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36章局外人,局内人(3合1)

第036章局外人,局内人(3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回到继续欠4更……说一句,最近忙的根本连晚上的写作时间也不确定了。  但是不要紧,我每天两更,每更最少3k的规矩没变,这个数字引出来的欠更全都记下了......所以没必要等更新,因为该来的总会来!

    ———我是分割内外的分割线———

    8月3日晚1o点,灯火通明的韩国尔警察署内,一间偌大会议室外面的走廊长椅上,白天还精神抖擞的在办公室里谈笑风生的金钟铭竟然出现在了这种破地方。而且,他还正在和坐在一起的另一个中年男人略显尴尬的对视着……说实话,这俩人是有过几次接触的,而且还一般都是在类似的时间段里,但那全都是在江南区和中区的高档社交场合,甚至还有一次是在美国大使馆这样的正式官方场合,在这里见面实在是……实在是有点掉价。

    其中,金钟铭一脸疲惫,身上连外套都显得皱皱巴巴的,脚上的鞋子倒显得很亮,可是那一黑一白的袜子实在是让人很无语,再加上随手放在一旁的大号口罩……总之,这位很显然是从家里临时跑过来的,形象实在是有些不佳。不过,好在这里是禁毒局,没哪个警察不开眼的拿手机拍照,不然乐子可就大了。

    而另外一位先生虽然衣着还算很整洁,但是满脸的不耐却也出卖了他的真正心情。

    “伍德先生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最终,还是中年男人先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标准的美式英语,这是一个色偏黑,五官却是标准的西式面孔,同时还有着一个长长鹰钩鼻子的家伙,仅仅是从这位的容貌就能看出来,十有他应该有着犹太血统。

    金钟铭犹豫了一下,但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奇怪的打量起了对方。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先统一一下意见。”那人低头轻声笑了一下。“我的意思是,我们都应该明白,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对于我们共同的朋友的援助意愿也应该是统一的,所以……我们两个人应该在最基本的一些东西上保持一致。”

    金钟铭点点头,然后才略显小心的靠过去筹措了一下语句:“说实话吧,泰瑞德先生。我从小就在洛杉矶皇冠假日酒店那边打工,给人下注赚小费,所以,虽然很多年没见过这东西了,但我也依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对帕克这样的嬉皮士而言,他们出去玩碰这玩意简直就像是吃饭喝酒一样普遍……所以我们应该尽量帮助这小子摆脱这次无谓的麻烦。”

    名为泰瑞德的中年男人连连点头,作为美国驻韩国大使馆公共事务处的参赞助理,他大晚上的被韩国的警务联络官告知,有美国公民在韩国警方今晚某次针对娱乐场所的突袭行动中被现涉嫌藏匿毒品然后被逮捕了,而且似乎刚刚过了线,属于犯罪行为……说的那么郑重其事的,不就是怼草被警察给遇到了吗?实际上哪个美国人会在乎这个?

    就拿金钟铭说的洛杉矶皇冠假日酒店那里来讲好了,那儿是洛杉矶最大的豪华赌场,附近云集了大量的好莱坞明星和体育明星,那些人上人经常聚在一起一边赌博一边抽更高档的东西,半公开的抽……也没哪个警察真的过去认真查。说句不好听的,对于洛杉矶的警察而言,除非是那种论斤卖的大案子,禁毒方面的专业科室都不带睁眼的。而且说到这个,怼草在美国人眼里还跟其他的高档货不一样,这玩意在美国很多州都是合法的,经常看到那些去netba落魄球星打了个几个月就说想家……想个屁,那是想抽大麻了!

    但是,所以说但是……这里终究是韩国啊,韩国这里对这些东西的反应跟中国基本差不多,沾了就让你玩完!而且,更奇葩的是,韩国这里基层的反美情绪和反中反日情绪几乎没什么两样,这个弹丸小国的思路你不在其中是理解不了的……总之,多余的废话不多讲了,泰瑞德来之前其实也是有点分外头疼的,作为外交人员,最讨厌的就是为美国公民在司法上擦屁股了,这里面的行政和外交成本问题简直就是在开国际玩笑。

    不过,好在这次犯事的人比较特殊,所以,金钟铭这个最近一直在大力推动着韩美双重国籍立法的年轻富豪才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从目前来看两人观念和目的基本相同,内外夹击的话,那自己这一趟应该会轻松不少。

    而就在两个低头交耳说个不停,试图协调并统一好立场的时候,身后会议室的门突然就被推开了,紧接着,一名满脸英气的年轻检察官气势非凡的走了出来。金钟铭和泰瑞德立即起身迎上去,熟料,这位帅哥检察官只是不耐的往两人这边招了下手,然后……然和就扬长而去了。

    金钟铭和泰瑞德无语的对视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头疼这俩字,最怕的就是这个了,这种明显带着什么情绪的年轻检察官最是让人有些无语,为什么大检察厅会派这么一个愣头青过来?

    不过烦归烦,俩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了过去,三人最后七拐八抹的来到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里落座。而坐下来以后,对面的那位年轻帅哥检察官依旧还是那副老子不畏强权,美国狗和富豪都得给我老实点的样子,足足十分钟都没正眼看对面这俩人一眼,他先是直接翻腾起了手里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文案……翻腾完了还tm慢腾腾的喝了杯咖啡……这明显不是什么办事的节奏。

    “两位,既然检查厅让我给两位做出说明,那我就给两位做出一个详细而又认真的介绍吧。”折腾了十来分钟后,对面的检察官终于拿足气势开始说话了。“美国公民肖恩帕克先生,今晚在尔的某个夜店参加娱乐活动时,遇到了我们针对毒品举报的突袭行动,当场被我们从他的私人衣物内搜查到了大麻1o2克……证据要看吗?”

    “要……不是说详细而认真的介绍吗?”金钟铭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

    “已经很认真和详细了,金钟铭先生。”对面的检察官有点不耐烦了。“你只是是肖恩帕克在韩国的最亲密的工作关系者罢了,这事情跟你无关,你应该后退到他的朋友和同事的身份上去,然后适度的为他提供一些民事上的帮助就足够了。”

    金钟铭干笑了一声:“1o2克,2两……有点吓人,检察官先生,我不太了解法律……这个,是不是过线了?”

    “金钟铭先生,我多说一句吧。”对面的检察官似乎是觉得金钟铭的反应有点出乎意料的软弱,所以想用语言先逼退对方。“我们韩国大检察厅毒品有组织犯罪部一直以来都充当着韩国禁毒工作的核心部门,实际上在我们这些年的努力下韩国一直被认为是毒品清静国。而韩国的毒品法律除了死刑这个问题以外,其余各方面都是世界级别的严肃,1o2克,再加上他体内的那点毒品反应……哼!按照大麻管理法足够让他在监狱里待上6个月了!你这么一个声望卓著的公众人物何苦牵扯进这潭污水里来呢?金钟铭先生,你不要被一些不相干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前途!”

    “我就是为了不被脏水溅到身上才来的!”金钟铭叹了口气。“帕克是我公司的ceo,这件事人尽皆知,而且和我一样,他本身就是个顶级的知名人物。再加上公司正在急展期,他出了这样的事情很可能会对我们公司的信誉造成致命的打击。话说……中午我还跟他一起吃了饭……”

    “不至于。”未待年轻检察官开口,旁边的泰瑞德反倒是笑着摇了下头,一口流利的韩语佐证了他下面的话。“我在韩国也呆了蛮长时间的了,也算是个韩国通。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帕克先生搞出来了又一个梨泰院杀人事件,我也不觉的这会影响到伍德先生你身上,你现在的声望和名声实在是无懈可击。”

    “但会影响到我的生意。”金钟铭扭过头去严肃的答道。“生意就是生意!我这个垄断了韩国电商产业的网站是面临着巨大竞争压力的。那群古板的老财阀无时无刻不想一脚踢开我自立门户,然后用资本压垮我吞噬我,而一大群热血的年轻人每个月都在建立着数以十计的相关网站……他这个时候给我闹出来这么一个破事……泰瑞德先生您来说,消息放出去之后会不会给我造成影响?!”

    “那怎么办呢?”泰瑞德微微笑道。“韩国警察署里的保密水准人尽皆知,今晚的事情要是到了有心人手里恐怕就会形成针对你的电商网站的集中商业抹黑风潮,那得损失多少钱?”

    “不要一唱一和的了!”对面的检察官突然黑了脸。“我想警告下这位外交官先生,不要在韩国执法人员面前提及离太远杀人事件这几个字。而且也请你不要再蛊惑旁边的这位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接下去你是不是还想告诉他,韩国警察靠不住,韩国司法靠不住,韩国媒体靠不住,想要自己的公司不受无妄之灾就只能想办法动用你的人脉把这个肖恩帕克给捞出去?”

    “没有的事情!”泰瑞德不急不躁的答道。“我是外交人员,我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呢?我是要为自己的话负责的!”

    “我也会的!”检察官勃然作色。

    “那就好。”泰瑞德微微一笑。“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年轻的检察官先生一件事情,1o2克这个数据似乎才刚刚过一个重要的量刑标准两克而已,那为什么不是99克呢?这个东西能确保什么杂质、含水量……总之你懂得。我想,我是有权利要求你们确保取证、调查阶段的公正性,以此来确保我国公民的司法权益,所以我要求重新确定证据的准确性。当然了,这个需要律师的协作,我一个参赞助理……金钟铭先生?”

    “啊!”正在想着什么的金钟铭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放心吧,帕克的律师团队都在美国,但我会让我这边的韩国律师团队过来协助这家伙的。”

    “我就知道是这一套。”检察官冷笑一声,收起卷宗就站了起来。

    “我要求探视……”泰瑞德眯着眼睛敷衍的继续提醒道。“确保他的健康状况才是我此行真正的目的!”

    “等着!”年轻检察官完全没了耐心,他想直接离开。

    “那个……贵姓?”金钟铭突然伸出胳膊当初了桌边的出路。

    “李……李智英,怎么了?”李检察官一脸的警惕,却还是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没什么。”金钟铭想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微微皱起了眉头。“那个李检察官,您看我袜子都穿错了,这么辛苦跑过来不就是为了帕克的事情?别的不说,我也得为我公司的事情早做准备,最起码得让我见见他问问他,他不在的时候公司该怎么运行……”

    “知道了!”小李检察官没好气的放回了卷宗。“既然是普通的民事探视,不需要那么多程序,直接跟我来吧!”

    就这样,穿过了尔警察署禁毒局的办公区,金钟铭跟着李智英来到了一个很随意很简陋的关押区。这一点当然可以理解,虽然说是藏毒,但是帕克这人毕竟手无缚鸡之力,而且他的问题之所以被重视也是因为国籍,因为个人的社会地位,因为他的财富,跟他身上这二两大麻没有任何关系!

    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案件外的因素,李智英检察官今天都不会专门过来的,就算来他应该去调查和处理这批大麻的渠道问题,那才是真正的大鱼……这么一想的话,也就由不得人家天然的肚子里带气了。

    看了看地上脏兮兮的脚印,又看了看残破的桌椅,还有头顶昏黄的灯光,金钟铭终于认真的打量起了才七八个小时没见的肖恩帕克……看的出,这位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顶级的it创业者、名动一时的少年天才黑客、让全东亚地区都有些紧张的电商网络ceo,此刻的精神却明显有点不对劲。哪怕他身上干干净净的,那身价值不菲的衣服也依旧亮眼,甚至连那副络腮胡子明显都是晚上离开酒店时仔细打理过的……但是,唯独那双显得格外麻木的眼睛却出卖了他此刻的真实状态。

    “呃……要我通知拉维斯吗?”金钟铭瞥了一眼坐在门口喝咖啡的李智英,话题很自然的就打开了,拉维斯,帕克的未婚妻。

    “无所谓。”帕克呆滞了足足五秒才给出了答案。“你看着办。”

    “1o2克……按照韩国法律是要半年的。”

    “你……看着办。”

    “我的律师团队马上就到,需要额外通知你私人的律师团队吗?”

    “无所谓,你看着办好了。”帕克眼神涣散的盯着金钟铭答道。

    “那个李智英检察官。”金钟铭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门口的那位。“他这是……正常的反应吗?”

    小李检察官也愣了一下,他犹豫了几秒钟才说了实话:“不像是因为吸得那点东西的反应,实际上按照药理来说他现在应该思维清晰,反应灵敏……但是我可以保证,没人碰他!”

    金钟铭冷笑了一声,他立即反应了过来:“既然如此的话,那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嗯,能不能请检察官先生回避一下呢?我准备跟他谈一下公司正在进行的日本战略……”

    “为什么要回避?”对方皱起了眉头。“我是毒品部的人,商业上的东西我也听不懂,你们俩用英文对话起来我也有点吃力,更何况这里也不是什么设施完备的地方……”

    “最近因为我们公司进军日本的事情。”金钟铭笑眯眯的打断了对方。“乐天辛家跟我们公司的闹得很不愉快……这么准确的毒品突袭活动、我们公司的ceo、1o2克……太巧合了,我直说吧,我信不过李智英检察官你,我甚至一开始就觉得这一次是某些堕落了执法人员在一些大人物的授意下策划的这个案子!就像你刚才提醒我的那样……请你也不要被某些不相干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前途!现在……我要和我的ceo讨论一些公司内部的商业机密!要么你离开,要么等我的律师团队过来为我们创造一个正式而和谐的谈话环境!你自己看着办!”

    李智英奇怪的盯住了眼前这个锋芒毕露的同龄人,说实话,对方现在的强硬和强势和刚才的那种软弱、退让、迷糊、疲惫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不管怎么说了,出乎意料的是,一直很强硬的李智英竟然在低下头认真的想了一下后真的转身离开了……

    “第四次了。”

    就在金钟铭看着突然加离开的帅哥检察官的背影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略显冷漠的声音。

    “什么?”金钟铭疑惑的扭过头来看向了声音的来源——自己的ceo肖恩帕克。
极道天魔小说5200
“什么第四次了?”

    “我这是第四次被人当成用过的抹布一样扔出去了。”帕克的声音并不是很激烈,只是显得有些自嘲罢了。“为什么?伍德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金钟铭轻笑着用手指抹了抹桌子上的灰尘:“那是因为……帕克你,其实一直都只是个局外人,但你却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局内人而已!既然你也知道这都是第四次了,为什么就不能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呢?”

    就在金钟铭和帕克讨论起一些似是而非的哲学问题时,年轻帅气的小李检察官也正在验证着自己的一些想法,他找到了这次突袭行动的指挥官,尔警察署禁毒局的某个队长。

    “朴队长。”李智英悄悄拉住了对方。“有件事情想向您请教。你看啊,我是在行动后才得到通知过来的,你知道咱们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是谁吗?是接到了举报的缘故还是上头来的指令?”

    “是这样的……”朴队长虽然是个资历深厚的队长,但是韩国检察官是所谓的独任官厅制,自己的资历在对方面前一无是处。更何况,这个小李检察官毕业工作不到3年就调到了大检察厅里当检事,这要是没后台就怪了!所以,朴队长没有任何隐瞒,认认真真的给对方介绍了一遍。

    原来,这次的行动并非来自于举报,而是检查厅里李智英的上司,毒品有组织犯罪部的高级检事韩成武的直接命令,同样的道理,李智英被召唤过来处理此事,也是被韩成武直接下达的命令。

    说实话,联想到金钟铭刚才的那番话,李智英有点懵。

    “小李检察官……”大概是觉得对方前途无量,朴队长决定自作聪明的给对方点一点。“其实啊,大家都觉得这次应该是那个场子的老板得罪大人物了。”

    “哦?”

    “那个场子的后台是个大家都很熟悉的知名人物,白昌洙你听过没?开娱乐公司的那个。”

    “自然……我知道他,您……确定是他?”

    “没错!应该是他惹到了谁,所以这次被人给稍微警告了一下。”

    “原来如此。”李智英恍然大悟的样子。“承蒙您指点了,有机会一起喝一杯。”

    “哪里……”

    目送着对方离开,英俊帅气的李智英脸色却突然由笑意盈盈变成了乌云密布,什么白昌洙得罪了大人物?昨天他还清楚的听自己父亲指点过,那个白昌洙最近接连攀上了大人物,当初收保护费的小混混如今已经成了一些真正大人物的政治手套,怎么就被一个高级检事随随便便敲打了?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李智英再次想起了刚才金钟铭的话,莫非这次真的是乐天这样的巨头插手进来……可这里是大检察厅的毒品部啊?不是说这里最干净最与世无争吗?自己出身检察官世家,有些东西不是不懂,可是……可是年轻气盛一腔热血难道就真的错了吗?只想跑到这里安心抓毒贩竟然还能扯上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

    李智英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勒住了一样,让他喘气都困难!

    “帕克,你是个天才。”昏暗的临时关押区,金钟铭还在跟自己的ceo聊得开心。“这点我早就知道,全世界也都知道。你15岁的时候就因为黑各种网站害的自己亲爹在家被fbi持枪包围;2o岁就创建了全世界第一个音乐盗版网站napster;接着就是通讯录应用p1axo;然后又是facebook的任ceo;现在又帮我……算了,说这些也没意义。我就想问你一句,经历了这么多,为什么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

    “看着我的牙!”帕克毫不在意的把自己的名牌西服压在了脏兮兮的桌子上,眼神中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凌乱不堪。“别人不懂你不懂吗,伍德?有些东西就像嚼玻璃,慢慢你的就会喜欢上自己血的味道!你不是不懂,只是你品尝自己血的领域和我不同而已!”

    金钟铭停止了用手指在桌子上擦灰的动作:“帕克,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当初就是被你那种嚼玻璃的气势所吸引,才恳求你留下来帮我的……但是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我知道我、你、马克,其实是一类人,我们都是某种意义上的玩家,p1ayer,这个词用得合适吧?”

    帕克冷哼一声,但仍然点了点头。

    “你是一个伟大的p1ayer,你有着自己初心,你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上人的生活方式!对不对?”

    帕克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马克也是一个伟大的p1ayer,他想要改变互联网的规则,想用这个让全世界的人越拉越近……我觉得我也是,我也有自己想改变的东西,自己想改变的规则,我也没有忘记自己当初的那份心思。至于你想要的那个答案,其实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我们三个努力的领域截然不同,所以各自在交汇处扮演的角色都不是对方所欣赏的那个角色,甚至,这其中你的那个角色有可能是最差的那一面。”

    “你是说这个?”帕克嘴角微微翘起,挥舞着一根手指子啊空中饶了一圈,他明显是在指这个条件极为恶劣的关押区。“说句不好听的,我进过fbi的审讯室、北卡莱罗纳的毒品调查科,但是那些都比这里强一百倍!”

    “别打岔。”金钟铭捻了捻手指上的灰尘。“你知道我不在乎你的那些事情,你隔几天就飞美国和日本怼草的事情我一清二楚,你动辄私人飞机接朋友开party的事情我也明白,一天一套名牌西服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但是,那些东西真的无所谓。帕克……别装了,你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如果你非要我给你一个交代,我就给你!你想像乔布斯那样获得所有人的认可,马克想要架势那座属于自己的航空母舰,我想要获取资金和势力的支持,这些东西在资本社会里,都会变成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所以你明明不在乎钱,却也只能用股份这个东西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太可惜了!”

    “还差一句话!”帕克盯住了面前的年轻人。

    “我认可你!”金钟铭点点头。“认可你的努力,认可你的存在意义,这个公司成为韩国垄断式的电商企业完全是依靠你的能力!我无话可说。”

    帕克咬着牙点了点头。

    但是马上,他也好,金钟铭也好,两个人都有些意兴阑珊了。

    “话说,回到正题上吧。”帕克低声说道。“一次次的,你们都要用这种低级的方式来把我撵出局。第一次是起诉;第二次是投资人开会;第三次是藏毒……然后开会解职;你这次甚至都懒得换个方式了,还是tm的藏毒,然后被解职!”

    金钟铭沉默不语,他不想解释,原因很简单,帕克很聪明,这小子自己什么都知道,而如今事情都已经说开了,甚至达成协议了,那还说个什么废话?

    “是不是跟上次在北卡罗来纳一样,只要我辞去net就跟我没关系了……哦,这次是我的藏毒剂量就会降到刑事犯罪以下,对不对?然后明天一早就可以出去,然后后天就可以回美国?”

    “实际上,我只要你那份的投票权,你之前几天所要求的那些股份我还会按照之前的约定全都给你的,同时我还希望你能为我推荐一些好的人选来继续贯彻你的理念,甚至我还会像马克那样,在公司遇到困境向你求助!希望你到时候别挂电话……”

    “不会的,我总是不忍心放弃自己的孩子,但是你这家破公司的优先权远远在facebook后面一百英里的地方……”

    “帕克。”金钟铭不耐烦的摆了下手。“别说这些废话了,回到硅谷去吧,那里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到那里找你的黑客朋友,再去创建一些公司,去找点玻璃嚼一嚼……你的这个比方确实很形象,我很喜欢。实际上你也不用等明天,媒体、官方,我全都拿下了,所以今天就可以把你捞出来,什么波澜都不会起,然后你今天晚上就可以坐飞机会美国……到时候就不要再来韩国了!”

    “那你还在等什么?”帕克不满的喝问道。“老子今天飞过去就要开无遮大会,买上两斤大麻分给所有人一起嗨!去办事!”

    外面的警察被帕克这一嗓子惊得不轻,但是好在金钟铭立即起身离开了,这才没引的韩国警察进来教他做人……

    凌晨12点半,探视过帕克之后的泰瑞德在律师的协助下正式的要求韩国警方重新检测现场搜到的证据,因为帕克先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开承认了藏毒,但是他随即又坚持说自己通晓韩国法律,这次只买了9克大麻叶而已,其余的那9o多克大麻糕跟自己无关,很可能是别人在栽赃陷害……

    李智英黑着脸亲自去翻看证据,果然,大麻糕和大麻叶果然很明显就不是同批次的东西,而更可怕的是,在整齐的大麻糕锡纸内侧上竟然还有个完整的指纹……这地方的指纹给外面那层的指纹可不是一回事了,这是决定性的东西。

    而几乎是同时,一个被扫进来的有毒物反应的看店马仔在楼下的某个关押区举手自,这个马仔小心翼翼的告诉警察,自己胆子小,所以在之前的抓捕过程中偷偷的把9o多克的大麻糕扔进了一个外国人的口袋里……现在,幡然悔悟了,原因承担责任,不信你们验验我指纹……

    1oo克是半年,1o克是一周,9克可以直接保释,但真正让李智英无力的是,自己的上司韩成武竟然全程配合着这场天衣无缝的闹剧……所以,人都走了很长时间了,他还在办公室里枯坐着。

    “在想什么?”出乎李智英预料,找到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上司韩成武。“是不是觉得很愤怒又很无力?很不解又不敢探个究竟?”

    “前辈……是想告诉我什么道理吗?”年轻帅气的检察官有些苦涩。

    “怎么……看你这幅样子,还以为我是主使者?”韩成武有点想笑。

    “不,不是吗?”李智英有些惊慌的感觉。“乐天做局,让,让您和白昌洙一起做这件事情,然后金钟铭服软或者另有手段在外面赢了对方,这边就把暗门给打开了……”

    “我不知道。”韩成武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接到一位曾经上司的指示,帮他做的这件事情,所以或许你的猜测是对的,就是那样,但也或许是别的人干的……可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告诉你两件事情。”

    “是!”

    “第一,这就是个政治把戏,是一个无关同样的正常交易,跟打击犯罪并不冲突……你要一分为二!”

    李智英:“……”

    “第二,无论如何我都称不上主使者,因为我还没资格入局,我和你一样,只是个局外人罢了。”

    “那什么级别是局内人呢?”

    “当然是手上的资源,从人脉到钱到权到名这些东西加一块达到一定程度的人,具体的标准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要么你自己苦心经营到一定程度自己感悟,要么回去问你父亲。”

    “我不懂……”

    “不懂得话……那我作为前辈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你一件事情。”韩成武叹了口气。“先来一个问题,是谁给你的胆量当面指责我串通黑社会给一个外国人下套?你知不知道就凭这句话我就可以翻脸不认人,让你疼上个两三年?”

    “但是……”

    “但是……我竟然似是而非的承认了,还跟你聊得那么深入,为什么?因为我不怕,那我又是为什么不怕呢?”

    李智英的嘴唇哆嗦了起来。

    “猜到了?怪不得前辈专门要求我让你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你果然让他很失望啊。”韩成武主动的为自己这个下属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过不要紧,你啊,天资实在是太好了,而且……看到你我就想到了那个和你差不多大的金钟铭,我都4o了,还只是个局外人,人家却已经是个标准的局内人了,但甭管如何,年轻……真好!替我向你父亲问好,下班了。”

    李智英满头大汗,而如果他的父亲知道自己儿子此时心里的所想,那一定会觉得今晚上的安排不枉费自己的一片苦心了,因为直到今天李智英这个天之骄子才意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

    在处理后事尾的不止是检察官,凌晨三点半,金钟铭已经从仁川国际机场动身准备回到尔了,而给他开车的赫然是他的老司机王忠秉。

    “钟铭,你跟那个鬼佬聊什么呢,站在机场外边说这么长时间?”

    “他看出来了一点头绪。”金钟铭没好气的盯着窗外的黑夜答道。“好像猜到了一点事情,也知道我最要紧的是不能帕克的事情外漏……所以说我真的很讨厌犹太人,一个两个三个全都是犹太佬,个个聪明的跟鬼一样。”

    “那……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我聘用了他老婆当公司的顾问。”金钟铭抽了下鼻子。“他立即就不说话了。”

    “倒也直接。”王忠秉点了点头。“白昌洙那边就很干脆了,没有什么多余的废话留下来。”

    “那就好。”金钟铭从窗外的黑夜里收回了心神。“日本的生意也谈好了,乐天那边也打理好了,现在咄咄逼人的帕克也走了……不枉我日本之行这么一番辛苦,终于算是了了几桩心事。”

    “是啊。”

    “是什么?”金钟铭被逗笑了。“我说的可不止是釜山的事情……算了,不说了,你以后在釜山那边就当我的代表理事吧!”

    “我……”

    “别想太多,你就算是想插手公司我都不许,公司的管理还是要依仗专业的经理人团队,你主要是帮我看着那边,遇到不妥的事情汇报回来就行,防止又一个肖恩帕克的出现就足够了。毕竟嘛,釜山那边终究只是我的一个垫脚石,根基还是要落在尔的,是要落在娱乐圈的,我没那个心思整天盯着那边……”

    “也好!”王忠秉点了点头。“明天……哦不,今天晚上电影就要映了,钟铭你心里有底吗?”

    “当然,我现在信心很足,足到认为我的电影会直接吓倒一些不自量力人的份上!”金钟铭心情轻松的笑道。“帕克这个人疯了半辈子,真没想到今天会说出这么一番深得我心的话——有些事情做起来就像嚼玻璃一样,是会让人上瘾的,因为自己的血尝起来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