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25章两个亲闺女的作用(2合1)

第025章两个亲闺女的作用(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还是欠4更……

    ————我是焦虑的分割线————

    “艾回内部有人有意终止跟我们的合作?!”从宝儿嘴里听到的第一句话就让满脸疲惫的李秀满完全理解不能。“为什么?”

    “不知道。”宝儿皱着一侧眼角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像就是这两天突然出现的风波,但是消息确凿无疑,因为今天上午千叶龙平副董事长直接公开的表达了这样的诉求,他的理由还是去年东方神起的那档子事情……”

    李秀满微微一滞。

    “哦,还有华纳和jyj这些词汇出现,还有对我们公司掌控力的质疑,还有……”宝儿自己说着说着就不耐烦了。“我也没记清楚,告诉我的那几个工作人员说的太零碎,其实在我看来,这些也都是在找理由而已,这些关于东方神起的一系列事情最让艾回感到接受不了的是封杀成本。华纳几乎是公开的撕破了脸,没有顾忌什么行业规矩,这让他们压力很大。而日本的粉丝群体很忠诚,jyj通过韩国华纳获得售渠道后这些人基本上算是流失了,而且……这件事情终究在道德上显得艾回站不住脚……反正很早就有这样的说法了,就是觉得艾回不应该因为日本之外的事情影响到日本的生意!”

    “这其实也就是当年我来日本后选择艾回的缘故了。”李秀满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因为艾回是独立音乐制作公司,他们不会侵蚀到韩国市场,我们之间是可以做到一日一韩背靠背相互支撑的。但是华纳、环球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国际性的大唱片公司,全球处处伸手,就好像这次韩国华纳的事情。当然了,艾回的这种态度也不是没有预料,只是我这次将少女时代和shinee带来就是想告诉他们跟我们合作还是有利可图的……但是……但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不耐烦了,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宝儿担忧的问道。“要不老师您再去找松浦胜人谈谈,谈谈双方合作这么多年的交情?”

    “谈了又怎么样?”恢复冷静的李秀满心里透亮。“松浦胜人是个讲交情的人?他眼里只有利益!真要是讲情面去年最关键的时候会捅我们一刀子?他觉得利益到了那自然会去做,觉得不行自然会不行。更关键的是……千叶龙平和他之间的利益纠葛究竟如何只有他们俩人知道,所以千叶龙平的这番表态究竟是谁的授意,又有什么作用我们其实是一无所知的。”

    “那……直接点开,告诉他少女时代会帮他们赚钱?”

    “没必要。”李秀满摇了下头。“我心里透亮,松浦胜人心里也肯定透亮,这个道理他一定懂,所以明天再见面时我会催一催他,劝他快点做决断,他一定会懂得。反正这事情拖不下去!”

    宝儿连连点头:“确实如此,不耽误时间是最紧要的。”

    说完,宝儿坐在原处低下了头,就没再说什么。

    李秀满也坐在那里思索了一阵子,他对这种失控的局面感到不解,明明之前并未得到任何相应的预兆,可艾回的两个脑松浦胜人、千叶龙平的态度却突然间都有些不对头了……可是,想来想去李秀满却一无所获,毕竟日本是日本,不是他经营了几十年的韩国,上上下下触角都能探的到……

    “老师。”

    正在想到头疼的李秀满突然反应了过来,宝儿似乎还有话说。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宝儿幽幽的叹到。“我出道已经十年了……”

    “我知道。”李秀满心里咯噔一跳,说实话他被宝儿这语气和这句话给吓到了。

    都说朴振英当初把闵先艺当亲闺女,现在把那个裴秀智继续当亲闺女,可实际上那只是宠着而已,真正的亲闺女只有像他们这种出来创业的大叔自小带出来的女徒弟才是!比如松浦胜人和滨崎步,比如自己和宝儿……这才是真正的嫡传师生外加半路父女,而且无论是宝儿之于s.m,还是滨崎步之于艾回都是有战略地位的……基本上她要是有什么要求,你是没法拒绝的,甚至是讨价还价都很难的。

    不过,宝儿当然没有提出一些让李秀满难做的事情,她只是略显感慨的说起了自己前两年的事情。

    从去年底开始,宝儿上半年大半年都在日本活动,虽然两个小时的飞机而已,双方也经常见的上面,但是想要和以往那样带着对方回家让老婆做饭的交流方式却几乎不可能了。于是乎,哪怕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李秀满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听一听对方这些类似于诉衷肠的话。

    “老师,我马上就要回韩国准备十周年专辑了,说实话有点心累了。”说了一圈之后,宝儿突然又重申了一遍自己的退意。

    李秀满张了张嘴却并未反驳什么,这个小女孩14岁出来给s.m公司打天下,已经整整十年了,累了就累了呗,想歇就歇歇呗,况且这真不是对方第一次表露这样的想法,他也早有准备……但是慢慢的,李秀满却察觉到了宝儿话里的某些暗示。

    “其实吧,我才25。”宝儿看了看敞开的门口方位,然后指了指那边。“那群孩子很多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跟秀妍,在韩国拍戏的允熹,都是很好的朋友……可是她们在想着迈出去的时候我就已经想着退回来了,之所以是这样……”

    “是前两年的问题。”李秀满心知肚明。“你已经日本顶级的歌姬了,在韩国更是韩流文化的代表,但去美国的事情……还是我想当然了……”

    “不怪老师。”宝儿摇了下头。“终究是文化隔阂,终究是人种差异,终究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新天地,别的不说,我那日韩杂交的英语就不可能改的过来,所以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李秀满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想多提这件事情。都说朴振英把ondergir1s送到美国是昏了头,也确实是昏了头,但是那个主要是指朴猩猩太心急了,没给ondergir1s打好基础和后路,并不是说去美国这件事情是昏了头。

    实际上,去美国闯荡一圈是所有韩国经纪公司的终极目标。

    于是乎,在ondergir1s在美国摇摇欲坠但是韩流进军美国的舆论风气还在的那段时间,s.m公司一咬牙,就把宝儿这个无往而不利的看家法宝送到了美国,而且毕竟是韩国第一大经济公司,外加宝儿本身后路稳固,水准出众,所以从签约caa到昂贵的mv制作,从英文歌曲的选取再到合作对象,当然还少不了在媒体上砸钱,反正花了不知道多少代价……但是,一年零八个月的辛苦却只能换来宝儿的萌生退意。某种意义上而言她甚至还不如ondergir1s的成就,毕竟人家一开局就上了公告牌。

    而话说回来,李秀满之所以认定金钟铭的日文歌曲不行,其实缘故就在这里,语言的隔阂实在是太重了,真要是金钟铭写的是中文歌或者英文歌说不定他李秀满都要警惕万分。

    不过……

    “宝儿你的意思是……”李秀满低头揉了揉酸胀的眼袋。“少女时代还有机会是不是?西卡和帕尼都是美国派,我们应该从以后的展方向考虑这一切?欧美……中国?所以你是在隐晦的建议我选择一个全球性的唱片公司来统一的运作她们,而不是艾回?纪公司断片是大问题,少女时代是我们的顶梁柱,往外走是必然……你的意见我确实知道了。”

    宝儿点点头起身告辞,话说到了就行了。

    “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等到宝儿走到门口时李秀满突然问了一句。

    “算是吧。”宝儿当然不至于对李秀满隐瞒什么。“但不止。就是上周吧,回韩国的时候跟允熹在公司闲聊了一会,说到少女时代要来日本了,我们就说起了进军欧美的事情……谈了很多。”

    李秀满点点头,心里的最后一丝疑虑基本上没了。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在相当程度上被宝儿的话说动了,从对方的角度来看少女时代,这个教训是真真切切的。长远来说,少时确实需要为了欧美的展而选择一个能总体筹划的大型经济公司,而非是一个地方一个坑……比如说只在日本一地的艾回。

    宝儿离开酒店了,隔着一个相模湾和三浦半岛的伊豆地区,金钟铭也终于结束了温泉里的休养。

    呃,套上宽松的和式浴袍,拿上一罐啤酒……但是刚一走到门廊附近的时候,一直守在附近闲坐着喝酒吃饭的几个助理中就站起来一个人,是贾潮,他走过来告诉了金钟铭一件事情。

    “韩胜浩这厮……还是心急了点。”金钟铭略微有点不爽。“太急了李秀满警惕起来怎么办?”

    “应该不至于。”贾潮出乎意料的替对方解释了一下。“他说今天的谈判中松浦胜人的态度有点问题,他觉得趁热打铁做出反应才显得更正常……”

    “……”金钟铭沉默了一会。“松浦胜人虽然没见过,但是他是那种轻易就动摇的人吗?这是怎么回事?”

    贾潮当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有人知道。

    那么回到艾回的松浦胜人身上,
神探高中生吧
说起松浦胜人就要说到滨崎步,说到滨崎步就要说到松浦胜人,这两个人之间的故事简直精彩极了,有点像是宝儿和李秀满,但是更复杂更深入一点。

    宝儿和李秀满年龄差距太大,笼统的说是父女师徒之情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松浦胜人和滨崎步呢?父女之情绝对有,但是不止,师徒之义绝对在,但是也不止。

    总之,如果不是专业研究感情和心理的人很难分析的透彻这俩人的关系。

    但是,还有一条,那就和宝儿在s.m公司内部斗争的参与度比较低不同,滨崎步对于艾回公司而言绝不只是一个艺人。原因很简单,在当年轰动了整个日本的松浦胜人事件中,滨崎步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呃,这件事情的缘由其实很狗血,也很常见,基本上现代企业在新世纪以后多多少少都遇到过。

    话说,1973年的儿童节,当年才9岁的松浦胜人立下了志向,想要搞一个音乐企业。对于这个世界上九成九的人而言,这种儿童节的幻想一般一年后就忘了,少数记得的人,九成九的又会在五六年后忘掉……就算有那零星的几个人记着这个理想并且还很努力的往那边展,但十之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现实困难而不得不放弃。但是,松浦胜人之所以牛,就是因为他在14年后刚刚踏入社会之际,竟然一往无前的按照了自己的设计蓝图开始履行自己的志向!

    没错,1987年的时候23岁的松浦胜人带着几个员工在东京都町田市开始创业,然后注册法人进口唱片,再然后融资、展……一不可收拾,这就是日本四大唱片公司中唯一一个独立音乐制作公司的来源。

    不过嘛,融资这种东西……反正在o4年的时候,日本娱乐界大佬,从电影到唱片全部都有涉及的依田巽成为了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这个老头子实际上以资本的方式获取了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当然了,依田巽又要拍电影又要当官,还要动不动斡旋个黑帮矛盾之类的,反正这位大佬是不可能亲自管理公司的,所以二号股东千叶龙平成为了社长负责日常行政事务,而松浦胜人作为执行董事依旧全权负责着旗下所有艺人。

    就这么好好的过日子也不是不行,毕竟资本和创业者之间最好不要直接对话,容易出事!但是依田巽不知道什么神经,突然在o4年的时候想起来要亲自经营这家公司。后来嘛……后来的事情犹如一场精彩的宫斗剧!

    一方是老奸巨猾但实力雄厚的财阀大佬,一方是年轻气盛但才气纵横的创业者,这种经典的对决模式已经不知道在全世界各个公司里上演过多少次了,但是每一个彻底分出胜负的过程都很精彩!

    具体情形不多说,但是总体而言,胜负手主要有三个。

    先是就是当时正在巅峰之时的滨崎步率领着几乎全体艾回艺人对自己恩师的力挺,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当时松浦胜人猝不及防之下已经愤愤然的提交了辞呈,是真的被气到了还是早有所图不知道,但是如果没有滨崎步以天后身份把这件事情摆明车马的捅出去,松浦胜人当时就已经跟这家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无关了!

    其次,是三驾马车之一的千叶龙平的倒戈,这个电影人出身的家伙先是毫无疑问的站在了同样电影背景深厚的依田巽那边,以行政脑的身份接受了依田巽提出的解雇松浦胜人的建议,但是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倒戈了,从行政结构和董事会的正义性上为松浦胜人保留了竞争舞台和渠道。

    最后,则是全线舆论的压力。依田巽这个老头子打死都没搞懂,自己名分上和股权上都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一个纯粹的、手拿把掐的公司内部事务而已,为什么nhk要全程追踪报道?为什么全国舆论都在呼吁资本要收敛?为什么所有的政党都讨论要不要给财阀套上笼套?为什么所有的商业伙伴都嫌他不懂低调做人?为什么全世界都说他是强抢别人财富的垃圾?

    为什么最后日本有线放送这个半官方组织会出来购买公司股份把自己撵下去?!

    这个公司不是我的吗?我出了钱,我占据了最大的份额,不该听我的吗?

    这写问题对于财阀而言是没有答案的,但是不管如何了,反正最后在全日本社会的压力下,依田巽放弃了对艾回的染指,最后只保留了一个名誉总裁的位置,然后……然后这家公司颇有些大政奉还的感觉,回到了松浦胜人手上。

    而这件事情也成为了日本现代企业一个里程碑的事件,从那以后日本财阀对新型创业者的资本压迫基本上维持在了求利的范畴上……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仅仅是数年后,那个倒戈的千叶龙平所拥有的一点股权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运作被融进了公司里,千叶龙平虽然还有这个数字的实际基本盘,虽然依旧是公司日常行政脑外加全公司二号人物,但是他却失去了董事会里的投票权……始作俑者叫做松浦胜人!

    “所以说是滨崎步?”坐在庭院长廊边上一边喝啤酒一边打电话的金钟铭撇了撇嘴,不远处笔挺站着的则是公司里在日本这边显得熟门熟路的张承文。“那么……这算是好事还算是坏事?”

    “算是好事吧。”对面那人用生硬的英文答道。“我们公司并不亏欠滨崎步什么,但是松浦胜人他亏欠滨崎步太多,当初o4年的时候滨崎步就是因为干涉公司事务导致的人气下滑,后来眼瞅着又要起来的时候她的耳朵又出了问题,不然滨崎步的成就绝对不止如此!”

    “那么松浦胜人无论如何都会选择支持滨崎步了?”金钟铭干脆的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是。”对方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直接。“甭管这里面他们俩人之间私下里会如何交流和讨论,但松浦胜人最终都会同意滨崎步的要求!这个结果不可能改变!”

    “麻烦你再重复一遍刚才你说的那些……”金钟铭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看月亮。

    “从7月底开始开始,以隔周行的方式布3张单曲,如果成绩不佳,那就要在年底前再度行一个新专辑!”

    “我记得……她年初就行过一个专辑,然后又是四十场巡回演唱会和……和什么我忘了……她不累吗?为什么要这么急切呢?”金钟铭有些不解。

    “她出道12年了,人气不稳是正常的,急切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对面的人叹了口气。“而且这次还跟kara以及少女时代有一点关系……”

    “开什么玩笑?”金钟铭嗤之以鼻。“虽然说我妹妹就在少女时代里,但是滨崎步是什么人?她至于和这些人计较吗?”

    “她计较的不是这些具体的人。”对方认真的解释道。“她计较的是自己出道12年后失去号召力的背景下团体偶像这四个字,不仅是kara、少女时代,更重要是akb48和岚!”

    金钟铭恍然大悟:“渴望着重拾荣耀吗?真是个了不起的音乐人!”

    “是啊,尽管派系不同。”对面的男声再次显得感慨了起来。“但我还是要承认,滨崎步就是滨崎步,聋了也好,感情挫折也好,可对音乐的追求她从没停过!虽然这种急切会得不偿失,会让包括松浦胜人在内的所有相关人员感到不满,甚至会让公司底层人员感到厌烦,但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而言,她确实了不起!”

    “可是……你是旁观者吗?”金钟铭感觉之前的气氛被对方最后这句话给逗得消散一空。

    “我很早就是旁观者了。”对方那人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了口。“金钟铭先生……我想额外的问下你,既然你有插手的意图,以您的财力,真的对艾回不感兴趣吗?”

    “不动心是假的。”金钟铭咧嘴笑了。“但是……说实话,我很怵松浦胜人,他跟李秀满是一路人,万一吃不上羊肉反惹得一身骚怎么办?更何况,这次我的目的就只是想拿下少女时代的专属合同罢了……心太大只会贪多嚼不烂。”

    “也好。”对方再度沉默了一阵。“不过……回到正题上,如果滨崎步的施压使得公司不得不把资源全线砸到她身上的话……那么事情似乎就会好办多了……我们之前的承诺还?”

    “滨崎步杀出来是意外之喜不错,但我要的只是结果。”金钟铭笑道。“所以,只要艾回拒绝了少女时代的合约,甭管方式和过程,到时候那部……非常舞者是不是?是这名字吧?呃,有金俊秀参演的那部舞蹈电影?”

    “是!”对方本能的用了日语。

    “什么时候那边谈判破裂,什么时候这部电影就会立即在韩国和中国大陆通过审查!”金钟铭也严肃了起来。“韩国那边我亲自打招呼,中国那边我也有几个恰好欠了我人情却又跟中影韩先生关系紧密的合作伙伴……所以,我说到做到!如何,千叶龙平社长?”

    “多谢!”对方努力的用韩语致谢道。“祝您日本此行心情愉快!”

    “再见。”金钟铭挂上了这个手机,然后递给了候在旁边的张承文。

    夜深了,该睡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