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9章正义从来都是有偿服务(2合1)

第049章正义从来都是有偿服务(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8月快结束了,而在八月的最后一个周五的晚上,cj影业为电影大叔举行了盛大的庆功晚宴。  其中,地点选在了位于尔汝矣岛的格莱德酒店,豪华程度毋庸置疑。而宴会的规模也令人咋舌,这里不仅聚集了大量的cj、cube的电影相关工作人员,还有大量的韩国影坛的其他从业者,导演、演员、制作人、投资商、电影专业的大学教授、官方非官方的各种委员……甚至因为地点就在汝矣岛的缘故,宴会中还能看到来捧场的其他非相关高层人士,比如几位电视台的高层、几位跟cj或者釜山淘宝有着业务往来的企业家,甚至还有几个相熟的国会议员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现场。

    但是,即便如此cj也有些坦然自若的感觉。毕竟嘛,这次庆功宴的意义可不要太多,他们确实有资格享受这种级别的庆功宴。

    先,时间来到前一天晚上的时候,大叔已经正式的突破了65o万的观影人次记录,这个数字加上手握韩国近三成院线的cj影业本身,基本上可以代表两件事情。一个是大叔想要毫无争议的打破之前老千的十九禁电影票房纪录几乎手拿把攥。另一个则是说,如果cj不要脸一点,再强行拖上个一两周,硬是搞个7oo万观影人次的大关口那别人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

    这其中的区别只在于cj是怎么想的罢了。

    但是甭管如何了,当年老千面对的市场环境非常之好,而在如今还处于挣扎和复兴期间的韩国电影市场大环境下,大叔强势的意义已经越了它本身的票房纪录意义。嗯,这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老千也是金钟铭和cj合作产物……总之了,就冲这注定破纪录外加掀开韩国电影新一页的票房不该如此盛大的庆祝吗?

    其次,随着黄海的远遁,看见恶魔直接对话的彻底失败,大叔已经直接为年初拉开的那场cj对shobox的3v3大战画上了一个代表了完胜的感叹号——cj被动应战,但却赢了!

    话说,这两家玩了n年了,假火也玩成真火了,各种狗血对喷了多少年,总算是赢得干脆利索一把了,cj影业上上下下这叫一个爽字!

    而最后一条也很关键,不过,这就是对金钟铭而言的关键了。

    不要说什么彻底公平,奥斯卡都照样需要公关,更何谈韩国三大奖?别看大钟奖看起来是什么各大电影相关从业协会一起搞出来的,但是你公关不到位的话真冷门了你也无话可说。

    当然了,这事是cj影业的义务,金钟铭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就行了。就好像前面两条说的事情中几乎全是cj得利,但金钟铭却在其中付出了极大努力一样,此刻就是他们还债的时候了。实际上这不仅是因为金钟铭这三个字,换了随便一个人,但凡在电影中做出了这样的成绩,有了去拿奖的实力,那你cj就要投桃报李,上上下下全都的打点到,哪里有一点不到位,到时候一旦爆冷就是你netbsp;  于是乎,正是因为最后一条理由,专门重新整理了仪容,搞得跟电影中小平头大叔形象几乎一模一样的金钟铭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宴会现场,然后还顺便带上了天字第一号挡箭牌金赛纶。

    呃,后者的这个称号不是金钟铭吹出来的,实际上小丫头关键时刻很顶用。在熬过了前面略显冗长却躲不掉的开场之后,在随后的时间里,金钟铭随时随地牵着熊孩子的手就是为了能够在关键时刻脱离苦海,只要轻轻一用力,小丫头就会立即不管天不顾地的举起另一只手示意,说要吃什么什么东西,让阿加西给她拿……金钟铭随即也就可以带着她战略转移了……

    屡试不爽!无人可挡!

    开场的前一个小时,金钟铭愣是用这招从国会议员那里开始,一路突破了包括不知名v领女艺人在内的n个包围圈!啧啧!

    “阿加西很讨厌跟那些人说话吗?”金赛纶抱着一杯圣代边吃边问道。“我手都被你攥疼了……今天你不是主角吗?”

    “今天我可不是主角。”金钟铭摇摇头。“主角是cj影业。至于那些人我也不是很讨厌,但前提是我们最起码得说点像样的话题……我对高尔夫和赛马毫无兴趣,如果演戏需要骑马我倒是很乐意听一听他们说一下马场的事情,但是很可惜,最近还没有接到演骑马戏的剧本。”

    “那对胸口很有兴趣吗?”

    “哈?”

    “我看到阿加西你跟那几位低领的阿姨聊天告辞的时候很是瞟了几眼人家的胸口……”

    “吃你的圣代吧!”金钟铭一声呵斥。

    “切!”熊孩子越来越胆大了。“阿加西,又来美女了!等我吃完圣代再给我使眼色,不然我没空……”

    金钟铭没理她,实际上他的表现完全出乎小丫头的预料,没错,金钟铭竟然主动笑着起身跟来人先碰了一杯,然后有说有笑的一起在边上坐了下来,而且还开了一瓶酒边喝边聊……金赛纶反而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呃,来人叫韩孝珠,貌似跟金钟铭蛮熟的样子。

    “同伊大啊。”金钟铭竟然先恭喜了对方。“加上去年在灿烂的遗产上百想亏欠你的……今年少不了一个视后了吧?”

    “借你吉言了。”韩孝珠微微笑着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白兰地。“连你也这么说的话,说不定我真能拿视后……”

    “话里有话啊。”金钟铭咧嘴笑了。

    “其实最近早就想找你聊聊了,一直没机会罢了。”韩孝珠看了看四周,然后一饮而尽,语气显得有些无奈。

    “你我之间……何至于此呢?”金钟铭一声冷笑。

    “看来你对我还是有点怨气的。”韩孝珠低头笑道。“就好像去年年初时……”

    “去年年初时的事情我没怪过你。”金钟铭瞥了一眼对方。“说没有就没有,你以为我当时真不知道你是受制于经纪公司吗?只是当时李秉宪的事情不是主要矛盾,甚至连次要矛盾都称不上,所以我也懒得提。”

    “那现在呢?”韩孝珠有些紧张的询问道。

    “我不是托延正勋带话了吗?”金钟铭反问道。“说的很清楚了,只要李秉宪别给我添乱,我暂时不想碰他。”

    韩孝珠低头不语,这个女孩何其聪明,实际上这大概是金钟铭在这个圈子里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个女孩了。别的不说,她做为李秉宪公司下的艺人,还能一直跟金钟铭这群人保持住这么好的关系,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没错,当初延正勋前往偶像村并不是代表一群人为宋承宪求情,而是为李秉宪递话。实际上,在张东健因为保护电影配额制度的事情而渐渐丧失掉在圈内的话语权后,慢慢的,7o后这批人的核心已经转移到了李秉宪身上。至于原因则很简单,不仅是李秉宪本人在影坛上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他手里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经济公司,是他当总裁,自己的经纪人老搭档当社长的那种,叫做bh娱乐。而且得益于李秉宪本人出色的眼光,这些年这家公司竟然展的极好,隐约中已经仅次于sidushq、cube、树艺人这几家了……其中,裴秀彬、韩彩英、金敏喜、高修等一系列85年之前的出色年轻演员都被他网罗了过去,除此之外,韩孝珠以及延正勋的妻子韩佳人也全都是这家公司的艺人……

    金钟铭和安圣基当然也不是个蠢货,他自然知道李秉宪这种行径的危险性。

    为什么灿烂的遗产结束后韩孝珠在谈及电影时很遗憾自己不能跟金钟铭一起去开部电影,还开玩笑说希望抱大腿?因为她知道自己在电影方面需要遵从李秉宪的安排,这也就意味着跟金钟铭在电影路途上的分道扬镳。

    为什么之前百想艺术大赏最后大赏的颁奖嘉宾会是韩孝珠?因为这个老早就决定了人选对于组委会而言不止是在为金钟铭一个人做铺垫,她更是一个双保险!

    为什么金钟铭之前大叔气势如虹的时候要点名挑衅李秉宪?因为他没别人可挑衅了,只有李秉宪最冒头。

    为什么看见恶魔一败涂地后会是延正勋去见金钟铭?不是因为他跟谁关系好或者坏,而是他老婆是李秉宪的员工。

    要知道,什么宋承宪只是个幌子罢了,那是个废物点心,真的没人在意的。

    所以,之前那些事情,其实全都是金钟铭师生在借机敲打李秉宪罢了。而李秉宪呢?面对着金钟铭这一年一个大奖连着一个大奖,一个作品连着一个作品,然后这半年更是经历了百想的逆转、4万亿的财富暴露,然后一直到最近的大叔对看见恶魔的直接碾压。李秉宪先是全程沉默,但最终还是借着宋承宪映礼的事情拜托延正勋过去表达了退让。而面对着称得上是有礼有节的态度,再加上还是延正勋这样既能标明身份和立场,又颇具代表性的7o代演员做为中间人,颇为无奈的金钟铭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下了对方的输诚。

    就目前而言,双方的事情看似会在不久后的无籍者映礼上得到缓解。

    但是,对金钟铭了解又深一层的韩孝珠却不这么认为,所以她专门找到金钟铭开诚布公,希望对方看在两人私交上能对自己坦诚以告。而现在,她也确实得到了答案。

    “暂时是多久?”韩孝珠抬起头幽幽的问道。

    “等我整合完歌谣界的一些东西。”金钟铭面不改色心不跳心不跳的答道。

    “这算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韩孝珠紧锁着眉头追问道。

    “不是。”金钟铭摇摇头。“我和他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利益冲突,sidushq和树艺人我都能容忍,何况是一个bh?7o后的那群演员个个面临这家庭和归宿的选择,也个个破绽太多,我也没必要对他们多么重视,等老师一退下去,我已经自然而然的接手一切了。”

    “那……?”

    “我们是私人恩怨!”金钟铭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不要把什么都打上标签,扣上帽子,那没意义。当然了,李秉宪现在非给自己扣上帽子那是因为他在劣势,他希望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寻求一种类似于正义性和道德性的保护罩,这没什么,换我我也会这么干,而且肯定比他干的更利索……但是,我们真的只是私人恩怨。”

    “哪来的私人恩怨?”韩孝珠还是有点懵。

    “一开始就有一点。”金钟铭轻笑道。“年少轻狂了,不要在意。然后就一直不对眼,日积月累想好好说话都难了。但关键在于……今年百想的时候,这个私怨被一个大人物给人为的扩散、定格了。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我心里已经不讨厌李秉宪了,哪怕只是为了让那位大人物觉得我是个性格正常的年轻人,我也会找机会强行踩死李大影帝的!当然了,我个人心里确实还是蛮讨厌他的。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韩孝珠彻底愣在了那里,她确实对百想的事情感觉到了一点点脉络和迹象,这使得她心里认可了金钟铭的说法,不过她也很想问问这个大人物到底是谁……因为,因为按照金钟铭的说法,自己从出道时就投奔的影坛大人物李秉宪,似乎注定只是一个被真正的大人物扔出来给面前这人当上马石的类似物体……

    “钟铭……”韩孝珠叹了口气。“不要觉得我们这些人幼稚,你自己处在你的位置当然可以傲视所有人。但是我们这些人,乃至于李秉宪前辈他们,在听到那个4万亿的说法以后会是个什么想法?人心会因地制宜的,大家自然会往多了往复杂了想。”

    “所以,我很耐心的跟你说了那么多。”金钟铭试图再跟对方碰一杯,却现手里的杯子早空了,只好随手放到了一边。“孝珠,你很聪明,但是也不得不受限于眼界,所以,你服从于自己公司老板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心里也真的对你没什么芥蒂。去年如此,今年依旧。”

    “那么说,是我杞人忧天了?”

    “没错。”金钟铭抬起头盯住了韩孝珠的双眸。“但像你这样的人物又何必杞人忧天呢?哪里有什么这个那个的?韩孝珠就是韩孝珠而已,过了今天,你也就别再给自己乱贴什么标签了!”

    甭管如何了,韩孝珠终于松了一口气,两人随即坐直了身子,话题也随着一瓶白兰地的消失变得轻松了起来。各种闲话,从文根英开始,到裴秀彬
绝世幻武无弹窗
,甚至再到无籍者的票房,当然也免不了谈及到大叔……

    “赛纶算得上是有天赋的。”金钟铭肯定的点点头。“实际上我已经把她签到我们cube了,以后的戏路应该不会差……赛纶……赛纶?”

    “没了?”韩孝珠也有点懵。“刚才还在呢。”

    “丢了!这熊孩子!”金钟铭站起身来决定去找找。

    “我也帮帮你吧。”韩孝珠也站了起来。“这次本来就是来找你的,根本没别的事情。”

    “找到给我短信。”金钟铭瞅着偌大的酒店大厅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觉得自己脑门有点疼了,他知道韩孝珠的意思,没了金赛纶在身边当挡箭牌,他本人又喝了不少酒,行动起来可能要缓慢的多,这种情况下多一个人多份力量。

    话说,此时此刻的宴会已经进入到了真正的核心阶段,不知是金钟铭和韩孝珠在聊的深入,很多正事经过初期的试探后都开始正式的讨论了起来。聊政治的政客们,聊人生哲理的大学教授们,聊生意的企业家们,聊电影投资的制作人们,或者还有话题杂乱人员也杂乱的大圈子,还有无论讨论什么总是少不了在旁站着充当花瓶的女艺人,整个宴会现场自的组成了一个个的小圈子……这使得金钟铭的找人路程更加艰难,因为需要凑到圈子旁去找,而每次一靠近,总会有热情的人邀请他加入讨论,问他怎么看刚才说的事……话说,你们刚才到底在说什么?!

    韩孝珠那边同样是半天都一无所获,她也是走哪哪被人拉住。最后,两人在中间遇到的时候,决定放弃这种无谓的寻找方式,转而干脆一块去找李在斌,让这个地主负责把小米给大叔送回去……但是,七转八抹的来到靠近场地中央的李在斌这边的时候,两人却无语的现金赛纶正在这边坐着吃虾球呢!

    “怎么跑过来的?”金钟铭没好气的拿手指敲了敲对方。“怎么一回头突然人就没了?”

    “我不是故意的。”熊孩子连连解释道。“我只是圣代吃完了出来拿点吃的,看到阿加西你跟这位姐姐聊的那么投入就没惊动你……但是走着走着一回头现到处都是人,就找到了一个之前剧组里认识的大叔,他也找不到你,就顺路把我带到这边来了……”

    “哪位?”金钟铭倒也没废话。

    “就是那边那个,之前剧组里管钱的那位大叔。”

    随着金赛纶的手指指向,金钟铭马上认出来了,确实是cj派到剧组的监制,也是cj影业的一个财务高层,而此时,和其他地方一模一样,他也正在跟李在斌还有其他几个人讨论着什么话题呢……

    “那是……孔刘前辈?”韩孝珠一眼认出了那边小圈子里核心人物的身份。

    “是。”金钟铭也认出来了。“脑袋小小的……孔刘前辈小头的外号不是白来的,他这是在拉投资吧?”

    “好像是这样……”韩孝珠有些疑惑的点点头。“但是不对劲吧,孔刘前辈怎么会拉投资呢?他……服役回来涉足影视制作了?”

    金钟铭没回答韩孝珠的疑问,而是站在那里观察那边了一会。

    良久,金钟铭回头瞄了一眼韩孝珠,然后随代了金赛纶一句,就直接端起了旁边桌子上的一个酒杯,并漫不经心的朝那边走了过去。韩孝珠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跟过去,或许是觉得那边的话题跟自己毫无关碍吧?

    话说,相较于韩孝珠,从电影制作和投资方面而言显得信息渠道更宽阔的金钟铭,一开始就知道孔刘和他最近忙活的一些事情的相关传闻……

    “几位聊什么呢?”带着几分酒气的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插入了话题。“孔刘前辈,自从您退役之后好像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

    “是啊钟铭。”孔刘微微一愣,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于是也赶紧伸出了手。“上次见面似乎还是o7年的百想大赏,已经三年不止了……如你所见,我们在聊一部电影……准确的说我在为一部电影筹集资金。”

    “这就显得很奇怪了。”金钟铭把酒杯放到了一边,摆出了一副要深谈的架势,实际上,看到这幅场景后,除了李在斌外其余大部分围着的人都主动的退后了小半步以示避让。

    “哪里奇怪啊?”李在斌笑道。“还不许人家孔刘退役后试着朝多元化展?”

    “我不是这个意思。”金钟铭笑着摇摇头。“我是说李理事你和你们cj影业好奇怪。”

    李在斌微微一愣。

    “你看啊,孔刘前辈拉投资,那这部电影没理由是别人当男一号吧?”金钟铭继续笑着解释了一下。“而既然是孔刘前辈当主演……那么cj也没理由不信任这部电影吧?可是呢,我在那边看你们谈了半天竟然还是在说个不停……cj这是怎么了?投资一部电影的魄力都没了?”

    李在斌欲言又止。

    “所以,我的意思很简单,如果cj影业没有这个魄力。”金钟铭依旧笑眯眯的,不管不顾的把话说了下去。“把机会让给我们netbsp;  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很多人脑子都没绕过弯来,两个关键人物,孔刘和李在斌也依旧没来得及说什么话。

    “是这样的。”金钟铭还是没给李在斌他们说话的机会。“今年又是搬家又是公司重组的,公司本来就没什么作品,明年一整年目前也只看中了两个剧本……”

    “钟铭你跟我说实话……”李在斌终于听不下去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在聊的这部电影是怎么回事了?”

    “哎!”金钟铭点点头。“当然,孔枝泳女士的熔炉嘛,据说是孔刘前辈服役期间收到的升职礼物,他退役后一直在为这部小说的改编四处奔走,这件事情业内有心人都知道。至于最大的问题嘛,也就是大家都有些沉默的缘故,似乎是光州市政府很不爽伤疤一次又一次被人揭开再撒盐,所以对那件事情相关的改编都很是不满的样子。”

    孔刘的反应很有意思,他听完金钟铭的话后竟然松了一口气,而李在斌的反应更有意思,他竟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是啊,拍摄这部电影确实是会让一些人难堪的。”孔刘沉声说明道。“看小说本身的现就知道了,孔枝泳女士是我国的最著名的那批作家。饶是如此,她这部小说的声势也远不如之前的我们的幸福时光,据说这里面就有出版社后期被公关的缘故。一开始我还没注意到这点,所以,我开始是正式的寻找电影制作公司,找了很多人,他们也都答应的很痛快,但是一转眼他们就会受到相当大的压力,然后就会推翻掉之前的口头协议……所以,我现在并不是在寻找投资公司,实际上我是在自己筹集资金,然后希望能够有一家罩得住场面的电影制作公司来帮忙负责制作和行……”

    “其实有点像是在租赁我们cj厂牌的意思罢了,谈不上投资和制作。”李在斌点了点头。“但即便如此,我们也在犹豫……话说钟铭你确定要插手?很麻烦的,光州市政府很看重这件事情,你跟他们的关系我记得……其实很不错吧?何必呢?”

    “说起让人难堪这四个字……”金钟铭的回答似乎有些驴头不对马嘴。“我想到了孝子洞理师,谁知道宋康昊前辈和黄政民前辈死了吗?今天两位没来,不会是之前拍完那部电影就被人扔汉江里了吧?”

    场面有些怪异,没人回话。

    “还有崔岷植前辈,天天吃斋念佛。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他当年把奖牌还给尔市政府,结果搞得某位大人物难堪了,所以有警察天天砸他家玻璃逼得他每天当和尚……”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在斌嗤笑了一声。

    “我想说的意思很简单。”金钟铭扭头看向了李在斌。“我知道老李你是怎么想的,你还是舍不得这部电影一旦成功后的巨大社会影响力,但是你又不想付出太多,所以你一只在打圈圈……而我恰恰相反,我的投资人身份其实是附着着一个传统韩国电影人身份上的,所以……这部电影让给我吧!如何?”

    李在斌点点头,然后放下了酒杯,就直接退后走人了,他其实知道自己不可能冒着政治上的损失来赌,而金钟铭却愿意,所以这种竞争cj其实毫无胜算。既然如此,已经捞了一整年的cj不如退场,顺便做个顺水人情。

    “孔刘前辈,我和这些人不一样。他们是资本家,我是电影人,我虽然和他们一样需要计算得失,但是在计算方式上你跟我之间是更类似一点的……”指着渐渐散去的这些人,金钟铭如此对孔刘推销着自己。

    但是,小脑袋的孔刘却沉默不语。

    “我并不是看到前辈你在这里遇到困境一时兴起过来的。”金钟铭继续跟孔刘解释道。“熔炉这本小说我在大叔拍完之后就犹豫过,前辈你那些日子的辛苦我其实早就注意到了,你在辛苦的筹集资金时,我也是有仔细思考过到底要不要插手这部点影。实际上,如果不是在大叔映后不久我遇到了一件事情,那么我是不会下定决心的。但不管过程如何了,只说现在的结果,直说吧,那怕是今天没恰好遇到你,改日我也会专程去找你的……”

    “那说点关键的吧。”孔刘终于开口了。“你到底能做什么?又想要什么?”

    “先电影需要什么我就能给什么!”金钟铭显得有些大言不惭。“政治上的保护,资金上的支援,包括电影的全盘拍摄、制作、剪辑、过审、行,我可以一力担之……”

    “我更害怕了。”孔刘苦笑一声。

    “对应的。”金钟铭似乎没听到对方这句话。“我要的自然也更多,我希望担任电影导演、制片人,电影出品也要以cube的名义……就像你想的那样,我要把这部电影的社会荣誉从你那里拿走,你愿意给我多少我就拿走多少,当然我会付账的……不要怪我贪心不足,实际上我准备拿这部电影跟我的老师安圣基进行一次直接的对话!”

    “容我想想……”孔刘没拒绝也没答应。

    “只要你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我公司找我。”金钟铭似乎对孔刘的态度早有预料。

    孔刘随即点头告辞。

    “他为什么不直接答应?”终于搞清楚状况的韩孝珠从后面牵着金赛纶的手走了过来。“难道还有什么顾虑吗?”

    “他需要回家算账。”金钟铭轻笑了一声。

    “算什么账?”

    “算算正义和道德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又能换多少声望……”

    “这种东西也能估价?”韩孝珠大为不解。

    “孝珠啊。”金钟铭回过身来正对着对方说道。“oppa今天免费告诉你一个真理,你一定要记住!”

    韩孝珠:“……你喝多了?酒量还是那么差,后劲一上来就不行了。”

    金钟铭:“正义也好,道德风俗也好,这些东西在如今的社会中都是有偿服务。只是,未必是用钱来结算罢了。”

    韩孝珠愣在了当场,她突然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好像喝多了的是自己一样。

    “再额外赠送你一条别的信息。”金钟铭继续笑眯眯的说道。“我对这部小说和获取了小说作者孔枝泳女士无限信任的孔刘前辈关注很久了,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私下里找孔刘前辈讨论这个问题,而是选择在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见他吗?”

    韩孝珠摇了摇头。

    “因为你。”金钟铭有些无奈。

    “因为我?”

    “我现在还记得之前那些年拍摄前咱们一起在灿烂的遗产庆功宴上喝酒时说的话,你说你想抱我一次大腿……我刚才其实是在给你创造机会,如果你刚才跟我一起过来了,我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为你安排一个女主角……有李在斌在旁边背书,李秉宪无话可说。”

    韩孝珠觉得自己脑子有点混乱:“你等下,孔刘前辈不是没答应吗?他都回去……算账去了。”

    “可我早就替他算好了!”金钟铭微微低头答道。“我都已经算了好多天了,我觉得我开的价位最合适,能买来的正义和道德最多,而孔刘是个好人!所以,他一旦算清楚就会来找我的,这部电影也一定是我的!”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