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31章咎由自取

第031章咎由自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去昌平宏福苑北面的山区去了,t恤上带着盐渍回来的,一回来挨着床就睡到了7点半……然后还写的很艰难,所以我竟然又欠了4更了!码字这种事情就是咎由自取!

    ———————我是一身汗臭的分割线———————

    八月一日晚七点,东京港区的某栋五层小楼的顶层。

    “生日快乐。”金钟铭笑眯眯的递给了帕尼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谢谢伍德。”帕尼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弯成了倒着的月牙。

    “今天晚上怎么没去六本木?”旁边的泰妍半是迫不及待半是忍住笑式的问道。“因为你的缘故,这栋楼里的人全都想去六本木见识一趟……”

    “要去吗?”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笑着朝外面努了下嘴。“要去的话我现在带你去,还可以给你介绍几位都已经面熟了的女招待。”

    “真的?”金泰妍竟然大为意动。

    但是好在旁边还是有正常人的,秀英劈手就拽住了泰妍的衣领,好说歹说的把对方给镇压了下来,不然以这位的脾气说不定的真的会去见识一下。

    “伍德。”趁着那俩人打闹个不停,旁边已经仔细研究了一遍礼物的帕尼突然收起礼物盒子,然后背着手靠了过来。

    “嗯?”金钟铭也配合着低头挨了过去,两人的笑眼几乎是对上了。

    “你这是在贿赂我吧?”帕尼笑嘻嘻的小声的问询道。“是不是想打听什么事啊?”

    金钟铭连连点头。

    “那……”帕尼继续弯着她那标志性的笑眼。“九点她们要给我开party,趁这个时间带我去去见识一下日本的夜店!”

    “你确定这个时间能见识到什么?”金钟铭回头看了眼窗外挂着的大圆盘月亮。“而且……这个粉钻虽然不是很大也不是很贵,但确实是很难买的……”

    “尤其是一天内买到,是需要撞运气的是不是?”帕尼似笑非笑的接口道。“还需要上网搜,还需要让珠宝店送上门签收,更可怕的是还需要及时的送到刚下飞机的老板手上……确实挺麻烦的!”

    金钟铭尴尬的不得了。

    “不过怎么说呢?”帕尼掏出盒子又看了一眼,那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项链,只是在十字架和链子的链接处各自带了一个小小的,估计证书需求都达不到的粉钻。“我知道你这人最近确实很忙,而且十字架的这个形态应该是你自己想起来提醒你的助理的,所以还是有一丝感动的……这样吧,趁着sunny和西卡还没回来,带我单独出去喝一杯,诚心诚意的祝我生日快乐……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金钟铭看了眼在房间里假装打架结果真打上瘾了的泰妍和秀英,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推着帕尼就下楼了。

    而且,怎么说呢?傻t确实很实在,在金钟铭认认真真的给她倒了一杯酒并祝她生日快乐后,她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给说了出来。当然了,恐怕她也早有把这些事情告诉金钟铭的准备,因为关于sunny和西卡之间的那场大战她至少是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完整的叙述了出来……那两人之间的谈话、争吵,然后sunny的失态、动手,全都一个不拉,甚至连最后西卡是如何凭着自己多年的拳击经验成功的把天天只知道宅在宿舍打游戏的sunny给一边倒的制服了的情况都描述的清清楚楚。

    “听起来像是sunny一个人的咎由自取!”金钟铭给出了一个很过分的评价。

    “不是像。”帕尼多喝了几杯后面色有些红扑扑的样子。“泰妍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无论如何她都不该去挑事的,还说出那样的话。不过后来又打成什么鬼样子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西卡应该是占了上风……她制服了sunny以后把我们赶了出来,然后关上门俩人又接着打了一顿,我们不知道具体的过程,只能说sunny看样子蛮惨的……好在她们俩都没打脸。”

    金钟铭不想接口。

    “而且不止是泰妍和我,其实秀英也觉得sunny有点过分。”帕尼继续说道。“她说sunny是在自己故意找打。”

    “她那不是在谴责sunny,而是在为sunny辩解。”金钟铭冷静的答道。“还喝吗?不喝我送你回去,再喝下去晚上的party你就撑不住了!”

    “走吧。”帕尼被金钟铭的眼神弄得有点心虚。“晚上不止是我们几个人,kara和4minute的人也要过来……我就不喝了。”

    言罢,美国派的她就略带一点醉意的站了起来,另一个桌子上的助理也赶紧起身,准备跟在她旁边照顾着她回宿舍,从他淡定的表情来看,类似的行为这位助理没少干。

    “帕尼!”看到这副场景后心情原本就很不爽的金钟铭突然有些不耐的开口了。

    “什么?”

    “甭管韩国日本还是美国,以后少喝点酒少去夜店!爱玩可以理解,但是要有度!”

    “知道了。”帕尼有点不耐烦。“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玩不到一块去的,有些方面古板的跟个小老头似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多人看上你了……”心情本来不佳的金钟铭冷冷的瞪过去,傻t马上酒就醒了。“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那就好。”金钟铭没好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帕尼不解的问道。“我的生日party……”

    “我到时候会按点去的!”金钟铭仰头一杯酒灌了下去。“你跟你的助理先回去吧!”

    帕尼愣了一下。

    “又怎么了?”金钟铭更加不耐了。

    “没什么。”女孩诺诺的答道。“其实你要是这样……我是说这种痛快喝酒的样子其实还符合我的口味的……别瞪我……”

    “到底想说什么?”金钟铭可不觉得帕尼也是对自己有意思。

    “我是想反过来劝劝你,人一辈子那么长,有点消遣,有什么不妥的吗?”

    金钟铭回过头去没理她。

    但等到晚上九点的时候,金钟铭却难得的爽约了,他并没有按时按约定出现在帕尼的生日party上,实际上他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才出现在了这栋五层小楼下面,而且喝的有点多。没错,傻t最后那句话起到了一点意想不到的效果。

    坐在车里,金钟铭打通了sunny的电话,直言让对方滚下来。

    然后sunny就慢悠悠的毫不在乎的走下来了。

    “车子不错!”sunny一进来先打量了一下这辆车,这是小池一彦的私人座驾,在得知金钟铭要继续留在日本谈生意后他很有诚意的把这辆丰田世纪连同司机一起让给了他。

    “是啊。”看到sunny后,说实话,金钟铭被酒精带起来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半了。“外面看起来像是老古董,但实际上这车子内部非常出色……搞得我都想换车了。”

    “你不会换的。”sunny带上了车门。“你不可能开丰田,而现代没有类似的款式……我太了解你了。”

    “为什么要对毛毛说那样的话?”金钟铭的语气焦躁的打住了这个话题。

    “心疼了?”sunny冷笑道。

    金钟铭没否认。

    “最关键一条。”sunny直起身盯住了躺在后座上的金钟铭。“我的话难道是假话吗?”

    金钟铭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对方,很想说些什么,却根本无从反驳。

    两人对视了一会,sunn
七零农村鬼事帖吧
y率先低下了头,然后她做了一个看起来应该会让金钟铭感觉意想不到,但实际上两人却都有些坦然接受的动作——小太阳俯下身抱住了金钟铭,然后狠狠的亲了对方,准确的说是狠狠的咬住了对方的嘴唇。

    不知道过了多久,sunny才在主动站在车外的日本司机的背身不语中坐了起来:“你知不知道,幸亏你是在日本找的我,是在我被西卡揍了一顿后才找的我,不然我今天一定会强暴了你!然后什么忙内什么初珑什么含恩静我就都不在乎了!”

    “我也会的!”金钟铭坐起身平静的迎着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丝毫不顾及自己被咬破的嘴唇。“如果是前几天,说不定我也会直接把你强暴了……”

    sunny愣在了那里一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嘴唇哆嗦了几下后竟然有点眼眶泛红了:“但是我现在不舍得了……所以我才会这么生忙内的气,然后是生西卡的气……尤其是生西卡的气……”

    金钟铭扶住了对方的脸颊,擦了下对方的眼泪,然后又抱住了对方,他知道,这不像是平时的sunny,但却是最真实的sunny,这个看起来特别豪气的小太阳在她的二十多年的生活里一直在寻求安全感。只不过,由于她一直被自己家人所全方位的呵护着,所以未曾让其他人有一丁点的察觉。

    实际上,金钟铭也已经后悔自己当初鼓动对方留在韩国加入少女时代了,又或者说他突然理解了o6年的时候,当时sunny父亲那种古怪的放任自己女儿自己选择的态度了。因为,如今的他也觉得如果对方当初跟着自己家人一起走了,可能虽然的确会让之前的练习生生涯白白荒废掉,但是最起码跟在自己的父母姐姐身边的时候她是不会有任何的不安感的……这对这个女孩而言是好是坏……谁知道呢?

    类似的情绪金钟铭只对西卡和krysta1有过,他很早的时候眼看着俩人选择了这条路时还觉得命运真是奇特……但是,当他看到西卡日复一日的在舞蹈和歌曲中消磨时光,然后放弃了学业去寻求一个机会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反思了,所以他才会去问当时还有机会退出的krysta1。

    而这种情绪,在黑海之后的那段时间达到了一种奇怪的平衡感,从那以后,他已经不再为西卡的事业低谷而感到多么惆怅,后来也不会因为少女时代的强势崛起而为西卡感到多么的高兴,他在乎的方向已经变了。

    于是,到了krysta1出道,金钟铭甚至已经在有意无意的压制着krysta1的星路,他要求小家伙在展时以学业为第一,什么fx什么人气都要摆在这件事情的后面……有点像是家里那两位的妈妈的帮凶和走狗,因为她们也是如此认为的。

    实际上,金钟铭很清楚,不止是自己对这俩人,帕尼的父亲对帕尼,徐贤的母亲对徐贤,侑莉那不着调的哥哥谈起侑莉,大家都是一样的。慢慢的,偶尔在宿舍楼下遇到一起,偶尔在电话里、网络通讯群里聊起来起她们的时候,话题已经从出道后的事业如何如何这些东西慢慢的变成了一些什么ido1什么理想之外的事情,什么昨天她们赶了多久的通告不知道有没有睡好,什么那些喷子又在开骂了……不到没话可说的时候,大家是不会去谈她们的成绩如何如何的……

    都说粉丝对着偶像的关心程度比家人有过之而不及,或许如此吧!但是,粉丝有粉丝的心态和角度,家人也有着家人的心态和角度……这两者最起码在关心的角度上截然不同。

    而金钟铭此刻的这种感觉和态度,其实才是真正意义上家人的角度。一个人真的关心另一个人,怎么会关心对方赚了多少钱,获得了多少利?肯定先会想知道对方昨晚有没有睡好,累不累,心情怎么样?

    这种态度以前是仅限于西卡和krysta1的,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钟铭如今又对着一个人有了类似的心疼的感觉,这也是逼迫着他松开手的缘故——这个o6年离开了家人的小姑娘,已经跟自己建立起了一种深厚的感情,不是爱情,虽然他们误解过,但那实际上是某种来自于心底的相互扶持,是家人的感觉。

    而正如徐贤所说的那样,如果他们想要试着恋爱,婚姻,那之前的这种感情就必须要溶解和重铸……问题在于,谁舍得呢?

    所以,sunny主动拒绝了金钟铭的放在自己脸上的双手:“松开手,让我靠着你就好……那样也会更舒服一些。”

    金钟铭从善如流,两人在车里肩并肩的互相依着,仅仅是数分钟就各自把心绪平稳了下来,这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

    “需要我去找西卡下来吗?”sunny扭头问道,她的语气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甚至还有一丝不好意思。

    “不用。”金钟铭在对方肩膀上搭了下手。“我和毛毛哪里需要这种谈话……去告诉她我来找过你了,她就明白了。”

    “然后呢?”问话的是西卡,她又趴在阳台上吃冰激凌,最近她越来越喜欢这种消遣方式了,尤其是白天需要舞蹈编排,再加上这种大热天的情况下,吃再多也不用担心身材,因为出汗太容易了。

    “什么然后?”

    “伍德人呢?找你说完你找我茬的事情后他人呢?”西卡淡定的回头问道。“今天夜里的风不错,我还想让他带我逛逛东京港区呢!你下去的早,不知道……他竟然送给了帕尼一个镶着粉钻的十字架项链……我也想要一个。”

    “然后他就走了。”sunny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脚尖。“说是今天夜里还要跟人谈几件事情,谈成了的话电影映前日本这边他就会轻松不少。”

    “哦!”西卡微微一愣。“刚才那辆车是伍德坐的?丰田世纪?豪车啊!难得他会坐那样的车子来。”

    “……你不生我气了?”

    “我干吗要生你的气?”西卡努力的咽下了最后一口冰激凌。“你说的是实话!把你从伍德身边撵走的不是忙内,是我,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所以只要我在,你就一点资格都没有。我选择不去下手,你就也没资格下手,然后还只能站在我旁边……白白的看着别人靠过去……你恨我不是正常的吗?”

    “……”

    “只是你天天打游戏,所以连恨我资格都没有,明明是你来挑衅的……结果还不够我一拳揍的罢了!被我按在地板上抽了七八十下屁股的是哪个?是少女时代的李顺圭吧?”

    sunny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赶紧说,我还要洗澡。”

    “对不起。”

    西卡无语的看了一眼对方:“小孩子吗?”

    “我……今天才确切的想明白看透了一切,但即便是我,也觉得认清这一切其实很艰难……”sunny背着手小声的说道。“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将心比心……你……你这几年一定更艰难,更挣扎……最起码,没有另一个郑秀妍可以过来一拳砸的你肚子里直翻酸水,然后关上门把你像拎小鸡一样扔到地板上狠狠的打一顿……”

    西卡没说话,她背过身来重新趴在了阳台上,夜风吹拂起她那已经改回来的黑色长,翻腾的跟身上的白衬衫以及下身的牛仔热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头顶的大圆盘月亮把这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

    很长的时间,不知道是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反正她都没有回头去回应一声sunny的道歉……

    “毛毛……”sunny有点害怕了,所以她主动的开了口。

    “其实没什么,你不要想太多了。”西卡回过头来整理了一下头。“但是李顺圭……我还是要再揍你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