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3章大家都是蝈蝈(2合1)

第043章大家都是蝈蝈(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这番话其实就差指着鼻子说你们这6部电影11个主演都是垃圾了,老子现在除了郑在泳以外要打十个!打十个!不服一起上!

    但出乎意料的是,面对着如此狂妄的宣言或者说宣战,非但没人暴跳如雷,甚至没人敢从容应战!事情过去了足足两三天,整个韩国影坛却安静的像是消了音一样,所有人似乎都被那个站在田埂边的木头堆前擦着汗的家伙给镇住了。

    于是……鬼精鬼精的韩国媒体马上分析出了一二三四五,他们得出的结论是金钟铭这番话看似打击面很广,似乎就差加上他老师一起把全韩国的优秀男演员整个给装进去了,但实际上真正涉及到的目标人物并不多。

    先宋康昊和崔岷植这两位心知肚明,金钟铭没想着掀自己的摊子,他要的只是自己老师过两年退下来以后腾出来的那个位子,在根本上就不是冲自己来的。更何况,宋大饼这人屁股很歪,想当年一部孝子洞理师就差在朴槿惠的伤疤里撒盐了,他现在可是准备在朴大妈2o12尘埃落定前回家修生养性的,哪来的心思跟金钟铭在这里吆三喝四的?至于崔大炮,这位倒是脾气火爆,可是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位是跟金钟铭屁股坐在一起的……

    那么再往下数,河正宇、金允石、黄政民这三位老早摘出去了,而且仔细想想的话金钟铭话里话外是给这三位留了脸的;然后姜东元服役去了,之前就在料理后事……呃,料理进军营前的琐碎事呢,想在更是老实的跟小鸡仔一样;元彬死闷葫芦一个……出门游泳都能被当成大新闻的人物哪来的心思回喷?至于你说郑在泳?这可是金钟铭唯一竖了大拇指的……

    那么算来算去,再加上金钟铭最后的指名道姓,似乎也就是马上要上映的这两部电影,看见恶魔的男主演李秉宪和无籍者的主演宋承宪,再加半个朱镇模?这三个人算是被指着鼻子羞辱了……

    于是乎,媒体们拿出之前跑到江原道揄峙里围堵金钟铭的气势去围堵这仨人去了,非要这三位说说感想。然后这三位估计也是早就有所准备,而且应该是一起商量过了,反正他们三个很一致的表示这个电影好不好要由观众来评判。那什么,我们的新电影将于什么什么时候上映,到时候欢迎来品鉴……似乎是瞅着路数不对准备当缩头乌龟了。

    不过,百密终有一疏,8月1o日这天晚上,多喝了三五杯的宋承宪被几个记者前后夹击堵在了某家夜店门口,然后嘛,那自然就热闹非凡了。

    上来当然是要开喷某个人一次次不讲规矩不尊重前辈了。说实话,这话喷的一点营养都没有,有些东西终究还是能压制住所谓传统前后辈制度的,你讲前辈后辈,最起码两边身份不能差太多才能讲的起来吧?人家尔市长吴世勋上任伊始的时候才四十五岁,全韩国有资格跟他打交道的人全都是前辈……你要他一步三鞠躬?这话听听就行了。

    不过,晕晕乎乎的宋承宪说着说着还是被彻底套上了,他开始梗着脖子表示大叔只是票房出色,实际上说到深度还是要自己好友李秉宪的看见恶魔,甚至自己下个月上映的无籍者也不一定没有一战之力……算是有了点意思。

    但还不止,到了最后,越说越委屈的宋承宪终于按捺不住内心深处的那点想法了。他对着记者爆了个大料,按照他的说法,其实金钟铭跟自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闹腾一点对立一点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实际上双方的深层矛盾只是来源于张东健和安圣基当初全盛时期对于某些事物领导权的争夺,自己也好,金钟铭也好,都只是附庸层次的对立。只是,如今张东健明明都近乎息影了,可对方还是死揪着自己这群人不放,一点胜利者的气度都没有……

    就这样,记者们得到了满意的素材,宋承宪泄了情绪,双方皆大欢喜。

    但是,事情接下去的展很有意思,等到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外加酒醒了以后,心惊胆战的宋承宪除了接到李秉宪一通埋怨的电话后并未感觉到昨晚上的事情有太多的风波。而上网一看后原本心惊胆战的他却几乎心都凉了。

    话说,网络上确实吵得很厉害,但大致就是大叔的粉丝们和自己、李秉宪、朱镇模三人的粉丝在那里对撕,这个说我们oppa好帅气懂不懂,那个说你们那个就是小白脸,我们这是真男人……然后媒体们不停的分析和讨论着两部新电影到底能对大叔造成多大的影响。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报道了自己昨晚上对于大叔的不服气,对于无籍者和看见恶魔的信心……却tm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提及到自己昨天关于张东健和安圣基的爆料……

    翻腾了一阵确定了消息的宋承宪当时就觉得自己一身白毛汗涌了出来,然后在空调的作用下立即浑身冰凉了起来,一瞬间这位就产生了一种地球太危险,妈妈我想回火星的强烈冲动。而干坐了半小时后,宋承宪这个从蓝色生死恋开始就红遍亚洲的老小生终于觉得自己冰冻的思维开始慢慢融化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无籍者的制作公司fingerprint没敢应战了;也终于想通了为什么李秉宪一再要求自己不许站出来反击了;也终于搞懂了为什么张东健这两年这么老实了;而且似乎也想通了裴勇俊如今为什么能越混越好……总之,宋承宪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是时候下定决心低调做人了。

    因为,这个世界对于自己这么一只只会通过叫个不停来彰显存在感的蝈蝈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

    呃,甭管蝈蝈还是蚂蚱了,日子还是要过的,而随后的事情展一如很多人猜想的那样。到了8月11日,实在没辙的shobox咬着牙按照原计划正式上映了看见恶魔,shobox也是韩国巨头公司,什么宣传手段什么媒体运作也不差那点,一时间声势非凡。而且效果还不错,电影上映之后也确确实实的给大叔造成了一点阻击效应。但是说实话,崔岷植和李秉宪连手金知云,而且还是shobox制作的电影,最后只起到了一点阻击效应本身就是个大笑话。

    现实是这样的,从周一开始,上映了三四天,看见恶魔堪堪拿下了不到4o万观影人次的票房,而隔壁大叔在上映后的这十来天的时间里已经不紧不慢的拿下了36o万人次的票房,眼瞅着真有可能出现打破老千的十九禁电影的票房纪录。

    啧啧,这差距实在是有点……有点丢份子。

    于是,等到了有一个周五的时候,在这种一眼就知道输掉了一切的情况下,看见恶魔这边终于哑火了。面对着媒体们的推波助澜和恶意挑拨,shobox开始闭嘴不言,崔岷植则一心念佛天天往东国大学跑,李秉宪干脆消失不见。慢慢的,就连因为演员、导演的号召力而去看电影的观众们看完回来后也忍不住公开抱怨起了电影尺度太大……话说,这部点影的尺度确实太大,什么吃人肉啊,喂狗啊,强暴啊,分尸啊……搞得没几个观众能压的住浮躁的心思看下去。

    总之,事实胜于雄辩,事实就是从口碑到票房,看见恶魔几乎被大叔一只手吊打了!有闲的蛋疼的媒体已经在大喊,金钟铭一个人打四个不是在吹牛,无籍者别拖了,赶紧上吧!看看你们两家联手四个人能不能干的过大叔的一只手,现在这种情况好无聊啊,当初拍电影的时候说好的一决雌雄呢?前几天宋承宪你对李秉宪的信心满满呢?莫非是在欺骗我们感情吗?

    但是,宋承宪和朱镇模也依旧老实的跟什么似的,这么长时间都不带露头,似乎是咬着牙准备当缩头乌龟了。

    而这时候,有一个意外的人物终于按捺不住了,算是为大叔和看见恶魔的这种无聊到一边倒的战争增加了一分色彩,也仅仅是增加了一分色彩罢了。这个人就是看见恶魔的导演,韩国目前挑大梁的那批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金知云。

    怎么说呢,金知云做为一名著名导演,他其实之前一直是克制着不参与到韩国最顶尖的一群男演员们的盛宴中去的,毕竟导演跟演员之间的生态环境很有意思,这种时候不只是他在躲着,康佑硕什么的也在假装没看到这场好戏。但是……面对着整体舆论风潮都拿他和他的电影当反衬,这位大导演也有点受不了,你可以说电影商业上的失败,你也可以说尺度大,但是因为商业上的失败和尺度大就给电影乱扣帽子贬低电影的艺术成就他就有点不能忍了。所以,最后金知云竟然亲自下场,对着媒体解释了一下这部电影。

    “电影的艺术性被电影振兴委员给破坏了,他们不懂我们的追求,他们用限制级的禁令强行阉割了电影。”

    “我们送了三次审,141
重生之神级宝箱系统帖吧
分钟的电影最后删到了13o分钟。”

    “吃人的镜头……吃人的镜头有不适?我不觉得。”

    “太过残忍,为什么不能像大叔那样干脆直接的复仇?为什么要让好人家破人亡,甚至沦为恶魔?因为我们的电影更看重艺术性……商业性……商业性的问题我愿意认输,这部电影估计还不会有大叔的三分之一票房。”

    “shobox和cj的商业竞争?关我们什么事情?”

    “没有不尊重女性……但是正如你讲的,我也奉劝女性观众不要单独来看这部电影。”

    “无籍者?没看过,不予置评。上映了吗?”

    “大叔当然看过了……金钟铭的表现?……说实话,我觉得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在大叔中表演已经越了力度和演技的范畴,一个狠得下心拿命去博的人有资格享受胜利……我并不是说李秉宪和崔岷植不如他,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吧,就像我刚出说的那样,金钟铭在大叔中的表现出想象,所以那怕李秉宪和崔岷植两人的表现都已经极度出色……但是大钟奖也好青龙奖也好,我个人确实更看好郑在泳和金钟铭。”

    “谁说的?崔岷植前辈……其实他早就有不再演恶魔的想法了,他厌倦了杀人狂和暴力的形象是事实,但跟这部电影的因果关系被你们搞反了。不是因为这部电影而感到了厌倦,是他是先决定作个了断,然后才找到了shobox的这部电影……实际上,我也是被他拉来的。他在这部电影中的角色很特殊,不是说演的角色,而是说现实中的角色,据我所知当时金钟铭也为了他能出演这部电影付出了很多东西,只是命运造化确实很有意思……但是对于崔岷植前辈而言应该已经足够了,他只是想演一个恶魔!”

    “大家都付出了很多,所有人都付出了,这也是我出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不过现在看来,某种程度上我过于追求恶魔、血腥、暴力、残忍这些东西,过于追求向朴赞郁导演的复仇三部曲的致敬,而确实忽略了其他方面的东西……不后悔,绝对不后悔。实际上,你们没搞懂一件事情,今年的这么多电影个个都很出色,有些连上桌都没资格的电影放在往年都足以有一席之地的,只是题材类似,而且都摆在了一起这才逼着大家分个三六九等的。这么做,很公平,也很不公平!”

    “没错,我觉得这里面的深层次原因还是韩国电影要复兴了的缘故。之前由于萎缩的市场而统一选择的黑色题材电影聚集在一起,才起到了这种奇妙的化学反应,演员跟演员的,电影跟电影的,包括之前李沧东导演的诗,也都可以归于一类。确实,韩国电影确实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但是可惜,站在这个浪潮上最高点的演员不是来自于我的电影……导演的话,我不怵于任何人!李沧东导演和康佑硕导演也是如此!”

    “跑题了,转移话题?没有。你们想过没有,现在韩国电影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市场在复兴,人心在躁动,但是,之前数年的彷徨和失落使得大家还在犹豫。所以,所有人都渴望能看到一部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出现在面前做为指路明灯;也渴望有一个彻底成功的角色和演员来做为表率;同样的……所有人也都渴望面前是一个有着纯粹而安全秩序的新市场,新时代。这就是大家为什么特别关心今年的这批演员和电影的缘故!当然了,刚才说的最后一条遥遥无期,在韩国影坛试图建立新秩序只是一个梦想罢了……但不管如何,马上季节的变化就会出现了,这个跟大家的期待、彷徨是无关的,它很快就会过来,跟真正的季节变化一模一样。”

    “我是什么?我只是一只在夏末力气十足的蝈蝈,在用自己的声音提醒大家,秋天要到了大豆要收割了……然后?然后蝈蝈就会消失个大半年,可能会死掉再也叫不出来的那种。……实际上,我已经下定决心离开韩国影坛一阵子,去好莱坞试试水了。”

    “没错,算是逃兵吧,也可以称之为探路者,无所谓。闯一下,失败了再说吧,但是总得去闯一闯吧?不然我接shobox的电影干吗?”

    “情真意切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金钟铭弹着报纸如此感慨道。“韩国影坛里终究是聚集了不少这个国家真正的精英的……”

    “是啊。”安圣基似笑非笑的应道。“韩国电影届还是很有一批真正的人物的,因为它在根源上就和学界连在了一起,再加上还掌握了一些舆论导向和经济实力,慢慢的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韩国很独立的一股势力。不然呢,你以为当初李沧东一介布衣直接坐到了文化部部长是白饶的?”

    金钟铭点了点头:“确实是一块很强大很富饶的地盘,而且就像是这位说的那样,在这里生存的人们在渴望着复兴的同时也都期待着能有一个更好的新秩序的诞生。”

    “怎么样?”安圣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学生。“有想法?”

    金钟铭眉毛一挑,没有说想不想,而是给出了另外一个回答:“难!”

    “当然难!”安圣基摇了摇头。“真要是容易的话这里早就有一个新秩序了……你得明白,这个圈子有足足四个层面不同的东西在相互擎肘,不要说整个电影届的统一了,甚至单独的每一个层面看起来都没有整合在一起的希望。”

    “文化思想层面、政治层面、经济层面、从业者的组织结构层面。”金钟铭闭上眼睛就说出了答案。“文化思想层面最难,甚至根本不可能被整合;经济层面最直接,但需要硬实力;政治层面需要技巧和借力打力,但是也最受外力影响,毕竟这玩意最讲究平衡,上面无论谁得势都故意在下面搞平衡的;至于组织结构层面,咱们虽然做了很多工作,可……可还是显得遥不可及。”

    “想要成为这个圈子的实际规则制定者……”安圣基叹了口气。“最少要控制其中两个层面,然后影响到另外一个层面。不然大家都只是蝈蝈,叫的再响的那个也不过是在秋天多熬几天罢了。”

    “照您这个说法。”金钟铭咧嘴笑了。“人活一世就算是当了总统又如何?不也是在青瓦台当五年蝈蝈?孔夫子还是一个只流浪的蝈蝈呢。”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安圣基也笑了。“说到底,是我老了吗?”

    “……”

    “我最近看到了一本书。”安圣基突然开口道。“批判司法的,以一个现实案例改编的纪实文学……”

    “需要什么吗?”金钟铭笑着合上了报纸。“您想拍电影没必要跟我说,公司的资源你看着用就是了,版权、立项、人员调配,统统紧着您来就好。”

    “我也就是有个模糊的意向罢了。”安圣基站起身来继续说道。“所以先跟你打声招呼,真要是确定了的话,不是我吹,在韩国,还没谁能拦得住我去拍一部电影。”

    “很好的案例吗?”金钟铭也站了起来。

    “呃……”安圣基停下了脚步。“看了书又看了相关的现实报告后,整个案子给我一种很惊艳的感觉,我觉得这个案子已经有了小人物向体制挑战的那种符号感,再加上你今年大叔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我也起了点好胜心。现实案例嘛,总是韩国电影最能展示出自己力量的地方……”

    “哦。”金钟铭踱步从办公桌后没面走了出来。“听您这么一说的话,这部电影似乎应该没跑了。但是老师,我想问您一句还……如果是这样的题材这样的理由的话,你不也是在尝试学一只蝈蝈那样徒劳的叫几声吗?”

    已经扶着门把手的安圣基扭过了头来,看着自己的学生几眼后终于微微的笑了起来:“钟铭,你是不是误解什么了,我可没看不起蝈蝈的意思。”

    “我没误解什么。”金钟铭晒笑着走到了观景台前,还用手弹了弹面前的玻璃,声音很清脆。“只是被您的一番话勾起了一点叛逆心罢了。”

    “什么叛逆心?”安圣基被逗笑了。“24了吧?硕士都要毕业了,还叛逆心?”

    “其实老师你也不必想太多,我得意思是说,既然大家都是蝈蝈!”金钟铭回头笑道。“那又何必要去想什么秋天和冬天的事情呢?每时每刻都去做那个叫得最响的不就足够了吗?您说呢?”

    “有道理!”

    “多谢。”

    “加油吧!”

    “您也是!”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又一次码字的时候睡着了……想起姬叉老爷对我说他每天只睡4个小时……这日子过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