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20章温柔依旧如水

第020章温柔依旧如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今夜必然还有一更……但跪求诸位不要等,我压力很大。

    ————我是温柔的分割线————

    “感觉我们好像一排电灯泡。”健身房内侧靠墙的一个跑步机上,金南珠已经觉得自己两条腿都要酸掉了。“还是自带电的那种!”

    “说得对。”南珠旁边的两个跑步机分别是郑恩地和吴夏荣,两人也正在上面哼哧哼哧的跑着呢,忙内倒是很安静,但是釜山看板娘郑无理可就心有余而戚戚焉了,虽然她一点汗都没出。“自带电这个比方实在是太对了!”

    “别说话了。”再这边的娜恩都要累哭了。“代表在后面看着,我都不敢停下来。”

    “我快撑不住了……”孙娜恩是要哭了,但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尹普美是已经带哭腔了,她不知道犯什么神经,竟然选了个爬楼机……反正现在这位金赛纶口中的普美oppa已经现自己的四肢快没知觉了……

    背对着五个正在辛苦锻炼的女孩,金钟铭和初珑也正在享受呢!没错,金赛纶美甲店迎来了新顾客,而且她决定展示新技术——一心二涂,就是同时左手加右手在金钟铭和初珑的手指甲上进行涂色……

    “队伍稳定了吗?”瞥了一眼身后正在卖力健身外加各种瞎扯淡的五个人,金钟铭回头轻声朝初珑问询了一下。“崔振浩中途就没起过别的心思?”

    “不是没起过……”初珑轻声漫语的答道。“崔社长之前……大概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他一度看中过一个洪社长那边的练习生,但是最后不了了之了,今年到现在他就一直都没有人员上的想法了。”

    “哦!”金钟铭眼皮跳了一下。“去年年底具体什么时候呢?”

    金钟铭的意思很简单,去年年底正是洪瑜暻离队的时候,所以他想知道崔振浩增加练习生的真正目的。如果是在洪瑜暻劝退之前,那就是崔振浩处心积虑的想换人,是隐约中在跟洪胜成玩妥协或者示威,但跟他金钟铭却没太大关系。若是之后嘛,那态度就有些玩味了。

    “瑜暻离开之前……”初珑很聪明,她当然知道金钟铭的意思,只是事到如今说起洪瑜暻她还是有些语气暗淡。“瑜暻一直到现在还经常来找恩地玩,她跟恩地关系真的很好,话说之前她就说过自己家里认识的那些朋友根本就全都是假惺惺的那种……”

    “瑜暻的事情你也不要想太多。”金钟铭也反应了过来。“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那个时候,崔振浩和洪社长之间围绕着瑜暻爸爸的矛盾冲突已经形成了,而且属于不可调和深层矛盾。让瑜暻走不是说她不好,也不是说不能强行留下他,但是我作为公司里的第三方必须要尽量避免洪社长和崔振浩之间的问题再激化……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懂得。”初珑低头应道。“所以才会更加无奈……当初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和oppa你说了这件事才导致瑜暻离开,可是那种单纯的自责想法随着时间慢慢的就抹平了。而最近因为队长的身份和成年了的缘故,很多工作人员都跟我平等的交流了起来,有些事情才渐渐的明白了过来,但是……反而因此心里又有点不痛快了……感觉……好压抑的样子。”

    “可以理解,人嘛。”金钟铭看着自己乱七八糟的手指甲也有些感慨了起来。“是个人总有有心无力的时候,看到自己无可奈何的事情都是很压抑的。”

    “oppa也有……这样的事情和遭遇吗?”初珑低声反问道。“我看这几天媒体和民众全都在一个劲的夸你,私底下公司里的大家议论到你的时候也都佩服的不得了,都说你这个年纪的人最出色的那个……我甚至有次在楼梯口听到过洪社长和崔代表说起你,那时候他们给我的感觉都是心有余悸的那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无可奈何吧?”

    “怎么可能?”金钟铭苦笑着摇了摇头。“书里有句话说的好,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真正的走的高了,见的多了,无可奈何或者无能为力的事情其实反而会更多……这个时候就要调整好心态了。”

    “是吗?”初珑似问似答的点点头。

    但随即,两人就突兀的安静了下来,然后一起看着面前的金赛纶在他们手上瞎糟蹋东西和人生。

    “有点不对劲。”恩地大概是目前体力最充沛的那个了,釜山的野丫头向来身体很好。

    “哪里不对劲”相较于恩地,其他人已经偷偷在器械上做手脚偷懒了,比如金南珠已经把跑步机的度降到4kmh了……

    “确实不对劲了。”尹普美一咬牙干脆的停下了爬楼机,现在正趴在那里喘粗气装死呢。“初珑姐怎么不唠叨了,刚才不是聊得蛮好的吗?”

    “确实啊。”夏荣也反应了过来。“不唠叨的初珑姐确实少见……”

    “那么……oppa。”就在几人说话间,坐在远端休息区的初珑突然又开口了。

    “什么?”金钟铭心里微微一紧。

    “你知道那个差点顶替瑜暻的练习生是谁吗?”初珑盯着自己一个画好的手指头随意的问道。“我觉得你应该认识她的,就算是不是认识也一定听过的那种。”

    “哦?”金钟铭表达了适度的兴趣。

    其实,刚才那一会功夫,金钟铭也好初珑也好,都在克制一些东西。

    什么叫做是个人总有有心无力的时候?或者说回到金钟铭身上,他这些天遇到的最无力的事情是什么,难道真的是事业上的问题?

    事业上有没有烦心事?当然有,那些虚以为蛇的应酬,对一些大人物无可奈何的低头和服从,甚至于割肉上贡,这些东西都不是他所耐烦的,甚至是有些讨厌的,但也是却不得不做不得不认的。

    但是说到底,事业上的事情终究是小时,最起码坏的没好的多。说到底,这其中有一个问题是金钟铭回避不了的的,那就是这些天他最大的问题、最无奈的事情其实还是跟恩静分手那件事。

    一年半的感情,就算是彼此为了彼此,然后一起咬着牙断了,说的多么干脆、做的多么干脆……实际上呢,能自欺欺人吗?六月都还再要三天时间才能到呢……正式的分手不过一个月而已。

    说句不好听的,贝克只是一条宠物狗,可是它死了金钟铭一直到现在都还能在心里时不时的想起它……更何况那是自己曾经抱着无限憧憬的爱情呢?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了六七年前的初恋因素。

    于是乎,四月底到五月间的前两周,他的麻木和失常其实是摆在脸上的,整体拿着一本书对着汉江呆,一天翻不了三页,谁都能看的出来他是在强行压抑着什么;然后的一周是暴躁的,见谁就想脾气,多大的人了,多高的位置了,竟然还去踹人家金英敏办公室的大门;随后这一周半在为人处世方面周围人基本上认为他恢复了正常,但是西卡前几天晚上还给自己解了梦……晚上做噩梦难道是因为白天吃撑了?

    而这其中,除了最后一件事情,金钟铭就不信krysta1没把这些东西告诉过初珑。

    所以,金钟铭把话题停在了那里,他知道再说下去肯定要提及所谓的心事,但是他不想提这件事情,说他自私也要,说他霸道也行,他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在所有人的忽视下等个三五个月让它自己消失掉。所以,他就硬邦邦的把话停在了那里。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但是初珑呢,从她的角度应该怎么办?她似乎应该挥自己的特长,用温柔的小奶音来安慰一下金钟铭,给他说一些深入人心震耳聩的鸡汤暖心话……这似乎不仅是她擅长的,也是她想做的,更是所有似是而非的知情人都觉得她应该做的——实际上金赛纶这个小屁孩刚才指甲涂了一半就跑过去买冷饮去了,能再明显一点吗?

    更何况,这些天的安慰和开导他听了不知道多少次,真心的假意的,热情的或者意有所图的,直接的或者文艺的……但是这群人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她们是在揭他的伤疤,他不想听这些!

    可是……初珑终究没有提及这个话题,就凭这个,她就比早在自己分手前喝的伶仃大醉的那群人要出色,也比这些天的那些无稽的人要出色。

    这让金钟铭莫名的安心了下来。

    但是……仍然要说,某种程度上,金钟铭依旧感觉到了对方的温柔,就好像那次自己和恩静在阳台上的时候,对方进来了,也应该看到了,却最终只是偷偷的收拾掉客厅里的玻璃渣子就离开一样——不打扰,依旧是对方最后的温柔,也是最适合自己的温柔。

    一个人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这话是谁说的?在哪本书里看到的?金钟铭神色恍惚了起来。

    “那个人叫姜智贤,唱歌很好。”初珑随意的说起了之前的话题。“外面的练习生私底下都偷偷说我们公司是捡破烂的公司,但是姜智贤却是我们漏出来的人,她是92年的,老早就是4minute团队后补……oppa?”

    “这名字却是很有既视感。”金钟铭轻笑一声,把自己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出来。“幸亏她没进入4minute,不然光名字就要把大家绕晕了,而且现在全智贤前辈已经来到了我们公司……那要是搞个cube家族名单的话可就更乱了。”

    初珑也为之莞尔,确实如此,4minute里面有南智贤、权昭贤、全智允、许嘉允,本来就好像是在相互借名字,幸亏这个姜智贤没来,不然光玩名字接龙就能玩出花来。

    “那么……这个姜智贤怎么了?”笑完之后金钟铭总算是想起来在说什么了。“既然你都说她歌唱的很好,怎么落选4minute的?又为什么说我会认识?”

    “那是个天赋很出众的女孩。”初珑想了一下。“一开始就是种子中的种子,当时几乎可以认为那是公司自己选出来的最出色一位练习生,公司也很重视她……但是她那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始终下定不了决心做ido1,经常一周只能来上几节课……”

    “所以公司才会犹犹豫豫的吗?”金钟铭顺着话问道。“4minute之后又顺延到你们这儿?”

    “其实没顺延过来。”初珑摇了摇头。“她好像跟4minute那几位关系很好,所以没等她正式的补进来就咬着牙主动离开了公司。”

    “然后呢?”

    “然后她下周四就要上出道舞台了。”初珑颇有感触的答道。“sistar,艺名昭宥,3月份正式拍摄了画报,那时候我就知道了……而且,最近在公司跟4minute那几位一起闲聊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聊起她……”

    “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关心?”金钟铭略微不解。“出道时间的事情你不是心里早就有底了吗?”

    “oppa。”初珑略带害羞,又有些无力的趴到了桌子上,还回头偷偷瞥了眼身后那群偷懒的队友。“我是91年的,甚至差3天就算标准的早月了,跟夏荣这个96年的天天呆在一起,实在是……实在是总感觉自己要老了的样子……”

    “不要紧。”金钟铭也回头笑着看了眼吴夏荣。“夏荣和南珠虽然很小,但其实都显老,恩地和普美也是,看起来都比你还大,你不说谁也不知道你比她们大……”

    初珑噗嗤笑出了声。

    “初珑姐在笑什么?”南珠终于连4kmh的度都不愿意跑了。

    “不知道。”安安稳稳一直跑着6kmh的忙内吴夏荣撩了下头,明明是96年的级小丫头,可是她还真的像是金钟铭说的那样面生老相,看起来比初珑还要老成一点。

    话虽如此,但其实公司里选拔的时候都是有专业人士把关的,那些星探一眼认定七八岁十来岁的小女孩可不是光靠感觉,对于那些人而言,他们一眼就能猜到对方年纪到了长开以后的大致形象。所以,在jyp公司有着十几年工作经验的这些人当初自然也一眼就看得出这个面相老成的忙内,以后的样子大概是成年后反而不易显老的那种。

    嗯……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这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童颜,不过是另类的,呃,保质期比较长的那种。

    不过,不管是早熟还是童颜,这俩人死活都猜不到自己心里略显畏惧的公司代表和自己想来敬重的那个妈妈角色的初珑欧尼是在笑话她们俩面相老成……

    “气氛好很多啊。”恩地也不跑了,她不是累得,而是看到其他人停下来以后的本能举动。“比我想象的要好……”

    “是啊……”向来最活泼的普美完全没有了生气,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一直上气不接下气的。“好气氛……好结果……”

    “说实话。”蹲在旁边地上喘着粗气的娜恩有点不解。“我来的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完全云里雾里的,看这样子初珑姐莫非是要做我们老板娘吗?不是……不是含恩静吗?”

    南珠和恩地这两个略微知情的人稍微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无视了娜恩的猜度,虽然俩人都有点逗比,但是有些事情有些话真的没必要多传,传多了就走味,这个道理她们还是懂的。

    金钟铭和初珑倒是没注意到身后的情形,两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聊着一些都能说的上去的话题,甚至到了没有注意时间流逝的度。

    “我回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金赛纶终于抱着一杯喝了一大半的冰镇奶茶跑了回来。“不管你们聊得多开心,但是我七点都要回家,所以我要继续我的美甲服务了,这次我要在最后时刻展现出我真正的技术了!我……”

    “什么叫真正的技术?”金钟铭看着自己中指上涂成了一摊屎黄色的向日葵,实在是没忍不住笑问了一句。

    小姑娘得意的举着一黄一绿两个颜料:“来不及做全套美甲了,所以同一时间,我要用左手给阿加西你在指甲上画一个皮卡丘,右手还要在初珑欧尼的指甲上画一个妙蛙种子……画完咱们就可以走了!”

    “嘶……”金钟铭和初珑齐刷刷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快六月了,金赛纶都开始喝冷饮了,他们还能觉得脊背凉,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也算是他们对小丫头美甲水平的一种认可了。

    ps1: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ps2:今天北京的天气,出去收集了一天的数据,回到实验室处理的时候现t恤上面竟然有盐渍了……要么下雨要么散云彩,别这么闷着……好难受……

    ps3:防盗?没错,上次的事情就是说防盗,韩娱文被某位基友带起了防盗的节奏,看着别人一防盗就是几百均订的增加确实很……但是目前没有这样打算……最起码忙成狗节操丢掉的我在账未清之前是不想讨论这个问题的……也不想给自动订阅的大家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