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76章身不由己的觉悟(中)

第076章身不由己的觉悟(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诸位中秋快乐!

    金钟铭微微笑着朝罗卿媛议员点了下头,算是行了礼,然后直接拉着一个凳子坐到了棋盘的另一边,并开始认真的观战。

    这间办公室很大,还有套间,要是坐在里面有窗户的卧室里,或许能感觉到窗外的秋雨阵阵;要是拉开左侧的那扇门走进秘书室里,或许还能感觉到嘈杂和忙碌。但是此刻,就在这个下棋的地方,好像自从金钟铭进来以后,除了面前两人棋子落盘时有声音传出来以外,整个会客室都几乎别无他响。

    怎么说呢?似乎有些安静的可怕了。

    但是金钟铭好像并没有感觉到这些,他双手合十,然后微微眯起眼睛盯着棋盘,同样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观棋不语真君子嘛!

    与此同时,数公里外的清潭洞那边,想通了情况且又下定了决心的李敏贞伸手抱住了李秉宪,而且似乎还在劝说着对方什么,那语气温柔极了。

    “没有机会的。”李秉宪略显颓丧的摇摇头。“实力差距太。韩国是等级社会,而决定等级的是资本,他比我有钱,比我有势力,这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除非我明天去买彩票……但买彩票也得去美国买,不然中不了十亿美金,最少在资产上跟他同级,否则我跟本没有资格摆脱他的阴影!”

    “那可以躲啊!”李敏贞认真的提议道。“你可以去美国、去欧洲,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去,咱们躲个三年五载再回来……”

    “我其实想过的。”李秉宪苦笑了一声。“就在这个沙上……当然也在办公室里,甚至在宴会上……这两个月,只要是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很自然的就会想这件事情,我想过很多遍,这确实是个法子。韩国人嘛,无论是什么圈子里的斗争,失败者逃跑太正常了,对方总不会追杀吧?”

    “那为什么不走呢?”李敏贞把脸贴向了男人的胸口。

    “因为我不舍得!”李秉宪的表情变化的很快,刚才还一脸的无奈呢,此刻却突然变得坚定而严肃了起来。“我从高中的时候就梦想着要拍电影,那时候就曾经试着租一个摄像机暑假自己拍,然后还被父母给用皮带抽了一顿……不让我李秉宪拍电影还不如杀了我好!”

    李敏贞微微一怔,以她的思想很难理解这个男人为什么谈及到自己的事业时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不过她也反过来更理解对方对金钟铭的忌惮了。韩国就这么大,韩国影坛更小,忠武路不过就那么长,金钟铭站在街头盯着他,确实就足以让他寸步难行了。

    而说到电影这个话题以后,李秉宪的头脑似乎清醒了很对,说话的逻辑性也变的好了很多:“我想拍电影,这点从没变过。可是,我的电影梦想全都维系在韩国国内,我这近二十年的奋斗几乎把自己整个人都已经给埋在了韩国影坛。这种情况下,只要我还有一丝激情,我就不能放弃……三年五载说的容易,可回来以后谁还记得李秉宪呢?”

    “那你……”李敏贞瞪大眼睛盯着对方问道。“为什么不服软呢?”

    “我服软了。”李秉宪愤愤然道。“我早就服气了,他这么踩在我脸上,我一句话都没说,还请了延正勋去帮我说和……但是他不放过我!”

    “为什么啊?”李敏贞更加不解了。“黄政民那些人只是表示了电影层面上的认可都半点事情没有……”

    “我跟他有私怨。”李秉宪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很久的事情了,好几件事情……”

    李敏贞也没再说话,而是转了转眼珠,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凌晨一点钟,汝矣岛大国家党总部办公室里,好几个秘书都已经下班离开了,不过他们走时大多小心翼翼尽量不出声音,看来早就习惯了这些情形。

    而终于,就在这个时候,朴大妈也对着金武星投子认输了。

    话说,这边刚一投子,金淇春就从隔壁端着一个餐盘走了出来,四杯热咖啡,两碟坚果果仁……惹的金钟铭对他从头盯到了尾,看来当秘书也蛮辛苦的。

    “承让了。”金武星一边捧着咖啡一边笑得极为开怀。

    “还是你棋高一筹啊。”朴大妈似乎不是很在乎输赢的样子,也开始捻起了坚果。

    “蛮精彩的。”罗卿媛还稍微鼓了一下掌,不过,马上她就把注意力投向了自己正对面的金钟铭身上。“怎么,我们的新晋影帝似乎对围棋不感兴趣?为什么一直瞅着金淇春秘书看?”

    其余二人似乎是才现金钟铭一样,也都一起看了过来。

    “并非如此……”金钟铭失笑了一下。“只是觉得做政治家这个行当也蛮辛苦的,我晚上十一点多到的,那时候楼下还灯火通明。现在都凌晨一点了,三位也好,金秘书也好,竟然都这么精神满满……甚至还有心思下围棋……”

    “苦中作乐罢了。”朴大妈终于对着金钟铭开口了。“反正里面就是卧室,我是不在乎这个的。话说,还没恭喜钟铭你拿下影帝呢……蛮开心的吧?”

    “确实。”金钟铭毫不掩饰的笑着点点头。“总体而言,今晚上一直到现在人都是兴奋的,甚至……有点兴奋的不正常。”

    “不正常才是正常的。”金武星赶紧放下咖啡,然后笑呵呵的补上了祝贺。“恭喜,恭喜。”

    而就在这时,刚放下咖啡就开始收拾棋盘的金淇春却有些尴尬的看向了朴大妈。

    “怎么了?”朴大妈有些不解。

    “似乎是少了一颗棋子。”金淇春略显无奈的解释道。

    “找找吧!”朴大妈微微蹙眉道。

    “是。”金淇春随即开始俯身在放置棋盘的茶几附近开始找东西。

    金钟铭看这一幕,不由的咧嘴笑了。

    “钟铭这是又怎么了?”罗卿媛一直注视着金钟铭呢。

    “金秘书真厉害。”金钟铭盯着金淇春称赞道。“之前在走廊给我送咖啡,2分钟时间还不耽误他去了解我喜欢喝哪种口味的。现在这么一大盘围棋,他竟然一边收拾棋盘一边数着,最后竟然数出来少了一颗棋子!这水平……啧啧……”

    朴大妈也跟着笑了。

    “淇春确实是个出色的年轻人。”金武星也感慨了一下。“怪不得委员长这么信任他,不过,委员长也向来善于使用年轻人。”

    “不过啊。”金钟铭突然叹了一口气。“恕我直言,围棋这玩意嘛,少一颗棋子就少一颗,又不耽误下棋,何必大半夜的让金秘书这么辛苦呢?”

    “确实啊。”金武星再度跟着附和了起来。“那淇春就先不要找了吧!辛苦一天了,休息去吧!”

    “是啊。”朴大妈微微一怔后也马上点了点头。“淇春休息去吧,明天天亮再找。”

    金淇春赶紧起身对着朴大妈微微鞠了一躬,这才端着棋具回到了秘书室。

    “其实……刚才就注意到了。”看着对方离开后,金钟铭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不仅是棋子少了一颗这样的小事情,包括下棋的时候,委员长您似乎总是特别执着于细节……虽然我对围棋只是一知半解,但是整场的局势还是看的很清的。”

    “是吗?”朴大妈淡淡的反问道。

    “是的。”金钟铭的回答显得格外有力和肯定。“我进来的时候,您的白棋明显已经要成势了,而金议员的却只能与你争夺一点边角之地……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您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角上的厮杀所吸引,最后竟然被金议员偷偷布局补强成功,然后偷袭杀了您的一条大龙,而您甚至连打劫都来不及……所以,恕我这个晚辈冒昧直言,这盘棋您展现出了一个不该属于上位者和领导者的特质!”

    金武星仰头看着天花板,似乎是在回忆刚才自己的杰作,而罗卿媛也在认真的低头品着咖啡。

    朴大妈也未动声色,她听完金钟铭的话后,先是把手里捻着的果仁给吃干净了,然后又喝下一口咖啡润润嗓子,这才重新开了口:

    “看来卿媛还是看错了,钟铭你的围棋水平确实不错,刚才下棋的时候我们竟然都以为你睡着了……怎么,看来平时没少下围棋吧?”

    金钟铭再度坚定的摇了摇头:“我真的很少下围棋!实际上……由于个人喜好的缘故,我甚至蛮讨厌围棋的。”

    “这是怎么说的话?”罗卿媛笑着打了个岔。“围棋可是我们的国术,中日韩这东亚三国说起下棋的话,无论如何,还是要数到围棋这两个字上的。做为一个韩国人,又怎么可能会讨厌围棋呢?”

    “那倒不一定。”金武星也笑了。“你也说了是东亚三国,钟铭可是美国长大的……”

    “跟这个没关系。”金钟铭的严肃跟其余两人的嬉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已经说了,我讨厌围棋只是个人的喜恶罢了……准确的说,我只是很讨厌围棋的棋子!”

    “这倒是新鲜了。”金武星饶有兴致的盯住了金钟铭。“还有人讨厌棋子?棋子招你惹你了?”

    金钟铭朝对方轻笑了一下,然后头抬头看向了朴大妈,对方依旧在吃着坚果喝着咖啡,似乎完全没听懂自己的意思似的。

    不过,金钟铭并未气馁,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是个年轻人,年轻人总是喜欢展现特色,推崇个性,这个其实是人的天性。而围棋呢,满盘棋子确实变化多端,在智商层面的展现上和哲学层面的感悟上也确实是层出不穷的。可是……它的棋子却都是一个样子的……更恐怖的是,一旦落盘就不能再动,只能由着棋手决定它的命运,像个死物一样!太可笑了!”

    “那你喜欢什么棋?”朴大妈突然开口了。

    “我喜欢象棋。”金钟铭摊了下手。

    “象棋棋子的命运其实也是掌握在下棋人手里的……”罗卿媛似乎是想劝劝金钟铭。

    “但是!”金钟铭的音量虽然不高,可是语调却突然变得清晰和认真了起来,就好像回到了不久前的大钟奖颁奖台上一样。“象棋的棋子是有着属于自己的规矩的。马走日象走田,而士斜着走却愣是不出宫,那就算是下棋的人觉得它是个废物也不能把它随手给扔出去!还有小卒子,看起来最可笑最悲哀,但是它自己不想退,谁也不能强迫着它退半步
韩警官小说5200
!非要想让它退步怎么办?也很简单,下棋的人先要站起来跟对面的人说我认输,不玩了!然后一个人回家拿着棋盘摆上棋子自己退着玩……罗议员,我说的对不对?”

    罗卿媛被堵在了那里,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金钟铭却没有到此为止的意思,他扭头直接看向了侧前方的朴大妈:“但是……更可怕的情况出现在现实中的博弈里,真实的博弈其实是没有棋手的,大家都只是一个有着自己运行规则的棋子罢了。只不过,这其中有的人现在只能当小卒子,而有的人已经可以当车马炮,当将帅了。朴委员长,我觉得您是在真正的对手未出现前,就被自己的优势所蒙蔽,然后错以为自己已经有能力跳出棋盘当棋手了……所以,才会这么直接而急促的去拿捏别人!”

    朴大妈并未反驳,她只是拿出纸巾擦了擦刚捏坚果的手。

    “那我就先回家休息了。”金武星会意的站了起来。“你们慢慢聊。”

    就这样,罗卿媛也随即起身离开。会客室里,马上就只剩下金钟铭和朴大妈两个人了。

    “你是怎么察觉到的?”朴大妈先开了口。“你来找我是因为郑进周的事情吧?这才多长时间?我让他等你拿了奖以后再透露的……”

    “他确实今天来之前才刚刚告诉了我,只是今天下午正好有人又提醒了我而已。”金钟铭自嘲一般的笑道。“不然光凭在门口这冷静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可想不通那么多道道……”

    “谁提醒你了?”朴大妈微微一怔,但是马上想到了一个新问题。“不对,如果你是在门口想清楚的,那就不是因为郑进周的事情来找我了……怎么回事?”

    “今天下午……”金钟铭嗤笑了一声。“在尔大学历史学院的图书馆,安哲秀教授找我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他一度提醒我,说您迟早会出手牵制我的……”

    朴大妈哑然失笑,这倒是巧了。

    “然后,在晚上的大钟奖庆功宴会上,现代集团的副总裁又来替那位前委员长来传话……”

    朴大妈又笑了:“想不到你还是个香饽饽……不过确实也是个值得拉拢的香饽饽。”

    “所以,我这个香饽饽一开始其实是抱着表忠心想法在深夜来见您的!”金钟铭似笑非笑道。“只是,被您拒之门外以后,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喝了不少酒的我,脑子却突然变得清晰了多,所有的事情来来回回……很快就理清了一切……先,安哲秀教授提醒的不错,任何一个当权者都受不了我这么强势的扩张行径,韩国电影届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地方,但是真要是一言堂了恐怕也会让人坐立不安的。所以,您出手钳制我我当然可以理解……”

    “既然可以理解……为什么还要摆出这么一副宁折不弯的样子来?”朴大妈打断了金钟铭的陈述。

    “因为目的!”金钟铭目光坦然。“我在想你这么做的真正目的!”

    朴大妈默然不语。

    “我仔细想了一下。”金钟铭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您只是为了钳制我,才让郑进周试图同时担任电影振兴委员会委员长和电影人总联合会会长的话……那么这么做会不会太早了、太急了,最起码你得等熔炉这部电影出来以后再动我才合适吧?”

    朴大妈依旧一言不。

    “实际上,委员长,如果您是因为这个目的的话,我完全可以理解。甚至,早在安哲秀教授提醒我之前,我内心就已经有所准备了!今天,我也会坦然承受您的冷遇,然后在告诉您安哲秀教授和郑先生来找我了之后直接一言不的离开……”

    “那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废话?”朴大妈再度失笑了。“又是棋子,又是规则的……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了你?”

    “很简单,朴委员长,我这么严肃甚至有些不礼貌的真正缘故在于……我非常担心您这么做,其实不仅是出于这种上位者理所当然的术!而是因为一些别的不冷静的东西!”话到这里,金钟铭认真的盯住了对方。“所以我想亲口问问您,您这么干,跟熔炉的事情还有宋康昊前辈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有的话,我还要要提醒一下你,你的做为其实是在倒行逆施!”

    朴大妈整个人怔在了那里,她去抓坚果的手都忘了收回来,整个人唯一做出的动作只是在扭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而已!

    话说,朴大妈就好像是第一天认识这个年轻人一样……她心里突然间冒出了一股欣赏甚至是敬佩的感觉……很多年了,她誓自己已经完全忘掉了这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怎么说呢,现在,她彻底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先,这个小子确实根本不在乎什么自己安排郑进周在韩国影坛扩充影响从而钳制他的事情……他早有预料!他真正在乎的是韩国电影人的那一点可怜、可笑、可叹却又可敬的尊严。

    熔炉这个电影实在是一个极佳的手段,光州做为文在寅的大本营,真要是让全国人民都觉的那里一团黑,那就太妙了!但是金钟铭竟然拒绝了自己加入的提议,明白的告诉了自己的人,等到电影上映才可以动用手段。

    这个……其实已经让朴大妈心里万分不爽了,今天的甩脸色也就是因为这个罢了。

    不过,真正的问题在于宋康昊。

    宋康昊,说实话,朴大妈很讨厌这个人,异常的讨厌的这个人。别的不说,一部孝子洞理师足矣!在那个电影里,对方不仅大肆嘲讽自己的父亲,甚至还要拿自己父亲的死开玩笑,最后还要往自己父亲被刺杀这件事情上泼脏水!甚至连还在幼年的自己都被那部电影拿出来隐晦的嘲讽了一次!

    让随意一个人来说,做为主演的宋康昊怎么可能不被朴大妈恨之入骨?

    而现在,朴大妈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那就是文在寅再次找到了宋康昊,似乎是想要让他出山演一部政治电影和金钟铭的熔炉打擂台!这怎么可以?!再让他演一部孝子洞理师?!

    但是自己又能怎么办?崔岷植可以在砸了李明博的奖章后用两年多的时间专心礼佛,宋康昊也绝不会比他少半分骨气的!这就好像林权泽可以在光华门外毫不犹豫的给自己剃了个光头一样!就如同安圣基可以扔下拍了一半的戏跑回来领着韩国演员去静坐一样!韩国电影人里面总有那么几个有种的人!

    而就是因为这么多有种的人,所以朴大妈才会有些迫不及待甚至惊慌失措的启用了郑进周这个老早就投靠了自己的人。

    她的计划其实很简单,自己在后面打招呼、施加压力,尽全力帮着郑进周干掉电影人总联合会的会长郑仁烨,然后让这个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委员长再身兼电影人总联合会的会长。到时候,郑进周就会事实上掌握住了政府和韩国影坛的上下通道,而她朴大妈就可以大肆而公开的通过这条通道撒公款,从而在短期内极大的扩散自己的影响力……

    有没有布局将来压制金钟铭的意图?有!

    有没有因为熔炉问题不足够配合而敲打金钟铭的意思?也有!

    但是,更重要的是,朴大妈希望在自己的支持下,郑进周能够尽全力阻击掉宋康昊的一些行动!

    她太恨那个人了!

    可是,所以说可是,现在竟然又冒出了一个像宋康昊那么有种的韩国电影人,才tm二十多岁就敢这么坦然的坐在自己面前,然后说自己倒行逆施!想想宋康昊,再想想崔岷植,再想想安圣基,栽想想林权泽,这就像是一脉相承一样!

    “滚出去!”朴大妈也是人,虽然做了几十年的职业政客,但是个人就有自己的情绪,宋康昊这三个字实在是让她从心底感到愤怒甚至是羞耻,所以,她虽然还在咬着牙努力保持笑意,语调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激烈,但确她实是在让金钟铭滚蛋了。

    金钟铭冷静站了起来,然后从夹克衫里掏出了那黑框眼镜戴了上去:“朴委员长,我现在就走。但是走前我仍然要告诉您这三件事。”

    说着,金钟铭不顾朴大妈的冷眼相待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先,我还是希望您能再考虑一下我之前说的那些话,希望能够您尽量尊重比你弱势但却又有着自己生存原则的人。其次,请您放心,无论如何做为一个有原则的人,我是不会轻易改弦易辙的,2o12年的事情我依然会尽全力帮助您。最后,我年底可能要去趟中国……这是早就计划好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希望您不要以为我是怕了您然后逃跑了。总之,秉承着一个韩国电影人的优良传统,我是不会让郑进周那家伙卡住宋康昊前辈的脖子的。在韩国,只要没犯法,那想拍什么就拍什什么,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再见!”

    言罢,金钟铭在朴大妈已经被他气笑了的情况下直接走了出去。

    而此刻,门外的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了,金钟铭在既放松又紧张的一种奇怪感觉中沿着走廊往外走,他之前还在这个走廊里坐着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迎接狂风骤雨般报复的准备。krysta1今后几年要老老实实的上学,西卡也要收敛一些……甚至郑妈妈的咖啡厅都可以先建议她关掉。

    但是,这些都是值得的,

    先,人要懂得自尊自爱,如果朴大妈只是让他出钱出力,甚至帮着营造舆论,那他无话可说,这是游戏规则。但是,如果对方只把自己和整个韩国电影届当做博弈的棋子,并且还要轻易的践踏棋子自身的行事规则和底线,那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迎着报复也要展示出自己的态度。

    更何况,长远的来看,以他的年纪而言,牺牲掉数年的展前途其实并无大碍。只要熬过去了,那他金钟铭将会得到一项前所未有的东西——全韩国电影人的尊重。

    这个才是他真正最缺的东西。

    “钟铭啊,稍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声蛮耳熟的声音在身后突然响起,金钟铭嘴角滑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但他却马上收了起来,然后还立即转身迎了过去:

    “金议员,您怎么还没回家?”

    “在等你啊!”金武星言辞恳切的答道,同时亲热的拉住了金钟铭的手。“早就想跟你好好的亲近一下了。要不,一起去我办公室喝杯咖啡?拿铁加奶加糖,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