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33章烧烤摊(3合1)

第033章烧烤摊(3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还欠3更。

    ——————我是喝多了的分割线——————

    金钟铭这顿烧烤吃的很用心,实际上他把心思全程都放在了吃上面,没去理会其余几个人的想法。怎么说呢,他也确实是真饿了,配合上krysta1、恩地、普美这三位吃货,四个人倒也称得上是大快朵颐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徐贤也好,初珑也好也都现了金钟铭的某种心不在焉,于是两个人默契的停止了之前的那种高端对抗方式,转而采用了一种很符合烧烤摊也很符合韩国特征的对抗方式——喝酒。

    但其实这俩人酒量都不行!

    徐贤的酒量是在那种高端宴会上练出来的,基本上只能偶尔喝点洋酒。而初珑似乎又差一点,毕竟她的酒量也只是传统韩国家庭中那种烧酒文化自然而然带出来,喝酒的机会和次数肯定比徐贤要少的多。所以嘛,明明是应该很恐怖的两个女人拼酒,但实际上完全没有那种激烈的气氛,金钟铭看了两眼后就知道这俩人加一块估计都没韩孝珠的一根手指头牛,所以到后来他也和和气的加入了进去,一个人陪两个人慢慢的喝点烧酒倒也算是调节气氛了。而且你还别说,这气氛确实很赞,正所谓花前月下汉江边,两美在侧三杯酒……要是郑恩地和郑秀晶别拿玉米棒子在边上互戳就更好了。

    但是,突事件还是出现了,哪怕大家喝的实际很文雅,可徐贤在坐下去还不到4o分钟的时候,突然就毫无预兆的趴窝了……烧酒度数是很低,但还是有后劲的,估计喝惯了洋酒的忙内根本没经验,所以哪怕是实际上酒量更大一点,但她还是华丽丽的中招了。

    金钟铭掏出手机来很自然的给s.m公司那边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扛人……不得不说,s.m公司的人虽然是扛惯了人的,但是看到趴在这里是徐贤的时候他们的表情还是很精彩的,估计李秀满和金英敏得知了消息后表情也会很精彩。

    “她酒量不行!”初珑脸颊红扑扑的,配合着兴奋的语气倒也蛮有意思的。

    “你酒量就行了?”金钟铭似笑非笑的反问道,实际上他已经注意到初珑也有点压不住后劲的感觉了。

    “我待会倒了oppa会抬我回去吗?”初珑是真有点醉了,问的问题也在趋于幼稚,还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说实话,应该不用。”金钟铭抬眼看了放在烧烤摊旁边的一摞塑料座椅。“老板,这堆椅子是干吗用的?”

    “两个作用。”老板还是不停忙碌着,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都是那天晚上之后针对有可能生的事情做的预防,一来防止因为抢椅子打架,二来为喝醉了或者装醉的人预备一个躺着的地方……”

    “啊!”金钟铭连连点头外加恍然大悟,看来那天晚上受到暴击的不止是自己。“初珑,听到没有?你要是倒了我就在那边江边上摆上两个椅子,让二毛陪你在江边坐着,想睡到明天早上早餐摊贩过来都行……”

    “哼!”初珑难得对金钟铭吐舌头做了次鬼脸。

    但是……事情好像还真的朝着这个方向在展,初珑虽然压住了烧酒的后劲,但是喝上头的她已经压不住继续喝酒的了。没错,虽然很慢,但是清原郡合气道馆家的女儿确实仍然在一杯杯的陪着金钟铭喝了下去。而这种情形大概持续到了十点多钟,初珑严词拒绝了普美和恩地抬她回去的建议,然后赌气式的拉住了krysta1坐到了江北,看来她确实是醉了,而且哪怕是喝醉了的初珑也不是釜山看板娘和有着出来混感觉的普美能对付的……

    “你们俩需要我送吗?”金钟铭神色自若的问道。

    “怎么可能?”单手叉腰的恩地豪爽的挥了下手,嗯,还指了指头顶圆盘似的月亮。“这才十点多,穿过清潭洞而已……”

    “那就好。”金钟铭点点头。“那我就不送你们俩了。”

    “可那位呢?”恩地回手指了指坐在岸边吹风的初珑。“她确实醉了吧?待会酒劲一上来是要打人还是会躺那儿睡觉谁都不知道……我还没见过她醉过呢。”

    “不用管了。”金钟铭摆摆手。“马上我要叫公司的几个人来陪我喝酒的,到时候麻烦他们直接把我和初珑都拉回家就好,反正她的房间都还在,或者让二毛陪她一起睡也行。”

    “那就好!”恩地想了一下,如果金钟铭叫人的话确实是个好结果,而且睡回到对方家里也算是她乐见其成的。“那我和普美走了?”

    “不送。”金钟铭越过恩地和普美看了眼仰头闭着眼睛吹风的初珑,然后掏出电话开始叫新的一批人过来,他时间很紧,而且今天机会难得,所以他准备趁机和一些人聊一些事情。

    最先到达的是张承文,他一言不的坐下来吃东西,也不喝酒也不说什么。然后是贾潮和另外一个消失了很久的人是前后脚到达的——王忠秉,金钟铭的第一任贴身司机,他上来和贾潮聊得很嗨,两人称不上豪饮,但是基本上在金钟铭身边的另一侧勾肩搭背的喝的很有韩国味……不过,大概是十点五十的时候,另外两个显得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这附近。

    这两个人在附近张望了很久,又站在烧烤摊子前犹豫了足足数分钟,然后才勉强上前打了招呼,也不知道以金钟铭在韩国的知名度外加头顶这么大的月亮,这俩人怎么还能这么难认出来他!

    张承文瞥了眼来人,站起身坐到了最边上,算是为这俩人腾了位置。

    “金钟铭会长……”来人这次的态度异常的恭谨。

    “我不是会长。”金钟铭握手时更正了一下。“随便叫,什么称呼都行,就是不要叫会长。”

    “这位是我的女友……我原以为会是比较合适的场合,就把她带来了。”来人略显尴尬的继续介绍道。

    “我当然认得。”金钟铭笑着看了眼对方身后的女人。“自己导演的电影女主角我还能不认识?智孝姐,真是难得!”

    “钟铭……你也是很难得啊!”宋智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顺着当初拍摄时期的那种称呼笑着打了招呼。

    “智孝姐吃得惯烧烤吗?”金钟铭继续把注意力放到了宋智孝身上,而不是她身边的白昌洙。“又或者干脆吃过饭了?”

    “我确实吃过晚饭了。”宋智孝笑着打量了一下不远不近处的初珑和krysta1,然后干脆的拎起了一把塑料椅子。“那样的话我去找krysta1聊聊,就不打扰你们男人聊事情了。”

    金钟铭点点头,也没做挽留,实际上他找白昌洙确实有事情,虽然很简单,但也确实很有专业性的那种,宋智孝在旁边他还真不好说。

    “没有任何问题。”白昌洙听完之后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件事情交给我是我的荣幸,我会给您做到位的……”

    “真有意思。”金钟铭有点想笑。“这跟前年我们初次见面时画风差了很多吧?感觉那时候给你介绍正经生意,你身上还有一层痞气,现在找你做这种事情,你倒是有点像是谈正经生意的意思了……我倒是很好奇你如今的态度是怎么来的,这两年到底生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白昌洙低头干笑了一声。“主要就是做做生意,赚赚钱,只是赚钱的方式变得越来越有感觉罢了。”

    “这玩意还能找出来感觉?”金钟铭笑眯眯的追问道。

    “还是有的。”白昌洙抬头看了眼面前认真靠着鱿鱼串的烧烤摊老板,然后也用上了非常认真的表情对上了金钟铭。“感觉这种东西是人成长起来后对经历的事情的一些感悟和总结,只要是类似而又有对比性的东西……更好的那个方式总是能让人更有感觉的,赚钱也自然如此。”

    金钟铭没说话,只是在空中转了转满是油的手指,这是在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很早的时候,那时候对赚钱的初始印象来自于父母。”白昌洙给自己灌了一满杯烧酒,然后扯开了自己对赚钱的感悟。“他们是卖烧烤的,当时就觉得家里穷,出来卖趟宵夜,从白天开始就要辛苦备料,然后晚上辛苦出摊,淡季旺季之类的各种家长里短……但是最后赚的钱却那么少那么艰难。然后有一天……我就看到了那些收保护费的人,也就是警察和混混,他们什么活都不干,每家收一点,就这么走一趟,还能白吃一顿,最后竟然就能拿走那么多钱?然后我自然就很羡慕和妒忌他们……”

    “所以就入行了?”金钟铭自问是个不错的听众,知道什么时候捧哏。

    “是啊!”白昌洙长叹了一口气。“我的成绩很差,考不上警校的,那自然只能当个混混了,于是跟在别人后面收保护费……能打能拼,混了才小半年就成了真正收保护费的那个了。”

    “这转正够慢的。”

    “是,真的够慢的,但当时还是还很高兴,心想总算不用被老爸撵着在建筑工地打工了……不过成为真正的混混后这才现当个收保护费其实也不容易。”白昌洙苦笑道。“八成要给上面的大哥,下面四五个兄弟也要分一点,为了拉好关系还要跟附近的警察、其余的正式混混一起喝酒充面子……结果干了三个月就现自己赚的钱还不如之前去建筑工地认真打工来得多……然后我就想啊,我一定要当那个分走八成份子的大哥!”

    金钟铭咧嘴笑了,他已经猜到后面的事情了。

    “肚子被划开了一次,大腿上被扎了三刀,两刀别人砍的,一刀自己应付老大的,反正后来是当上了大哥,然后现自己……这保护费拿到手后还是很无奈!虽然八成的钱到自己手里了,可实际上也要转手三成给更大的大哥上贡,还要再给更高层的警察直接再分一波,不同区域的老大见了面还要行头、排场装面子。但最可怕的事情是那年头的尔治安……天天为了夜市争地盘打架,一打架不是进局子就是挨刀,所以手下人他们谁被警察逮了我得替他们照顾家里人或者干脆捞人,谁被砍了我还得出医药费……所以……所以我这个收保护费的老大当时真的很希望尔治安能好一点!每次选举我都会认真的听那些选举人的选举策略……谁说要整顿治安我就领着小弟投谁的票……”

    这次不仅是金钟铭,就连听得出神的贾潮和王忠秉都跟着笑了,黑老大一心一意支持政府整顿治安……这尼玛真心讽刺!

    “后来啊。”白昌洙自己也笑了,笑完后却又有些苦涩。“终于现了更有感觉的赚钱方式了,那就是去那些真正的大场子去收保护费!但是,抢了大场子后还是觉得跟之前没两样,就继续进化——希望开家自己的店!”

    金钟铭等人已经不笑了。

    “开店你也是黑色的啊,哪怕那时候店都有好几家了,已经可以每天人模狗样的坐在店里喝酒打屁了,甚至还能有头有脸的今天去调节一下纠纷,明天去跟哪位检察官一起喝杯酒……但实际上,由于你还是黑的,那些更大的人物,无论是白的黑的,都还是可以无端的用各种方式接着收你的保护费!然后我就很羡慕那些跟黑的没关系的人了!”

    “于是被某个明星给告进了监狱?”

    “没错!”白昌洙认真的点了点头。“进了监狱后才知道,原来钱、权、名这些东西都是可以交易的,长了见识,然后出来拜了真正的大码头,一心一意想洗干净,不指望变白,能变灰就已经很知足了!”

    “不过你是不是现……原来正经生意也是要交保护费的?”金钟铭略带醉意的靠过去问道。“就好像你的公司,虽然jyj光明正大赚的钱比夜店里要快的多要安心的多,但还是要给cj无缘无故的交纳各种形式的保护费?只不过这个保护费不仅是钱,还有类似于劳役之类的东西。”

    白昌洙一言不,只是低头干笑着又喝了一杯。

    “但是你知不知道?”金钟铭微微冷笑道。“cj对你们的这种赚钱方式其实还是很低端?那是李在贤穷疯了才不得不搞这么一遭,是不入流的!”

    白昌洙的眼皮微微缩了一下。

    “你看看三星对s.m公司。人家一分不正经的钱都不要,既不让s.m公司替自己存什么秘密基金,也不让s.m替自己免费出工,甚至找个ido1拍广告都老老实实付钱。但实际上呢?三星每年从看起来毫无关碍的s.m公司手上拿到的利益比jyj正经帮你赚的都要多得多!人家卡住了企业上下游,光明正大的剪羊毛!”

    白昌洙只是抿着嘴唇给自己倒了杯酒。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见识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觉得已经很厉害了?是不是因为见识到了这样的东西才对我这个4万亿身价的人这么尊重?”金钟铭戏谑的问道。“你啊,虽然社会经验比我多得多,但是在资本这个词上你却比我年轻的多!”

    白昌洙终于忍不住再度扭头看向了金钟铭,他的见识确实到此为止。

    “再高一层的其实里面的道道就很多了。”金钟铭举杯跟对方碰了一下。“但是外表复杂内里差不多,比如我那很有名的慈善,再比如股市上的那些东西……”

    白昌洙已经听不懂了。

    “但是呢,如果你还能再往上一层,那就应该去认真的想一想cj、韩华、韩进、浦项制铁、sk、三星这些巨头,你就会现他们是垄断了整个国家某一个或者多个领域的全部,这个财富概念已经跟市值没关系了,甚至跟经济环境也没关系了,因为他们已经和这个国家成比例的绑在一起了。举个例子,凡是在韩国搞航空的,要
钻石王牌之最强打者笔趣阁
么被亏成狗的韩进给排挤掉,要么就会很自然的被它吞下去,因为韩国的航空业就是韩进的!这就叫垄断……所以韩进亏成那样政府也不会让它倒的!这就叫新时代的与国同休!”

    白昌洙张了张嘴,没敢说什么。

    “但是……”金钟铭自己也笑了。“还有一家更高级的,但是它的运作方式你却一定意识到了,很早就意识到了。”

    “当然,政府、政治、税务!什么都少不了他们的一份。”白昌洙连连点头。“我从当混混之前就明白这个东西!”

    “你恐怕还是没懂。”金钟铭继续笑道,一晚上了,他都在不停地的笑。“政治场子也好,刚才的这些东西也好,实际上从你感觉到了门槛的那一层开始,韩国的游戏规则无外乎资本两个字!而资本这个东西说到底,其实它的奥秘就在于强迫别人用他们自己的财富买自己的东西,只是这个数字、范围、购买形式略显不同罢了。听不懂了?听不懂是正常的,因为你是个没资本的人,你只是一个……看起来老道,还显得蛮有力量,但实际上只是一块却不自量力的臭抹布罢了,是那群人用来蹭掉脚上脏东西的臭抹布罢了!你真的真的没资格在那里左右逢源乱起心思……最起码我觉得你没资格在我的东西上乱起心思,对不对?”

    说完,金钟铭微微笑着盯住了对方,静静的等着对方的反应。而白昌洙的反应也很有意思,他先是愣,愣了足足数分钟后才开始变脸色,脸上那叫一个一阵青一阵白,但最后却只变成了一句显得异常无力的辩解:

    “我不懂!”

    金钟铭笑着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烧烤摊前再度变得只有滋滋作响的烧烤声。

    “烤猪肝好了。”又是数分钟诡异的安静后,竟然是烧烤摊老板打破了这份沉默。

    “辛苦。”金钟铭接过了对面递过来的碟子。

    “是朴元淳。”白昌洙突然开口了。“我是托你的福,在jyj的事情里跟他搭上线的,他当时展示的那种一句话就能改变舆论导向,让我这个黑的人变白的能力实在是让我有些惊惧和神往……安哲秀有自己的手套,看不上我,我就找到了朴元淳,前一阵子你收购安保公司的时候就是他授意我往里面楔钉子和留手的。”

    “了不得的大人物,啊?”金钟铭讽刺式的反问道。“但为什么还是说了?”

    “我有点怕你。”白昌洙的回答很严肃,但是话里的逻辑有点奇怪。“因为你很有钱,还很年轻,而我已经是清凉里混的最好的老大了。”

    金钟铭不置可否。

    “这个有钱的意思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讲的很透彻,那叫资本,你们能调动一些让我们这种人根本搞不懂的资源压死我们……但是混到好这三个字的意思你恐怕没懂。”白昌洙继续认真的解释道。“干我们这一行,其实混的越好的人越软蛋!我们什么都怕,不仅怕你们和政府中那些更上面的人,也怕那些最底下的人,也就是年轻人和老实人,而且某种程度上后者更恐怖一点……毕竟,有资本的人还会讲理,还会分析厉害,还会给你骨头吃,但是年轻人和老实人不会管这些,他们会在生气的时候真正的亮起刀子捅进去……我之所以怕你就是如此了,你太年轻了,我怕不想算计直接一巴掌抽死我!”

    金钟铭依旧不说话,但是白昌洙却打开了话匣子。

    “实际上,黑社会虽然是一层一层的,但却不是传统上的金字塔结构,因为这个存活在国家机器阴影里的东西最具威慑力的不是我们这些当老大的人,而是那些为了收上保护费而怀里揣个西瓜刀的年轻人,是那群连混混都算不上的年轻人,还有那些受混混欺负却还在忍耐着的最底层老百姓。”

    金钟铭点了点头,他知道白昌洙说得对!

    金钟铭没研究过黑社会,但是他懂历史,他学过相关的脉络。韩国的黑社会,大致分为三个层面。

    先是最底层老实人拎起刀子后的变种,釜山港口的渔民,尔中国街那个大漏勺里的沉淀,全都是如此。釜山的渔民被资本家压迫,拎着杀鱼刀要说法,然后才有了釜山的黑帮基础。尔中国街位于最繁华的地段,但是被政府有心无意的给压制,当周围在汉江奇迹里都变成那种高档地段时,这条汇集了大量华侨却没有任何改观的街道自然成为了整个尔地区的最低点,所有肮脏的东西都会在那里汇集,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华侨和朝鲜族自然也会选择拎起刀子。

    全世界都是如此,这就是黑帮亘古以来的起源,是土壤!是你这个社会的制度和光明到达不了这个地方,那里人才会寻求生存时尝试着自己建立一种病态的秩序!何止是白昌洙这样的黑老大?从他的角度感到害怕,那是害怕那天有钱有势的自己被哪个不开眼的混混或者被欺负够了的老实人给捅死……国家机器里的警察也害怕这些人,上层的大人物更害怕这些人,因为他们一清二楚,正是自己造就了这一切。

    然后嘛,抛开这个大的社会性话题接着往下想……从两班时代开始,韩国的黑帮在展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跟上层达成接触,成为政治流氓和打手……这个其实也是古往今来天南海北都通用的道理,只不过人家意大利黑手党有资格自立门户,可以跟意大利抢老百姓的人心;中国黑帮也可以给孙大炮筹钱建党;日本黑帮也可以植根于各种底层行业工会形成自己的社会话语权;而韩国黑帮只能当狗罢了。

    最后,给韩国黑帮稍微注入一点生命力的则是日据时代的浪人文化,有一些以从政为目标的社会活力分子主动的投身或者使用这种力量,这其实是刚才说到的政治打手的一种具象化,只不过韩国黑帮因此展现出了自己迄今为止最出色的生命力而变的让人更加关注了他们一点而已。

    这其中,金斗汉毫无疑问的因为他的代表性成为了韩国所有黑帮的精神教父和代言人……但仅此而已。

    “今天废话有点多了。”白昌洙突然站了起来。“但是请您放心,安保公司的事情,我会主动撤出来的,您交代的事情我也会尽力做好!”

    “安保公司的事情找你右边那个闷葫芦,移交给他就行。”金钟铭再度点点头。“我说的那件事办好了跟最左面那个联络……办完了,咱们就两清了!”

    “是!”白昌洙点点头,看样子是要走了。

    “白先生。”就在这时,金钟铭突然扶着烧酒瓶子歪着头叫住了对方。“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地方吗?”

    “……”

    “拳头!”金钟铭瞥了眼对方的手。“你坐下来以后,至少三次不止把手握成了拳头,但是却又都松开了,我觉得这就是你能成为清凉里老大的真正缘故!你会混的不错的……前提是别站错队,被人无辜牵连。”

    白昌洙挤出了一副笑脸,再度点了点头,然后跟宋智孝打了声招呼,就直接离开了。

    “他握了不止三次拳头。”张承文突然开口了。“有几次是对着你,有一次是对着我的应激反应……但是还有两次是对着这位老板做出的下意识反应。”

    “听说……晚上出来卖烧烤的都是有活力的社会团体份子。”金钟铭毫不惊奇的对着烧烤摊老板笑了笑。“看来白老板也是这样的出身了。”

    “说实话,你今天蛮讨人厌的。”被称为白老板的烧烤摊老板依旧是头都不抬。“不会是遇到我的摊子才叫的那位清凉里老大过来谈事情的吧?”

    金钟铭点了点头:“只是没想到他触动会这么大而已,看来效果不错。”

    “所以说,我很讨厌你这些有钱人,什么都算计。”老板说着话递过来了一个盘子。“你要的烤青椒。”

    “多谢。”金钟铭接过了盘子,然后一口咬掉了一大片青椒。“其实白老板你也别怪我多事,人嘛,总是有好奇心的,更何况我本身是拍电影的,这方面的探究心理就更重了。怎么说呢?现像您这种传奇的大人物竟然亲手给我做了几次泡菜汤,那感觉真的蛮有意思的。不过……等到我查到了我公司保安唐谨言的事情竟然跟你有交集的时候,那就不是好奇心在驱动了,是在本能的保护自己了,所以才认认真真的查了下去……”

    “老唐吗?唐老九?”烧烤店老板停下了动作,然后扯开了口罩,满脸的胡子拉碴和烟熏色让那张脸显得格外沧桑。“他在你们公司在保安?”

    金钟铭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张承文:“他现问题的,白昌洙安插到我手下安保公司的人好像认出了唐九……他自然就跟我汇报了。”

    “那确实怪不得你了。”老板放任着几串东西在炭火上黑,却没什么动作。“放谁身上都不会安心的,该我我也会认真的查下去……只是真没想到,唐九竟然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讨生活……他怎么样?”

    “很好。”金钟铭想了一下。“老婆孩子热炕头……除了对我们公司的一个女练习生太热情外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嗯,就是刚才在这里吃东西的那个釜山大嘴丫头了。”

    “可以理解。”老板扶着烤炉后面的案板点了点头,很显然这位的思绪有点乱。“他当年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那两个孩子,那个女孩要是不死的话应该跟刚才的那个大嘴女孩差不多大了……你知道我最欣赏你的地方是哪里吗?”

    金钟铭边吃边摇头。

    “你和白昌洙白老五一样,懂得进退。他知道服软,知道把拳头松下来;你呢,你知道拿白昌洙过来试探我,也知道拿我来提醒白昌洙,但是你却很知机的没有把老唐带过来……这个度拿捏的确实很让我佩服!”

    金钟铭不置可否。

    “我今天要提前收摊了!”沉默的很久,老板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命令。“下次欢迎过来,但是别带白昌洙!”

    “多少钱?”金钟铭掏出了钱包。“我带了足够的现金。”

    “不算了。”老板收拾着东西,头都不抬的答道。“给一百万吧!”

    金钟铭干笑了一声,然后老老实实的从贾潮那几个人腰间凑起了现金:“您这里的价钱还真是浮动的厉害……按照小说里的说法你这种江湖前辈收了这笔钱后应该会有江湖秘籍传下……至不济也会有人生感悟……”

    “人生感悟还真有两个!”白老板接过了钱。“你要听吗?”

    “有何不可?”

    “每个人总不免有所迷恋,每个人总不免犯些错误,不过在进退失据,周围的一切开始动摇的时候,信仰就能拯救一个人。”

    “这是俄国作家马明的名言。”金钟铭摊摊手。

    “很适合现在的你……感情方面的。”白老板瞥了一眼远处已经醒过来的初珑,小姑娘正眼神迷离的往这边看呢,看来醉意还没消。“我这些年读了很多书。”

    说实话,金钟铭有点黑了脸的意思:“不是两个人生感悟吗?”

    “还有一个!”老板已经在熄灭炭火了。“别花心!这个是真的感触,早就想跟你说了,认定了一个就咬住别放了,其余的就不要管,因为拖下去万一搞成僵局,对谁都没好处!”

    金钟铭觉得自己没吃到狐狸肉反惹得一身骚。

    “走的时候把凳子摞起来放到那边石墩子后面……长夜漫漫你们慢慢享受,我要回家睡觉了!”

    五分钟后,看着开走的货柜车几个人都有点意兴阑珊的意思,知道点内情的张承文还好,王忠秉和贾潮都已经百爪挠心了。

    “他去干吗?”贾潮实在是忍耐不住了。

    “大概是想偷偷的去看看老情人的样子……”金钟铭一边拿牙签剔着牙一边不负责任的揣度道。“不然去干什么呢?”

    “那个老唐的老婆……是他老情人?”贾潮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逻辑推理。

    金钟铭奇怪的看了眼还坐在原处并保持着和王忠秉勾肩搭背姿态的贾潮。

    “想错了吗?”贾潮万分不解。

    “他老情人是老唐!”张承文突然没好气的开口解释道。“老唐是当初横行清凉里的新村派唐老九唐谨言,中国街出身的第一位传奇人物……而白昌洙是老五!”

    江边的这个角落诡异的沉默了下去,王忠秉和贾潮则不动声色的停止了勾肩搭背。

    “当初就是为了救他一命,老唐被人三刀六洞的从新村派赶了出来,如今的白昌洙就是收了老唐的遗产上位的……要不是白昌洙在保安公司里掺沙子,估计我这辈子都没想到门口站岗的那位老唐是这么一个人物!”

    说实话,气氛有点不对劲。

    “那这位呢?”良久,王忠秉才没话找话似的询问道。“这位白老板……他也姓白,跟白昌洙什么关系?”

    “没关系。”金钟铭扶着凳子站了起来。“这位……哲修去查了很多次,但是依旧都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只是知道他恰好也姓白而已……然后还只是知道了他的花名而已……”

    “花名?”

    金钟铭没理会贾潮的不解,而是摆摆手往初珑和krysta1坐着的地方走了过去。

    “那个……承文?”贾潮实在是忍耐不住好奇心了。

    “当初的清凉里第一美男子,男行白沉香……老唐的相好……走吧,朴初珑小姐看样子不至于醉成泥,咱们可以回去了。”言罢,张承文扭头就走,只留下一脸呆滞的其余两人。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