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8章残暴的解决方式(2合1)

第048章残暴的解决方式(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病得有些不合时宜。

    虽然只是偶感风寒又复,虽然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毛病,虽然连自己公司的医生都没有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虽然连西卡和郑妈妈一个电话过来听说是风寒后都没在意,而且他既没烧成肺炎,也没拖延日久……实际上,两包中药制剂,咳,两包伟大的,具有历史传统的韩药制剂,也就是清热解毒感冒颗粒了,冲下去之后他立即就好了很多,两天后也就彻底的恢复了正常。

    但是,所以说但是,再怎么样他也是个病人,所以从他得病的那天开始,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大家是不敢拿出来给他添堵的。

    而病好了,可就不一样了。

    “伍德,我的唧唧死了,被谋杀了!”周二的这天早上,krysta1一边吃着前来支援的郑妈妈做的早餐,一边表情严肃的阐述了一件生在自己身边的谋杀案。

    “唧唧是谁?”金钟铭表情奇怪的放下了手里的鸡蛋饼,有着同样表情的还有郑妈妈,李静淑女士是完全没搞懂状况。

    “你那天晚上送我的……”

    “哦,蝈蝈啊……”金钟铭恍然大悟。“被二毛同学你给无意间摔死了?”

    “是被别人谋杀了!”krysta1郑重其事的强调道。

    “被谁谋杀了?”金钟铭无语至极。

    “被釜山看板娘养的那只猫谋杀的!”krysta1恨恨不已。“你应该记得吧?那只小白猫!”

    “记得,煤炭是吧,养到宿舍了?那……命案生地点呢?”金钟铭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

    “你都说了养到宿舍了,还能是哪儿?当然就是你们cube的练习生宿舍了,准确的说是她们宿舍的客厅里。”krysta1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伍德,我当时是为了怕打扰你休息,就跟初珑姐换了住处……结果蝈蝈……唧唧到了那里只过了一夜时就惨遭毒手了……晚上见到你想跟你说这件事呢,结果你病情又加重了,我就没说……”

    “那有没有目击证人呢?确定是煤炭做的案?”金钟铭开始低头继续啃鸡蛋饼了,只有郑妈妈还在目瞪口呆,她还是没搞懂怎么回事。

    “不需要目击证人。”krysta1一脸愤愤然了。“我怕唧唧晚上影响大家休息,就按照网上搜的方法把它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面,然后一直开着灯正对着它。结果第二天一早现笼子都没了,找了半天在猫窝里找到的,还被压扁了,唧唧的一只翅膀还在猫身上沾着……”

    “那确实不需要目击证人了。”金钟铭点了点头。“然后呢?既然连被分尸的证据都被人赃俱获了,那二毛你接下来是怎么做的?”

    “我找郑无理理论了……”

    “郑无理吗?还是郑无礼?”

    “郑无理,不讲道理的无理,我给她起得新外号。”

    “随便了……理论了之后呢?”

    “我们打架了……”

    “多么悲哀的结局!”金钟铭如此评价完之后开始喝粥了。

    “所以才叫她郑无理的!她也承认蝈蝈是被她的猫吃了,可是她却接着两手一摊反过来问我想怎么样?我能怎么样?”

    “是啊,你能怎么样?”金钟铭点点头。“你就跟她例行的打架了?多大人了,还打架……偏偏你又打不过她……后者才是关键对不对?”

    krysta1委屈的点点头。

    郑妈妈总算听明白了,也开始低头喝粥了。

    “伍德!”krysta1嘟起嘴来了。“总不能让我的蝈蝈白死了吧?”

    “不是唧唧吗?不会是你为了增加悲壮感临时取的名字吧?”

    “……”

    “还真是。”金钟铭放下粥碗开始擦嘴了。“行吧,我来告诉你一个完美解决方案。”

    “嚯!”krysta1来了兴趣。

    “先,二毛你得明白一个道理,生物是有等级的。”金钟铭煞有介事的说着一些废话。“你比如说,那只猫去吃你的蝈蝈,其实从它的角度而言是再顺应天意不过的事情了。”

    krysta1有点脸黑了。

    “而你呢,无论如何也不能因为一只蝈蝈和一只猫之间的恩怨去找人家恩地的麻烦,就像她说的那样,她能怎么办?尤其是你还打不过她……对不对?”

    krysta1脸更黑了。

    “但是你忘了一点,就像蝈蝈的等级远低于猫一样,那个煤炭的等级也远远低于你,所以你可以试着去找那只煤炭的麻烦,这样恩地就反过来不好找你的麻烦了。”

    “但是……我也不至于因为蝈蝈被吃了就杀了那只猫吧?”krysta1有点惊悚的看向了自己的哥哥,就连郑妈妈看向金钟铭的眼神也有点怪异。

    “哎!”金钟铭扶着额头叹了口气。“所以说智商啊二毛,谁说一定要杀那只猫了?你可以找机会抱着那只猫去宠物医院再阉它一次,就说以前阉的太早了,没阉割干净……妈,你别这么看我……让它夹着腿过两星期老实日子,也算是给它受刑了,恩地也一句话说不出来好不好?”

    “可是伍德,会不会太残暴了点?”郑二毛明显是有点怂了。

    “二毛。”金钟铭已经起身准备上班了。“你要想想你的唧唧……煤炭对你的唧唧做出的事情难道不残暴?对于一些无知的犯罪者而言,有时候以暴制暴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甚至你以后但凡受了恩地的气,就可以去找机会阉这只小白猫一次嘛……时不时的阉割一次对它身体据说是有好处的,跟献血一样,不要怕,一次不行十次……是叫煤炭吧?”

    krysta1没回应金钟铭的话,她嘴里含着勺子,似乎完全沉浸到了这个精妙的报复手法中去了……你纵容你的猫吃我的蝈蝈,或者说你敢欺负我,我就阉你的猫!阉一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行就……那就算了,十遍应该可以了……

    就这样,留下了这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后金钟铭就去上班了,但是很显然,因为烧感冒而积累下来的一些事情在办公室里也是少不了的。事实上,刚坐到办公室里没两分钟,苏小娅就来汇报了……

    “汉江体育周刊那天晚上送来了一支录音笔?”金钟铭略显惊奇的抬起头来。“还真让初珑猜对了……”

    苏小娅被初珑的乱入弄的懵了两秒钟:“初珑……那个录音笔怎么处理?”

    “这个不用怎么处理。”金钟铭坦然答道。“掰成两半扔垃圾桶里好了。”

    “然后昨天周一的时候最新一期的那个汉江体育周刊几乎是全篇都在吹捧你和所有跟你相关的事物……”苏小娅继续介绍道。“里面有对你的专题报道,有对公司的报道,有对青春不败的回顾,有对……反正挺肉麻的,柳贤恩部长那里告诫了一下,说这样的文章反而容易招黑。”

    “随便吧。”金钟铭无奈的摆摆手。“高级黑也也就高级黑了,不让他们这么做他们反而不安心。忍忍算了。”

    “是……那,还有电影上周末正式突破了6oo万大关,cj那边邀请你这周五参加庆功宴……”

    “推掉……算了,去一趟吧。”

    “sbs邀请你适当的去一趟,两个综艺……”

    “这个不急,但是也可以安排了,关键是要自然一点,我刚离开青春不败,也不想给mc们造成不好的联想……”

    “……”

    “……”

    就这样,各种在金钟铭看来有些繁琐的事物被苏小娅一条条的汇报了过来,以至于他自己都怀疑自己平时是不是真的这么忙,还是说恰好就在这几天堆积了过来。而等苏小娅离开后,位于对面旧楼里的安保公司的代表张承文却很快进来,而这位终于带来了一个让金钟铭觉得自己生活节奏恢复了正常的消息。

    “2pm有意日本出道,索尼?!”金钟铭登时就笑出声来了。“朴振英脑子进水了吗?!”

    笑完之后,金钟铭点着桌面思索了一下,他知道日本经济体量极大,同行业之间大多都会有沉默的卡特尔这种机制。所以,一旦2pm真的签约索尼了,那环球在日本就不能再直接挖人了。事实上,当初环球挖角少女时代也算是光明正大的阳谋,是艾回自己没谈拢才接手的,而艾回报复环球时也只能对bigbang合约到期后的事情做手脚,合约内的事物松浦胜人照样一根手指头都没动……换句话说,小池一彦传来这个消息无疑是希望自己履行承诺,让自己在韩国这边直接把事情解决掉。

    实际上,金钟铭自己也觉得这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物,别的不说,都像是jyp这么乱搞,自己还谈什么建立新秩序?!而且还得尽快从优的处理这件事情,不然那头真签约了,到时候自己是咬牙忍了还是去跟索尼这种怪物硬杠?

    不过,自己最近被电影和釜山那边的问题牵扯到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一段时间没关心歌谣界的具体动向也确实是实情,所以,这一下子还真有点被朴振英整的有点头大。无论如何,看来动手前还得了解一下情况……

    于是乎,让张承文先回去,金钟铭这边立即动身前往了洪胜成的办公室,想要知道jyp的情况,不需要去外面打听,这位绝对是专家,那怕是现在,jyp内部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他还暗通曲款呢!

    “jyp吗?”果然,洪胜成一听这三个字母就放下手里的文件并陷入到了无限感慨的状态。“最近这半年jyp其实很了不得的。”

    金钟铭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拉开座椅准备好好听听大猩猩这大半年来的光辉成就。

    “先,朴振英利用韩进集团亏损无力,到处找钱的空档,成功的回购了jyp公司的不少股份。实际上,现在jyp公司的股权已经大致上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也就是他一个人占据了一小半的那种样子……”

    “怎么做到的?”上来第一个消息就让金钟铭有点懵,看来大猩猩这大半年确实了不得啊。

    “这就要说到第二件事情了。
军嫂翻身把歌唱最新章节
”洪胜成双手在桌子上不自然的搓了一下。“2pm很火,很赚钱,最起码比beast强。而missa的秀智一出道就有赶泫雅的感觉……”

    “这倒是可以理解。”金钟铭无奈的抬头看了看洪胜成办公室里的装饰,跟之前老楼里一样,简单肃静,虽然自己的办公室看起来更简洁,但是那近乎一百八十度的观景玻璃平台本身就很骚……

    “我知道。”洪胜成苦笑一声。“beast本来就是2pm剩下的垃圾嘛,捡垃圾的洪胜成,这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总之,2pm这么赚钱,朴振英本人又是jyp公司的主要音乐制作人,而他又干脆的采用了一种很极端的方式——本来该分到手的钱一分不拿,有一分就给韩进那边一分,慢慢的,真让他回购回来了。”

    “然后呢?”金钟铭撇了撇嘴。“那只大猩猩是不是又觉得自己拯救了世界,然后被自己感动了?接着又准备干点别的?”

    “差不多吧!”洪胜成笑了一下。“虽然没有你那么刻薄,但是自从股份重新到手后……他确实又开始有了些新想法和新动作。”

    “比如呢?我是说2pm意图进军日本之外的消息。”

    “他还在运作裴秀智在电影上的突破,之前裴秀智就在电视剧上展现出了极佳的水准,但是很显然,朴振英的想法不止如此。”

    “是吗?”金钟铭冷笑了一声。

    “除此之外,他还正在跟rain接洽,似乎是准备买下rain新公司j.tune的部分股份,大概是想重新接管rain……你有兴趣吗?”洪胜成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金钟铭连连摇头。“我算是看出来了,rain这个人小时候穷惯了,所以对待钱太过于斤斤计较,现在更是特别喜欢在什么股权和分成上算计来算计去,这样的人再有价值我也懒得理会了,而且我觉得如今的cube也没那个工夫带一个不听话的艺人。”

    “确实如此。”洪胜成点了点头,这倒不是他不想重新带rain,也不是他跟rain没感情了,而是就如同金钟铭说的那样,rain独立之后见识到了资本运作的一些东西,然后整个人就变的越来越贪婪,各种反复,各种利用公司金蝉脱壳,各种股权变更,关系紧密如他洪胜成如今都跟对方谈不拢了。

    “不过……”洪胜成顿了一下。“据我所知,无论是2pm进军日本也好,秀智试图进军影视也好,还是他回购股权乃至于收购j.tune股份也好,其实都是为了一个最终目的……你懂吗?”

    金钟铭缓缓的点了点头,他当然懂,上市嘛。

    如今这年头,生意做到一定程度,鲜有不上市的,这一点在韩国尤为明显,这个小国家的金融业和资本市场活跃度极高,而且在准入条件上那也叫一个宽松。

    对于中国那边的企业而言,上市或许是为了纯粹捞一笔,或许是受制于企业内其他人的压力一开始就把上市当做最终目标,当然也有可能确实是为了集资展……但是,上市这个概念在韩国实在是简单明了到极点的一种东西,三种目的在这里其实是统一的,企业做大了以后上市对这里的人来说就会是一种天然的东西了。

    当然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嘛,俗话也说了,千里做官只为钱,在资本社会里,资本才是最终目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的,又或者说像他金钟铭这样先握有资本而后再追求其他东西的人本身就是奇葩。所以,随着韩国ido1市场这几年的急增长,那些新公司小公司到也罢了,yg和jyp有这个心思实在是理所当然中的理所当然……

    不过,这样对于金钟铭而言反而简单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很快就能解决掉这个麻烦。

    “有什么想法吗?”洪胜成反问道。

    “能有什么想法?”金钟铭微微一笑。“人家要财当然要恭喜人家了……不过,再多问一句,2pm尝试日本出道的路径你有底吗?或者说你在jyp里的朋友有底吗?”

    “似乎是走乐天的渠道联系了索尼。”洪胜成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让金钟铭更加无语的答案。

    看来,这次的事情处理起来恐怕要比想象中要容易的多得多。

    “多谢了。”金钟铭笑着站了起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先别走。”洪胜成也笑了。“还是刚才那个问题,关于上市……你有什么想法吗?”

    金钟铭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刚才犯糊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烧了一次后脑子退化了的缘故。

    不过,他表面上并未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和反应,而是继续笑着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那句话:“刚才就说了,别人要财自己恭喜,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洪胜成松了一口气。“尽量避免外来股东的干涉,尽量走自己的路才是最好的。只是,别的到也罢了,对于创业的老员工和高层而言,上市是一个极为诱人的激励手段……”

    “具体是谁呢?”金钟铭重新坐了下来,然后似笑非笑的问道。“公司里谁在鼓动上市?不可能是老崔,他还没出成绩,也不会是……”

    “钟铭。”洪胜成出言打断了对方的推测。“可能对于一些人而言,他们会觉得这种事情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再加上……”

    “再加上有利可图?”金钟铭反驳道。“我没说自己会因为人之常情而责怪谁。有这样的想法和意图是正常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俩虽然没有表态,但这些人也应该隐约中已经感觉到了我们的态度,对不对?不然他们为什么不愿意通过正式的渠道来表达诉求?为什么不在开会的时候明确的跟我们讲道理?干吗非得采用一眼就知道是让你感觉到了为难的方式?他们是在明摆着做一些让人不快的举动吧?”

    接连几个问题让洪胜成沉默了下来。

    “果然如此吗?那我就直说吧,对于这种人,我的态度清晰而又简单。”金钟铭终于拉了下脸。“谁有怨言就让他滚回jyp!总之,cube没心思带着贪得无厌的人玩,不管是艺人还是什么别的人物。当然,我听得出来,是一些jyp公司的老人看到那边要上市受刺激了这才找到了你。当然我也知道如果强行处理的话会让你很为难,所以这次就算了。但是,如果下次再有人拿上市的问题滋扰你,你就务必告诉他们我的原话!而且,如果还有人在得到你和我共同的答复依旧有怨言的话……你要是心软,我来!”

    洪胜成缓缓的点了点头,金钟铭则连告辞的话都没说就回自己办公室了,很明显他心情很不爽。

    没错,金钟铭这次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他不是很难理解公司内部的这股暗流从何而来,洪胜成说的很对,人心逐利,有些人想追求更大的收益那是情理之中。但是,在这家公司里,当他和洪胜成很早就一起把延缓上市这个态度摆出来以后竟然还有人因为受刺激跑过来对社长施压,那就有点让他厌恶了。

    这股气一直等金钟铭回到自己办公室都没消,呆坐了半响他才想起来还有2pm那坨破事没处理呢!不过,这时候金钟铭再办起这事就明显带着迁怒的情绪了,而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先礼后兵的一通电话被他搞得有点像是最终通牒,朴猩猩差点没跟他在电话里吵起来。

    不过无所谓了,挂上电话后金钟铭就开始挨个的继续打电话,给乐天那边打招呼,问问他们怎么有心情插手娱乐行当了;给韩国财经报打招呼,大致就是问问他们做为韩国最专业性的报纸,如何看待像jyp这种盈利模式单一的娱乐公司上市的问题;给裴勇俊打招呼,问问他最近裴秀智和2pm的成员都接了什么电视剧?累不累?给申东烨打电话,问问他最近他那边巧克力卖的怎么样金钟铭原话,旗下艺人有没有最近跟2pm的直接合作关系啊?有的话就在节目里问问他们收入分成如何!甚至,他最后竟然给rain打了个电话,问问他上个月卖出自己公司股份的缘由……

    反正那种带着情绪的感觉所有人都能感觉的到。

    而有些时候有些事物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尤其是大家能感觉到来自于自己合作伙伴、金主、上司的怒气的时候。

    于是,仅仅第二天,朴振英就有点恍惚了。怎么说呢?他不是不理解金钟铭为什么要关心2pm日本出道签约的是环球还是索尼,他很清楚金钟铭是想建立起一个受他自己影响和管控的韩流对日本的输出垄断平台,甚至他也没低估金钟铭……但是这半年的成就感还是让他高估了自己……不然昨天电话里两人也不至于吵起来了。

    但甭管如何了,一夜之间,公司似乎就陷入到了一个极大的困境中。

    rain暗示金钟铭也有意自己的j.tune,所以希望jyp能适当加价;2pm的电视剧面试被拖延,被挡回;秀智试探性的电影触角遭了冷遇;乐天那边干脆的告诉他让他回头找金钟铭去日本,别老想什么索尼了;而韩国财经报更是直接点名自己的公司是所谓财政收入单一的典型公司,一旦上市就是那种高风险的……总之,一条比一条狠,尤其是最后一条,这对于正在筹备上市的jyp公司而言简直是要了老命了!

    没错,这就是明晃晃的断财路了!问题在于朴振英敢不敢拿出杀人父母的勇气来回应了。

    答案是否定的,不然朴猩猩就不是朴猩猩了,他始终没有那种豁出去撕破脸的勇气,磨磨蹭蹭了小半天,他也只是打电话给金钟铭,希望周末能以委员会的名义开个不太正式的会议,让几位业内的同僚一起来讨论一下韩流对日本输出的问题。

    金钟铭也早有此意!

    时间定在周六,在这之前金钟铭似乎只有周五的大叔庆功晚宴需要象征性的忙一下。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所欠的七更完本前能有机会还完吗?而年内我又有机会能完本吗?我的人生好悲哀……今天本来有机会还一更的,但是听了羽毛球那女解说员的怒吼后完全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