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67章综艺和电影(下)(4合1)

第067章综艺和电影(下)(4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采访开始了,或许是今天的打扮和金钟铭的夸奖让她非常有信心,李真的问题上来就显得很有水准,或者说是再度得到了金钟铭的认可。

    “金钟铭先生,我是moneytodaystarnes的实习记者李真,就由我来问第一个问题,还请您多多关照。”一身职业装,咋一看很像是少了个美人痣的韩佳人的李真煞有介事的朝金钟铭低头问好,而金钟铭自然也不会对这么一个前辈失礼。

    不过坦诚的说,双方这幅看起来很自然和随和的礼貌背后,却掩盖不了金钟铭的随意和李真的勉强。毕竟,做为fin.k.1这四个人中如今混的最差的一个,李真现在过得其实很焦虑。李孝利不用说了,那大姐真心在团体和so1o上把女ido1这个词语给诠释到了极点,现如今人家都玩累了,心思也全都放到收养流浪狗上去了;成宥利则是演员路途级大,她是圈内公认女ido1转型演员成功度仅次于尹恩惠的那个,就差个百想视后压轴了;至于玉珠铉,这位音乐剧上玩的级开心,而且她现在也是韩国音乐剧领域公认的领头羊了。而李真嘛……她是想学成宥利做演员,但却一直没怎么成功,不然以她的辈分和fin.k.l的名头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来参加什么英雄豪杰了,但实际上,哪怕是这个节目里,卢洪哲都动辄拿她现在的人气来开玩笑……

    嘛,回到正题上,李真已经正式的开始问问题了。看的出,她早有准备:“金钟铭先生,我在中秋假期间做过一些调查,现你好像从出道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向综艺上投入精力。无限挑战、两天一夜、我结、青春不败……这些常驻的综艺几乎是不断绝的持续了数年。而这个情况在韩国很不常见,因为一直到现在,行业之间的隔阂还是很大,很多电影演员们甚至都不愿意以嘉宾的身份去参与一次综艺,但是你这个影帝、最佳导演、大赏得主却已经近五年没有撒手过综艺了,甚至在你的百想大赏荣誉中还包含着相当的综艺成分……那这个现象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缘故呢?或者说,综艺这个东西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金钟铭双手合十放在嘴边,沉默着保持面无表情的形象足足有三四分钟之久,不要说李真了,搞得他侧前方的节目组pd们都有些不安了。

    不过,最终金钟铭还是一脸认真的开了口:“说实话,这是个大命题,这么长时间的经历,这么多的路途,想用一个标准答案来解释实在是太过于敷衍了。虽说在眼前咱们是在一个综艺里,不是不能敷衍一下,但是我却突然不想敷衍了……实话实说吧,李记者,这个答案对我而言已经不存在什么标准式了。但如果非要细致的来讲的话,按照时间顺序,一开始介入综艺确实只是兴趣和人情,别无他意!”

    “完全可以理解。”李真笑眯眯的答道,同时也为对方的打破沉默松了一口气。“你是在五年半之前,也就是刚踏入大学那一年,从无限挑战这个节目切入的综艺,而那个节目中的mc刘在石和郑俊河都是你很早就熟识的人。因为年轻所以感兴趣,因为有熟识的人所以毫无顾忌,然后很自然的就去参与了无限挑战的两次特辑……”

    “没错。”金钟铭肯定点点头。“那个参与的过程和原因无论是谁都可以理解的,很多事情的开端都是类似的兴趣和人际关系导致的,实际上这些事情现在也是众人皆知。但是接下来事情就像你暗示的那样,我的演员道路展的很不错,可恰恰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接受了无限挑战的常驻邀请!这就让很多人不理解了,我记得当时有很多人都劝我不要搞什么综艺了,安心当个演员才会更有前途……但是……这个答案你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李真不由自主的翻了翻白眼,不过她也终于确定金钟铭是在诚心诚意的讨论这个问题了。

    “真话就是,除了一部分确确实实的爱好外,还有两个理由在当时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一个是我这人天生的倔脾气,当那群前辈都摆出一副为了我好架势的时候,我却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另一个就是,那时候我就觉得,综艺迟早会成为韩国娱乐界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是有着相当的事业投机心理在里面的。”

    客厅里所有人都随着金钟铭的这个回答或急促或缓慢的抬起了头来,卢士燕和节目组中几个年纪大的人还能保持平淡,卢洪哲、李辉才这两个算是半个当事人的人却有些惊诧了,而像iu、朴智妍这些年轻点的则完全是在懵,她们根本不知道金钟铭说这样违和的话是为什么……不是在拍摄综艺吗?不该搞笑吗?

    “确实很实际啊。”李真也沉默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的挑了挑眉毛。“那再往下呢?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到之前青春不败的?”

    “坚持这个话题的话又得要分几层来说。”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那段时间,尤其是两天一夜前期,其实根本看不到任何成功的迹象,但却又经常被节目累得心里慌……反正那时候不止一次又累又饿的回来以后干脆像个死人一样躺在面前的这个沙上一动不动,连床都不想挪。甚至还有一次,好像是因为节目里没吃上饭,回来和志源哥他们暴饮暴食,然后再去拍戏,等半夜回来的时候就因为胃部出了问题而不得不住院。”

    似乎是又回忆起了什么,金钟铭的语调在放缓:“真的不怕你们笑话,那段时间我几乎是睁眼闭眼想着下次拍摄的日子,数着点等日子到了,然后一整天就会坐立不安,这是因为每次到了拍摄前心里都有种上刑场的那种感觉。你……根本不知道前面有什么辛苦在等着你。这时候再谈什么甘之如饴纯属扯淡了,那时候没别的想头,就是憋了一口气想向一些人证明一些东西而已!就是性格这种东西在作祟罢了!”

    卢洪哲低下头捣鼓着手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是到了两天一夜的第二年开始,事情就来了巨大的转机,之前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这个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这个事业的曙光了,看到了之前所期待的一切了。而在那段时间一直到后来下车,这个节目给我带来的巨大人气,一直到现在都毫无疑问是一笔相当巨大的财富。所以之后的综艺历程,就彻底的掺杂了大量而现实的功利因素!没人能忽视这个因素,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的大赏怎么来的?还有我的国民认知度怎么来的?说句不尊重前辈的话,同时间的张东健和李秉宪这两位加一块都羡慕不过来我那段时间的成就……不要笑,也不用避讳,事实如此嘛,如果最后付出了那么多却毫无回报,又有谁能坚持下去呢?”

    李真赶紧收起了笑意开始认真的做记录。

    “最后一个必须要说的就是青春不败这个节目了。”金钟铭再度叹了口气,他现自己好像今天因为精神头特别足,所以总是有些想的太多的感觉。“这个节目我是做为主mc过去的,公司也投了一些钱,算是半个主事人。而直到这个节目开始后我才现,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综艺理念,那是一种不同于刘在石、姜虎东,而更贴切于罗英石pd的综艺理念。从哪个节目以后,我觉的我就可以在讨论综艺时堂而皇之的加上文艺理想这个词汇了。”

    顿了两秒钟,金钟铭终于开始总结李真这不知道算是几个问题的大命题了:“总而言之,五年多的综艺历程摆在那里,甭管它开始多么有偶然性,但是一路走到现在……综艺这个东西已经跟我这个人烙印在一起了。不说是什么形式了,但对我而言它确实已经是个分不开的东西了。比如说现在我虽然没综艺在出演,但是却投资了runningman和英雄豪杰,没有以前的那些节目sbs会找我吗?……这个不用讳言的,你也别在意,生意就是生意,但是做生意需要货比三家的,也要考虑到经验和人脉的……”

    “那么有没有想继续常驻或者开始一个新综艺的想法呢?”李真顺破下驴准备要继续下去了,她心里很清楚,英雄豪杰也好,那边的什么moneytodaystarnes也好,今天的这段采访都不会落下一个字的,因为且不说对方平时很少接受这样的采访了,就算是有采访那也绝少会这么认真而坦诚的做出答复。

    这种时候,不抓住机会就不是李真了!虽然,她听起来对方的陈述后总觉的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没有!”金钟铭犹豫了一下。“最少半年以内没有什么想法,之前两三年太累了,需要休息调整一下。而且……电影方面最近一直很忙,再加上其他一些事物,总是要在必要的时候作出取舍的。”

    “原来如此。”李真已经忘了自己问了几个问题了。“那么既然提到两天一夜的下车,你对姜虎东和mc梦这两位怎么看?mc梦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司法诉讼历程,刚刚结束了自己的公益劳动刑期。”

    “我没法看!我看了就会给他们惹麻烦,虎东哥还好一点,梦哥的事情我只要一开口就会有民众觉得我在私下里用影响力帮他。所以我不敢看!”金钟铭说话时眼皮都没眨一下,但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他直接抬手按下了那个指示灯。

    李真马上反应了过来,自己这个问题确实有点……有点尴尬。其他坐着的一群英雄豪杰的工作人员、mc也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方面想嘲笑一下李真的失态,但另一方面面对这个话题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这个新闻最近很火热,但是当着金钟铭的面问还是显得李真有些轻浮了……

    朴智妍懵懵懂懂的坐了过来:“oppp?”

    “哎。”金钟铭起身从冰箱里拿过两杯酸奶跟吸管,还给对方递过去一杯、

    “一个问题了!”听声音应该是narsha在后面多嘴。“金钟铭先生可以余裕满满的按灯了。”

    客厅里又是一阵憋着笑的声音,引得贝克在阳台上再次警惕的叫了起来,刚才僵硬的气氛一时间好了不少。

    “问吧。”金钟铭头都没抬。

    “oppa……”智妍似乎还真有个问题。

    “要叫金钟铭先生。”又是narsha在打岔,她在这个节目里的设定本来就有些讨人厌的感觉,基本上就是个不守规矩的野丫头。

    “金钟铭先生。”智妍还真换了称呼。“我之前刚刚演了一部电影,票房还不错,但是关于我的评价却是一边倒,而他们都说你在大叔最后十分钟的表现在演技上碾压了十个影帝。所以我想问下你,演技这种东西有什么窍门吗?”

    “没有。”金钟铭一开始就被对方的这个问题搞得哑然失笑了。“这玩意跟学习成绩一样,无外乎是运气、天分、努力、经验这些东西罢了。不过,如果能一开始就找到一些跟自己本人相契合的角色而切入的话,那确实会事半功倍。”

    “哦!”智妍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问了下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蝈蝈被冻死了怎么办?需要挖坑埋了吗?”

    客厅里的笑声已经压不住了,连卢士燕这样的前辈跟一堆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的东倒西歪了。

    “我一般是扔掉……”金钟铭艰难的回答道。“不过,感情确实很深的话,我建议你可以试着油炸或者腌制一下,然后吃掉,这样就可以融为一体了。”

    小恐龙目瞪口呆,不过却被金钟铭急促的摁了几下指示灯给撵走了。

    得益于小恐龙的打岔,再往后交流就变的轻松起来。卢士燕这样的歌谣教母级别的人物自然懂得分寸,也就不会再问什么综艺上的事情了。而洪秀儿、徐仁英这些人虽然羡慕朴智妍跟金钟铭的随意却也知道自己跟对方其实毫无瓜葛,所以问话时就多存了三分小心和两分谨慎,问得问题也多是些常规的八卦问题。

    对此,金钟铭表现的也很配合,他基本上是每人两三个问题,差不多五分钟就找个由头按灯……唯一的例外出在申凤善身上,她一上来就问了下之前跟姜敏京的绯闻,然后金钟铭也立马按了灯让她滚蛋,一秒钟都没耽搁。

    不过,轮到刘仁娜的时候,她却问了一个让金钟铭心里微微一动的问题。

    问题很简单:“金钟铭先生怎么看待演员、ido1、搞笑艺人的跨界问题?”

    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水平,因为金钟铭就是搞跨界搞得最夸张的一个,还都很成功。外人看来他的好友张根硕似乎也是在模仿他,也是在不停的搞跨界,虽然没那么成功但也不能说失败,尤其是这厮还在ido1式的那种模式下火的一塌糊涂!甚至宋仲基、李光洙去runningman也都被认为是在学习金钟铭,或者说至少受了他影响。

    “我支持跨界。”金钟铭思考了数秒钟后先给这个问题定了一个基调。“以后的娱乐圈注定会在身份上变得越来越模糊化,ido1去演戏,演员做综艺,这些东西都是大势所趋,是改变不了的,也迟早有一天大家都会适应的。”

    如果想敷衍的话,这个问题说到这里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过,在顿了一下或者说是犹豫了一下后,金钟铭却又主动的继续了下去:“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我很早就在百想大赏的颁奖典礼上提到过的,那就是所谓的隐性身份等级问题,演员总觉的自己比唱歌的高贵,唱歌的似乎也觉得自己比搞笑艺人要强。而现在的所谓跨界,更多的是下层向上的运动,比如说目前最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ido1们倾尽全力想要转型成演员……这很不好!”

    满屋子不知道多少人心里咯噔了一下。

    “实际上,我认为职业无贵贱之分,更何况时代在改变,那些处在圈子上层的人也应该放下架子主动从事一些他们以前看不起的东西,否的话他们就落伍了!”

    刘仁娜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

    但是金钟铭丝毫不以为意,或许是今天他想的有点多,或许一时间心血来潮。但实际上,经过之前跟李真的对话后他突然反应过来,如今的自己在某些话题上已经不需要再做遮掩了。实际上他已经有资格在这圈子里充当意见领袖了,而且最起码在表面上已经没几个人敢不服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金钟铭继续侃侃而谈,语调也加了不少。“很多大牌演员都不屑于做综艺,再极端一点的例子,很多电影演员在大屏幕立住脚后甚至不屑于演电视剧。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很荒谬的……迟早有一天这样的人会被时代所抛弃。”

    刘仁娜犹犹豫豫,根本不敢接话。

    “当然了,出于演员的职业性而言,电影和电视剧的差距确实存在,就是我去演电视剧也要求在时间上留够余地,所以这个例子的确有些过激。所以,更直接一点吧,我指的是那种因为观念而不愿意放下身段的人!这种人我真的很反感。”话到这里金钟铭已经丝毫没有顾忌了,几乎是放开了说。“所以我这人在跟大牌演员结交时有个特殊的私人习惯,那就是先看他有没有上过综艺,四十多岁了却没上过的人基本上要减5o好感度的,以嘉宾身份去过的反过来加2o,常驻过的基本上就直接当朋友了!”

    “总是有人有特殊理由的。”刘仁娜这时候感觉不能不说话了,否则有人不敢恨金钟铭,说不定会恨上她。“比如说性格……呃……性格……”

    “我当然知道。”金钟铭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比如崔岷植前辈一心向佛,空余时间不是在照顾老母亲就是去礼佛,这种事情知道了以后你是不会怪他的。金允石前辈也是如此,那位大哥前两年接受采访时手都不知道放哪儿,你让他去上综艺简直是场灾难,这种情况下又有谁会说这两位什么呢?但是我也说了那是我的个人好恶,我的私人观感,我就是对那些装清高的人看不入眼,所以我也不准备解释什么,韩国什么时候不许表达个人的观念了?”

    刘仁娜干笑了一声,韩国从来都不许表达个人的观念!而所谓言论自由,其实只是对你这种真正的上层人物而言的!

    不过,这么一想的话她反而想通了,金钟铭确实有资格在这里乱开炮,就像之前挑衅李秉宪一样,又有谁说什么了呢?反而都觉的他就该是那样,到了一定份上就该去挑落一个李秉宪式的人物立威,倒是最后李秉宪的服软导致不了了之让想看热闹的圈内吃瓜群众好生遗憾。

    “直说吧。”金钟铭越说越痛快了。“就是我的老师,咱们的国民影帝安圣基先生,我都经常劝他去上次综艺,但他却总是不好意思……”

    “这个也有好感度减5o的debuff吗?”刘仁娜也有点放开了的意思。

    “当然。”金钟铭摇头晃脑道。“只不过师生关系自带好感度2oo的buff,关系已经溢出了而已。”

    “那你对说服自己老师真的有把握吗?”刘仁娜开始一问一答了。

    “看着吧,我一定会把他带上一次runningman!”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应道。“那怕是为他洗刷这个不上综艺的debuff也要如此!”

    “可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runningman呢?”

    “不是执着于runningman,而是执着于新时代的综艺。”金钟铭换了换手脚的姿势,继续淡定的叙述道。“我总是喜欢说时代,人是可以改变时代的,但是人更多的需要适应时代。在我看来,再往后,韩国的综艺将会进入一个大爆时代,它们甚至有可能取代之前蓝色生死恋时代的韩剧和东方神起时代的ido1,然后成为韩流的主要输出文化。到时候,会有更多的影帝去常驻综艺,会有更多的ido1把综艺当做是主要的表现平台,也会有更多的演员把综艺当做作品累积人气的途径……这是大势所趋,韩国的综艺注定会以一种极快的率在往后几年成长为一个全韩国娱乐圈的基础性托盘。”

    “这就是您大肆投资综艺的缘故吗?”刘仁娜好奇的追问道。“你就这么肯定吗?”

    “没错,我就是这么肯定。这个趋势谁也拦不住,不服气都不行,看不起也不行,除了主动的去接纳它,否则只会被抛弃。”金钟铭言之凿凿。“而且我可以坦诚的告诉你,我对综艺的投资绝不会仅限于sbs和这两个节目!”

    “那么电影呢?”刘仁娜不敢再深问,而是轻声扭转了话题。

    “什么?”金钟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对韩国电影产业是如何看的呢?”刘仁娜认真的问道。

    
冷王,医妃要私奔帖吧
“它在复兴!”金钟铭毫不犹豫的答道。“整个韩国娱乐市场都将迎来井喷期,只是韩国电影曾经荣耀过不知道多少次,而且刚刚经历过了近乎崩溃的一次低谷期,所以我们只能说它是在复兴而已!”

    “说到韩国电影复兴这个话题,很多人都说这里面您有很大的功绩。”刘仁娜如今也知道拍马屁了。“尤其是今年的这次电影市场的回暖热潮……”

    “这是所有前辈和同行们们一起努力的功绩。”金钟铭赶紧出言更正道,综艺跟电影不是一个分量,有些帽子他自己就可以戴上,有些帽子他戴不动。“就像这次的犯罪片集体爆回暖市场一样,这其实是十几位前辈演员们一起努力造就的结果。都说大叔一部打四部,我一个人也能打十个。但实际上如果没有共同创造的氛围和市场,哪来的大叔的荣耀呢?”

    “但是说到底,你在大叔中的演技确实让人心折。”刘仁娜微微笑道。“很多今年的犯罪片男主演们都对此表示心服口服,我自己也去了看一遍,然后就彻底忘不掉你在电影最后那种亮到人心寒的瞳仁了。这种魅力和演技总是无法推辞的吧?”

    “说到演技。”金钟铭扭头看了眼百无聊赖扶着下巴呆的小恐龙。“刚才智妍问我演技的问题我真不是在敷衍,而是我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有些缺乏言权。你注意到没有,我演了这么多电影,很早拿了影帝,但是在大叔之前很多演员是不服气我的。但是反过来说,很多导演、制片人、电影公司老板却都对我早早的尊敬有加。这是有缘故的——我这人在大叔之前称得上是一个顶级的韩国电影人,却称不上一个顶级的韩国演员。前者的话题太大,无法展开,也就不多说了。但是,如果单纯的说下后者……”

    “后者话,是指你一直很难满足自己在演员身份上所获得的认同感吗?”刘仁娜说到了点子上。

    “没错,哪怕大叔中我也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但是我依然希望用更多的奖项和角色来诠释我演员的身份!”金钟铭肃容答道。“我要演更多的角色,拿更多的影帝,拿到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为止。……这是一种根本性的东西,我是不会退让半分的。”

    房间里的人很早就安静了下来,那些女艺人们已经觉得自己有些不适应了,因为那怕是再不敏感的人也察觉到了,金钟铭并没有把这次采访当做是一个综艺的搞笑,而是在认认真真的接受专访,然后一吐胸中块垒!

    “说到这个话题。”刘仁娜继续保持着那种不温不火的语调,那语调显得轻飘飘但却又吐字极为清晰。“您不是在拍摄新电影吗?著名小说熔炉改编,我们都知道cube公司在海选小演员,所以能谈谈您的这个新作品吗?”

    “新作品对我很重要,它代表着我的一种最原始最基本的一种电影理念。”金钟铭越来越严肃了。“但是关于具体的内容,我不想谈论,也不想过早的炒作,一切等着明年电影上映时再说吧!”

    说完,金钟铭按了下指示灯,刘仁娜赶紧离开了座位,然后还深呼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叹气还是在松气。

    轮到narsha上去扯淡了,她跟金钟铭算是老搭档。

    而这边,刘仁娜刚一坐下来就被李真拿胳膊肘悄悄捅了一下:“被吓到了吗?”

    “确实。”刘仁娜赶紧掐住自己的麦低声回了一句。“吓死我了,今天这位是怎么了?”

    “谁知道?”李真微微耸耸肩。“反正人家地位已经到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呗。”

    “但是我们这些采访的人可就遭殃了。”刘仁娜苦涩的说道。“我刚才可是紧张的不行……话说,那边那位杂志主编倒是很高兴啊?”

    “她怎么可能不高兴?”李真无语地反问道。“算了,反正咱们都已经结束了,到此为止。”

    刘仁娜赶紧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麦。不过,又仅仅是数秒钟之后,坐在她另一边的小恐龙朴智妍却又开始捅她了。

    “怎么回事?”刘仁娜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再次掐住了麦。

    “仁娜姐你看贝克!”智妍一手揽住了刘仁娜的胳膊,一手指向了阳台,这表示她根本没有掐麦。“它在挠玻璃门呢。”

    “然后呢?”刘仁娜不解的问道,同时也松开了麦。“这是饿了吗?”

    “应该是想撒尿!”智妍的回答让刘仁娜有点晕。“仁娜姐,我们去把它放出来。”

    “你怎么知道它想撒尿?”刘仁娜完全搞不懂这里面的道道,然后她就注意到已经有摄像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并挪过来了。

    “养过狗的人都知道。”智妍一脸的理所当然,然后这丫头竟然直接起身了。

    刘仁娜无可奈何,也跟着起身追了过去,两人手拉手弯着腰从金钟铭坐的沙后面穿过来到了阳台上,拉开门就把拖着屁股扒门的贝克给放了进来。

    果然,这屋子里面养狗的人确实很多,妮可看到贝克在扒卫生间的门,回头看了一眼金钟铭,看到对方点头示意后就帮着它拉开了卫生间的门,然后还跟了进去……过了一会她还带着贝克来到狗窝旁给倒了点狗粮做为鼓励,客厅里的气氛再次因为这条小狗儿的打扰缓和了不少。

    不过,刘仁娜却是唯一一个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小狗身上的人,因为她在阳台上现了金钟铭留下的关于新电影熔炉的剧本。准确的说,这些其实不是剧本,因为其中还包括了大量的金钟铭对于原书的阅读心得,对真实事件的调查结论,对现实人物的看法,对电影角色的塑造……话说,这些人闯进来之前,金钟铭正在和导演黄东赫聊着这些事情呢!

    回到刘仁娜身上,她自打看到这些东西以后就半步都迈不开了。

    而金钟铭虽然斜着背对着阳台,但是眼角的余光却也看见了对方,不过,他也没多说话。

    采访在继续,最后的iu不知道是不是真是郑在泳的粉丝还是怎么回事,带着黑框眼镜装记者的她竟然意外的给金钟铭留下了一个非常适合结尾的问题。

    “金钟铭先生如何看待月底的大钟奖?你刚才声称要塑造更多的角色拿更多的大奖,但是这一次大叔固然气势汹汹,可郑在泳前辈对角色的塑造也是现象级的,你有十足的信心打败他拿下大钟奖吗?!”

    “当然!”金钟铭毫不犹豫的应道。“今年的大钟影帝我势在必得!”

    说完,金钟铭直接按下了指示灯,把最后一个记者iu给撵了出去,也以这个宣言终止了这次的专访。

    再往后,可能是因为金钟铭在专访中表现出了太多的东西,现场的综艺搞笑气氛已经一点全无了,所有人都没心思再制作笑点,只是挨个的跟金钟铭握手告辞罢了。

    而回过头来,金钟铭这才现,在他专心思索和回答问题的时候,时间竟然已经瞧瞧来到了中午。早知道如此,他就干脆的请这些人下楼吃顿便饭好了。

    不过事到如今多想无益,更何况一上午的耽搁让他今天的安排更加紧凑了起来。他现在需要先去趟公司,接着还要去一趟电影振兴委员会,然后再去找裴勇俊一次,最后晚上还要去一趟汉阳大学——那边新大楼的资金已经到位,校长亲自办的晚宴,他不去也不行。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熬完一整天,晚上回到家时已经是九点多了,带着贝克溜达一圈,金钟铭就早早的就选择回家睡觉。而第二天、第三天亦是如此,每次都是忙到很晚金钟铭才回去。不过,节后的事情嘛,总是显得这么紧凑和急促的。

    不过,等到了第三天的晚上,随着周六英雄豪杰的播放,金钟铭那次专访的言论被彻底放了出来。而第二天一大早,那个所谓的moneytodaystarnes也全文刊了这次专访。这看来应该是和电视台商量好的。

    于是乎,在这个周日,很多事情变得复杂和躁动了起来。

    先,金钟铭在专访中对于综艺节目前景的极度看好,让那些习惯了关注财务新闻的韩国人很感兴趣。不过,对于电影市场复兴的判断就基本上就是老调重弹了,大家都知道这是个事实。

    然后,很多人也对金钟铭关于综艺和电影的认知心态保持了一定兴趣,因为这个确实讲的很是情真意切,是一个专访中必不可少的硬料。而金钟铭对于mc梦的态度,大家不免也要讨论一番,结论却是他仍旧有为mc梦这个犯罪的家伙鸣不平的意思!有点可恨!

    但是最有意思的还是那些个言辞激烈或者有趣的说法。什么不去综艺的演员就减5o好感度了;什么有些大牌演员刻意的装清高了;还有宣称要把安圣基带上一回runningman了……这些都让人觉得很有故事的样子。而最后对于大钟奖影帝时对郑在泳出的那个势在必得的宣言也同样让人觉得很有料。更重要的是,其余的媒体在转新闻时,这些更有噱头的话题自然会更加吸引人嘛!

    于是乎,周日一上午的功夫,这些话题就已经炒作了起来,很多人登时就在网络上抱着咸鱼心态挑拨离间了。甚至有人列了一个表,然后挨个的在sns上骚扰那些没去过综艺的有名演员,不知道多少演员前辈跟着中枪中弹!

    而俗话说百样米养百样人,绝大多数演员们都假装没听见,准备当做一件小事给糊弄过去,反正新闻时效性最多72小时,到时候这群网民就忘了自己当初说过的话和谈论过的事情了。但是,也有人有些不尴不尬的跳出来解释了,说自己其实也是跟崔岷植或者金允石那样的特例一样,也属于……呃……特例。比如说,咱性格不讨喜,上去一个镜头都没有咋办?

    那么有没有反对的呢?直接跳出来怼金钟铭的那种?

    还真有一个,这是一位老前辈,六十多岁了,演了几十年的戏,平时很有威望的那种。

    这位就站出来讲,说如今的金钟铭所代表的已经不是他个人了,身份也不只是一个单独的演员了,他还是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副会长,是政府电影扶持基金的监督者,是ido1电视剧联盟的起者,更是cube公司电影盘子的操控者!更是身兼影帝、最佳导演、大赏在身的顶级韩国电影人!所以,他应该适当的收起锋芒,避免不适当的表态给娱乐圈造成不适当的暗示,到时候引起风波就不好了……

    “这话说的,是在教育后辈呢还是在拍马屁呢?”下午,自己的办公桌前,bh娱乐公司社长孙锡宇有些的头疼的关掉了网页,他是李秉宪的经纪人,也是对方的好友。

    “面对着这样张狂的话语,整个韩国娱乐圈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声……这是指鹿为马啊!”坐在孙锡宇对面的是高修,也是李秉宪公司的二哥。“感觉服完兵役回来以后,整个世界就变了,现在这些年轻人真的是……已经直接他们当家了吗?”

    “说实话!”躺在角落里沙上的一个人突然叹了口气,赫然是这家公司的真正掌舵人李秉宪。“他这一手固然有在大钟奖前试探人心玩指鹿为马的那一套,但是抛开一切私人恩怨,电影上面我得承认他还是很拼的,恐怕他确实是出于真心想在电影上面做出点成绩……以此推论,他其它的话未必也就是假的……”

    “不是真的假的问题,是就这么算了吗的问题!”孙锡宇有些不甘的应道。“他就算是剖明心迹关我们什么事?我不是在说跟他硬拼,也不是说跟他扯什么综艺上的问题,更不是说什么电影理想,我只是说今年的三大奖,尤其是大钟影帝的问题!秉宪,如果他这么堂而皇之的宣告自己势在必得,最后又真让他拿走了……那你可就真成笑话了。”

    李秉宪默然不语。

    “那个郑在泳怎么想?”高修不解的问道。“他最不甘心吧?”

    “他最甘心。”李秉宪突兀的开口道。“郑在泳一直是单干,他的公司没有给他做公关的实力,想要得将必须要借力。而这次苔藓的出品方是cj,导演又是安圣基的老朋友康佑硕,这些力量不是不强,但是面对金钟铭的时候他却注定分毫都借不到……”

    “不错。”孙锡宇连连点头。“换成我是郑在泳,被金钟铭在自抬身价的同时把我捧这么高我反而会感激不尽……因为大钟奖如何且不说,但就算败了,到了青龙奖的时候,cj和康佑硕乃至于金钟铭都会为我郑在泳而全力帮忙的……”

    “那么说……这个金钟铭一直在捧郑在泳其实是一个很高明的手段了?”高修忽然反应了过来。“一方面鼓噪舆论只把郑在泳一个人捧成自己的竞争对手,把其他人都踩下去,从而营造一种双雄对决的态势。但其实,这个所谓的最大竞争对手在大钟奖前面对着他却又天然的瘸了一条腿,而且毫无战意……?”

    “你现在才看出来吗?”孙锡宇有点无语。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高修更加懵了。“我服役才26个月而已,怎么就天翻地覆了?”

    孙锡宇欲言又止,因为有人敲门:“请进。”

    “社长!”进来的是微笑着的微笑公主韩孝珠。“高修oppa也在?哦,代表也在?”

    三个男人齐刷刷坐直身子然后堆起一张笑脸。

    “怎么,有什么事情吗?”孙锡宇自然当仁不让。

    “哎,是这样的社长。”韩孝珠转了转眼珠。“我准备去再参加一次综艺,社长有好的建议吗?随便的谈话类型的那种就行!稍微帮我安排一下好吗?”

    “当然没问题!”不待其余两人脸色微变,李秉宪先笑着答应了。“我来亲自安排!”

    “那就谢谢代表了。”韩孝珠转身就要走。

    “孝珠啊。”李秉宪突然叫住了对方。

    “嗯?”

    “问你个事情,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李秉宪显得极为诚恳。“突然想去上综艺是因为金钟铭的那番话吗?”

    “没错。”韩孝珠未做任何隐瞒。“但是更多的还是被形势所迫……”

    “这话怎么说?”旁边的孙锡宇猛然来了点精神。“谁逼迫你了?”

    “其实我老早就跟钟铭一起上过家族诞生,有些话对我而言没有意义。”韩孝珠轻声解释道。“但是,一整天了……好多年轻演员都通过亲故、同期或者同一个电视剧电影的合作关系在相互联络,似乎是准备趁着这个机会集体表一次态……”

    “表态?”孙锡宇一时没反应过来。

    “上次映式的时候不是好多人都错过了吗?”韩孝珠微微一笑。“所以大家……”

    “我懂了。”李秉宪有点眼晕。

    “而大家都在琢磨着上综艺,形成了风潮的话,那我要是还不跟亲故们保持一致态势的话,恐怕会引起误解……社长、代表……”

    “安心吧。”李秉宪努力的笑了笑。“我懂得。”

    “会马上给你安排的。”孙锡宇也笑着作了承诺。

    “那我告辞了。”微笑公主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秉宪!”门一关上,孙锡宇就迫不及待的瞪住了又重新躺下的李秉宪。

    李秉宪沉默良久,一点回话的意思都没有。

    见状如此,孙锡宇觉得有些没意思了起来,只得低头打电话给韩孝珠安排综艺去了,而有些糊涂的高修也专门出门了。嗯,怎么说呢?毕竟这是韩孝珠,一个电话过去以后电视台那边就主动各种承诺了。不过,心里有些烦的孙锡宇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斤斤计较,几乎是敷衍着就答应了一个访谈节目。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孙锡宇放下电话捂着脸想事情的时候,耳边隐约响起了自己那个躺在沙上的老搭档一句不明不白的回应:“我现在……巴不得能成更大的笑话呢……看着吧,这次大钟奖,有人要杀人不见血!”

    孙锡宇心里透凉,不再言语。

    而此时依旧糊里糊涂的高修,到了当天晚上后竟然也不再提指什么鹿为马了,因为当天是周日,晚上runningman正是金钟铭参与的那一期。当高修在自己家里看着金钟铭最后穿着熊猫热裤走进地铁站里的时候……就算是他也觉得那个并不熟悉的金钟铭是在真心实意的玩综艺……甚至,当看到节目组打上字幕说这是最后一次热裤惩罚环节时,连他都想上去跑一跑了!

    话说,这一期的runningman确实很精彩啊!

    嗯,确实很精彩,但看这一期runningman的不止是高修,也不只是因为不去综艺就好感度-5o而来关注这期节目的韩国艺人们,实际上很多普通韩国民众都在看这一期节目。最后,这一期节目干脆创造了runningman开播以来的最高峰,15.4!现如今的收视大环境下,以这个节目的投资力度和人员选备,不到1o的收视率固然是很失败,但是如果能达到15却又反过来可以称得上是合格了,因为这是细水长流的大综艺。而与之相比的话,收视率更有跳跃性的英雄豪杰前一天那一期纯采访录像的23的收视率也称得上是吓人了……

    不过,再精彩的节目金钟铭都没去看……因为他在周日的晚上接到了刘仁娜的邀请,对方想请他吃饭。而犹豫了片刻后,金钟铭告辞了自己的老师安圣基,选择前往赴约。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顺便,没订阅的同志们希望可以登陆一下pc端领一下书友小明赠送的第一章免费章节……随手一领对我和小明而言都是个帮助。

    再说下这几天的更新。不是无心而是无力啊,最近真的是疲态尽露了。前几天项目大致完成了,本来以后会很轻松,但是就如同小说里的写的那样,放松之下,基本上挨着床或者凳子都能睡着……睡得昏天黑地不算,还有昼夜颠倒和其他的事情打扰,比如之前说道的彻夜码字白天又被叫走收尾。然后回到北京两天……第一天导师就暗示我要多多把心思放在正事上……比如暑假里干的就很不错嘛……但是更可怕的事情生在码这一章的时候……码这个大章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就感觉到满身的倦意完全顶不住,就是能感觉到全身心的那种乏意,甚至不想玩游戏和水群,大家平时开玩笑的那句感觉身体被掏空……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最后,多谢奶爸的打赏……这在疲态下对质量一直很忐忑,有人过来表达赞赏实在是异常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