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21章跳出来才能走进去(2合1)

第021章跳出来才能走进去(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6k,标准的2合1章节,去掉昨天的承诺,三章欠账还剩两章……两点半,赶紧睡……

    ————我是疲惫的分割线————

    人是一种很奇怪很复杂的群居动物,这一点是金钟铭最近突然感悟出来的。

    无他,因为最近金钟铭现了一点很有意思的事情,作为生活中无论是企业、家庭还是节目组或者剧组中的头狼,他的状态是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而且,其他人的整体节奏也会反过来影响他。而这其中,这种相互影响又以工作范畴上最为明显,因为在这个范畴上他金钟铭有着绝对的权威性,是法理上承认或者是人心底里承认的统治者。

    其实吧,这种相互影响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比如cube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工作上遇到相抵触的不同意见时,周围还是会有人警告他规劝他的,那时候金钟铭也会妥协或者用手段来抗争;然后慢慢的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威势越来越重,就没人再明着说那些反对的话了,他们不敢;而后到了现在,哪怕他不说话,不指出一些明确的意见,但是他金钟铭个人的的态度,甚至精神状态,也会自然而然的影响和扩散到周围的所有人身上。

    这个其实也没辙,这是韩国儒家传统文化遗留到现在造成特有的一种文化,何止是他,很多类似的韩国企业掌舵人都会如此。

    夸张点的如同李健熙,因为他的缘故,三星的员工现在一般都不敢在工作时间看向窗外。至于原因嘛,荒诞到可笑!

    话说,据说李健熙在一次商业谈判中,态度非常强硬的对一个商业对手宣告,说是自己讨厌被人俯视,一时间传为美谈啊!而员工们也立即根据这句话自己脑补出了一个新规矩,一开始这规矩倒还合乎逻辑,只是在前几层正对着大门的那些员工在上下班时间不往窗户外面看而已,因为他们生怕正好撞上李健熙出入,造成了直接的俯视效果。但到了后来,就变成了本部大楼的一般文员上班时看向窗外了,而到最后,干脆就是所有三星员工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家除非是位置天然使然,否则绝不会有人主动走到窗边看风景,对着野地的窗户都不行!

    这个就叫做变态了。

    当然了,金钟铭如今遇到的事情肯定没有这么变态,但也有些类似。实际上,随着心态的一层层好转,他再回头看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就觉有点不对劲了,尤其是今年以来,一些不对头的现象非常明显。

    先是年初到百想大赏之前那段时间,那时候全公司都有些过度的志得意满,就和之前爆了一整年的他一样,全公司都颇有些有些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而公司的扩张的决策也就是那个时候正式开始实施的。那段时间有次因为大雪被困在揄峙里,当时金钟铭就有些感慨的跟青春不败的pd王贤武聊过,他当时说几乎所有手下人都在推着他扩张,但实际上他这话是在推卸责任,手下人之所以这么卖力,其实还是受到他这个领头人的感染。

    然后是大赏后压抑和妥协,那段时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一辈子躲在新手区里了,也意识到了外人的强大……所以,那段时期公司也好他也好,私底下都做了很多强压下的让步和妥协,公司大楼的报价如此,cj的有线电视台入股也是如此……这里面都是有着出商业外的构想的。

    不过,这些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整体而言在大的方略上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最近的一些事情却让慢慢回复理智和冷静的金钟铭变得警惕了起来——他这段时间表面平静下的躁动和敷衍严重影响到了手下的各方各面,甚至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

    不过,那话怎么说来着?所谓成长,就是不断跳出一个又一个的圈,然后回头用全局的眼光再看这个圈。

    得益于最近心态的缓和,金钟铭立即注意到了这些东西,并且随之产生了一个念头。而他这个人嘛,唯一的好处就是说干就干,绝不拖泥带水,很快的,一个完整的构思和计划也随之形成了。

    当然,是在专业团队和专业人士的协助下。

    “缓一缓?”6月初的某一天上午,还不到九点的样子,被请到会议室里的洪胜成上来就被这句话搞得有点蒙。“具体哪方面?”

    “哪方面都要,但是也不是具体的某个方面。”金钟铭略显为难的答道。“甚至不只是具体的事情。”

    洪胜成犹豫了一下,出乎意料的,面对着如此模糊的说法他竟然直接点了下头:“我大概的感觉到了你的一点意思,也理解你的一点想法。但是我能一点就懂是因为我在负责整个公司的运作体系,是能感觉到一些东西的。可下面的人就未必懂了……所以还是要具体的命令和指导才可以。”

    “那就先从节奏上缓下来。”金钟铭说出了自己早有准备的方案。“先降,防止车太快出问题。世界杯要来了,这个对于娱乐业的冲击不言自明,但对我们而言却是一个趁机疏离自我的好机会……”

    “确实。”洪胜成沉吟了片刻。“我们现在的主要业务在于日韩两国,这两国对于足球的热情可不是虚的……趁着这个机会收一收,kara歇一歇;4minute这波过去以后也可以歇一歇练练日语,然后让她们世界杯后跟着kara闯一闯日本;beast前半年也有点疯,收收心休息一两个月,世界杯后给他们整个团综……”

    “这些事情……老洪你自己有想法就去办,没必要跟我说。”金钟铭有些意味深长的打断了对方的叙述。“其实我最近想了一下,不仅是公司上半年节奏太快太急,关键还是我们这些上头的人尤其是我走的太急把整个公司都给带起来了……这不对劲。”

    洪胜成的眼神微妙了起来。

    “节奏缓下来有很多具体的方式和具体的范畴。”金钟铭看了对方一眼,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太多了,我那边也有很多。那个综艺的制作企划进度、李廷香导演和宋慧乔的那部文艺电影的拍摄、几位大牌演员的运作,想找的话我这边也能找出来一堆……但是我想说,这本来就有点不对劲。”

    “你莫非是想……放点权?”经验丰富的洪胜成马上嗅到了一点问题的本质。

    “不止。”金钟铭认真的解释道。“从五月底到现在,我仔细的考虑过公司的问题,不只是走的太急的缘故,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说到底,韩国企业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完全仰仗着一个灵魂人物的作用,这个人强,企业就跟着强,这个人快,企业就跟着快,但是这个人一旦出现问题……那整个就不对劲了,这是不负责的行为,对整个公司上下不负责,公司也对这个人不负责。在这一点上,我说实话,这边cube做的明显没有我在釜山那边的好,那边的公司高层虽然也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整体而言他们还是能做到恪守职业经理人理念的。”

    “你……来点干货吧。”洪胜成的面色有点潮红,如果金钟铭这个时候找辙架空他,他其实无能为力。

    “我的意思很简单。”金钟铭说出了自己最终的想法。“音乐部门我们早有君子协定,我不想多干涉,但是电影这边和整个公司的高度,我要试着整理一下结构,并且试着跳出去!”

    洪胜成为之一愣。

    “会议室里就我们两个。”金钟铭递过去了一个文件夹。“一个计划书……是在之前公司夸张后的结构计划书上做的修改,你看看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就在这里我们两个可以尽情的讨论一下。”

    洪胜成半是惊疑不定,半是有些认可的点了点头。

    计划书只是草稿,细节还很少,可即便如此里面也包含了很多很复杂的东西,应该是有专业的团队在旁边出谋划策。

    不过,洪胜成毕竟在韩国当了几十年的公司社长,大致上的意思他马上就搞懂了。

    先诚如金钟铭所言,他并非要趁机搞掉洪胜成拿走音乐部分,恰恰相反,主动退出公司架构的竟然是他自己。

    而针对于此,最大最核心的变动也就出现了,那就是公司结构问题。

    先,总公司依旧由洪胜成担任社长,而张敏雅将会担任副社长,他们两个将负责所有的日常事务和日常运行。但是,原本被总公司直接签约的艺人、ido1组合将下放到一个依旧由洪胜成担任代表的音乐类艺人专属经营的分公司里。这样,总公司将会更加规范化,但是,在深层次的会议,比如说合伙人会议或者股东会议未启动的状态下,这个总公司的日常职能也会被弱化到一个打理公司正常运行的部门机构范畴上。

    其次,jk-cube电影类工作将会拆分成两个不忿,包括安圣基、崔岷植、全智贤、尹恩惠,甚至金钟铭自己的艺人合约将会整理到一个名为j-cu
符镇穹苍sodu
be中去,这个专业的演员专属经纪公司将由日渐成熟的金英硕出任代表来继续打理和负责;而电影制作的所有工作将分离到k-cube上面,这个公司将由张恩赫出任代表;同时还会新组建又一个针对电影、电视剧、综艺进行投资和运行的分公司……还叫jk-cube,金钟铭依旧担任代表。

    “这只是主体的变动。”金钟铭在旁边主动往下解说道。“我近期还准备收购一家成熟的艺人安保公司,然后和我们自己的安保部门合并。不过,由于性质特殊,我准备让它继续一个独立公司的方式运行,是那种可以继续对外经营的公司,同时还可以……让委员会的金哲修那群人有个正式的皮囊。”

    “好主意,于公于私两得,更何况演唱会、商演、艺人出行,这些事情的安保工作越来越专业化也是大势所趋,撤销安保部门也是业内的主流方式。”洪胜成点了点头,同时放下了计划书。“所以,这个我就不看了。实际上,相应的结构变化不应该仅限于此,对应的,还有医疗保健健身部门,音乐影视行部门,甚至专业而独立的财务结算部门……”

    洪胜成的话很有道理,也很有见地,比如把财务结算部门独立出来这件事情就让金钟铭很佩服对方的大度和开明。

    “公司大了,把这些专业性强的东西独立出来专业运作统统都是大势所趋,至于纳不纳入公司内部,其实是要看控股情况的……但总之,这些举措都是科学的,也是对公司结构健康化的一种方式,我们当初创建公司时本来就因为创始人的利益分配有着大大小小的不对劲,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反对!”洪胜成在专业问题上的眼光和开明程度非常之高。“实际上,我对这些个方案的唯一感到有些无奈的地方就是分公司的名字……j、k、j&k,你真宠着你两个妹妹,但是这个无伤大雅。不过嘛!”

    “不过?”

    “不过你呢?”洪胜成叹了口气,语也变得越来越快。“我理解你这么做的意思,跳出去,避免个人对公司的影响过甚,对自己也是解脱,还可以通过更然的方式在更高层面上控制公司。但是我们公司结构特殊,我们是没有会长这个职务的。而且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我认可你这种为了公司好的结构优化策略,但却反对把公司纳入到你的个人体系里,所以……反正你不能当金会长!这是底线,我不允许。你真要做了,那我会做出和当初jyp那样一样严肃而认真的选择!所以,钟铭你得告诉我,如果按照你这样安排的话,你本人又要如何自处呢?看起来像是你的权柄被吞了……”

    “你太小瞧我了。”金钟铭干笑了一声。“大楼是我的私人财产,公司我控股51,安保公司我是准备直接控制的……都这样了,我何必还要什么会长的虚名呢?要不……给个公司艺人总监的身份?让我跟李秀满面对面的时候平起平坐?”

    “话虽如此了。”洪胜成严肃的指了指胸口,他的语降了下来,可是语调重了很多。“我这里却不能心安啊,不是道德上的那种不能心安,是危机感导致的……你得让所有人放心,甚至对于公司外界也是如此,你得去告诉大家公司没有什么动摇人心的事情生!”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有个主意。”金钟铭笑着点点头,果然他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不是说好了要在搬迁公司时顺便增补安圣基老师成为合伙人吗?既然如此,可以把趁机把fnc的韩胜浩这些当初为了得到业内认可而似是而非的人给去掉!新沙洞老虎这样没什么利害关系的当然可以留……嗯,再把敏雅姐、恩赫大叔、英硕三个人一起增补进来吧,你看如何?这样不就可以清晰的告诉员工和外界,我们公司没有任何问题,你是从我手上拿走了行政上的全局控制权,可我却从你手里获取了足够的后台砝码,我金钟铭和你洪胜成依旧是平衡的。所以,这次只是公司在面对着大肆扩张的境遇时为了优化效率而进行的内部结构调整……你怎么看?”

    洪胜成沉默不语良久,但五分钟后,他突然抬头问了一个问题:“老崔那里……”

    “合伙人名单里,你占大头。”金钟铭撇撇嘴。“公司股权我占大头,何必要问老崔呢?我的意思是……老崔安心带好他那组人就成,实际上就算让他来,没有任何砝码的他拿什么说话?”

    “有道理。”洪胜成轻笑了一下,然后又慎重的点了点头。“我原则上同意!但这份计划书要给我……我要跟申景和他们事先沟通一下。”

    题中应有之意而已,而且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金钟铭当然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么,我原则上认为……”洪胜成继续用严肃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我那边没问题,那就宜早不宜迟。趁着世界杯这个大空档,也趁着我们搬迁到新大楼,把这些事情趁机做个了断!”

    “同意。”金钟铭再度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那就好,不过……多问一句。”已经起身准备离开的洪胜成突然回头问道。“你这么做我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你就没想过彻底整理一下自己在韩国的各种产业?然后彻底跳出去?”

    “怎么可能没有?”金钟铭干笑一声。“老洪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世界杯后不是4minute要去日本跟着kara混一混吗?”

    “是啊。”

    “话说,把kara送到日本后我还没去过,我家毛毛到时候似乎也要过去……”说到这里金钟铭轻笑了一下。“巧了,釜山淘宝那边也在筹措着利用自己的地理优势进行日本电商网络的铺设,所以……我准备届时去趟日本,到时候,4minute就由我来带队吧!”

    “没理由反对!”洪胜成也笑着松了口气,刚才这番交谈他一身汗都出来了,没办法,实在是事情本身太严肃,由不得他不紧张。

    “那就好。”金钟铭也放松式的笑了一下。“如果真能跳出来,到时候就真的能松了一口气了。”

    “跳出来之后呢?”洪胜成不知道是不是在没话找话,他都站在那里两三分钟了。

    “到时候就要走进去了。”金钟铭也没瞒着对方。“除了企业家以外,我终究还是个艺人、是个学生、是个情感幼稚的年轻人,这些身份有的代表财势,有的代表名望,有的代表……不好说。但是不管怎么说了,这些对于我的人生目标而言孰重孰轻我也根本无法分清楚。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绝不应该把这些身份混淆……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心思——先要把把商人和企业家的身份变得然,以强力而稳固的控制为主,但是不应该过于介入,也不应该拿这个身份混杂其他的身份……”

    洪胜成信服的点点头:“跳出来才能走进去,你能在这个年纪有这种人生上的认识确实了不起。”

    “二来嘛。”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继续笑言道。“人活着嘛,精彩的事情很多,理顺了最繁杂的财势问题,其实就是为了在其他身份和领域上更加深入进去……这也就是我说的走进去了。实际上,我准备马上就去找找青春不败的王pd,然后以主mc的身份警告他一声,最近青春不败似乎沉溺于搞什么跟揄峙里无关的联欢活动,观众、其他节目的mc、ido1,什么阿猫阿狗都乱来……这很不好。哪怕是农闲没活干只能开party,那也应该和揄峙里的村民一起玩……”

    “果然是个称职的主mc。”洪胜成苦笑着摆了摆手。“恭喜去年那个乘风破浪的金钟铭又回来了。那么,再见!”

    “再见!”金钟铭耸了耸肩,并没有追究对方明打断自己话的事情,哪怕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是在嫌弃自己啰嗦。

    不过,洪胜成离开后金钟铭并没有着急的去找王贤武,而是在偌大的空会议室里枯坐了起来,也不知道在腰前交叉着十指的他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金钟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跳出来,才能走进去吗?脑子转了很多圈,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但思绪却终于回到了刚才洪胜成的这句话上面。而回味着这句话,金钟铭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些莫名的萧索和不舍,因为他莫名感觉到了一些东西,自己这次再从日本回来,恐怕终究还是会把那最后一丝纠葛给切断掉的。

    “但是,再走进去的时候,走到哪里呢?”会议室的钟声响起,12点整了,金钟铭一边感慨着一边起身离开了这里,他还得找王贤武吃午饭去呢!

    话说,自从罢工回来以后,青春不败就掉了1.5左右的平均收视率,而这个锅,必须是王贤武的!他要是敢让自己来背,那就在饭桌上怼死他!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