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2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第042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新电脑打起字来感觉怪怪的……不过无论如何这次没继续欠更。  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我是可笑的分割线———————

    金钟铭从头到尾都不知道黄海的那哥俩和不当交易的黄政民直接投降了,他是真不知道。当天吃完晚饭后,困得晕的他回去又补了一觉,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就直接戴个棒球帽拎着一箱子换洗衣服去了日本。

    话说那边金钟铭还要跟乐天再做些收尾工作,而且kara这一轮在日本的爆有点吓人,已经肉眼可见的踩着滨崎步的新单曲上位了,今年的日本唱片市场估计除了岚以外真没人能拦得住她们,所以无论如何环球那边也得去瞜一眼。

    更何况,金钟铭这个人向来讲究售后服务,所以他还准备去问候一下千叶龙平,虽然那部电影在韩国和中国的上映已经没阻碍了,但是那个什么院线之类的合作对象有吗?没有的话需要我介绍吗?免费增值服务哦,亲!

    大致如此吧,反正金钟铭是觉得自己很忙的。

    但是……所以说但是,一直到上飞机还乏乏的他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你丫这么干让韩国媒体们情何以堪啊?

    话说,昨天晚上多好的新闻点啊,出色的映口碑,惊艳的角色演绎,还吓得三位影帝直接退避三舍……哦,还有金钟铭在自己电影映礼上的一睡到天明外加提前退场,完全视众人为无物。啧啧,就这素材,妥妥的够我编一年的那种……

    实际上,就在前一天晚上,当金钟铭还在吃烤肉和回去睡觉的时候,网络媒体就已经挥自己的优势先吹为敬了!

    这个……其实是毋庸置疑的。没办法,大叔的表现实在是太亮眼了,且不谈记者们自己也是有点水准的,就算是没水准,当晚映结束后网络上那满屏幕的好评和反馈回来的上座率也是清楚的映在这些人的眼睛里的。尤其是电影中金钟铭的个人表现更是值得称道,他几乎凭借着一个人演绎出来的角色魅力扛起了整部电影,不知道多少人在专业影评网站上打分时明明白白的说,就是被大叔这个角色迷住了,就是看在这个连小萝莉都迷倒了的角色的面子上给打的高分……这种情况下还需要考虑什么吗,吹呗!韩国人别的不在行,吹这个字实在是深得三味精髓……

    但是,事情证明真的成了出头鸟和舆论中心的话,什么玩意都能贴上来。

    果然,第二天一早纸质媒体出来以后,事情就有点热闹了。

    起因很简单,之前因为那些年跟金钟铭有些不对付的东亚日报在表扬完电影和金钟铭的演技后突然笔锋一转,直接质疑起了金钟铭的人品。报纸直言不讳,就直接说金钟铭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无论如何在自己电影的映礼,面对着这么多有可能在年末和自己竞争影帝的同行,怎么就能睡着外加早退了?这简直是职业道德的范畴了。更何况,昨天晚上黄政民、金允石、河正宇这三位实打实的影帝可是相继或公开或半公开的表示了对金钟铭演技的认可,并且还主动通过调整上映日期放弃掉了大钟奖的竞争,可迄今为止你金钟铭竟然就没有半点回应!

    这个……就是人品和职业道德的双重问题了吧?

    网络时代就是这么有意思,你可能只是睡了一个懒觉,但是再打开电脑时就会现全世界似乎都在讨论一个什么新东西,而你完全落伍了……只不过,这一次对于金钟铭而言睡懒觉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而网络上的新话题恰好就是他睡懒觉的事情罢了……而就在他本人还在飞机上的时候,以东亚日报的指责为开端,韩国网络上趁着电影的热度已经热议起金钟铭的失态来了。而当金钟铭在日本东京都港区的路上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韩文网络上关于他在现场睡觉和早退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要小娅去布一个什么声明吗?”张敏雅在电话中如此询问道。

    “声明是必须的,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坐在金钟铭这边苦笑了一声。“也怪我大意了。”

    张敏雅有点不解,但也没有多问什么,她知道金钟铭一定有具体的吩咐。

    “先表一个声明,就说两件事,先捧捧那三位,话里话外要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要有一种我其实是在为他们留脸的那个味道,当然说话要隐秘。”

    “明白。”

    “第二就要实话实说了,就直接告诉所有人我这是最近太忙太累了,所以才会睡着,所以才提前回去休息,而且现在我人一大早就已经在日本了,所以并未有太多的及时的反应……请大家见谅。”

    “但是东亚日报非同小可……”张敏雅有点担心。“这种只阐述不反驳的声明会不会进一步引起争论,最后把水搅浑?”

    “我一开始就没准备跟东亚日报撕。”金钟铭这边打了个哈欠。“这个声明完全是给影迷们看的,消除他们的反感心理罢了,至于东亚日报,那也不是我们一个声明顶得住的……”

    “钟铭你的意思是?”张敏雅微微反应了过来。

    “枪对枪,炮对炮,跟东亚日报对撕的任务自然是朝鲜日报,不然怎么样?至于把水搅浑……又有何不可呢?”金钟铭说着瞥了眼坐在自己身边面带好奇的徐贤。“水混一点才方便炒作嘛,乱一点才能真的把我摘出去也能进一步宣传电影……你的任务是联络一批媒体,明天白天开始力,炒作两件事情,一个是苔藓的优异性以及郑在泳前辈的出色表现,另一个是让老洪配合一下,宣传和炒作一下kara在日本的疯狂表现。这就行了,别的不需要你操心。”

    刚挂上电话,徐贤就好像好奇宝宝一样的开问了:“oppa,东亚日报也会记仇吗?你们之间不就是一部电影的好坏评断吗?至于吗?”

    “当然不至于!”金钟铭哂笑着答道。“东亚日本怎么说都是韩国三大报之一,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分量的,因为之前对一部电影的判断而直接进行人身攻击不是他们应该干的事情。”

    忙内有点不懂了。

    “是另外一件事情。”金钟铭仰头躺在了车子后座上。“尔市政府最近要进行学生免费午餐的改革……我这是遭了无妄之灾!所以说之前一直想躲着这摊浑水不冒泡的。”

    忙内更不懂了。

    “看下去就知道了。”金钟铭不置可否。

    果然,那怕是在日本,徐贤也很快就看到了接下去的情势展,第二天一早朝鲜日报就开始下场了,由于金允石等人再三表示确实并未和金钟铭当面沟通,所以,这次他们和东亚日报一起默契的抓住了金钟铭离开韩国的事情进行撕逼大战。

    东亚日报自然是在说金钟铭毫无敬业心,你忙成狗大家可以理解,但是一点姿态未做就直接离开,此举明显有心无意的透露着你无视韩国观众的隐含心思在作祟。

    这就有点人身攻击的意思了,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仇那么大怨……

    而有正就有反,有黑就有白,东亚日报卷起袖子开喷,朝鲜日报当然也就很自然而然的回忆起了一桩往事。

    话说当初金钟铭在老千、电台之星大爆的那年跟自己的老师一起拿下了一个影帝头衔,但却因为年龄问题而遭受到了社会上普遍性的敌视,逼得他不得不跑到中国躲了小几个月才回来。一念至此,就不得不让人对韩国的未来感到悲哀啊,这个社会果然还是不能容忍年轻人……云云云云……不过,这份韩国第一大报在娱乐版的某个方块里顺便揣测了一下cj和金钟铭的矛盾,这就有点意思了。

    不过,不管如何还是有给力的盟友的,话说当天布的韩国财经报倒是蛮对得起它们和金钟铭的传统友谊外加最近韩国淘宝跟它们的广告合作的。这家报纸一方面在娱乐版倾尽全力盛赞大叔这部电影和金钟铭、金赛纶的出色表现,另一方面则挥自己的老本行从韩国电影业的复苏这个大的经济议题展开讨论,顺便盘点起了这两年韩国电影业全线低迷状态下市场的拯救者……好像这么一算的话,金钟铭还是韩国电影的大救星?

    就这样……韩国娱乐新闻里面的水越来越浑了,但是,还不够混,还要更混!

    早上纸质媒体开撕,开喷,开捧,等到上午的时候网络媒体却突然开始热炒起了kara在日本新专辑的逆天销量。其实环球和cube是准备压一下,等到新的一周日本公信榜布权威信息后再来炒作的。但是如今也无所谓了,反正对海外成绩尤其敏感的韩国人对这种能让民族自豪感爆棚的新闻总是乐此不疲……而且,这么一看的话金钟铭的忙碌似乎显得理所当然了,kara是他买下来的,新专辑主打歌是他写的,现在人家去日本也不能说是无视韩国观众吧?嗯,挺为国争光的。

    而随着时间来到了下午的时候,事情又在变化了。

    突然就有媒体开始哄抬郑在泳和苔藓,认为这部点影的艺术性远迈大叔,而郑在泳本人的表演也完全顶呱呱,没必要太过于吹嘘大叔;再然后,cj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应这种观点,他们默默的刷新了各大影院门口的广告牌,大叔之前藏了很久的那些小平头加小米的海报铺天盖地的出现了,而苔藓的各种海报则悄悄的消失了;甚至就连李桢凡也跳出来爆料,说是电影其实准备了两个结局的,还有一个happyend,但是被弃用了之类之类的,引来了大家一片猜想;接着已经被逼上绝路的shobox也出手了,黄海他们撤的下来,但是这个时候无论如何看见恶魔这部已经举行了内部试映会的电影是跑不掉了,于是关于李秉宪和崔岷植现场飚戏把工作人员吓得不敢说话的之类的传闻也开始出现了……

    纷纷乱乱,熙熙攘攘,真的是热闹极了,热闹到无籍者的主演宋承宪想说句话都没人理他,热闹到韩国民众都有点蒙的境地。

    但是,就在这么一个状态下,抛开8月4日的映,有心人开始注意到,8月5日大叔一天的票房就来到了25万人次,而8月6日周五,可能有了周末晚间场的加成,大叔的单日票房成绩已经来到了36万人次。这个成绩基本上直接持平了之前今年韩国电影的最好成绩保持者义兄弟的最高单日成绩——37万人次。

    可你要知道,这是一部19禁电影!而且6号这天终究还不是周末,只是周五!而义兄弟呢?那是一部明显的新年贺岁档电影。更何况,此时苔藓尚未下画,而当时义兄弟毫无对手,这其中差距不言自明。

    于是乎,在周五的深夜,当数据传来后,cj影业当场就对外放出了豪言,他们不仅要击败盗梦空间捍卫韩国电影的荣誉,还要打破cj和金钟铭上一次的合作记录——韩国19禁电影票房保持者老千的成绩。所谓自己的高峰只有自己才能爬过去!

    话说,你们再热闹,再乱,再借题挥,难道就不要看实打实的成绩吗?!你们真以为黄政民是个怂货,所以才主动退后的?你们真以为河正宇和金允石是心甘情愿的一退再退?有些东西,经历了这些杂乱不休的衬托才愈显出本色来。

    大叔是块真金子,不服就来!

    大叔成绩的爆种遮盖住了一切,别的不说,周六这天上午的时候,东亚日报终于不再黑金钟铭了,朝鲜日报也不再黑cj了,两大巨头都是很惜身的,自己的名声是万分珍贵的。而它们的退场也成功的把事情交回给了娱乐圈本身,之前还觉得面前是一滩浑水的韩国娱乐媒体也彻底的站稳住了立场,风向开始变得纯粹而直接,什么cj什么中学生免费午餐问题关一部十九禁电影什么事?专心致志的讨论电影票房,讨论大钟奖,讨论看见恶魔的胜负多好?

    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金钟铭之前映礼上睡觉和退场的黑材料似乎也到此为
刀碎星河sodu
止了,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吧?

    那么回到正题,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韩国媒体终于抓住了金钟铭。周六是吧,揄峙里去不去啊?于是,金钟铭在揄峙里被强势围堵了。实际上,当他因为招来了大批记者被惩罚着一个人开始拆卸塑料大棚时,周围的田埂上几乎站满了百无聊赖的记者版权在手的kbs不允许他们随意拍摄,搞得跟古时候皇帝下场扶犁一样……呃,这也算是一种风景了。

    “我们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份上啊?”金泫雅蹲在房檐下艳羡的看着那边田埂上的记者海。

    “我一直以为自己在日本很了不起了。”旁边的具荷拉感慨的回应道。“但是现在才现真正的人气跟本不是什么粉丝数量什么歌曲流行度,还是要看身份和号召力的。”

    “但也不至于到这份上吧?”孝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靴子。“没一个理会我们的。”

    “应该是觉得他干活很新鲜吧?”sunny老道的回应道。“所以都挤过去看,一会干完活再采访一下后,就应该有记者找我们了。”

    “还是要当演员的。”一直没说话的韩善花突然开口道。“ido1不转型做演员是没前途的,但是……想转型做演员也需要人气积累的,不然连个角色都找不到。”

    “或许吧。”侑莉大为认可。

    “申英姐和narsha大姐去哪儿了?”孝敏突然开口问道。“刚才不是还在吗?”

    “熊泰宇也不在,村长也不在……”小野马左瞅瞅右瞅瞅后进一步补充道。

    “去开会去了。”sunny扶着下巴答道。

    “开什么会?”泫雅继续不懂。

    “豆子又要熟了。”sunny有点落寞的答道。“你看那边的豆地,叶子都已经开始黄了。”

    几个女孩还是不懂,就连侑莉都没反应过来。

    “说实话,你们来这里找我让我很不开心。”金钟铭堆好最后一块木板后就在现场接受了采访,只是一开口就有点让所有的记者都有些措手不及。

    “为什么呢?”有相熟的记者开始猜测了。“是因为我们人太多打破了这里的沉寂吗?”

    “那倒不是。”金钟铭摇了下头。“偶像村做到现在已经很出名了,每周拍摄时间以外都有人专门过来游玩,沉寂这个东西早就没了。只是……你们得明白,节目快做了一年了,有些东西该来的还是要来,所以在这里接受采访的话心情难免有些落寞。”

    “青春不败要结束了吗?”立即有人反应了过来。

    “一年整了。”金钟铭感慨的摇摇头。“当初第一期过来的时候就是收割豆子,你们看看那边……豆子又要泛黄了。”

    “但是这么好的节目没有后续计划吗?”记者们暂时按下了采访的初衷,既然开启了这个话题那就先消化掉这个信息好了,记者难道嫌新闻点少?要知道清楚不败开播近一年,也已经霸占了韩国深夜档快一年了,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个节目都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没想到现在却终于迎来了……算是预料之中的一个信息。

    “没有延期的想法吗?”

    “第二季呢?”

    “这么辛苦的一年付出,舍的吗?”

    问题纷至沓来。

    “确实很不舍得。”金钟铭实话实说,实际上这事又没什么可隐瞒的。“也想过延期,但是最终和王贤武pd商议了以后还是决定按照一个标准的农业周期来结束掉它,毕竟这是一个以农业生活为主线内容的节目。至于第二季,好像kbs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恐怕跟我,跟现有的g7,甚至跟揄峙里恐怕都没有关系了。”说到这里,金钟铭自己主动的解释了一下。“青春不败嘛,留下青春的印记就行了,走过了就走过了,没必要刻意的因为节目的成功把人继续绑在上面。”

    记者们也很能理解这个说法和决定,说实话,他们已经想好了回去后怎么在这个话题上进行分析了。别的不说,一年的时间,不只是金钟铭在身份上有了巨大的跃变,当初的7个ido1如今的人气、身价什么的也都已经不同以往了,继续选择现有的g7对电视台而言有些承受不住,对于ido1的经纪公司而言也不划算了。

    有些东西就是那么残酷和现实。

    远处的屋檐下,明白过来的几个女孩都已经陷入到了沉默中,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因为这个节目获得的新起点……泫雅一如既往的撅起了嘴,荷拉捂着脸把脑袋埋进了膝盖里,而性格软塌塌的孝敏则干脆眼圈一红,直接抱着旁边的sunny落泪了。

    “小青怎么办?王幼稚呢?”侑莉突然抬起头朝旁边的一个作家问道。“如果下一季不在揄峙里的话,它们怎么办?”

    “会拜托里长照常抚养。”女作家无奈的答道。“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

    侑莉无言以对。

    田埂上的采访在继续,话题也慢慢的开始转向了记者们最关心的地方。

    “十九禁电影的记录吗?”金钟铭干笑了一声。“对我而言没什么意义吧?老千也是我少有的得意作品。”

    “但是……大家都说这部电影是你一个人的,而老千中无论是白允植老先生还是金惠秀女士又或者刘海镇先生,他们的表现都极为抢眼……”

    “更正你一个说法。”金钟铭挑了挑眉毛。“没有哪部电影是某一个人的,除非是他自拍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这部大叔,先是有李桢凡导演多年的准备,是他准备了剧本和充足的道具,也是他亲自扛着摄影机跟我从二楼跳下去的;然后演员中赛纶和王特拉肯先生的表现也足够亮眼,没有他们的陪衬大叔无疑是单调的;就算是你们最推崇的最后的动作戏,说实话,没有香港那边来的武术指导我能干什么?”

    这算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甚至可以算是一个标准答案,但是也能看出来一点有意思的事情,比如金钟铭直接了当的夸赞了金赛纶和王特拉肯,却对另外几名戏份充足的演员不置可否,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已经给出了足够的新闻点。

    “允石哥他们对电影上映日期的调整和对我称赞吗?”金钟铭叹了口气,然后拿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我知道你们这次来其实就是想问我这个问题,想从我嘴里听一听我得真实态度,而不是那种公司公关式的说明……从这个角度来说,你们来对了。”

    记者们立即精神大振,有料!

    “你是说你公司之前表的声明跟你无关吗?”有记者迫不及待了。

    “不能这么说。”金钟铭摇了下头。“那时候我在日本忙得脚不挨地,淘宝和乐天的合约需要签,kara、4minute都在环球,我还得去跟小池总裁做下进一步的安排,然后忽然听到这边的消息后确实有些懵了,所以委托公司说明一下……但是当时的意思主要是想说明一下睡觉和早退的问题……毕竟我当时确实很累,睡眠这种东西是控制不住的。但是对于那三位的态度嘛……我也确实觉得公司的说明有些不合我的心意。”

    “那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呢?”

    “先……我接受他们的称赞。”金钟铭面色如常心不跳的说到。“我确实觉得自己在大叔中的表现是我个人表演生涯的一座高峰,我也确实对自己的表现感到认可。实际上,说句自夸的话吧,这部电影有些东西我不可能拍两遍的,因为拍两遍我很可能就会死在电影里了。我在这部电影里表现出来的一些东西已经出了力度和演技这两个词的标准,我是倾尽了全力和心血来赌上了一些东西……当然,结果很幸运,我虽然离赢得完美还差很远,但是勉强做到了回本,也算是值了。至于……你们想问我对于他们延期上映的看法吗?说实话,我很不爽,却也很佩服。”

    几十个记者,长枪短炮录音笔,外加架设在田埂上的各种设备,此刻却都悄然无声,大家都在静静的等金钟铭搞出一个大新闻来。

    “话说,之前你们就炒作过一个概念。”金钟铭依然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史上含金量最强的一届大钟奖影帝是不是?大钟奖虽然在组织上屡屡出问题,但是这个奖项在投票和公正性上依然是最受韩国民众认可的,因为这毕竟是政府出资,然后全韩国电影人协会组织出来的奖项,投票人足够多,各个协会斗有参与。而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想太多,但是慢慢的,随着今年参与进来的优秀男演员越来越多,而且再加上大家的电影题材都很类似……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起了一点竞争的心思,电影拍摄中这么玩命,不就是想要证明自己吗?”

    “可是他们三位这么做已经相当于认输了吧?”终于有年轻记者按捺不住了。

    “恰恰相反。”金钟铭摇摇头。“这三位的意思恰恰相反,他们这是只愿意在这单独的一部作品上的较量认输,本质上,还是要留有余地然后继续阐述自己的演艺野心!所以我说,很不爽,却也很佩服。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个演员,可能有副业,中途会休息,但是终究还会继续演下去,这一点不会轻易改变的。所以,我在这里正式接受他们的恭维,同时也希望甚至期待以后能在别的作品上进行更直接的对话。”

    “那么,对于郑在泳先生的表现还有李秉宪……”

    “这个我也统一的说一下吧。”金钟铭打断了对方的问题,主动的谈了起来。“郑在泳前辈这次的表现可以称之为现象级的,所以不需要多说什么,如果能够和他在大钟奖上相遇并在最佳男演员这个奖项上直接对话的话,那将是我的荣幸!”

    记者们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

    “至于李秉宪前辈、崔岷植前辈、宋承宪前辈、朱镇模前辈,还有之前的宋康昊前辈、姜东元前辈、元彬前辈,说实话,他们的存在和郑在泳前辈一样让我兴奋。做为一名韩国的男演员,一想到有可能会有资格跟这些人在同一个奖项上直接对话,甚至要和这些人因为入围的名额而生激烈的竞争,我整个人就都觉的振奋异常!”

    “你这是在宣战吗?”

    “没错,这就是宣战!”金钟铭面色如常的瞥了一眼问话的这个韩国电影周刊记者。“为什么不是呢?我付出了努力,又得到了跟努力相匹配的结果,然后面前还有这么一个机会,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去跟他们宣战,然后在一个目前最好的平台上和他们争一争呢?”

    扫视了面前的一众记者,金钟铭继续平静的说道:“其实,这几天我身边生的一些事情,之前有些媒体试图把电影扯入无关话题却又失败也好,青春不败的即将解散也好,kara辛苦三年后的彻底爆也好,甚至一些私人的经历也好,这些事情都让我深有感触。就像那句词一样,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大势如此,只要你不忘初心一望无前,那么有些东西的固有格局终究要被打破,有些东西终究是能冲过去的。”

    “……回到正题上,宣战又如何呢?其实甭管是暂时后退的黄政民前辈他们三个,还是我刚才提到的这几位,既然大家道路相同,目标相仿,那么有些场面的出现几乎是必然的,对不对?那么又何必要对这种话题遮遮掩掩的呢?……也额外拜托诸位替我专门问候一下李秉宪前辈和宋承宪前辈,因为我就只跟这两位不熟,替我问问他们,问问他们对我的话是个什么态度,对自己在即将上映的电影中的表现又是个什么看法,也问问他们对于今年的大钟奖最佳男主角是个什么态度。我……很期待!总之,谢谢诸位远道而来,但我们下午还要放牛,小牛胆子又很小,就不留诸位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