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65章大家都想多了而已

第065章大家都想多了而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自以为他有一世英名……好吧,其实他确实有这么一点。不过,他对这个问题有了更加深刻认识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彻底来不及了,那时候他已经和刘在石、池石镇、金钟国这三个受罚人一起喝完咖啡,然后飞奔进了木洞地铁站……

    怎么说呢?所谓不见棺材不掉泪,这四个人在sbs电视台披着衣服睡觉的时候还睡的蛮香的,丝毫没想过早上要遭遇的尴尬事情。而等到5点半被节目组的人叫起来喝咖啡提神的时候,他们又一厢情愿像是四个阿q一样在那里互相安慰。一个人说去的越早地铁上的人就会越少,另一个人则说正是中秋假期早上地铁站不一定有人……搞得金钟铭这个绝少在六点钟上地铁的人还以为这个早上六点钟的设定是节目组在特意可怜和照顾他们呢,以至于换裤子的时候都还对赵孝镇满感激的……

    但实际上怎么说呢?无所谓!无所谓人多不多,也无所谓是6点还是7点。因为当你处在包围圈里的时候你就会现四周全tm是人,所以地铁站里这时候有三百人还是五百人那又有什么任何意义!上了地铁更是如此,反正就是一整个地铁车厢的人挤得满满的,然后围着你而已。

    三站路,七八分钟罢了,金钟铭四人却都已经笑的脸僵了,然后还不得不动作一致的像个小媳妇一样夹紧双腿不敢做多余的动作……再加上中间不知道是哪位大妈开的头,几乎全车厢的人又轮流上来像是阅兵一样的跟他们握了手……这种情况下,那数以百计的拍照留念就显得无所谓了,反正vj们一路跟着呢,到时候会有高清的影像在黄金档时间播出,真不差这点照片流出!

    最后,好不容易熬完了地铁三站路,当四人勉力站起来想逃跑的时候,他们又受到了零食围攻,甭管是什么东西都强行往你怀里塞。其中,金钟铭收到了五块薄饼,两块巧克力,一份煎饼……没错,最后那个是带着大葱味的,他本来是不想接的,但是给他这份煎饼的是一个才四五岁的小女孩,嘴里还喊着大叔大叔的,所以他也不好意思不接,更没好意思问对方究竟是看了十九禁影片大叔还是真的觉得自己确实很老了。不过,刚一出地铁站金钟铭就强行把这个煎饼塞到了笑得很开心的许熊涛的嘴里……算是出了口恶气。

    但不管怎么说了,到了六点十五分左右,这疲惫而又崩溃的一夜终于结束了,四个人带着熊猫头像的屁股就冲进了节目组停在地铁站口附近的黑色保姆车里,然后在那里换回正常的衣服也顺便拿回了做人的尊严。

    “第一次觉得牛仔裤这么炫酷。”两分钟后,金钟铭还束着腰带呢就从保姆车里跳了出来,屁股后面的皮带位置还挂着一个袋子,那是之前收到的薄饼之类的零食。“我都迫不及待的想向全尔的人展示我这身正常的衣服了!”

    “确实,今天才现牛仔裤居然这么有安全感。”刘在石也一边整理着t恤一边走了出来,他屁股后面也挂着一袋零食。“这雨怎么又下起来了?”

    “雨不大,稀稀拉拉的而已。”金钟铭仰头看着天,然后伸出一只手来试探这场秋雨的大小。“话说,在石哥你回去千万别忘了跟赵孝镇pd再说一下,这个环节真可以删掉了,连我这样的综艺老手经历了这一回后都不想再来runningman了,刚才实在是……太羞耻了。”

    “是该删了。”池石镇这时候也拎着一袋零食从车里走出来了,然后叉着腰跟金钟铭一样抬头盯着说黑不黑说亮不亮的天空四处打量着。“这个环节太败人品了,搞的根本没有真正的大牌嘉宾敢过来。就这,前几天节目组开会的时候赵孝镇pd还嚷嚷着说要专门请安圣基前辈那种级别的大牌嘉宾过来拉动收视率呢,可是不说别的,真要是安圣基前辈那样的人来了,我们难道要他穿热裤上街?!”

    “是啊!”只在电视台将就睡了四五个小时的刘在石此时却显得精神格外抖擞。“无论如何都是要删了,不然会成大问题的。不过……钟铭,我觉的你感到羞耻很大程度上还是你这两年身份不一样了,很难再习惯综艺里的这种东西了。不像我们这几个人,穿着热裤跑了几次也就跟着习惯了,当时确实感到羞耻,但一结束就什么都忘了!”

    “那倒未必。”眼瞅着vj们因为着急把摄影机送回去留下几把雨伞后就都急匆匆的驱车离开了,金钟铭这才放松的摇了摇头。“坦诚的说吧,我觉的综艺也未必需要刻意的制造段子,真诚才是第一位的。所以说句实诚话,你让我去两天一夜里爬山吃苦,我肯定不会觉得恐惧和畏缩,因为那种综艺虽然也很辛苦却不涉及人格……当然了,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的综艺道路受到两天一夜的影响太深,所以罗英石pd的理念也对我个人的影响也比较彻底!”

    “也是。”池石镇对这种观点大为认可。“一个好的pd是有资格影响整个节目乃至整个电视台的相关气氛的,金泰浩pd和罗英石pd其实都做到了这一点。就是……就是不知道赵孝镇pd以后会如何走了,他毕竟也是从x-man到家族诞生一路走过来的老资格,水准什么的还是不缺的,只是节目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很难施展出才能来。”

    不过,刘在石的面色却说明他明显不认可这个观点:“现在就我们四个,我说句实话,我倒是觉得节目现在没有起色,其实反过来有赵孝镇pd畏畏尾的缘故在里面,他似乎是被节目的投资规模和他身上的全所未有的制作人权力给弄的心慌,所以有些刻意的在把事物的选择权和决定权都推给我。而我本人的路数跟他的路数其实还是有些区别的,这才搞得现在节目显得摇摆不定……”

    “不过是有些想逃避责任罢了。”一直没说话的金钟国看了看已经走远的保姆车,心中再无顾忌。“但我觉得也是人之常情。这么多钱,这么多器材设施,这么多人员,节目组的一切都压在了他身上,再加上收视率一直没起色,他重压之下找人分担责任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确实,所以这事也急不得。”池石镇再度开口了。“还得看他自己是什么时候能抹平心态,毕竟以在石的身份反而不好再去跟他去直接说这些事情,说多了他想的也就多了,那样反而不好……只能等他自己什么时候心思回归了,我们这些人才能跟的上,节目也才会反过来有起色。”

    “这倒也是。”众人纷纷点头,金钟铭也只好敷衍着应了一句。要知道,说起runningman节目组的事情,他其实更没有多少置喙的资格,刘在石仅仅是顾忌赵孝镇的想法不好多说,他却需要顾忌包括眼前人在内的整个节目组的想法……这种情况下他又能说什么呢?

    “接下来去哪儿?”就这样,在渐渐变密的雨线里聊了一会后,池石镇终于有些被淋得不行了。

    “是啊,得找个地方。”刘在石也跟着附和道。

    金钟铭和金钟国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不由齐声嗤笑了一声。

    正值中秋假,拍完这一期后本来就没有什么通告和行程了,再加上四个人里面有两个是级话唠,所以这场在雨中开始的聊天注定也只是个开始而已。池石镇问接下去去哪儿,那意思就是说要去找家西餐厅之类的地方,然后一边吃早餐一边接着聊,而且吃完之后恐怕还要坐在原地一直聊下去……话说,昨天晚上四人决定在sbs那边留宿以后,这三人就都把经纪人和助理都放回去了,估计那时候所有人就都有这样的打算或者心理准备了。

    很长时间不见,确实需要好好聚聚!

    只是,因为刘在石和池石镇两个级话唠的存在,这种聚会注定是要以那两人不停的说,然后其余两人不停的听的形式来进行罢了。

    “照片肯定已经传到网上了。”低头想了一会后,金钟国抱着怀谨慎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时候恐怕不好去餐厅或者咖啡馆吧?再下雨,中秋假的人也少不了,这是江南,去这附近的餐厅指定还会被围观的。”

    “是啊。”刘在石也赞同这个观点。“今时不同往日了,咱们再想跟五六年前那样找家店一坐一整天几乎不可能。”

    “其实反正有吃的。”池石镇抖了抖手里的袋子。“有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天就行。”

    “去我公司坐坐吧。”看着四人手上的零食袋子金钟铭又想起了刚才的熊猫热裤,也有点失笑的感觉。“挺近的,我办公室风景也不错。而且我保证,我们在那里坐三天三夜都不会有人赶,也不会有人跑过去围观的。”

    “确实是……”池石镇扭头跟金钟国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几乎是出于话唠本能的随口应了一句。“确实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金钟铭看了下他俩,心里非常清楚这俩人是在想什么,但他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刘在石其实也知道这俩人在想什么,不过他也只是径直拎起刚才节目组的人离开时留下的雨伞,然后大踏步的往cube那边走了过去而已。

    没错,这俩人刚才还说赵孝镇可能会想多怎么怎么样,但是其实他们此刻也想多了,他们以为金钟铭是在暗示自己想把他们俩签约到cube公司,但实际上对方并无此意,因为金钟铭实在是对这俩人的情况和性格都非常了解。

    其中金钟国这人向来对于规则性的东西很看重,他是o8年退伍后几乎是在一无所有的状态下被现在的公司签走的,按照目前普遍性7年合同制度,那他合约到期就至少要2o15年的时候才行。而按照这位的义理脾气,只要期间公司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那他在2o15年之前是绝对不会有什么改换门庭的心思的。

    至于池石镇,说实话,经历了去年姜虎东事件引的搞笑艺人界的大地震,又经历了多年搭档金济东的倒台,甚至他还刚刚经历了自己之前最主要节目明星金钟的整个节目的下车,如今这位以口才见长的艺人生活显得格外简单和保守。准确的说,池石镇现在开始越来越倾向于像一个小市民一样生活而非是像一个艺人那样生存了,因为他觉得艺人的那种生活风险太大了。如今的他手上只剩下了runningman一个主要节目,所以他基本上是等节目时间来了就认认真真的去做,结束了之后就回归一个普通尔市民的生活。呃,这里多说一句,所谓普通尔市民的生活也就是指极度热衷于投资店面、房地产跟炒股,而因为接触的电子产品比较多的缘故他现在有时候还沉迷于特定的网游,经常上网组织工会打副本打战场……

    至于再多出来的心思,池石镇就基本上全都放到了家庭里。毕竟嘛,他是老夫少妻,还经历过一段婚姻危险期,而且孩子的年龄相对于他而言也显得很小,所以无论是多么上心都是可以理解。

    总之,种种的生活经历和年龄的到位,使得这位见惯了娱乐圈风浪的mc格外注意自己的独立性,也对金钱问题格外敏感。而对于金钟铭而言,说句实话,且不谈性格和想法,实际上这位的经济效益也真心不值得cube公司签下他,他跟刘在石这个国民mc以及日后红透了的老虎截然不同,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经济价值值得自己大费周章说服他。

    既然如此,那选择保持这些方面的距离反而能继续维持之前的那种紧密关系。

    所以,这两位是真心想多了。

    既然只是想多了,那后面的事情展就变的轻松了起来,金钟铭带着三人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就着窗外的秋雨和自己办公室里的咖啡机和几人好好的聊了大半天。很快的,这俩人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无稽,聊天过程也迅的朝着轻松和愉悦的方向展。期间,刘在石和池石镇这两个异常健谈的人从三大电视台的那些内幕说到了棒球比赛,又从即将到来的大钟奖说到了综艺的展,就连金钟国也感慨的提及了音乐市场上ido1团体的强势和传统歌手的低潮……

    总之,一切都和谐极了。

    就这样,四人一口气扯到下午两点,零食也吃完了,咖啡也喝饱了,感情也联络够了,金钟铭也就没有留下这三位,而是催促他们回去补觉了。而他自己也立即动身回到了家里,添点狗粮,安抚一下早上没能出去散步的小贝克,也就直接倒头睡觉了。

    话说,一夜的辛苦之后,事情似乎又回复到了原点。

    嗯,回到正题上,正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而这天一整天外面都是秋雨绵绵,于是屋里面的金钟铭也没开空调,就这么舒舒服服的一觉睡了下去。于是乎,这一觉他竟然一直睡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然后……呃,然后才被活生生给饿醒了。

    打开冰箱觅食完毕,金钟铭更加无语的现由于今天已经睡了十几个小时,自己现在竟然又精神抖擞了起来。不过,所幸正在中秋假期,昼夜颠倒也就颠倒了,偶尔颓废一次也无话可说,于是他就堂而皇之的打开了电视机,然后穷极无聊的看起了宋仲基和刘亚仁玩粉红的成均馆绯闻……

    这时候,睡在客厅角落里的小贝克这时候也被电视机声音惊醒,而且可能是觉得狗窝对现在的它而言有些变小了,不舒服,于是它也溜达过来蹲到了金钟铭脚边,然后盯着前方墙上电视机好奇的看个不停。但是没过不久小家伙竟然当着金钟铭的面就脑袋一歪,然后直接压着自己主人的脚睡着了。金钟铭无语的抬了抬脚,却又现自己根本不舍得叫醒对方,而这时候电视剧也变的没意思了起来……就这样过来几分钟,穷极无聊之下金钟铭突然萌了把脚上的这家伙拍下来给krysta1、西卡、初珑她们的念头……但是当他从茶几上拿过手机来的时候,金钟铭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下!

    无他,早上被熊猫热裤所支配的恐惧感又被他回忆起来了!

    呃,换成人话就是,这时候金钟铭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机从昨天录制节目的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竟然已经一天一夜没开机了。换句话说,熊猫热裤的事情会不会引大规模炒作和嘲笑?会不会一打开手机就爆机?网上是不是正在疯传那些照片?西卡会不会在东京那边拿根甘蔗号称要喂熊猫?要知道,大叔的热潮虽然看似刚刚过去了,但是这个月底的大钟奖又重新提高了他的关注度。再加上今天早上临到了地铁站里被围观了,金钟铭这才彻底意识到脸面这东西是多么的珍贵……

    所以,心慌慌啊!

    但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点担当金钟铭还是有的。他想了一下后,还是很干脆的点开了手机的开机键。但是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整个手机只在桌子上振动了一分钟不到,拿起来仔细一看竟然只有七八条短信,六七个未接电话而已!这跟他想的那种暴风式的嘲讽和调侃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果然又多想了吗?

    “伍德,熊猫不是啃甘蔗的吗?为什么我看网上又女粉丝说要喂你吃竹子?”这水平,果然是郑秀妍的短信。

    “哪个王八蛋说的?你确定是女粉丝?!”金钟铭随手回了一条,然后继续翻了下去。

    “伍德,我要在越南过中秋,本来很不开心,但是看到你的照片后突然有了个令人振奋的想法,等我回去我们把贝克染成熊猫吧?然后带它出去逛街……”毫无意问是郑二毛了,她最近的短信基本上是围绕着贝克展开的。

    “可是颜料要是掉色怎么办?”金钟铭如此回道。“我们还要给它洗澡。”

    刚过去没几秒钟,还
花都杀手特种兵全文阅读
没来得及看一条短信,krysta1的回复就到了:“那就用好点的,不掉色的颜料。”

    “那就更可怕了。”金钟铭无语地回复道。“贝克每天都在长大,毛也在不停地长开,不掉色的话两周就不是熊猫了,而是棕熊!”

    krysta1终于不回复了,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更新鲜的花样。

    “第一次看到oppa你夹着双腿走路的样子,害羞的样子也蛮可爱的。”这个短信竟然是徐贤的,她竟然也开始学会调戏别人了。

    金钟铭犹豫了半天,没敢回。

    “女装癖的垃圾!”

    sunny的短信让金钟铭火冒三丈,他立即切输入法打了一个汉字:“滚!”

    “哦吼吼……”朴昭妍的短信……呃,无所谓了。

    “看起来挺性感的,求问热裤哪里买的?”这条看似正儿八经的短信来自于孝敏,但是短信的后半句却让人心里慌。“我们社长很欣赏的样子,似乎想让我这个性感担当下张专辑穿这种热裤打歌。”

    “告诉金光洙,他要是敢这么就请人把他沉到汉江里去。”金钟铭已经被这寥寥几条短信给弄的心跳加了。

    “oppa,熊猫热裤蛮可爱的,有女式的吗?我也想买一条。”初珑的短信没有任何恶意,但是……金钟铭犹豫了很久都没有敢告诉对方,自己穿的那条就是女式的,实际上那种衣服不可能有男式的……艹,这都什么事啊?!

    再往下翻,还有金钟铭亲妈权珍淑女士的一个调侃短信,不过那只是顺路调侃,她是告诉自己后天中秋别忘了直接去爷爷家,然后西卡和krysta1不回来了,郑妈妈很不开心,最后还提醒自己别忘了带上狗,省的丢家里被饿死了……

    赶紧关掉了让人心烦意乱的短信界面,金钟铭又看了下几条未接电话,出乎他的意料,除了自己妈妈和krysta1那应该是没打通电话就转短信了的来电显示外……其余竟然只有五个真正的未接来电。

    苏小娅的,这个鬼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反正不会是天大的事情,因为只打了一次。

    朴智妍的,这个打了足足四次,想调侃自己?但是为什么这么执着?而且孝敏也只是了个短信而已啊?

    李辉才的,这个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narsha的,这个或许是想打电话调侃下自己,顺便感谢下自己的歌曲?好像她已经把那朴小姐拿出来唱了……

    但是,看到最后一个未接电话以后金钟铭却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彻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是因为最后一个电话是疯孩子卢洪哲的。

    毫无疑问,这是英雄豪杰在找自己。先应该是智妍想联络自己,但是多次都未打通,于是李辉才、narsha、卢洪哲这三个有自己私人号码的人就依次打了过来。而且,依照那个节目的尿性,这中间恐怕还有对智妍的调侃和对自己的反调侃,最后还有卢洪哲自己的丢人现眼。

    总之,大致如此了。

    犹豫了一下,金钟铭决定先给小恐龙打了个电话过去。

    “oppa!”电话几乎是立即接通了。

    “智妍。”金钟铭先是语调镇定的直接解释了一下。“我昨天一夜都在木洞sbs那边参加runningman呢,然后今天又睡了一整天,手机刚开机。有什么事吗,我看你连打四个电话?”

    “之前是有点事情,但是现在无所谓了。”朴智妍也是语气蛮轻松的答道。“是这样的,我们下午的时候一起录制了节目,中间休息的时候大家说起了oppa你早上和刘在石、金钟国前辈一起的事情。这时候卢洪哲前辈就说起了你上次打电话时曾经答应过我们英雄豪杰要合作一期的,没成想竟然先去runningman了,这时候正好有个合适的机会,然后大家就嚷嚷着让我给你打电话……”

    “然后没打通,大家就笑话你?”金钟铭嗤笑道。“再然后卢洪哲他们几个不死心……明明是关机了却又不停的接着打?”

    “差不多吧。”朴智妍干脆利索的答道。

    “那行吧……什么声音?”

    “我在吃海苔!”

    “那行吧。”金钟铭瞬间就没了太多的想法,看来对方确实只是小孩子心思而已,过了当场估计就忘了这事情了,自己竟然还主动打电话解释……

    嘛,安下心来以后,金钟铭又随手用手机上网翻了下新闻。果然,确实有早上的事情,毕竟自己跟刘在石一起那个样子出现在地铁上不出新闻是不大可能的,但也仅仅就是有新闻的程度罢了,跟自己之前杞人忧天般的那种担忧还是差的太远。现在,真正塞满屏幕的全是中秋节的例行新闻,做为韩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每一个消费指数,每一个习俗变动都会被大肆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写政治新闻也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关注,比如尔市长吴世勋在中秋节前的最后一次市议会里提议缩减开支,事关全尔民众的福利,大家自然盯得紧……

    总之,事情的展就是那样,现实彻底证明了金钟铭又tm想多了。

    于是乎,放松下来的金钟铭开始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手机,他一会上网,一会玩游戏,一会又跟krysta1、西卡、初珑这三人送些小狗躺在自己脚上睡觉的照片,互动热闹起来以后他竟然干脆把人家贝克抱起来36o度的拍照,也不让它睡得安生些……但是,慢慢的,金钟铭就开始在交流中掺杂了一些别的东西。

    “感觉自己最近又膨胀了不少啊。”把贝克放到腿上以后,已经躺在沙上的金钟铭突然给西卡了这么条短信。

    “怎么得出来的结论?”西卡自然不明所以。

    “没怎么得出的结论。”金钟铭如此回复道。“一点突然而然的感触而已,做为一个正在大火特火的艺人,事业进展的又很顺利,所以总觉的世界应该是围着自己转的。但是偶尔跳出来看看才现,原来你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是。”

    半分钟后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西卡:“伍德,刚才那话怎么看起来像是在教育我?!”

    “毛毛,不要蛮不讲理。”金钟铭失笑道。“我哪敢教育你?我只是在反省自己而已。”

    “好可怕。”西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你可是大叔热度未消,然后这个月底又要大钟奖……可连你这种级别的大明星都开始要反省自己了,我们这些膨胀起来的小ido1岂不是要剖腹自尽?”

    “少学sunny那样说话。”金钟铭再度失笑道。“再这么下去你就被她带坏了。”

    “是吗?”西卡语调变得正常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蛮受用这种谈话方式呢,每次你们俩说话的时候她都是在嘲讽你,也没见到你不耐烦……”

    “后天中秋,确定回不来吗?”金钟铭突兀的问道。

    “确定。”西卡略显无奈的答道。“其实我现在也是在后台给你打电话而已,kara的专辑活跃期过去了,环球在努力的推我们,大家都很累……秀英和sunny这两个万年休闲玩家都被日程挤得晕晕的,前两天sunny干脆在排练的时候累晕了……”

    “是吗?”金钟铭心里微微一紧。

    “是啊。”西卡语气平淡的继续叙述道。“早上赖床不起来吃早饭,上午直接去后台排练,低血糖,啪的一下眼前就黑了……”

    金钟铭松了一口气。

    “事情本身什么都不算,大家都经历过,不过这次搞出来以后我们就不好意思偷懒和抱怨了。”西卡的语气变得有些无奈。“连总监的侄女都晕倒了,那大家还有什么理由中秋回去呢?”

    “说的也是。”

    “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

    “sunny累晕了啊,我谈到中秋回不去的时候语气很冲啊。”西卡的语气里增加了一点调戏的意味。

    “立场不同,有些事情是很难表达态度的。”

    “这话我懂,但是……伍德?”

    “嗯?”

    “最近按照你的建议看了一些书……”

    “你?!什么书?!”一直显得有些随意的金钟铭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忙内那边随手拿过来的书,励志开的那种。”

    “好可怕的样子。”

    “确实,看了一本后我就彻底看不下去了,但是有句话现在觉得挺应景的。”

    “说来听听。”金钟铭松了一口气。

    “反抗你的敌人需要过人的勇气,而在朋友面前坚持自己的立场需要更大的勇气。”西卡煞有介事的背诵了一句话。

    “毛毛你是在暗示我,我现在这种随意的态度虽然很正确……毕竟sunny那是在自作自受嘛……但是,如果让她知道我对她晕倒漠不关心还是会很不爽,是这意思吗?”

    “是。”西卡言简意赅。

    “但是……毛毛,我其实确实对她的晕倒感到很心疼,就好像我现在虽然理解你中秋不能回来的具体缘故,却依然很想你一样。”金钟铭一边挠着爬过来的贝克的脑袋一边语调平和的答复着西卡。“这个其实并不矛盾。”

    “……”

    “人嘛,尤其是艺人,我刚才也说了,很容易觉得世界是环绕着自己转的,这很正常,但也很需要警惕。”金钟铭继续心平气和的陈述道。“因为放在理性的角度上看,一切都是公平和合理的,无论是谁,ladygaga也好、也好其实都只是众多信息海里占据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分量而已。甚至根本不用时间的消磨这些东西就会被一个照片、一新歌、一个节日所覆盖……归根到底,如果一个人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思考一切,那他自然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围绕着自己来的,然后惹出笑话,被人嘲讽和鄙视……”

    “然后呢?”西卡轻声询问道。

    “然后……”金钟铭顿了一下。“毛毛,在这些八卦、绯闻、人气消费的背后,总有一些东西和关注是出这些理性分析的。比如……”

    “比如你会心疼sunny,会想我?”西卡的声音有些感慨。“那么伍德,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奇怪?”

    “跟你分享一点心理上的感受而已。”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从今天早上穿着熊猫热裤冲进地铁开始,就现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判断和想象的那样,所以有些觉得自己在自以为是,又有些觉得大家都在普遍性的自以为是……可是人总是要既理性又感性的去看待这些教训,否则就不可能会成长。于是我稍微想了一下,觉得人还是要分开看待这个问题,规律化的东西是规律化的,要理性的对待,而属于人心的,其实可以长久的保存在人心里……”

    “你的话好可怕的样子,但我根本听不懂。”西卡语调轻松的插嘴道。“不过我也没必要去搞懂,你懂就行!所以相比较这个,我还是更关心网络上喂你的熊猫吃竹子的那个话题……我才知道熊猫是吃竹子的。”

    “你没现你的话才更可怕吗?”金钟铭的语调也变得轻松起来。“毛毛,你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蠢萌蠢萌的……”

    “无所谓了……”

    “嘶……”

    “怎么了?”

    “不说了,贝克咬到了我的脚趾,劲还挺不小,挂了,我要教它如何做狗!”

    “更可怕了!”西卡嘟囔了一句然后直接挂掉了电话。

    不过,日本那边,当西卡收起手机后却扭头盯住了了身后的一个身影:“听到没有?他拒绝对你的晕倒做出任何公开的评价,但却私下里表示还蛮心疼的。”

    “感谢思密达。”sunny撇乐撇嘴,然后放下了手里的psp游戏机。“不过郑秀妍小姐,熊猫真的是吃竹子而不是甘蔗……你为什么会觉得熊猫是吃甘蔗的?虽然我也觉得吃甘蔗的熊猫并不违和……”

    西卡耸耸肩,没理会对方。

    另一边,金钟铭终于教育好了贝克,并把它撵回了那个已经显得不够大的狗窝里。不过,刚一转身他就现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优博噻优。”金钟铭再度无力的躺了下来。“辉才哥,什么事啊?下午电话的事情我已经是怎么回事了,就不用多解释了。”

    “那更好,我长话短说。”李辉才那边显得很干脆。“钟铭啊,你之前不是先答应我们英雄豪杰要一起玩一期的吗?怎么先去runningman了?还穿着熊猫上了地铁?”

    “所以呢?”金钟铭完全不以为意。

    “所以大家都很心痛啊!”

    “心……痛?!”

    “是啊。”李辉才得意洋洋的解释道。“你知道吗?由于收视率稳中有升,sbs有意把英雄豪杰正式定为周日黄金档的主打综艺节目,所以大家现在都很兴奋,而你做为节目的投资人,无论如何得过来表达一下意思吧?结果没成想你竟然先去了runningman,搞得几个pd一直到现在都在那胡思乱想的……”

    “哦!”金钟铭不置可否。

    “所以中秋假以后务必来一趟吧!我们不会逼你穿热裤的。”

    “这点我信得过。”金钟铭的语气显得有点疲惫了。“说具体点吧。”

    “呃……我们在做记者特辑,所以让女士们代表一家正式的娱乐杂志对你进行一次正式的专访。”

    “也好。”金钟铭直接应许了。“中秋节后再联络我,我先挂了啊,困死了。”

    “好!”

    又是一群习惯性想多的人!放下电话,金钟铭无奈的撇撇嘴,无论如何,只有一季计划的英雄豪杰和runningman都没有任何可比性,可是短暂的收视率压制竟然让那边的节目组产生了不该有竞争意识,连带着对自己这个投资人的动向都敏感了起来。

    真是……太想当然了!

    嘛,无所谓,专访就专访,自己只要不多话,那就只是个嘉宾而已!一念至此,翻了个身,金钟铭打了个哈欠,竟然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正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看来他暂时不需要担心生物钟的问题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第一件事,还是恳求能上pc端的人领下小明赠送的章节……

    第二件事,关于今天更新的说明,呃,无他,被自己的大话套中了而已。

    事情具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卡文,然后因为一个细节在那里想,结果一想就睡着了,晚上11点多才醒,又饿着肚子去找吃的,回来码字已经凌晨了。然后我当时抱着内疚之情在群里夸下海口说早上给大家一个9k的3合一。但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由于中间又睡了一会,然后还看了半本小说,结果早上八点只有6k出来……这时候意外又出现了,我的项目要结束了,本来这几天很轻松,但是由于周一要回北京,这边收尾有些仓促,所以白天被老师抓了壮丁,晚上才放回来。现在才码了一万加点零头的字。

    总之,跪求原谅。羞愧的都没敢看书评区和群里的话。呃,还得睡觉去了……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