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34章月满一江水

第034章月满一江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继续欠4更

    “怎么样,好点了没?”金钟铭来到初珑身前躬身笑问道。

    “应该没问题了。”初珑微微晃着脑袋嘟着嘴答道。“我感觉已经……已经基本上没问题了。”

    “是吗?”金钟铭有点哭笑不得,就冲对方这憨态可掬的语气和动作也不可能没问题啊。

    “oppa你不信?”

    “别晃脑袋。”

    “我当然可以不晃脑袋……你看我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扑通一声,旁边的krysta1无力的捂住了脸,因为初珑又栽回座位上了,而且刚才她在宋智孝前辈面前就已经栽了这么一次了。

    “啊!”金钟铭无奈的仰头看了看月亮。“这样吧初珑,今天晚上睡到二毛房间里去,省的夜里万一呕吐被自己给淹死了……”

    “我怎么可能会出那样的事情?”初珑有点不满的感觉了,实际上好像自打金钟铭过来以后她都在嘟着嘴。“以前oppa你喝多了都是我帮着照料的……哪里需要二毛照顾我?”

    “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金钟铭有点头疼了。

    “反正我没喝醉。”初珑对这个话题似乎很固执。

    “为什么要坚持这个呢?”金钟铭蹲下来好奇的问道。“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因为徐贤姐姐倒下去了,所以初珑姐想要证明这个。”krysta1又捂脸了。“其实你们刚才在那边聊得开心,我们在这边也蛮热闹的……初珑姐都要被那位宋智孝前辈调戏出花来了。”

    “没有!”初珑连连摇头。“我本来就没醉。”

    金钟铭低头叹了口气,然后回身坐到了之前宋智孝的椅子上去了。

    “oppa!”

    “嗯?”

    “我唱歌给你听呗。”初珑的语气有些不容置疑的感觉。“来证明我没醉!”

    krysta1:“……”

    金钟铭:“……”

    两兄妹对视了一眼,然后终于决定暂时放弃把对方哄回去的念头,转而各自躺在塑料椅子上对着汉江吹起了风。

    但是初珑明显是喝多了脑子有点失控,她看没人理自己,竟然从身上掏出了手机,然后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

    “把我的贝斯送过来!”电话一接通初珑就用上了一种命令式的口吻。“不用普美,她胆子其实很小,不敢从功夫熊猫旁边爬上去……我还在原地方!”

    “几点了?”金钟铭看了眼手表。“11点半了,初珑,别让恩地乱折腾了。”

    “不要紧。”初珑看了看头顶的月亮。“时间还早,整个清潭洞要到一点半才能慢慢入夜,而且她来了也就没必要回去了,直接让她晚上跟二毛一起睡就行……嗯,oppa怎么知道我是跟恩地打的电话?”

    “不然呢?”金钟铭无语至极。“你还能跟谁?”

    “嘿嘿!”

    “这么想唱歌?”

    “特别想!”

    “想唱什么歌?”

    “不告诉你,待会你就知道了。”

    “贝斯是sunny送你的那把?”

    “嗯。”

    “最近跟她聊过吗?”

    “上上周在网络上聊过一次,昨天夜里也聊过一次。”

    “她说什么了吗?”

    “上上周她说只要一坐飞机就困,我们谈了半天该如何提神的事情。”初珑歪着脑袋回忆道。“而昨天夜里我们说了很多乐器的事情,所以我才特别想把贝斯拿过来的。”

    “哦?”金钟铭感觉有点意思了。“说的就是贝斯吗?”

    “不止哦。”初珑双手扶着椅子底座摇了摇头。“话题当然是从贝斯说开的,也是围绕着贝斯说的,但是更多的是在讲贝斯跟其他乐器的……关系,反正我们一起聊了很多乐器的事情……sunny姐姐的很多说法很有意思。”

    “说来听听。”金钟铭看着面前满江波动的月辉轻声应道,眼前的这副景象刚才还是没有的,是随着十一点到来,很多大型的城市地标灯光开始挨个关闭后出现的景象,而之前的灯光太盛,让人分不清江水里是月光还是霓虹光。

    “其实也没什么了。”初珑歪着脑袋回忆道。“主要的意思就是说贝斯是连接吉他和架子鼓的必要乐器,所以贝斯手要掌握更多的和声理论,要做好乐队当中的沟通者,要和鼓手有很好的交流。嗯,她还说吉他是王者,是主音,但是一个乐队里最为控制节奏的乐器却是鼓类和贝斯……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所以有人说贝斯和鼓是吉他的……。”

    “吉他的什么?”

    “老婆和……我记不得她把鼓比作吉他的什么了。”初珑有些疑惑的回忆道。“实际上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搞懂sunny姐姐想表达的意思,她到底是在说贝斯呢还是在说吉他呢,又或者在说鼓?反正她最后的结论是,想要吉他的声音变得完美的话……鼓手要和贝斯手尽量做到契合和亲近……感觉她是玩了什么新游戏了吧?”

    金钟铭叹了口气:“其实爵士乐队中架子鼓和吉他的关系真的很复杂,我估计sunny自己都想不明白,不过越是复杂,这时候就越需要贝斯的容忍和调和了。”

    “没听懂。”初珑摇了摇头。

    “我自己其实都没懂。”金钟铭自嘲式的笑了一下。“瞎说的,sunny也是瞎说的,这种乱七八糟的感性说法,其实怎么说怎么有道理的。”

    “是啊。”初珑突然语气显得清醒了很多。“感性的东西总是让人捉摸不定的,自己都捉摸不定。”

    旁边的krysta1低头不语,一直在自己身子上比划着什么。

    “二毛这是什么意思?”金钟铭有点不解,他老早注意到了krysta1的沉默。“好像我来这里以后你就不说话了。”

    “没什么。”krysta1弹了弹自己的肚皮。“刚才闲坐着的时候就现自己胖了好多,然后今晚还吃了那么多东西……所以心情一直很差……不想说话。”

    金钟铭:“……”

    “确实和以往比起来有点胖了。”初珑个着椅子伸手捏了捏krysta1的脸蛋。“明显感觉出来脸上的肉多了……”

    “需要健身了。”krysta1眼神哀怨的看了看初珑。“感觉要跟之前的初珑姐反过来了,那时候的我和初珑姐现在一样漂亮……”

    金钟铭实在是忍不住笑了,他不知道二毛这到底是在夸初珑还是在夸自己。

    “没那么严重。”笑完之后金钟铭又开始安慰起了自己的妹妹。“你也就是稍微显得脸圆了点而已……别这么吃下去就行了。”

    “总感觉oppa这话里有点不对劲的意思啊?”初珑疑惑的询问道。“是我脑子确实有点晕吗?水晶?”

    krysta1:“……”

    金钟铭:“……”

    釜山看板娘郑无理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大姐朴初珑让她躲过功夫熊猫李正雅的监视偷偷进屋然后把贝斯偷出来送过来……她还真就干脆利索的完成了任务。

    “恩地这次不错!”初珑像是妈妈夸孩子一样站起来摸了摸恩地的脑袋,看来她这酒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散。“坐我的位子吧,我给你们唱歌!”

    金钟铭三人赶紧鼓掌,这时候哄着这丫头就行了,反正大家都有心事都不想直接回去,连二毛都在愁肚子,吹吹江风听听歌倒也不吃亏。

  
全球废品王无弹窗
  但是……

    “怎么了?”金钟铭突然现初珑对着贝斯摆弄了半天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电……”初珑尴尬的答道,一个电贝司没电基本上废了五成,毕竟这跟正经的木贝司还是差了很多的。

    “没电……也将就一下吧。”金钟铭还能怎么说?

    “是啊,欧尼,都这样了,也只能将就一下了。”krysta1也跟着附和道。“其实都怪郑恩地,也不知道带个插线板过来……”

    “还有电机。”金钟铭也跟着点点头。“江边的话水利电机更合适,恩地连这种小问题都没考虑到!”

    “我对你们俩真的是……”恩地无可奈何。“哎!没错,是我的错!我没带电机和插线板,是我思虑不周,我是罪人!初珑姐你赶紧开始吧!”

    “那我试试吧!”初珑没理会三个人的打岔,开始试着直接弹奏贝斯。

    不得不说,初珑这么多年的练习生生涯,各项才能都很不错,尤其是她很早就在金钟铭的音乐老师梁正模那里接受过正式的声乐训练,也学习过各种基础性的各种音乐理论知识。所以,哪怕是电贝司没插电,她竟然也能弹个差不离,歌声在微微醉酒后也没有太多的失控……唯一的问题在于她选择唱的这歌。

    “不觉得寂寞吗?

    不觉得冰冷吗?

    我的祈祷你收到了吗

    难过的时候

    总是想起你啊

    在心中成为一种感动

    让我走出阴霾……”

    初珑站金钟铭的正前方认真的唱着这歌,身后就是月辉满满的汉江,江风拂过她的头,让她的一头长微微的卷了起来,拂过了她的裙子,让裙子微微泛起了涟漪状……而清丽的歌声配合略显哀伤的曲风……再加上这阵阵的江风却也确实拂过了一些人的心,所谓月满一江水,前世莫追吗?还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但与此同时……面前的这副唯美景象并不能阻止恩地和krysta1一起变得面色古怪了起来。无他,她们当然都知道,这歌是金钟铭的那初恋,某种意义上而言是给含恩静写的,而且这歌的歌词是在呼唤和问候曾经的初恋。这时候唱这歌,金钟铭究竟会怎么想?

    郑二毛不再关心自己的脂肪问题了,她偷偷的看了眼自己的哥哥,但出乎意料的是,金钟铭并未有过多的反应,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听歌,而且还……听得蛮入神。

    当然了,krysta1也不是没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突然间,她就注意到自己哥哥抬手解开了衬衫上方的又一粒扣子。说实话,可能刚吃东西的时候还是蛮热的,但是现在已经饭后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汉江边这个地方本身温度还是受到很大限制的,再加上江风阵阵的,之前就算再热也该边凉快了……伍德,这是心里有些躁动还是醉意涌上来了?

    “怎么样,oppa?专门给你演奏的。”一曲完毕,初珑放下了贝斯,然后看向了金钟铭。

    “为什么是这歌呢?”金钟铭微微笑问道。

    “我也不知道。”初珑低下了头。“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想唱另外一歌的,但是被风一吹,脑子就有点晕了。”

    “但你是成心的。”金钟铭把胳膊搭在椅子扶手上,然后捏着下巴扭过了头。“初珑,你心里还是想唱这歌的,因为你现这歌的本质了。”

    初珑没说话。

    “我和恩静的事情,外面的人一直都有着各种猜测,哪怕是无聊八卦的普通网民这时候也都有所反应了过来,更何况是知情你们?这歌的出现时机,再加上这歌的歌词内容,几乎所有人都说这歌是我用来追恩静的,而且还用这歌把她追到手了……这么说不能说有问题……但实际上,初恋就是初恋,这歌讲的是我的初中那段感情,跟后来的恩静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初恋这种东西注定是无法追回来的,哪怕是怀恋和呼唤也只是在告别罢了……你这时候唱这歌,是自己触景生情了还是在劝我彻底的告别过往呢?”

    “两者都有吧。”初珑拿下贝斯后解释道。“趁着喝了酒胆子大一些……oppa,你有没想过,你也算是我的初恋,哪怕是暗恋?”

    “这个我想过。”金钟铭点点头。“但是我有点不明白,这两个月来,纷纷扰扰的……但金钟铭有那么好吗?真的适合拥有这种主角的待遇吗?”

    “亲故你太小瞧自己了!”开口的是旁边的郑恩地。“你信不信,连我以后找老公都要受你的影响?啧啧,男人啊,这么有钱还能这么温柔……女人求得是什么?”

    “是吗?”金钟铭不置可否。

    “对有些人可能是吧!”初珑想了一下后答道。“oppa,你确实因为很优秀然后被很多女孩很自然的觊觎,恩地甚至还帮我列过一张表……但是我想说那没用,因为我喜欢你的理由跟其他人不一样……我见到你后就产生了小女孩的崇拜,然后是初恋感……再往后,可能是因为大部分时间里都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慢慢的就把那种感情融入到了你生活里的一切……我喜欢的是你的全部!”

    “所以……想劝我忘掉脑子里的一些愁绪吗?”

    初珑点点头,然后拉起了恩地,坐回到了金钟铭旁边的塑料椅子上:“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确实感觉到你今天心里一直记挂着某个人……有点面对着注定或者已然的结果不舍得样子,我一开始以为还是含恩静前辈,现在……是sunny姐姐?”

    “都有吧。”金钟铭叹了口气。“甚至还有徐贤。”

    “我该高兴吗?”初珑愣了一下。“这三个人都注定要离开你的心的话……我……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无所谓。”

    “可我还是想问问,跟sunny姐姐还有含恩静前辈不同,徐贤前辈似乎就是这几天才偎过来的吧,oppa为什么不舍得呢?”

    “人生长恨水长东……”

    “什么?”

    “人……还是需要自己身边有一个可以告诉自己你做的其实都是对的……这么一个角色的。”

    “事业上的吗?”

    “嗯!”金钟铭点点头。“小贤在日本的时候对我说过一句很让我震动的话,她说她信我……这让我实在是对她刮目相看,所以我才会对她这么的……包容。当然了,现在有点可惜的时她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又或者是干脆没理解,她选择了想着从爱情这个方面接近我。说实话这让我有点难受,因为她的性格和恩静实在是太像了,她注定是要被我心里恩静的影子给拦在外面的。”

    “那我……今天其实是因为想的太多反而误会了oppa,让你不高兴了。”

    “差不多吧。”金钟铭心中有些无奈。“这些东西其实注定都是要散开的,你没必要在意。而且我之前就跟初珑你说过,希望你不要学她们,希望你能再等等,因为她们这些人注定不可能跟我走到一起的,真正有可能能走到一起的人我早就有所分辨……但是没想到,徐贤的出现明显让你有点失控了,而我心里有事情,竟然没注意到你的反应……”

    krysta1和恩地对视了一眼,这俩人今晚上这算是失败了吗?

    “oppa!”就这么相对无言的坐了一会,初珑突然轻声的打破了沉寂。

    “什么?”

    “我记得你给过我一个承诺。”初珑攥紧了自己的手指。“出道前……我可以向你提一个要求。没忘记吧?”

    金钟铭定定的看着对方,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