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74章跟宴会不合拍的人们(下)

第074章跟宴会不合拍的人们(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当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人家李秉宪跟李敏贞饶了一个大圈子却又走在一起了,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在乎,因为他遇到了一件级麻烦事。

    麻烦的源头是两个字——现代。

    现代是啥就不科普了,单说一件跟金钟铭有关的小事,他不是一直开着现代汽车吗?但是人家朴女士一直没意见,因为她也开现代,因为现代不仅代表着郑家,还代表着韩国制造。

    那么,金钟铭为什么会觉得这样霸气的东西是麻烦呢?这里面跟一个人有关系,郑梦准。没错,就是那位搞出了2oo2韩日世界杯杰作的家伙……

    不过,人家可不仅仅会在足球上玩作弊,也不仅仅是个财阀,他在政治上的执着也很有感觉,咋一看绝对跟他爹有的一拼。但是……怎么说呢?作为一个被全斗焕一句话吓得滚出国去的家伙,这厮做为一个政客的水平和战绩都不怎么样。

    要知道,o7年那一波大选的时候,韩日世界杯可是让这位攒够了声望的在韩国攒声望真有意思,所以o6年大国家党党内大佬开始扯淡的时候他其实是最知名、最有钱废话、也是党内派系实力最大的那个。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厮不但被朴女士和李先生联手做掉了党内初选,还连累自己大哥缓刑三年!但这还不算,这厮的倒台最后几乎是连累了全韩国的财阀!

    时间线是这样的,郑梦准党内初选失败——大哥郑梦九现代汽车总裁上法庭——李明博上台——牛肉危机李明博改名李牛肉——李牛肉开始为自己的政治生命转移大众视线——sk会长崔泰源二进宫——三星李健熙上法庭,儿子去中国度假顺便被老婆蹬了……

    整个韩国的,除了屁股在日本的乐天见机得快,跪舔了李明博,其余三家挨个的被李牛肉这个现代集团当初的打工仔给打垮在地。话说,就是因为人家在你们现代干了几十年,心里清楚财阀是个什么鬼,所以才能这么利索的好不好?!

    当然了,从本质而言,全韩国的社会精英都不许一个财阀出身的人掌控国家最高权力,那结果想想就恐怖,你让金钟铭投票他也不会投郑梦准的。但是郑梦准这厮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才跌下去一次狠的,这一次竟然又不知死活的跳出来想跟朴女士掰腕子……他,他就没想过他爹是怎么郁郁而终的吗?他四哥是怎么因为病痛折磨选择服毒自杀的吗?而那个被他恨了一辈子的五哥又是因为什么被所有姓郑的男人恨到人都死了还不放过人家孤儿寡妇的?这事他可是亲手参与的!

    谁知道呢?反正在金钟铭看来,只要这么郑梦准先生梦还没醒,他就不想跟现代和郑家这两个词有任何关系。当然了,需要再强调一遍,开现代汽车是支持韩国国产……不在此列。

    但是,甭管怎么样,人家现在找过来了。没错,就是那位给康佑硕颁奖的现代集团副总裁。

    呃,如今的现代集团虽然名义上还是那位寡妇的,但实际上郑氏几十个子弟依旧是大大小小的把持着各种各样的位置,比如说在这位副总裁,其实就是郑梦准的人。

    对方是在宴会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又找过来的。当时金钟铭刚想歇歇,于是找到了西卡,然后兄妹俩正背靠背的吐槽着被人围着是如何容易心浮气躁呢,结果,这位上来就重新表明了身份和来意,搞得金钟铭那是一个头两个大,但却也只能推了下西卡让她离开,然后再跟对方小心敷衍着。

    说实话,从这一刻开始,听着对方的絮絮叨叨,金钟铭脑子里基本上就两个念头了。先,郑梦准真是疯了,而且还自大,就凭只派一个打工仔来半公开的挖自己这破事,12年他要不被朴槿惠一巴掌在党内就先抽死那金钟铭就把自己脑袋双手奉上!话说,五年前被人给做成死狗一样,怎么就不长长心呢?!其次,自己就不该一冲动之下来这个宴会的,本来是想跟人家庆熙大学的教授还有影坛的大佬们联络联络感情的,但是宋康昊、崔岷植、元彬等人根本就没来,康佑硕、郑在泳……甚至李桢凡那批人也是露个脸就走了,结果就剩自己像个傻叉一样听着一个傻叉替另外一个傻叉传话。

    这tm都什么事?说好的不醉不归呢?

    不过这位副总裁也不是真的傻叉,真正的傻叉是混不到现代集团副总裁位子上的,他也老早的看出了金钟铭的敷衍和不耐烦。只是,主子说话了,他这个当打工仔的也只能按照吩咐尽力而为罢了。

    就这样,絮絮叨叨的,这位副总裁将郑梦准的那些条件低声重复了不下三遍,然后又把郑梦准脑子里的那个逻辑关系和想法又给润色好了再拿出来劝了几下。但是,话说的越多,他就越现对方越不耐烦,甚至有几次敷衍的态度都压不住了的样子。这种情形下,在十点二十多的时候,这位终于也说不下去了。

    人一走,金钟铭立即满心轻松了下来,再说下去,已经喝了几杯的他生怕自己就直接开嘲讽了。

    不过,这边这位一走,那边倒是有一个金钟铭早想结识的韩国影坛大佬朝这边笑着招手了,一头波浪半长,赫然是今晚上和自己并列的主角李沧东导演,以这位的辈分和身份对他招手也实在是理所当然。

    所以,金钟铭自然也调整好心态,然后满心鼓舞的迎了上去。

    此时此刻,酒宴已经来到了官方规定时间的最后半小时,很多人都已经开始离场了,基本上这样的谈话也都是正事了,所以自然不会再有什么花瓶敢过来旁听了。

    但是,李沧东刚一开口就让金钟铭有些摸不着头脑:“钟铭啊……我本来不想叫你的,但是……实在推脱不了啊。”

    金钟铭自然是满头雾水。

    “我是代表韩国导演协会向你提出邀请的。”李沧东摇了摇头。“宴会后有时间吗?”

    “没有!”金钟铭不想瞒着这位。“下午安哲秀教授私下找了我,刚才那位现代的副总裁又找了我,我马上……恐怕要急着去汝矣岛见一位女士。”

    李沧东愣了一下,但随即就点了点头:“辛苦你了,也难为你了。”

    话说,当过文化和旅游部部长的这位当然清楚这里面的道道。


超级运动专家笔趣阁


    “但是。”饶是如此,李沧东却也犹豫了一下。“既然来不及在宴会后深谈,那就干脆趁着这个机会聊一聊事情的大概吧。”

    “这么急?”金钟铭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二十多分钟,能谈什么正事?

    “不是我急。”李沧东摆了摆手。“实在是……给我个面子,马上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言罢,这位大导演回身朝不远处几个正在说话的人再度招了招手,那几人随即停下了交谈,然后一起围拢了过来。

    “崔希奎会长、韩载翼会长……还有郑进周会长。”金钟铭自然认得这群真正的大佬,崔希奎是韩国电影编剧协会会长,韩载翼是韩国电影技术团队协会会长,再加上导演协会、演员协会、制作人协会等等等等,一共八个团队组成了韩国电影人总联合会,而如果再加上权力最大的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自然就是所谓的大钟奖幕后九大电影协会了。

    而且,考虑到这里面的一个实权协会——演员协会其实基本上已经被金钟铭师生用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给掏空了。而金钟铭也是制作人协会这个空头协会的副会长,实际上他也有足够把握搞掂李在斌那群电影投资人。

    至于这里面能量最大的另一个实权协会,也就是公认的导演协会,此刻虽然没有林权泽这样的会长出现,但是做过文化部部长的李沧东在此,其实也已经可以代表导演协会的态度……

    于是乎,看到这么简单几个人围拢过来,金钟铭心里直接打了个激灵,然后暗叫一声不妙,这怎么看怎么像是在串联政变的节奏,尤其是电影人总联合会一个人都没见到……目标是谁他都知道了。

    “我来说吧。”电影振兴委员会的会长郑进周有些当仁不让。“我跟钟铭最熟。”

    金钟铭摆摆手,一口白兰地润润嗓子后直接问了出来:“这里估计是没录音笔的,咱们坦诚一点,诸位为什么要对付郑仁烨会长?”

    郑仁烨,韩国电影联合总会会长,已经六十多岁了,眼瞅着要退休了。

    “他贪污。”崔希奎迫不及待的应道。

    金钟铭挑了挑眉毛,中央政府通过电影振兴委员会下基金,尔政府则是直接拨款,这两笔钱是大钟奖的一切由来!换句话说,这些钱本来就是公款,而对于大家而言,只要观众满意了,社会舆论不闹腾,那如果有省下的自然是九大协会一起吃回扣了。这其实是大家都默认了的真正潜规则,总不能让这些协会的人白干活吧?

    所以说贪污这个词……自己一身毛还要说别人是妖怪?无非是总会那边截得多了点,给到下面八家少了点的破事。但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他也无话可说,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嘛,不是哪个协会都有金钟铭这样的金主养着的?干什么,不需要办公经费?而且哪行哪业穷人总是有的。协会里的底层闹腾了起来,像李沧东这样的人虽然本人肯定不在乎,但也无可奈何,而且还要尽量的表现积极,以此来做交代。

    更何况,像崔希奎这样的编剧协会穷的叮当响,人家就指着这些回扣吃饭呢!所以说,这个理由可笑至极却又合理到底!

    不过,真正让金钟铭感到不解的是郑进周的出现,无论如何,虽然嘴上说着什么9大协会,但是韩国电影振兴委员的权力远远过什么单个的总会。实际上这些协会当初联合在一起搞个总会就是为了对付振兴委员会的。而且,放到这个事件里来,做为钱的一方,他们更应该是裁判者,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郑进周出头来替其他协会说什么利益问题吧?是嫌郑仁烨干的太长尾大不掉了?还是郑进周本人有什么特殊想法?

    不过,不管怎么样,郑进周出现在这里都似乎让事情早早的定下了结果,这群人甚至敢就在总会组织的晚宴上谈这个话题就是一个明证!

    “这事我不能立即给答复。”一念至此,虽然那两个会长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金钟铭却干脆的放下了酒杯。“且不谈我需要跟老师交流,就说今天其实我获奖的日子,本不想掺和这些破事的……咱们改日再谈如何?”

    说着金钟铭专门看向了郑进周:“老郑?”

    “可以理解。”李沧东率先点了点头。“说实话,今天谈这个话题我也觉得不爽,本来这个宴会该是给我和钟铭庆功的……更何况,那边那个老郑也是多年辛苦,在他操持的宴会谈这个确实有些……”

    “确实。”郑进周也反应了过来,他笑眯眯的举起了杯子。“已经祝贺过李沧东导演了,却还没祝贺钟铭你获奖呢!”

    金钟铭盯着对方仔细看了看,然后把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说实话,他现在心情糟透了,对这个宴会的感觉也糟透了,又或者说他总觉的自己跟这种宴会天然的不合拍。先是被围观,然后遇到了一个喋喋不休的现代副总裁,现在临到结束了又糊里糊涂的卷进了一场电影届的政变串联里。当然了,金钟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后者他其实是躲不掉的,但是他不希望是用这种方式加入……更重要的是,他既不能允许自己对事情的真正缘由一无所知,又不能允许事情的决定权握在别人手里!

    但是,事有轻重缓急,这个时候他却必须要放一放这件破事。实际上,晚上十点五十分的时候,金钟铭匆匆离场,然后让贾潮载着自己直接前往了汝矣岛的大国家党总部办公室。他知道,朴女士在6月份郑梦准辞去了大国家党非常对策委会委员长的职位后就正式的搬到了那里,哪怕她的朴系人马还没正式回归大国家党。

    而这个时候,说不定对方正等着自己呢。

    不过,心里装满事情的金钟铭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离开宴会场以后的两分钟,压抑了许久的李秉宪也终于一杯白兰地下肚,然后放松的走出了宴会场,而又过了两分钟,李敏贞也若无其事的收拾了一下,随之离开了。

    话说,这个夜晚还没结束呢!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这章码完是早上6点,距离去实验室理论上还有两个小时,我试试,看看能不能努力在傍晚前再定时一章……多还还债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