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69章十月杂谈(2合1)

第069章十月杂谈(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贤硕说的没错,刘仁娜确实很聪明,她竟然很快就在那种崩溃的状态下解脱了出来,并且还迅理解了自己真实意图,这个确实很厉害。

    那么金钟铭当时撕书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呢?说来也简单,他其实是被刘仁娜用故旧两个字给打动了,所以准备再给对方留了一次机会。不过,他又担心对方陷入到了小说中难以自拔,所以稍微提示了一下而已……呃,坦诚的说,是有点刻意装十三的意思,但无所谓了嘛!

    要知道,熔炉这部电影金钟铭是投入了巨大的心血在里面的。而如果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商业电影倒也罢了,看小说就相当于看剧本了。但是,金钟铭要求的是精益求精!他是想尽力做出一部好电影的,而真正的好电影恰恰是要有别于小说中的文字的,原著的文字越是出色就越是要跳出来,但是因为它出色,跳出来反而很难!

    君不见,连身为编剧的金钟铭都因为要重新塑造电影中的角色而被逼的去看了心理医生!你刘仁娜又在搞什么鬼?说句不好听的,刘仁娜在演艺经历上真的是毫无说服力,你真要是跳进了小说里,率先产生了自己对角色的认识,可你既不是导演也不是编剧,那到时候真到了片场你还怎么去看去理解枯燥的剧本?

    所以,因为念旧而心软的金钟铭为了给对方留一次机会,很干脆的撕掉了她的小说,而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处理完了这件事情以后,金钟铭开始回归到自己的正常节奏里来,整个十月份他要忙得事情很多很多。而其中有些忙碌是明面上的,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比如某日上午他去了什么什么地方,某日晚上他又跟谁一起见了面吃了饭……而有些东西,虽然看起来跟他毫无关系,但实际上那是到了一定份上以后不需要他亲自动手动口而已,这……其实也是一种忙碌。

    举例而言,从他那天的采访言论被公布以后,整个韩国突然掀起了一个演员参加综艺的小,很多半辈子都没上过综艺的演员竟然都跑出来参加了一些访谈类的综艺,而更多的年轻演员则参与了很多奇葩的综艺,搞得很多ido1们愕然的现自己竟然找不到通告宣传自己的新歌曲了……这简直是荒谬!

    而这个情形敢说跟他没关系吗?

    又比如,整个十月份,全韩国的娱乐媒体突然间就开始全方位的炒作起了金钟铭和郑在泳的大钟影帝对决!这架势看起来就好像今年大钟奖就这两个影帝候选人一般,就好像李秉宪、元彬这些人表现的一无是处一般。

    虽然说,郑在泳和金钟铭今年确实在表演力度上和电影成绩上都把其他人拉开了一截,实际上大家也心知肚明这俩人一起可能确实包圆了9成的影帝概率,不然媒体也炒热不起来,毕竟民众也不是瞎子和傻子。但是,候选人还没公布呢,全韩国人就开始讨论这俩人是四六开还是三七开那就有点吓人了。且不谈有没有影响到大钟奖的那么多评委,很多其他候选人其实看到这个场景后基本上也断了最后一丝竞争的心思……

    但是,就在很多人几乎绝了念想以后,临到大钟奖公布提名的那一周,媒体风向突然开始转向了——这群记者们又开始谈论起这次大钟影帝的含金量来了!元彬、玄彬、崔岷植、宋康昊、李秉宪……好像一夜之间他们又记起了之前被自己给忘掉的这些名字,好像这些人又表现的多么出色了,好像他们又有资格跟金钟铭、郑在泳一起群雄逐鹿了。

    这就搞得很多人抚案而叹了,真是高明的舆论战略!先搞得其他人都失去了竞争的心态,逼得很多人都放弃了。临到了,却又开始拿大家衬托这个影帝的含金量,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是有人起了点不切实际的心思,却也什么都来不及了。

    十月二十三日,大钟奖公布了各项提名,影帝的十个提名也随之出现,分别是:

    金钟铭——大叔

    宋康昊、姜东元——义兄弟

    李政宰——侍女

    崔岷植、李秉宪——看见恶魔

    元彬、郑在泳——苔藓

    金柱赫——方子传

    朴熙顺——赤脚梦想

    空白——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空白——诗

    空白——和声

    呃……所有人都没有看错,先不是五个提名而是十个提名;其次,十个提名出现了正好十个候选人但却不是依次排列的;最后,至于空白先生不是姓空名白,而是那三部电影根本就没主角……

    怎么回事呢,到底?!

    无他,这是今年大钟奖试图改制革新,于是采用了一种所谓的十大电影制度,就是说先由观众投票选出来1o部今年最牛的十部电影,而所有的重要奖项,比如最佳影片、影帝、影后、最佳导演这些东西就是从这十部影片中去找……所以,这就出现了这样的奇葩提名。又或者说,大钟奖官方这次干脆就没有什么正式的大奖提名,这个名单其实是媒体自己总结出来的。

    不过,也可能只是大家不习惯而已,实际上很多媒体和民众都认为这种方式更加公平合理。在韩国三大报和众多影视杂志甚至网络投票中都能看的出来,民众对于今年的大钟奖信任程度达到了历史最高!

    先,十部电影确实没的说,基本上从成绩到口碑再到民众的喜爱程度都照顾到了,而且怎么看来都确实是普通观众投出来的,是没有任何猫腻的,而其中最明显的证据是方子传和侍女……这是两部片。换成以往的专家或者九大协会的专业人士直接筛选的话,这两部影片死活来不到这份上,最多给个最佳服饰或者照明的提名就不错了。但是,如今它们却在观众的投票下登堂入室……而反过来说那部无籍者,这次连根毛都没捞到,其实也是一种侧面的证据,证明了这次新方式的科学之处。

    其次,候选人的规模和范围大大的扩展了……而且这还意味着不再有因为多人同一部电影或者一人多个作品导致的入围票源分散问题。这个最凄惨的反例就是几年前的河智苑了,她当时明明众望所归,但就是因为好作品有两个,最后竟然没有入围影后,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最后各个协会都过来查有没有黑幕,可是所有人查完之后都承认没黑幕,就是票源分散了……

    不过,也有人隐约的提出了一点异议,那就是如果这么搞得话,考虑到候选人之多,那么就会出现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情况,换句话说这几个无候选人只有候选影片的重量级奖项恐怕会出现众望所归的情况,比如……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必然是诗和苔藓来分割,再比如而影后和影帝也恐怕只能是尹静姬前辈和金钟铭先生了……这就没有悬念了不是?没悬念的奖项没意思啊!

    爱咋咋地吧,反正金钟铭看完这个新花样后是举双手赞成的,早知道如此他都能省下一大笔媒体公关费用!而更加让他不想搭理这些杂音的理由是,就是这天晚上,离开韩国许久的西卡和krysta1前后脚回家了。

    “伍德?”krysta1推开门后试探性的喊了一句,但是当她看到蹲在沙前的一个东西后马上就丢掉行李飞的跑了过去。“贝克!”

    阳台上的金钟铭满脸的无语,而坐在他对面的西卡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没错,一个小时前西卡进屋时跟krysta1的反应是一样一样的,先是喊伍德,但是看到蹲在狗窝前玩玩具的贝克后立即就不顾一切了,结果让起身想去帮对方接行李的金钟铭尴尬不已。

    于是乎,两人在许久未见的情况下开始吵架,吵完之后两人又开始打赌,赌krysta1回来后是对她哥哥更关心还是对贝克更关心……很显然,光听这声音就知道金钟铭输得一塌糊涂了。

    “伍德,贝克长得好快!”krysta1坐在沙上揉着怀里小狗的脑袋说道。“我走时才那么点,这才几天就这么大了,它还认得我,我反而差点不认得他了……是不是该给它换个新窝了?”

    “随你。”金钟铭和西卡从阳台那边走了过来。“但是它这半年会不停的长下去,所以我建议你一次性给它整一个大窝。”

    “半年能长多大?”krysta1抬起头来好奇的问道。

    “5o斤总是有的。”回答她的人是她姐姐,西卡对于大白熊犬的常识肯定也是知道不少。

    “那么大?”krysta1有点懵了。“那得做多大一个狗窝?”

    “狗窝倒是其次。”西卡又摆出了专家的架势。“它平时在家里,哪里需要你那种专门的狗窝啊,给它一个睡得地方就行了。不过……”

    “不过什么?”krysta1茫然的问道。

    “不过算算时间的话,再过一阵子它就该变成最有意思的猴子脸了……”

    “猴子脸?!”

    “没错,猴子脸,大概是三四个月大到六七个月大期间的特殊样子,二毛你过一阵还要到处跑吧?说不定再回来的时候就错过了,真可惜!”

    “猴子脸很可爱吗?”

    “我觉得很可爱。”西卡摇头晃脑的答道,同时强行把贝克从自己妹妹怀里抱了过来。“让它多陪陪我,小家伙竟然不认得我,刚才见到我的时候竟然还叫了一声,得亏我早有准备,给它从日本带了好吃的……”


我的时空穿梭手机sodu
   “二毛!”金钟铭的声音从旁边房间里传了出来。“你的箱子放床边了,睡觉前自己收拾好。”

    “哦!”krysta1应了一声,但马上就朝自己哥哥问起了猴子脸的事情。“伍德,贝克猴子脸应该会有多长时间?”

    “两三个月吧?”金钟铭放好行李后从krysta1房间里走了出来。“怎么了,问这个干吗?”

    “这样我不就很容易错过了吗?”krysta1语调中显得很惶恐。

    “错过不是正好吗?”金钟铭犹豫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krysta1觉得自己满脑子浆糊。

    “所谓猴子脸。”金钟铭坐下来解释了起来。“其实是指小狗的换毛期。因为换毛一般从脸上开始,脸上的毛已经换好了,可是身上的毛却是胎毛。那时候一方面它身上的毛会参差不起,另一方面它还会到处掉毛,比长毛期打理起来还麻烦,所以又俗称尴尬期……”

    krysta1转了转眼珠,不过没说话。

    “对了。”金钟铭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小时前我还跟毛毛说呢,该小贝克换毛的时候我恐怕不一定在家,所以要她多辛苦一下,不过她当时一脸嫌弃,嫌小狗换毛麻烦……”

    krysta1扭过头去一脸漠然的看向了自己的姐姐,但是对方却不为所动,只是不停地在逗着怀里的小狗,就好像没听到近在咫尺的谈话一样……

    就这样,三人闲坐了一会后,就像是那些出去旅游回来的人一样开始聊天并讨论起了国外的见闻,他们从贝克聊到了日本,又从日本聊到了东南亚……而等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krysta1突然坐立不安了起来。

    “怎么不说话了?到了东南亚才现那边正好不是芒果上市期,而且不进口芒果,然后呢?”西卡饶有兴致的问道。“你吃到芒果饭了嘛?”

    “然后……呃……”krysta1终于按捺不住了:“那个,伍德,我给你们带了礼物,我去……给你们拿。”

    看着小丫头一路小跑的钻进了房间里,金钟铭和西卡笑着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个继续无动于衷的着呆,一个则抱着小狗打开了电视机,似乎没人要理会krysta1的殷勤。

    但是,krysta1进入房间后并没有像西卡想象中的那样很快回来,而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开始了大闹天宫,隔着门板都能听到她噼里啪啦又是开箱子又是撕包装袋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把礼物到底塞到了哪里……而翻了一遍电视台后的西卡也马上对电视机失去了兴趣,遥控器都她被随手砸到了金钟铭那里。

    “16周岁了。”被砸了一下的金钟铭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侧耳听着隔壁屋里的动静,然后突然开口了。

    “是啊。”西卡点了点头。“16周岁了,还有两年就成年了,当年抱在怀里的小毛孩子转眼就那么大了。你记得她出生那天的事情?”

    “当然。”金钟铭跟着点点头。“大人们去医院,我们俩和第一代贝克在家里,那时候我们完全对多了一个小妹妹毫无概念,竟然还在因为你能不能继续喝草莓牛奶而争执……”

    “不奇怪。”西卡摇了摇头。“那时候我们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想那么多?不过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希望看到小贝克快点长大,长到又可以当我枕头的份上……”

    “天底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金钟铭嗤笑一声。“你既然想着要拿人家当枕头,就得帮人家打理好换毛的问题……”

    “知道了!”西卡没好气的应道,不过,顿了一下后,她的语调突然变得奇怪了起来。“伍德,你这次要出门很久吗?”

    “嗯,不过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的。”

    西卡沉默了下来,但是很突兀的她突然又问了个问题:“伍德,你说人为什么总喜欢回忆过去?”

    “过去的心思简单?”金钟铭随口应道,不过他马上就自己更正了过来。“我知道了,是过去不需要为现在的烦恼而愁,而现在也不需要去为过去的烦恼而闹心……是这样吧?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不过你说的蛮有道理的。”西卡稍微点了点头,然后又突然低头狠狠的亲了一下怀里的小狗。“那天买狗的时候,你提起了贝克名字的来历,从那天以后我就经常在晚上做梦回忆起我们之前小时候的事情……好像就像你说的那样,那时候愁的事情现在想想就好笑,而那时候的我也不需要为现在的事情而劳累……不过,更重要的一点我觉的你并没有说清楚。”

    “哦?”金钟铭保持了适度的关注。

    “我的意思是,那时候也好,现在也好,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说着西卡又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小狗。“就好像贝克一样,十几年前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其实是相互给予对方安全感,现在虽然双方的变化都大的惊人,但是我们的所作所为依然和十几年前一样,也是在给对方安全感。对不对?”

    “对!”金钟铭信服的点点头。

    “还有……”

    “还有什么?”金钟铭轻笑着问道。

    “还有二毛,还有两个宠着我的爸爸,还有对我似乎永远比不上对二毛好的两个妈妈,最后……还有你。”西卡把脑袋側放在贝克的身上,不过眼睛却直视着金钟铭。“所以说,你的答案并不完整,我觉的人喜欢回忆过去不仅是为了摆脱烦恼,也是为了看清楚从来都没变过的美好……伍德,上次打电话的时候忘了告诉你,在日本这些天我也蛮想你的。”

    金钟铭抿了抿嘴唇,良久……他才点了下头:“谢谢!”

    “不用谢。”西卡摇了下头,然后转身继续蹂躏怀里的小狗去了。

    这声以亲情方式的告白以后,两人开始变得彻底放松了起来,双方都开始给对方提及了自己现在的境况和遭遇,从少女时代要参加大钟奖颁奖典礼再到金钟铭坦然告诉对方自己的影帝已经手拿把攥,话题越扯越远。

    但是……隔壁房间里突然的一声扑通作响却中止了这些谈话。金钟铭依旧面色如常,但是西卡却一脸不解的看向了krysta1的房间,她实在搞不懂这小丫头到底在干吗!不知道马上12点以后就是你郑二毛的生日吗?怎么半天都不出来?!

    然后,krysta1的房间在这次动静以后再次变得安静了下来,搞得西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别管她。”金钟铭微微笑道。“迟早会出来的。”

    西卡点了点头,而这个动静让她又想起了谈话一开始的正题:“话说伍德,你这次给她准备了什么?我给她从日本带了个饰。”

    “不告诉你。”金钟铭轻轻摇了下头。

    “……哈!”西卡被逗笑了。“装什么神秘?昨天打电话的时候不还跟我抱怨,说年年送礼物,什么都送遍了,搞得现在根本不知道该送她什么。”

    “我……之前确实不知道该送给她什么了,这是个很尴尬的年龄。”金钟铭耸耸肩。“再小一点,可以把她当孩子看,饰、玩偶什么的随便送……再大一点,成年了,可以有成人的生日方式了,也就没必要拘泥于礼物了。你看,这两年我就懒得给你送什么礼物了。但是今年和明年,16周岁和17周岁,我是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合适。”

    “你想太多了。”西卡微微蹙眉道。“我刚才白说了,我们的关系不会变,一直把她当熊孩子来看就对了。”

    “确实如此。”金钟铭点了下头。“被逼的没辙以后确实也只能把她当熊孩子看,所以我准备了一个跟以往差不多的礼物。”

    “吓死我了。”西卡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搞得我都不知道好不好意思把饰拿出手了……11点5o了,她怎么还不出来?”

    “鬼知道。”金钟铭瞥了一眼krysta1的房间,并未多说什么。

    客厅里的兄妹二人继续坐在沙上看电视外加瞎扯淡,其中金钟铭依旧镇定如常,而西卡却越来越焦躁,因为krysta1还是没有出来。终于,在贝克自己跳离了某人的膝盖跑到狗窝旁睡觉后,西卡的大小姐脾气彻底作了,穿着拖鞋的她气势汹汹的冲向了自己妹妹的房间。

    不过,刚一推开门西卡就愣住了,因为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现了金钟铭送给krysta1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只和她的芬妮一样大的级大玩偶,不过却是一只酷似成年贝克的大狗形状。

    而此刻,蹲在床上krysta1正在勉力的把这个级大狗给横过来,这样她就能提前把大狗当做枕头了!

    考虑到这狗的大小和重量,这活可不轻松!

    ps:本来应该和昨天一样傍晚就出来的。但是凌晨三点多钟起来码字的时候现了一个不爽的事情,一个早上满肚子气一个字都没码出来,这章又是跟以往一样是回来以后临时码的……人生啊,何时能心静如水呢?

    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没订阅的同志还是希望pc端领下赠送章节。

    大钟奖小副本中国大副本还有熔炉打副本要依次开始了……现在想想,所谓大纲其实也没用,还是希望有个安心的写作环境会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