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50章但有偿服务也是正义的(3合1)

第050章但有偿服务也是正义的(3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孔刘在韩国很有知名度,在业内人缘也极佳,这得益于他出色的演技,和善的性格,亲民的作风,良好的修养,以及……以及那个著名的小脑袋。  没错,早在他还没出名时,小头这个很多棒球队里常见外号就已经落在了他的头上。为此,成名后孔刘不得不经常蓄起一些怪异的型,什么大背头,什么波浪,其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掩盖自己脑袋偏小的现实……

    可即便如此,一身运动便装背个小包的孔刘还是对cube公司大楼的前台第一秒就认出他的情况感到有些惊愕。

    “孔刘先生。”前台抬头看到来人后立即站起了身。“代表有吩咐,请您跟我来就行!”

    “你们……金代表有交代吗?”回过神来的孔刘语调有些苦涩。

    “是的。”领路的前台小姐赶紧笑着解释道。“代表昨天晚上通知的领班,只要孔刘先生您来了,无论他在哪里,是开会还是办公室,都要立即把您带到他身边去……代表现在旧楼那边开会,请跟我走这边地下通道……”

    孔刘点点头,把心思暂时埋了下去,然后跟着这个前台小姐一路从地下通道的手扶电梯来到了对面的cube公司旧大楼。

    cube公司的旧大楼目前主要有两个用途,中低层主要是新的安保公司在使用,而顶层依旧是委员会在使用。之所以如此,还是考虑到了影响,不能让人觉得委员会就是cueb公司开的似的。之前很多人就已经暗示过可以在开会时轮流使用各个公司的会议室,没必要次次都麻烦cube公司……不过现在好了,cube名义上的产业都搬走了,而安保公司理论上是独立的,而且还自带安保效果,那大家也就只能呵呵干笑两声了。

    而当孔刘赶到时,旧大楼的顶层会议室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小型的会议,说是会议,其实只是十几个人坐在偌大会议室里的一个角落里争吵不休罢了。而这些人中孔刘也能认出一多半,无他,全都是韩国歌谣界目前扛鼎的经纪公司的当家人或重要人物,如李秀满、朴振英、杨贤硕、洪胜成……当然了,也有很多他不认识的,但不管如何,而他此行的目标人物金钟铭此刻正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然后面沉如水的捧着一杯咖啡听谁说话呢。

    见到孔刘进来,金钟铭立即放下杯子起身过来,这使得会议戛然而止,正在言的是杨贤硕,他虽然为之愕然,但是怎么说呢?这人性格天生自带菊花属性,所以倒也没生气。不过,孔刘本人还是很知机的,见到这个情形后他第一反应就是先告辞。

    “前辈你能来真是太好了。”金钟铭却直接笑眯眯的拉住了对方的手道。“我还以为你会晚点来呢……这样吧,你要是觉得这里乱,我们可以先出去聊,我知道附近有家米粉店……”

    “但是,这样不太好吧。这么多前辈等着你呢……”孔刘尴尬的看了一眼对面齐刷刷看过来的经纪公司老板们,本能的就想劝对方先开会。

    “真的不要紧。”金钟铭连连摇头。“人跟人的价值是不一样的,既然孔刘前辈你来了,我哪有时间跟他们这些人在这里闲扯淡?这样罢,咱们还是先出去聊,不用管他们……”

    “不是,钟铭。”朴振英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我公司还被你的那些媒体朋友在客观分析着呢……咱们不应该先谈完再走吗?”

    “那你们倒是说点有用的话啊?”听到这话后金钟铭突然回头皱起眉头反问道。“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现在,诸位除了说废话还干什么了?要是还这样,听我一句劝,不如回家睡觉!”

    孔刘有点被吓到了,当其冲的朴振英更是被挤兑的脸色白。

    “好了钟铭,别这样。”李秀满笑眯眯的打了个圆场。“大家其实还是想解决问题的,但是很明显,在两个关键节点上大家还是有点观念上的差异……这样吧,你来主持,咱们直接讨论下两个关键问题好了。”

    “那这样吧。”金钟铭想了一下,然后扭头语气和气的继续跟孔刘交待道。“不是什么牵扯到商业机密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事,孔刘前辈你在这里先坐一会,给我半小时,半小时不行一小时,我看看能不能把事情解决点,不过你放心,一小时是极限,不然我无论如何都会丢掉这边陪您出去吃顿饭的……”

    孔刘依言略显茫然的坐到了靠在门边上的位置,说实话,金钟铭风生水起的这段时间他正在服役,有些东西只是耳闻,大部分信息都是昨天夜里临时向朋友们打听来的……所以他还真想听听金钟铭到底要跟这些老板们商量什么大事,也想趁机再看看金钟铭这个人。

    “咱们就不要说废话了。”金钟铭一回来就把自己座位前的咖啡给喝光了。“就像李秀满总监说的那样,两个关键节点上的观念差异……先说第一条,如今咱们面对着在韩流大肆对外输出的大环境,我觉得大家应该尽量团结一致,尝试着一起建立起一个协调步调的输出平台,这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回应金钟铭的长时间的沉默,但是他似乎也不急,这厮甚至还有心情站起来到边上的咖啡机那里自己重新捣鼓了一杯新咖啡,滚烫的那种!

    “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了。”良久,还是杨贤硕接过了这个话题。“钟铭,我们yg向来做事是凭感觉,这一点可能是我们yg的音乐特性导致的,所以我们天生喜欢自由和随意。不说所有韩流对外的输出平台了,其实哪怕只是bigbang和日本的问题……我本来不想说的,虽然bigbang老早的就签约了环球,甚至之前我已经被你说服停止了跟艾回的合作并让他们跟环球续了约,但是观念问题依旧让我在内心深处寻求一种随意一点的、舒适一点的合作方式。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yg能够在日本组建一个自己的小公司……”

    “所以说……杨社长。”金钟铭端着咖啡回来了。“我就知道是你,从上个月中我现你竟然试图在日本单干的时候……嘿嘿,那时候我就猜到是你了。”

    杨贤硕闭上了嘴。

    “我知道以你为代表的那群人是怎么想的。”金钟铭搅了搅咖啡,然后放到了桌子上。“最开始,韩流的输出就是单指日本,现在的主体也是。而日本市场的开拓者是咱们的李秀满李总监……”

    李秀满扶着座椅嗤笑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嘲,反正他这个昔日的韩流日本开拓者这次沦为了看客,而且他肯定已经明白过来了,自己日本之行其实是被金钟铭给玩了。

    “但是。”金钟铭继续斯条慢理的说了下去。“但是,实际上这个市场的稳固却是官方在维持的。当时正好咱们s.m公司的大后台在任上嘛,那位亲自过问,然后全社会也都看到了韩流文化输出的必须性,于是社会资源和行政资源被投入了进来……不过对应的,听说那段时间ido1们赚来的钱要分出很大一份给那些老爷们……我这人年轻,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这事谁不知道?”dsp公司的一个部长干笑着接口道。“而且那些老爷们的胃口越来越大,到最后除了几个特别火的组合外,其余的人根本就不敢往日本去了……”

    “那现在为什么又都蜂拥而至呢?”金钟铭突然笑眯眯的追问了一句。

    李秀满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

    “这事你们得谢谢我。”金钟铭大言不惭。“哦,还有今天没来,但是向我表达了加入心意的白昌洙白代表。由于我们两个对东方神起事件所付出的努力,之前官老爷们形成的对日韩流旧秩序被打破了,他们日积月累形成的利益通道被废了!对不对?李总监不要这么看我……你也得谢谢我,当然是从长远来看。回到正题上,我这么说确实也有点贪天之功了,其实东方神起案件背后的博弈别人不知道,咱们这些人难道不知道?不就是因为那些人太过分了吗?然后终于引起了普遍性的反弹和不满,全社会和周围的相关人士都不爽,所以看起来那么坚硬的一堵墙,还是在大势所趋之下被推到了……回到杨社长那边,我知道杨社长和相当的一批朋友们是怎么想的。你们是觉得,好不容易等到了原本的邪恶旧秩序被打破了,那干吗还要给自己套上一个新枷锁呢?”

    杨贤硕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所以说,经过这件事情以后我对杨贤硕社长的评价又低了一个档次……”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吐槽道,引得杨菊花脸色一白。“杨社长,你知不知道,就连手握jyj的黑帮老大白昌洙听了风声后都一再希望能够加入进来……为什么你会不懂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说真的,我真的很疑惑,甚至到了怀疑起你本人智商和水准的地步……”

    “愿闻其详。”饶是杨菊花性格很菊花,此刻也有些没好气了。

    “先,我们自己不建立新秩序,就不会有新秩序降临吗?”金钟铭直视着杨贤硕质问道。“其次,秩序真的等同于枷锁吗?”

    杨贤硕微微一愣,然后再度轻呼了口气。

    “杨社长。”说话的是朴永浩,1oen娱乐的总裁,也是这里实际上最大牌的公司老板。

    面对着掌控着韩国音源行的1oen,这里的誰都要礼让三分,杨贤硕自然也是如此,他很客气的伸手示意对方开口:“朴社长,您请说。”

    “是这样的。”朴永浩低头笑道。“来之前我们公司内部讨论过这个问题,可能是艺人比较少,牵扯到的利益问题比较直白,所以我们讨论的比较深入,关于金钟铭先生刚才提到的这两个问题,其实我们也是想过的。而且说实话,我们公司的诸位普遍性认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也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我们自己不建立起新秩序,那么迟早还会有别的人建立起新秩序,这个是躲不掉的;而新秩序的保护作用也是不需要多说什么的……”

    “但是。”杨贤硕坚持道。“谁能保证新秩序不会沦落到之前那个样子,无限制的吸血,逼迫我们反过来更强力的压迫自己的艺人?我们yg公司对待自己的艺人向来是有底线和操守的……”

    “那就更要加入了。”李秀满不耐的开口插了句嘴,但随即又不说话了。

    “我来说吧。”金钟铭试了口咖啡,还是烫,就重新放了回去。“大道理我相信杨社长还是懂的,但是杨社长之所以还是孜孜不倦的在这里摆出一副顽固姿态,无疑是觉得自己这几年牛了,觉得自己手上有bigbang,觉得自己可以自己来罢了!对不对?”

    杨贤硕尴尬的笑了一声。

    “这让我想到了白昌洙。”金钟铭的话跳跃度极大,好多人都为之一愣,只有李秀满冷哼一声。“白社长突然来找我说实话让我很受震动……因为我一直把他当做一个混混来看的……”

    众人轻笑一声。

    “但是这个混混却对我说出了一番很让我佩服的话来。”金钟铭摊开手掌。“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执着着想要加入进来,他告诉我他在寻求组织。”

    说到这里金钟铭缩回了一根手指。

    “然后我再问他为什么寻求组织,他说组织能赋予他力量。”金钟铭又缩回了一根手指。“我接着问他,为什么组织能赋予力量?他告诉我因为组织可以让他调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或者说加入组织可以狐假虎威,这个道理他十几岁收保护费的时候就明白。”

    说着,金钟铭缩回了第三根手指,而众人因为收保护费的说法哄笑了起来。

    “我又接着问他,你不是已经有足够大的靠山了吗?”

    这次,很多人都严肃了起来,他们也想知道白昌洙的答案,甚至杨贤硕和李秀满也都屏声息气了起来。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告诉我,所谓靠山从来都是靠不住的。”金钟铭收回了第四根手指。“因为两者的关系不稳定,不对等,不成体系。”

    此言一出,会议室里的很多人不自然的动作了起来,有人喝水,有人解开纽扣,有人扇风,有人更换了翘起来的腿,杨贤硕是不安的搓了搓手掌,朴振英是抿了抿嘴唇,就连李秀满也掏出手绢擦了擦眼镜。

    “我最后问他,那加入我们这样的组织就对等了吗?”金钟铭把最后一根手指收了回去。“他告诉我,他不是在寻求对等,而是在寻求加入到健康而彻底的社会体系中去……诸位听懂了吗?可能对诸位而言第四个问题和答案更震撼一点,但是对我而言是最后一个,我当时就告诉他会勉力帮他的……社会体系的作用可能因为你们踏入社会太久了已经习惯到麻木了,但是我还没有。人年轻的时候,总是过度的迷恋于自己的力量……”

    “这话听起来真怪。”李秀满重新戴上了眼镜。“你跟我们说年轻……你这个年纪也有更年少轻狂的时候?”

    “当然!”金钟铭肯定的点点头。“我上高中时,因为私人的事情跟s.m公司的金在中起过一次冲突……当时的我就决定去揍他一顿。”

    李秀满微微一愣。

    “当时多年轻啊,觉得自己身体壮实,人高马大,一个人就可以恨恨的教训一顿那小子了。然后结果嘛,自然就是被保护着已经出道的ido1的s.m工作人员给反过来胖揍了一顿,被围殴的那种……切肤之痛啊!”

    很多人看向了李秀满,他们真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种精彩的故事。

    “但是后来慢慢长大,以一种极快的度踏入并融入到了这个社会,那时候渐渐的就明白了,真正的力量是你在社会这个大体系中的位置,有了位置就有了对应的资源,再然后你就可以调动这些社会资源去做事……然后这时候我才明白当初打我的不是金在中,是李秀满!因为那些人是他受他调控的。”

    其他人都笑了出来,李秀满也想笑,但没笑出来。

    “杨社长。”金钟铭非常认真的跟杨贤硕说道。“最后一次跟你说,如果你想走,包括bigbang的合约我都能去打自己的脸,帮你解除掉。但是希望你同时也能明白,一旦你要游离于我们其他人的体系,那么日后在相关问题那怕是你挡了什么ts公司什么p1edis公司的路,那你也是在挡我们所有人的路,到时候你就得跟我们所有人一起对着干!因为,我们这些人是一个体系的,小如ts公司,弱如p1edis公司,他们这些在你面前绝对的弱者也是有资格调动体系内的资源去跟你对抗的!就好像当初的我跟李秀满前辈一样一样的……”

    李秀满没好气扭过了头去。

    “那时候的我看起来很强,真要让我和这位单挑的话,我一棒球棍挥下去他立即倒地!”金钟铭指着李秀满大言不惭道。“但实际上呢?我当时被围殴了,扔出去了,然后竟然都没反应过来打我的是李秀满!这多荒诞?!换句话说,杨社长,你要是敢自己干不是不行,但是下次如果日本再遇到了,你的bigbang得给我们所有人让路,不然我们就围殴你!”

    “我懂你的意思了。”杨贤硕艰难的点点头。“大家团结起来不仅是需求,也是必然。”

    实际上那边孔刘都懂金钟铭的意思了,韩国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不抱团就会被抱团的人挤压生存空间,所以韩国到处是委员会,到处是协会。而你想要躲开这些东西只有两条路可走,一个是加入他们,一个是自己建个协会单干,这群人明显在走第二条路,然后反过来逼迫杨贤硕走第一条路。

    说不上谁对谁错,从结果上来看除了杨贤硕
走进修仙笔趣阁
心里有点不痛快外总体而言应该算是双赢。

    “那么……既然第一个关节节点已经理清了,咱们该讨论下一个问题了。”有人拍着手迫不及待道。

    “是啊。”口干舌燥的金钟铭呷了一口浓咖啡,嘴炮这种东西放起来还蛮过瘾的。“下一个关键问题是不是有人想说,既然是大家一起结成体系,那么为什么一定要你金钟铭当家啊?”

    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之前拍手那位也赶紧看天花版去了。

    “李秀满总监。”金钟铭第一个看向了李秀满。“你给句痛快话,我帮你联络的环球在少时的合约上合不合适?环球在执行力度上有没有尽力?”

    李秀满沉默了一会,然后挑了挑眉毛:“少女时代日本出道的问题上,或者说环球这个选择上,目前我确实没有看到任何不合适的地方。”

    “杨社长。”金钟铭继续问道。“bigbang的续约你说是我逼迫的,那自己说bigbang的待遇有问题吗?”

    “自然也没问题。”杨贤硕微微苦着脸答道。

    “那说明我干的还不错,没有任何侵蚀大家利益的行径。”金钟铭摊摊手。“那为什么不可以是我来当家呢?”

    “大家的问题是,为什么别人不能当家,而不是目前为什么由你来当家……”朴振英低头干笑道。

    “早说嘛。”金钟铭笑着点点头。“这个问题更简单啊,让你们当家当然可以……但是,等ts公司准备让secret去日本的时候谁来给她们找下家?ts公司没资源没能力没路径,你们谁负责?p1edis准备让afterschoo1去日本出道,誰给她们找下家,你们谁要好心帮忙?我来告诉你们,这些没能力的今天没来的小公司都会得到我的帮助,然后选择签约日本环球唱片出道……就是这么简单。”

    “钟铭真不愧是安圣基先生的学生,这种善举……”有人开始和稀泥了。“这种善举让人实在是佩服。”

    “善举是要收费的。”金钟铭平静的答道。“我花价值1的资源帮了他们,让他们获得了5的利益,甚至出了问题还会赔付他们价值3的损失,但是如果正常运作下来,他们自然可以在其他地方拿出2的东西来补偿我,然后还可以为我产生额外价值1的声望和荣誉。这不行吗?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不可以吗?”

    “……那要是我们也帮……”沉默了良久,还是有人心里不甘。

    “来不及了,事情已经由我做了,所以你们的第二个关键问题一开始就不存在,既然加入就要听我的。”金钟铭摆手打断了对方。“而且也不值得,你们没我有钱,没我在日本和中国有人脉,没我有这个闲工夫,我花1的资源就能帮他们,同样的事情你们需要花2甚至3的资源才能做到,你们没资格跟我争,也争不过我!”

    话说的很直白,直白到很多人思考了很久才艰涩的吞下了这个结果。

    “那就只有最后一件事情要讨论了。”杨贤硕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为什么是环球?”

    “是这样的。”金钟铭再次抿了口咖啡。“这是个技术问题,具体而言是考虑到了欧美市场的问题,bigbang也好,少女时代也好,然后2pm……你们这几家团体都是顶尖的,都是有资格在稳定日本市场后试着进军欧美的……”

    “那kara、4minute和beast呢?”一直打酱油的洪胜成为之一愣。

    “他们本来就不行。”金钟铭耸耸肩。“真混出来了当然可以试试水,但是就目前来看他们没资格享受我当时选择环球所带来的隐性福利。”

    洪胜成为之自嘲一笑。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也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金钟铭最后总结道。“环球在韩国只认我,我在日本目前也只认环球,你们担心这里面有什么黑幕,但是,我想说你们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要什么东西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最起码在这件事情上如此。所以,请你们放心,真要是环球那边出问题了,我自然会挥自己的影响力去换一个更好的合作对象!实际上,在这件事情上我想得到的只是在娱乐圈里的威望和权力,然后藉此在老师退休后继续控制委员会……不行吗?我帮你们财,帮你们挡灾,然后享受你们在其他事务上的支持和回馈……多简单的交易?大家都不吃亏的。为什么你们会因为自己的私心在那里擅加揣测?然后还不自量力的乱搞?”

    “那就这么办吧!”朴永浩突然敲了下桌子。“善举是要收费的,团结也是,实际上所有正面的好事情都伴随着资源的消耗和付出,这很正常……大家也都是生意人,既然金钟铭先生是这里最大的,善举和团结的收支比在他这里也是最大的,那就让他来当这个家……咱们赶紧想个正式的名目和组织方式吧?”

    “不能有正式的名目。”李秀满摇摇头。“这跟电视剧制作不一样……太单一太专业了,这是标准的卡特尔组织,是违法的。”

    金钟铭忽然瞥了李秀满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那就干脆藏身在ido1电视剧制作联盟里……”有人提议道。“反正两者的成员是重合的,门关起来,鬼知道我们讨论的是电视剧还是日本的出道问题?”

    “而且如果上半场讨论完电视剧接下去再说日本那边的事情的话,那怕是被有心人录了音也没用,我们只是讨论完电视剧在闲谈……”

    “沉默的卡特尔组织到处都是,哪个行业没有,没必要郑重其事的,就这么办,让金钟铭先生主持着,有了问题再开会……”

    “……”

    “……”

    “那么这样的话……振英哥,你还有问题吗?”金钟铭看了眼身后的孔刘,明显有些意兴阑珊了。

    “没有了!”朴振英摇摇头。“你让环球的人报你的名来公司找我就行,2pm会选择正确的出道途径的。”

    “那就好。”金钟铭点点头。“韩国财经报会停下来的,也会有其他的报纸为你洗地……上市……祝你财!但事先说好,最近手上余钱不少,到时候jyp也好、yg也好你们上市的时候我都会捧场的……”

    朴振英和杨贤硕对视一眼,却都苦笑一声,既然选择上市,这点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算了,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金钟铭再度看了眼李秀满,但是对方依旧无动于衷,就只好站起身来告辞了。“孔刘前辈还在等着我,我先走一步,年末的时候我会试着建立起一个中国那边的通道……不过这个到时候再说吧。”

    会议散场,金钟铭和孔刘并肩走出门来,而他第一句就显得很是谦卑:“让前辈你见笑了……”

    “其实我倒觉得还好。”孔刘微微笑道。“百闻不如一见,昨天听了你半宿的事迹,一开始还不信,现在看你这么短的时间就建立起了一个韩流对外的输出平台,据我所知这群老板们可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却都被你拿捏的不服不行。我也是不服不行……”

    “在这背后是之前在日本的诸多努力。”金钟铭摇摇头。“然后才能在这里摆出一副流氓像吓唬他们……”

    “喜怒形于色是需要资本的。”孔刘如此答道。“这群人本身都是有资本的,你能凭这种流氓像吓住他们本质上还是因为你是个比他们更大的资本家……更何况就像你刚才对他们宣称的那样,这的确是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公平交易。他们凭什么不答应呢?”

    “李秀满。”金钟铭变走边笑着说了一个名字。

    “什么?”

    “李秀满就不该答应的。”金钟铭面色古怪的笑道。“但是他竟然答应了,而且全程似乎都很支持的样子……这里面要是没有鬼就怪了!”

    “这我就不懂了。”孔刘摇摇头。

    “那就不用管他了。”金钟铭反过来点点头。“那么,前辈。去我说的米线店吃碗米粉吧?”

    “正有此意。”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孔刘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下午五点,热腾腾的两份排骨米粉端了上来,但是坐在桌子两边的人却都没动筷子。

    孔刘想了一下,从身上的小包里掏出了一本熔炉的小说,然后爱惜的桌面上抚平了一遍,再然后直接递了过来。

    金钟铭随即双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只见扉页上赫然写着敬赠新兵长孔六个汉字,毫无疑问,这就是让孔刘在服役期间彻底陷入到这个事件中的那本小说——他的上级送给他的兵长晋升礼物。

    “看来传闻是真的了?”金钟铭合上了书页,微微抬头询问道。“你想了这部电影快一年了。”

    “当时深受震撼,一腔热血……但是,如今退伍以后都已经半年了。”孔刘如此答道。“我却依旧一事无成!”

    “很快就成了。”金钟铭微笑着安慰道。“既然你今天把这本书给了我,那咱们马上就可以立项,cube公司来制作,我来当导演,你来当主演,我们还可以立即大张旗鼓的招募合适的演员……”

    “不是咱们……是你。”孔刘的话让金钟铭瞬间卡在了那里。“金钟铭先生,我昨晚回去查询了你的很多相关事迹,也征询了很多朋友的意见,甚至还问了父母的想法,我本人更是独自想了很多……一宿下来吧,我觉得既然你有心,那就把这件事情全盘托付给你好了。”

    “我不懂。”金钟铭有点懵。“你不是……想了一整年吗?尤其是服役那段时间,每天不都是在想这件事情吗?你不在乎吗?”

    “就是因为太在乎,我才现自己把它完全转交给你更好!”孔刘轻笑道。“你今天在跟那些人讨论事情时的一个比方很形象,你说起你去帮那些小公司的组合联系日本的出道时是这样讲的,好像是说事情在你手里只需要花费1的资源,而其他人去坐却需要2甚至3的资源才行……我昨天夜里思考的时候,虽然没有这种形象的想法,但是大概意思确实是想到了的……准确的说,让我来做,做到极致,我倾尽了自己的一切,最最完美的那种结果可能是这样的——我收到了5的经济利益,5的个人声望,还会产生6的社会影响。但是到了你手上,这些东西可能全都会达到1o!”

    “我不否认。”金钟铭点点头。“实际上我就是觉得你会想通这一点,才会在昨天趁着酒劲直接找你。而且你还少说了一点,在个人的收益上或者电影的荣誉上,如果你来做,那怕拍的再好三大奖也与你无缘……但是换了我……”

    “换了你怎么样?”孔刘笑问道。

    “拍的差了我无话可说,但是拍的好了,谁敢再黑我的奖我就敢当面走人,然后回头抽晕他们!”金钟铭拿手指抚了抚桌子上的书。“所以我向你保证,这部电影的荣誉也不会少的。”

    “这就更好了。”孔刘点点头。“我就更可以放心的把这本书送给你了……”

    “但是这个跟你的退出无关。”金钟铭不依不饶道。“你为这件事努力了这么长时间,没理由白费之前半年的辛苦,更何况我本来就给你预留了位置……有句话,原本是怕你犹豫,是准备用来说服你的,现在反过来用它劝你留下来。在韩国,在如今的社会里,正义、善举、团结,甚至一切正面的道德行径都是收费行为,你既然做出了善举,那就有资格跟我享受最后的收益!”

    “你说在如今的社会里正义和善举都是收费行为,但那其实是因为这年头做这些事情是需要先缴费和投资的!这就跟和生意一样!也难怪,这个社会就是个生意社会嘛!”孔刘自嘲的答道。“你没感觉到是因为你的资本太多,而我……只是个缴不起投资费用的人,所以,无所谓享受不享受最后的收益了。”

    “……”

    “话说,你知道这段时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孔刘突然抓了抓了自己长。“像个乞丐一样。逢人就问人家投不投资,然后还处处碰壁,被人警告。我其实只是个有点道德感的普通人,是会爱慕虚荣的,是会害怕的,也是有压力线的……所以就想自筹资金,但是真的自筹起来日子过得更艰难,人更像是乞丐了……我其实有点钱,但是总不能把自己的积蓄全都压上去吧?可接着一闭上眼睛,书里的那些东西却又推着我去,因为我放不下他们……这是一种煎熬,煎熬你知道吗?”

    “……”

    “而更严重的压力还是来自于书里的那些东西”。孔刘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本身对我而言太沉重了!弱肉强食,就是这么裸的出现在法律层面上……我已经快受不了,因为我也是个弱者。你知道吗?我其实都不想触碰这个事情和这本书了,书里面和书外面的东西都让我有了一丝厌恶……而我却无能为力,既然无能为力,为什么不能逃避?更何况,现在我面前坐着一个更能承压,更强大,更从容的男人……交给他,万事皆休。”

    “你这么说反过来会让我压力很大。”金钟铭轻笑了一声。“我也看过里面的内容了,我也感到沉重和无奈……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让全社会明白这个事情背后的肮脏和恶心,然后用舆论推动一些事情的前行……而这本来就是电影人的职责。掺杂着自己的私心,不会让你笑话吧?”

    “为什么不呢?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孔刘艰难的笑道。“总比我想掺杂个人的私心都做不到的要好……”

    “看来您决心已定?”金钟铭严肃的询问道。

    “那是因为我经过了全盘的考虑,我甚至和孔枝泳作家仔细的谈了话,让她信任你。”孔刘认真的答道。“我唯一的一个要求是,你来当主演我无话可说,但是你应该找一个有过拍摄真实历史事件经历的导演来掌镜……上了年纪和有经验的人更懂得如何用冷漠的视角观察……”

    “谢谢。”

    “该说谢谢的是我。”孔刘站起来答道。“解脱了,再也不用为这事睡不着觉了,出了这个门我就要去找一个偶像剧来演……”

    “……孔刘前辈。”金钟铭突然叫住了对方。

    “什么?”孔刘不解的回头问道。

    “没什么,我还是想坚持为你的善举和正义性行为付费。”金钟铭也站了起来。“请务必不要推辞,因为我有这个资本,所以这是我私人付给你的,而且到时候我会在这部电影的收益中自动扣除的。具体说来,就由我来替你投资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吧!你自己凭着自己的人脉去找剧本,三年内……只要你看中了,随便一个剧本,我来全额投资,记在你的头上!如何?”

    孔刘上下打量了一下金钟铭。

    “聊表心意,一点点可笑的道德洁癖罢了。”金钟铭说出了一句类似于解释的话。“前辈,正义是有偿服务,但哪怕是有偿服务那也是正义的。”

    孔刘明显是被这句话所触动了,他肯定的点了点头,似乎在肯定什么人或事物:“当然可以,那我就谢谢了。”

    “我送你吧。”金钟铭拿起了书,然后和孔刘并肩走了出去。

    数分钟后,桌子上的两份米粉彻底凉了下来,看来之前余温尚在时,就应该吃掉!

    ps:终于还了一章,还剩6章欠账。话说,最后的结尾写的好纠结,没写好,尤其是孔刘的那种放弃没表达的好……感觉自己好烂,人在写这种东西的时候也是有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