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5章捉蝈蝈去吧,郑二毛!(2合1)

第045章捉蝈蝈去吧,郑二毛!(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卢村长老早的趁着割豆子的时候领着人完成了各种采购,所以篝火晚会几乎是天一黑就立即举行了,包括很多揄峙里村民在内的人都参与了进来。有了观众,对于这么一群ido1而言那就显得如鱼得水了,再加上有电视台的人和专业的mc,气氛总是容易嗨起来的。

    所以,现场很快就有点不受控制的意思了,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用王贤武的话来说,这已经攒够了十期的镜头了。但是,那怕是已经没有了拍摄任务,篝火堆旁的气氛依旧火热,有些事情在不受控制的进行着,除了少数vj之外就连工作人员也全都放下了立场开始试着捧着烧烤托盘坐到了场边……

    “伍德,在这里吃这个合适吗?”趁着卢村长被村里大妈们怂恿着在台上唱歌的时候,krysta1用胳膊肘子顶了顶自己的哥哥,她是指着手里的烤肉托盘问的这个奇葩问题。

    “有……什么不合适的吗?”金钟铭有些不解。

    “这可是牛里脊……”krysta1一边晃了晃托盘一边指了指身后的牛棚。“小青在看着呢,是不是很残忍?”

    “怎么说呢?”金钟铭叹了口气。“这是个比较复杂的哲学问题,我要是能答上来说不定就可以立地成佛了。”

    “所以呢?”

    “所以不想吃就不吃。”

    “可是我都拿过来了。”

    “我知道了。”金钟铭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张开了嘴,任由善心大的krysta1把牛里脊塞进了自己嘴里。

    “两位感情真是好啊。”眼看着金钟铭一口一口的吃完了牛里脊,等了很久的延正勋终于找到了插话的由头。

    “哪里,习惯了而已。”金钟铭笑着回应道,而krysta1也站起身来轻轻鞠了一躬,然后就踱着脚步离开了。

    “其实……您也应该看出来了,我这次来是专门拜托了泰宇的。”延正勋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有些事情先跟您聊聊。”

    “到那边说吧。”金钟铭不慌不忙的擦干净嘴,然后才站起身来抬抬手,示意对方跟自己到僻静的地方去。

    延正勋点点头跟上了,他也觉自己刚出显得有点沉不住气的意思。

    “说实话。”走在偶像村后面的辣椒田里,金钟铭有些疑惑。“我上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前辈你的意思,但是……我没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需要讨论的问题吧?”

    “可能是我杞人忧天了,但是我觉得还是来打声招呼的好。”延正勋苦笑道。“您可能不知道,我一出道就是跟张东健前辈、李秉宪前辈、宋承宪前辈……”

    “还有朱镇模、权相佑、裴勇俊……是不是?”金钟铭觉得有点好笑。“我知道了你们都是7o代的,就好像我跟圈子里的那些85后天然走在一起的理由一样。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难道还会因为这个感到不爽?”

    “最近随着大叔的热映和看见恶魔的一败涂地,电影圈子里确实产生了很多奇葩的传闻。”延正勋的意思很清楚了,他就是害怕金钟铭因为他的人际关系而对他不爽。“忘了恭喜你电影到达55o万这个关口了,看来破掉老千的记录指日可待。”

    “同喜。”金钟铭微微皱起了眉头。“那么传闻到底是什么?我对宋承宪、李秉宪两位前辈极为不爽,还是什么我要把7o后那批演员都赶尽杀绝?你想多了吧前辈,那怕你根宋承宪关系再好我也不会做什么的。讲道理,这个问题没那么复杂,我不知道宋承宪跟你说了什么,但除非是疯子,否则没人会因为对一个人的恩怨而迁怒到一个群体的,所以……真的不要想太多。”

    “说实话,我也没别的意思。”延正勋在辣椒田边上停住了脚步。“只是,只是就像你说的那样,宋承宪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确实有点吓破胆了的感觉,而我确实也被他搞得有点疑神疑鬼了,希望你能够见谅。”

    “哦。”金钟铭不置可否。“那是他喝多了对记者乱说话,说我倒没什么,非得扯到我老师身上,所以被我拦住了而已。还是那句话,没别的意思,甭在意!”

    “他这次映礼已经惊吓到根本不敢请别人了,只觉得你应该会给我父亲面子,所以才叫了我们夫妇二人……我们夫妇二人听了他的话后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金钟铭连连点头,不置可否,什么映礼什么玩意的都是那些人在自作动情,实际上他根本想都没想过这种事情,但是真的因为宋承宪那批人的锁头而产生关于自己和安圣基的负面谣言就不好了。

    “之前他请了张东健前辈和李秉宪前辈被拒绝了,所以到了我这里他就告诉我如果我们夫妇不去那无籍者映礼干脆就没一个给他撑脸的了……”延正勋絮絮叨叨的说出了事情具体缘由。“我们夫妇也是觉得奇怪,再加上我跟泰宇多年的交情,就找了这个机会过来拜会一下。”

    “哦?”金钟铭面色上终于来了点兴趣的样子。“张东健前辈和李秉宪前辈竟然拒绝了无籍者的映礼?为什么?”

    “……”

    “也是因为宋承宪的那些酒话顾忌我和我老师?”

    “大概是吧。”

    “这样很不好。”金钟铭严肃了起来。“会真的让别人以为我们师生俩真的小心眼的。”

    “那……?”

    “无籍者几号映礼?”

    “9月8号。”

    “那时候我得大叔都已经下画了……这样吧,替我转告一下他,到时候给我送几个请帖过来,我带人去给他捧场。”金钟铭看着对方微微笑道。“如何,这下子他们这些人就心安了吧?前辈你们这些人也就不用多想了吧?”

    “您实在是……”延正勋松了一口气。“也不枉我割了一整天的豆子了。”

    “很累吧?”金钟铭咧嘴笑了。

    “来到这节目后总算是明白了一些东西。”延正勋趁着身后远远的火光打量了一下自己那双依旧能看的出红的手,很是感慨的摇了下头。“现在的年轻人确实很拼,你们能后来居上是有理由的。单拿你来说,像你这种身价和地位的年轻人还能在电影和综艺里这么诚恳,难怪当初能帮着安圣基前辈把张东健前辈搞得心灰意冷……哦,失言了。”

    金钟铭笑而不语。

    “算是不枉此行了,告辞。”延正勋低头致意,转身离开。

    金钟铭浑不在意,只是也就着昏暗的火光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他这才现自己手上也起了个水泡,你别说,还挺疼。不过,想到别的什么事情的他并未对这个水泡有太多的感触,而是直接快步回到了篝火边。

    “水泡?”krysta1没在篝火那里,她正跟sunny一起蹲在牛棚边上在吃兜里的黄菇娘呢,香香甜甜的还挺舒坦。“没有吧?”

    说着,krysta1还放下酸浆野果伸手给金钟铭看了一下,确实没有。

    “不对吧?”sunny伸出了自己的手,上面赫然有个已经磨破了的水泡。“水晶没理由比我皮厚吧?”

    “可我确实没有啊。”krysta1搓了搓手,果然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就是腰有点酸而已……”

    “那是自然的。”就在金钟铭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孝敏的声音突然从牛棚那边传来,果然,这位屏风来找自己的本命了,她一来就像条蛇一样缠住了sunny,大夏天的也不觉得热,而紧随其后的则是有些扭捏的小恐龙……

    “自然的什么意思?”金钟铭注意到了krysta1跟朴智妍之间的一点点出于本能的不和谐对视,于是想赶紧扯开话题。

    “当然是指你了。”孝敏伸手想去偷一个酸浆果,却被sunny一把拍到了手上,只好委屈的抬头跟金钟铭说起话来了。“别以为我们没看到,你一直在帮着krysta1和那个全孝盛割豆子,她俩干的活有大家平均的一半就不错了……”

    “我宠着我妹妹还不许吗?”金钟铭理直气壮。

    “是啊。”孝敏一脸无所谓。“没人说什么啊,只是全孝盛一直想找你当面道谢呢,但是好几次都没敢开口……”

    “吃了枪药了?”金钟铭有点没好气的意思。

    “有点难受而已。”孝敏的情绪突然就从高亢转成了低落。“明天早上之后青春不败就什么都没有了吧?”到了这里,万年小受的声音突然又高亢了起来。“……话说,我也很体弱啊,结果你不帮我却帮着那个全孝盛……她胸大……胸大了不起啊?”

    “这到底是吃哪门子醋?”金钟铭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sunny朝金钟铭摆了摆手,然后反手抱住了孝敏:“你别想太多,她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软塌塌的,加上今天最后一晚上了,心里有些难受,只是需要有人哄着而已……”

    “是嘛?”金钟铭不置可否,然后他把目光对准了坐到了孝敏身边的小恐龙,小恐龙此刻已经是疲态尽露了,虽说现在tara虽然没有以往那么累了,但是小恐龙却是最大的例外,她现在手上有主演的电影,有英雄豪杰,ccm那边也确实在把整体资源向她倾斜。

    而且……今天这丫头好像很倒霉。

    “脸洗干净了吗?”金钟铭低头问道。

    “噗!”出诡异笑声的是krysta1,不过立即被她哥哥一眼瞪了过来。

    “还好吧。”朴智妍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竟然没对krysta1的嘲笑产生什么反应,这实在是有点奇怪。“就是味道闻起来和尝起来都不怎么样……”

    “豆虫嘛。”金钟铭干笑了一生。“那味道是它的自我保护手段,睡觉前再洗一遍就行了。”

    “嗯。”朴智妍点点头,竟然就不再说什么了,这实在是有点诡异。

    “说起豆虫的话……”sunny看出了点什么,开始帮着闲扯淡了。“我吃过一次。”

    果然,此言一出,krysta1、孝敏以及朴智妍全都目瞪口呆,只有四个人头顶上的小青哞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在告诉自己主人,自己也吃过那玩意。

    “我也吃过一次。”金钟铭回忆了一下。“挺贵的,但是味道还不错,听说营养价值也不赖……”

    “伍德……”krysta1有点懵逼。“你疯了吗?”

    “好像是真的。”孝敏也反应了过来。“我似乎在市里见过豆虫的罐头,确实很贵的。而且……而且居丽姐说过她也尝过这玩意……”

    “哦,居丽夫人啊。”金钟铭若有所思。“这么温婉的一个人……啧啧,看不出来啊。”

    “你看不出来的事情多着呢。”孝敏趴在sunny背上答道。“她还捉过蚂蚱吓的宝蓝和昭妍满地乱爬……我当时也被吓得蛮惨的,但是今天我竟然毫不犹豫的抓住了一只趴在我脸上的大蚂蚱,然后还一脚踩死了……果然青春不败锻炼人啊。”

    “蚂蚱炸起来味道也不错。”金钟铭进一步补充道。“豆虫的罐头很少见,但是蚂蚱、蚕蛹、知了若虫的油炸罐头韩国到处都有,明天回到尔你可以买两罐加加餐。”

    “会死人的。”孝敏有气无力的答道。“恩静会杀了我的。”

    sunny:“……”

    krysta1:“……”

    朴智妍:“……”

    “差不多吧。”金钟铭笑着点点头。“以她的性格真会宰了你的。”

    “这是知了在叫吗?声音好怪。”krysta1若无其事的吃下了最后一个黄菇娘。

    “是蚂蚱吧。”sunny低头把自己手里最后一个黄菇娘给塞到了孝敏的嘴里。“知了哪有这么叫的?”

    “这是蝈蝈。”金钟铭看了一眼远处依旧热闹非凡的篝火表演,然后回头看向了二毛。“怎么样二毛,我带你捉蝈蝈去吧!我记得……在road李家里见到过一个小铁笼子,很适合当蝈蝈笼子……或许就是专门的蝈蝈笼子。”

    “还有人专门养那个吗?”krysta1目瞪口呆。

    “去吧。”不待krysta1进一步答应,sunny开口了。“篝火晚会那边不缺你们俩表现,带她去玩玩也好……”

    “我也想去。”朴智妍突兀的举起手来。“我也想看看蝈蝈长什么样的。”

    “那就一起来吧。”金钟铭自然是无所谓。

    孝敏咽下了这个酸浆果,然后也无所谓的耸耸肩,表示对自家忙内的离去不作任何评价。就这样,sunny和孝敏回到了篝火前,金钟铭则带着两个小家伙去拜访了road李,出乎意料的是,
最强妖孽升级无弹窗
road李明显是个行家,他竟然直接回家给拿过来了一对带着锈迹的铁笼子。

    “以前孩子小的时候哄他们玩的。”road李大度的把笼子递了过来。“拿去吧,哄孩子们开心嘛,都一样。”

    “万分感谢。”金钟铭赶紧带着俩人道谢。

    “两个笼子而已,咱们之间说这个干什么?”road李大度的答道,同时他还热心的指向了白天的豆地。“去那边,那边的草结实,蝈蝈的质量也最好!”

    多次道谢后,金钟铭从善如流,然后就直接带着两个毛丫头前往了白天劳作了一整天的位置走了过去。

    “真好玩。”还没到地方呢,krysta1就自然而然的兴奋了起来,她现水泥路上铺满了白天割下来的豆子,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

    “是啊。”金钟铭宠溺的揉了揉对方的脑袋。

    城里长大的小姑娘嘛,固然会对农活感到崩溃,但是见到这种之前未曾见过的风土人情也会感到好奇和惊喜,实际上,就连旁边的朴智妍也在刻意的踩那些豆荚,嘎嘣嘎嘣的声音立即顺着三人的脚步一路响了起来。

    不过,当三人走到一处的时候,却齐刷刷的停了下来,因为很清晰的,就在离三人五六米处的一个草丛里,蝈蝈的叫声显得格外响亮。

    “你们谁要试试吗?”金钟铭回头问道。

    “我看着就行了。”小恐龙连连摇头。

    krysta1则是犹豫了一下:“会咬人吧?”

    “虽然很想骗你,但是……确实会咬人,而且咬的还很疼。”金钟铭实话实说。

    “那我也看着好了。”krysta1就是这么明智。“伍德你上!”

    “行吧,你们俩保持安静,我自己试着来吧。”金钟铭慢慢的往前走去,同时脑子里泛起了对这玩意的捕捉经验。“好长时间没逮过了,我都忘了怎么回事了。”

    “伍德你以前抓过吗?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印象?”krysta1连珠炮一般的询问道。

    “你出生前抓过。”金钟铭的回答让krysta1立即安静了下来。

    其实蝈蝈这玩意并不好抓,甚至可以说,所谓三大鸣虫中就数这玩意是最难捉的。

    要知道,蝉是傻不拉几的,一个网子从后门一套就行,蚂蚱则是弹跳能力太弱,除非是小孩子,否则蛮力去扑就行了……而蝈蝈那?它反应最为灵敏,弹跳能力最强,总之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立刻息声隐蔽起来,直到觉察外界没有危险了,它才会再次声。因此要抓一只蝈蝈需要很强的耐性,最起码要做到敌静我也静,敌动我也动。

    金钟铭此刻正是如此。

    走到两三米的时候,蝈蝈的声音就停了下来,金钟铭随即也站直了身子,安静的等着对方,果然,两分钟后蝈蝈再次出了它那特有的鸣叫声……金钟铭又往前两步,声音再次戛然而止……再等待,再鸣叫,再往前……终于,借着远处微微的火光,金钟铭现了这么一只正在不断震动翅膀的蝈蝈——那是它生器的真正位置,它是靠振动两个翅膀摩擦翅膀终究的那个声器声的。

    耐心的调整到蝈蝈身后,金钟铭缓慢的伸出手来,按照他的经验,真要是猛扑过去十有会失败,但是蝈蝈对于缓慢移动的物体并不敏感……一击致命,初次出手,这只蝈蝈就被金钟铭捏住了一双强有力的大腿!

    “嚯嚯!”krysta1理所当然的打开了自己手上的小笼子,眼看着这只蝈蝈被放了进去。

    说句实话,人对于美的欣赏层面有一种东西很重要,那就是生命力!那怕是之前对蝈蝈这种东西将信将疑,甚至感到没有来的厌恶,但是当你看到一只上蹦下跳浑身有着使不完劲的生物出现在自己手中的笼子里,那么之前的种种不爽和奇怪也就变得烟消云散起来了。这时候再去看这只奇怪的虫子,你就会被它健壮的大腿、完整的翅膀、狰狞的口器,甚至是听起来有些刺耳鸣叫声所吸引,因为这个拥有强大生命力的小东西完全是被自己所控制的。而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美秒!

    “伍德……怎么养它?”krysta1此时就彻底被这么一个上蹦下跳的小玩意给吸引住了。“它吃什么?”

    “随便……”金钟铭想了一下。“瓜果蔬菜样样行,它几乎什么都吃!”

    “哦!”krysta1连连点头,然后拎着笼子拔腿就跑。“我去给sunny姐姐她们看看……”

    金钟铭无可奈何,不过,好在他还知道旁边还有一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恐龙呢,于是,第二轮捕捉立即开始。

    但是,这次……出乎意料的倒霉。好几次,他都在最后关头被蝈蝈现,然后一蹬腿就消失掉了,还有一次是在一个灌木丛现的,根本就没法动手。就这样,三番五次之后,朴智妍倒是还饶有兴致的模样,金钟铭却已经不耐烦了,这算怎么回事?给自己妹妹抓的时候那么干脆利索,给别人家的小姑娘抓的时候就成这样了。

    但是……这玩意越生气越难抓……到最后金钟铭几乎是用蛮力猛扑的,而这样做的唯一后果就是十次有次扑空,还有一次是被对方从指缝里钻了出去。

    金钟铭已经气喘吁吁了。

    “oppa!”坐在路边豆秸秆上的朴智妍有些看不下去了。“算了吧,你尽力了,没有就算了。”

    金钟铭一脸尴尬的慢腾腾的从豆地边的野草堆里走了上来:“真的很抱歉,智妍。”

    “没什么。”朴智妍今天冷静的有点可怕。“其实……也是我多事,看到你跟你妹妹这么搭……就忍不住跟过来了。”

    “是吗?”金钟铭一屁股坐了下来,满头的汗在夜风里一吹很快就散掉了。

    “是啊。”朴智妍百无聊赖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小笼子。“从今天上午一开始干活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宠着她,外面的人都说她被你罩着,日子过得轻轻松松……今天才知道是真的。”

    “出了什么事吗?”金钟铭听出了一些东西。“综艺还是电影不顺当?”

    “都不是。”智妍摇了下头。“电影我是女一号,还是我们自己公司的。综艺我是人气最高的,里面不仅认识了智恩,两位mc和卢士燕前辈也都很知道照顾年纪小的人……怎么可能会不顺当?”

    金钟铭一言不,他还是听出来了一点东西。

    “是我哥哥。”小恐龙有些无力。“快高考了……但是他的成绩……反正基本上已经放弃了。”

    “那是你哥哥吗?”金钟铭心里头有些明悟了,怪不得看到自己和krysta1会让她这么有感触。“我还以为是你弟弟……你对我说过那是你弟弟吧?”

    “其实他一直像我弟弟。”智妍更加无力了。“从小到大,他的零花钱都是我供着的……实际上,眼瞅着高考越来越近,家里人希望我能给他在娱乐圈介绍一份工作……”

    金钟铭目瞪口呆。

    “我先找到了社长,然后社长臭骂了我一顿……”智妍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然后我拜托了卢洪哲前辈,前辈让他去当模特,他竟然还觉得委屈,扭扭捏捏的不想去。不止如此,家里人看到我这半年展不错,还开始在家里的店面上使用了我的照片招揽顾客……社长不想因为这个跟我父母翻脸,但是又骂了我一顿。”

    “你也不容易……”金钟铭叹了口气。“但是……事情不止如此吧?”

    小恐龙没说话。

    “我听说……你现在连队内忙内的位置都保不住了?”金钟铭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要哭出来的小姑娘。“怎么回事?孝敏心情不好似乎也跟这有关系吧?”

    “这件事情,大家心情都不好。”智妍低头捏起了一个豆荚。“不是针对oppa你,实际上之前孝敏姐是提议过请你帮帮忙的,但是被现任队长宝蓝姐给很严肃的否决了……”

    “恩静怎么说?”

    “恩静姐没说什么。”智妍偷看了一眼金钟铭。“但是态度很明确,她也对这个新加入的人感到不理解,但是不想找你。”

    “这很正常。”金钟铭表情很淡定。“她总是很要强。”

    “我今天说了以后……oppa你要是干涉的话,会不会算是我告密?”小恐龙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的事情。”金钟铭回头看了下远处的火光。“第一,不出事的话,我没有理由去伤害恩静的自尊心。第二,关于你们第七个成员的事情,我知道比你都多。”

    “是吗?”朴智妍大为不解。

    “刘花英对不对?”金钟铭撇撇嘴。“五月份在staking上和自己双胞胎姐姐一起表现出色被你们ccm的星探看重,上个月竟然就塞进了你们组合。感觉很突兀吧?”

    “我们六个一起熬过的新人期……”智妍丝毫没有避讳心里的想法。“昭妍姐感冒直接晕过去,恩静姐下台阶摔断腿,孝敏姐也在青春不败里面这么辛苦……她直接连个练习生都不用当就进来……这不公平。”

    “是啊。”金钟铭不置可否。“而且刘花英这人性格也有点问题,你知道吗?原本你们社长看中的是她那个拿过春香小姐冠军的姐姐,她那个姐姐的情商和表演经验确实也都值得一提。但是她姐姐竟然倾尽全力把位置让给了她……这一点很奇怪,且不说她家里人和她姐姐如何宠着她,但是金光洙竟然同意了……这里面的事情我都有点糊涂……金光洙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被家里人宠坏了的人,跟你们简直格格不入!”

    “是吗?”小恐龙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问题。”金钟铭回头盯住了小恐龙。“只要你们社长在,加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你们社长心里有个魔咒,你们组合里几个年纪大的成员也有……”

    “少女时代的前辈们……”智妍反应了过来。

    “是啊!”金钟铭点点头。“所以不止是老七,后面还有老八老九呢!你做好准备了吗?”

    “老九……三个刘花英吗,那oppa,我该怎么办?”小恐龙有点茫然。

    看着一眼这个小丫头,想到对方不过比krysta1大了一岁,金钟铭也有点心疼:“我也不知道,但是,最起码抱紧身边的人是没错的。有事情多跟恩静说说……”

    “可是……她也很辛苦,我也不想什么都找她。”

    “所以……找到了我吗?”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你……只是家里人全都那样,团队里又是这样的气氛,今天看到你跟krysta1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有些羡慕吧。”

    “可以理解。”金钟铭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智妍也没再说什么,而是低头打开笼子口往里面塞豆粒……一时间两人都没什么话可说了。

    就这样沉默了一会,金钟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笼子给我。”

    “没必要去抓了。”小姑娘摇摇头。“很累的。”

    “我不去抓了,但是笼子给我。”金钟铭依旧保持着伸手的动作。

    小恐龙不知所以,但还是把小铁笼子递了过去。

    “给你变个魔术。”金钟铭把笼子背到了身后,数秒钟后又递了过来。

    朴智妍眼睛都亮了起来,因为小笼子里一只上串下跳的大蝈蝈正在不停的施展着自己的双腿,上蹿下跳的彰显着自己的生命力。这是一只颜色绿,个头很大,样貌很威武的蝈蝈,比之前二毛的那个还要漂亮。

    “oppa……”

    “事先说好。”金钟铭解释了一下。“蝈蝈的生器在背上,我刚才用力过猛,把它的生器给弄坏了……”

    “那它现在不会叫了?所以刚才不好意思给我?”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个得了社交恐惧症的蝈蝈。”金钟铭如此解释道。“不能表达自己追求母虫的想法对它而言几乎相当于丧失了一切的社交能力,但是它依旧活的好好的。生命力旺盛,还很漂亮,不是吗?”

    朴智妍狠狠的点了点头。

    “有功夫就试着养几天,没时间抽空就把它放了吧!”

    “oppa,放心交给我吧!”小恐龙抓紧了手里的笼子。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了krysta1由远到近的声音:“伍德,sunny姐姐也想要一个,narsha姐姐也想要,反正好多人都想要一个蝈蝈……要不,你再抓个十个八个的吧?”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