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5章校园演讲

第085章校园演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跪谢奶爸的打赏……

    当金钟铭说出原来如此的时候,于胖子就有点崩溃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这话里面答应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而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着龙门飞甲这部准备投资近三千万美金的电影会因为这两个人的两句话而增加极大的商业风险!

    是,没错!那部什么熔炉既不是古装又不是战争片,照金钟铭那个描述理论上一个半月的集中拍摄说不定就成了……但是!那是理论上,万一要是耽误了怎么办?到时候再临时换主角?谁负责?三千万美金啊!亏的是我!

    不过话说回来,于胖子心里面崩溃的真正缘由在于他现自己竟然反驳不得!这边刚刚跟金钟铭换了股不说,那边更还没来得及跟徐克正式签约好不好?就算这俩人现在在这里拿他的钱二一添作五的表演什么一见如故,他也只能干笑三声,也只能无可奈何!不然,那就是更大的风险了!

    但是……怎么说呢?于东这人一千条一万条也好,总是个做事的人。于是乎,虽然心里对这俩人万般不爽,虽然刚刚事实上结束了婚姻,虽然被n多人背后指指点点说什么男人有钱就变坏,但是,他始终能把公事安排的妥妥当当。

    别的不说,随后的两天,虽然说于胖子对金钟铭已经讨厌到肺里面去了,但是他依旧认认真真的按照原定方案给对方安排了大量而高档的刷脸活动。先是电影频道的访谈,然后是直接有着广电背景的会议,而最后,他竟然给金钟铭安排了一次到自己的母校也就是北影的校园演讲会。

    虽然只是一间大教室,虽然只是技术类的演讲,但这依然是很有诚意的动作了。

    “oppa……到了大学里会不会被人扔鞋?”初珑一边帮金钟铭稍微化着淡妆,一边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说?”金钟铭顿时失笑道。“我刚才只是开句玩笑而已……”

    “可是。”初珑吞吞吐吐道。“我确实感觉的到,这里的人提到韩国人听到韩国话都有些……有些莫名的敌意。”

    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这确实是个大实话,只要美国爹的军队还在京畿道摆着,那所谓的中韩友谊肯定会万古长青如松柏的。

    “而且,你说那个大学校长去别的学校演讲都被人扔鞋子……”初珑继续有些担忧的讲道。“既然是校长,肯定已经五六十岁了,他们照样敢砸,那到时候万一oppa你惹他们生气了……”

    “初珑啊。”看着对方帮自己收拾停当,金钟铭站起身揽对方的肩膀来到了酒店的落地窗前。“先一个,中国大学生的素质没你想的那么差,更何况校园演讲本来就只是愿者去,不愿者不去,真正愿意去听我说话的人其实本身都是存着几分善意的。而至于你所说的处心积虑砸鞋子的人……有没有?我估计可能确实会有。但是你想想,真的遇到那种事情,被砸的人会在乎吗?我想,那个被砸的校长只会为砸他的学生感到可惜吧?”

    初珑若有所悟。

    “总之。”金钟铭最后有些似是而非的做了结语。“今天跟我一块去,纯当是履行秘书的职责。”

    初珑这才认真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时间微微一晃,就已经来到了上午十一点。北影的一间大教室里,金钟铭也已经成功结束了他的演讲,演讲的主题则是3d技术的电影应用。实际上,整个过程中不要说是砸鞋子的了,就是唱反调的都没有,而且反倒是掌声不少,就好像是一堂名人公开课一样简单而和谐。

    话说,台下坐的学生们就如同金钟铭之前安慰初珑时说的那样,先中国大学生素质没那么差,个别正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只是孤立的。其次,那怕是反韩情绪普遍性存在于民间,可是真正愿意来听得人本身就已经筛选掉了恶意者,最终来这里的人不说都是半个影迷,但最起码也不会会藏个鞋子进来的那种人。

    这话真不是胡扯,就好像金钟铭隐约记着得前生一次生在巴西奥运会之后的事情。当时郎平郎指导要来北师排球部了,于是这边周围几个大学论坛上立即爆棚!而与此同时,一个大家万万想不到的人物——刘建宏,竟然也要代表乐视来北师附近哪个地方做个演讲……呃,没错,这位要说中国男足!于是乎,几个论坛也是立即爆棚!好像当时所有人都想着要一分为二,一个要去北师远远的看一眼郎指导,以慰平生。然后另一个则想去看看刘建宏,不过是像看笑话一样看看愿意听中国男足的大学生到底会有几个人?

    但实际上呢?结果大出所有人的预料。去看郎指导的人确实很多,气氛也很好,大家在北师排球场馆里玩的非常嗨。但是,去听刘建宏讲中国男足的竟然也不少,也是爆棚,气氛也很好!

    为什么?后来大家一讨论,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中国人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附近的大学生这么多,肯定会有足够多的有闲工夫的且关心中国男足的人!就算是这个数字只有佩服郎指导的人的1,那也足够塞满一个会议厅,然后大家一起嗨了。

    金钟铭遇到的情况也大概如此,虽然现在是1o年,韩流演员在中国的知名度也真心不高,毕竟这跟ido1不是一回事,实际上他这些天走在朝阳区的大街上也确实都没人理会。但是,北影毕竟是北影,总有几个看过他的电影的人,或许看的是老千,或许看的是那些年,或许正是大叔,所以零零碎碎的学生还是不少的。再加上陪着他来的于东、徐克的脸也很值钱,而且,这次活动还是打着中韩电影交流的旗号的,于是几位校领导系领导还是很给面子的陪着两个官员模样的人过来了,再加上大家对于一个交流起来这么舒畅的外国人也总是有两分好感的……呃,这么一看的话,也就难怪金钟铭的演讲中掌声阵阵气氛热烈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一群人准备跟着金钟铭结束这么和谐的技术性演讲,然后中午一起到附近的某大学科技大厦吃午饭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年纪已经不小,应该是经历过稍许历练的学生突然站了起来。

    然后,提了个问题。

    这没什么,本来演讲之后的提问就是一种理所当然的环节。但是很显然,这个学生的问题有些敏感了:

    “金钟铭先生是怎么看待两国在电影审查上差异的?又或者说你觉得中国引入电影分级制度是不是势在必行呢?”

    下面响起了不大的嘈杂声,而坐在前排几位校领导和几位官员的眼睛却立即就眯了起来。

    但是,他们却也只是眯眼睛,并没有多余的话可说,因为这年头早就今时不比往日了。

    一来,他们拿学生已经无可奈何。二来,单就这个问题而言似乎也已经在舆论上达成了统一,电影审查制度的恶名化都已经是个事实了,就连官员们自己面对着这样的问题都只能用眼前改革很困难这样的话来敷衍,而不敢直接否定。

    不过,这次事情还是让前三排的这几位很紧张,因为台上那人毕竟是外国人,同样的话说出来更容易博眼球,然后按照这群大学生们无法无天的性格肯定会直接爆出去的。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别的不说,那些个纯粹是来看热闹的学生们,此前因为各种拍摄场上的专业术语已经昏昏欲睡了,但此刻也都跟着兴奋了起来。

    金钟铭拿着话筒在台上愣了半响,但最终也只能苦笑了出来:“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安全过关了呢!”

    台下的学生们哄堂大笑,他们没想到金钟铭竟然竟然连这个问题的敏感性都知道,可见是个真的中国通,而不是仅仅汉语好。

    “说实话。”等笑声平静下来以后,金钟铭重新坐回到了讲台上的椅子上,然后微笑着看向了这个学生。“这个问题为什么要问我呢?这种问题不该你自己来回答吗?毕竟中国电影的未来是你们的,而我……有心无力啊!”

    “挺知趣的。”一名官员扭头朝身边的人低声评价道。“这样的外国合作者其实多多益善。”

    其余几人纷纷点头附和。

    “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了。”那名学生显然是不想放过金钟铭。“我只是想听一听你这个旁观者的看法。”

    “为什么一定要听我的看法呢?”金钟铭还在努力回避。“你们有你们的看法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在意我一个韩国人的看法。”

    “很简单。”这名学生看起来早有定见,所以显得咄咄逼人。“中韩电影曾经共同陷入过低谷,而如今又一起抬头。可是相较于低谷之前那个时代中国电影质量的不落下风,如今双方市场虽然同时再次活跃了起来,可我们这边电影的质量却已经普遍性落后于韩方了,这里面难道没有审查制度的原因吗?”

    这话说的太直,不要说几位领导,就连于东和坐在他身边的几位知名的老师都有点眼神飘忽的意思。

    但是,那位站起来的学生还在继续:“最起码在题材上,你们可以拍光州事件,我们却连那个年代都不能提;你们可以讽刺时政搞出来孝子洞理师,我们却无可奈何;你们可以大胆的使用艺术,今年的下女和方子传精美异常,我们却根本无法触碰……”

    金钟铭早就不笑了,他算是看出来了,今天是躲不过这一遭了,真要是直接走人那才是更大的新闻呢,所以他面色如常的认真听完了这个学生类似于泄的说明,然后才重新拾起了话筒:

    “坦诚的说吧,我觉得同学你心里早就带着成见,所以你是希望我能给出一个符合你心意答案的,对不对?”

    “难道还需要讨论吗?”这个学生一脸的理所当然,甚至其余的学生也大多如此表情。

    “我觉得是需要讨论一下的。”金钟铭从容答道。

    这下子,台下的所有人都来了兴趣,听这话的味道似乎是要逆潮流而行啊!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外国人,还没听说过哪个外国人是要为中国审查制度说几句话的,甚至中国作品想要拿国外的奖项那也必须要骂政府骂国家骂制度才行的,这都是老规矩了……

    就在台下众人心思百转的时候,金钟铭已经开始了:“你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中国电影比韩国电影差,而又因为中国多了审查制度,所以这个质量差距要算在审查制度头上,对不对?”

    “没错。”

    “那我想问下你,莫非你以为韩国电影的审查就不严厉吗?”金钟铭不慌不忙的抬头问道。“今天在这间教室里,我借着象牙塔的保护层说些废话……你知道,哪怕是在分级制度之下,韩国每年也有大量的影片被强制裁剪,也有不少被干脆的枪毙吗?”

    “……”

    “我来告诉你吧。”看到对方卡了壳,金钟铭才不紧不慢的解释了起来。“举一个在你们看来有些刷新三观的例子——社会主义思想。每年,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都会枪毙掉不少他们认为是宣传社会主义思想的影片。”

    台下一片大哗。

    “这是因为朝韩对峙。”金钟铭毫不避讳的解释道。“所以韩国法律明确规定宣传鼓动社会主义是违法行为!而且不仅是毙掉影片了,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还以此为根据直接抓过人……这些年好了一些,但那是因为韩国导演也好电影公司也好,自己就学会趋利避害了。你说我们拍了光州事件,那何尝不是一种政治正确呢?你说孝子洞理师,那你知道电影上映后政客们用那部电影相互攻击了多久吗?所以我想告诉一下你,在防火墙和国家意识形态这个问题上,全世界的国家都是一样的,这个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

    “那……”提问的学生已经有点懵了。“那……鬼片和片呢?”

    “先问你一个事情,你知道韩国o4年以前合法吗?”金钟铭举着话筒反问道。“、鬼怪这些东西确实很有艺术探讨的价值,但是这牵扯到社会风俗。就好像坐在那边的徐克导演,他的青蛇我非常喜欢,但那只能在香江拍,因为那时候哪里有一楼一凤,在这边这个时候就不能拍!这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审查那条线,从市场开始就会自动的屏蔽这种题材的!甚至极端一点,你去中东看看,哪怕你是石油大亨,但你敢拍这些题材的片子,转身就会被自己的保镖给开枪打死,然后你的保镖还是大英雄。在社会风俗的现实摆在那里的时候,说这个话题是没有意义的。电影很高尚,但是它来源于生活!
阵道仙途txt下载


    “那艺术就注定要向现实低头吗?”很显然,这位还是很不服气,就像所有人看到的那样,他早有成见。

    “不是向现实低头。”金钟铭稍微摇了下头。“而是艺术要有现实基础,你当然可以做梵高,但是你得有承受那个痛苦的觉悟!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在座的的同学们既然来这个学校,那么固然会有很多人是抱着为中华电影之崛起的理想而来的,但是又有哪一位是没有抱着当明星当导演赚钱享受生活的目的而来的呢?有吗?就算是在拍所谓艺术片和地下电影的人,难道不是在求名吗?”

    有些话说出来不好听,甚至有点恶毒,但是人心里大多都是懂得,那些学生也无话可说,所以此刻的教室里是一片寂静。

    说实话,话说到这份上也算是过关了,没让于东和那几位领导难堪就行了,剩下的该散了也就散,拍拍屁股走人也好。

    但是,金钟铭不知道是吃错了哪门子药,他似乎是要把这个问题给讨论完整:“刚才同学你说的那些,我们已经讨论了审查制度……那么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韩国电影真的很好吗?或者说,中国电影真的很差吗?”

    “这个不需要讨论吧?”另一个按捺不住的学生接过话筒站了起来。“这几年市场是好了不少,但是中国电影的下限却在一次次的刷新,而韩国电影一次次刷新的却是上限,这话总没错吧?追击者、大叔……这些东西有目共睹。”

    金钟铭想了很久,然后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这个论据我无话可说。但是,我仍然坚持两国电影的质量,是不能这么简单就给出结论的。”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金钟铭无奈的摊开了一只手。“两国电影都有自己的大问题,在这些根本性问题不能解决之前,大哥不要说二哥……”

    台下的气氛突然好了很多,甭管怎么说,那怕是嘴上骂着中国电影,但是谁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心血被否定,能有人公允的说几句话总是不错的。

    “中国电影的问题很大,市场激增,同时保护力度强,所以烂片横行……但是你莫非以为韩国电影就没大问题了?”金钟铭无奈的叙述道。“韩国电影有一个天大的敌人!就是阶级问题……不要笑,我是在说实话,底层的演员和龙套去拍替身戏,连个保险都没有。为什么?剧组穷。剧组为什么穷?被资本剥削。韩国的资本已经非常严重的干扰到了韩国电影的展!”

    台下再度静了下来。

    “举例而言,一部成功的戏。”金钟铭再度摊出了那个手掌。“税务其实很少,因为国家会支持,但是院线良心点的也要拿走4成,心黑的甚至要6成,这就是一半了!然后,如果还有大牌演员签了分成协议的话,那还要再度拿走一到两成!那么制作公司还想赚钱接着展,怎么办呢?很简单,压缩成本。小演员在韩国没人权的,摔残废了说不定都没人理。而且不是不愿意赔,实在是剧组赔不起。中国电影难道有这种可笑的问题吗?而且我再告诉你们一个事实,韩国电影的院线基本上都是垄断式的,他们也同时控制着韩国最大的制作公司……你们可以想象那种资本是用一种怎么极端的方式在吸着韩国电影行业的血!”

    顿了一下,金钟铭看向了那个已经坐下去的提问学生:“我说这个不是为了诉苦,而是想告诉一下诸位同学,你能看到中国电影的下限在不停的刷新,那是因为你这人就在中国电影里面,而能看到韩国电影的上限,那是你因为在韩国电影的外面,在围墙外你只能看到它的上限,这叫客观规律。所以,这些东西未必真的代表着什么绝对性的内涵!”

    “拿我们该怎么办呢?”有人来不及拿话筒,直接在后面双手握成筒状喊了出来。“按照韩国说法你是前辈,我们这些所谓中国电影的未来又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些东西呢?”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金钟铭笑着接口道。“先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规则这种东西是要建立在社会全局的概念上的,我不认为可以轻易的否定或者支持,因为它真的是牵一而动全身,激烈的评论也只会让它复杂化。至于……当自己还不能触及这个层面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我个人认为还是要懂得妥协的。”

    “屈从于市场和资本吗?”又有人起哄道。“还是屈从于官僚和政府?”

    “未必是屈服。”金钟铭苦笑着摇摇头。“先你得能拍电影,能生存下去,然后才改变和推动它……如果一开始连电影都拍不了又谈何推着它进步呢?”

    台下的徐克突然眼皮一跳。

    “哈!”金钟铭稍微自嘲般的叹了口气。“我听出来了,从我的话像是说教一样时,你们其实就已经听不进去了。我也是年轻人,当然懂你们的心理,但我还是希望藉此多说一段话。诸位……”

    话到这里,金钟铭突然顿了几秒钟,扫视了一下坐的满满堂堂的大教室后,这才非常认真的继续说了下去:“一个完整的电影生态环境里,如果它还是活着,还在展着,那说明它里面一定是有一些光明和进步的东西存在着的。而且肯定是主导作用,否则早就崩塌了。当然了,阴暗和倒退的部分也肯定有,甚至更吸引目光。但是我想说,如果自己不是那个掌控全局的人,那该怎么办呢?很简单,没必要怨天尤人,也没必要想着一鸣惊人天下动,只要拒绝退步和阴暗的东西,然后选择光明和进步的东西就行了。但是,在这之前,你真的是需要妥协和忍让,向市场、向资本、向官僚、向制度、甚至是向个人和身边人的私欲和物欲做出一定的妥协和忍让。然后,当你获取了可以参与的机会以后,再从自己份内的部分去完成一点点进步……这就足够了!至于进步的方向,制度不行就题材,题材不行就美学,美学都不行了我们还可以在技术上创新!说起来真的像是空洞的大道理,但大道理总是有道理的,更何况,这也确实是我拍了这么多年戏的肺腑之言……总之,今天多谢大家了!”

    演讲结束的有点仓促和无力,那是因为金钟铭突然现,自己已经没有了立场来说这些话了!

    不过,饶是如此,台下也几乎是毫无间隙的就响起了一片掌声。掌声是从前三排的那些官员、校领导、老师那边响起的,然后学生们则敷衍的在后面拍起了巴掌。

    说实话,这些学生很失望,他们本来以为年轻的金钟铭会有更合他们心意的锐气,但没想到临到最后却听到了这么一番空洞的说教,这让慕名而来的学生们大为失望……果然,这么年轻就因为成为了体制的受益人而失去了艺术家的灵魂了。

    但是,也有人不这么看。

    “这就是……徐导你之前说的一见如故?”于东边拍巴掌边看向了身边的徐克。

    “不错。”徐克没有鼓掌,而是有些哆嗦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但现没带打火机后却只能无奈的塞了回去。

    “我记得你们没多少深入的交流啊?”坐在另一边的陈永雄却有些疑惑。“难道最近私下见了面?”

    “没有。”徐克看了眼正在跟那几个官员热情交谈的金钟铭,然后有些感慨的谈了口气。“不然就不是一见如故了……说实话,有些东西你们这些做生意的人是永远不懂的,哪怕那天第一次见面我和他表现的都很虚伪,但是,说到电影时,我们俩眼神里的热情都是相互掩饰不住的。我懂,他也懂,你们不懂,不然也就不会有所谓的执念了。”

    “是因为李宇春的事情?”于东无语的摇了摇头。“徐导你还是很不满这个人选?”

    “就怕有对比。”徐克面无表情的答道。“如果不是有李宇春的话我又怎么会盯着一个档期有冲突的人,哪怕他是影帝?”

    “你在跟我赌气。”于东认真而恳切的看着对方。“何必呢?”

    “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这样。”徐克轻轻摇了摇头。“我其实早就下定决心要在大陆生存下去了,所以也早就下定决心向你们做出姿态来……但是,可能就像是老陈说的那样,对上眼了,就犟下去了。当然了,于总是老板,还是你说了算。”

    于东干笑了一声:“说的我好像是大反派一样,是阻碍中国电影展的阴暗面一样……”

    “你本来就是大反派!”徐克很认真的跟自己选定的签约老板说道。“全中国的电影人都知道的。”

    “但是你知道吗?”于东突然有些不爽了,他指着金钟铭说道。“他也是大反派,他在韩国不仅是资本的代表人物,而且连私人的安保公司都有!还有那部熔炉,他自己都承认那是政治任务,是竞选需求……”

    “但是人家没忘了电影。”徐克依然很认真。“他和我一样,也跟他说的一样,妥协,向各种各样的东西妥协,但是妥协完之后他会认真的拍电影,我相信,他的电影出来后依然会有自己的那份纯粹!也依然会有属于电影的那份纯粹!”

    于东抿了抿嘴:“你们都是好人,是好电影人,都在委曲求全,这我懂!可我也难啊,徐导?当导演很难,但是当老板也很难!你得明白,我也不是什么天生的万恶资本家,我跟这些满心傲气的学生曾经是一模一样的,我也是北影出来的学生!现在的问题上……我得赚钱,赚了钱才能做大,而李宇春真的是有市场号召力的!”

    “大家都很难!”陈永雄赶紧出言劝和。

    “没错。”徐克的语气依旧很严肃。“大家都很难,所以我才会向你妥协,然后接受了李宇春。”

    言罢,徐克一言都不再,只是静静的看着金钟铭在台边跟那些人笑谈着什么,也看着还在高谈阔论着什么的年轻学生们鱼贯而出。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打火机,是旁边的于东递过来的。

    “学生都走了,放心抽吧。”于东无力的解释道。

    “多谢。”徐克结果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然后继续沉默着抽烟。

    然而,当一支烟抽完以后,他却突然朝于东再度开口了:“于总……想问你个私人的事情。”

    “徐导有话就直说。”

    “离婚协议这种事情……有没有好律师介绍给我?我要在电影拍摄前了无牵挂。”

    于东和另一边的陈永雄一起目瞪口呆。

    ps:话说诸位,哪怕这几天状态一直很垃圾,但是诸位真的看懂了我这几章真正想说什么吗?做为一个标题是影帝的小说,哪怕是韩娱,做为写小说的辣鸡写手也不可能不去思考中国电影这四个字的。

    评论区有个说我贬低徐克导演的,那是在冤枉我,我书里的意思其实写的很清楚,徐克是主角非常尊重的人,两人真的是心意相通,知道什么是委屈求全下的坚持者。

    前面讲香江和大陆的影视圈矛盾,提到陈可辛贪财,说道吴宇森闯荡好莱坞,那其实都是为了徐克这个人做衬托的。做为香江代表性导演,能沉下心来在大陆继续拍摄中国自己的电影,而且还能不停的创新,哪怕只是在技术上的创新,那也足以让人敬仰和佩服。

    但是,就像我说的那样,更让人佩服的是,在大陆他的条条框框是非常多的可能还有家庭的问题,这个具体时间不确定,但肯定是在来大陆以后这几年,他在这里是不能像在香江那样当徐老怪的,可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况下还能坚持,还能用心去拍电影,还能带出一批大陆出身的电影人才……这就异常的了不起了。

    有人说他现在只会赚钱,只会拍商业片,说他电影里明星多而烂,但是有谁注意过龙门飞甲里的李宇春是于东个人硬塞进来的?这种东西随便一查就有,于东自己说的。真要是他说了算能用这位跟桂纶镁、陈坤对戏?能在这种情况下拍出了中国第一部3d技术的电影,已经很了不起了,那怕他真的是屈从于商业需求和资本,屈从于审查,那也很了不起。

    呃,这跟主角的演讲一样,听不进去就当是一点废话,别在意。

    至于为什么要给那位没看清楚的贴子加精加经验,原因很简单,虽然这位没看懂,但是最起码注意到了我对徐克的一点侧面描述……而其余的更多的人都以为我是在水啊,都以为这几章只是在写主角要演厂花了……实际上那些看起来水看起来空洞无物的东西才是真正想说的私货。

    6oops,8k大章,不算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