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1章意平

第041章意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已经欠6更了手动滑稽。但是今天非战之罪,不仅是卡文,而且关键在于新电脑来了,晚上回来后在安装显卡、系统、软件、拷贝旧硬盘里的东西,拆拆卸卸的三个多小时才搞掂……

    ——————我是无耻的分割线——————

    初珑和徐贤并肩从放映厅里走了出来。

    “要吃西瓜冰沙吗?”徐贤建议道。“我是前辈我请客。”

    “行啊,有人请客当然没问题。”初珑点点头道。“只是……你不会觉得有点违和吗?电影那么血腥,我们还专门吃西瓜冰沙?”

    “有什么关系吗?”徐贤有点不解。“电影里的画面再过头,也是能看的出来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吧?”

    “真的接触下来……觉得小贤你跟外面人说的那个形象差好多。”初珑微微笑道。

    “……小贤吗?”徐贤也笑了。“你也跟我听到的说法有些差距。算了,我们是同龄人,你马上也要出道,那些什么形象之类的东西就别再扯了,咱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走吧初珑,还是那句话,去吃冰沙吗?西瓜的。”

    初珑不再言语,两人肩并肩的走出电影院,随意的坐到了一家随处可见的冰沙店里,夏日炎炎,这种店几乎遍地都是,也确实很适合在看完电影后享受一下。

    不过,低头吃了几口冰沙后,由于店里看完电影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些人讨论的话题自然也都集中在了刚才的电影上,两个女孩说着说着竟然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这些人聊起了刚才的电影。

    “小贤你刚才说过,电影里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是能看出来的。”初珑低头斟酌了一下词句。“那你觉得……不说那些动作戏了,我是真不懂,只说那些感情戏,那里面哪些是他真情流露哪些是他在表演呢?”

    “怎么说呢?”徐贤歪着脑袋答道。“这个东西我其实没注意多少细节,但是我觉得整个电影最后三分之一他整个人的决然状态应该不是刻意装出来的,他本人就是那样的人,狠得下心,顶得住压力去做一些事情,所以他才会把整个后半段新形象的戏份演绎的那么好。”

    “是吗?”初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确实如此。”

    “那你呢?”徐贤反过来追问道。“你既然这么问我肯定是有点感触吧?”

    “我是想到了最后一场戏。”初珑微微笑着答道。“我觉得最后那场温情戏有点多余,好像oppa也有点敷衍的意思。”

    “嗯……”徐贤回忆了一下。“你是说大叔对小米解释之前躲开对方的事情?”

    “没错。”

    “为什么呢?”徐贤有点不解了。“不该解释吗?小米之前偷东西被抓时因为大叔的躲避那么伤心……”

    “很简单啊。”初珑放下勺子嘟了嘟嘴。“大叔都为小米这么上刀山下火海的了,有些东西也就没必要多说什么了吧?”

    徐贤还是有点茫然。

    “我跟oppa在上映前说起过这部点影。”

    “哦?”徐贤来了点兴趣。“你们当时怎么说的?”

    “我当时只是问他,大叔跟小米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邻居大叔和小女孩之间的感情?”初珑把冰沙往前推了一下,似乎是准备长篇大论。

    “那他怎么说呢?”

    “他当时对我说,没必要搞那么清楚,或许大叔跟小米之间的感情是亲情、友情甚至还有一点点小暧昧……但是那些东西完全无所谓,因为对于那两个人而言,双方已经各自是对方的全部了。绝对的那种,是一切,所以没必要纠结于感情的性质。”

    “蛮有道理的。”徐贤饶有兴致的搅了搅冰沙。“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所以,小米在之前偷东西被抓的时候,她对于大叔而言就已经从之前的邻家小女孩变成了大叔死去的妻子和孩子的混合体……当然了,肯定是孩子的角色更重一些,大叔也是更多的在扮演父亲这么一个角色。而一个父亲,据我所自,面对着一个犯了错误的女儿,总会是感到羞愧的,尤其还是偷东西这种异常严肃的事情。”

    “没错!”初珑肯定的点点头。

    “那么接着按照把女儿视为唯一的父亲这个角色推导下去。”徐贤似乎来了点兴趣。“一个当父亲的,无论是选择为自己的唯一去死或者去活下来,其实也都是理所当然的。既然都是理所当然的,何必要为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抱歉呢?如果抱歉或者专门付诸于语言,不就是否定了之前的那种羞愧感吗?也否定了他们的感情……尤其是他渴望着小米活下去等自己回来的时候……我说的对不对?”

    “对!”初珑肯定的点点头。“但我不是这个意思。”

    徐贤微微一滞。

    “我是在想小米的心思。”初珑继续解释道。“其实没了母亲没了一切的垃圾桶小米,这个时候也应该已经把大叔当做了自己的唯一了吧?此时的两个人是相互的把对方当做了自己的一切了吧?”

    徐贤也肯定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这时候他们可以泄性的去购物,可以要求对方好好活下去,也可以抑制不住眼泪的抱住对方,但是却真的没必要说什么解释的话,那怕之前的小米为此伤心过。实际上,我认为最后已经明白过来一切的小米不应该是那个茫然的样子,她这个时候其实也应该是成熟的,也应该知道自己的结果和活下去的理由,那怕她只有11岁……”

    徐贤思索了片刻,然后缓缓的向对方问询道:“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你感受过那种……唯一感吗?”

    “没有。”初珑干脆的摇摇头。“我有很疼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有一起长大的玩的很开心的师兄师弟,有需要被我照看的几个不懂事的练习生小丫头,还有一个年纪很小的亲妹妹,这些角色都摆在我的生活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是唯一的呢?”

    “我也是。”徐贤调皮的歪着脑袋应道。“你说的这些生活里的角色我大部分也都有,不过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忙内,组合里、家庭里……跟你当大姐的角色恰恰相反。”

    “是,我知道。”初珑点点头,不过,沉吟了片刻后她还是决定要把一些话说出来。“但是回到刚才的话题,虽然没有过类似的真实感受,但却一度有过这样的趋势。”

    徐贤还在微微笑着,但是眼睛已经眯了起来:“具体说来呢?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势?”

    “曾经有这么一段时间,我现我把我自己全部的生活都建筑在了一个人身上,那种感觉……如果彻底失去了他的话,我觉得生活就没了光彩,因为那段时间除了他,世界上的其他东西都不能让我感兴趣。”

    “包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师兄师弟,还有小妹妹?”

    “不包括,但是那段时间在他们唤醒我之前,我从来没有主动去想过他们。”

    “为什么呢?”

    “和大叔里一样,日常的陪伴和融化吧,长时间或者直接一点,是数以年计的生
武侠世界小龙套笔趣阁
活里的契合、欣赏、崇拜、喜爱……总之,就是这些似是而非的感觉。壳然后突然有一天,你跟他被动的断了所有的联系,这时候你就会现,这种感情反而在生着剧烈的展,甚至在性质上也生了剧烈而明确的变化。”

    徐贤这次没有回应。

    “所以,我觉得小米在被掳走后,她所寻求的不一定只是妈妈在哪里,而应该也有大叔在哪里……”

    “有道理。”徐贤点了点头。“我得……承认你。”

    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相互笑了一下,然后开始低头认真吃冰沙。

    “大叔真的很帅,我是真没想道电影后半截那么刺激!现在想想选择来看映真的太……太对头了回去我要跟那群家伙吹一个月!”隔着一个帘子的桌子上是两男两女,很明显,这是搭伙出来的两对情侣,也应该是和这个店里的其他人一样刚才电影院里出来的,所以他们讨论的中心自然也是大叔。

    “确实如此。”另外一个声音洪亮的男性不由得啧啧做声。“最后那刀子耍的我寒毛都竖起来了,看到对面的杀手死掉的时候我竟然当场打了个寒颤。”

    “问个问题。”一个弱弱的女声响起,看不清是哪位问得。“你们觉得大叔最后会不会是无期啊?要是这样的话这不就是个badend了吗?”

    “怎么可能?杀的都是坏蛋!”

    “要我说,既然是特工,说不定会偷天换日的给放出来,然后说不定还会换个身份收养小米!”

    “这个就胡扯了,大叔不想杀人的,以暴制暴也是没办法。”

    “无论如何杀人太多了,说不定真的会无期的。”

    “会有吗?”

    “韩国的只给财阀……”

    “……”

    “……”

    很显然,这个女的问得东西很有话题性,在加上刚才就说了,这家店本来就挨着电影院,整个店里几乎都是在讨论大叔的,所以,很快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就迅扩展到了整家店,众人争论不休,店里变得热闹非凡。

    “我是学法律的,要我来说,如果杀了这么多人,想直接开释是胡扯,但是喽啰们可以算作防卫过当,两个坏蛋罪有应得,一个好的律师是可以努力的把刑期减到2o年的,如果情报局、检察官跟警察全都有心帮他,说不定会是1o年!”

    嗯,很有一贴绝杀的感觉,就连初珑和徐贤也竖着耳朵认真的听了一下。

    “那不正好吗?”店里安静了几秒钟,突然有个女声兴奋的响了起来。“十年后小米二十多岁,大叔仍然有着男人的魅力,小米会去接他的,然后两个人就会在一起了!我想看续集……”

    后面的话没听清,因为整个店里笑声一片,这也就是宅女的典型思维了。实际上,就连已经起身的徐贤都忍不住趴回到桌子上笑了一阵子,然后才挽着初珑手臂借住对方的掩护低头跑了出去。

    北半球的8月4日,那怕是夜晚,但这种酷暑真的是……一出门两个刚吃完冰沙女孩就感觉到一顾热浪迎面袭来,好不容易感觉到了一点风,那也是滚烫的夜风。

    “温度怎么这么高?”徐贤有点烦躁的扇了扇风。“明明傍晚还是蛮好的……”

    “而且还有点焖,得赶紧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初珑也有点受不了。“小贤要回去吗?”

    “不想回去。”徐贤摇了摇头。“三百多平米的宿舍就我一个人……去宿舍更憋屈。而且白天在家里已经睡了一整天,也不想回家,更何况明天要去日本,也没法回家。”

    “那就跟我一起走吧!”初珑笑着拉住了徐贤的手。“有兴趣去我们宿舍吗?我们那里是上下铺,有个空床位,将就一夜,你可以睡我……”

    “上铺,我要睡上铺。”徐贤甩了下自己的马尾辫。“现在就去吗?我很想认识下你的那些队友,今天没来得及仔细说话……”

    “现在不行,我们得去跟她们先汇和。”初珑想了一下,然后松开手从自己包里找出了手机。“说不定还得在那里吃饭……赛纶也被她们带走了。”

    “正好!”徐贤笑着应道。“我正想看看小米呢!”

    十分钟后,清潭洞某家烤肉店的大型包间里。

    “所以呢,你们就在烤肉店里遇到一块了?”金钟铭抱着金赛纶坐在包间的正中间朝其他几个人质问道。

    “不是啊!”恩地摊了摊手。“她打电话找我,我把她叫来了,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说你看到人多,之前承诺的请客就不算数了?”

    “我不是说这个。”金钟铭有些无力。“我是说烤肉……”

    “代表,我们每天都在健身的!”娜恩也鼓起勇气说明道。“而且崔代表专门跟我们说过,他说要我们尽量清新自然,胖一点瘦一点其实无所谓,只要不是太过分,他是不会对我们做特别苛刻的身材管理的……”

    “我也不是说你们。”金钟铭摆了下手。“我是说郑二毛……郑秀晶。是谁前几天摸着自己的肚子说自己胖的不像话了?怎么今天就又有心思过来吃烤肉,还吃得那么奔放?”

    krysta1张了张嘴,回过头去没说话。

    “二毛……我不在乎你变不变圆……但是请你不要在天天嚷嚷着自己变圆的同时还吃烤肉吃的那么香甜……你懂我的意思?”

    “阿加西。”金赛纶举起手来。“我想要块鸡蛋饼……”

    “哎,我知道了。”金钟铭立即端起了桌子上的蛋液开始给小家伙烤鸡蛋饼……郑二毛脸变圆的事情也就被他抛之脑后了。

    “你不妒忌吗?”雪莉悄悄的在krysta1耳边问道。“你哥哥这么宠着这个小丫头。”

    “干嘛要妒忌?”krysta1鄙视的看向了自己的队友。“你看着吧,等两年后我成年了,我还是我哥哥的妹妹,一点都没变!但是这个小丫头呢,到时候肯定开始育了吧?你看她还能坐在伍德腿上叫阿加西?”

    崔雪莉:“……”

    门外,初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似乎是在想什么,直到身后的人捅了捅她。

    “为什么不进去?”徐贤有些不解。

    “其实。”初珑回头笑道。“之前听到那人说什么十年后小米和大叔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是有这么一点……一点担忧的。”

    “担忧哦!”徐贤被逗笑了。“现在呢?”

    “现在突然想明白了,不可能的。”初珑继续笑道。“那样的话,小米先要失去父亲,才能获得一个丈夫……她不舍得。”

    “本来就是如此。”徐贤认真的点点头。“你知道的未免太晚了点。”

    初珑转了转眼珠,然后拧开了门把手:“思考的角度不同而已……不要管这个了,来吃烤肉吧!”

    “好!”徐贤再次挽住了对方的胳膊,两人并肩走了进去。

    包间里再度热闹了起来。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