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81章合格的秘书

第081章合格的秘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走了?”

    “是啊,走了。    ”

    问话的泰妍,答话的是西卡,时间是十一月五日的中午,地点是乐天第二百货商场。这里马上要举行商场改建的开业仪式,做为乐天而言,这种大型的活动肯定要把韩国最火的偶像团体,也是自家免税店的代言人给请过来。而对于现如今连进军个日本都被隔壁cctv13套给报道的少女时代而言,也没有任何理由推辞这种看似低级的现场活动,因为这是乐天的商场……这其实是一种互利互惠的动作。

    “没去送送他?”对着穿衣镜,泰妍继续用那种略显疑惑的语气问道。“昨天你也没回去吧?好奇怪……”

    “都是成年人了。”西卡一边认真的扎着头一边敷衍的答道。“难道还要像小时候那样拉着他要他给我带礼物?”

    金泰妍点了点头,然后在背着西卡角度撇了撇嘴。话说,你真要是这么的话那半年前他拍电影那么辛苦的时候你怎么还心急火燎的跑回去当陪护?不过,对方懒得说自己也懒得问罢了。

    换好衣服,金泰妍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找谁玩去了还是说履行队长职责观察舞台去了。

    而这时,sunny却推开门走了进来,她也要换衣服。

    “走了?”sunny一边套着舞台装一边若无其事的开口了。

    “是啊,走了。”西卡有些无语的停下来手上梳头的动作。“为什么问这个?”

    “我以为你会去送送他的……”

    “我为什么要去送他?”

    sunny微微撇过头来:“因为他跟初珑一起去的,要年底才回来……”

    “我知道。”西卡的语气终于开始毫无遮掩的不耐烦了。“然后呢?”

    “然后等他回来说不定一切就尘埃落定了。”sunny极为恶劣的冷笑道。“初珑这小姑娘,温柔的跟水一样,到时候有些人说不定就彻底的失去对他的控制权了……”

    “说的好像争男人一样。”西卡也冷笑了起来。“那是我哥哥……”

    “我蛮理解你的。”sunny突然把那副看起来就让人想攥拳头的表情收了起来。“你也真不容易,与其眼睁睁的看着,不如不去理会,然后顺其自然……”

    “我想揍你。”西卡狠狠的捏了捏拳头,但是她突然现,好像很长时间没去拳击馆的缘故,再加上平日里一直懒散透顶,拳头捏起来竟然也没有以往的那种力量感。“算了……滚出去!”

    “换好衣服就走。”sunny语气慌张的答道。

    实际上,sunny根本不知道西卡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也不注意到对方现在那种很虚的语气,因为自从被对方打了两顿以后她现在基本上对这位产生了一种类似于食物链式的畏惧感。

    sunny急匆匆的跑了,而西卡依旧在慢悠悠的梳着头、上着妆……

    然后,不到半分钟,门又开了,而后一个女声顺势响了起来:

    “那个……西卡小姐,能打扰您一下吗?”

    背对着门还低着头,西卡也听不出来是谁。不过嘛,这里毕竟是乐天商场,还是女艺人的换衣室,所以不大可能是什么不认识的人,而听这位的语气,十有应该是公司的化妆师或者是女助理……

    那么对方的目的不问自知了,肯定是为了之前沸沸扬扬的cube上市传闻而来的,这些天不知道多少人来问过这些了,她还不好拉下脸……

    只不过,此刻的西卡是满肚子怒气,所以她决定干脆装死,让对方知难而退。

    “那个……郑秀妍小姐?”对方似乎有些尴尬,但是却丝毫没有退缩的觉悟,甚至还有点赌气的感觉。

    西卡有些奇怪的回过了头来,然后她也终于看清楚了对方到底是谁——张善允,韩国最高调的富三代,乐天集团的创始人的外孙女,乐天购物的常务理事,两人曾经在一个酒会上见过一次……顺便说一句,人家正是此地的真正主人。

    “抱歉……”这次轮到西卡有些尴尬了。“善允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哎……”张善允背靠着换衣室的门轻笑了一声。“其实也没什么,因为西卡你正好在这里嘛,所以顺便过来问件事情。”

    “您请说。”西卡赶紧调整好了状态,然后微笑着站起了身。

    “是这样的。”张善允也把刚才的不解按了下去,然后笑眯眯的迎了上来。“我听人说,金钟铭先生上午离开韩国去北京了?而且他在机场跟碰上的记者说要等到年底在回来……这是真的吗?”

    西卡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失笑了。话说,怎么人人都要问自己这个?

    从尔到北京的实在是很快……就在韩国那边的各方人士还在因为金钟铭的突然离开而感到不解的时候,cube一行人却已然到达了北京都机场。

    “呼!”金钟铭一下飞机就有些感慨了起来,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了,然而每次下飞机的那一刻却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说到底,这么长时间了,那种印记在骨子里的经历却丝毫没有抹去的迹象……或许是韩国这个国家实在是很难让人产生归属感吧。

    “接我们的人在那边。”一名随队的翻译现了对方几个接机的人。

    “好像不是于总亲自来的。”说话的是张承文,做为少有的懂中文的高层,再加上华裔身份,顺便,金钟铭也需要他施展自己的沟通能力去做一些别的事情,总之,他就跟过来了。

    “那站那边的是谁?”金钟铭边走边皱起了眉头。

    一行人足足有二十几号,不仅有张承文还有刘清玄,还有财务、安保、翻译等等……这里面甚至还有几个跟博纳从事过业务往来的人……但是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认识对方带队的这个人的。

    金钟铭更无语了。

    “是梁旭先生……美籍华裔。”这时候提醒金钟铭的竟然是初珑。“今年6月才加入的博纳,是对方的席财务官。”

    不要说金钟铭了,其余所有人也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初珑,他们真的以为这位是跟着来玩的……可没成想人家的黑色小西服还真没百穿!

    “我昨天看了很多资料。”初珑略显尴尬的解释道,和别人不习惯她说出那么符合秘书身份的话一样,她也有些不习惯被公司里这么多高层注视着。

    “哦。”金钟铭应了一声,然后有些茫然的从对方身上收回了目光,转而朝接机人那边走了过去。

    “金先生,我……”伸出手来的梁旭用的是英语,而且似乎还想自我介绍。

    “梁先生。”略显讽刺的是,握住了对方手的韩国棒子金钟铭用的却是汉语。

    不过,这幕怪异的场景并未持续太久,因为机场内部不是谈话的地方,一行人立即快步走出来到了外面的停车场内。
以嫡为贵笔趣阁


    “哦……金先生。”出来以后梁旭赶紧换成了磕磕巴巴的汉语。“您一路辛苦了,酒店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总部旁边,要不我们先去酒店吧?”

    金钟铭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短途飞机而已,还不如挤趟公交车累呢……现在去什么酒店,咱们不直接去贵公司总部吗?”

    梁旭有些勉强的笑道:“金总,是这样的,此行事关重大,还是先休息一下再谈吧?”

    金钟铭这下子也笑了:“梁先生,如果不是事关重大,我也不至于要亲自过来跟于总面对面吧?而既然事关重大的话,我和于总不先见个面恐怕也不合适吧?”

    梁旭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金钟铭还在笑,单已经是皮笑肉不笑了,甚至语气也不太客气了:“梁先生,怎么回事,你们于总不在北京?”

    “哎!”梁旭尴尬的答道。“他……有些事情,人在南京。”

    “他昨天晚上还跟我打电话呢……说事情事关重大,所以希望跟我先见面定下基调……”金钟铭微微冷笑道。“结果我兴师动众的来了,他转身走了?”

    梁旭无言以对。

    “错非梁先生你是席财务官,跟这次要谈的事情对的上号,否则我肯定直接拂袖而去。”金钟铭这次真的是有些生气了。“你自己说,我亲自带着我的席财务官和下属公司的总裁一起过来,你们于总不来接机到也罢了,可是连见面的意思都没有?这么重要的事情,难道要我跟你谈吗?”

    金钟铭并非是无的放矢或者无故找茬,要知道,他这次来不是来逛街的,实际上正如他和梁旭语言中透露的那样,这一次博纳是要跟cube彻底奠定合作基础的。而甭管是哪个国家的企业,彻底的合作都不能是凭着老总私交来决定的,而是都要凭着钱来说话的……没错,cube暂时没有上市的意思,可是博纳有!梁旭这个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香蕉人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担任席财务官正是因为博纳要在纳斯达克上市,而于胖子邀请金钟铭来也是想要在上市前和cube完成一定比例的换股!

    所以说,且不谈大家开门做生意,我又是客人,光只说这件事情的严肃性,你丫临阵玩失踪……这架子,莫非你以为你是马富啊?

    梁旭尴尬万分,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金钟铭彻底生气了,如果对方连解释的诚意都没有,这生意还谈个屁?

    “那什么?”一念至此,金钟铭立即回过头来盯住了一个男性助理。“博文去订机票,咱们直接回去。”

    这次他用的是韩语,但是对面也肯定有韩文翻译,所以梁旭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金总……”梁旭有些紧张的绕过去拦住了对方的去路,这事要办不好他这个入职才三个月的人估计马上就要被人撵出去。“不是我们刻意怠慢……真的是于总家里出了点事情,他没辙……”

    “哎!”金钟铭叹了口气。“于总家里出了事情?”

    “是!”

    “直说多好?”金钟铭有些没好气的感觉。“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是长辈身体出了问题还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去南京探望一下……”

    梁旭又不说话了。

    金钟铭没有拂袖而去,因为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不是像刚才那样装的了,所以没必要假装走人……

    “那这样吧。”金钟铭的语气冷淡了下来。“先去酒店吧,到时候再说,反正我还有一堆其他的事情要办。”

    坏菜了,梁旭心里一清二楚,对方没有再拿捏,这说明是真生气了。而这个,则意味着接下来的谈判失败的概率很可能会大大增加。虽然说大不了一拍两散,但是两个企业来到换股这个地步,这一路上的互信也不是白捱的……而这年头企业想要展真的是需要一起走的,真要是毁了大家也都会很可惜的。

    但是,梁旭偏偏是也有苦难言!他真不怪面前的这个韩国人难伺候,因为自己这方的诚意确实是差了那么一层,但是老板于胖子那档子破事也实在是说不出口的……实际上,在自己看来,在整个博纳影业的所有员工看来,这次的事情也是让人无语至极,可偏偏又事关重大,于是乎,他也只能装聋作哑了。

    非要他现在在心里找个替罪羊,很简单,谁都怪不了,就怪自家于胖子!

    机场外的不快让金钟铭极度不爽,来到酒店后,气头是过去了,但他也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了这次换股行为……

    是不是有些仓促了?虽然说自己也看好博纳的前景,也看好博纳的人脉关系,尤其是对方还很务实的选择了纳斯达克……可是话说回来,想要跟中国这边合作从而完成自己的构想未必只有一个博纳……

    说实话,可能人心大致如此,越是觉得什么行什么不行,那就越会自动来找理由……实际上,此刻的金钟铭这么一想的话甚至都觉的人华谊后来在a股市场登陆也是有一个天大好处的……股价虚高到博纳的十倍……如果这时候拿钱强行去烧热灶也是不怕亏本的。

    “oppa。”门外有人敲门,是初珑。

    “进来吧。”金钟铭随口应道,同时心里有些不解,这时候初珑来干吗?

    “oppa……”初珑推门进来,然后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那个……”

    “有什么说什么就成。”金钟铭有些好笑。“不会是被我在机场吓到了吧?那是生意场的手段的而已,我也好,那个梁旭也好,都是演出来的。”

    “那么说……oppa没真的生气?”初珑有些茫然。

    “也有一点吧。”金钟铭没有瞒着初珑,要知道,对着刚才来询问的刘清玄时他可是笑着说自己一切都是装的,是为了谈判多点气势……

    “那也行吧……”初珑想了一下。“有件事情,我觉得……还是告诉你吧。”

    “你讲。”金钟铭并未在意。

    “我可能知道那位于总去干吗了……”初珑背着手略显古怪的解释道。

    金钟铭微微一怔,说实话,他一直以为于胖子此刻突然离开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找到了比自己更合适的合作对象,或者说更好的投资人。不过,此刻初珑的意思,这事似乎好像是另有隐情?

    “那他是去干吗了?”金钟铭微微眯起了眼睛。

    “我昨天看了下很多敏雅姐和小娅姐准备的资料。”初珑绞着手指答道。“那个于总,似乎最近又出轨的传闻,跟他妻子闹得不是很愉快……而现在企业正在筹备上市……”

    金钟铭愣在当场足足两三分钟,然后突然笑出了声。

    “怎么了?”初珑还是有些紧张。“oppa,我说的这些其实没用是吗?”

    “nonono!”金钟铭笑着朝摇了摇手指。“恰恰相反,初珑你真是个……合格的秘书!e11d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