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70章兼职图书管理员的老师

第070章兼职图书管理员的老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1o月24日,金钟铭参加或者说主持了krysta1在家中的生日晚宴,包括初珑、恩地、自己的队友以及她同学在内的很多人都参与了晚宴;

    25日,周一,金钟铭去了一趟釜山;

    26日,周二,金钟铭参加了汉阳大学新大楼的动土仪式;

    27日,周三,金钟铭在自己公司呆了一整天。

    28日,周四,金钟铭参加了不当交易的映礼,并在随后接受采访,大肆称赞黄政民的出色表演,同时对29日晚间的大钟奖颁奖典礼避而不谈。

    29日,周五,在大钟奖即将于晚间开幕的状态下,金钟铭消失了……

    这个说法对一个从不隐藏自己行踪的公众人物而言不无不可,他确实消失了,不在家、不在公司、不在路上、不在郑妈妈的咖啡厅……总之,不在任何能认出他的路人视角中。

    但说白了,金钟铭只是去了尔大一趟,然后被自己的导师给关起来了而已。

    “去图书馆。”黄增益教授一如既往的捧着他的茶杯。“帮我找到鲁迅先生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然后再帮我翻译成韩文,我下周一给本科生上课要用。”

    “那个……”金钟铭微微转了转眼珠。“老师,我……晚上要出席大钟奖的颁奖典礼……”

    “我知道。”黄增益喝了口茶水后把头抬了起来。“我知道你晚上要拿影帝,还知道你我之间有君子约定,你搞定论文我就不管你,我甚至还知道你给学校和院里捐了不少钱……但是然后呢?这些跟我让你去帮我翻译一篇演讲稿有什么关系?赶紧去,要手写的。”

    话说到这份上了,虽然满肚子疑惑,但金钟铭还能如何?他立即点点头,然后从自己那个一个月都很难用一次的桌子抽屉中取出了一个黑框近视眼镜、一沓稿纸、两根水笔,然后下楼直奔历史学院自己的那个单层图书馆去了。

    2o1o年的图书馆基本上电子化了,随便打开了图书馆外面一排电子查阅器中的一个,搜索一下,然后直接把演讲稿调出,接着就能在在旁边图书管理处打印出来,再然后金钟铭就拿着这些在图书馆最里面的阅读区角落里坐了下来下,并闷头开始翻译文章。

    话说,这篇全文也不到一万字的文章他至少看过不下五遍,大致意思基本都记得。但是,真的翻译成韩文的话却也是个不小的力气活。不过好在历史系图书馆不是学校的大图书馆,面积虽大人却少,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还是很容易集中精力干事的。

    就这样,金钟铭从上午十点开始,中午饭都没吃,到了下午四点多一点的时候终于把这篇演讲稿给翻译完成了。甚至,他还把中国那边对这篇演讲稿的背景考证,林语堂先生对这个演讲稿的说明,以及鲁迅先生演讲时的两个口误给附录了下来。但是,就在看起来万事大吉,金钟铭都已经准备放下眼镜回去找自己的老师的时候,他却突然愣在了当场。

    “金钟铭同学,真是好久不见了。”出现在金钟铭面前的赫然是尔大学融合科学技术大学院院长安哲秀,而且有意思的是他胳膊上还别着一个红袖章。

    金钟铭盯着对方的红袖箍愣了足足数秒钟才反应了过来,其实一下午的时间,对方在自己所处的这个区域里出没了很多次,似乎是在收拾着散落在阅读区的书籍,然后跟还回来的书一起帮着归位。而自己虽然不止一次看到了对方,但由于是背影,外加正在忙着手上的工作,这才没认出来对方。

    “安老师。”甭管怎么样,金钟铭赶紧恭恭敬敬的站起来行了一礼。“真的是非常抱歉,之前一直没注意到您。”

    而这一低头的功夫,金钟铭其实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自己的导师黄增益为什么要让自己来图书馆翻译文章?还不是安哲秀想见自己!估计老师应该也是没辙,毕竟当初金钟铭拜请这位神通广大的安院长的时候,是自己的老师做的介绍,如今这个人情他必须要还回来。

    安哲秀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是对金钟铭的礼貌非常认可,然后,他就很自然的坐到了桌子的对面,并朝对方摆了摆手:“坐吧,这有什么值得抱歉的?恰恰相反,做为一个老师,我看到戴着黑框眼镜认真伏案做学问的钟铭你,倒是真的觉得很亲切。其实我一下午都在,早就想跟你聊聊了,可转悠了很多次却都很不忍心过来打扰,一直等到你做完工作才好意思过来……不过,这幅场景还真的是很少见啊?”

    “让您见笑了。”坐下来以后,金钟铭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对方的胳膊上,那确实是个图书馆管理员的袖章。“平时事情比较忙,很少有时间认真做学问。不过,看到您这副样子我反过来也觉得很少见,实在是想不到您也会来当图书管理员……这个职业就那么有魅力吗?还是说先当了图书管理员才能当个好的国家领袖?”

    “哈!”安哲秀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不过我可是有自知之明的,哪能跟那位比?我这是从86年在咱们尔大读书的时候就开始养成的习惯而已,无论多忙都要找一个最基层的辅助小工来做,那时候是给实验室清洗仪器,不过现在实在是太忙了,这才不得已开始做了这个清闲点的工作。每周来两趟,看到有人把书落在这边就送回去,然后跟还过来的书一起汇总送回书架……不过现在学生素质很高,很少有把书籍稿件落在这里的情况,所以这工作反倒成了偷懒的好去处……倒是让你见笑了。”

    金钟铭也附和着笑了一下,不过与此同时,他的心底却已经警惕到了极点。这些玩政治的,尤其是站在一国政治格局顶点的人,没一个是好相与的,更何况双方立场已定,是不是敌人不好说,但肯定不是朋友了。

    “鲁迅先生的文章?”安哲秀瞥了眼旁边的汉文打印原稿。“早就知道你的汉语水平高,但没想到这么高,手写就能直接翻译出来?”

    “安老师也对汉文化有研究?”金钟铭微微回想了一下对方的经理。“是在檀国大学那边学习的?”

    安哲秀笑着点点头:“你对我了解的很充分啊。”

    “怎么可能不充分?”金钟铭咧嘴笑了。“况且,您的经历真的很有传奇色彩。一开始在在咱们尔大学医,靠着在课余时间清理医学实验室受到教授的提点,然后本科一毕业就成了助理教授,再然后外派研究院、医学博士……接着就直接去了檀国大学当了医学讲师,以你当时的年龄恐怕是檀国大学最年轻的老师吧?”

    “没错。”安哲秀轻轻点点头。“我就是在那边汉韩大辞典的修订工作中做查误的小工,才自学来的汉语,也是在那个工作里结识到了朴元淳前辈……他是檀国大学的出生,一有闲空就来学校帮忙参与这项大工程。”

    “但是,这么年轻的大学讲师到也罢了。”金钟铭感慨的看着对方。“最让我佩服的还是您在当了五年讲师以后,甚至学医恐怕都已经有十几年了功夫,却又突然开始自学起了编程技术……最后竟然成为全世界都顶级的计算机病毒专家……然后又办企业……又在企业展前途极高时回到了尔大学当院长……医生、老师、程序员、企业家、大学院长……现在听说您又要转移事业的重心了?”

    “我准备参加2o12年韩国总统大选。”安哲秀微笑着回应道,那语气平淡的就好像在说自己下学期不再想兼职图书管理员了,而是要转而去学校后面冠岳山上捡垃圾一样。“你觉得我有多大胜算?”

    “这个问题我怎么可能回答的上来?”金钟铭无奈的干笑一声,对方这谈话水准确实漂亮,自己想要快点切进去,结果反而被对方更直接的切进来了。

    至于对方这个问题?自己能是什么答案?整个人都上了人家朴槿惠的贼船了好不好?

    “就是想亲耳听听你这个后辈的想法而已。”安哲秀不以为意的笑道。“尔大学历史学院的图书馆,我们的地盘,强悍如朴女士也都无论如何看不到这里的!”

    金钟铭犹豫了片刻,抬手虚抚了一下面前的翻译手稿,然后认真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所谓选举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而已,采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去争取更多的人心固然是必须的,但是基本盘摆在那里,除非您能让文在寅顾问心甘情愿的做您的马前卒,否则在您和文在寅顾问撕裂票仓的情况下,我实在是看不到您有任何可能性来动摇朴女士的绝对优势!”

    “果然还是不看好我啊。”安哲秀轻叹了口气。“但是我觉得你理解错了一点,我并不是要以所谓保守派对手的身份或者说皿煮派同盟的身份出场,我是一视同仁的,我的目的是要终结这种可笑的两党制,建立起第三方势力,所以
斩灵曲txt下载
我觉得我的底盘绝不应该只限于皿煮派内部……”

    “可是……”金钟铭沉吟了一下。“这就回到了一个原有的可笑命题,你得跟在大国家党根深蒂固的朴槿惠女士去争夺保守派阵营的票仓……”

    “没错。”安哲秀点点头。“这是一个度的问题,而这个度就是,韩国人到底有多厌恶这种可笑的两党制,上台、下台,贪污、清算,两个阵营其实都已经腐化不堪……”

    “我同意。”金钟铭光棍的点点头,这是他的切身感受。

    “但是你却投身到了一个已经腐化的阵营里去了。”安哲秀抓住了机会。

    “这很正常。”既然问题已经触及到核心了,金钟铭终于不再遮掩。“我是个商人,既然我觉得某一方胜利概率极大,那我没理由做政治投资……”

    “说白了。”安哲秀摇摇头。“你就是觉得我不如朴女士,对不对?你认可我的观念,认可我的预测,但唯独就是认为我没资格现在就在那位女士手里动摇现有的格局,对不对?”

    金钟铭再度光棍的点点头,有些立场他必须要站稳,政治上的站队既然已经做出选择了,那后续的事情就不能有分毫的动摇,要是到了这种地步还妄想两边讨好那就是真幼稚了。

    实际上,当安哲秀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的那一刻金钟铭就已经想到了接下去的对话展和这个表态了。但是……唯一的问题在于对方,安哲秀这种人难道不懂这个道理吗?当初既然自己已经做出选择了,那么如今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用?难道在对方眼里自己就是个朝三暮四的家伙?

    “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来见你很无稽?”安哲秀似乎是看懂了金钟铭的内心所想,所以张口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政治上最忌讳这种叛徒,一旦出现叛徒必然会尽全力赶尽杀绝,这个道理我心里一清二楚。所以,我很明白今天我就算是说到天花乱坠你也绝不敢有丝毫动摇,不然对面的报复光明正大的立即就过来了,到时候你能不能留在韩国都两说……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来找你吗?”

    金钟铭赶紧摇了摇头。

    “三个大道理,外加一个私人理由。”安哲秀伸出了四根手指。

    “您是老师。”金钟铭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先说一个私人理由。”安哲秀叹了口气。“我当时在直播中看到你公布了财产的时候,一度觉得你会马上来找我!但实际上,你却以一种让我目瞪口呆的度选择了朴女士。我知道,你是认定了她会赢我会输……但是我总想亲自过来听听讲讲这句话。这一条,现在已经称得上是心愿已了了。”

    金钟铭并未多言。

    “然后说到道理这两个字。”安哲秀双手交叉,似乎在感慨什么。“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我看的很清楚,我们的道应该是一样的……”

    “我不否认。”金钟铭点点头。“看我平日里的作为就知道了,我是偏左一些的……所以从大的政治理念而言,我们更像是一个阵营的。但是……我不觉得我在短期内需要把心思放到政治议题上,现在,我只是从一个商人的角度站个队,压个注而已。”

    “这就要说到第二个道理了。”安哲秀不不以为意的答道。“朴女士比我大十岁,而我这个62年的人已经是几位人选中最年轻的那个了。实际上,我、她、文在寅顾问,还有郑梦准那边,各个阵营里出来做事的骨干基本上都是6o、7o年左右的人,8o后不是没有,却都是端茶倒水的那种……而你这个已然登堂入室的人却是个88年的年轻人!所以,迟你熬都能熬死我们好不好?然后……”

    金钟铭赶紧摆手辩解了一下:“我是美国出生,尔长大,既不是岭南人也不是湖南人……”

    安哲秀嗤笑一声:“等到你上位的时候,什么岭南湖南的派系之分说不定早就没了,就好像全斗焕在位的时候他会想到如今光州和釜山的那群野小子竟然霸占了韩国政坛的半壁江山吗?就连我这个釜山佬年轻的时候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站出来跟皿煮、保守两派另立山头。”

    金钟铭顾左右而不应。

    “不要觉得有些东西会很远。”安哲秀也摆了摆手。“总有一天你会现,在你这几十年的正常合理的交游过程中你会自然而然的在身边聚集起一大批人,而这些人会硬生生的扛着你站到潮头上,然后你就不得不出头了。而到时候,如果你足够强势的话,是很有资格成为韩国历史那少有的几个阐述出了自己政治主张的人的……甚至看你的路数,这几乎是一定的了!所以说,我今天的话不是对你现在来讲的,也不是要求你现在就转变立场,而是在邀请那个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的你来试着加入我们!”

    金钟铭更难以理解了:“值得吗?”

    “那就得接着说第三个道理了。”安哲秀突然间似乎又变的有些伤感了。“我们第一次见面也好,刚才见到后也好,你是怎么称呼我的?”

    “安老师……”

    “我当了半辈子老师。”安哲秀松开自己的下巴,并顺势摊了下手。“而甭管怎么算,和别人的安博士、安先生、安理事不同,你我之间见面总是要喊一句老师的。为人师表什么的且不说,毕竟你是黄院长的学生,不是我的。但是这半年以来,对你越是了解我就越难以放下你,因为做为一个老师,如果不能把自己心里所认为的正确东西告诉一个自己看重的学生,那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金钟铭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对方了。

    “算了。”安哲秀没好气的挥舞了一下手指。“不说这个了,我要走了,临走前再告诉你几个忠告和几件事情。”

    金钟铭再度正襟危坐起来。

    “我看出来了,你是想要在电影届一言九鼎。先控制歌谣界的经济基础再反包围电影界是一个很不错的妙招……但是在电影界本身,你却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迎来三次挑战。第一个是要处理好李秉宪和宋康昊的问题,连最核心也是你最根本的演员都拿捏不住,那后来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金钟铭信服的点点头。

    “接着,你要做好在经济上基础上对决cj的准备,李在贤绝不只是一个身价不如你的富豪,因为他姓李!”

    金钟铭再度认真的点了下头。

    “最后,甭管是我上台还是朴女士上台,13年之后,在撵走cj的前提下一定要准备好跟官方对抗!因为我也好,朴女士也好,都是有政治野心的人,我们不会允许一个私人试图染指这个国家的重要舆论工具……”

    金钟铭咧嘴笑了:“哪怕这个国家的军火、石油、航运全都是私人的?还都是从国有变成私人的?你们这些人成了总统后不去管那些,却要留意一个小小的娱乐圈?”

    “那是以前的事。”安哲秀也冷笑了一声。“而且动起来太难了。所以说柿子捡软的捏,你的根基最浅,不找你找谁?任何一个有政治抱负的人都不会轻易让一个新的行业再次落入一个垄断性的霸主手里……所以,一定要做好跟官方对抗的准备!最起码要从官方在电影圈子里的人一路搞下去,搞掉一个部长,不然你根本吃不下这盘菜!”

    “我会记住安老师您的教诲的!”金钟铭恭恭敬敬的站起来鞠了一躬。

    “不用这么正式,图书馆里老师遇到学生后的一点提点而已。”安哲秀摆了下手。“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的这些想法和事情的?”

    “猜度到了一点,但是无所谓……像您这种地步的人总是有自己方方面面的渠道的。”

    “大概就是你猜的那个渠道。”安哲秀没有隐瞒的意思。“我要站出来又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很多人又都开始重新跟着站队了,浦项制铁和很多新兴互联网企业都老早的选择支持我,娱乐圈里有人跑过来找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不许你动他,因为他已经是我的人了。”

    “那就等安老师您败选后我再动。”

    “……”

    “……”

    “还是坚持认为我必败?”安哲秀意兴阑珊的站了起来。“提前祝你获得大钟奖影帝,顺便……今天的事情想告诉朴女士就告诉她吧,无所谓。”

    “是。”金钟铭恭恭敬敬的答道。

    “好自为之。”安哲秀转身离开了。“最后,我会打败朴女士的!这是时代选择了我!”

    金钟铭不置可否,只是静静地目送对方离开。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顺便……看盗版的哥们可以的话来pc端领下一章赠送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