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4章演员问题

第084章演员问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徐克和施南生夫妇离开了位于朝阳这边的博纳总部,刚一坐进自己的车子,这对夫妇就没了之前那种和气甚至小心翼翼的感觉了,甚至表情都懒得摆了。

    换句话说,气场都不一样了。

    “你怎么看……这个春哥?”施南生一脸的嘲讽。

    “嗯。”徐克连句话都懒得给出来了。

    “别老是哼哼哼嗯嗯嗯的,你不说谁知道你什么意思?”施南生冷冰冰的质问道。“到底是个什么看法?”

    “人家投资人只要一个女二号,还是这么知名的艺人,上过两次时代周刊的女艺人我还能说什么?”徐克也有点不耐烦了。“我也只能嗯吧?更何况,人家男一号按照我的意思把李连杰都请到了吧?我能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心甘!”施南生还是那副嘲讽式的扑克脸。

    “所以我只能嗯啊!”徐克还是满肚子气的感觉。“我现在是既不能说不行,也不能昧着自己一个导演的职责在这里点头,我只能嗯好不好?”

    夫妇二人语气不善的吵了几句,然后终于沉默了下来,前排的司机则手扶方向盘似睡非睡的眯着眼睛,似乎对这一幕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了。

    “说句实话。”过了很久徐克才掏出烟来重新开了口。“李宇春不是不行,我忍了,也认了,因为这是事先说好的角色归属。问题在于……今天见了金钟铭,总觉的他非常适合雨化田的形象,那种面上文雅温和内里霸气强大的感觉,天然的合适,是典型的周瑜和曹操的合体。”

    “不舍得?”施南生冷冰冰的问道。

    “没错,不舍得。”徐克点了点头。“从天堂掉到地狱大概就是今天这样。”

    “就算不舍得又怎么样?”施南生继续打击道。“人家这种一年捐一百亿韩元的大富豪你请的来吗?这种财力和做派怎么想怎么像咱们那位一百多岁的六叔吧?你什么时候请得动六叔来拍电影什么时候就能请到人家!”

    “未必!”徐克就在车内的烟灰缸里按灭了烟头。“电影人是懂电影人的,虽然他伪装的很好,但是我能看的出来他是有些兴趣的,只是应该是还有些顾虑。我的意思是,等咱们那位闹离婚的于总回来了,找个机会跟他说一说,让他去提一下,那样的话未必没有机会。”

    “咱们说好的。”施南生看着徐克又点了一支烟就有些不耐烦了。“这次来博纳,尽量不耍脾气!”

    “我知道。”徐克突然没有抽烟的兴致了,一整支烟被他按在了烟灰缸里。“不行我就认了还不成吗?”

    “那就好。”施南生点点头,然后敲了敲前面的座椅。“阿亮,开车吧,咱们回家。”

    话说,从头到尾这位女强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扑克脸,好像对什么都感到厌烦一样,包括自己的老公的徐克。而徐克感到厌烦的似乎也不只是演员人选的问题。

    就这样,车子启动离开,而在四层的陈永雄办公室里,之前那两个人却也在并肩盯着楼下远去的汽车。

    话说,大家都不是蠢货,就在楼下这对著名的圈内夫妇讨论完金钟铭并离开后的,金钟铭和陈永雄也在楼上开始讨论起了他们。

    “金总怎么看这两位?”从窗前回来后,陈永雄主动从秘书手里给金钟铭端过来了一杯咖啡。“拿铁加奶……现在在中文网上都能搜到你的这个爱好了。”

    “时代不一样了。”笑眯眯的金钟铭一语双关。“这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话虽如此。”陈永雄感慨的摇摇头。“很多香江电影人其实是看不到这一点的,我现在都不理解为什么还会有人有那种优越感?”

    “无所谓了。”金钟铭轻笑道。“那些人会被淘汰的。”

    “这话在我听来真是感慨万千啊!”陈永雄再度摇了摇头。“一方面,确实也嫌弃他们看不懂时势变幻。另一方面,看到当初脾气怪异,总是出乎人意料的徐老怪竟然也有装傻充愣的一天,也真的是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我其实也有着双重的感慨。”金钟铭端着咖啡杯在办公室里四处转悠,然后站到了挂在墙上的一幅书法作品前。“一方面确实和你一样,也在为像徐克这样的人感到惋惜。他们非常出色,才气纵横,但是时代已经改变了,属于他们的黄金时期也永远回不去了,所以他们的才气注定要时代所压制。就以徐克而言,艺术性上,他永远回不到当初的青蛇和倩女幽魂了;商业性上,他也永远回不到昔日的黄飞鸿系列了。而这,几乎是一个电影人最大的悲哀。”

    陈永雄沉默不语。

    “不过。”金钟铭转身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子。“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真正的电影人是永远不死的,因为他们为了电影总是愿意做出妥协。又或者说,为了电影愿意妥协的人才是真正的电影人,因为他们可以存活下去。这些人,可以为了一部电影的完成去承受投资人、市场、媒体……甚至于政治的压力。就连陈可辛导演我都觉得他吃了投名状和十月围城的亏以后会冷静很多,因为说到底我还是觉得他静下心来的时候是个好导演。当然了,还有我们的这位徐克导演,在我看来他有今天这样的做派简直是理所当然,因为他是徐老怪。”

    “这话我就不懂了。”陈永雄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桌子上的咖啡杯。“徐老怪不该是恣意横行的吗?”

    “你们为什么叫他徐老怪?”金钟铭不答反问。

    “很简单。”陈永雄淡淡的解释道。“他总是会出乎我们的意料……”

    “那是创新。”金钟铭更正了对方的说法。“很多人总是跟我一样怀念他以往的作品,觉得那是如何如何的棒,他现在又是如何如何的回不去……但实际上那只是因为他在不停的推翻自己重来罢了,这样的人恐怕恰恰是最能适应时代改变的。”

    “包括对着你我装傻充愣,毫无锐气?”

    “到了片场就不一样了。”金钟铭突然苦笑了半声。“可惜了,其实还是蛮想见识一下这位著名导演水平的。”

    “那倒也不是不可能。”陈永雄也暂时放下了之前的话题。“怎么样?我也知道金总是万事以演员为主业的,你有兴趣,徐克导演也有那个意图,要不要试着来一把?我知道你不演古装剧,但武侠片应该不在此列吧?”

    “陈总的好意我心领了。”金钟铭轻轻的摆了摆手。“我不演古装是因为历史题材的韩国作品问题多多,武侠片确实没这个禁忌,只是韩国那边还有一部电影,今年年底就要动作,哪里能两边跑?”

    “如果是商业电影的话。”话虽如此,陈永雄还是勉力的劝了几句。“还是可以两边跑的,不误事。我这么说不是说您要过来我就可以顺手省下去一笔片酬,主要是……主要是我看徐克刚才确实跟你对上眼了,然后又对李宇春这个人选感到极度不满。所以,哪怕是他再装傻充愣,说不定到时候也会挺着脖子找于总要人的。与其如此,不如先跟你展示一下诚意,能接的话,还是希望金总您能考虑一下。”

    金钟铭这次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是我推辞,你也说了,我跟徐导是对上眼了,只是那边的电影不是一部普通的商业电影,甚至还有严肃的政治任务在里面……电影不拍完我跟本不敢离开韩国。”

    “那真是可惜了。”陈永雄叹了口气。“看来我得另想法子安抚徐老怪了。”

  
闪婚神秘老公无弹窗
  “既然如此,祝龙门飞甲和我的熔炉一起成功!”金钟铭举起咖啡杯给对方示意了一下。

    “也好。”陈永雄也举起了自己的茶杯。

    就这样,关于这部电影和香江影坛没落的讨论似乎要到此为止了,甚至很快这两位就并肩走出了办公室,而整个屋内也就只有一幅名为随波逐流的书法作品还在静静的看着遗落在办公桌上的两个茶杯。

    事情似乎告以段落,而金钟铭则在随后的几天里就以东三环的博纳总部为根据地四处出击,到处开始刷脸。

    今天去拜会一次朱军,明天又接受了朱军的联络去参加一次电影频道的访谈节目。到了后天呢,他又去拜访了一次徐静蕾,然后转身到了晚间,徐静蕾又请他吃饭,然后帮着介绍了一些京城的导演、编剧、作家。

    就这么一来二往,所谓的知名度基本上就打开了,很快京城这边很多人都知道韩国来的那个影帝普通话水准很好,也没什么架子,似乎在韩国国内混的很开。

    然后?然后就没什么。

    没有什么深交,也没有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事情,大家就只是相互认个脸而已。不过,一旦以后真的有需要的时候,这些刷脸的动作就会起到真正的作用了。

    就这样连续持续了三五天后,这边谈判也已经事实的达成了,cube三家子公司累计获得博纳15的股权份额,而博纳则获取了cube三家影视子公司1o的份额,具体差价由现金补齐。当然了,实际过程中因为法律和收益的问题,中间是有着第三方地点注册的皮包投资公司插一手的……但说实话,这个太繁琐和复杂了,也就没必要多提了。

    这里面真正需要注意的是两条。

    先一个是换股的数字。15是个有讲究的数字,因为博纳在展过程中接受过红杉资本的融资,这已经是于胖子现在的心病了。而其中,更有一位华裔隐性富豪通过红杉资本个人直接获取了15左右的股权,说实话,这个就不只是心病的事情了,它已经让掌控欲极强的于胖子万万不能忍了。而现在,通过换股的方式,这个富豪的份额成功被稀释到了15以下,而且沦落到第三的位置,取而代之的则是cube三个影视子公司全资持股的一个投资公司,或者说是金钟铭。

    而第二条,就是换股的方式显得极为安全,话句话说,也就是金钟铭虽然持有15的股权,却比那些隐藏在红杉资本背后的人显得安全多了。因为这毕竟是换股,双方互持只是为了企业的深度合作而已。而且两家企业一个在韩一个在中,一般不会相互干渉。真到了必要的时候,只要双方没崩盘,也是可以轻易的收购回来的。

    于是乎皆大欢喜,尤其是于胖子一脸憔悴的拎着一纸离婚协议从南京跑回来以后,那就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其中,韩方到也罢了,就是不知道多少一心等着上市分钱的博纳的员工在为自家老板的家庭破碎而兴奋欢呼了。

    协议签订仪式风光大办,有鲜花有香槟,有记者有明星,博纳的人脉在此次仪式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半个京城的演艺圈都来捧场了,金钟铭甚至还在这里第一次看到了韩三爷和冯小钢。不过双方也只是点头相识,交换了一下联络方式而已,并未深聊。而且,金钟铭也看的出来,在京城军区混过的冯导似乎对他这位韩国棒子有些抵触,而需要承担文化交流责任的韩三爷对他更加热络一些……种种事端,不一而足。

    不过,这次仪式上却有一件事情让他有些始料未及——刚刚回来不到一天的于胖子带着徐克,二人联袂而来,正式的邀请他接下龙门飞甲的大反派男主角。

    “不是我推脱。”金钟铭无可奈何,徐克在面前,他只能假装于胖子还不知道他的理由,然后又把那些跟陈永雄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是这样的。”于东率先开口。“既然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金总你得为大家一起考虑一下,这部电影投资有三千万美金,公司上下就指望着这部电影能为上市取得开门红……”

    金钟铭点点头,理由很好很强大,这边上市大成功他也跟着大赚特赚,确实让人无话可说。但是这并不足以打消他对韩国那边的顾虑,他需要为了熔炉倾尽全力。

    于胖子一看到金钟铭面上的敷衍就明白从自己的角度是说服不了对方了。

    所以,徐克马上就接手了:“我是真心想和金钟铭先生合作一把,人可能就是那么奇怪,如果那天没有把你一开始就当做是博纳为我准备的演员的话,我恐怕不会有太多的念想。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印在脑子里就很难再挣脱开了。”

    金钟铭一声苦笑,何止是徐克,陈永雄说他俩见面就对上眼了那是大实话,只是……千言万语一句话——熔炉他是挣脱不开的。

    而既然对方这么坦诚,金钟铭也就没有再做遮掩,而是把熔炉这部电影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跟对方解释了一遍。

    乍闻此事,饶是徐克和于东生活历经生活百态也无言以对了。

    “所以说。”金钟铭有些无奈的捧着酒杯又补充了几句:“真不是我推辞,而是这件事情绝不仅仅只是牵扯到政治对垒的事情,这里面还有一点是我无论如何放不下的,那就是这个案子里从上到下,从前往后,根本没有任何相关人士愿意为那群说不了话的聋哑儿童说句话。而现如今,甭管他是因为什么不单纯的目的被这群政客所关注,但是如果能因此起到一点效果,那我总是要尽力而为的。毕竟,不管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好,一点点良心仍在也好,履行电影人的职业道德也好,事关重大,我是不可能有任何分心举动的。”

    金钟铭的语气刚开始还有些无奈的意味,那是装出来的,因为他在拒绝别人的邀请,但是到了后来,他的语调已经异常的坚定了,熔炉是他投入心血最多的一样东西,他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而且他也愿意为之放弃一些其他的好机会。

    “原来如此。”于东最先从沉思中反应过来。“现在倒是显得我们孟浪了……”

    金钟铭恢复了酒宴上常见的那种温和笑脸,还朝对方点了点头:“哪里……”

    “话虽如此。”徐克也突然开口了。“我倒是更加期待和您的合作了。”

    “徐导……”于东无语至极,他觉得徐克是脑子抽了。

    “如果……”徐克没有理会于东,而是认真而诚恳的看向了金钟铭。“我愿意将您的戏份集中到明年开春以后呢?因为按照您的说法,那部电影应该会在冬日集中拍摄吧?这样的话,岂不是两全其美了?”

    于东目瞪口呆,商业电影,主角半路再拍?取景、排片……万一完不成明年贺岁档的准备,三千万美金到哪里去找?不过,金钟铭和徐克二人都没有理会于东的意思。

    实际上,此刻的金钟铭一直在定定的盯住面前的这位著名导演,两人对视良久,他才低头喝了一口红酒:“我就这么值得徐导您期待?”

    徐克低头用鞋子蹭了下地板,然后又抬起了头来:“实在是……一见如故,执念益盛。”

    “原来如此。”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昨天没睡好,今天被导师训了一顿,晚上六点半回来……心情着实不好,而且一如既往的难以集中注意力,甚至4k完成后都没看时间,恐怕全勤这次真的要没了,一万积分花不起。尽量调整状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