。”金钟铭说这些话时一直走在前面,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感觉每到了关键时刻你又会主动退缩。”初珑继续讲道。“就好像上午的演讲,虽然我听不懂,可是最后时刻oppa你明显有些半途而废的感觉……就好像突然丧失了兴趣或者突然胆怯了一样。”

    “那是正常的。”金钟铭的语气依旧显得不以为意。“因为哪怕是再了解,再清楚,再有感觉,等到事到临头的时候你才现自己其实是没有立场的。”

    “是距离的问题吗?”

    “是。”金钟铭点了点头,初珑的理解不能说是有问题,甚至还可以说是很准确的,不过那也只是歪打正着,而歪打正着的具体的原因又有些不好说罢了。

    初珑没再说话,她看的出金钟铭心里装着一些事情。

    就这样,两人慢悠悠的从科技大厦正门绕过,然后走进了一条只能两车并行的巷子,要去哪里?金钟铭没说,初珑也没问,只是两人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走着罢了。

    不过,这种伴随着头顶飞舞着落叶的沉默在路过一家韩式料理店的时候被打破了,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上面的韩文吸引了初珑的目光,让她稍微停滞了一下脚步,而金钟铭也随即停了下来,然后两人一起摇了摇头。

    “oppa也觉得这家店不地道?”初珑扭头问道。

    “是也不是。”金钟铭轻笑道。“这家店确实不地道,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刚才的摇头其实是在对你……话说初珑,中午难道吃的不合口味吗,为什么还要这种店门口停下来?”

    初珑张了张嘴,然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么多年的学校教育,身土不二这种洗脑已经渗入到骨髓里了。实际上,别说是初珑这种自然而然的停下脚步,甚至有韩国人全家出去旅游,到地方第一件事就是找韩式餐馆,而且不地道还要抱怨。理由呢?自然是那些农会成员和利益方为了贸易保护而编出来的什么身土不二原则!其实,在韩国以外的地方吃东西,哪怕是地道了那又怎么样?难道这边的泡菜还是从韩国进口的?开玩笑!韩国自己的泡菜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好不?

    一念至此,金钟铭心里更加觉得可笑起来:“身土不二啊……真是个笑话,把农产品卖到高价才是那些人唯一的目的……初珑,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觉得我有些奇怪了。”

    初珑明显是有些懵,她没想到金钟铭的话题转移的那么迅和直接。

    “你其实是现我陷入到了一种困境,对不对?”金钟铭微笑着看向对方的脸颊。“你现我这次来中国有一种乘兴而来的感觉,但实际上却只能落得无言以对的下场。”

    “不仅如此。”初珑微微抬起头来。“我还觉得oppa你有些迷茫……这不像是我认识的oppa,因为这是一种非常深切的迷茫,从根子里对自己认同的那种。虽然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是好事是坏事,但是很显然这让你有些举止失措……”

    “没错。”金钟铭直接了当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确实如你所言,我这些天想了一些比较深邃的事情,人生啊,时间啊,立场啊……”

    “那你能跟我讲讲吗?”初珑有些急切的询问道。“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吧?”

    “当然。”金钟铭伸手拂过了对方的一侧脸颊。“如果对你都不能说,还有什么不能说呢?”

    “那么,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起来有些好笑。”金钟铭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风景。“只是自
大圣救赎全文阅读
己低估了一些东西的力量罢了。我……一度以为人生会很短暂和沉重,所以要抓紧一切来规划和搏斗;我也一度以为人生会很漫长和悠远,所以可以放纵和任性;我还一度以为人生会很潇洒,我可以无牵无挂,一心一意;我甚至还一度以为人生会很纠缠,你每走一步都会被各种东西所羁绊着,寸步难行……但实际上……”

    “实际上?”

    “实际上那些想法都是一个人对时间可笑的模拟和猜度罢了,是一个人在心情、经历、状态不同的时候所作产生的错觉。说到底,人的一生终究只是被时间这个出人想象的维度所控制,不紧不慢,不快不缓。在这条维度下,你以为很难的,其实也很简单;你以为很轻松的,其实也很困难;你以为始终放不下的,其实也就是个样子;而你以为早就可以的应对自如的,其实还有影像残留在你的心里……所以说,你自以为特殊的人生其实跟其他6o亿人的人生没有任何区别,你以为复杂的心态其实只是你一个人的妄加猜想……你听懂了吗?”

    “大概的懂一点。”初珑的回答总是让金钟铭感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在oppa你身边看的时间太长了,你说那些东西对我而言都是有迹可循的,我大概的可以想的到什么时候你感觉到了哪种感悟。但是,我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是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在这里让你想起这些事情?”

    “是身份的认同。”金钟铭的回答坦诚而又直接。“我来到这里以后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感觉到了动摇……我出生在美国,却从一开始就好像天生一样有了中式的文化认同感,然后半路上又去韩国重新开始……而韩国这个国家着实让人我难以产生认同感。所以这一次我是抱着期待而来的,只是呢……来到之后却现自己其实毫无立场面对这边的一切。”

    “其实……这么一想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初珑张了张嘴。“但我之前还以为你是因为和我在一起然后想起了谁呢?”

    金钟铭稍微有些忍俊不禁,不过笑过之后他的表情却又认真了不少,摇了摇头,他抱住对方的肩膀,像是周围常见的大学情侣一样,继续往前走了下去。

    “oppa……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带你去北师看看……这个学校哪怕在韩国也很有知名度的。”

    “去看什么?”

    “去看看他们的图书馆,有点像棺材……很有意思。然后……我们再去趟北邮我带你看看他们的时光广场……这个广场的面积也很有意思。”

    “其实……对这些大学我一直有点胆怯。”

    “有什么值得胆怯的呢?尔大学也好,北师也好,虽然满地精英,但是对我而言……这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也只有你罢了。”

    “oppa是在哄我开心吗?”

    “哄你开心不是我的义务吗?那天晚上在北门的蓟门桥下面,我们已经相互宣布要相互承担责任了。”

    “……”

    金钟铭瞥了一眼怀里的女孩,他已然猜到了对方此刻心中所想:“放心吧初珑,我是不会因为让内心的动摇进一步扩大的,阅历多了总是能够做到笑而不言,痛而不语的。实际上这一次不就是只有一个人看到了我的问题吗?其实如果能装作表面上的淡定,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淡定就会很自然的变成真实的东西了。”

    初珑点了点头。

    “除此之外。”北师西门内,金钟铭突然停下了脚步。“有件事情我觉得要跟初珑你表白一下……这几天,唯独对你,我这一次是没有任何犹豫和迷茫的。所以恰恰相反,这一次你其实是唯一一个站在我身边帮我定住心的人。我不敢说你是唯一一个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但是此时此刻终究只有你在我身边。你……懂我的意思?”

    “多谢。”初珑歪着头想了一下,没有说懂不懂,而是郑重的给出了一句道谢。

    “有什么值得谢的呢?”金钟铭不以为意。“珍惜过往吧,不过要更珍惜眼前的一切。不过,不说这些了,我们现在已经到北师西门了,我给你当导游……话说,初珑你手里拿的那一摞是什么?”

    “传单。”初珑略显尴尬的答道。“你也知道我不擅长拒绝,刚才跟你一路说着话走过来,有好多人往我手里塞,我就都顺手接住了。”

    “时代在进步啊。”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接过这一摞传单后打量了几眼。“这些传单后面竟然还有小礼物……药店的传单送了两个创可贴,订餐的传单送了两块钱的抵价券,旅馆的传单送了……两个避孕套?”

    “……”

    ps:生活越来越身不由己了,中午老乡邀请聚餐,晚上二姐和姐夫来看我,一直到八点半才回来。今天就这一章,我看看夜里能不能再赶出来一章,不过大家不要等……有书友半夜等更的让我很内疚……所以说,睡吧睡吧,我要种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