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58章闹剧演员

第058章闹剧演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秋季以来的第一场雨终于停下来了,连续四天的雨水足以打消人们一切的热情,比如说在火热朝天中上映的无籍者,这部电影仅仅用了三四天的时间就成功的让大家忘记了它!

    平心而论,导演宋海成也好,主演宋承宪和朱镇模也好,乃至于fingerprint公司都行,他们都是有这么一丝自知之明的。  大概在电影上映前,尤其是义兄弟、苔藓、大叔这三部电影依次出来以后,他们这个心早就拔凉拔凉的了,但是没想到这个漏斗效应会那么大!

    什么是漏斗效应?很简单,你作为今年目前的主流商业电影最差者,就要享受最差的待遇,而不是你真实电影质量应该有的待遇。实际上,在其余多部电影的反衬下,这个不仅是之前那三部了,甚至还包括了其余两部不是男性犯罪题材的经典之作——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和诗……总之,在这么多经典的高质量电影的碾压下,无籍者这部电影几乎只能靠着四个男主角的个人粉丝来维持体面!

    其中,尤其是金福南,这部差点因为没钱拍不完的级小成本电影,在描述一个饱受家庭暴力最终怒而杀夫的孤岛家庭妇女上面,显得力度十足,结果在9月份的时候硬是上演了对无籍者的强势碾压!明明投资、演员阵容、出品厂家、宣传力度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金福南偏偏就叫好又叫座,而无籍者却只能在一群优质电影的围观中抱起头蹲在地上报三围……

    总之,电影上映了才两三天后,明显就看的出,从院线到观众再到影评人,甚至fingerprint公司自己都tm对这部电影放弃了!因为不仅没人拿这部电影跟其他电影做比较了,甚至都没人有心思骂了,各大网站的电影评分居然才两天就稳定在在4-6分之间了!

    这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宋仲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所谓情节出色,演员给力,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成功……当然,这话是收了钱的媒体无可奈何之下维护自家收钱办事信誉度的万金油写法,而这么写的媒体确实蛮多的,不过你一翻页就会现下一个版块就是整版都在讨论偏远地区妇女权益如何保障的大型社论文章了……

    总之,家庭暴力人人关心,而无籍者更像是一场闹剧!

    但是,感觉遭遇到了一场闹剧的不仅是收了钱的韩国媒体们,金钟铭这天惊愕的现自己竟然也有种成为一个闹剧演员的潜质。

    “所以……妈……”自家客厅里,金钟铭双目无神的看着小贝克在自己脚下不停的绕着圈却欲言又止了起来。“你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吗?”

    “别这么说我。”权珍淑女士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她还有心情伸手把小狗抱起来打量几眼。“我又不是傻子,当时只是在一次宴会上被那群女人围着,然后一时间脑子晕动了点心思而已。”

    “可是你动的是你儿子的心思。”金钟铭认真的更正道。“你想把他往火坑里推。”

    “其实我当时确实被说的动了心。”权珍淑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伍德,实际上到现在我都觉的她们说的那些话在某种程度上蛮有道理的……新贝克是一只小母狗?不错,蛮健康的。”

    “卖儿子还有什么道理了?”金钟铭有点没好气的仰头躺在了沙上,这几天下着雨,他整天一回来就窝在阳台上对着窗外的雨线想着熔炉里男主角的重新构造,但是所谓春困秋乏,新角色的构造虽然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结果,可他整个人也是经常哈欠连连的直接在阳台上一睡睡半天。

    “伍德你看啊。”权珍淑放下了小贝克,任由小家伙扭着胖乎乎的屁股跑向了玄关的鞋架那里,话说,这个年纪的小狗熟悉环境后变得对什么都好奇了起来。“甭管如何,你在韩国最大的企业和依仗目前来看依旧是釜山那边的产业,对不对?”

    “从目前来看的确如此。”金钟铭并未否认。

    “那么跟你那边企业互补力度最大的产业是什么?”

    “当然是物流,不然我也不会让韩进摸到我盘子里。”金钟铭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自己母亲的意思。“但是我跟韩进不成比例,做不到互补。”

    “可是单纯的海运呢?”权珍淑不以为然的问道。“韩进的事情难道你比我还清楚?”

    金钟铭为之默然,我当然没你这个韩进总部的人事部长清楚。

    “现在韩进几乎全靠银行输血才能活下去。”权珍淑认真的跟自己儿子解释道。“小件物流服务业不错,是唯一盈利的,但是规模太小;航空业勉强自保,或许经济形势彻底好转后有一定概率会扭亏为盈;但是海运却基本上处于崩盘的节奏,我觉得以你的资金已经有资格跟韩进内部的海运系光明正大的联姻了。别看他们一直在亏钱,但是对于一个岛国而言,全世界最大物流公司的那么多货运船只有多大意义你难道不懂?那可不只是经济上的账。更何况,还有仁川和釜山的码头呢?如果你能染指后者的话,哪怕只是一部分,那也足够让你更上一层楼了!

    “话虽如此。”一直瘫坐在沙上听着自己母亲介绍的金钟铭还是一脸无奈的样子。“姜敏京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她只是人家的外孙女,又不是孙女,而且据我所知她父亲因为做事太不检点,连累着她母亲也失去了家族内部的话语权。这种大家族里面,失去了掌舵人的青睐,那他们其实就什么都不是,所以如今的这位,早就不是什么韩进海运的小公主了!”

    “可她要是嫁给你了,那肯定又变成小公主了,货真价实的那种。”权珍淑的回答简单而又残酷。“而且小姑娘我也留意过,身材样貌都没的说……”

    “所以我说你在把你儿子往火坑里推。”金钟铭抬眼瞥了一眼自己的亲妈,然后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有人跟我说过,如果你想跟你一个人过一辈子,务必不要在这份感情里掺杂任何利益。可是您老人家倒好,这是要裸的联姻?先结利益再培养感情?真要是这样我不如找秀英了,那怎么说也是一大坨清潭洞姓崔的在后面,不比韩进强啊?更何况,哪怕是抛开个人观念问题,这种大家族里面盘根错节,联姻之后肯定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十有,后面还得再玩一场大型宫斗戏给全韩国看……你儿子的名声我觉的还蛮值钱的。”

    “所以我也没否认你的说法啊。”权珍淑女士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当时在宴会上而已,气氛正热闹,又多喝了几杯,加上被一群人围着,脑子一热就没拒绝罢了。不过一回家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也就根本就没跟你提,那边也干脆装作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可没想到对方倒是锲而不舍……所以……”

    “所以
星河穿梭者最新章节
什么?”

    “所以你去糊弄一下,弄个不欢而散不就行了?”

    金钟铭扶着额头,犹豫了足足五分钟才彻底无语的坐了起来,感情这位是要让自己当个闹剧演员啊,这倒不是不行,自己的老本行嘛。

    “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今天晚上,你郑妈妈的咖啡厅。”

    “什么玩意?”

    “怎么了?不行吗?”

    “不是不行。”金钟铭无语至极。“但是妈,看来你还真是想把这个麻烦尽快给打掉啊?”

    “某种程度上,相比较于你而言,你妈妈我的长处还是蛮多的,比如说面对着这种小事情,我就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

    “二毛不在家,收拾一下,带上贝克,出!”

    金钟铭无力的站起了身。

    郑妈妈的咖啡厅就在狎鸥亭,店面是金钟铭今年上半年赠送的,西卡去日本前捣鼓的内部装潢,面积不大不小,反正就是能做二三十个人那种普通休闲咖啡厅,算是给闲下来的郑妈妈找点事做。而从同处于狎鸥亭的金钟铭住处出,母子二人只花了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了目的地。

    不过,刚到这里金钟铭就傻眼了,因为在座的客人蛮多的,这里面也谈不上什么包间不包间,能做到一个靠窗的角落里就不错了,感情这两位当妈的是要自己当众表演这场闹剧!

    根本来不及做出调整和反应!因为客人们看到金钟铭和小贝克后几乎是排着队的过来寻求合影和签名。

    实际上狎鸥亭那么多咖啡厅,很多人逛街累了以后都是随便一瞥,然后突然想起来这家没什么印象的新店似乎是少女时代西卡在sns上面宣传过的店,所以才走进来的,很大程度上他们就是抱着那种说不定会看到西卡或者krysta1乃至于……金钟铭的目的呢?

    于是乎,金钟铭无可奈何之下腆着笑脸,临时举办了一场咖啡合影展销会,幸亏小贝克的出现吸引了足足一半的目光,而且还是最难缠的年轻女顾客……所以时间到了约定好的时候,随着姜敏京和自己的母亲的如约而至,整个店里倒也变得安静了下来——没进来点咖啡的也没好意思进来要合影不是?

    不过,安静确实是安静了下来,但所有人都像是看戏一样一边喝着咖啡吃着甜点一边八卦的盯着这边,还有年轻人偷偷拿着手机对着这边按个不停。

    而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众目睽睽之下,金钟铭陪着姜敏京还有三位长辈喝了两杯咖啡,说了很多闲话,然后从宗教信仰开始,金钟铭就明确的跟姜敏京的母亲唱起了反调。

    “我是个进教堂打瞌睡的无神论者。”

    话说,这话一出口就让对面的那位长辈面色白,姜敏京也有些不安了起来。

    “实际上我对韩国天主教的现状很是难以理解,太乱了,太复杂了,所以我来到韩国后一般是采用能躲多远躲多远的态度。”看到效果意外的好,金钟铭自然要侃侃而谈。“实际上两位妈妈也好,西卡和krysta1也好,在信仰问题上都受我影响很深,她们原本因为经历过洛杉矶种族动乱的缘故都很虔诚,现在被我都被我带坏了,krysta1虽然还挂着十字架但也已经一年没去教堂了,不知道在上帝眼里我这么干算不算是个罪人?”

    “上帝总是怜爱世人的。”姜敏京鼓起勇气半是在表明立场半是反驳了一句。

    “就是这句话。”金钟铭演起戏来水平真的是杠杠的。“我其实很讨厌这句话。”

    “哪句话?”姜敏京面色白。“上帝总是怜爱世人?”

    “没错。”金钟铭耸耸肩。“因为这句话我跟少女时代的帕尼一直到现在关系都不是很亲密。要知道,虽然早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在洛杉矶见过她,但就是因为她老想让我更加虔诚一点……算了吧,咱们不要讨论教会了好吧?想起这个心情就不太好。”

    对面的母女二人面色更不好看了,她们这一家对待教会的态度极为虔诚,金钟铭的这种态度实在是让她们难以接受。

    但是,实际上对待天主教也非常虔诚的郑妈妈却并未置一词,因为她很清楚金钟铭对待宗教的真正态度,这熊孩子确实是个无神论者,但是没那么纯粹,基本上见到什么神佛都会保持礼敬,也不会轻易干涉家人的信仰。除此之外,他还是个典型实用主义者,如果教会能给他带来好处,他立马会告诉别人自己打小受洗……呃,是个虔诚到极点的基督教徒,说不定还会在胸口挂个劣质的十字架项链!而如果曹溪宗能给他带来好处,那他肯定拉着人家的手说自己深受崔岷植前辈的影响,最近对禅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所谓诸佛法印,非从人得……

    “实际上。”金钟铭果然决定趁热打铁了。“在崔岷植前辈和公司其他佛教徒的影响下,我最近对佛教禅宗很是感兴趣,再加上我都很久没去教堂了,我怀疑自己的信仰已经可以正式改成曹溪宗佛教徒了。所谓诸佛法印,非从人得,禅宗讲究的还是个人内心的修养。如果自己能够保持一颗向佛之心……”

    两位妈妈对视了一眼,对面的母女二人也对视了一眼,四个人一起低下了头。

    后来的事情果然就不用说了,事实证明金钟铭不仅是个优秀的电影电视剧演员,同样也是个优秀的闹剧演员,店里店外几十个人都在围观,他愣是言辞锋利侃侃而谈,而这场闹剧只持续了半个小时就成功的被他给了结了。

    晚上七点半,彻底察觉到金钟铭心意的母女二人就主动起身告辞了,双方都没有提更多更深入的话题……不过,这样更好,金钟铭也不想造成什么误解,到时候再惹事上身。

    但是误解这种东西,如果可以避免的话,那就不叫误解了。

    姜敏京肯定没误解,因为刚一回到家权珍淑女士就打电话告诉了金钟铭,姜敏京的妈妈已经打电话给她委婉的表达了没必要再深入交流的意思,这是女方的特权,理所当然。

    但是,金钟铭却忽略了观众们的存在,在这些人或许没听到他的那些宗教言论,但是在他们看来,这可是一场大八卦啊!大家都是成年人,相亲嘛,谁不懂啊?于是这边金钟铭刚回到了家里,那边网络媒体已经开始热炒绯闻了。当然,无所谓,这就是金钟铭接到苏小娅提醒后的态度,绯闻嘛,自己不在意,姜敏京不在意,那还有谁在意?

    答案是,有一个名为全宝蓝的生物在意。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顺便,咖啡依然君,这次没打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