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18章彻底改变的生活方式(2合1)

第018章彻底改变的生活方式(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一大早,早早起床的秀英终于还是在吃了一个面包片后离开了,勉强结束了自己这一趟不知道算不算是离家出走外加夜不归宿的旅程。  而且,回去的时候她非常的迅和安静,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做出什么任何额外的反应和行动。

    不管怎么样,秀英依旧还是那个做事情豪爽大气,但是内心却极度缺乏勇气和主动性的女孩。

    而这一点,其实和向来讨厌拖泥带水的金钟铭完全相反。

    “她走了。”顶着黑眼圈的西卡捧着面包片无精打采的说道。

    “是啊,走了。”同样时不时打着哈欠的金钟铭也捧着一个面包片在麻木的啃着,面前还铺着一叠报纸。

    “伍德。”krysta1精神倒是不错,她还有精力和家里最后一瓶蓝莓酱死磕呢。“为什么你不去买早餐?搞得现在我们三个只能吃一瓶蓝莓酱,好像还是过年时买的!”

    “会被围观的。”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无聊翻着报纸的金钟铭略显无奈的解释道。“昨天刚在电视里展露了身价,这时候去楼下排队买早餐说不定会被邻居们拦着问股市的……你忘了昨天在电梯里的那位大叔吗?15楼那位,明明只是面熟,却一直当着秀英的面问我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四啊。”krysta1嚼着面包含糊不清的应道。“那你以后是不是要有所准备啊?”

    “比如呢?”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反问道。“保镖、司机、车队?韩国治安没这么差劲。这里勉强算是个财阀社会,除非跟人产生了确实的利益冲突,否则还没听过谁或谁的家人被绑架过,实际上在韩国的主要城市里,我印象中上一次针对钱财的勒索绑架案生在9o年代,千里岛国,这么小也是有好处的……不过增加一个专职保镖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会给你们俩也配一个……”

    “不用吧!”krysta1有点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我……我就只是在汉江两边这一点点地方活动而已……”

    “不是那个意思。”金钟铭翻了页报纸。“是在你们经纪人团队里安插私人聘用的安保人员,西卡已经有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到时候直接安排就行了,你的话还需要去跟李秀满打声招呼。”

    “伍德!”krysta1有点着急了。“没你想的那么夸张,秀英欧尼和始源oppa活动时不也是全都听公司的安排吗?你这么怎么去跟v妈她们交代?”

    “伍德你想多了。”西卡也漫不经心的开了口。“就像你说的那样,平时自己活动的时候其实就在汉江两岸的闹市区,公司活动又都是这么多人一起,多此一举嘛。”

    金钟铭不再言语了,不过他脑子里顺着姐妹俩的话竟然又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不过以后莫非就只能天天吃蓝莓酱加面包片吗?”三人安静的吃了一会饭,不过西卡马上又有了点些恹恹的感觉。“好无聊的东西。”

    “想得美,还天天吃蓝莓酱?”心思重重的金钟铭回过神来后就是一声冷笑,嘲讽的意味显露无疑。“马上就要去日本了,你这个连半句日语都说不好的人到时候连订餐电话会不会打都不知道!”

    西卡不满的撇了撇嘴,不过她也知道,日本行程一开,肯定又是要忙得昏天黑地,到时候绝对没时间像现在这样优哉游哉的坐在餐桌前讨论蓝莓酱的问题了。

    “到时候姐姐只能天天吃你们公司的营养餐了!”krysta1不知道是不是皮痒了,竟然也跟着带起了节奏。“早上黄瓜馅饼,中午黄瓜沙拉,晚上……晚上黄瓜汤!”

    “干吗拦着我?”西卡不满的挣扎了一下,但是整条胳膊被金钟铭拉住,她怎么也够不着自己妹妹。“好长时间没教她做人了!”

    “二毛要上课,大早上的闹什么?”金钟铭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胳膊,一只手继续在啃面包。“有那个心思也要等到晚上。”

    “切!”西卡没好气的坐了回来,算是饶过了郑二毛。“我上午要去sbs,伍德你送我!”

    “不行。”金钟铭看了一眼对方。“我要送二毛去上学。”

    西卡立即更气了。

    “为什么?”krysta1也有点不解。“伍德你刚才不还说怕被围观吗?买早餐怕被围观,送我就不怕围观?”

    “本来就准备回母校作作秀的。”金钟铭语气平静的边吃边答道。“我准备给咱们的母校捐赠一座价值一百亿韩元的图书馆,方案是之前老早就商议好的,具体的选择是昨天上午定好的,从母校开始谁也说不出什么。”

    krysta1翻了翻白眼:“初中还是高中?”

    “先初中吧。”金钟铭一脸的无所谓。“你在高中,捐在高中有些刻意。但其实无所谓,反正都是汉阳大学的事情,到时候看需求就好,不一定是高中,汉阳大学本身也行。也不一定是图书馆,实验楼、教学楼都行。反正我说一百亿韩元助学盖楼,他们总会找出来缺口来的。”

    krysta1的入学轨迹和自己哥哥一模一样,都是在汉阳大学附属学校一路读过来的,小学、初中、高中——如今她正在汉阳大学附属高中读高一。

    不过,西卡却有些不解:“之前买大楼不是还找银行贷款了吗?现在为什么还要花一百亿干这个?钱够用吗?”

    “迟早要干的。”金钟铭叹了口气。“不仅是现在,只要以后没破产,我每年都会花一百亿韩元去找个学校盖楼,盖到我死为止。当然了,明年要看经济宽不宽裕,宽裕的话我就额外来个大的,直接在尔大给我们历史学院来个像样的大楼!”

    西卡和krysta1齐刷刷的停下了啃面包的动作。

    “不要这么看我。”金钟铭冷笑道。“这可不是赔本买卖,但凡是个像样的企业都有类似的行为,韩进集团亏成那样,照样年年扛着铁锨去蒙古沙漠里种树;sk也年年去给不缺钱的沙特王室送钱;三星更是牛,全国各种各样的评审活动只要找他们,他们一定都要当一回及时雨宋公明;就连cube刚成立的时候都有一个自己的助学基金……你们以为这些人都是有钱闲的?慈善这个东西,里面的水深着呢!”

    “我没听懂……”西卡诺诺的答道。

    “虽然你不需要听懂。”金钟铭摇摇头。“但是单单就这个一百亿的大楼的事情我还是给你大概的点一点吧。你别看一百亿韩元很多,但是在汉阳大学附近那个地界一百亿韩元其实也就是个单纯的大楼造价,是包括不了地皮和配套设施的。所以,我白出了钱去买名声买声望是一回事,那群学校里的人却可以理直气壮的趁机向教育部门在自己学校的绿化带里要价值一百亿韩元的地皮,然后再要价值一百亿韩元的配套设施,再然后还可以增添管理岗位,增加以后的教育经费……教育部门也一定很乐意批钱,因为会省下一百亿,他们也有政绩……而就在工程建起来的过程中,我什么都不做,干干净净的就可以跟汉阳大学以及相关部门的某些人物建立起足够的利益捆绑关系……这是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行为方式。”

    “然后呢?”西卡完全没有了昨天夜里的那种精明。

    “然后?”金钟铭撇撇嘴。“然后一年一个学校,一年一个大楼。慢慢的,不要多,只要一年一百亿韩元给学校盖大楼的形象深入人心,别说我本来就是尔大学高学历精英的形象了,哪怕我是个清凉里出身拉皮条的黑社会也能漂成社会贤达。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跟韩国势力强大的学界建立起足够稳固的人际网络和关系缓冲渠道,并且我还能保证这其中绝对没有任何灰色的东西,大家都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但是,真到了必要的时候,那些影响力巨大的教授、专家,虽然每个人都跟我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在整体上却都会本能的倾向于我,为我说话。有了好事,他们会主动捧我,有了坏事,他们主动替我洗白,而这个……就是资本主义的精髓了!”

    金钟铭的话算是给瞎子抛媚眼了,西卡一脸痴呆,二毛似懂非懂,前者是真不懂,后者是太小了。

    “算了!”金钟铭意兴阑珊。“反正我是去做善事的,堂堂正正理所当然,而且这个手笔怎么看怎么有噱头,谁还能骂我不成?”

    “不是这意思。”西卡想了一下,然后略显犹豫的问道。“你这个手笔在洛杉矶恐怕还算是小气的,但是在韩国是不是有点大?就是担心你经济上撑不住……”

    “没那回事。一百亿看起来很有噱头,实际上那只是对小气的韩国人而言显得厉害,而韩国政府每年光给ngo组织的补助也有一百亿,而且就像你说的那样,那些
镇国大护卫全文阅读
欧美差不多身价的商人每年在所谓慈善上花的钱也比这个数字多,香江那边有一位商人还每年一亿软妹币呢!”金钟铭认真的跟西卡解释道。“而且这个计划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不是我一拍脑袋想起来的,这是我在美国、韩国两边的财务团队和律师团队老早就替我想好的方案。总之了,花钱买平安也好,做善事也好,收拢人心也好,这么干对我而言就一句话——不吃亏!”

    大毛二毛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齐刷刷的对着金钟铭点了点头,其实哪怕是西卡也明白,但凡有钱人一定是要做慈善的,从洛杉矶长大的她对这一点印象自然会深刻,所以,虽然不懂里面的道道,但只要金钟铭告诉她不吃亏,那她就无所谓了。

    “其实啊。”金钟铭翻了翻桌子上的朝鲜日报感慨道。“之前不是不懂这些东西,只是不想用这种思考方式来影响自己的生活方式罢了。但是从昨天以后,我的生活方式就已经改变了,那自然就得反过来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

    “报纸上最近有什么重大新闻吗?”krysta1懵懵懂懂的问道。“没听说啊。”

    “朴元淳律师坚持民间角色1o年整,美丽财团存款持续增加中,目前业已达到九千亿韩元,预计年底即有可能完成美丽财团创立初衷的一万亿存款……十年间,累计有三百余ngo组织受惠于美丽财团。”金钟铭念了一条很有意思的新闻。“这才是真牛人!我是真金白银,但一辈子估计也搞不到一万亿韩元的捐款,他这是空手套白狼,却十年就搞出来一万亿!啧啧……这水平!这魄力!同样的事情,所处的高度不同,看起来完全不是一回事!”

    姐妹俩愣愣的看着金钟铭一会,很显然,两人还是跟不上金钟铭的节奏,不过突然间,西卡却回头伸手按了一下krysta1的脑袋:“别呆了,赶紧吃饭,马上还要上课……蓝莓酱还有没有……分我点?没有了?这是什么?……给我蹭点!”

    早餐时的闲聊到此为止,西卡吃完饭就打电话叫来自己的经纪人和对方一起离开了,金钟铭则驱车送krysta1去了趟母校,放下对方后他就直接和等在那里的洪胜成一行人一起前往了汉阳大学。

    按照原本的说法,是cube的助学财团要来进行一次捐赠,这实在是太常见的事情了,韩国的助学财团多如牛毛,是个公司就有,cube这两年盈利水平一直不错,相应的活动本来就不少,所以,汉阳大学的人并未在意……只是,这次他们却真的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故事。

    一百亿韩元?白送的?当然要!一切尾自然由我们汉阳大学自己处理,你把钱掏出来就行,包括宣传活动都不用你操心……你本来就是求名吗?我们懂!我们是内行!

    于是乎,在真金白银的诱惑下,中午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已经传遍了韩国!但是,事情还没结束,金钟铭随即就公开的cube官网上宣布了自己的一年一百亿,一个学校一栋楼的计划,用他的话说,只要每年在暑假开始前的六月份确定自己还没有破产,账面上还有一百亿韩元的余力,那他就将倾其一生支援在他心目中伟大而无私的教育事业!

    还沉浸在昨天新闻里韩国人立即就接着爆了,几乎可以肯定,金钟铭被爆出身价后却不会随之产生任何一丁点的负面影响了!

    “太吓人了!”裴勇俊心情轻松的点评道。“有钱就是任性!不过做慈善还能分期付款吗?”

    “太吓人了!”朴振英咽了口唾沫后直接捂住了脸,他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经纪人、好朋友洪胜成。“cube要取代jyp了吗?洪胜成终究还是要亲手推掉自己吗?”

    关上电脑屏幕,又打开,又关上,又打开,杨贤硕终于停下来这种无稽的动作,并转而盯着自己崭新的公司大楼愣神去了,良久,他脑子里终于蹦出了一句话:此诚不可与之争锋也!

    “真是大手笔!”李秀满对着电脑屏幕如此在内心感慨道。“自己果然老了吗?长久以来一直只是在狭窄的区间里活动……不对,自己不是没去尝试过,只是本钱本来就少的自己直接赌输了而已!”

    尔驿三洞的一间办公室里,白昌洙愣神了很久却一言不,对一个自以为刚刚抱上一条大腿并可以成功洗白的人而言,最后悔的事情恐怕就是现自己其实在这个过程中白白错过了另一条更轻便更温和更干净的大腿,尤其他现自己当初竟然还是踩着这条更干净的大腿上才扯到了另一条大腿的腿毛的……要不要烧个回头香?多条后路多个机会啊!

    “真tm溜!”李在贤咬着牙关上了网页,但心里却泛起了一股酸水,这年头混互联网也真tm有钱!对方这么砸钱买声望,我堂堂三星正牌皇太孙却只能每年小心翼翼的从账面上抠下来个几百亿韩元给儿子存起来避遗产税!不过说到底,三星啊,三星!三星要是自己的,自己还比对着一个暴户小瘪三泛酸水?!自己的爷爷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一个护身符!”三星真正的皇太子李在镕也在略显感慨的看着这个新闻。“不过这种慈善手笔有点像是欧美和韩国的混杂手段。”

    “那叫升官符!”拄着拐杖的李健熙恨铁不成钢的在旁边纠正了自己的儿子。

    “真有魄力!”向来对人处事拿捏到位的崔泰源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手机竟然有些失态了。“上来就做了决断,这让我很为难啊。话说,你凭什么上来就下注?凭什么?仗着自己年轻输得起吗?年轻啊!不信你没破绽!”

    “有点意思,这笔钱要是放在我们美丽财团该是多好的互动效应啊,他为什么非要自己单干呢?而且听说他布完消息就去拜访朴女士去了,这根本就是摆明车马表面立场了吧?”美丽财团简陋的办公室里,朴元淳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老朋友安哲秀。“说实话,他不去找皿煮派我可以理解,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渊源,但是我们呢?话说他不是你们尔大的学生吗,还一直跟我们互动这么好?我还以为你已经把他拉过来了呢。现在看看,人家之前只是想做点面上功夫,以后见面留一线而已……话说老安,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深度,还是说你这个教授教育的好?”

    “他是历史学院黄增益的学生,又不是我的学生!”安哲秀黑着脸答道。“我才知道,他跟朴女士那才叫真正的渊源。不过话说回来,不下场的时候万般沉稳,一朝被逼着下了场,却又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选边站!这才正式入场一天时间不到呢,可他却说不定已经在跟朴女士面对面的说话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有魄力的吗?还是说……”

    “还是说什么?”朴元淳略微不解。

    “还是说……他就认定了朴女士能赢我?!”安哲秀突然有些愤愤然了。

    朴元淳若有所思。

    “钟铭啊!”安哲秀猜对了,同一时刻,朴女士已经见到了金钟铭。“这么叫你没问题吧?”

    “无论从哪里算起,您都是我的长辈。”金钟铭低头笑道。“这么叫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倒是我这个做晚辈的,迟迟没能来拜会您,这就是我的过错了!”

    “是啊。”朴女士也笑了笑。“无论从哪边算起,志源那里、你父母那里、你外公外婆那里,怎么算你都是我的子侄辈……一点都没错……不错!”

    金钟铭笑而不语,他其实心里很明白,这一天迟早要来的。

    之前自己强行压住不入场是一回事,但是被一些恼羞成怒的无聊人士强行揭开了帷幕,然后不得不站上台去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可既然如此了,那就要一开始就彻底站稳立场,把屁股做对,然后还要一开始就展示出自己的价值。

    原本只要说出贷款就可以糊弄过去的事情,为什么还要主动说出美国那边的财富?为什么还要主动坦诚自己在釜山那边的实际股权,为什么还要上来对着韩国学界砸出来这么一个大手笔?因为他知道自己对于朴女士的价值在哪里。

    自己的钱可以为对方提供竞选资金;自己在娱乐圈和学界乃至全社会的名声和影响力可以为对方在传媒上造势,为对方在学界挖角;而自己在釜山的产业和根基就更有意思了,谁不知道釜山是皿煮派的大本营,而保守派在釜山的根基几乎全在金武星这个势大难制的二号人物手里,这些都让朴女士寝食难安啊,能插进去一点点,那也是战略意义上的好处啊。

    嘛,总之,金钟铭这两天的行径可不是一拍脑袋想起来的,这是百想大赏那次狼狈经历后数月间的仔细筹措和设计。

    而事实证明,朴女士也确实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