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7章病了

第047章病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一大早就觉自己有点不对劲,昨天晚上来的人太多,他只能和一众工作人员在一间房子里挤了大通铺,而明显出于照顾他的想法,仅有的两台风扇中的一个干脆的摆到他的头顶位置。

    而就是这么出于善意的一摆,金钟铭差点没死玩完。

    鼻塞、头疼、四肢冰凉外加水肿,然后还有微微的烧症状,这还不算,最痛苦的是他只要一转眼珠脑袋就会刺痛不已。但是,出于人的本能,金钟铭还总是不停地转动眼珠,他这是希望从这种疼痛感中来解脱其他的不舒适感觉……比如更麻烦和讨厌的头疼和鼻塞。

    总之,一句话,金钟铭吹风扇吹的……偶感风寒。没错,偶感风寒这轻飘飘的四个字实在是太标准了,那怕是金钟铭自己过了这段病以后估计都会立马忘了这件事,但是如果你不是当事人又在当时的那个状态那估计你永远不会感受到那种痛苦!

    “风寒感冒吗?”krysta1蹲在金钟铭的保姆车里仔细观察着自己哥哥,然后一遍又一遍的朝旁边的贾潮和苏小娅询问道。

    “哎,确实只是风寒感冒。”苏小娅无奈的又一次解释道。“真的不要紧的,他现在只是吃了抗生素和感冒冲剂,有点困而已,回家接着睡一觉就好。”

    “我不是说他犯困,我是说……耳朵。”krysta1伸手摸了摸金钟铭那因为水肿简直就像是弥勒佛一样的耳朵。“感觉好可怕。”

    苏小娅:“……那只是水肿,不是变异。”

    “伍德好可怜。”krysta1摇摇头。“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不能把蝈蝈带回家了?会影响他休息吧?”

    “……是……吧?”苏小娅花了好几秒钟才跟上了krysta1话里的跳跃度。

    因为感冒药里嗜睡的那些成分,金钟铭早就昏昏沉沉的了,他自然听不到这些话,实际上,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说实话,偶感风寒这种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最起码金钟铭虽然还是万般不舒服,可是行动什么的不碍事。你看他四肢水肿的厉害,可是走起路却很正常。两只眼睛还是一转悠就酸疼,但是思维却很正常,他甚至一眼注意到了头顶的空调,非但风向转移了,还被调到了27度,看来二毛也算是有心了。

    不过,这个念头在他推开门后立即打消了,在这里照顾他的不是二毛,也不是二毛妈妈,而是初珑。

    “二毛呢?”金钟铭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只是惊异于krysta1的消失而已。

    “二毛去我们宿舍了,她怕自己的蝈蝈会打扰到oppa你……oppa这是好了?”初珑赶紧放下手里的书迎了上来。

    “好是称不上。”金钟铭摇摇头,然后坐在了沙上。“只是本来就不是什么严重问题。”

    “哦。”初珑松了口气。“我一开始听说感冒也没太紧张,只是看到了oppa那双耳朵后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水肿而已。”金钟铭无奈的解释道,说着他还顺便摸了一下耳垂,果然还是又硬又胀。“倒是你,在看什么书呢?”

    “美容的书罢了。”初珑有些脸红的答道。“阳台上摆着的……”

    “不是大毛就是西卡。”金钟铭点点头,未置可否。

    “oppa要吃点东西吗?”初珑想了一下。“之前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起床,我就没敢做。”

    “没必要特意辛苦了。”金钟铭想了一下。“咱们出去吃吧,怎么样?”

    “……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今天一大早就昏昏沉沉的,然后干脆睡着了,没来得及跟揄峙里的乡亲们做正式的告别,别的到也罢了,总觉的对几位一直对我照顾有加的长辈有点失礼。”金钟铭如此解释道。“咱们出去吃,吃完就直接去趟揄峙里,你要不要一起来?”

    “也行吧,我也一直想去偶像村那里看看。”初珑点了点头,似乎对这次出现也蛮期待的。

    全程两人的对话都显得平静而家常,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的时光一样,一切都显得自然而然,金钟铭似乎还是那个莽着劲咬着牙往前冲的艺人,初珑似乎还是那个一直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着的懂事小姑娘,一点都没变。

    楼下吃饭的场景也没引起什么特殊的波澜,金钟铭在这里住了n年,那怕他成了大叔,那群阿姨也早就对他见怪不怪了。初珑也是,绝大多数人都对她面熟,很多人都还记得这位经常跟krysta1以及郑妈妈一起出入的懂事女孩,甚至还有以前八卦过的人隐约能记的这是金钟铭合气道老师的女儿,是很小就被带过来当了练习生的一个小姑娘……或许是郑家那边的亲戚?

    金钟铭没有打电话叫贾潮过来,实际上在楼下的这个店里吃点热乎的东西后他已经感觉自己眼眶周围的刺痛感缓解了不少,手脚的浮肿症状也消减了很多,连行动时最后一丝异样都已经消失了,所以他决定自己开车去。

    数小时的车程,一路上有个漂亮小姑娘陪你说话倒也不至于觉得烦闷,只是太阳穴上側的位置时不时跳动着疼痛一下让人烦闷而已。

    而赶到现场后,让金钟铭觉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很多kbs第二频道的人竟然还都在。他们在现场帮着清理昨天的垃圾,整理篝火堆留下的残余,帮着清理牛棚和厕所,甚至帮忙收起路边晒了一天的豆子。其中,后者尤其值得称赞,照理说那十亩豆子已经被电视台给买下了,再怎么不管不问也没问题,但是节目组非但把收下来的豆子重新还给了农田主人,现在面对着天气变得阴沉的情况下还能为了他们的利益展现出了如此出色的素质。当然了,这么做也能够理解,这么小的一个节目做到现在,那怕是世界杯期间都没有太大的波动,靠的就是这些东西。

    所以,金钟铭倒也没废话,他一下车就带着初珑去帮着节目组的人给堆积起来的豆荚和豆粒覆盖塑料布……但是,就好像是所有剧本写的那样,刚盖完塑料布,豆大的雨滴就在雷声大作中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

    于是乎,一众人狼狈不堪的逃回了偶像村那如今显得空荡荡的的门廊下。

    “啊!”金钟铭无奈的擦了把脸,然后把外套给了初珑,夏天女孩子再怎么穿也比一套长衣在身的男士少的多,再加上雨一淋……总之,人这么多,初珑倒也没推辞。小姑娘披上衣服后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在电视里看了很多遍的偶像村。

    实际上,屋檐下的整体气氛大致都还称得上是和谐和松开,绝大多数男士都在做着类似的工作,他们纷纷很绅士把外套脱给女同事,然后一扭头却又统一的对着这鬼天气爆粗口。而女士们则披着衣服笑谈着刚从的紧张情况……

    而就在这时,一个背着挎包戴着眼镜甚至全身干干爽爽的男士慢慢悠悠的挤到了金钟铭身边,然后笑眯眯的搭起了讪:“听别人说金钟铭先生不是病了吗,所以一早就被送回去了,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嗯?”金钟铭看了一眼对方,现有些陌生,但是这家伙身上那种传媒行业的气质一览无遗,或许是电视台专门派来收尾的人,总之,除了那身干净到极点的衣服让人不爽外,别的到也罢了。“就是因为早上因为得病昏昏沉沉的被送走了,没来得及跟几位村里的长辈打招呼,所以醒过来以后就直接过来了……”

    “这还真是……果然,您的耳朵还在充血。”眼镜男打量了一下金钟铭,很是赞叹的点了点头。“这份……说是道德水准也好,说是职业态度也好,确实让人说不出话来。”

    金钟铭这下子就觉得有点古怪了,kbs综艺局的人那怕是不认识他的人也不该用这种态度自己说话,这份感觉倒有点,倒有点像是记者的味道。

    “钟铭。”旁边一个抬头看天的节目组责任pd这时候回过来头来。“别被他给骗了,这家伙是个八卦娱乐记者,听说我们节目收尾了,专门过来找茬的。”

    还真让自己猜到了!

    “别说的那么难听。”这人尴尬的笑了下。“也是相互监督嘛……”

    “哪来的互相监督?”这个pd一脸的不屑。“来了以后先去找垃圾,现我们在收拾后就去找村民问小青是怎么处理的,然后还拐弯抹角的问村民我们有没有留下什么不便,套不出话来了,这又恰好因为躲雨遇到你了,要不是你耳朵还肿着,指不定回去什么话就写出来了。”

    “我对他有印象。”另外一名缓过劲来的女作家也想起了什么似的。“之前他说杂志名字的时候我就有点耳熟,现在想想,这家杂志专门擅长挑公司和艺人善后的茬,什么演唱会什么综艺节目一结束就少不了他们……去年无限挑战歌谣祭后,爆出场地垃圾清理不善,但是后来被证明是照片作假的不就是这家杂志吗?”

    这人更尴尬了。

    “那杂志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好好想想,好像是叫……汉江……”这个作家皱起眉头回想了起来。

    “不必了。”金钟铭平静的摆摆手。“知道了反而不好。”

    “金钟铭先生为什么这么说?”眼镜男大为不解。

    “青春不败是我第一个主mc的节目,投入了很大精力和感情,面对着像你这种一开始就冲着找茬来的记者,心里还是很容易冲动的。说实话,你真要是惹恼了我,脾气上来了,估计我一回尔就会跟你们社长甚至后面的大股东打招呼……那样你就丢掉饭碗了。”金钟铭如此解释道。“可是,人嘛,没理由因为别人一件还未做成的事情就弄掉一个人的饭碗,那样不公平。况且,你到现在为止,不是还没找到任何节目组的污点吗?”

    眼镜男:“……”

    “有什么要说的吗?”金钟铭追问道。

    “金钟铭先生很坦诚。”眼镜男尴尬的答道。“其实……单从节目善后的角度而言我真没找到什么黑点,你们确实做得不错。”

    “然后呢?”金钟铭嗤笑道。“但是从人身上找到了?有人威胁你砸了你的饭碗?”

    “那倒也不至于。”眼镜男继续尴尬的解释道。“金钟铭先生的恩义我还是能够理解的……我懂这个道理。”

    “既然这么感恩,那就说实话吧。”金钟铭抬头看了看还在电闪雷鸣的天空。“真要是不吓唬你这么一趟,你回去准备怎么黑?”

    眼镜男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初珑。

    初珑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金钟铭则是愣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裤脚……然后,就突然看向了之前那个女作家:“刚才惠敏姐想说什么来着,他们那个杂志社叫什么?”

    “汉江体育周刊。”

    “金钟铭先生。”眼镜男脸都白了。

    “不要紧。”金钟铭安慰了一下对方。“其实吧,现在再问这个问题就跟刚才不一样了,刚才知道这个什么体育周刊的名字恐怕会忍不住砸掉你的饭碗,现在反而不会了。”

    “这……是怎么说来着?”

    “你看啊。”金钟铭面无表情的揽住了对方的肩膀。“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现在要么掀了你们杂志社,要么不闻不问,反正不会在意你这一个人了……懂了吗?”

    头上天雷滚滚,廊檐下寂静无声。

    “跟……郑秀妍、郑秀晶小姐一样?”眼镜男艰难的瞥了面色如
万古极皇笔趣阁
常的初珑一眼。

    随着地位的攀升,对于家里的那两个,金钟铭的保护向来是尽力而为。一般而言,他自己的什么八卦新闻他是不闻不问的,当然了,这个也在慢慢的减少。而至于什么哪家杂志拍到西卡跟哪个男ido1吃饭之类的照片他也是不会说话的,krysta1跟同学聚餐之类的东西他更不会插嘴,因为那本来就是事实,而且在他看来那也是正常的交际活动。

    但是,你丫非得在后面来段乱七八糟污人眼睛的解密、分析什么什么的,那就不要怪金钟铭不客气了,在韩国这一亩三分地上顺藤摸瓜的事情太好办了,而且他做的很有意思,一次提醒,二次警告,三次就掀了你这个小报摊子。

    当两家四流小报一大清早现自家最大股东变成了金钟铭以后那感觉还是蛮爽的,尤其是接着报纸就经营不善倒闭了之后更是如此。而这种手段配合着他身价彻底披露以后,效果好的没话说,大家报道起郑氏姐妹来向来是就事论事从不八卦,把新闻道德这四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由不得眼镜男联想到那俩人身上去。

    “挎包里是相机,那……怀里藏录音笔了吧?”金钟铭继续问道。

    眼镜男在周围一众kbs工作人员不善的目光中掏出了录音笔,主动的递给了金钟铭。

    “我就不理解了。”金钟铭有些奇怪。“之前韩国的新闻风气多好?怎么这些年越来越差劲了,为什么非得搞八卦?”

    “这个……一来韩流越来越火,二来上面也有人开了口子……”

    “你以为我真在问你这个?”金钟铭突然翻脸了。

    眼镜男立即沉默了。

    天上的电闪雷鸣终于消停了一会,金钟铭想了一下,然后揽着对方来到了初珑面前:“给你做个正式的介绍,我们公司资格最老的练习生,总是担心自己年纪有点大的……朴初珑小姐。”

    初珑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

    “那请问……朴小姐什么时候出道呢?”眼镜男被金钟铭按住肩膀却也不得不强打笑颜采访了起来。

    “朴小姐……”金钟铭轻笑了一声。

    “虽然还不确定,但是大致日期应该在明年年中左右。”初珑微微笑着答道,竟然还鞠了一躬。“到时候还请您多多照顾。”

    眼镜男彻底没辙了。

    “多说一句。”金钟铭看了一眼初珑。“初珑是我合气道老师的女儿,也是我把她从清原郡带到尔的,就是走私人关系带过来的那种,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公司将会给她一些额外的工作……有点像是2pm的玉泽演。”

    眼镜男面色恍然,韩国嘛,终究是家族制企业占上风,人事上公开的用同乡、校友、教友什么的也实在是光明正大的。电影上的选角,导演可以公开的说我选某个人是因为和他是一个城市的老乡……这在中国简直不可想象,但在韩国却理所当然。所以,之前的金钟铭的什么分公司的jk字母游戏也只是引起大家的八卦而已,并未有什么深入讨论。同样的道理,金钟铭告诉自己,这个小姑娘就是跟自己有私人关系,双方之间就是有艺人和老板之外的关系,那他……其实也没辙。

    当然了,造谣也是可以的,男的新闻热度高,女的年轻漂亮,不负责任的变出点花边新闻,读者爱看,销量有保障……前提是金钟铭没专门警告自己。

    “所以……”金钟铭继续面色如常的说道。“以后看到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你当然可以擅自挥自己的想象力和造谣能力,那我管不着,但是请把那些东西放到自己脑子里,不许出去,因为那样会造成不便的影响……你懂我意思?”

    眼镜男再度点了点头。

    “那就好。”金钟铭终于松开了手。

    手刚一松开,这个八卦娱乐记者就飞也似的趁着变缓的雨势逃了出去,那跑的简直比香港记者还快。

    夏日的雷雨总是骤来骤去,眼瞅着这人跑出去后不久,雨势也渐渐地真的变缓了,天空中也就是只剩下丝丝的那种细雨线罢了。金钟铭见状不再犹豫,他跟周围的kbs工作人员打声招呼,然后直接带着初珑往最近的里长家中走去。

    “oppa,衣服。”初珑似乎根本没受刚才事情的影响,竟然还想到了这点。

    “先穿着吧。”金钟铭指了指自己脑门上的汗。“在门廊那里热出一头汗来基本上说明感冒没大问题了,倒是你的衣服,只是一个t恤吧,去拜访长辈,要是没干的话多尴尬?”

    初珑打量了一下金钟铭,诚如对方所言,只是一个感冒而已……应该没大问题了,于是她终于点了点头。

    就这样,金钟铭带着初珑挨个的拜访诸位村里的长辈,先是对早上的不辞而别表达歉意,然后是对一年来的打扰表示感谢,最后对两位没有通讯方式的人还交换了号码……这个过程确实圆满的让人没话说。

    而等到这一切处理完毕,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两人随即选择了驱车返回。

    坐到了车里,初珑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oppa,我刚才有点小小的疑惑。”

    “说。”

    “oppa你刚才那么说是为了应付那个八卦记者吗?我是说……”

    “公司会给你安排其他的工作,还是我说我们之间就是有额外的私人关系?”

    “当然是前者……后者的话,你这么说我其实蛮高兴的。”

    “是吗?”金钟铭笑了一下。“其实,前者的话也不是在糊弄他了,我确实准备让你兼职一下……可以从我的助理开始……”

    “助理?”初珑有点紧张的样子。“真的要这样?”

    “你的性格怎么说呢?”金钟铭叹了口气。“那怕出道了恐怕也会整体宅在宿舍……抠脚吧?”

    “我怎么可能会抠脚?”

    “打个比方而已。”金钟铭赶紧解释道。“总得给你找点事做,所以真要是有空,在完成了艺人的职责之外,可以试着做些相关的工作……对于你以后的展也会有好处。”

    “那助理具体是要做什么呢?”

    “照顾我。”

    “……”

    初珑有点脸红了,缓了很久,她终于想到了一个摆脱车内这种明显不对劲气氛的话题:“oppa,如果刚才那个记者藏了两个录音笔怎么办?”

    “凉拌。”金钟铭有点语气急促的摇摇头。

    “什么意思?”

    “就是他就算有录音笔也不敢把多余的话放出去的意思。”金钟铭如此解释道。“向你透露一个毁三观的事情,不瞒你说,我手上同时还有李健熙和李在贤跟他小一起接受性服务的视频呢。你说,我现在敢扔出去吗?甚至敢拿这些去威胁那两位吗?没意义的。所以他藏没藏第二个录音笔并不是什么关键性的事物,关键在于我以后会不会跌倒或者被更大的人物针对……但是,到了那个时候,这种东西就更显得无足轻重了。”

    “这些东西我其实不是太懂。”初珑有点诺诺的感觉。

    “不懂是正常的,你也不需要懂。”

    初珑重重的点点头。

    “去吃点什么吧?”隔了十几分钟后,金钟铭看着高路边上的休息区提示牌,突然有些突兀的提议道。“雨又开始下了,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冷。”

    初珑有些疑惑的扭过头来,然后立即有些紧张了起来,因为嘴上说冷的金钟铭额头上竟然满是细细的汗珠……这明显有些不对劲。

    “oppa。”初珑是真有点慌了。

    “别太担心。”金钟铭尴尬的答道。“其实怪我自己太大意,收豆子的时候被那么一浇,普通人都可能顶不住,我……”

    “我要是早注意到就好了,不然也不至于让你把衣服给我。”初珑有点自责。

    “真的不关你事,当时我也没出问题,还是顶着一下午的小风加雨走了半天的缘故。”金钟铭勉力安慰道。“其实,就算是现在也不过就是感冒又犯了而已,哪来那么多严肃的话题?去休息区喝碗粥,指不定就好了。”

    但是,事情的展有些不如人意,在高路的休息区,金钟铭往空荡荡的用餐区一坐,两碗粥下去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问小卖铺的大妈要了两粒抗生素,也依旧没管用。额头上的虚汗继续密密麻麻的叠着,但金钟铭一出门就觉得冷——这明显不对头,虽然天气是标准的雨天,可是温度依然是夏季最热的时候,要知道休息区里的人虽然很少,但是来来往往都是标准的夏装。实际上,只穿着t恤衫的初珑也早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她刚开始只是通过自己对温度的感知察觉到了金钟铭的畏冷……但是,在小卖铺大妈的提示下,她惊恐的现金钟铭已经出现了烧的症状。

    已经吃过抗生素了,没人敢再拿那些常用药品了,所以这下子需要尽快送医院。但是金钟铭已经不能开车了,而初珑又完全不会开车,至于休息区里那几位热心提出帮忙意图的人却被金钟铭婉拒了,神智完全清醒的他非常清楚自己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况且真的接受了帮忙事后感谢起来反而显得麻烦。所以,电话很快打到了贾潮那里,他会从公司开保姆车过来接两人。

    怎么说呢,贾潮不愧是专业老司机,他并没有让初珑焦急的等太久,六点半的电话,他七点半就顶着大雨到达了这个几乎称得上是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高休息区。一同到来的还有情绪低落的krysta1,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是看到金钟铭昏昏沉沉的这个样子,她也只好闭口不言了。

    一路无话,不过金钟铭并没有被送到什么医院,而是被送到了公司里,如今的cube公司有着完备的医疗设施和从业人员,甭管怎么说,感冒烧而已,这里足够了,而且也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没错,事情到这里本来就应该足够了,金钟铭神智依旧清醒,行动勉强正常,贾潮先去停车了,而初珑和krysta1配着金钟铭进了电梯……一切都足够了,如果初珑没有在扶着金钟铭进入电梯后时突然从一侧抱住了他。

    “怎么了?”金钟铭心里微微一动。

    “总感觉……今天有点对不起oppa你。”初珑明显还是陷入到了之前的自责情绪中,说话时她的嘴角嘟起的很厉害,像是很委屈的样子。“之前二毛拜托我来照看你的,结果却让你这样……”

    “这种事情现在多说无益了。”金钟铭似乎有些紧张,说句不合时宜的话,脑子有点昏沉的他现在动了一点不改动的念头,小姑娘只穿着一件t恤衫,他现在也只是一件衬衫,隔着两层布他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胸前的柔软……说实话这种肉肉的感觉让他有一丝恍惚,从恩静之后这是第一次,这倒没什么……只是他其实一直都没有想过这种纯粹的悸动和感觉会以这么怪异的形式出现。

    “今天的事情真不怪你。”

    “我要是会开车就好了。”初珑继续说道。

    “那就试着去学个驾照吧。”金钟铭的语气还是很急促,引得旁边一进电梯就茫然张开嘴的krysta1稍微奇怪的瞥了他一眼。

    “好!”初珑重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终于松手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