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15章不愉快的偶遇

第015章不愉快的偶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跪下来朝半夜等更新的诸位道歉……码到一点多吧,两千五百字的时候有点困,就去洗澡了,没想到洗完澡更困,直接趴电脑前睡过去了……一醒来是4点……看到你们都睡了,我就安心接着码,多码了几千字算是赔罪……现在是7点,我看看能不能再睡一个半小时再去干活……

    —————可爱的分割线—————

    是秀英!

    她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身后的位置上,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果然是oppa你。”秀英兴致勃勃的过来拽住了金钟铭。“我刚才出来洗手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你进来了,当时还觉得奇怪,你这人平时很少来西餐厅的,今天是怎么回事?”

    未等金钟铭回答,不远处的一个包间里又走出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秀英的姐姐,还有一个貌似……是她的父亲,应该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他的照片或者影像,所以倒也不能说认不出。

    不过,金钟铭还从未在面对面的情况下见过秀英的父亲,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理由置之不理,于是他赶紧推着有些例行式紧张的krysta1过来打招呼,这丫头看到秀英的父亲这个生人后明显又怂了。

    “是二毛的主意是吧?”秀英歪着头看了看紧张的krysta1,主动的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然后又推到了自己父亲面前。“话说oppa你越来越宠着她了,专门带她来见识某种菜式?”

    秀英有点兴奋的过了头,所以没人理他,金钟铭上前直接和秀英的父亲低声寒暄了起来,而秀英却依旧兴致不减,他扶着krysta1站在两人中间兴致盎然的充当着翻译……但是,秀英的姐姐崔秀珍站在包间门口看了一眼这个情形后却有些奇怪的感觉。

    “是金钟铭。”崔秀珍扭头向包间里的另一个人轻声介绍道。

    “哦!”包间里响起了一点略显惊奇的声音,随即又一个人走了出来,赫然是秀英的妈妈。

    “这样不好吧。”看着自己妈妈过来了,崔秀珍的声音马上显得弱不可闻了起来。“怎么见到人家一来就这么兴奋?”

    “哪来的无精打采一整天?”崔妈妈黑着脸反驳道。“她才刚过来没一个小时呢!见到熟人兴奋一点怎么了?”

    “我没别的意思。”崔秀珍略显尴尬的低声应道。“只是这个对比实在是……刚才她对着人家的样子你又不是没注意到,才二十分钟就用那张死人脸把人气走了……”

    这次崔妈妈没说话,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住了金钟铭。

    秀英父亲表现的很沉稳,视力目前看来也没大问题,尤其是对待金钟铭的态度很是恰到好处,这里面固然有早早的从女儿或者崔泰源那里获取了相关信息的缘故,但是个人的素养也是重要的一环。

    几句寒暄和介绍之后,金钟铭在苏小娅的示意下注意到了一点情况。

    “伯父这是在……家庭聚会?”虽然没走过去,但是金钟铭从外面一打量就看出来这个包间恐怕不小,哪怕是考虑到法式餐厅的宽敞布局也不应该只是个四人间。“还是说要会客?”

    不等崔父笑着说明情况,一直显得活泼的秀英就立即尴尬了起来,这让金钟铭感到有些奇怪。

    “一开始是和世交的一家人在聚会。”崔父继续笑着解释道。“只是刚才对方家里有事就直接走了,我们又改成了家庭聚会……”

    “哦!”金钟铭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秀英。

    “不过正好!”崔父拉着金钟铭的手邀请到。“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起吃顿晚饭吧!”

    不等金钟铭回话,秀英已经推着krysta1走进了包间……这倒是省的废话了。

    这是一家位于清潭洞的法式餐厅,根本不需要说什么高档不高档,放在这个位置的餐厅就没有不高档的……实际上当金钟铭还在门口和崔妈妈、崔秀珍说话时,随着崔父的一个手势,包间里就已经被重新整理过了,一个新的餐车和两个换了手套的服务员也站到了包间里的长条餐桌旁……

    但是说实话,法式西餐大概是最做作的一种餐饮文化了,讲究一点的餐厅不要说材料了,从烹饪开始就玩什么鹅肝只能翻一次面,点餐都得有顺序,话说法国人自称法式大餐来源于古罗马宫廷……就你们这群高卢蛮子还古罗马宫廷?这么搞除了让厨师、服务员和用餐人员都别扭外,怎么想都没别的用处……至于情调?krysta1也只是裸的突奇想要过来吃次蜗牛而已,金钟铭更是对此完全无感……至于贾潮和苏小娅更不是这个范。所以,某种意义上而言,秀英一家的热情和这家餐厅的高档倒有点给瞎子抛媚眼的感觉了。

    所幸,秀英本人对这俩人的了解很是透彻,于是,从用餐一开始她主动的扰乱什么点餐顺序,然后还胡乱摆放餐具,甚至中间都毫不顾忌的含着勺子跟krysta1闲聊……

    临了,大概感觉出来了餐桌上一直很拘谨的krysta1对蜗牛的那点兴趣,秀英竟然把这个标准的头盘菜又点了一遍……呃,其实这玩意吃多了真不好,秀英纯粹是拿这玩意哄krysta1开心。

    但是不得不承认,秀英的努力还是起了很大效果的,她的父母本来就不是那种很刻意的人,刻意的人既不会去宿舍里帮忙打扫卫生也养不出苏勇oppa这样的人物。而金钟铭虽然对饭菜没什么胃口,却也不得不承秀英的情面。所以,抛开不对胃口的餐饮,几人的闲聊倒也称得上是渐入佳境。

    然而,就在气氛变得轻松的时候,包间里却突然来了一位不之客,或许这么说有点不对,因为从这位的角度而言,金钟铭倒像是个不之客。

    “钟铭,我给你介绍一下。”崔父稳如泰山,倒是崔秀珍站起来做了介绍,这大概可以表明面前这个三十多岁男人的辈分。“朴成敏oppa,家里是从事时尚品牌的……”

    对方明显对金钟铭一行人的存在感到不爽,不过,似乎是身上是有些命令性质的东西,再加上对金钟铭也有些顾忌,所以,象征性的介绍后他就立即面向了崔父:“崔叔叔,刚才的事情我弟弟也有些明显的失礼,他从国外刚回来,完全不懂礼仪,所以父亲和母亲让我回来向您表达一下歉意……”

    看来刚才这个包间里还有一场好戏,金钟铭面无表情的低头看向了在和krysta1一起研究蜗牛的秀英,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丫头从对方一进来就往自己这边靠的特别近,一转眼功夫竟然跟krysta1换了座位,而且现在手上的动作也很放肆,餐具被她弄得叮咚作响,胳膊肘还不时的捣进自己的怀里……实际上,对面的崔秀珍已经捂脸了。

    “都是自家人,何必说这些?”崔父黑着脸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然后回头勉力微笑着朝对方回复道。“也替我向你父亲表示一下歉意,秀英也是被我惯坏了……告诉你父亲,我是做弟弟的,有些事情还要仰仗他这个当兄长的照顾……秀英,你就不能安生点吗?!”

    崔父终于被自己女儿的一个举动给气到了!

    “我在帮krysta1把蜗牛肉从壳里挑出来,结果壳碎了……”秀英振振有词。

    金钟铭都听不下去了,所谓法式焗蜗牛又不是整个活蜗牛煮了吃,还tm带着壳,这蜗牛肉都是被老早的切成丁的,然后又配上其他东西用鸡蛋给封进壳里去的……哪来的需要挑出来?

    看到自己女儿无理取闹却还不忘拉着一个作为客人的十六岁小女孩做护盾,秀英爸爸也只好恨恨的假装没听到那些让人疯的杂音。不过,他还是误判了自己女儿此刻那种完全不对劲的心思,事实上,秀
敛财人生[综]笔趣阁
英此刻自己也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但是她就是想跳脱一点,有点像是小孩子想对谁表现点什么,证明点什么似的……总之,就在崔父准备跟这个朴成敏再说点什么以抹平之前的尴尬事件之时,他的宝贝女儿又开始作了。

    “麻烦再来九份法式焗蜗牛。”秀英笑着对站在一旁的主服务员点了单。

    餐桌前的主服务员已经尴尬的不得了……其实,按照规矩刚才秀英拿餐刀直接切碎了蜗牛壳的举动根本就是对他职业的一种侮辱,只是大家都是韩国人,这个法式格调也就是装装样子,相互骗一骗罢了,他当然知道少女时代的崔秀英家里是真正的富豪,平时也不是这个样子的,甚至这个包间都是预留的,实际上在这个包间里站了半天的他也知道对方是在故意找事好给那个朴成敏难堪……但是九份焗蜗牛是要上天?

    “秀英!”秀英妈妈也彻底受不了了。“你就不能安静点?”

    “我想吃蜗牛。”秀英咬着勺子可怜巴巴的答道。“krysta1也想吃!oppa你也想吃吧?我的意思是我们三个每人三份……没别人的份!”

    金钟铭笑而不语。

    但是,那个三十多岁的朴成敏却终究是按捺不住了,他不是不知道金钟铭是谁,废话,就算是以前不知道,经过今天傍晚的直播他也知道了,也不是不知道最好不要招惹金钟铭,他同时也不在乎秀英小孩脾气的那种泄。

    只是,只是刚刚秀英这话里的撒娇和暗示意味实在是让他浮想联翩,再加上之前对方面对着自己弟弟和父母时的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和满脸的疲态,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整个家族都受到了侮辱……

    “金钟铭先生……”朴成敏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金钟铭似笑非笑的面孔却又咬着牙咽回去了,于是他扭头看向了秀英,但是考虑到身边的崔父他最终也没勇气说什么,最后,他竟然看向了坐在秀英边上的krysta1——毫无疑问,他犯了个致命的大错误。

    “krysta1小姐!”朴成敏也是脑子被气糊涂了。“蜗牛不是那么吃的……你这样的吃法实在是太过失礼了……”

    正在低头研究蜗牛的krysta1茫然的抬起头,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怎么就到自己身上了?

    不过不要紧,不知道就不知道好了,反正金钟铭立马就已经炸了头丝了,整张脸也立马就黑了!

    秀英偷偷的瞥了一眼金钟铭,赶紧把脑袋低到了不能再低地步,她知道自己玩脱了,朴成敏刚才咬着牙喷金钟铭估计都没事,因为金钟铭不会跟对方计较,可是拿krysta1出气……疯了吧?

    “请问我妹妹哪里失礼了?”果然,金钟铭直接冷冷的盯着朴成敏质问了起来,包间里的温度瞬间就不对劲了。

    “我是说……郑秀晶小姐吃蜗牛的方式不对!”朴成敏也有点慌,但是真怼上了很少有韩国男人原意当着熟人的面认怂,更何况他又很多理由撑着他呢。

    比如从头到尾确实是秀英在挑事,比如打开包间的门其实就是一个开放式的高档公共场合,比如金钟铭应该也要顾及崔家人的态度,比如作为萍水相逢的两个人自己有着一个普遍性的社会优势——年龄。

    所以,朴成敏赶紧心虚的补充了一句:“作为一个年长者,我觉得我有义务教她这个十几岁的……初中生用餐礼仪!”

    “作为一名年长者你马上就要被打脸了。”始作俑者崔秀英在心里默念道。

    “那作为年轻人,我也来教教你吃蜗牛的真正方法!”金钟铭冷笑一声。“你知道这种玛瑙蜗牛作为食物时,最常见的食用方式是什么吗?”

    朴成敏当然不知道,最起码听金钟铭的语气他就知道自己不知道。

    “是在路边支开一张大锅,几十斤上百斤这样的蜗牛往里面一倒,十几种调料放进去……然后煮成一大锅黏糊糊的液体……以碗来卖,一碗大概是6o美分到1美元的样子。”

    “怎么可能?”朴成敏讪笑道。“法式料理最讲究用料……这种蜗牛……我记得是勃艮第……”

    “那是法国!”金钟铭微微笑道。“这种号称玛瑙蜗牛的食用蜗牛,真正广泛意义上的称呼叫做非洲大蜗牛……最常见最古老的食用习惯来自于摩洛哥!就像我说的那样,几百斤一锅,1美元不到一碗,吃的时候不得不用牙签剔掉蜗牛壳!”

    “是吗?”朴成敏面色上将信将疑,其实他已经信了十成,毕竟像他这样每天忙着做生意和交际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东西,金钟铭也没必要骗他,只是面子上不能这么简单的人了。“这是哪里……”

    “著名弯弯作家三毛,在自己的代表作撒哈拉的故事里对这种小吃描绘的的非常有感觉,你应该很少读书吧,所以不知道这个?”

    “那个……”

    “你知道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吗?你莫非以为我在单纯的反驳你的蜗牛吃法?”

    “我并不是……”

    “我来告诉你,两个意思,你最好记清楚了!”金钟铭明显表现的有些咄咄逼人,其实对面秀英的父亲已经黑了脸了,但是金钟铭不在乎!

    “你看啊,同一个物种的蜗牛,长在勃艮第,会被人小心的收集起来,然后空运,还会在干净的每天都有人清理的玻璃箱里安静的等上十几天让它排出粘液,最后一个大厨会小心的把它切成丁,区区几只售价十几万韩元!但是放在摩洛哥那种地方,几百斤连壳一起倒进去,到最后很可能连吃到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落在锅底的材料堆里,黑乎乎的,被人嫌弃的倒在路边!但实际上他们都是一回事,都是同一种蜗牛。所以别觉得自己被洗的干干净净放在这里就是一回事了,毕竟蜗牛还是蜗牛,要么黏糊糊的过一辈子要么进人的肚子,总之没资格跟人说话!这是第一条,你懂了吗?”

    朴成敏涨红了脸,原本要开口转圜的崔秀珍也赶紧闭上了嘴。

    “第二条,是针对你年长者说法的……又是一个作家,是谁我忘了,但是话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金钟铭认真的回想道。“年龄从来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志,一个人是否成熟来源于他是否了解自己所作所为的目的,来源于他是否承担所做决定的后果,来源于他对自己的了解与信任程度……这话你觉得怎么样?”

    不待对方反应过来,金钟铭就直接拉下了脸:“我觉得很烂!太矫情了,太做作了!这话用我来说就几个字——成熟跟年龄无关,只跟你有没有自知之明有关系!”

    这个叫做朴成敏还是韩成敏的人,嘛,反正无所谓了,他一句话没说就直接低头走出去了,估计是不会再回来了。

    包间里沉默了很久,金钟铭坐在那里想了一会什么,然后决定起身告辞。

    “今天的事情问题都在秀英身上,我实在是非常抱歉。”秀英爸爸不待金钟铭开口就主动揽上了责任。

    “总之。”金钟铭站起来笑着跟对方握了下手,实际上,他觉得对方说的是实话,反正金钟铭不觉得自己为了二毛炸毛有什么问题。“告辞了,伯父用餐愉快。”

    话一说完,金钟铭就直接推门离开了,这次偶遇有个不错的开始,但是最终结果确实太糟糕了。

    话说,就在krysta1站起身朝对面鞠躬告辞的时候,旁边秀英猛的抬起头看了看自己黑着脸的父亲母亲和姐姐,然后突然间抓住了郑二毛的手腕,竟然拖着对方主动跑出去了。

    话说,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留在这里还有好事?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