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35章前事莫追

第035章前事莫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谁还要阻止我当珑骑士?啊呸,谁还要阻止我拿全勤?

    ——————我是价值6oo块的分割线——————

    “哟,小贤。  ”一大早,金钟铭就拨通了徐贤的电话。“酒醒了吗?”

    “哎……”

    “精神有点不对啊?”

    “还是有点晕,在床上没起来呢。”

    “哦。”

    双方各自沉默了一会,还是徐贤先开的口:“oppa?”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金钟铭掂了掂手里的签字笔。“有没有兴趣参与到一些有意思的事物中来?”

    “没听懂。”

    “平时看你在网络上不是很有前辈范吗?”金钟铭站起身来来到了观景玻璃前。“我想邀请你来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里负担一点工作……”

    “oppa。”徐贤的声音夹杂着一点笑意。“不是我不想去,实际上我很想参与进去,但是以我的年纪和资历,还是太早了点吧?”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呢?”金钟铭有些不以为意。

    “最起码要等到我们少女时代让别的女团一辈子都追不上的那个时候!”徐贤这边已经顶着乱蓬蓬的头坐了起来。“最起码要等到让那些后辈们安心争第二的时候。”

    “有道理。”金钟铭笑眯眯的答道。“听起来很像是小贤你的气势,但如果那样的话,就得等到12年了……”

    “oppa是怎么算出来的?”忙内又有点晕了。

    “你管我呢?”金钟铭的回答还是显得很不以为意。“那就这样吧……等12年的过来入职,到时候来当我副手吧……再见。”

    “oppa。”徐贤突然反应了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贤啊……你现在脑子清楚吗?”

    “当然。”徐贤伸出一只手笼了下头。“我现在除了头乱一点外,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那就好。”金钟铭笑了一声。“那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了。”

    沉默了很长一阵子,徐贤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火气:“为什么突然要这样?”

    “小贤啊,你的意思我已经确切的感觉到了。”金钟铭收起了笑容严肃的答道。“但是咱们两个性格都太硬……当我的助手和妹妹吧!我保证,还是会让你看到我想做的事情的,还是会跟你分享和见证一些东西。”

    徐贤躺倒在床上又沉默了一会,她依然还是不开心:“oppa!”

    “说。”

    “为什么拒绝那些人的方式都那么体贴……换了我要这么直接?”

    “说不定她们嫌我磨叽呢,你却反过来嫌我直接?”

    “oppa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真的有点生气……”徐贤万分不满。“你对sunny姐姐可以那样容忍,对侑莉姐姐那么温柔……就连允儿姐姐和秀英姐姐,你都能让她们自己知难而退,你把她们那些人封印在好感线外面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为什么换了我就这个样子?我真生气了!”

    “就是因为忙内你会生气啊。”金钟铭的回答很有意思。“我知道小贤你始终还是那个忙内,你对一切都有准备,你会生气而不是瞎想,而且你生气的时候会直接问出来而不是一个人生闷气,我当然可以放心的让你生气了……所以我们之间就应该坦率一点,明明是注定没结果的事情就不要拖下去了。”

    “是因为昨天的那个朴初珑吗?”徐贤的语气低落了下去。

    “是,也不是。”金钟铭看向了远处天空的云彩,不得不承认韩国的早上空气还是不错的。

    “什么意思?”

    “忙内啊。”金钟铭突然问了一个奇怪而直接的话题。“你觉得,抛开这三个月的纷纷扰扰来看,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以我的性格,然后单纯的拿过往的经历来看,我的新娘会是谁呢?”

    徐贤认真的思索了起来,而金钟铭也没有催促,而是直接站起身来,并来到身后的观景玻璃窗前静静等着对方的回答。

    “没有我。”徐贤在十分钟后才给出了答案。“我想过了,也没有秀英姐姐她们。或许是sunny姐姐,或许是含恩静小姐,或许是……西卡姐姐,也有可能是昨天的朴初珑!但是……我们可以尝试着建立起像你和那四个人一样的羁绊……”

    “你说的没错。”金钟铭打断了对方。“你的但是我也明白,我才24岁……感情基础什么我当然可以重新开始。但是回到之前的话题上……就像你想的那样,单就之前的经历来说确实只有她们四个人有可能性……我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但也确实有一种最难消受美人恩的感觉,因为这是四个人,而且每一个都确实有一种让人难以抵御的东西……而我感到非常抱歉,这里是尔,不是沙特,我娶不了四个,我对西卡的感情性质也注定让我无法迈出那一步。幸亏,西卡选择了以妹妹的身份跟在我身后,sunny选择了做回了朋友,恩静……恩静跟我咬着牙散了……当然了,初珑,初珑昨天晚上确实出现了一点小意外。”

    “小意外之后就是你一大早跟我打电话让我放弃妄想,去做个你的秘书?”

    “助手、副手。”

    “好,助手。然后昨天的小意外是什么呢?”

    “小贤啊,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是被这三个多月生的事情给弄得害怕了?”

    “我知道。”徐贤掀开毛毯一身睡衣光着脚走下了床,看得出,她表情还是不太好。“早感觉出来了。”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平时的好朋友会透露出这种信息?一开始的感觉就是心塞,为我和恩静心塞,我不理解那些人,包括你,不理解你们到底是怎么察觉出我和恩静出问题的。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打赌……这里面的一大半人都低估了我跟恩静之间的事情,所以我在真的分手后是真的很不爽,很不乐意,那段时间把我真的想把自己给彻底封闭起来,然后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那你为什么还要走出来呢?”忙内盘腿坐到了宿舍沙上。“你要是在你家阳台上再坐上个两个月……就没这么多事情了吧?”

    “因为毛毛嘛。”

    “原来如此。”徐贤微微一怔。“西卡姐姐那时候就主动的站出来用某种方式告诉你,她只是你的毛毛,而不会是什么别的人吗?她……我记得那段时间,甚至更早的时候她就住回到你那里去了……她确实是对你最好的那个人,什么事情都在为你着想。这一点,谁都比不了。”

    金钟铭并未及时声回应。

    “让我猜猜。”徐贤把手机夹在了肩窝上,然后开始穿袜子……但是她马上注意到自己根本没把袜子拿出来,所以只能颓然的放下手并认真的把心思投入到对话中去。“在随后的那段时间里,oppa其实蛮矛盾的吧?一方面是想按照西卡姐姐的劝慰和吩咐去和一些人做到互不伤害,但是另一方面你却也在气一些人不知进退。尤其是她们身边还有含恩静小姐和西卡姐姐做对比……含恩静小姐的事情虽然我不大清楚,但是我想她在分开时也一定是为了你做出了某种主动而坚决的行为……”

    “你怎么知道?”

    “oppa不是说我跟她很像吗?将心比心而已。”

    “将心比心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小贤,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

    “怎么不说话?”

    “我宁可你讨厌我……”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哼。”忙内冷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讽对方。“算了,不说这个了。接着往下呢?是sunny姐姐让你彻底失态了吗?这个其实挺怪我的,我不说,她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是被西卡姐姐给锁死了。”

    “不怪你!”金钟铭的回答很严肃。“我和sunny之间怪不到外人,她不舍得改变,我也不舍得,更何况还有已经做出了选择的毛毛站在旁边看着,我们真的强要做出改变,那也没有理由越过毛毛……那就只好放弃了!只是……只是心里确实难受罢了。”

    “为谁呢?为
被女神捡回家最新章节
了sunny姐姐?为了西卡姐姐?还是为了含恩静姐姐?”徐贤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着的脚趾头。“为她们觉得不值?为自己不能维护好最开始的美好感到无力?一个在事业上强横到那种份上的oppa,明明别的大人物在你面前像是掉进蜘蛛网的小虫子一样无力,但是在感情上自己却反而也像是一个掉入蜘蛛网的小虫子一样。挣扎来挣扎去,最后才现自己一无所能……怪不得oppa你昨天竟然能容忍我,是没心思在我身上吧?那么朴初珑呢?我很好奇她的事情。”

    “确定要听吗?”金钟铭笑了一下。“现在挂上的话……其实无所谓。”

    “想听听自己怎么输的罢了……昨天晚上我倒下去之后她做了什么?”徐贤像sunny那样毫无形象的抠着脚指头倒在了沙上。“竟然能让我一大早就出局了。”

    “她……和我之间生了很多事情。”金钟铭笑了一下。“在你离开之后我和她又喝了几杯,她喝到晕乎乎的跑到汉江边吹风,然后打电话让已经回去的恩地给她拿贝斯过来,还要给我唱歌,唱完歌之后我就问他,我值得她这样吗?于是她趁机对我进行了一次表白,可怕的是,我还接着无视了她的表白……但她艺人锲而不舍,又拿出了一个之前我跟她达成的承诺,希望我今天一早拒绝你……”

    “我听到你说你无视了她的表白的时候还有为她不值呢。”忙内的眼神有些落寞。“但是听到最后一条又有一点讨厌她了。”

    “是吗?”

    “其实oppa是故意的吧?”忙内在沙上伸直了身体,直直的躺了下来。“无视她的表白是故意的吧?虽然很残忍,但是你的收获也是巨大的。”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那时候你就已经被感动了。说到底,这确实又是一个对oppa你全心全意的好女孩……什么乱七八糟的经历,从头到尾,她只是看出来oppa你昨晚心里面的郁闷和难受,所以想按照本能尽力帮你驱赶掉这份差劲到了极点的坏心情,至于这中间可笑的反应和行为方式,其实只是喝多了的缘故吧?但是,oppa你也没想到,她竟然会不惜一个女孩的颜面去冒着本来没必要的风险对你表白,尤其是她还已经知道自己只要安安静静的等下去就可以了。话说sunny姐姐或者谁应该已经告诉她了……但是她还是这么干了,甚至在被你无视掉表白的情况下还依旧想着oppa你的境况,想把我给解决掉,毕竟我是最后一个大麻烦……就像sunny姐姐被西卡姐姐压得死死的而毫无机会一样,我也被那位含恩静小姐给压得死死的吧?既然注定是没结果的事情,那就干脆的推一把,替你解决掉,那oppa你无论如何都会少一个烦恼……她可真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你的人……所以你……你彻底……彻底朝她打开了自己的心吗?”

    “没错!……哭了吗,小贤?”

    “嗯,有一点眼泪而已,不过没办法,输的太惨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oppa,我现在好讨厌那个朴初珑。”

    “她也很讨厌你……你知道吗?你说的绝大部分都是对的,唯独一点你没想到。”

    “……”

    “你太小瞧自己了,她对你的警惕心可不是装出来的。”

    “是吗?”

    “是!经过她的提醒我才注意到,原来小贤你……”

    “oppa,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了!”

    “那换个问题……我昨天就问过初珑,现在依然想问问你,值得吗?”

    “oppa,听过一句话吗?”忙内的认真的回应道。“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恨不止是所终,却一笑而泯……感性的事情,谁也捉摸不定!我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我是那天晚上真真切切对oppa你产生了内心的一种冲动……所以不要再问女孩子这种问题了!”

    “为什么这么坚决?”

    “因为我不想被谁当成谁的替代品,也不想被谁拦住自己的道路,我就是徐贤,输了也要……算了,总之就按照oppa你说的那样,12年以后我就去你那里当你的副手吧!”

    “忙内啊。”金钟铭闭上眼睛叹了口气。“oppa还是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谢我这么知道进退?”

    “谢谢你……一大早起来,明明心里很难受,却还是陪着我说了这么多话,你确实跟其他那几个人不一样,这一点我确切的感受到了。”

    “……”

    “……”

    “oppa。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以后有什么想说的话,完全可以找我,从工作到感情,我都会当一个好的倾听者的。虽然我……未必有毛毛姐和那个朴初珑对你这么关心备至,也没有sunny姐姐跟你的那种心有灵犀之类的。但是我,我真的想扮演那个角色。当你被别人不理解,被自己人误解,被所有人所害怕的时候,就请务必来告诉我:我做的其实是对的!”

    “那你又会怎么说呢?”

    “和那天晚上一样,我会告诉你:我信你!”

    “谢谢!”

    “不用谢……我其实还想用这种方式小小的报复一下那个朴初珑,总有一些事情是她做不到的,但我还是做到了!我是真的讨厌她。”

    “然后呢?还有什么吗?”

    “然后我还想问一下,昨天晚上她用你给她的承诺,要求你拒绝我之后,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刚才不是说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吗?”

    “oppa!”忙内在沙上翻了个身。“那就别说我,直说你和她!”

    “我站起来抱住了她……”

    “然后呢?”

    “然后我对她说,这个事情我已经做出同样的决定了,所以让她再换一个要求,如果没想起来的话,今年年末我要去一趟中国,到时候我可以带她一起去,我和她两个人!”

    “她一定很高兴吧?看着你从4月份一直挣扎到现在终于走出来了,然后还会立即明白过来你对她表白的真正回应……对不对?”

    “确实如此,她很高兴……然后又要去唱歌了。”

    “酒还没醒吗?……怎么说呢?oppa你似乎还差一个人。”

    “恩静的话,我会在去中国之前,找机会和她当面聊一聊的。我答应过她,会在一个综艺里笑着和她见面的!”

    “那最好,笑着见面最好。”

    “没错!”

    “……”

    “小贤,去洗个澡吧!整理一下自己,换身漂亮衣服,然后出去找同学吃顿饭……明天晚上别忘了来我电影的映式,十九禁的那个。”

    “知道了。”徐贤清朗的答道,但随即,立即就是一阵彻底的沉默,好像徐贤那边忘了挂电话就直接去洗澡了一样。

    等了很久,站回到办公桌前却始终拿着手机没放下的金钟铭终于收起之前的笑意,他很认真、很认真的对着手机说道:“对不起。”

    “没关系。”忙内的声音轻轻地却又显得很急促的从对面传了过来,然后就是挂断后的忙音了。

    金钟铭跌坐回自己的办公椅上,然后愣愣的盯着光学玻璃墙外侧的办公区,足足七八分钟的时间他都没有做什么动作,但是突然间,他站起身来长呼吸了一口气,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一朝摆脱了缠了自己足足三个多月的紧密蜘蛛网,就好像整个人重获自由了一样!

    一次次的欺骗自己,以为过去了,一次次的安慰自己,以为会操作得当,但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自己终于斩断了一切……

    又一次跌坐回了办公椅是,金钟铭在椅子上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重新看向了办公桌后玻璃观景台下的风景。从他的这个位置看过去,可以看到整个清潭洞、狎鸥亭,天气好的时候,比如现在,他甚至可以向西北方向远眺到汝矣岛。而这,也是他特别中意这里并坚决要把改成了自己办公室的真正缘故了——全韩国精华的地段都在自己的视野中,这感觉简直棒极了!

    尤其是心里重新轻松,整个人要变得轻装上阵的时候,那就更明显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