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54章所以人们期待着一个英雄(2合1)

第054章所以人们期待着一个英雄(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雨滂沱,金钟铭带着初珑小心翼翼的驱车回到了家中。

    “这雨下的没完了!”走进电梯的金钟铭没好气的评价道。“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湿漉漉的,再这么下下去,汉江都要洪水了!”

    “oppa为什么这么说?”心情明显极佳的初珑倒是毫不在意的抱着小毛毯跟了进来。“其实下雨天也蛮好的,我记得你最喜欢下雨天坐阳台上看书了。”

    “比起这个……”等在电梯面板的金钟铭叹了口气。“我现在最担心的是krysta1,小贝克才一个月大,她镇压的住吗?”

    “我印象中大白熊犬不是很老实的吗?就像以前的贝克,在家不撕不咬,没有生人不叫也不闹的……二毛怎么可能镇压不住?”初珑有点理解不能。

    “那是长大以后的大白熊犬,那时候的大白熊犬非常好养。”电梯门开了,金钟铭一边往家门口走一边无力的解释道。“到时候你就算是在它面前放鞭炮它都能冷静的观察,然后第二次放鞭炮的时候它就能彻底安静的坐那儿了……但是,都说了那是长大以后的大白熊,这种刚断奶的小狗心智都不全呢,谁也控制不住,所以各方面都需要教,而krysta1根本就没有对付小狗的经验……”

    话音未落,两人就听到屋子里面咣当一声,然后就是krysta1急吼吼的声音……看来,他们还是回来晚了。

    “伍德!”果然,拉开门的第一瞬间,krysta1就要哭出声来了。

    “怎么了?”金钟铭语气冷静的询问道。

    “是煤炭!”

    金钟铭难堪的捂住了脸,感情不是天灾是:“煤炭不是被我们关进笼子里了吗?”

    “我看小贝克比它个头大,就把它放出来了,想吓唬一下它……”krysta1诺诺答道。

    “然后呢?”金钟铭无语至极,贝克个头再大也不过是一只才一个月大的小家伙,那只死猫个头再小那也是正当年的青年猫,你让一个小孩子吓唬一个大人……

    “哦!”

    就在这时,随着初珑的一声惊呼,只见一只大白球一样小狗从沙后面蹿了出来,而一个小一号的白球紧随其后,正是煤炭正在追逐着贝克。话说,可能是贝克的体型起到了一点威吓作用,两个家伙在沙后面僵持了一会的样子,但如今金钟铭说话的声音反而打破了平衡。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不对,猫飞狗跳,不过这次得益于初珑的出现,罪魁祸煤炭很快被控制了起来然后重新被塞进了笼子里。顺便说一句,这一次这厮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根本未做任何反抗。看来煤炭被恩地养在宿舍的这段时期,别的暂且不说,最起码还是跟自己主人一样被一些人给压制住了的。

    总之了,由于煤炭这个混世魔猫遇到了克星,偌大的房子里一切都随之变得和谐了起来,而金钟铭也开始带着初珑还有krysta1一起帮小贝克洗澡、煮断奶粥、搭建小窝……

    呃,这里还是说实话吧,第一件事确实是三个人一起干的,三个人上次给贝克洗澡还是数年前,还是贝克二世,那时候还需要在浴室里大费周章,而这次就轻松了不少。而第二件事呢,就是初珑和金钟铭一起干的了,因为krysta1完全不懂。而第三件事其实也只有两个女孩在那里忙活,至于原因嘛,不是金钟铭偷懒,而是他非常清楚这个活基本没用。实际上他心里一清二楚,虽然现在我们的贝克三世看起来还很小,小到煤炭都能欺负它,但是这个小家伙会在往后的半年里以一种极为可怕的度迅长大,基本上一只健康的大白熊犬7个月就能有六七十斤的样子,你现在搭建那么可爱的一个小窝能用……几天啊?

    但是,无所谓了,由着她们开心吧。

    就这样,krysta1和初珑开始在茶几前方的空地上搭建一个小小的狗窝,她们花样百出,似乎要把自己所有的创造力都投入进去;与此同时,刚刚已经吃饱了的小贝克则摊开四肢肚皮着地的趴在旁边的小毯子上,然后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叫也不闹,就好像是个傻子一样;至于金钟铭,他和前几日一样,选择拿起了那本书重新坐到了阳台上,只是,这一次他把书倒扣着,并没有去看,只是在闭上眼睛思考着什么罢了。

    总之,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安静和祥和。

    但是,这种让人心情平静的场景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久后,一个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了,伍德?”krysta1好奇的抬起头来。“听这意思,好像你晚上有饭局?”

    “是有人请我吃饭。”金钟铭点点头。“但是我已经拒绝了。”

    “哦。”krysta1不再言语,而是继续跟初珑一起布置狗窝,而且两人还时不时的伸手去揉一揉趴在那里的小狗。

    顿了几秒钟,金钟铭再度开口了:“不过,那些人可能会来咱们家里找我。”

    krysta1不满的歪起了脑袋。

    “那需要我们回避吗?”初珑也有些不满,看的出她很享受现在的样子。

    “不用。”金钟铭摇摇头。“你们继续在那里该忙什么就忙什么,不用管来人。”

    “会不会太失礼了?”这下子反而搞得初珑有些不安了。

    连krysta1都觉得有些不对劲:“要不我们去阳台上,伍德你在这里等着?”

    “不用。”金钟铭的脸色完全称得上是面无表情。“他们想来见我是他们的事情,我又没请他们。所以登门拜访也好,淋雨也罢,那是他们自找的。反正,我就坐在阳台这边,到时候想谈事情就让他们来阳台找我谈好了!”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从头到尾,金钟铭都坐在阳台上自己那把椅子上面,动都没动。

    krysta1和初珑对视了一眼,双方都已经察觉到了金钟铭语气和动作中的那种针对来访者的负面情绪了,但是怎么说呢?这又不关她们的事情!于是两人继续盘着腿坐在地板上,然后抱着小贝克来实地验证狗窝的效用去了。

    时间才过去十来分钟,门铃就响了,这充分证明了对方之前在电话说的那些话,他们是先去了金钟铭的公司准备当面邀请,没遇到人以后才打的电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姿态已经摆的很低了。

    但是,还能更低。

    面对着金钟铭明显失礼的行为,来的这三个中年男人除了面色更加忧虑了一点外竟然没有其他多余的反应,他们绕过了客厅里的两人一狗一猫,然后直接站到阳台上和金钟铭面对面了起来。

    “金钟铭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其中一个人明显是中间人一样的角色,这是光州本地的一个市议员,姓赵,是这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人,他是在当初拍摄华丽的休假时跟金钟铭师生有过一面之缘,后来随着金钟铭站到前台后,两人就顺势建立了一点联系。“这位是光州广域市政府的韩秘书,另一位则是韩国教育改革委员会的朴委员……”

    “幸会!”金钟铭放下书点了下头,光州是广域市,是韩国主要城市,有这么快的反应其实在预料之中。

    “确实幸会。”那位韩秘书看了眼金钟铭手上的书,语调中明显有些苦涩,这人虽然年纪最小,但既然是秘书,那他一定是代表一位真正的人物来的,所以一行人明显以他为。

    “请坐吧。”金钟铭随意的摆了下手。“阳台上很简陋,但是我向来喜欢这个地方。”

    “是啊。”赵议员笑呵呵率先的坐了下来。“早就听说过钟铭你年轻有为的秘诀,别人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去玩,而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也都在疯狂的应酬,但是听说钟铭你每天晚上却都会坐在这个阳台上看书……很有情调啊!”

    “习惯罢了。”金钟铭摇了下头。“况且看书终究是能长见识的。”

    赵议员立即闭口不言了,他只是出于地域情分过来的,但实际上他是大国家党的议员,而光州做为皿煮派比最为根深蒂固的根据地,这件事情中的其他人物都是标准的皿煮统合党核心成员,所以对他而言有些事情摆出姿态来就行了,没必要牵扯过深。

    “那么金钟铭先生最近都在看什么书呢?”教育改革委员会的朴委员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话说,由不得这位不小心翼翼,虽然这件事情跟教育部门牵扯极深,但是整个涉案的学校也不过价值几十亿韩元的那种。而金钟铭呢?面前这位年轻人可是每年都要给教育系统砸一百亿韩元的男人,面对着这个数字,你这实在是让这位跟光州那边关系很紧密的朴委员开不了口啊……真的惹急了人家,不用对方说话,教育系统内部的人就能活撕了他。

    “如你所见。”金钟铭对待这位也不客气,他直接把手里的熔炉合起来,然后认认真真的朝对方展示了一下封面。“这一周的时间吧,都在看这本书,看的很仔细,很认真,也很长见识。”

    朴委员立即卡壳了。他打定主意装死了。

    “恕我直言。”坐在塑料椅子上观察了金钟铭一会的韩秘书终于再度开口了。“这本书有些言过其实了,里面有很多夸张和不实的传言,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想要提醒下金钟铭先生,不要误信了一些……”

    “稍等一下。”金钟铭把书放到了一边,然后面色平静的打断了对方。“韩秘书是以什么立场来提醒我的?个人吗?我们不是刚刚经过赵议员的介绍才认识的吧?恐怕你我之间是没有什么私谊的
锦绣归无弹窗
吧?”

    韩秘书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再度开口:“并不是以私人的立场,而是考虑到金钟铭先生和令师安圣基先生两位和光州地区之间的出色情谊,华丽的休假那部电影,迄今为止我们光州人都是很感激的……”

    “那你们就更应该明白。”金钟铭再度打断了对方的话。“我和自己的老师一样,是一个有着职业道德的优秀电影人,我既不会因为外界的滋扰和评论而改变初衷,也不会恶意的抹黑什么特定群体……我只会以事实为根据,然后认认真真的创作一部作品!”

    “这就回到一开始那句话了。”韩秘书艰难的应道。“这本书跟事实出入太大……”

    “我知道。”金钟铭重新拿起那本身翻了一下。“我又不是个小孩子,实际上我今年年底都准备写自己的硕士论文了,怎么可能没有基本的辨别能力呢?书里的两个主人公我都去调查了,都是假的,所以,这里面的对话、细节,绝大部分都是作者自己杜撰的。”

    “是吗?”朴委员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金钟铭先生能有这个觉悟……”

    “这称不上觉悟什么的。”金钟铭轻声笑道。“这只是一点点职业道德罢了。所以,我会尝试着放下这本小说,重新去观察2ooo年的那个案件,独立的,自主的,冷静的那种观察,观察完了,我自己写剧本,自己拍电影……如何?我金钟铭可以向您这位光州人保证,我一定会做到基于事实,恪守本分这八个字的。”

    回应金钟铭的是一阵沉默。

    “而且,仔细想想的话,其实这书里的某些东西也并不过分,虚妄什么的也不代表是假的。”金钟铭继续补充道。“就在你们来之前不久,我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个女主角似乎是一个抽象化的东西,是作者把现实中的那个人权组织给赋予了一个人格,这个女主角的一切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她其实就是那个组织的母性集合体……话说,这个人权组织是光州本地的组织吧?”

    “是。”赵议员轻轻的点点头。

    “说实话。”金钟铭叹了口气。“韩秘书,你以光州本地人的身份来提醒我不是不可以,我也很珍视这座城市的友谊。但是如果这个还在断断续续的组织着抗议和示威的人权组织的人同样以光州人的身份过来反向提醒我的话,我该怎么办?你们谁更有资格代表那座城市呢?”

    韩秘书的语调更加苦涩了:“金钟铭先生,我其实是代表……”

    “我知道你是哪位先生的秘书。”金钟铭兴致乏乏的继续说道。“也知道以你的身份和职务确实是可以对着一些人堂而皇之的代表光州的,但是那个一些人不包括我!我不叫孔刘,我叫金钟铭!”

    韩秘书无言以对。

    “那么既然到这份上了,就说句不好听的话吧。”金钟铭站起来用手擦了下因为谈话导致雾气糊住了的窗户。“当韩秘书你试图代表光州人的时候,咱们的谈话结果其实就已经注定了,因为我很讨厌被人用标签来绑架!岭南、湖南;保守派、皿煮派;光州、釜山……说到釜山和光州,难道你们不知道如今连文在寅先生都能在釜山掌控住一番局面了吗?都这种时代了,为什么还要用地域这种可笑的东西来限制道德、法律乃至于人心呢?人心这东西是限制不住的!”

    说着,金钟铭回头看了一眼赵议员,赵议员则微微报之一笑。

    看到这个情形后,韩秘书似乎是准备尽最后一丝努力:“金钟铭先生,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是还是要表明态度的……”

    “每个人都可以标明态度。”

    “请不要一意孤行……”

    “说起一意孤行这个词。”金钟铭忽的面无表情的盯住了韩秘书的眼睛。“前一阵子,我的老师准备拍一部同样是展示韩国司法问题的电影。当时他就很霸气的告诉我,在韩国,他安圣基要拍一部电影,没人拦得住!你觉得这算是一意孤行吗?”

    韩秘书彻底不说话了。

    不过,金钟铭却主动替对方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这确实算是一意孤行。但是说实话,听了他的话后我反而感觉挺羡慕的……所以问题来了,韩秘书,你觉得,我金钟铭要在韩国拍一部电影,有人拦得住吗?一意孤行又怎样?!”

    “我该告辞了!”韩秘书站了起来。“今天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确实。”金钟铭和对方握了下手。“你来的很不是时候,我本来都要吃饭了。但不管如何了,回去后别忘了把我的话转告给你的……你的上司和朋友。顺便告诉他们,不要再来人了,我一个都不想见了!”

    韩秘书点点头,转身离开,而其余两人也在适当的告辞后直接离开了,偌大的房子里又变得安静了起来……

    “伍德……”数分钟后,krysta1有些忍耐不住这种沉默了,这是她的年龄和性格决定的。

    “什么?”金钟铭抬头盯着阳台窗外的大雨,正在想着要不要叫外卖。

    “小贝克为什么显得傻乎乎的?”krysta1揉了揉小狗的脑袋,小狗依旧只是抬头看看她,然后就重新趴在那里消食了,话说,她这纯粹是在没话找话。“我刚刚在网上查的,说是大白熊犬在犬类中的智商只能排在六十几位,可是之前的贝克不是很聪明吗?是这只特别蠢还是之前的那只特别聪明?”

    “都不是,只是性格,或者说是驯化后的特性显得它笨而已。”背着手站在阳台上的金钟铭轻声解释道。“对于犬类的智商,一般而言只能通过一些简单的指令学习度和效果来进行评判,但那其实没有意义,有的犬类性格活泼一点,对那些指令很敏感,自然就显得聪明。但实际上,像贝克这样的大白熊犬并不笨,恰恰相反,它们其实思考的更多一些,并且不轻易愿意做出肤浅的反应,也不愿意轻易被人类所支配和驾驭,所以这才会显得很笨。”

    “所以呢?”

    “所以不要紧,等个一两年后当它跟你变得完全亲近后你就会现,它其实非常聪明。”

    “哦。”

    “需要叫外卖吗?”金钟铭试探性的问道。“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排骨!”krysta1当然不会客气。“初珑姐呢?”

    “我无所谓,但是这个天气意外的想喝点汤。”初珑的回答也很是自然而然。

    “那就排骨汤。”金钟铭点点头,随即起身准备拿手机订餐……不过,很快他又放了下来。

    “怎么了?”初珑关心的问道。

    “咱们自己做吧!”金钟铭提议道。“初珑和我下去到楼下市买排骨,我们回来自己炖。”

    “当然没问题。”初珑连连点头。

    “早去早回……”krysta1抱起小贝克坐到了沙上,然后拎着小家伙胖乎乎的小爪子对两人挥了下手。

    两人打着伞安静的来到楼下的市,选购了排骨和佐料,购物的过程显得家常极了。不过,在回来的路上,也就是两人走入楼道收起伞的时候,初珑终于忍不住了:

    “oppa!”

    “想说什么?”金钟铭停下脚步,还打了个哈欠。

    “他们在害怕你。”初珑认真的说道。

    “我没搞明白你的意思。”金钟铭是真的有点糊涂了。

    “我的意思是……”初珑犹豫了一下。“那些什么议员、委员、秘书之类的人最起码不算好人吧?”

    “未必。”这是金钟铭仔细思考后的答案。

    初珑反过来有点懵了,她不是傻子,刚才那些人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她完全可以搞得懂是金钟铭想做一些事情,似乎是想拍一部电影,却引了一些人的担忧和不满……可是如果这些过来阻止金钟铭的人是正面的话,那金钟铭算什么?

    “他们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性质如何我一无所知。”金钟铭认真的解释道。“所以,我无法简单的说那三个人是好是坏,而且好坏这个东西就算是知道了事实也很难判定……不过你放心,单就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件事情,他们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最起码他们所处的那一方在道德高度上远远低于我。”

    “那就对了!”初珑重新兴奋了起来。“他们在害怕你,那种眼神我看的很清楚,就好像有的人在合气道比武场上看到段位比自己高的人会畏惧被对方摔倒一样……”

    “这又有什么关系?”跺了跺脚,金钟铭拎着排骨往楼道里面走去。

    “当然有关系。”初珑快步跟了上去。“oppa你想想,我的这个逻辑线条很简单也很直接,如果他们站的那边是不好的阵营,那么他们所害怕的人不就是……不就是英雄了吗?像电视剧里一样,oppa你扮演的这个角色就是一个英雄……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停下脚步的金钟铭微微笑着朝初珑问道:“他们处在反面?他们害怕我?所以我是英雄……或者他们在害怕我成为英雄?”

    对面的女孩点了点头。

    “逻辑完美无缺。”金钟铭再度笑着点了点头。“所以……回去做饭吧!”

    现实总会比小说中缺少一个英雄,所以人们才会期待着有一个人能成为英雄。孔枝泳作家虚构的这个男主角不是自己需要在电影中扮演的角色,而是在现实中的期待……如此而已。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工作进入关键期,往后三天会很忙……万一有更新问题大家不要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